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豔武林

水清影拉著風致的手摸她的浪水直流的騷屄:「當然是我的師父你的義父了?」

「什麼?」風致吃驚的看著她。原來八年前早熟的水清影身材已經很好,尤其乳房比同齡少女都要大,暗戀師父風天烈的她,在一個炎熱的夏夜,洗澡後去找師父請教武學上的問題,很輕易的讓師父看到了她沒穿內衣的樣子,於是在半推半就之下和師父做愛了,從此她就暗中做了風天烈的情婦。平時她都裝得活潑天真的樣子卻在暗中不但和師父時常享受著雨水之歡,更在風雷的新婚之夜將他勾引上手,在新房外的花園裡激情交歡。她還會在純情蕩漾的時候扮成村女在山裡半推半就的被山中獵戶「強姦」。聽著師姐這麼風騷變態的性經歷,風致雞巴更是怒脹,拍打著她的屁股道:「小騷貨,讓大雞巴哥哥好好強姦你一下。」

水清影一面嬌哼著,一面瘋狂的扭轉屁股,極力迎湊,同時兩手緊抱著風致,加重抽送。風致一看,知道她要出精了,忙用勁抽插,一面狂吻香唇。果然水清影混身顫抖,陰戶緊急收縮,一股火熱熱的陰精直瀉而出,灑得他龜頭全根發熨,同時嬌軀軟綿棉的,四肢平擺,嬌喘地道:「哎…唷…哥哥…我…我升天了…啊…太…舒服…美…美死…我了…」

「啊﹍﹍弟弟﹍﹍再進來一點﹍﹍到我的最深處﹍﹍對﹍﹍頂緊我﹍﹍讓我知道你在我身體裡面﹍﹍啊﹍﹍好舒服﹍﹍啊﹍﹍我的好老公﹍﹍幹我﹍﹍乾姐姐﹍﹍幹你的淫蕩老婆!」師姐雙腿緊環住風致,讓他插入陰道的最深處。

「哎…呦…大雞巴哥哥…你的寶貝…好…好大喔…插得妹妹好舒服…啊…嗯…大寶貝哥哥…嗯…騷屄美上天了…啊…」風致聽到水清影如此淫蕩的呼喊著,更加賣力的抽乾她的小穴,雙手則去玩弄她的雙乳。

「啊…大雞巴哥哥…你…插死水清影了…嗯…呦…好哥哥…清影真幸福…嗯…嗯…我要…啊…要你天天…干…干…姐姐的小穴…嗯…嗯…」風致扶起水清影的左腿,使她的小穴更開,而那小陰蒂更加突顯出來,風致便伸手去扣挖那小陰唇和陰蒂。「啊…大雞巴哥哥…好哥哥…你的雞巴…好粗…好大…啊…嗯…快…啊…快…師姐…要出來了…啊…快洩了…好舒服…啊…嗯…啊…爽…爽死我了…」

水清影洩了一次之後,風致抱起她往石頭上躺下。水清影依靠在風致的胸膛上,用舌尖去舔舐著他的每一寸肌膚,最後停留在胸部,吸吮著他的奶頭。風致則雙手去揉捏著水清影的乳頭,輕撫著那烏黑的秀髮。經過一陣的愛撫,水清影的小穴感到陣陣的麻癢,一股淫水不知覺的從小穴中汩汩而流,就起身舉腿跨過風致的身體,握著他的寶貝對準小穴慢慢的坐下,因剛洩過小穴比較敏感,不敢大力坐下。

「大雞巴哥哥…你的雞巴好粗…好長…啊…插得…哦…姐姐好爽…嗯…好舒服…嗯…」水清影說完之後,開始扭擺身體,運用腰力推送著寶貝,隨著她一節一節的運動,把風致的寶貝一寸一寸的吞進小穴裡,風致感覺到一波一波的快感侵襲而來,頂著腰力用力的將臀部往上送。

「哎…呀…插死我了…啊…用力…嗯…用…用力幹…啊…姐姐…的小穴…爽…啊…啊…嗯…嗯…喔…快…快…快一點…啊…用你的大寶貝…插…妹妹的小穴…嗯…」水清影的雙腳夾得風致更緊,讓小穴緊緊的包裹著他的雞巴,忘情地叫了又叫,腰也不斷的擺動,配合風致的抽送,享受著欲仙欲死的性交。

「啊…用力…好哥哥…大力的干…嗯…爽…太爽了…嗯…妹妹好舒服喔…嗯…啊…人家要大雞巴哥哥…用力…用力幹死姐姐…爽…好…棒…啊…啊…嗯…姐姐…爽…死了…嗯…」風致瘋狂的將寶貝往上頂,水清影也瘋狂的擺動她的腰,配合風致的寶貝往下坐,誰也不認輸。

「嗯…好美喔…大雞巴哥哥哥…啊…嗯…你幹的姐姐好美…喔…嗯…啊…妹妹快…快受不了了…嗯…哎…呦…洩了…大雞巴哥哥…嗯…姐姐要…洩了…你幹死姐姐了…啊…嗯…大寶貝哥哥…妹妹…好爽…嗯…啊…你的寶貝…干…干的姐姐…好爽…嗯…快…讓姐姐爽死吧…」

「姐姐,我也要射了。」

「來吧…啊…射…射進姐姐…的小穴裡…嗯…啊…我…嗯…洩了…洩了…爽死我了…姐姐被你…插的好爽…」風致立刻開放精關,將那又濃又密的精液,往水清影的小穴裡射,水清影受到風致那火熱的精液一射,不自主的抖擻一下,軟綿綿的趴在風致的身上。

休息好了,兩人在水中洗澡,風致將師姐抱在懷中摸著她的淫乳騷屄笑著說:「師姐,剛才做愛時你又是叫我哥哥,又是稱呼自己是我姐姐,你到底是什麼?」

水清影淫蕩的笑著:「傻弟弟,做愛時叫得越浪,越騷,快感越強烈,你是我最可愛的大雞巴哥哥,我是你的騷姐姐。你長了個迷死人的大雞巴,被你操的時候,別說是你姐姐,就是你的長輩也會叫你大雞巴哥哥的。」

風致警覺的看著師姐,水清影在水下捏了他的雞巴一下:「你以為你操師娘和她那個騷貨妹妹的事情,我不知道嗎?以後小心點兒,師父可是最愛吃醋的,讓他知道,你死定了。」兩人嬉鬧了一會兒,為了避免別人起疑心,風致穿上衣服先回去,水清影的衣服也濕了,就躺在石頭上休息,曬衣服。

(四)

巫山雲雨情正濃風致走後水清影一個人躺在石頭上曬著太陽,感覺非常舒服,心裡有點奇怪,以前自己高潮後會覺得很累,可是今天卻覺得精力充沛,一點也不像剛剛被操的欲仙欲死渾身乏力的樣子,可能是被師弟的大雞巴操的太爽了吧,她卻不知道風致修煉了歡喜真經後不但在做愛時可以讓男女享受無窮無盡的性愛歡樂而且在不進行採補的時候就可以為男女共同增加修為,當然剛剛練了第一層的風致也不知道。

想著師弟那粗長堅硬熱燙的大雞巴抽插騷穴、渾圓碩大的龜頭擠壓肉洞的銷魂滋味她又有些淫蕩了,她一手揉搓著渾圓堅挺的玉乳,一手已經在開始濕潤的陰戶上撫摸,陰毛摩擦著敏感的陰唇,陰道深處一陣痙攣,一股淫水已經湧了出來,她呻吟著把手指插進濕淋淋的小穴中扣弄著,用手指愛撫著陰核,才揉了幾下就感到渾身一顫淫水狂瀉,她嬌喘著將沾滿淫水的手指放入口中吮吸著,另一隻手才又按在陰戶上用力揉著,她的雙腿繃的筆直,慢慢翹起來,肥嫩的臀部在光滑堅硬的石頭上摩擦著令她快感急劇的攀升,她的手指越插越快,另一隻手也開始幫忙揉搓著陰蒂,她閉著眼睛享受著手淫的快感,發出甜美的呻吟。

突然一隻粗壯的手抓住了她的腳,她吃了一驚,睜眼一看只見大師兄高佔手握她的玉足,一雙眼睛火辣辣的盯著她美妙的胴體,她還沒來得及說話,高佔已經低下頭抽出她的手在她淫水氾濫的陰戶上猛舔起來。他手指輕輕撥開兩片濕潤的陰唇,鮮紅的嫩穴露出來。穴口微張,一股清泉從裡面淌出來。於是伸嘴舔著水清影的陰唇,用牙輕咬著她的陰蒂,舌頭伸進她的陰道里亂攪。直弄的水清影下體酥麻酸癢,淫水橫流。不由浪叫起來:「啊﹍﹍好舒服啊!」水清影手淫被師弟發現就和他搞了個昏天地暗,此時又被師兄輕薄,羞澀加上暴露地刺激開始呻吟,下體的騷癢讓她不停地扭著身子。一雙修長地玉腿緊緊夾著師兄地脖子,手按著高佔地頭把陰戶挺地更高叫得更浪。不停地催促著師兄:「好啊,使點勁嗎。人家下面好癢了啊。」

高佔早就對這個表面天真活潑,骨子裡風騷淫蕩的師妹垂涎三尺,可是細心陰沉地他知道師妹是師父地情人,在師父地威嚴之下當然不敢放肆卻時常注意她,今天看到她在水中洗澡手淫早就忍不住了,可是還是有點兒害怕,沒想到讓師弟風致撿了便宜!等風致走了沒想到這個騷貨又開始手淫,在也忍不住,就游了過來,本想如果她不同意就拿她和風致的事情要挾,沒想到師妹真是騷極了,這麼放浪!他在水中的雞巴早就脹的受不了了,於是他將水清影往石頭上推了一下,自己也爬上來,水清影看到師兄的雞巴雖然不及風致的雄壯但也是個大寶貝,自己現在騷浪已極,便爬過來將高佔的雞巴含在口中,用舌尖舔著龜頭,還將雞巴含在口中用力吮吸,手則托著他的陰囊溫柔的愛撫著,同時抬起頭無限騷媚的看著師兄。

高佔看著自己的雞巴來回不停在水清影的玉門進出,更是興奮;陽具發熱炙燙,狠狠的插入,龜頭抵住清影的花心嫩肉,緊貼猛旋,發出陣陣熱力,把水清影弄得嬌吟聲越來越大,雙腿緊緊纏在高佔腰間,高佔空著的雙手自然也不客氣,在水清影的一對玉乳上不停的搓揉撫弄,恣意輕薄,還捻住清影因興奮而發紅挺立的鮮紅乳頭輕輕旋轉,雙管齊下,把清影弄得快活無比,淫水長流。

風天烈的一雙眼睛充滿了慾火,盯著小姨子的裸體,林青魚其實早就喜歡姐夫,風天烈天生勇武,充滿了男子氣概,正是她這種騷婦說喜歡的類型,更何況現在要幫姐姐掩飾。她故作羞澀的說:「姐夫我﹍﹍」

風天烈笑著說:「好了,我看得很開,不會對你姐姐說的。」說著轉身出屋,畢竟也有些不好意思,再說這麼長時間沒碰過女人,在看幾眼恐怕會忍不住的。青魚忙從地上撿起衣服披在身上,然後把下面紅魚的衣服踢到木桶後,給風致使了個眼色,追了出去喊道:「姐夫,」風天烈剛停下來她就從背後抱住風天烈:「姐夫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是我淫賤,乘姐姐下山勾引了風致,讓你蒙羞了,你懲罰我吧,我對不起你。」她赤裸鼓脹的乳房在風天烈的後背上摩擦著,手也慢慢向下滑,握住他勃起的雞巴,輕柔的撫摸著:「姐夫,無論你怎麼懲罰我,我都心甘情願,求你一定要原諒我,千萬別對我老公說啊!」

(五)

高佔笑著在水清影耳邊說:「師父好厲害,一出關就搞上了美麗風騷的小姨子。」

水清影在他胯下捏了一把:「怎麼你也動心了?」高佔嘿嘿笑著:「我的好師妹,別吃醋嗎?今天我去你房裡吧?」水清影風騷的在他頭上拍了一下:「小壞蛋,我等著你。」

風致也和林紅魚手忙腳亂的收拾好,出門時風致摟著紅魚道:「乾娘以後我們還能﹍﹍那個嗎?」紅魚在他臉上親了一口:「乾娘怎麼能忘得了你的好呢?以後我們小心點就是了,現在你乖乖的回去,我去捉姦。」

「捉姦?」

「是啊,先抓住你師父的把柄,他才不會懷疑我們呀,快回去吧。」兩個人先後出來,風致會自己的房子,紅魚卻從後門出去,繞了一圈裝作是從外面回來的。

風天烈禁慾許久,此時美人在懷只覺的雞巴脹的快要暴了,而風騷少婦林青魚也被和姐夫偷情的想法刺激著,在他的愛撫下已經淫水如潮,迫切的想要大雞巴操進自己的小嫩屄了。一進臥室兩人都有些迫不及待地脫光了衣服,互相擁抱,熱吻著,熱情如火的燃燒著身體的每一個部分。林青魚肌膚光滑而極富彈性,風天烈在她身上不停地撫摸、親吻著。

「啊…啊…唔…唔…噢…噢…啊…啊…姐夫…唔…唔…噢…好美…好…好…美…哎喲…嗯…嗯哼…姐夫…啊…啊…」

林青魚的興奮使風天烈全身的熱血沸騰,他用力的搓揉著玉乳,玉乳便不規則的搖擺。林青魚的胴體不停的扭擺,香汗涔涔而下。她迷人的媚眼微閉,舌尖不時往外伸並圍繞在雙唇上下左右打轉,更是迷人至極。

「啊…要…死了…噢…嗯…姐夫…啊…唔…唔…我…我…啊…要…你…你的大雞巴…唔…哎…哎…」風天烈把林青魚的大腿分開,那迷人的桃花洞便出現在她的兩條粉腿頂間,淫水已流了一大片,他伸手一探濕淋淋的。尤其是那胸前雙乳,又大又挺又白,粉紅的乳頭高高聳起,兩股之間的蜜洞玉穴隱隱有水光閃動,青魚那張美豔的天仙面孔紅撲撲的,眼中發出熱切神色,櫻桃小嘴微張嬌喘,配上鮮紅欲滴的雙唇,看的風天烈不能自己,雙目冒火,跪在床上,一雙大手將青魚玉腿分開,露出那世人皆迷的玉洞,讚歎了一聲道︰「真美!」

風天烈以雙手托住青魚渾圓滑潤的無暇玉臀,令青魚雙腿環勾自己的腰間,毫不客氣地將大陽具對準玉穴,滋的一聲,狠狠貫了進去。

「啊…唔…唔…唔…哼…用…力…用力…唔…不…要停…不要…啊…要…要死…死…是…是…唔…唔…啊…用操…插…抽…啊…妹妹…好樂…唔…不要…停…」

林青魚的小騷屄相當狹小,這令風天烈更加滿意。風天烈再也忍耐不住,立刻起身將林青魚的兩條美腿放在自己肩上,隨手抓一個枕頭墊在她的嫩臀上,這樣可以插得得深入些。

「快快…快等不…啊…好人兒…給我…唔…唔好姐夫…」林青魚急著想他的雞巴,催促著。

「噢…噢…啊…對…對…用力…用力…頂住…頂住…啊…天啊…唔…好樣…啊…好大的雞巴…啊…塞得…好滿…唔…妹妹…好脹…好爽…唔…我要…咬住它…唔…嗯嗯…哎喲…抓抓我…我的奶…奶子…啊…對…用力…干…干死…我…干…頂…噓…噓…快…快…啊…呀…我…升天…升…天了…」

林青魚被風天烈干的死去活來,昏昏沈沈,嬌喘著,口中一陣狂叫,雙手在他身上猛抓,他的汗水滴落在她的身上交織著一片美女出浴圖,因為她的香汗也早已漓淋而出。「滋」、「滋」,「噗」、「噗」、「噗」、「啾啾」、「啾啾」、「滋滋」。雞巴在她的騷屄內進進出,出使她更瘋狂了。

正當兩人操的不可開交的時候,門被推開了,只聽林紅魚冷笑著說:「老公你真好本事啊?一出來就干了我妹妹!」

風天烈雖然不太在意男女關係但是被妻子撞見和小姨子偷情畢竟有些難堪,他紅著臉翻身下床,林紅魚背對著他:「你要我妹子以後怎麼做人?讓他老公知道了怎麼辦?你太過分了,和自己徒弟搞也就罷了,畢竟還沒嫁人,可是妹妹是別人的妻子呀!你…」她故意讓風天烈知道自己早就發現了他和徒弟的好事,這讓風天烈更覺得愧疚,臉紅紅的喃喃的不知該說什麼好。

看著老公那幅做錯事的樣子紅魚也滿意了推了他一把:「去把你的活做完,你要讓我妹妹浪死啊?」說著噗哧一笑:「今晚我就把老公借給妹妹用吧!」說著要轉身出去。林青魚在床上叫道:「姐姐不要走,姐夫太厲害了,我一個人應付不了。」風天烈連忙將妻子抱上床笑道:「老婆你就大方些,今天我會讓你姐妹兩爽夠的。」紅魚假意掙紮了幾下就被風天烈抱上了床,青魚也過來幫忙,兩人一起把紅魚的衣服脫光。風天烈讚歎道:「老婆,你的身材更加性感了,好白,好挺的奶子啊。」

青魚在旁邊笑著說:「那你還不摸一摸?我都忍不住了。」說著低頭居然就去舔姐姐的奶頭,風天烈也興奮的在紅魚的乳房上揉捏。兩個人的動作刺激的林紅魚嬌喘連連,憋了一天的慾火沒有得到宣洩,剛才為了捉姦在門口看了好久才進來,小騷屄早就春潮翻湧了,此時更是淫水長流了。她喘息著:「死妹妹,你好壞啊,勾引我老公,還來欺負我,你真是個小騷貨。」

「還說我騷呢,呢自己都騷淫水長流了,還裝什麼清高啊!」說著在她胯下摸了一把,果然手掌都濕淋淋的了。紅魚此時慾火中燒爬起來淫笑道:「我是對自己老公騷,怕什麼,老公我要,你閉關那麼久,人家的小騷穴都癢死了。」說著她伸手抓住風天烈的肉棍,抵下頭把龜頭含進嘴裡。風天烈覺得她的小嘴很用力的吸著雞巴,剛才在林青魚身上尚未發洩完大慾火又被挑起來了。風天烈雙手扶住紅魚的頭,肉棍象插穴一樣在她的小嘴裡猛抽。

林青魚看著自己的姐姐和風天烈,倆人的表演竟如此地瘋狂,眼前的景象讓她口乾舌躁,心裡蠢蠢欲動了,還未滿足的慾火更加強烈,林青魚忍不住向風天烈的身體靠過來,躺倒在風天烈的身邊。

風天烈伸手把林青魚抓過來,讓她騎在自己的頭上,風天烈的舌頭開始鑽探起她的水汪汪的嫩穴。經歷這樣美妙時刻的她,很快就渾身痠軟,不能自持了紅魚見妹妹頂不住了笑罵道:「小騷貨,這麼快久不行了?」她站起身來,手抓著風天烈的大雞巴對著自己春潮氾濫的浪穴慢慢蹲下去。風天烈的雞巴就像一根火熱的鐵棒一樣插進她的陰道里,一連串的美妙感覺從陰道里傳了上來。紅魚一面上下起落著身體,伸出手扶著妹妹說:「浪蹄子,美嗎?」

林青魚滿面紅潮地點著頭,她身子一歪,趴到了姐姐的懷裡。紅魚緊抱著妹妹倆人胸前碩大的乳房擠壓在一起。看著妹妹微張著小嘴喘息著,她忍不住把自己的雙唇緊貼在了妹妹的小嘴上。

風天烈仰面倒在被子上,任她們姐妹二人在身上肆虐。紅魚和青魚輪番交換著位置,幾個人沒了任何羞恥感,只有瘋狂的肉約帶來的快樂。姐妹倆淫蕩地浪叫聲毫不掩飾得飛出了臥室,傳出很遠很遠。

竭力伸舌舔著她們陰道的風天烈感到嘴都麻木了,他翻過身說:「現在該看我的了,你們倆擺好了,讓我狠狠地操你們一回。」

林青魚和姐姐並排仰在那兒,倆人的大腿高高抬起來,把自己濕潤的嫩穴完全暴露在風天烈眼前。當風天烈的雞巴猛然插進紅魚的浪穴時。她叫了一聲:「啊好兇猛啊,好老公,唔…唔…唔…好…好痛快…快…啊…唔…唔…好痛快…啊…快…樂死了…嗯…唷…唷…哼…喂…對…對…大雞巴操重一點…吧…好舒服…啊…操死我吧,啊…唔…唔…好…好痛快,小穴被操開花了…好哥哥…太舒服…啦…唔…唔…唷…這…樣…插得…好深…唷…大雞巴哥哥…你…插得…好深…好緊…啊…你…你…舒服…嗎…嗯…嗯…唔…唔…小屄太美了…太美了…啊…啊…好,小屄爽死了…用力啊…啊…啊…操爛我的騷屄…唔…唔…好…好痛快…」

聽了紅魚風騷露骨的話,沒了顧忌的風天烈揮動他的肉棍同她們姐妹奮勇鏖戰,只插得紅魚淫叫連聲,媚態百出。林青魚更是被他操的接連昏過去好幾回。經過幾次狂風暴雨之後,風天烈的雞巴頂著紅魚的子宮口,向裡面澆灌了大量火熱的陽精。把紅魚美的魂飛天外。然後風天烈有把雞巴插進林青魚的陰道里,給她最後的一擊,讓她享受到了女人最美好的快樂。

風天烈疲憊的躺了下來,紅魚和林青魚一左一右躺在他身邊。二女嫩白修長的大腿放在風天烈的身上,兩條玉臂也摟在風天烈的身上。風天烈的雙手仍愛戀的放在了二女嫩滑的陰戶上。

風天烈閉關許久沒有玩過操穴遊戲,今天居然連風騷的小姨子都上了,心裡十分爽,這一夜把兩個騷貨操的欲仙欲死、高潮迭起,不知洩了多少回,第二天早晨還又分別操了一次才精神煥發的洗澡去見幫中下屬。

就在這時林紅魚林青魚姐妹兩來到大廳,一看之下還以為是風天烈在懲罰風致,不由大驚,二人大喊著:「不要啊!」

風天烈哈哈大學著收功,風致頭頂的壓力猛然消失,內勁無法自控,只見他雙拳上舉將勁力轉移,然後身體向後翻躍在空中雙拳對擊,兩股藍色鬥氣相撞在一起發出砰的一聲巨響,等他落地時藍色鬥氣已經慢慢散回體內,在勁力末尾竟然有隱隱的紅鬥氣!

風天烈高興的拍著他的肩膀:「好孩子,真是奇才,將來的成就一定超過我了,不錯,不錯,我看你晉陞紅鬥氣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了!等你大哥回來就一起練習鳳烈決,哈哈哈,有此佳兒何愁霸業不成?哈哈」林氏兩姐妹才放心。

而一旁的水清影含情脈脈的看著兩父子,高佔則又是羨慕又是妒忌,自己6歲開始隨著風天烈學武,二十四年也不過是藍色鬥氣,想要突破卻很難,沒想道十七歲的風致就已經達到了藍鬥氣,而且晉陞的趨勢很明顯,看來用不了多久就會超越自己了!而且師父要傳授鳳烈決卻沒有提自己的名字,顯然是不準備教自己了,越想越氣,臉色變得很難看。水清影看著他陰沉的臉色不由有些害怕,但他很快恢復了正常,笑著恭喜師弟,並向風天烈匯報幫中大小事務,水清影看到他的手在袖子裡顫抖,知道那不是害怕而是強烈的怒氣和妒忌,而他的臉色卻那麼平靜安詳,更讓她害怕,經過昨晚一夜的抵死纏綿她以為瞭解了師兄,誰知道他的城府這麼深!讓她覺得有些擔心,但又說不上來擔心什麼。

第二天風雷帶著妻子丁嫚,妹妹風鈴、風雪一起回來,這次出去不單是為外公祝壽,而且圓滿完成了天雷幫進軍江南的計劃,已經在杭州初步設立了分舵,這幾年天雷幫雖然名震江湖但勢力範圍一隻集中在長江以北,在北方是天下第一,在南方並沒有他們的生意。這次風雷去江南為外公祝壽,因為外公是江南四大世家花氏的主人,岳父是丁氏的主人,在兩大世家的支持下,加上外公、舅舅、岳父的斡旋下,和江南四大世家丁氏、南宮、金氏、花氏,三大幫會鹽幫、飛龍會、十二連環鎢達成合作協議,正式進軍南方。風天烈對風雷此次行動很滿意,決定讓他去主持南方事務,並正式宣佈他為天雷幫繼承人,還要將天烈決傳授給風雷風致兩兄弟,打破以前只有幫主才能練習天烈決的規定,但是沒有傳授給高佔,這讓這個大師兄很難堪,心中暗懷怨氣。

(六)

風雷在她臉上親了一下:「好了,我陪師兄師弟在喝幾杯,你先睡。」

丁嫚一手摟著他的脖子,一手卻摸向他的下體:「不嘛,我一個人睡不著,你要不去,我可真要當場表演了。」

風雷知道這個老婆美麗性感、風騷淫蕩,在酒精的作用下恐怕真會來個當場表演。只好歉意的對師兄師弟說:「不好意思,小嫚喝多了,咱們明天在好好喝幾杯。」說完摟著風騷已極的老婆向自己臥室走去,丁嫚已經把手插進了老公的褲襠:「哇,老公,好大。好硬啊,你今天怎麼這麼興奮?」說著還悄悄向風致拋了個媚眼。

風雷將她抱起來:「還不都是因為你這騷貨。」兩人嘻笑著回到偏院的臥室。丁嫚這麼一鬧,又聽著風天烈房中傳來的做愛淫聲,幾個人都有些尷尬,風鈴紅著臉站起來:「師兄師弟,我有些累了,先去休息了。你們慢用。」說著拉著還不想走的風雪回去了,剩下的三個人也各自散去。

風致怎麼也睡不著,悄悄來到師姐門口剛想進去卻聽到裡面傳來水清影的陣陣淫聲,捅破窗紙卻看到水清影手扶著桌子,將雪白的屁股高高翹起,而師兄高佔則站在她背後正用大雞巴狠狠操著她的騷屄,顯然她的淫水很多,雞巴的抽插發出咕唧咕唧的響聲,水清影緊閉著眼睛口中咬著自己的肚兜,不敢叫出聲音來,臉上卻是一幅順暢滿足的騷樣兒。他看了一會兒感覺更加難受,雞巴脹的發疼。卻也只好離開,雖然對姐姐風鈴,妹妹風雪也充滿了慾望,但是一個是文靜、冷傲的小寡婦;一個是天真可愛的小處女,讓他無從下手。只好回去。但心裡還有些不甘心,剛才嫂嫂用手套弄雞巴的感覺好爽,看嫂子的風騷模樣估計是大大有戲了,先看看也不為過嘛!

他悄悄來到大哥居住地院子,已經聽到嫂嫂放浪地叫床聲,卻看到窗前伏著一個人在偷看,看那曼妙地背影,紅色地裙子正是小師妹風雪,看來這個小妮子真是思春了,居然跑來偷看兄嫂做愛。

在他的愛撫下風雪已經嬌喘吁吁了,全身好像觸電一般顫抖起來,身體軟綿綿地,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全身泛起一陣陣趐麻。風致把嘴蓋上風雪微微張開喘氣的小嘴兒,用力地吸吮挑逗,她的性慾已經高漲不已,產生強烈的愉悅感覺。當風致把她的手牽到自己雞巴上的時候,她就毫不羞澀的隔著褲子用力揉捏套弄,口中喘著粗氣,用舌頭舔著他的臉:「哥哥,我受不了了…啊…嗯…啊…唔…我要…啊…」

風致笑著在她耳邊說:「好妹妹,你要什麼?」

風雪騷騷的說:「要這個。要你的大雞巴狠狠操我!」風致在摸她的時候就發現她不是處女,沒想到竟然說出這麼騷的話,幾乎要在這裡操她了,他強忍著慾火,將風雪抱起來,在看看屋子裡兩人已經換了姿勢,嫂子躺在床上,風雷將她的雙腿架在肩膀上玩命般的操著她的騷屄,看著他們的樣子風雪更加騷浪,將手插進風致的褲子裡摸著他的大雞巴低聲說:「我要你像大哥操嫂子那樣狠狠操我。」風致一聽哪裡還能忍耐,抱著風雪回到自己的房間。

一進門兩個飢渴已久的人就發瘋似的脫光了衣服,風雪飢渴的跪在床上將風致的雞巴含在口中吮吸,舔舐,還用手摸著他的陰囊、屁股。不時的抬頭騷媚的看著他,口中發出哼哼唧唧的呻吟。風致的雙手就在她嬌嫩的身體上四處愛撫,等摸到她的小蜜穴時發現她的淫水更多了,手指搗了幾下,風雪就難耐的扭轉動雪臀,他把手指抽出來,拉出一條銀色的細細長線,真看不出這個妹妹竟然是玩過的幾個女人中最騷,淫水最多的一個。這麼小年紀就這麼浪,那要是到了林紅魚的的年紀還不知道要給老公帶多少頂綠帽子!風致胡亂想著,手上一直沒有停止的刺激著她的蜜穴。而此時他的性慾也到了無法控制的地步。

風致抱起風雪搖擺的胴體,只見她濃密茂盛的陰毛底下,兩片陰唇正自微微分合著,當中又滴滴著淫水,風致伸手往她陰唇入口一勾。「呵…呵呵呵…我…我…不要…哥哥…你…你…饒了我…那…快要…哥…請你…來…不…不要再逗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