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高中正妹的一天

比什麼催情藥物都有效,佩佳紅撲撲的俏臉和完美的嬌軀,讓父親的肉棒又硬了。

「噢!爸爸……噢……天哪……比……剛才還大……哦……不……」半推半就的佩佳,讓父親的慾火燒得更旺。剛才是狂風暴雨,現在卻是暴雨中摻雜著冰雹!

「噢……啊……好棒………哦………天哪……佩佳………好快樂……噢爸爸……」佩佳發自內心的嬌吟浪叫,讓父親越來越猛,冰雹越來越猛烈。

佩佳不用再裝做死魚,一對美腿纏上父親的腰,配合著父親的抽插擺盪。長長的秀髮隨著佩佳搖頭甩動,處女的芬芳和騷浪的馨香充塞著封閉的車廂。

「啊……好美……好棒……天啊………爸爸……你真好……哦……天啊………」

佩佳的上衣已經落在坐椅下。全裸的美少女全身濕淋淋地,香汗和淫水將所有的座椅塗得閃閃發亮。

高潮過後的佩佳更是嬌豔動人,幸福的笑容像沉浸在愛情裡的新嫁娘。不過佩佳的爸爸已經沒體力了。

「爸…討厭…你把人家弄成這樣…」佩佳裸著身子,依偎在父親懷裡。佩佳的上衣和迷你裙都被扯破了。胸罩雖然沒事,但沾滿汗水掉在座椅下,也不能穿了。

「爸…你要買新衣服賠人家啦…」佩佳動人心脾的嬌聲細語,有哪個男人能拒絕呢?

*** *** *** *** ***

佩佳幾乎全裸地坐在前座,只用破爛的上衣和短裙稍稍遮住重點部位。

「都是你啦!臭爸爸…」佩佳甜膩膩的嗓音讓父親的肉棒又有了動靜。「哼!都是它不乖!」佩佳輕輕的在父親的龜頭捏了一下。肉棒又更直了。

「天哪!不會吧!」佩佳嬌呼一聲,「人家可受不了…」

佩佳忽然想起來,還沒有幫男人口交過呢!「哼!便宜你了∼」就讓爸爸當第一個幸運兒吧!

佩佳輕輕拉開父親褲子拉鍊,肉棒應聲而出。

佩佳斜過身子,把父親的龜頭含入口中。披著的上衣和短裙都滑了下來。佩佳拾起衣裙,乾脆就全裸跪在椅子上,專心幫父親服務。

對面的來車,可以清楚看見完美的少女嬌軀,一邊撥弄秀美的長髮,一邊在駕駛人身下吞吞吐吐。

佩佳渾圓又恰到好處的香臀,也正對著窗外的摩托車騎士搖曳生姿。

全裸又超極淫蕩的美姿,讓佩佳的小穴又開始泉湧了。看著身下美麗女兒悉心的服侍,佩佳的爸爸又再一次噴射。

「咳!咳!咳!」佩佳差點嗆到,「爸∼你怎麼都不講一聲啦!」

一半精液直衝佩佳的喉嚨,另外一些和著佩佳嘴裡的津液嗆出。還有一小條牽絲連在父親的龜頭上。

「討厭!爸你要再賠人家一套新衣服啦!」

*** *** *** *** ***

佩佳發現,不同的服裝,也會有很不同的效果。

譬如說現在吧。佩佳穿著日式情色片常見的水手服。胸口包得密密實實的,還有領巾遮掩了胸罩的花樣。

藍色的裙子比佩佳常穿的那件長了好幾公分,泡泡襪也把佩佳性感的小腿都裹住了。

不過站在捷運車廂的下班人潮裡,這卻是佩佳最有成就感的一次。

來自七個人的十一隻手,攻佔了佩佳身上所有重要據點。

*** *** *** *** ***

剛踏進車廂,佩佳就主動站到熟識的色狼旁邊。以往穿著綠衣黑裙的時候,這位色狼就帶給她不少歡樂。

人潮湧進,列車啟動。

帶給佩佳驚喜的,竟然是來自另一個方向。

一隻手乾淨俐落掀起了佩佳的短裙,另一隻手從後面直探佩佳還穿著內褲的蜜穴。佩佳的小褲早就濕透了。

每天起床之後,除非沒穿,不然佩佳的內褲一定是濕的。

佩佳正沉浸在意外的快樂時,一隻手指竟然撥開內褲鑽進了佩佳的小穴!

「噫!」佩佳嚶嚀一聲,嬌豔的臉蛋上浮起紅雲。「天哪!好大膽的人啊!」

那隻手指巧妙地在佩佳的嫩穴一勾,佩佳香軀輕顫,低低呻吟一聲。她知道,自己很快又要洩身了。

「為什麼之前從來沒遇過這個人呢?」佩佳有點懊惱。這樣的快感,如果能更早享受到就好了!

那隻手指帶著佩佳晶瑩的蜜汁,從後面伸到佩佳可愛的小鼻子前。「小姑娘,都這麼濕了啊…」

旁邊的人大概都聽到了吧?看到佩佳害羞臉紅卻又溫順的表現,四面八方的怪手都紛紛進攻了。

他們並不急於解開佩佳的上衣,只是隔著布料逗弄佩佳敏感的肌膚。佩佳的乳頭很快就勃起了,正被兩隻色手專心服事著呢!

佩佳的纖腰和香臀,都有好幾隻手在照顧。粉嫩的大腿,也不斷接受各式各樣的搓揉和愛撫。

有的手粗糙,有的手光滑。他們像訓練有素般的很有默契,讓佩佳的快感不斷衝高。

「嗯∼」佩佳嬌滴滴的呻吟指揮著色狼們的侵犯。「哦∼∼∼」色狼們細心體會佩佳沒有語言的傾訴,竭盡所能地滿足佩佳的性渴望。

「呀∼∼∼」佩佳的嬌啼讓全車廂的男人如癡如醉。站在外圍的男人都羨慕極了,恨不得那幾隻黏在佩佳身上的手是自己的。

佩佳的水手服被香汗浸濕了。純白色的蕾絲胸罩透了出來。內褲不知何時成了一位色狼的私人收藏,源源不絕的蜜汁已經流到了小腿的泡泡襪。

「哦∼∼∼啊∼∼∼」色狼們的手極為自然地互相交換領地。佩佳的每一吋嬌軀都享受到不同風格的揉捏和愛撫。

「嗯∼∼∼嗯∼∼啊∼∼」佩佳越來越歡暢,她從來沒享受過這麼無微不至的愛撫。每一個色狼都是那麼專業,那麼鉅細靡遺地探索她的性感帶。

「呀∼∼嗯∼∼啊∼∼∼∼」同樣的性愛敏感點,在不同的手法之下,傳來截然不同的電流。佩佳好快樂!

終點站已經到了。沒有人願意下車。短暫的停留過後,列車朝著另一個方向前進。

佩佳的學生鞋被褪下了。沾滿愛液的泡泡襪被外圈的男人們爭奪著。洩了無數次的佩佳已經沒辦法自己站著,全靠身邊幾位色狼的扶持。

「嗯∼∼啊∼∼嗯∼∼別∼∼別再逗人家了∼快∼快∼給人家吧∼∼」佩佳的嬌吟宛若聖旨,幾位色狼的動作都更輕柔了起來。外圈的男人停止了爭奪,紛紛轉向佩佳的方向,恭聆天籟。

「嗯∼∼噢∼∼∼真的∼∼別∼再逗人家了∼∼∼嗯∼∼∼」佩佳再一次軟語相求。色狼們都知道佩佳早就腳軟了。他們示意旁邊的人退開,想讓佩佳躺下。

一件襯衫首先鋪到了地上。

眾人紛紛都明白了。一件件的衣物堆積了起來,不夠乾淨的還沒有資格使用。

佩佳躺在臨時鋪成的床上。嬌美無倫的臉蛋,窈窕嫵媚的身段,讓所有人的肉棒都更高舉了。剛才的幾位色狼更是目瞪口呆。本以為已經摸遍了佩佳的全身,但看到佩佳清麗脫俗的美貌,才知道剛才不過是以管窺天。

「嗯∼誰先來好呢?∼」佩佳紅著臉,!她知道沒有人敢干犯眾怒第一個上場。

佩佳想起那隻沾滿蜜汁的手指。她的臉更紅了。這話怎麼說得出口呢?「嗯∼∼剛才∼第一個掀人家裙子的先生,你先來吧∼嗯∼」

那個色狼主動上前。卻遲遲不知如何下手。佩佳仍然穿著水手服,領巾已經失落了。香汗浸濕的上衣近乎透明,性感的蕾絲胸罩托著佩佳完美高聳的乳房。短短的裙子遮蓋了佩佳一半的大腿,愛液流過的的地方還反射著車廂頂的燈光。

「討厭!你還要人家求你嗎?」佩佳羞得閉上眼睛,偏過了頭。她的俏臉已經沒辦法更紅了。

「來吧!」佩佳輕咬下唇,聲音越來越低,「把…你的肉棒…插…進來…」

色狼如奉禦旨,掏出肉棒,跪在佩佳身前。色狼掀起短短的裙擺,以最崇敬的心情,插進佩佳的嫩穴。

「嗯∼∼∼」佩佳滿足地呻吟,「好充實∼好美∼∼∼∼哦∼∼」

得到佩佳的鼓勵,色狼恢復平常心,使出渾身解數。

「哦∼∼嗯∼∼∼啊∼∼∼好棒∼∼∼噢∼∼天哪∼∼∼噢∼∼∼太美了∼∼」佩佳的嬌啼讓眾人的肉棒又再一次升級,正在佩佳小穴裡抽插的那根也脹大了一圈。

「噢∼∼啊∼啊∼∼∼啊∼∼∼怎麼∼∼又變大了∼∼噢∼∼天哪∼∼」佩佳還是第一次在這麼多人面前做愛呢。新鮮的興奮感讓佩佳的高潮來得又快又猛烈。

「噢∼∼好棒∼∼噢∼∼就是那裡∼∼天哪∼∼好深∼∼哦天哪∼∼」佩佳的花徑一震抽搐,大量的淫水浸濕了臨時的床鋪。

「噢∼∼∼∼天哪∼∼你∼∼你好壞∼∼∼人家∼∼不行了∼∼∼」

佩佳稍作休息,恢復了一點精神。周圍的男人還眼巴巴的等著呢。

「嗯∼人家今天累了∼下次∼再讓你們滿足人家好嗎?」佩佳傭懶地斜躺在床上,梳理凌亂的秀髮。她故意屈著腿,讓面前這些男人可以直視她流著淫水和精液的小穴。

美人有令,誰敢不從。剛爽過的那個色狼也摸摸鼻子準備退下。

「嗯∼∼你別走嘛∼」佩佳的玉指輕輕點在他的額頭上。「抱人家走好嗎?人家完全沒有力氣了∼」

色狼在眾人欣羨和嫉妒的目光中,興奮地橫抱起佩佳。

佩佳的短裙自然垂落。她要讓待會兒路上所有男人,都看到她沒穿內褲的誘人下體。

佩佳在心裡甜滋滋地計畫,明天、後天、大後天、大大後天,她都還要穿著水手服,再來搭乘這班捷運。

*** *** *** *** ***

「小姑娘,這些…不用錢不用錢…算老闆送妳好了。」

「謝謝你∼」佩佳拋給老闆一個迷人的微笑。不過老闆似乎沒有聽到。他正盯著佩佳潮濕的性感內褲發呆呢。

享受過捷運上的輪姦後,這幾天佩佳找到了新的樂園:傳統市場。

許多小販是在地上擺攤。穿著高跟鞋和短裙的佩佳,不用彎腰就可以展示修長誘人的美腿。

如果佩佳站得近一點,老闆不用抬頭就可以辨認佩佳今天內褲的顏色花樣,還有潮濕布料後的萋萋芳草。

有時候佩佳故意蹲下,調整角度讓老闆欣賞她粉紅色的處子小穴。有時候佩佳只是彎腰,讓老闆細細品味她雪白晶瑩的酥胸。

佩佳特別喜歡彎腰的動作,因為不止是面前的老闆在看,身後男人們的視線也帶給佩佳無以言喻的快感。

傳統市場的男人多半不諳風雅,強暴佩佳時常常沒有前戲,把她的內褲一拉下就橫衝猛撞。不過對時時刻刻都有充份潤滑的佩佳來說,這樣不但沒有比較痛,反而插得她新鮮刺激,芳心大悅。

「噢∼∼天哪∼啊∼∼啊∼∼要死了∼∼噢∼∼」

「啊∼∼∼呀∼∼好大∼∼呀∼∼脹∼∼太脹了∼∼∼哦∼∼」

市場的角落不斷傳來佩佳嬌嗲甜美的呻吟,外面排隊等待的男人,讓主婦們都找不到有在賣東西的老闆呢。

*** *** *** *** ***

佩佳現在穿得保守多了。因為即使裹得密密實實,穿著直筒牛仔長褲,佩佳還是可以輕易地勾引每個男人。

佩佳還是一樣喜歡性愛,也很享受眾人垂涎的目光。但如果她還穿著低胸上衣、迷你短裙,早上在家就會被爸爸強暴,出門之後更是寸步難行。

隔壁的王叔叔不再中風了,而是心臟麻痺猝死。佩佳好懷念他軟趴趴的肉棒呢。

佩佳的援交價碼已經是天價。走在路上都會有豪華加長禮車停到旁邊,大老闆捧著房產地契懇求她收下。

佩佳不肯要。雖然她既得意又開心。

佩佳心裡眷戀的,是當初拯救他的男子。

「噢∼他的肉棒一定能讓我更快樂的∼」佩佳每天都會留出一段時間,躲在自己房裡自慰,想像她的英雄就在這床上與她纏綿。

也只有在這時候,她才會穿上她最喜歡的內衣褲、還有衣櫥裡最性感美豔的衣裙。

「哦∼啊∼∼啊∼∼∼噢∼∼∼愛我吧∼∼噢∼∼∼」她要將最美最好的自己,單單獻給白馬王子。

*** *** *** *** ***

「嗨,佩佳。」佩佳朝思暮想的男子終於來了。就在佩佳的香閨裡。

佩佳的手指正隔著薄布愛撫自己的陰蒂呢。床單上早已氾濫成災,不過沒關係,每天早上床單都會回復乾爽。

「嗨!」佩佳滿臉通紅,剛才的吟詞浪語不知道他聽到了多少。

忽然,佩佳感覺到好久沒有經歷過的不自在。「天哪!我居然就這樣兩腳開開的讓他直盯著看!」

佩佳羞得將一對美腿夾緊,撫平裙擺,挺起酥胸,半跪半坐在床上。她一面撥弄著長髮,一面高興地看見,男子的褲檔是高高隆起的。

佩佳知道,她的美夢將要實現了。

一男一女尷尬的對望了許久,男子的褲檔更是快被撐破了。

「噢!快來吧!好好愛你的佩佳!」佩佳的頭低低的,只敢偶爾抬頭,用攻無不剋的媚眼向男子傾吐心中的渴望。

「對不起,」男子嘆了一口氣。「我不能這麼做。」

佩佳驚訝的抬頭。不會吧?你的肉棒又粗又直,難道是對女人沒興趣?

「哈哈哈!!!」男子看到佩佳的表情,猜到了她的想法。

「妳想到哪裡去了!」男子笑得上氣不接下氣。「我可是用盡一切法術內功奇捲妙藥,才能忍住不侵犯妳的耶!」

「佩佳妳知道嗎?每次見妳之前,我都要先打三個小時的手槍,確定快精盡人亡的時候,才能來匆匆見妳一面!」

「即使是這樣,回去之後我還得再打五個小時的手槍,而且這前後八小時的性幻想對象,全都只有妳。」

男子忽然轉過身。「不行不行,時間快到了。再不走我一定會把妳給姦了。」

*** *** *** *** ***

佩佳睜開眼睛。

眼前是熟悉的天花闆。

耳邊傳來悅耳的鬧鐘響鈴。

窗外下著雨。

「好久沒有下雨了呢…」佩佳心裡想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