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高中正妹的一天

佩佳換下製服,穿上新買的迷你裙和薄紗襯衫。這件裙子只比她的製服裙長一點點,當然,是指超短的那件。

她在試衣間裡待了很久。因為她故意讓簾子透出足夠的縫隙,她要確定爸爸從頭到尾都沒有錯過。

回到家裡,佩佳就被父親強暴了。

跟以往不同的是,這樣的禁忌讓佩佳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雖然第一次仍然很痛,但她開始享受性愛的歡娛。

連續一個月,佩佳每天都和爸爸做愛。當然,做父親的並不知情,他一直以為自己是第一次侵犯女兒呢。

*** *** *** *** ***

「媽!我幫妳倒垃圾!」沒等母親回答,佩佳就拎著垃圾出門了。她穿著超短的百褶裙和露臍的緊身背心,搶在鄰居王先生前面下樓。她故意慢慢走,她知道王叔叔的角度可以一眼看盡她誘人的乳房。

「佩佳好乖啊,都會幫忙做家事。」王先生輕輕拍了拍佩佳裸露的香肩。王叔叔的色膽不小嘛。

佩佳回頭嫣然一笑,「沒有啦,王叔叔才好呢,都會幫老婆倒垃圾。」

出到門外,圍在垃圾車旁的男人們,很快都注意到佩佳。佩佳仍然故意走得很慢,她才不在乎這些色瞇瞇的視線呢。她反而祈禱能有一陣風把裙擺吹起來,讓這些人看得到吃不到。想到這裡,她的小穴又濕了。

王先生早就丟完垃圾,卻還沒有上樓,裝模作樣地查看信箱。佩佳心裡雪亮,她當然知道王叔叔的用意。

她緩緩上樓,王先生果然鎖了信箱關了大門,跟了上來。

佩佳微彎著腰,謹慎地踏出每一步。她要讓王叔叔擁有最好的視野。

哎呀,剛才在外面被大家視姦,內褲都有點濕了…這還不都讓王叔叔看到了…

「呀!」一不做二不休,佩佳假裝扭到腳踝,轉身坐了下來。

佩佳雙腿微開,短短的裙擺完全遮不住重點部位。她用乾淨的那隻手,輕輕揉捏秀美的小腳。

王先生的位置正好可以直視她的裙底,還可以欣賞佩佳的乳溝。沒戴胸罩的雙峰,在小背心印出明顯的凸起。

王先生看呆了。

他忘記自己該有什麼反應,說些什麼話。兩隻眼睛只是直盯著面前難得一見的秀色,連眨眼都不敢眨一下。平常每天只能性幻想的鄰家美少女,現在幾乎半裸地坐在面前!天哪!迷你裙裡那件小褲褲還濕濕的呢!

「王叔叔!」不知佩佳叫了第幾聲,王先生才回過神來。眼睛還是一直看著,都快得乾眼病了。

「王叔叔,你可不可以背人家上去啊?」佩佳的臉紅撲撲的。不管勾引過幾個男人,佩佳的身體和反應都還是處女。

短短的幾層階梯,讓王先生走了十幾分鐘。幾個小時之後,王先生都還在回味背後那充滿彈性的柔軟。佩佳的美腿緊緊夾住他的腰,也讓王先生不斷回想那性感細嫩的小腿。

這天佩佳沒有被王先生強暴。因為在下手之前,他就中風被送醫急救了。

*** *** *** *** ***

佩佳穿著綠上衣和超短製服裙,擠在人最多的車廂裡。對這些人來說,佩佳這樣的性感美少女還是頭一次出現在捷運。畢竟在昨天以前…真實世界的昨天…佩佳還是教官心目中的乖寶寶呢。

佩佳早就認清這些男人的嘴臉。身邊有一半的男人都是在佩佳上車後才從相連的車廂過來的。另外一半是佩佳等車時就跟在後面的。

那個高中生不愧是讀明星高中,一進門就蹲在佩佳身後綁鞋帶。其他人雖然羨慕他,總也不好意思效法。就算想學,人擠人的也沒辦法蹲下了。

不過挨挨蹭蹭總是難免的。有幾個人總是裝模作樣的從這個車廂走到那個車廂,經過佩佳時一定摸上幾把。

有照相功能的手機也不斷經過佩佳的裙下。很快的,這些相片就會放到網路上。今天稍晚,就會有成千上萬的男人看著佩佳的內褲和美腿自慰。佩佳很開心。

車廂裡有幾個男人總是裝做目不斜視。佩佳很清楚他們是裝的,因為那幾個人都強暴過她。

佩佳蠻欣賞其中一個矮個子,因為他的技巧最好,讓佩佳連第一次都可以享受到高潮。

還有一個窮酸模樣的,出手卻真大方。強暴完還給佩佳兩萬塊,讓她買新衣服。

不過佩佳沒過多久就知道虧大了,因為她開始做援交。

佩佳的美色加上初夜,連出價最低的都有十萬。

*** *** *** *** ***

「好幾天沒有高潮了,今天的第一次再去找他吧…」佩佳越來越敏感了。雖然身體沒有改變,但佩佳一想到自己高潮時的放浪樣,小穴就開始分泌了。

「呀………」突然受襲,讓佩佳驚呼出聲。「怎麼會…這時候應該沒有色狼的呀…」

那隻手重重地按在佩佳的屁股上,另一隻手探入佩佳的裙裡。

「天哪!不行!我的內褲還是濕的耶!」雖然已經勾引過許多男人,但沒有一次是像這個樣子…佩佳的俏臉剎那間脹得通紅…

「停…拜託停下來吧……」心裡這麼想著,但身體卻不由自主地配合色狼的愛撫。「哦…好舒服…」

發現佩佳裙裡的秘密,色狼知道她不會反抗,大手又伸到佩佳的胸前。

才隔著外衣,觸電般的快感就如潮水般湧上來。「嗯……啊……」佩佳忍不住呻吟,嬌軀也跟著扭動。

色狼隔著濕透的蕾絲內褲愛撫佩佳的小豆豆,另一隻手輕柔地解開她胸前的束縛。完美的乳房接觸到冷空氣,立刻硬了起來。

「哦…啊……」佩佳無法抑製地嬌呼。「天哪…我到底是怎麼了…」雖然經歷過上百個不同的男人,但從來沒有一次前戲這麼快就帶給她快樂。

「啊……嗯……啊……好棒……哦…」雖然附近還有其他人,但佩佳已經越來越不在乎了。反正明天一覺醒來,這些人什麼也不會知道。

色狼忽然放開佩佳的雙乳,讓她一陣失落。但很快的,佩佳發現色狼鑽入她的裙下,隔著內褲挑逗她已經氾濫的蜜穴。

「啊…呀……啊……」佩佳的嬌軀一陣顫抖。天啊!好勾魂奪魄的快感!

佩佳一隻手愛撫自己裸露的乳房,一隻手摟著迷你裙下色狼的頭。濕透的內褲已經被褪到腳踝,靈動的舌頭在佩佳的小穴裡挑勾撥弄,吸吮著一陣一陣甘甜的蜜汁。

一隻粗糙的手也按上佩佳的乳房。佩佳可以感覺到身後另一個男人濃重的氣息。

凌亂不堪的上衣完全被拉了出來,另一隻粗糙的手在佩佳的纖腰粉軀上來回滑動。

不知是誰解開佩佳的短裙拉練,輕薄的布料隨風飄落。

「嗯……嗯……哦……啊……」佩佳沒有壓抑音量,她只是自然而然地吐出快樂的嬌啼。

她身上只剩下薄薄的上衣,連髮夾也掉了。秀髮沾著香汗,隨著佩佳曼妙誘人的舞蹈而飄揚。

「哦……好哥哥……別逗人家了……快……快給人家吧……」

薄膜撕裂的痛楚一下就過去了。佩佳享受到從來沒有過的高潮。三個男人…一個是後來加入的…把佩佳的子宮灌滿了精液,也讓佩佳第一次,在性愛的快樂中暈過去。

*** *** *** *** ***

佩佳的雷達偵測功能越來越強大了。從前她以為是有色無膽的男人,都陸陸續續強暴了她。

佩佳越來越羞赧,越來越容易臉紅。因為她短裙下的貼身小褲,始終浸淫在芬芳的汁液中。

她的手袋裡放滿了備用的內褲,但總是不夠。因為每個男人,都主動購買她穿在身上的那一件。

佩佳不需要靠自己平息下身的搔癢感。因為只要她願意,排隊等著進入的肉棒可以從地球連接到天狼星。

每天的第一次還是那麼痛,但一想到之後的快樂,佩佳就越來越享受每天破瓜的那一刻。

佩佳不再自己選擇,她享受在每一天不同的意外和驚喜裡。

隔壁的王叔叔終於有一天沒有中風,和佩佳渡過了浪漫的下午。他的技巧不好,肉棒不大,但獨特的新鮮感讓佩佳回味無窮。錯過了這次,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再遇到他沒有中風呢!

巷口的便利商店店長、白班和小夜班的店員,都曾經讓佩佳欲仙欲死。對面大樓的管理員老伯,雖然年紀一大把了,但人家可是練過氣功的,比很多小夥子還龍精虎猛。

每天出門遇見的每個男人,都會讓佩佳想起和對方做愛的情景。少女懷春的羞色、水汪汪的勾人眼神,讓佩佳每天的運動量越來越多。

*** *** *** *** ***

「佩佳…妳是不是交男朋友了?」佩佳的爸爸一邊開車,一邊問道。當然,他的眼睛正盯著佩佳幾乎全裸的大腿。

「…嗯…………」佩佳紅著臉低低地回答。是啊,今天光是早上就有了六個「男朋友」呢。

「那…妳們的關係到哪裡了?」父親的語氣越來越嚴峻。佩佳沒發現,路邊的景色越來越荒涼了。

「…爸……我們……沒有怎麼樣啦……」佩佳偷眼望了爸爸的褲檔一眼。好久沒有享用這根肉棒了呢…

「沒有怎麼樣?」之後是一陣長長的靜默。車子停了下來。「妳說沒有怎麼樣?」「那妳這是怎麼回事!」父親一把掀開佩佳的短裙。

粉紅色的蚌肉在空氣中吞吐。馨香的鹹水浸濕了迷你裙的後擺。

佩佳哭了。

是喜極而泣。

她想到了完美的解釋。

「哇∼」佩佳用盡力氣撲向爸爸,胸前的嫩肉在爸爸胸膛按摩。真實的淚水一下子打濕了父親的襯衫。「人家∼人家∼被∼∼∼哇∼∼∼∼」

做父親的慌了手腳,兩隻手摟著懷中的軟玉溫香。「妳……妳……被……那個了?……」本以為是哪個小白臉用甜言蜜語搶了自己的頭湯,沒想到美麗的女兒竟然是被強暴?

父親越想越氣。懷中的誘惑卻是越來越強烈。佩佳已經偷偷解開上衣扣子,充滿彈性的乳房和爸爸只隔了幾層薄布。

佩佳巧妙地扭動嬌軀,纖腰和翹臀往爸爸的掌心直送。爸爸的肉棒已經完全站起來了。

「爸爸!人家…人家…不乾淨了啦!」佩佳嗚咽的呻吟,卻帶著排山倒海的誘惑力。

「是啊…不乾淨了…美麗的女兒不是處女了…老子的頭湯被搶先了…幹!」

父親的獸慾戰勝了理性。他把車開來這裡本來就是想強暴女兒的。當他發現佩佳沒穿內褲時,就已經做了決定。

父親的手滑向佩佳柔嫩的大腿,另一隻手探入佩佳的蜜裂。「幹!被姦了還這麼濕!根本就是個騷貨!」

「爸…爸爸…你在做什麼?」佩佳裝做驚慌地質問。她知道這會讓爸爸更猛,待會兒她就可以享受到更多的快樂。「…爸…爸…我是你的女兒啊…」

父親不管佩佳的哭訴,他把座椅放平,用力把佩佳壓在身下。佩佳興奮地嬌呼,當然,聲音是裝做被壓得很痛的樣子。

佩佳上衣的扣子已經完全解開了。誘人的嬌軀泛著淺淺的粉紅。細嫩的酥胸隨著呼吸急促起伏,一隻乳頭已經從半罩式的乳罩邊露了出來。

極短的裙擺前後都沾滿了佩佳的淫液,處女般的蜜裂口還有泉水泊泊流出呢。

「不要!爸爸!不要!」雖然嘴裡這麼呼喊著,佩佳心裡可是千肯萬肯的哩。

「幹!這麼騷!」看著佩佳小穴湧流的清泉,父親迫不及待,拉下褲子就是用力一插!「喔!真緊!好爽啊!」

佩佳越是假裝反抗,爸爸就插得越深越用力。

「爸…噢……爸……天哪……不……不要……啊……」佩佳越來越興奮,從來沒想過爸爸也可以這麼勇,這麼硬,這麼持久。「天哪……不…不……不要……爸爸……不…」

雖然字面上都是反抗,但佩佳的嬌啼掩不住骨子裡的騷浪,呻吟聲也讓父親更加慾火上湧。

「啊……天……天哪……噢……噢……啊……不不………不……啊……」佩佳的淫水不斷噴出,巨大的肉棒每一擊都直抵花心。高潮的欣快感讓佩佳如臨仙境。

「哦…啊……啊……嗯………嗯…啊……天哪……噢……」

強暴了半個多小時,父親的理智漸漸回來了。抽插的頻率緩了下來。

「爸爸……」佩佳挺動小蠻腰,小穴主動湊上肉棒,「爸爸…不要離開佩佳……」佩佳的纖手摟住父親的脖子,「爸爸,佩佳是你的…」

佩佳領著父親的手,貼上那對誘人的乳房。「爸爸…佩佳的心跳好快…」佩佳媚眼如絲,「爸爸,好好愛佩佳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