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女共侍一夫

胡太太的媚眼飄了我一下,嬌羞地輕輕的點了一下頭,「嗯」了一聲算是答覆。

宏偉又附耳問道:「美人兒,是去開房間呢?還是到我租住的公寓。」

她嬌羞的輕輕細語道:「不要去開房間,我怕被熟人或是我丈夫的朋友看見了。就到你住的公寓去吧!比較安全些。」

在郎有心、妾有意之下,於是二人便坐上計程車,直駛到宏偉租住的公寓而去。

*** *** ***

進到公寓宏偉鎖好大門後,剛剛返身時,胡太太急忙伸開她兩條渾圓粉手臂一把緊緊摟住宏偉,火辣辣的吻著他的嘴唇,把條香舌伸入他的口中,二人是又吸又吮又攪的不停親吻著,而胡太太把她那豐腴的胴體,肥大飽滿的一雙乳房、緊貼在宏偉健壯的胸膛上,不停的揉擦著,下體的三角地段,也一挺一挺的在磨擦宏偉的大雞巴,嘴裡「嗯、嗯」的呻吟著。

林宏偉還真想不到,一個女人在她的情欲衝動時,竟然是如此的兇猛狂野,好象要噬人而食的野獸一樣,真印證了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二人經過一陣數分鐘火辣辣熱吻之後,才把嘴唇分開。

「呼!」林宏偉喘了一口大氣而道:「胡太太!妳真瘋狂真熱情,這一陣長吻,差點都讓妳把我快悶死了。」

「宏偉!我親愛的小寶貝!你不知道我愛你都愛得快發狂了,總算今晚能讓我如願以償了,當然要好好的吻你一頓,以解我對你的思念之苦。小寶貝!當我第一眼看到你時,不但使我心跳氣促,連我那個小穴都癢得流出淫水啦!你可知你那男性的魅力有多大啊!真不知道你迷死過多少女人呢?心肝寶貝!我要是年輕二十歲的話,一定非你不嫁,可惜我現在快老了,再怎麼樣愛你,也無濟於事了。」

林宏偉將她抱了起來進入房間,二人坐在床邊說道:「胡太太!不瞞妳說,我因為和別人的環境不同,半工半讀,在那艱辛困苦中一心一意的求學和做工,不但沒有時間而且也沒有閒錢去交女朋友!今晚還是我活到二十六歲,第一次和女人如此的親密在擁抱親吻呢?」

「哇!這樣說起來,你還是處男啦!」

「是不是我也搞不清楚,一來我沒有交過女朋友,那裡能讓我享受到性愛的滋味呢?二來風塵中的女人,不但沒有感情,也毫無樂趣可言,萬一得了性病,那才害死人呢!還會遺害子孫,可是我是個年輕力壯的少年人,生理上的需要是在所難免的,所以有時候實在忍受不了時,只好用手淫來自慰,胡太太妳說我是否還是處男呢?」

「我的小乖乖,你當然還是處男嘛!聽你講得我心裡都酸痛,你吃了這麼多的苦頭,以後讓我來好好照顧你,安慰你吧!」

「胡太太!為什麼剛才在餐廳裡,我要賣個關子,不願意說出和妳共聚在一起時有種說不出來的親切感呢?」

「那是什麼原因呢?小寶貝!現在只有我們兩個人在一起,快點說出來嘛!我的小乖乖。」

「說真格的,我第一天到妳家來應徵時,就被妳那美豔的容貌、雪白滑嫩的肌膚、豐滿成熟的胴體以及徐娘半老的風韻,真是太美豔迷人,秀色可餐,迷得我神魂顛倒。尤其是妳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微微上翹而稍厚又性感的紅唇,以及一抖一動的一雙肥大豐滿的乳房,還有那個肥厚的粉臀,使我日思夜想,不知手淫了多少次,幻想著在和你做愛,希望有一天能使我投入妳的懷抱中,去尋找我那失去的母愛,以後要妳像媽媽一樣的疼愛我!呵護我!又要像妻子一樣的給我性的安慰,欲的滿足,親愛的胡太太,妳能答應我嗎?」

「我的小乖乖!我愛你都愛得快要發狂了,我也是一樣每晚也都在夢中和你在做愛,怎麼會不答應你呢?以後別再叫我胡太太了,只要是我倆人在一起的時侯,你就叫我親媽媽、或是親姐姐,要不然……我們正在做愛時嘛、你叫我親太太或是親妹妹都可以,我一定使妳能夠享受到連你親生的媽媽也無法給你的母愛和性欲上最高的性愛和滿足的享樂,我不但要把你當親生的兒子一樣疼愛,更要把你當成心愛的親丈夫小情夫一樣的看待,讓你既有母愛和妻愛的雙重享受,我的心肝小寶貝!你是媽媽的親乖肉,姐姐的小情夫,妹妹的親丈夫。」

胡太太說完後,又緊緊摟著宏偉,像雨點似的狂吻他一陣。

「親媽媽!快把衣服脫掉,兒子要吃妳的大奶奶先享受一下母愛的滋味,到底是如何的滋味,快脫嘛!」

「那你也要脫光了,讓媽媽抱著你在懷裡吃奶吧!我的乖兒子。」

二人於是快手快腳的三兩下,脫得清潔溜溜了。互相面對面的凝視一陣,只看得兩人心跳氣喘、欲火高燒起來了。

宏偉一看眼前的中年美婦那全身雪白豐腴的胴體、細嫩潔白,一對肥滿稍呈下垂的大乳房,兩粒紫紅色如葡萄一般大小的乳頭,挺立在兩圈紫紅色的大乳暈上,雪白微凸的小腹上生有數條灰褐色的花皮紋,濃密烏黑的一大片陰毛,從肚臍下三寸起一直延生而下、蓋住了那個迷人而神秘的桃源春洞,肥厚圓大的屁股及兩條粉白渾圓的大腿,緊緊夾著那肥隆多毛的陰阜,中間一條細長的肉縫,隱約可見。

林宏偉除了看過黃色錄影帶和春宮照片以外,還是第一次這樣觀看赤裸裸而豐滿成熟的中年美婦人。這樣雪白粉嫩、曲線尚稱玲瓏的胴體,刺激得大雞巴高翹硬挺的對著胡太太在搖頭晃腦,不停的挺動著。

胡太太一看林宏偉那條火辣辣、高翹硬挺的大雞巴,暗叫一聲:「哎呀!我的媽呀!」好粗好長的一條大雞巴,估計它最少有20cm左右長,5cm多粗,尤其那個紫紅發光的大龜頭,好似四、五歲的小孩拳頭那麼大,比自己的丈夫大了一倍之多,真嚇死人啦!等下要是被它插進自己小穴裡去,真不知道是何種感受和滋味呢?看得她心跳不已,小穴裡都流出騷水來了。

林宏偉上前抱起胡太太,把她仰躺的放在床上,自己則側身躺在她的身邊說道:「親媽媽!兒子要吃媽媽的大奶奶。」

胡太太一手摟抱著他,一手扶著一顆肥大的乳房,把乳頭對準他的嘴唇邊,嬌聲嗲語真好像是媽媽在喂嬰兒吃奶似的道:「乖兒子!把嘴張開,媽媽喂你吃奶奶!」

「嗯!」於是林宏偉張開了大口,一口含住那粒大乳頭又吸又吮,又舐又咬的,一手揉搓摸捏著另一顆大乳房及乳頭。

只摸捏吸吮得胡太太媚眼微閉,豔嘴微張,渾身火熱酥軟,從口鼻中發出呻吟聲,氣喘聲、淫聲浪語的叫道:「乖兒子!你吸得我……舐得我……渾身酸癢死了……哦……哦……乳頭咬……咬輕一點……乖兒子……媽媽會痛……啊……別再……再咬了嘛……你真……真要媽媽的命啦……」

宏偉不管她的叫喚,輪流不停的吸舔吮咬和用手撥弄著胡太太一雙大乳房。

「哎呀!小寶貝……咬輕一點……啊……媽媽受不了啦……我會被你……整死了……小冤家……我……我……要丟……丟精了……」

宏偉看她全身一陣抖動,低頭一看,一股白而透明的淫水,從那細長的肉縫中,流到床單上一大片。他急忙用手伸入她的胯下,胡太太則把雙腿向兩邊張得大大的。

宏偉把手指插了進去摳挖起來,不時揉捏那粒大陰核,濕濡濡、熱乎乎的淫液粘滿了一手都是,他咬著胡太太的耳朵說道:「親媽媽!妳下麵好多的浪水,真像發水災一樣。」

胡太太被宏偉這樣一說,羞得她用玉手擂打著他的胸膛,嬌聲嗲語的喊道:「壞兒子!都是你害我流得那么多,快……快把手指頭拿出來……你挖得我……難受死了……乖……乖兒子……聽媽媽的話……把……把……手指……頭……」

胡太太被挖得騷癢難擋,語不成聲的在討著饒猛叫。

宏偉把手指抽了出來,翻身跨在她的胴體上!把條硬翹的大雞巴對正在她的櫻唇上,自己的嘴則對準在她的陰戶上,分開她那兩條渾圓的粉腿,仔細的飽覽她三角地帶的風光,只見她那濃密烏黑的陰毛,長滿小腹和肥突的陰阜上,連那個桃源春洞都被蓋得只能看見一條長長的肉縫,兩片大陰唇紫紅肥厚而多毛,他用手撥開濃密的陰毛再撐開那兩片肥厚的大陰唇,發現兩片緋紅色的小陰唇,頂上面緋紅色的陰核正微微的顫抖著,忙將那粒比花生米一般大小的陰核含住,用雙唇吮、用舌頭舔、用牙齒咬,不時再將舌尖伸入她的陰戶裡面,舔刮她的陰壁上那緋紅色的嫩肉。

胡太太被他舔吮吸咬得全身酥麻酸癢,淫聲浪語的哼道:「啊!啊!親兒子……我要死了……喔……你舐得我……癢死了……咬得我酸死了……啊……我又要泄……泄身了……」

一股熱燙的淫液好似缺堤的河水,一泄而出。宏偉則一口一口的全部吞食下肚,「哇!」真棒!原來女人的淫水是腥而帶點鹹味,常聽人言女人的淫水最富營養,其中含有維他命ABCDEFG的全部,常吃能使男人增強體力,延年益壽,以後一定要多吃它一些,以資補養。於是他繼續不停的舔吮吸咬。把胡太太舔弄得淫水流了一陣又一陣。而宏偉則吞了一次又一次,只弄得胡太太不斷的叫生叫死呻吟著:「哎呀!親兒子……你真……真要了媽媽的……命啦……求求你……別再舔了……別再咬了……我受不了啦……哦……哦……泄死我了……小寶貝……乖寶貝……聽媽媽的話……饒了我吧……噢……小心肝……你舔得我難受死了……媽媽……不……不行了……」

「好吧!我就暫時饒過妳,但是妳要含舔我的大雞巴。」

「乖兒子!媽媽從來沒有含舔過大雞巴,我不會嘛!」

「不會也沒關係,就像吃冰棒一樣,含在嘴裡,用舌頭一上一下的舔!再用牙齒輕輕的咬大龜頭再舔馬眼,就行了。」

「嗯!好吧~~你真我前世的小冤家、小魔星,誰叫我愛你若狂呢!」說罷用一隻玉手握住宏偉那條粗長的大雞巴,張開小嘴,輕輕的含著紫紅發光的大龜頭。心想:哇!好大呀!他的名字叫宏偉,連這條大雞巴也真夠宏偉、碩大而雄壯,真是名符其實的物如其名「宏偉」。

大龜題塞得她的櫻唇小嘴,脹滿滿的,她就按照宏偉所教給她那一套,不時用香舌,舔著大龜頭及那馬眼,又不停的用雙唇吸吮和用牙齒輕輕咬著大龜頭的棱溝。

「啊!親媽媽……好舒服啊……再含深一點……把我整個大雞巴都……都含進去……快……用力含進去……再吐出來……」

胡太太是位舊時代的女性,嫁夫二十多年來,除了正統的男上女下性交姿式外,從來沒有和丈夫玩過這種口交的性愛遊戲,第一次偷情就選中林宏偉這位兒子的家庭老師、英俊的美男子,更巧的是他天生異稟,又是新時代新潮流的年青人!當然在性愛上,是花樣層出不窮而多采多姿的。

一聽宏偉叫她將大雞巴整個含進去,用力含進去再吐出來。於是就按照他的話含進吐出,吐出再含進而不停的吸吮舔咬著。

「對!對!好棒!親媽媽……我好舒服……真爽……別光是含進吐出的……還要用妳的舌頭……舔我的大雞巴、大龜頭和馬眼……還要輕輕的咬它……對、對了……就是這樣……啊……好美啊……」

胡太太照話而為,慢慢的已熟練起來了,進而熟能生巧的越來越棒,宏偉被舔弄得心裡麻癢,大雞巴已硬翹到最大的限度而有些脹痛,非得插入她的小肥穴裡,才能一泄為快。

於是急忙抽出大雞巴,一個大翻身,把胡太太那豐腴的胴體,壓在自己的身體下麵,分開她渾圓的兩條粉腿,手握大雞巴,對準她那緋紅色的春洞,用力一挺,就一插到底。

「噗滋!」大雞巴肏進陰戶的淫水聲,緊接著又聽她像被殺似的大叫聲──「哎呀!我的媽呀……痛死我了……快停……停一……停……」

「怎麼啦!親媽媽!」

「我……我快痛死了……你的雞巴那麼大……也不管人家受得了……還是受不了……就那麼用力的……一插到底……你還問呢……真是個狠心的兒子……把媽媽的小穴弄得痛死了……真恨死你了……」

「別恨我了,親媽媽!親姐姐!一來因為我從未玩過女人,第一次見看妳那個多毛的肥穴,心裡是又刺激又緊張,欲火迷了心才會於此的鹵莽行事。二來我以為妳已經生過兩個孩子,小肥穴一定是很寬鬆了,再加上妳己經有二十多年的性交經驗,當然是不怕我的大雞巴用力一插啦!我本意是想讓妳舒服痛快的,沒想到弄巧成拙反而使妳受了痛苦,真對不起!親姐姐!親媽媽。」

「好了!小寶貝!媽媽並沒有怪你,媽媽雖然生了兩個孩子,可是我的穴一來生得緊小。二來我丈夫的雞巴只有你的一半大,再說我除了丈夫以外,從來沒有和別的男人發生過肉體關係,今晚是我第一次偷情,不想就迷上了你個這可愛的小冤家,想不到又生有那麼一條粗長碩壯的大雞巴,真使我是又愛又怕。小心肝,別太緊張太鹵莽,慢慢的玩才能體會出性交做愛的真諦。你是第一次和女人性交,決對不能緊張,不然你馬上就會射精了,男人的東西雖然要生得粗、長、硬、燙,而持久耐戰的先決條件,但是還需要用性技巧來配合,這樣玩起來,雙方才能享受到至高無尚的性愛樂趣,而使雙方時時相念及回味著對方給予自己的那份滿足感、舒服感、歡愉感以及那痛快淋漓的異味和情趣,使對方終身難忘,小寶貝!懂了嗎?這才是男女兩性之間,活在這個世界上的最高樂趣,和最甜美的享受啊!不然就享受不到,對方給予你的性愛歡暢和舒適感了。」

宏偉聽了胡太太你一篇說詞,好似上了一課性的教育課程。

「親媽媽!妳真有一套,那麼現在我應該怎樣做呢?」

「小乖乖!你現在先開始把你的大雞巴,慢慢的抽出來,再慢慢的插進,不要太用力,等媽媽的小穴被你肏得松一點時,我叫你重一點,你就重一點,叫你快一點,你就快一點,知道嗎?」

「好的,親媽媽!親姐姐。」

於是宏偉開始一挺一挺的慢抽慢插起來,他這一生還是第一次把大雞巴插進女人的小穴中、那種又暖又緊的感覺,比他在看黃色錄影帶手淫自慰時的感受,真是舒服得不知多少倍呢?

胡太太被他的大雞巴抽插得嬌軀顫抖、嬌喘吁吁的直哼著:「親兒子!親丈夫!你的大雞巴真肏得我……好舒服……好美啊……脹得媽媽的小穴是……好飽滿……好充實……真美死了!啊……小心肝……快一點……用力一點……肏……肏吧……」

胡太太雙手像蛇般的死纏著宏偉,肥大的粉臀不停的扭動,配合他的抽插,只感到宏偉的大雞巴,好像一根燃燒的大火棒一樣,插在她的小穴裡面,雖然還有點脹痛,但是又麻又癢、又酸又酥,真是舒服極了,尤其是從陰戶裡的快感,傳遍了全身四肢百骸,那股舒服勁和快感美,是她畢生所末曾領受過的。

這也難怪,她的丈夫物小力衰不說,還在外面金屋藏嬌,置她於不顧,一個月都不和她交歡一次,以盡丈夫之責。使她每天每夜,過著好似守活寡一樣的生活,身心空虛寂寞,性的饑渴無處發洩,第一次偷情,就碰上這樣一條粗長碩大的陽具,尤其宏偉那一身少陽之剛氣,別說讓他的大雞巴肏在自己的小穴裡面,就光是摟抱著他那年青力壯的身體,被他的陽剛之氣碰觸在自己的身上,就有一股說不出來的「觸覺」上的舒適感,這也就是俗語所說的「來電」吧!

男女兩性相悅,可分為:「視覺」、「嗅覺」和「觸覺」三大步驟,尤其是「觸覺」最為神秘敏感,很多並不太熟識和相愛的男女,往往被對面一觸摸到身體上的某一處敏感部份,就會激發起性欲來,而毫無條件的和對方發生肉體關係了。尤其是女性。君若有辦法能觸摸到她嬌軀上某一個部位的性敏感之處,使她春情激蕩性欲高漲,她就可任君大快朵頤而飽餐一頓美人肉啦!總之一句話,女性全身的每一寸肌膚和器官都是天生有性敏感度的,只要你能觸到她的癢處,就一定能夠吃到這塊肥肉了。

宏偉聽她叫自己快一點用力一點,於是就用力的快速抽插起來。

胡太太的小肥穴經他快速而有力的抽插,淫水更是氾濫的泊泊而流了出來,嬌喘聲、浪哼聲更大了:「親丈夫!大雞巴親兒子……美死了……哎呀……姐姐被你的大雞巴……要……要肏死了……我好痛快……好舒服……」

宏偉是越抽越猛,越肏越深,「噗滋」「噗滋」的淫水之聲,不絕於耳。

胡太太雙腿亂伸亂縮,粉臀不停的扭擺上挺,媚眼如絲,香汗淋淋、嬌喘籲籲,她只感到自己全身的骨骼,像在一節一節的融化似的,舒服透頂,而大聲嬌叫著:「小心肝……媽媽的小寶貝……你的大龜頭碰得人家的花心……好穌麻……好酸癢……呀……真美……真舒服……哎呀……親丈夫……親哥哥……我……我要泄身……了……」

她這淫蕩的嬌叫聲,再加上一股滾燙的淫液直沖著大龜頭的刺激感,使得宏偉爆發了男人的野性,猛力的,快速的、狠抽猛揮,再也不聽她的指揮了。

胡太太緊緊摟著宏偉,夢囈般的呻吟著,快感的刺激,使她感到全身好像在火焰中焚燒似的,她只知道拼命地抬高肥臀,使自己的陰戶和大雞巴貼合得更密更緊、那樣才更舒服更暢快。

宏偉的大龜頭,每次抽插時都碰到她的穴心花蕊中,使她那陰戶深處最敏感的地方,每碰一下,就猛抖一陣,使她感到一種不可言喻的美感來,舒服得她整個人幾乎要瘋狂起來,雙腿亂踢,肥臀亂扭,嬌軀不停的顫抖,穴心的花蕊在不斷的痙巒,一張一合的猛吸猛吮著它的大龜頭,陰戶挺得高高的,嘴裡大叫著:「親哥哥!哎呀……可讓妳……肏死我了……小親親……小丈夫……要我命的小……小心肝……」

宏偉的大龜頭被她的花心吸吮得極舒服,暢美得不亦樂乎,他是第一次玩女人,就能夠玩到這位如此淫蕩、嬌媚、豔麗、豐腴、成熟,而性技巧又那么棒的人間尤物,性知識又是那么豐富的中年美婦人,真是豔福不淺,難怪他是愈戰愈勇、愈肏愈起勁了。

「哎呀!我心愛的小丈夫……小情人……啊……痛快死姐姐了……我真受不了啦……你真要我的命了……我……我又……又泄了……」

胡太太被宏偉的大雞巴抽插了百餘下,已經使得她被肏得欲仙欲死,淫精已泄了數次之多,只泄得她快要全身癱瘓、四肢酸軟無力啦,變成只有被挨打的份兒,已經精疲力盡,在猛喘著大氣。

宏偉這時已被激起男人的野性,大雞巴也硬挺得脹痛,必須把精液泄出,方能一吐為快。尤其胡太太的小穴裡面,就像一個肉圈圈一樣,把整條大雞巴緊緊的包住,邢種感受,真是美妙舒服透了。

他忙用雙手捧起了胡太太的肥臀,一陣狠命的大抽大插,只肏得胡太太拼命大叫:「小心肝……我實在的受不了啦……你太厲害了……再……再肏下去……我真會被你肏……肏死啦……小寶貝……求求你……饒了我吧……我……我不行了……」

宏偉此時快要達到高潮了,那管她的叫喊求饒,就像匹野馬賓士在原野上一般,拼命的狠抽猛插,把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大雞巴上,不顧生死的肏著、搗著,口裡叫道:「親媽媽!親妹妹!快動呀……我要……要射精了……」

胡太太只感到小穴裡的大雞巴,開始脹到了最大的限度,她是個過來人,知道男人是要射精的前兆,只得勉為其難的再打起精神來。扭動看肥臀,並用力使小穴一張一合的夾吮著他的大龜頭。

「啊!親妹妹……我……我射了……」

「哎唷!親哥哥……我……我又泄了……」

宏偉是第一次把精液射在女人的小穴裡面,他感到在那一刹那間,全身好似爆炸了似的,被炸得粉身碎骨,不知飄往何方去了。

胡太太也享受到生平第一次被那又濃又燙,強而有力的滾熱陽精,猛地直射入子宮深處,那種美妙感加舒服感,使她魂飛魄渺,不知身在何方了。

二人都已經達到了熱情的極限、欲的頂點,緊緊的相擁相抱在一起,四肢相纏、嘴兒相吻、性器相連、不停地顫抖著,喘息著。疲乏得慢慢地睡過去了,才結束了這第一回合的鏖戰。

*** *** ***

不知過了多久,二人才悠悠醒轉過來,胡太太一看手錶,快十二點了,急忙翻身而起,宏偉一見,忙雙手抱住她的胴體,問道:「親媽媽!怎么啦?妳是不是要回去啦?」

胡太太親吻了他一下,那雙勾魂的媚眼盯著他那英俊的臉上道:「小乖乖!媽媽怎麼捨得離開你回去呢?今晚我要和你同翕共枕睡一個晚上,以解除我多少年來那孤枕獨眠的寂寞和痛苦,所以我要先打一個電話給我的兒子,讓他也好放心,乖兒子,你先放開手吧!等媽媽打好電話,再來和你親熱親熱!」

宏偉聽了後才安心的放開雙手,胡太太則赤裸著胴體,走到客廳去打電話:「志明嗎?我是媽媽,我今晚在張媽媽家打牌,要打通宵,明天才會回來,你把門窗關好,早點睡吧!明天還要上課啦!知道嗎?好的,再見!」

胡太太打好電話,再回到房間躺在床上,一把摟著宏偉先親吻一陣,說道:「小寶貝!我對志明說今晚要在蔡太太家裡打通宵麻將,明天再回家去,今晚你就好好的陪媽媽睡一夜,以解我的孤單寂寞之苦,滋潤滋潤我那快要枯萎的心田吧!」

「親媽媽!我先問妳一個問題,妳今晚雖已得償心願,和我同全共枕而眠,那我們以後是否能夜夜共眠,使妳我二人再過這銷魂蝕骨、令人難忘的性愛生活呢?」

「小寶貝!當然要哇!你真是我的心肝寶貝肉,不知道為什么,我每次看見你來替志明補習時,下麵的小穴就會騷癢的流浪水,真恨不得能夠和你雙宿雙飛在一起,而夜夜春宵,那有多好,多美啊!唉!但是事實上又不可能!小乖乖,你真把我的心、我的魂都迷去了,姐姐以後是一天都不能少了你,我又不能和丈夫離婚來嫁給你,那……那……怎麼辦呢?我的心肝寶貝!小冤家!你快點想個辦法出來!最好能使我們天天在一起、夜夜在一起,而不使我的丈夫起疑心的方法才行。」

「這是個多難的問題啊!」

「親丈夫!為了你,我會不顧一切的去做。」

「喂!親姐姐,妳可千萬不能魯莽行事啊!讓我想想看,有什么安全妥當,又不會使妳丈夫起疑心的方法來。」

「好吧!小寶貝!你我一起想想看有什麼好辦法。」

「先別急慢慢再想吧!親媽媽!我的雞巴又硬了,妳要不要再玩一次?妳看硬脹得好難受啊!」

胡太太低頭一看,宏偉的大雞巴高翹硬挺的一柱擎天,就像似一支高射炮似的,忙伸玉手握著他的大寶貝,用嘴含著、套弄著舔吮著、吸咬著……宏偉也用嘴唇和舌頭,舔吮吸咬著她的小肥穴和陰核,不時用舌尖深入她的陰道裡面去舔刮著陰壁上那排紅色的嫩肉。

胡太太被他舔吮得心花怒放,魂飛魄蕩,她的小嘴裡還含著他那硬脹的大雞巴,腰部以下因為受了他的舌頭舔弄,酸癢得她粉臀不停的扭動,小穴裡的淫水像似江河缺堤一樣,不斷的往外流,嬌軀也不停的顫抖,淫聲浪語的哼道:「親丈夫……小冤家……妹妹……哎呀……美……美死了……也……也癢死了……你真耍命……把……把我舔得……又……又泄身了……」

宏偉把她流出來的淫液,一口一口的全部吞食下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