絕豔武林

風致用力分開她的大腿,風雪已刻不容緩地握住了他的雞巴,對準著自己的陰核一陣子地磨擦。風致雙膝跪著,下體猛一用力,只覺滑漉漉地,出入自如,三兩下衝挺,風雪恩叫連聲,偌大的一根雞巴已全根盡入。

「輕…輕點…我要…要…你抽…抽直…要…要…可以…用力些了…大雞巴哥哥…我裡面…哎呀…好…癢…」風致使勁抽送著,風雪也盡力將陰戶上挺配合。片刻之後,風雪的情緒更趨猛烈了,小口在哥哥的肩上咬啃著,十指深深嵌入了他的背部肌肉。

「好大的…你的雞巴…大…大的…使我…我…很舒服…的感覺…你…大…那個…頂得我…我那地方的…哎呀…」性慾的威力竟是如此強大,使風雪愈來愈近瘋狂般放蕩。風致的雞巴被她那豐滿的騷屄套著,也是一陣子的舒服感覺。

風雪猛力擺動著腰肢,陰道內不停地吸吮著風致的龜頭,只見她雙眼發紅,嬌喘連聲:「快…快死了…我…不知…已經…又…又…又要來了…哥哥…你的…大的…我的…那個…死了我的…哎呀…啊﹍﹍噢﹍﹍哦﹍﹍哎﹍﹍好爽﹍﹍好舒服﹍﹍心肝寶貝﹍﹍快﹍﹍快﹍﹍再快點﹍﹍用力﹍﹍再用力﹍﹍多用力﹍﹍用力插我﹍﹍哦﹍﹍插爛它﹍﹍再快點﹍﹍啊﹍﹍我洩了﹍﹍噢﹍﹍心肝﹍﹍你好強壯﹍﹍你的雞巴真是一個好寶貝﹍﹍啊﹍﹍哦﹍﹍我要飛了﹍﹍要升天了﹍﹍要成仙了﹍﹍」

風雪被操的欲仙欲死,無法抑制的嬌呼著,一股異樣的強烈興奮與刺激如巨浪般從小腹下的蜜穴裡傳上來,她情不自禁的扭動著那雪白粉潤的大屁股向上迎湊,粉嫩的肉體火燙灼熱,陰道里被幹得又酥又麻,整個豐滿滑膩的玉體隨著身上哥哥的動作而在劇烈地顫抖著。

「呀…大雞巴哥哥…我不行了…你好狠…喲…你把我搗壞了…干翻了…大雞巴哥哥…我吃不消了…大雞巴哥哥…你真會幹…饒了我吧…別再動了…不能再揉了…你的…大雞巴…要頂死阿哦了…噯…輕點…下面又流水了…喔…這下死了…真的…快停…」

經不住風致一陣的狠抽猛插,風雪已漸漸的被風致帶到生命巔峰,全身起了抖顫,緊緊的把風致摟住:「喔…大雞巴哥哥…下面…流了…」她兩腿抖了抖,收緊又伸直,兩臂一松,子宮口開放開來,一股熾熱少女陰精,從她的子宮深處冒了出來:「喔…我…」

風致知道她已經洩了:「你出來了?」風致的雞巴被她的陰精一澆,更加粗長,把一個龜頭頂住子宮口,一個陰戶被塞得滿滿的,既刺痛又快感一股酸麻透過全身,她不禁由昏迷中醒了過來,連連喘氣說:「大雞巴哥哥…你的…真怕人…害我剛才…好舒服…」

「大雞巴哥哥再讓你舒服一次好嗎?」「嗯…我要…」

風致緊摟著全身柔軟無力的她,用足了力氣,一下一下狠幹進去,大龜頭像雨點打在她的花心上,浪水、陰精被帶得唧唧作響,由陰戶順著屁股直流到床上濕了一大片。風雪喘息著迎合風致的攻勢,使她再一度的向風致投降:「喔…大雞巴哥哥…你又…我死了…」

風雪的屁股,不停的向上挺動、磨轉,這淫蕩的動作和呼聲,刺激得風致發了狂,風致摟著她挺起的屁股,寶貝對準她一張一合的陰戶,猛向裡插,她樂得半閉著媚眼,緊緊的擁抱著風致。她柔軟的屁股不停的扭動、旋轉,風致亦不停的抽插。大龜頭繞著狹小暖滑的穴腔轉,她周身都麻了,每次龜頭和陰核接觸時,她的全身都會從昏迷中打個抖顫:「啊…大雞巴哥哥…我實在是不行了…經不起你的…大雞巴哥哥…你把我…幹上天了…」

「大雞巴哥哥…你的寶貝…把我的小騷屄…真的…你把小騷屄搗破了…真的…吃不消了…大雞巴哥哥…你不要往上頂嘛…人家吃不消…你又往上頂了…」

風致繼續著瘋狂的操乾笑著問:「好妹妹,美嗎?」說著屁股更加快速的挺動,雞巴操小穴發出噗哧噗哧的響聲,風雪的淫水不斷的湧出,將床單的濕塊繼續加大。

「嗯…哥哥…別再用力了…哥哥…輕輕的…輕點…」風致停止了瘋狂的進攻,讓她喘息一下激動的情緒。

「哥哥…快點動…下面又…癢了…」

「好…」風致把屁股向前用力一挺,整根雞巴又塞了進去。

「喔…這下真的…這下太重了…喔…大雞巴…好粗…又頂上了…」風致的一根雞巴兒猶如一隻刀子一樣,也猶如一隻大鰻魚一樣,漸漸的寶貝麻木了,陰唇內好像有股熱流衝激。

「喔…小穴被操爛了…下面…喲…噯…不行快停停…」只見風雪抖顫著叫著:「哥…妹妹不行了…噯…哥…妹妹又丟了…抱緊我…」說著把屁股極力往上頂,一股陰精再次的從她子宮深處激流出來。

風致全身一陣顫抖,雞巴被她強烈的吸吮了一陣,再也忍耐不住了,風致知道要射精了,連把屁股一下一下的直插,一股陽精澆在她的子宮內。瘋狂做愛的兩人,熱烈的擁抱在一起,此時欲仙欲死的風雪被陽精一射,更是興奮無比。身體一陣哆嗦,口中喃喃自語,朱唇微開:「唔…唔…啊…我…我…好爽啊…唔…」風雪再次達到了高潮,倦伏在床上,被單都沾滿了她的淫水。兩人經過一段纏綿後,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七)

這天已經是的他發現石洞的第九天,九枚玲瓏果已經全部吃完,歡喜真經也已經基本修煉完畢,每次看到那刻在石壁上的已採補為主的「九天合歡大法」總覺得功夫走了下乘,似乎是在損人利己,但若要毀去又感到對不起前輩,自己只是修煉如何克制採補,而不修煉如何採補。他和聖獸親熱了一會兒,決定出去再練一下雷電拳。

他來到洞口卻發現水潭邊有個人在洗衣服。仔細一看卻是姐姐風鈴。風鈴頭髮濕濕的,顯然剛剛在水中洗澡後在洗衣服,他不由埋怨自己為什麼沒有早點出來欣賞美人出浴的美景。風鈴洗澡後似乎沒有穿內衣,薄薄的裙子緊裹著曼妙的身段,酥胸被繃的緊緊的,連乳頭都可以看到,豐盈圓翹的臀部也緊貼著衣服,看得風致慾火中燒,尤其風鈴臉上微微現出汗珠,她抬手擦汗時鼓鼓的胸部幾乎要將衣服撐破,沒有扣好的衣領處一段雪白的脖頸下雙乳半露充滿了淫穢的誘惑。風致悄悄的潛入水中,游到風鈴前邊猛地竄出水面。風鈴根本沒想到這裡會出現人,而且是突然從水中跳出,本來就膽小的她呀的大叫一聲跌入水中,放衣服的木盆也打翻了。

風致沒想到姐姐反映如此強烈,看她落水連忙抱住,只覺一個柔嫩的身體擁入懷中,一股淡淡的幽香撲鼻而來,不由有些心神蕩漾。落入水中的風鈴手忙腳亂的亂抓,似乎抓住了一個硬硬的條形物,又被男人抱住,一股成熟男性的氣息熏的她全身發軟。定睛一看卻是義弟風致,不由臉蛋兒紅了,低下頭,心想:「不知道他有沒有看到我剛才在水中的丟人樣子?」

風致慌忙轉過頭去。看著他慌張的樣子風鈴忍不住噗哧一笑。聽她這一笑風致知道姐姐沒有生自己的氣。於是轉過頭來。風鈴故意板著臉說:「你怎麼又轉過來,不許看。」風致卻不再理她,色眯眯的看著姐姐浸濕的全身:「姐姐你這麼漂亮,我就是被你挖去眼珠也要看個夠。」風鈴故意惡狠狠的說:「你也為我不敢呢,過來,我要挖掉你那該死的眼珠子。」

風致走到她身前故意可憐巴巴的說:「姐姐你要就拿去吧。」一雙色眼卻盯著她豐滿的胸部看得直通口水。風鈴嬌笑著:「還亂看。」說著伸手在他眼睛上輕輕一點,風致乘機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到懷中。風鈴手忙腳亂的掙紮著,要推開他,但是也許是天意她的手又碰到了那個部位!此時風致更是壞壞的把她的手夾在兩腿中間,讓火熱的雞巴抵在她的小手中。風鈴不由呻吟了一下,風致緊緊抱著她的屁股將她的下體向自己壓去,同時低頭吻上她的櫻唇,逗弄她的香舌,手在她的臀部上撫摸著,慢慢撩起風鈴的裙子手按在她赤裸的屁股上,揉捏著嬌嫩的屁股蛋兒。風鈴渾身一顫,抓住他雞巴的手也不由自主的動了起來。風致鬆開她的手讓她自己玩弄雞巴。

風致抱著風鈴到地上脫光了兩個人的衣服,自己躺下去,風鈴開始上下的擺動套弄,風鈴禁不住的浪叫:「好弟弟,插進來吧!好爽,好爽,再來…再來,不要停,我要瘋了!啊!啊!…」風鈴跨坐在風致結實的小腹上,纖細白嫩的雙手撐在風致胸前,雪白光滑渾圓嬌嫩高翹堅挺結實的臀部開始扭動旋轉,她不時的上下套弄吞吐著。

風致忍不住在下面猛挺屁股,大雞巴飛快有力的朝著風鈴的嫩屄,淫水的潤滑使得操穴異常舒暢,雞巴操小穴的咕唧咕唧之聲更令二人亢奮。風鈴的浪叫在也停不下來「哎呀…啊…哼哼…天吶…小騷屄快…快活死了…嗯…啊…啊…喔…喔…喔…弟弟…大雞巴哥哥…好舒服喲…你弄得…人家…好舒服耶…唔…唔…唔…唔…嗯…嗯…嗯…嗯…」風鈴俏麗嬌膩的玉頰紅霞瀰漫,晨星般亮麗的媚眼緊閉,羞態醉人。

「好弟弟…親哥哥…姐姐要上天了,啊…啊…啊…好棒…好快…我…要…丟了…我…好…舒服喲…喔…喔…喔…」」

「大雞巴哥哥…姐姐快要被你幹死了…啊…哼哼…」

「好哥哥…啊…哼哼…妹子快丟了…」淫水浪液將雞巴澆得濕淋淋的,火熱的雞巴被她摩擦得抖動不己。隨著她的感覺,有時會重重的坐下將雞巴完全的吞入,再用力的旋轉腰部、扭著豐臀,有時會急促上下起伏,快速的讓雞巴進出肉洞,使得發脹的肉瓣不斷的撐入翻出,淫液也弄得兩人一身,雙峰也隨著激烈的運動而四處晃動。雪白飽滿的雙乳讓躺在下方的風致不禁意亂情迷,忍不住雙手揉搓捏弄,殷紅挺立的蓓蕾立刻納入口中吸吮。風致的雞巴也配合風鈴的套弄而向上挺刺,受此刺激風鈴更加的瘋狂激動。

夕陽煦煦的紅霞,染紅天邊雲織的衣裳,風致姐弟激烈的交合,男下女上的姿勢,風鈴激動的上下襬動她的小蠻腰,高聳豐滿的乳房也跟著激烈的晃動,灑下一滴滴的香汗,讓風致的肉棒不斷地抽插她的肉洞。「嗯…嗯哼…嗯嗯…好舒服…嗯…你用力頂吧…啊…用力幹我吧…呀…啊啊…哼哼…天吶…快…快活死了…嗯…哼…唔唔…嗯…哼…大雞巴插入得我好深…哼哼…好緊呀…嗯哼哼…「嗯…嗯哼…嗯嗯…我受不了了…啊…操死我吧…嗯…哼…我不行了…呀…啊啊…要洩了…啊啊…」風致感到她的小嫩屄夾著雞巴在猛烈的收縮吮吸,緊接著一陣強烈的陰精從子宮深處射出來,緊接著風鈴柔軟的身體趴在他懷中,屁股還在不停的聳動,他愛憐的吻著風鈴香汗淋漓的臉蛋,屁股溫柔的慢慢向上頂著讓她享受高潮的餘韻。

好久風鈴才緩過勁來,玉手撫摸著風致健壯的胸膛,溫柔的道:「她們說得沒錯,你好厲害,真是男人中的男人。」說著低頭吻著他的胸膛。

風致一聽覺得很奇怪,慢慢揉著她的屁股:「誰告訴你的?」

風鈴卻不肯說,羞澀的把頭埋在他懷裡。風致揉捏著他的嫩臀,豐乳笑道:「好姐姐,你快告示我,是誰這麼推崇我?『風鈴任由他愛撫著:「我才不告訴你,你這個小壞蛋,知道了還不又去勾引人家老婆了。「她發現說露了嘴忙掩住口。

風致倒是更加奇怪,思量了一下告訴她的只可能是風雪那個小騷妮子,可是現在說人家老婆?乾娘肯定不可能,說是大嫂吧,自己可沒和她弄過呀。他一手揉著風鈴圓翹的臀部,一手則按在她無毛的小騷屄上用手掌搓著,很快風鈴再度浪起來,手抓著風致的雞巴膩聲道:「好弟弟,你作弄人家,我還想要。」風致卻壞壞的笑著,不讓她得逞,手指卻插進她的小屄中,慢慢攪動著。風鈴發出動情的呻吟,手套弄著他的雞巴,舔著他的胸膛,屁股不安的扭動著。風致一邊玩弄她迷死人的性感玉體,一邊問道:「好姐姐,想不想要啊?」風鈴興奮的點著頭,風致抱起她,把散落的衣服鋪在地上,將她放到地上,跪在她的兩腿中間,風鈴扭動著臀部:「快來嘛!」

風致卻低下頭去,舔著她那已經春潮氾濫的小嫩屄,他的手指將風鈴的陰唇撥開,用手指按住陰蒂輕輕揉著,舌頭則慢慢伸入陰道內,舔舐著,淫水就不停往外流,風致吮吸著,將她的愛液全部吞下去,但是還沒吞完,新的愛液就流出來了,風致捧著她的屁股舌頭向雞巴一樣快速的抽插著小穴,風鈴呻吟著,將下體抬起來將小穴按在風致的臉上。風鈴全身一陣顫抖、張口叫道:「哎唷…弟弟…我裡面好癢…有東西流…流出來了…哇…難受死了……我要你…給我…」

風致抬起頭來道:「姐姐你的小白虎真是可愛,人家說女人陰毛多的和沒毛的都是性慾強烈,果然不錯啊,好姐姐,你快告訴我,我就讓你痛快。」風致此時情慾高漲,哪裡還有羞澀浪叫著:「小壞蛋,就是那個毛多的嫂子啊,還有你的小妹子,回來的當晚被你搞的都不會走路了,快點來嘛,人家好癢啊!」

原來風鈴和丁嫚關係比較好,很談得來,她守寡後嫂子常常給她介紹男朋友,她卻都拒絕了,嫂嫂就和她搞一些玉女磨鏡來平息慾火,剛回來得晚上,嫂子摸風致雞巴被她看到了,後來嫂嫂和她玩時又開她玩笑說她其實骨子裡騷得緊,她就說你當嫂子的摸小叔子的雞巴還不夠騷啊。丁嫚就對她說風致得雞巴好大,是男人中的男人,勸她和風致相好。風鈴笑話她看上了小叔子,丁嫚卻馬上承認了,說要不是風雷看得緊她一定找風致玩一次。

風致聽到嫂嫂那麼浪,又想到那天看到嫂嫂和哥哥做愛果然毛很多。他摸著風鈴的奶子笑著說:「嫂子多會看人呢,看樣子她是偷吃慣的。」

風鈴手仍然套弄著她的雞巴笑道:「這下你滿意了?看樣子怕不是早就看上嫂子了。」然後又告訴風致那天風雪早上回去,陰唇都腫了,風鈴看她那幅樣子以為她被強姦了,嚇壞了,睡了一覺起來的風雪卻告訴她昨晚和風致做愛了,還問她想不想試試。這個羞澀的小寡婦臉立刻就紅了,聽了妹妹描述與風致做愛的情形,雙腿夾的緊緊,淫水就不斷的流出來。後來被風騷的妹妹又搞了,還笑話她說你每天晚上躲在被子裡扭來扭去,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幹什麼呀(姐妹兩住在一個房間)。還說看你能熬多久。

風致聽的興奮隨口說:「看不出姐姐還挺喜歡和女人搞,告訴我還被那個女人搞過?」

(八)

風鈴已經動情,也發現自己的那些羞人事情很令風致興奮,因為手中的大肉棒又變大了,她嬌喘著說:「二娘(林紅魚),師姐,我小舅媽(江南花氏二公子的老婆上官錦,32歲),表姐花纖纖(花氏大公子的女兒,26歲)都搞過我。她們都以為我只喜歡和女人做。」

風致本來是挑逗她沒想到這個小寡婦有過這麼多女情人,不由更加興奮,手扶著雞巴,將龜頭頂在她濕漉漉的無毛陰戶上慢慢研磨著:「這些女人為什麼都喜歡搞你?」

風鈴被大雞巴頂的小騷屄又騷又癢,淫水長流扭動著屁股膩聲道:「她們說我看起來楚楚可憐,是那種男人看了想強姦的女人,連女人都忍不住。」說著將臀部往上頂,風致慢慢將雞巴插入她的小嫩穴中,直至沒根,慢慢扭動屁股研磨她的花心,風鈴美的呻吟出來,滿臉的騷浪,風致笑著說:「告訴我,好姐姐,你和誰做最爽?」

風鈴在他體下扭動著屁股享受著被大雞巴充實的感覺浪浪的道:「和二娘最爽,她有個和真的一樣的木雞巴,弄的人家流了好多水,嗯…嗯哼…嗯嗯…好舒服…嗯…你用力頂吧…啊…,我錯了,和你做最爽了,哎唷…哎…唷…啊…啊…唔…嗯…好…快…樂…快…樂…唔…大雞巴哥哥…唔…唔…呼…啊…啊…你…真行…操…得…我…好…爽…好…舒服…啊…唷…她們都不知道…唷…好痛快…唔…嗯…我喜歡和男人幹…啊…我…唔…唔…我…已…受…不…了…啦…唔…唔…操死我啊…唔…唔…」風致聽的高興,雞巴的抽插速度也加快。

風鈴被操得快樂,什麼話都說了出來,臉皮也厚了。她的身子現在就如同大浪中的小木船,猛擺猛搖,瘋狂的情景是少見的。風致越干越起勁,為了滿足她的需求,為了他自己也能達到高潮,他又急急地刺,二十幾下來,風鈴又失聲叫起來。「哎…唷…好痛快…唔…嗯…啊…啊…我…唔…唔…我…已…受…不…了…啦…唔…唔…」經過這一番纏綿,她的快感叢生,舒暢無比。看她柔弱不堪的樣子,風致心裡也憐惜,便緩下來,慢慢抽送,每次雞巴插到底都溫柔的扭動屁股盡力研磨她的花心,把個風鈴磨的媚眼如絲、嬌喘連連,雙手雙腿八爪魚般的交纏在風致的身上,屁股又開始挺動迎合。

風致看到姐姐再度浪起來,於是將雞巴慢慢抽出,用碩大的龜頭搖擺著不住地摩擦肉穴口的嫩肉,弄得濕津津的「唧咕」作響。風致臀部猛地向前送出,大雞巴立時擠進了窄小溫暖的肉洞中去。「啊喲…啊…唔…嗯…啊…啊…小屄好美啊…唔…唔…我美死了…」,強烈的撞擊直衝風鈴的心房,高度敏感的神經使她的全身都有了極為強烈的反應。「啊…啊…啊,啊喲…,好重呀…輕一點嘛…啊大雞巴好棒啊…啊…啊…小穴好美啊…啊。…」。她的肥臀隨著雞巴地進進出出而前後搖擺,每次衝擊之後她都會不由自主的將肥美多脂的屁股向上用力頂,根本就沒給大雞巴往後抽出的機會。兩具膠合在一起的肉體就這樣親密無間地搖曳著,伴隨著男子粗重的喘息聲和少婦嬌媚無限的呻吟聲此起彼伏,時間竟似再這一刻也已經停止了。

「啊…弟弟…我好舒服…哇我又流…流出來了…好多淫水啊…快死了…我…小屄爽死了…已經…又…又…又要來了…大雞巴哥哥…你的…大雞巴…我的…那個…死了我的…哎呀…啊﹍﹍噢﹍﹍哦﹍﹍哎﹍﹍好爽﹍﹍好舒服﹍﹍心肝寶貝﹍﹍快﹍﹍快﹍﹍再快點﹍﹍用力﹍﹍再用力﹍﹍多用力﹍﹍用力插我﹍﹍哦﹍﹍插爛它﹍﹍再快點,姐姐每天都要你來操﹍﹍啊﹍﹍我洩了﹍﹍」浪叫中她在一陣劇烈顫抖下,花心裡流出一股浪水來了。風致又被她的熱液燙得龜頭一陣舒暢無比,再看她騷媚的樣子,便不再憐香惜玉了。挺起屁股猛抽狠插,大龜頭猛搞花心。

雞巴搗得風鈴是欲仙欲死,搖頭搖腦眸射春光,扭頭無限騷媚的看著身後的男人,渾身亂扭淫聲浪叫:「大雞巴哥哥…你要操死我了…我好舒服…好痛快…哎唷…你弄吧…用力的…撞吧…搗死我算了…啊…喔…喔…」風致聽得是血脈奮漲欲焰更熾,急忙雙手抱住她的胸部,向後背壓下去,用力的抽插挺瞳,次次到底,下下著肉。

「哎唷…弟弟…我要死了…要被你瞳死了…我…我不行了…我又流了…哦…哦…我的親老公…我…我…」風鈴已被風致操得魂魄飛散,欲仙欲死,語不成聲了。高潮不斷的刺激著這個一年沒被男人操過的小寡婦。她的叫聲越來越大,騷水越流越多,全身顫抖,媚眼半睜半閉,汗水濕滿全身,粉臉通紅蕩態撩人,尤其雪白肥大的粉臀不停的搖擺後挺來迎合他的抽插。風致低頭看看自巳的大雞巴在騷屄裡,進進出出的抽插時,她那兩片無毛的肥厚大陰唇,及粉紅色的兩片小陰唇,隨著大雞巴的抽插,翻出縮入的,真是過癮極了。再看她粉臉含春、目射欲焰,那騷媚淫蕩的模樣,想不到這位姐姐,還真使自己銷魂蝕骨,迷人極了。風致看得心神激盪,大雞巴在她肥穴裡猛力的抽插,又翻又攪,又頂又磨,瞳得她大叫。

「好弟弟…小老公…我被你操…操死了…你真厲害…操得我…好舒服…好痛快…我…啊…我…又洩了…喔…」一股熱液直衝龜頭,緊接著子宮口咬住他的大龜頭一收的猛吸猛吮,使風致舒服的差點要射精了。他急忙穩住激動的心情,停止抽插,把大龜頭緊緊頂住她的花心,享受那花心吸吮的滋味。

風鈴已連洩幾次,全身也軟癱下來,除了猛喘大氣以外,緊閉雙眼靜靜的爬著不動,但是她的子宮口還在吸吮著那個大龜頭。風致的身體雖然沒有再動,可是頂緊花心的龜頭被吸吮得痛快非凡。風鈴慢慢睜開雙眼,感到他的大雞巴又熱又硬的插在自己的肥穴內,乃是滿滿的、脹脹的。她輕輕的吐了一口長氣,用那對嬌媚含春的媚眼,注視了風致一會後,說道:「好弟弟…你怎麼這麼厲害…姐姐差點死在你的手裡…你還沒射精呀…真嚇死人了…你操得我好舒服…你真是姐姐的好老公,大雞巴哥哥…我真愛死你了…小老公…」

風致將雞巴抽出來,躺在她身邊笑道:「好老婆你是爽死了,我還脹的難受呢!」

風鈴摸著那個愛死人的大雞巴笑著說:「好弟弟,你讓姐姐休息一下,你怎麼操都行。」

風鈴休息一會俯身在他的腰腹上面,用一隻玉手輕輕握住他粗大的雞巴,跨坐在風致的肚子上,玉手握著大雞巴,就對準自己的小嫩屄,將大雞巴全根套坐盡入到底,使她的小穴被脹得滿滿的,毫無一點空隙,才噓了一口大氣,嘴裡嬌聲叫道:「哎呀…真大…真脹…喔…」粉臀開始慢慢的一挺一挺地上下套動起來。

「我的小老公…呀…你真…真要了姐姐的命了…啊。」她伏下嬌軀,用一對豐乳在風致的胸膛上揉擦著,雙手抱緊風致。把她的紅唇像雨點似的吻著他的嘴和眼、鼻、面頰,豐盈的屁股上下套動、左右搖擺、前後磨擦,每次都使他的大龜頭,碰擦著自己的花心。

「姐姐…啊…好爽啊…你那騷屄裡面…的花心…磨擦得我好爽…快…快加重一點…好美呀…姐姐…」風致也被她的花心吸吮研磨得大叫起來了。風鈴的肥臀越套越快,越磨越急,心急嬌喘,滿身香汗好似大雨下個不停,一雙肥乳上下左右的搖晃、抖動,好看極了。風致看得雙眼冒火,雙手向上一伸,緊緊抓住揉捏撫摸起來。風鈴的玉乳及鮮紅的奶頭,再被他一揉捏,剌激的她更是慾火亢奮,死命的套動著、搖擺著嬌軀,又顫又抖,嬌喘喘的。

「哎…好弟弟…姐姐…受不了啦…親乖乖…姐姐…的小穴要洩了…又要洩給大雞巴的…呀…」一股熱液又直衝而去,她又洩了,嬌軀一彎,伏在風致身上昏迷迷的停止不動了。

風致正在感到大雞巴暢美無比的時候,這突然的一停止,使他難以忍受,急忙抱著風鈴,一個大翻身,將她嬌美的胴體抱在懷中,雙手抓住兩顆大肥乳,將下面尚插在大肥穴裡的大寶貝狠抽猛插起來。風鈴連洩了數次,此時已癱瘓,四肢痠軟無力昏昏欲睡,被子搗一陣猛攻,又悠悠醒轉過來。

「好弟弟…快…用力插…喔…好…好美…大雞巴哥哥…給我…唔…用力…」風致第一次見風鈴如此淫浪騷態,更加賣力的頂送,斗大的汗珠自臉頰滑落。久旱逢乾霖的風鈴顯露出痴迷淫態,手指深深的陷進風致的皮膚。

「哎呀…好弟弟…姐姐…再也受不了…啦…你怎麼還不射精呢…我真吃不消了…求求你…乖老公…小心肝…快射給姐姐…吧…不然姐姐的小穴要…要讓你操…操破…操穿了…我真…真受不了啦…」

「姐姐…快動呀…我要洩了…快…」風鈴感覺小騷屄裡的大雞巴在猛脹,她是過來人,知道風致也要達到高潮了,只得勉強的扭擺著肥臀,並用肉力使騷屄裡一挾一挾的,挾著他的大龜頭。

「啊…姐姐…我…我射了…」

風致感到一剎那之間,全身好似爆炸了一樣,粉身碎骨不知飄向何方。風鈴更是氣若游絲魂飄魄渺,兩個人都魂遊太空去了。二人都已達到熱情的極限,性慾的頂點,死緊緊地摟抱在一起,腿兒相纏,嘴兒相貼,性器相連,全身還在不停的顫抖。

許久兩個人才從高潮中恢復體力,互相愛撫著帶給自己無限歡樂的肉體,風鈴靠在他懷中道:「好弟弟,姐姐從來沒這麼痛快的做愛,好舒服啊,和你玩一次,就是死了也甘心。」

風致揉捏著姐姐的嫩乳:「姐姐,我以後會讓你每天開心的,我也是第一次這麼爽。」

風鈴摸著他軟下去的雞巴:「你的寶貝簡直要人命,以前你姐夫從沒有讓我有怎麼多的高潮,以後你不管娶了誰當妻子,姐姐也要給你玩。我不在乎別人怎麼說。」

風致道:「姐姐,你嫁給我吧?我要你當我老婆。」

風鈴流下了淚:「姐姐已經是殘花敗柳了。你只要記得姐姐的好處,能給我幾次就足夠了。」

風致坐起來認真的看著她:「姐姐,我一定要娶你,自從七年前我們幾個上山玩,我受了傷,你每天給我敷藥,給我洗澡,我就喜歡你了,我對自己說一定要娶你,你答應我吧。」

風鈴感動的摟著弟弟:「姐姐好感動,我也喜歡你,我知道一個人沒辦法滿足你,你有別的女人我也不在乎。我要做你妻子。」兩個經歷了欲仙欲死高潮後的男女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第二天風致果然向風天烈提出要和姐姐風鈴結婚,風天烈看著認真的兩個人,林氏姐妹當然幫著風致了,再說她們都喜歡風鈴,丁嫚、風雷、風雪也贊成,風天烈對風鈴說:「風致天生練武奇才,而且天賦異稟,命犯桃花,你做她的妻子就要大度,能容人,否則只有傷心失望。」

風鈴看著父親堅決的說:「爹,我和弟弟已經有了合體之緣,你的意思我都明白,我會當好老大的。」其他幾個人都奇怪的看著風致不知道他用什麼手段把風鈴弄的服服帖帖,尤其那幾個搞過風鈴的女人更是奇怪,因為她們知道風鈴雖然性慾強烈,但一年多來只和女人玩過,都以為她只喜歡女人。

看著乾娘、兄嫂、妹妹奇怪的眼神,風致也有些扭捏,卻握住了風鈴的手。風天烈最疼愛的就是這個多災多難的女兒,看到兩個人相愛的樣子,也就同意了,並給他們舉行了盛大的訂婚儀式,決定一年後在杭州為他們舉行婚禮。並在後院給小兩口單獨的房間。風致和風鈴都十分高興。

有情人終成眷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