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女共侍一夫

於是雙手在她那雙下垂幌蕩不停的乳頭上,運用指上功夫,輕揉慢搓,捏弄起來,同時大雞巴不停的猛搗。

蔡太太的性欲此時已達沸點,陰壁的肌肉開始猛吸猛吮的夾著他的大龜頭,宏偉也緊摟著她的肥臀,拼命抽插!儘量地頂著她的穴心,用大龜頭去研磨它那軟肉。

蔡太太被他研磨著那穴心的軟肉,全身不停的打著冷顫,那種銷魂蝕骨、欲仙欲死、酥麻酸癢的滋味,舒服得她是丟了又丟,泄了又泄,整個人差一點都要昏迷休克過去了,但是口中尚迷迷糊糊的哼道:「哎呀……喂……泄……泄死我了……」

宏偉再也無法控制啦!猛的一陣最後衝刺,一股濃熱滾燙的精液飛射而出,全部噴射到蔡太太的子宮裡去啦!

「啊……小心肝……射得姐姐真美死了……舒服死了……」

二人手兒相擁著,臉頰相貼著,腿兒相纏著,緊閉雙目,靜靜的享受著,那高潮後尚激蕩在軀體內的餘情韻味,真是只羨鴛鴦不羨仙,男歡女愛最為樂矣!

當天晚上的半夜二人醒轉過來,又盡情纏綿的享受性愛的甜蜜樂趣,一次結束,休息一陣後又接一次的交歡做愛,直到渾身發軟,四肢癱瘓乏力為止,才疲倦己極的睡了過去。

*** *** ***

這一覺只睡到第二天中午十一點多,才被門鈴聲將他二人嘈醒過來,宏偉急忙起身將門打開。

陸太太進到房間,蔡太太全身一絲不掛的躺在床上,她走到床邊一看,雙乳又大又挺,再往下看,粉白平滑的小腹之下,烏黑一片,「哇塞!」陸太太也吃了一驚,真看不出來表姐都四十出頭的人了,又生了兩個孩子,身材保養得如此窈窕、肌膚還如此的滑潤,她更沒想到表姐的陰毛竟是如此的濃密,烏黑粗長,自己的陰毛已經不算少了,跟她一比真是小巫見大巫。不用說,表姐一定是風騷淫蕩死人了,看她的樣子昨晚一定是大戰通宵了,陸太太正在引頸細看,床上的美人兒張開一雙媚眼,和陸太太的眼光一相觸,粉臉羞紅的叫聲:「表妹!」

「表姐,恭禧妳啦!」

蔡太太感到一陣的害臊和羞怯,急忙拉了一條毛毯來蓋在嬌軀上:「謝謝表妹啦!」

「怎麼樣!表姐!宏偉侍候得妳還滿意嗎?」

「嗯!滿意極了,表妹的眼力真不差,找到這樣棒的美男子,他真是男人中的男人,物大技好,能征慣戰,做愛的高手,表姐差一點都快要被他肏死了。」

「那妳們昨晚玩了幾次呢?」

「一共玩了五次,他實在太厲害了!我的小穴到現還隱隱作痛哩!」

「表姐!妳也真是太貪啦!不要命啦!」

「一來我實在是饑渴得太久了,二來宏偉也實在是太可愛了,使我不得不陶醉在那份舒暢、滿足,神奇、奧秘及美妙幸福而猗旎的美境中,流連忘返不得自拔了。」

「嗯!看情形表姐妳也是死心塌地的迷戀上他啦!那麼我們進行的計畫怎樣呢?不然他娶了別的女孩做老婆,我們的希望就泡湯了。」

「當然照計畫而行呵!可是表妹是知道表姐家的環境的。」

「那沒關係,一切的費用包在我和胡太太的身上,只要娶了妳的女兒秀貞,他就掌握在我們的手中,以後妳我二人以岳母及表姨母的身份,可以光明正大的出入他家,既不怕妳我的丈夫起疑心,也不怕別人說閒話,真是一舉數得。」

蔡太太本身也是戀姦情熱,食髓知味,既能得一佳婿又兼情夫,更能在精神和肉體上滿足自己的需要,何樂而不為呢?

二人商議妥當後,再對宏偉一談,他當然是滿口答應。

三人在陸太太家午飯後,再返回宏偉的住處午睡,宏偉少不得也要安慰陸太太一番,三人一直纏綿到晚上才依依不捨的分手。

蔡太太回家後就著手進行安排,先說服女兒秀貞,言及表姨媽意欲介紹一位大學畢業英俊健壯,而又有房產及蓄儲的青年和她做朋友,若是情投意合的話,再談婚嫁。

於是約定星期日中午十二時在**餐廳相會。

秀貞由父母陪同而去,宏偉由陸太太陪同而來,特備一桌上好的酒菜,五人暢談聚飲甚歡!秀貞已被宏偉那英俊不凡、神彩飛揚、身高體健、風度翩翩的俏模樣以及風趣不俗的談吐,迷得是神魂顛倒,牽繫心懷,常言道「姐兒愛俏」!

無論是那一個國家的女性,不論老少絕大多數,都是喜愛英俊瀟灑,風度翩翩的男土。蔡秀貞有豈能例外呢?

宏偉自然也驚于蔡秀貞的豔麗,她的肌膚雪白,三圍夠標準,身高一百七十公分左右,修長纖秀、曲線玲瓏,窈窕、婀娜多姿、麗質天生,豐滿成熟、美豔動人更勝其毋,看她一切言談舉止,尚帶著處女之羞態,暗想若娶其女,以後母女一同侍寢,一箭雙鵬,飽嘗這母女二人的風味,真是人生一大樂事矣!

二人經過一段交往後,憑著宏偉對付女人的手睕,來對付一個天真無邪的少女是太容易了,投其所好,用體貼,讚美、贈物等等的戰術,在男有心妾有意之下,更何況秀貞尚是個不太諳懂世故的少女,又有其母在旁推波助浪的遊說,兩人的情感如風助火勢般的,熊熊地燃燒熱熾沸騰起來,征得秀貞父親同意,擇期完成了結婚大典。

洞房花燭之夜,二人均喜在心頭,宏偉伸手摟著秀貞的柳腰,「好妹妹!今天是我倆新婚大喜之夜,快莫辜負了這今夜良宵,來讓哥哥替妳脫衣服肥!」

秀貞羞答答的掙開他的懷抱道:「難為情死了。」

「我們是夫妻,有什麼難為情的,秀貞!來吧!我的好太太。」

「不許叫!羞死人了。」她一手掩著臉,紅霞滿面。

那種處女的嬌羞俏模樣,宏偉還是第一次欣賞到,真是好看迷人極了,心神不禁飄蕩起來,笑嘻嘻的拉下她纖纖玉手,親吻著她的面頰,說道:「妳不許我叫,我偏偏要叫,我的好太太、親太太、心肝寶貝的親太太。」

「啊!你真壞死了,叫得那麼肉麻,難聽死了。」

宏偉冷不防的把秀貞抱在懷裡,親吻著她的紅唇,叫她把舌頭伸進自己的嘴心,告訴她這樣吻起來才有趣味,秀貞羞紅著臉,依照他的話把丁香舌尖,伸入他的口中,被他一吸一吮得渾身顫抖,使這位初享親吻滋味的少女,心中就像小鹿般的跳個不停,也不知所措地任他擺佈。

他的另一隻手則在她的全身上下游走地撫摸著,秀貞是嬌羞得抬不起頭來!

經過一陣撫摸後,他索性開始解脫她的衣服,一直脫到她精光為止。雪白細嫩,柔潤凝脂股的胴體呈現眼前。「哇塞!」處女的胴體就是和婦人不同,胡、陸兩位太太和她的媽媽蔡太太都比她遜色多了,無論她們再如何的懂得保養,畢竟歲月不饒人!身材曲線以及肌膚,總會遜色不少。

她那對高隆的乳房雖然沒有她媽媽那麼肥大,但卻是尖挺高翹,尤其是那兩粒鮮紅如櫻桃般的乳頭,向上高翹的挺立在那豔紅的乳暈上面,真是豔麗奪目,腰細臀圓,粉腿修長,嫩柔細膩、光滑凝脂的肌膚,白中透紅,小腹光澤平坦白淨,陰阜隆起似個小山丘,兩片肥肥厚厚呈粉紅色的大陰唇,長滿了濃密烏黑細長的陰毛,從陰阜一直延生到兩片大陰唇上,中間夾著一個尚未被人開墾過的處女聖地。雖然秀貞全身每個性感部份己經成熟了,但是仍未脫掉稚氣的形駭。

宏偉自己也脫光了衣物,那條粗長碩大,已經青筋暴露高高翹起火辣辣的大陽具,秀貞一看,駭怕得張口結舌,心中想到,這麼粗長硬大的硬傢伙,塞進自己那麼小的小穴裡去,怎么吃得消,受得了啊!不被它給撐死了、脹破了才怪!

宏偉將她摟在懷中,一面親吻著她的櫻唇,一面用手指去撥弄她的肉縫、陰核。秀貞是生平第一次被男性如此親密的撫吻自己的胴體,感到陣陣麻酥酥、癢酸酸的,渾身一陣顫抖,一種異樣的快感,使她美眸生輝,小穴裡流出濕濡濡的淫水來,她的性敏感度更勝其母,口裡夢囈般的叫道:「哥哥!癢死了!」

宏偉看得心裡無比的興奮,自己己玩過三個女人,一個比一個美豔,一個比一個騷浪,秀貞這個尚未經人道的小妞,現在就已經騷浪透骨,將來一定會是個騷媚透頂的淫婦。

宏偉經過一陣調弄後,迅速的低下頭來,撥開她的粉腿把嘴吻在她那紅紅的肉縫上,用舌頭舐著她的陰唇,並不時用嘴唇吮著那兩片紅咚咚,滑嫩嫩的兩片小陰唇,再用牙齒輕輕咬著她的陰核,來回反復不停的又舔、又吸、又吮、又咬著她那美豔迷人、敏感度更勝其母的小仙洞。

秀貞被他舔吮吸咬得又是另一種異樣的快感,傳遍全身,使她飄飄欲仙,淫水大量的從小穴裡洶湧而出,宏偉則大口大口的全部吞食下肚。

「啊!親哥哥……我受不了啦……好癢啊……」

宏偉知道她已經騷癢得難以忍受了,於是翻身上馬,分開她兩條粉腿,露出那紅通通的春洞,手握著粗長的大陽具,對準她的小穴洞口,用力一挺,只聽到秀貞慘叫一聲:「哎呀!痛死我了……」她的小穴己被宏偉硬塞進去一個大龜頭了,那一種有被撕裂的疼痛感,驅使秀貞忙用雙手去推抵他的小腹,不讓他再挺動,口裡叫道:「不要再動了……痛死了……」

「親妹妹!妳先忍耐一下,等一會就不痛了。」

「哥!妹妹還是第一次……現在裡面好痛……我……不要了……你的東西那麼大……我怕死了……」

「親妹妹!別怕!處女開苞是會有一點痛的,如果第一次不搞到底,以後再弄時,還是會痛的。」

「那麼!哥……你要輕點……別太魯莽……要憐惜妹妹嘛!」

「我知道!親妹妹,長痛不如短痛!妳再忍耐一下吧!」

宏偉說罷把她雙手拉開,狠狠用力一挺,「哎呀!」的慘叫聲中粗長碩大的陽具已齊根塞進秀貞那緊小的桃源春洞去了。

秀貞只覺得穴心被堵塞得疼痛,好象利刃在穿刺一般,自然而然的想用手再去抵擋,當玉手一摸觸到兩人的性器交接處,摸得一手濕熱的液體,忙縮手放在眼前一看,滿手都是紅紅的血,大騖失色的道:「哥!我被你搞得流血了……怎麼辦……」

「傻Y頭!這是妳的處女膜破了,所流出來的處女之血,從現在起妳再不是小女孩而是婦人啦!以後就只有舒服痛快,再也沒有痛苦了。」

宏偉開始輕抽慢插,秀貞還是痛得死去活來,嬌喘吁吁,香汗淋淋的猛叫狂號:「哎呀!親哥哥……你的大雞巴……要把我……我的小穴肏破了……啊……啊……好痛哇……我實在受不了……啦……」

宏偉真是高興極了,處女開苞真是有趣,尤其那緊窄的小肉穴,把大雞巴夾得緊緊的好舒服,好過癮。秀貞那痛苦的表情,也是他第一次看到,真想不到,原來和處女做愛,煞是好玩又有趣。

「親妹妹!還痛嗎?」

「好一點了……哥……你輕一點……我的子宮受不了……」

宏偉以一種戰勝者的姿態,閒情逸致的欣賞著她的細皮白肉,玩弄著她那兩顆肥尖挺翹的乳房,以及兩粒豔紅如櫻桃似的乳頭,漸漸加快了下麵的抽插,秀貞的痛苦表情,慢慢的在改變著,變成了一種快感、舒暢、愜意、騷浪的表情出來。

她小穴裡子宮深處,每次被大龜頭一碰,就使她有一陣慉痙的快感,傳到四肢百骸而顫抖一陣,穴心裡就流出一股浪水來。

「親哥哥!妹妹現在不痛了……我開始感到痛快了。」

「怎么樣!親妹妹!哥哥沒有騙妳吧!」

「嗯……嗯……」秀貞嗯嗯聲的輕哼著,肥白的屁股也情不自禁的扭擺起來了。

宏偉見她那副騷媚淫浪的表情,知道她已經開始嘗到男女性愛的樂趣和甜頭了,更用力的快攻猛打,大龜頭猛地搗著她的穴心,直搗得秀貞是欲仙欲死,猛扭肥臀去迎合,眸射春情,騷聲浪叫:「親哥!哎唷喂……你要搗死我了……我好舒服……好痛快……妹妹又……又泄了……啊……小穴好美哦……」

諸位請看:那滿室的春情──以及在捨死忘生大戰的兩條肉蟲,正在拼個你死我活,只殺得天翻地覆,人仰馬翻。此戲實在使人百玩而不厭……

諸位請聽:那滿室的春聲──彈簧床被壓得「吱吱」的叫聲、大雞巴抽插小穴所發出的「噗滋噗滋」的淫水聲、騷浪的叫床聲、和那氣喘咻咻的呻吟聲,交織成一曲香豔誘人愛的樂章,不朽的交響曲,此曲亦會使人百聽而不厭矣!

「啊……啊……親丈夫……哎唷……你的大雞巴肏得……妹妹……的小穴快要升天了……妹妹真的不行了……啊……親哥……求求你……饒了我吧……你再肏下去……妹妹會……會死啦……狠心的……親哥哥……啊……你……你饒了我吧……」

「啊……我的好妹妹……親太太……屁股搖快一點……抱緊我……妳那又熱又燙的浪水……燙得我的雞巴頭好舒服喔……哥哥……快要射精了……把我抱緊點……親妹妹……」

宏偉已快要達到高潮,雙手緊緊揉捏她的乳頭,屁股拼命的狠抽猛插,一輪快攻之下,龜頭一陣穌癢,背脊一陣酸麻,一股滾燙的濃精飛射而出,全部噴射到秀貞的小穴子宮裡面。

「啊!好燙啊……好美……好舒服……」

秀貞生平第一次初嘗那滾燙的濃精射入小穴的滋味,才知道男女交歡原來是這么美妙,這么神奇,而又是這么舒服!不由得使她甜在心裡,笑在臉上。

*** *** ***

宏偉和秀貞度過了甜美的新婚蜜月,轉眼不覺已經快一個月了、在這近一個月的中間,可苦了其岳母蔡太太!還有胡、陸兩位太太啦!眼看心愛的人兒,每天抱著新婚的嬌妻,卿卿我我恩愛纏綿,芳心是又羡慕,又嫉妒,小肥穴已經空虛了將近一個月,那股騷癢空洞的難受勁,真是搔又搔不著、抓又抓不掉!說有多難受就有多難受,好希望宏偉快些來給她們搔一搔身上的痕癢為快。

 蔡太太和陸太太二人名正言順的以岳母及表姨媽的身份出入宏偉的家中、其

岳母則毫無畏怯地正大光明的留宿其家。

今夜秀真熟睡後、宏偉輕手躡腳的潛進客房,其岳母早已赤身裸體的躺在床上等候了,一見心愛的人兒到來,急忙把他緊緊摟抱在懷,又親又吻又摸又捏的一陣纏綿。

「小寶貝……這二十多天可想死姐姐了,小心肝!你想我嗎?」

「親姐姐!我怎么不想呢?真想死我了。」

「算了吧!你現在娶了我那位美麗嬌豔的女兒,還會想我這個老太婆嗎?我才不信呢?」

「真的!親姐姐……啊!不!我現在要叫妳是媽媽了,親媽媽!我真的好想妳、妳要是不相信,我發誓給妳聽。」

「小心肝!不准你發誓,姐姐相信你就是了,以後除了在別人的面前叫我媽媽,只有我倆在一起歡愛的時候,還是叫姐姐,我好喜歡聽妳叫我姐姐,尤其是這個時候聽起來使我有一種異樣的美感和情調呢!」

「是!遵命!我的美玲姐!親姐姐!肉姐姐!」

「好了!什么肉姐姐的,叫得肉麻死了,來!小寶貝!快來替姐姐解解饑,止止渴吧!姐姐已經快要一個月不知親弟弟大肉棒的滋味了。」

「好可憐的親姐姐!待弟弟好好的讓妳吃個痛快!把妳喂得飽飽的好嗎?」

「嗯!那就快一點嘛……」

於是二人掀起了一場生死大戰的序幕了。

秀貞一睡醒來,不見宏偉睡在床上,以為他上廁所去了,自己也感到需要上廁所小便,來到浴室內也不見宏偉的人影,甚感奇怪,半夜三更他跑到那裡去了呢!便溺完後返回房中經過客房,聽到裡面傳出陣陣的騷浪淫笑聲音,並夾雜著一種好耳熟的男女哼叫聲,心中起了一陣狐疑,難道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母親在偷情,作出嶽婿亂倫的事來嗎?急忙貼耳靠在房門上仔細一瞥,果然一點不假,用手輕輕試推房門,誰知房門未上鎖應手開了一縫,秀貞用眼一瞧,看得清清楚楚,裡面的一舉一動,都看得一目了然。

只見自己的媽媽赤條條光著一身的雪白肉體躺上床上,翹起渾圓的大腿架在自己丈夫的雙肩上,丈夫則壓在她的胴體上,兇狠的用那條大肉棒猛肏著她媽媽的小肥穴,紅紅的洞外濃黑粗長的陰毛,濕淋淋、水晶晶杓淫水,流個不停,隨著大陽具的抽插,她媽媽的肥厚陰唇,也隨著翻出翻進,淫水發出「呱滋呱滋」之聲。

再看她媽媽的臉上表情是騷、媚、淫、蕩,全集中於粉瞼上。還有那股舒服暢美的勁兒,由她那顫抖慉痙的嬌軀上都表達出來了。

秀貞看得楞了半天,暗自思忖著:媽媽真是色迷心竅,父親難道不能滿足她嗎?為什麼要和自己的女婿通姦呢?這豈不是有違人倫之道,作出亂倫的苟且之事,簡直是家醜!若讓別人知道了是多么恥辱的一件事啊!本想沖進房中,同他二人理論,但是一個是自己的親生母親,一個又是自己心愛的丈夫;若是告訴父親嘛,一來爸爸一向是怕媽媽,二來可能會引起父母不合,若是鬧將起來,連帶宏偉要吃上妨害家庭的官司,三來二人非鬧得離婚不可,這豈不弄個得不償失、三敗俱傷呢?!

想罷之後,也就心平氣靜的欣賞他二人顛鸞倒鳳、翻雲覆雨的盤腸大戰!只看得她真是驚心動魄,歎為觀止,情不自禁的芳心也蕩漾起來,小穴裡也淫水潺潺而流,酸麻穌癢之感一股腦的聚集全身──這活生生的舂宮場面,還是生平第一次看到,怎不叫她又驚又喜,臉紅心跳,欲火如焚呢?只得用自己的手指去抽插小穴來止癢了。

床上的兩個人兒,經過了近一小時鑒戰後,才雙雙痛快淋漓而舒服滿足的嗚金收兵,一看房門的地上,秀貞躺在那裡手淫自慰!蔡太太急忙下床走過去扶起了她,滿臉帶笑的說道:「我的乖女兒!妳怎么躺在地上手淫起來了,快到床上去讓宏偉安慰安慰妳吧!」

「媽媽!妳還說呢?妳怎麼可以搶女兒的丈夫嘛!和他做出這樣羞人的事來嘛!你叫我以後怎麼辦嘛?」

「我的寶貝乖女兒,妳那裡知道呢!妳的爸爸早已性無能了,媽媽才剛剛四十出頭的人,心理及生理都需要安慰和滿足,妳爸爸無法使我得到滿足,我只好去尋求自己的需要,宏偉本來是妳表姨媽的情夫,才介紹給我的,因為媽媽與妳的表姨媽太愛他了,怕他以後娶了別的女孩做太太,把我和妳的表姨媽甩掉,所以才把妳嫁給他、以便能抓牢他的心和人。現在媽媽把一切都和妳講明瞭,我有幾個條件提出來,妳就看著辦吧!

第一條:妳若願意和媽媽與表姨媽共同享受宏偉的一切,那就萬事OK、皆大歡喜,只要瞞著妳的爸爸和表姨夫就行了;第二條:就算是妳將我們的事去告訴妳的爸爸,我也不怕,最多是吃上妨害家庭的罪,關幾個月出獄後和你爸爸離婚,我也在所不惜;第三條:妳就是不答應,宏偉將來得不到你表姨媽和另一位胡太太的資助,它就無法創業,若靠他工作賺來的薪水過日子,是無法享受到好的生活,就像媽媽一樣,受了一輩子的窮困;第四條:媽媽和表姨媽也不會天天霸佔著宏偉,最多也不過是在吃不飽的時候,替我們充充饑,打個野食而已,他總歸在名份上還是妳的丈夫,對不對?

秀貞,妳是個聰明絕頂的人,妳仔細的想想媽媽的話再答覆我好了。」

秀貞終於被她媽媽在軟硬兼施之下說服了,也只好答應照她的話去做。

*** *** ***

哈哈~~妙哉!奇哉!真所謂天下之大,無奇不有!

媽媽、姨媽、女兒,三人共侍一夫,並定下於此空前絕後的怪條件,說來說去別無其它,君若有條真本領,硬功夫的大肉棒,相信你一定能在脂粉叢中,吃香的喝辣的,而人財兩得、享盡人間無窮之豔福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