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一高中正妹的一天

佩佳踏著疲憊的腳步,走在回家的路上。

快要壞掉的街燈,忽明忽暗。

「好黑…好可怕…」佩佳下意識地扯緊外套,只想趕快離開…

佩佳穿著女子高中的綠衣黑裙。雖然套了件薄夾剋,卻掩不住她美妙誘人的雙峰。膝上五公分的裙擺被突如其來的風掀起,露出她白晰粉嫩的大腿。

她沒有把裙子改短,只是本來就長得高挑,一雙長腿更是讓同學既羨慕又嫉妒。

防火巷的影子裡,忽然衝出一個高大的身形。

「呀…」佩佳才剛尖叫,就被那個男人捂住了嘴。驚恐的她,發現自己被緊緊箍住。雖然極力想掙扎,卻推不開鋼鐵般的臂膀。

「天啊!為什麼是我…」明明知道遇上了色狼,佩佳還是懷抱一點點的希望。但是被男人粗暴地拉進暗巷、嘴裡塞入布條、裙子被大力扯爛之後,她絕望了。

「不要!不要…」佩佳的纖手緊緊遮住下體,嬌軀不斷打顫。楚楚可憐的她,反而更激起男人的獸慾。

佩佳從國小就不斷收到無數的情書。國中高中讀女校,仍然是同學眼中公認的校花。嬌美清純的臉蛋,公主般高貴的氣質。不但校外有眾多追求者,連男老師都在暗地裡互相較勁,搏取佩佳的好感。

不單只有美貌,佩佳的身材也是同樣嫵媚動人。

她上游泳課的時候,就連擁有模特兒身材的女老師也感到自卑。為了一睹佩佳半裸露的美姿,男老師們寧可罷課被懲處,也要擠在室內游泳池的窗邊。

然而這完美的胴體,就要被一個陌生的男人侵入了。

男人把佩佳的裙子和上衣扔在地上,讓只剩下胸罩和褻褲的美人兒躺在上面。

佩佳一隻手按著性感的內褲,一隻手橫擋在胸前。卻顯得她的酥胸高聳挺立,曲線曼妙絕倫。

男人雙腿夾著扭動的少女,嘿嘿嘿地淫笑,一雙大手用力揉捏著佩佳完美的雙峰。

從來沒有被男人碰過的椒乳,就這樣淪陷了。佩佳絕望地搖頭擺動,飄蕩的秀髮卻只是煽動挑旺男人的熱火。

佩佳又氣又急,但完全無法擺脫男人的控製。兩行清淚從她的秀目流下,卻只是讓她更惹人憐愛。

男人沒有立刻把胸罩拉掉,卻是極為熟練地按摩、尋找佩佳的性感帶。佩佳的身子又是特別敏感,隨著男人的愛撫和挑逗,佩佳的嬌軀慢慢發熱…越來越燙…

從乳尖和上半身傳來的陣陣刺激,漸漸的,讓佩佳有一點點酥麻快活的感覺。

「唔…唔…」嘴裡被塞著東西,佩佳只能發出悶悶的呻吟。dfjstory.com她慢慢感受到奇異的舒爽,雙乳在男人的按摩之下,漸漸硬了起來。

佩佳覺得俏臉開始發燙。

男人的技巧是那麼的好,讓她差點忘記自己正被對方強暴。心裡明明千百個不願意,可是胸口傳來的火熱,又讓她覺得莫名的舒服,掙扎的動作也緩了下來。

「嗯…」不知何時,胸罩已經被褪下了。男人的舌頭在佩佳的雙乳舔舐,帶給她另一種不同的快感。

佩佳緊緊閉著眼睛。她不想讓男人知道她真實的感受。

其實,她的身體早已出賣她了。

佩佳的雙乳不但變硬,連粉紅乳暈中的兩顆小球,都翹了起來。

受驚嚇時蒼白的俏臉,現在卻紅撲撲的,讓男人的分身更加壯大。

一開始扭動不停的嬌軀,現在是配合著男人的愛撫,柔順像乖巧的小貓。

男人將佩佳白色的內褲褪下,嬌美的裂縫口,已經閃耀著晶瑩的蜜汁。

雖然已經有了潤滑,薄膜撕裂的痛楚還是讓佩佳暈了過去。

*** *** *** *** ***

佩佳睜開眼睛。

眼前是熟悉的天花闆。

耳邊傳來悅耳的鬧鐘響鈴。

「天哪!我竟然做了這麼可怕的夢…」籲了一口氣的佩佳,還是心有餘悸。她想起昨晚沒有補習,下課後是爸爸載她回家的。

「討厭!為什麼夢到這種…」佩佳懊惱地下床,看著鏡中的美少女。還好,真的只是夢。雪白的肌膚上沒有被用強的痕跡。忽然,她臉紅了。

白色的內褲透出濕答答的一小片。

「天哪…好丟臉…」佩佳的俏臉脹得通紅。還好內褲是自己洗的,不然被媽媽看到就羞死人了…

*** *** *** *** ***

早餐過後,佩佳讓爸爸載到捷運站,轉車到學校。

升旗時,校長絮絮叨叨地反覆叮嚀同學們注意自己的人身安全。「真是囉唆的校長,每天都講一樣的東西。」佩佳嘟噥著。

第一堂的數學老師把昨天教過的內容又上了一遍。「老年癡呆又發作了嗎?」同樣的情形已經見怪不怪了,這個老師早過了可以退休的年紀。不過她曾經是數學名師,既然她還想教,學校也不好意思逼退她。

第二堂的小考就讓佩佳覺得奇怪了。題目跟昨天…不…是跟夢中的考捲一模一樣。夢中的佩佳還錯了兩題。「不會吧…昨天那是預知夢啊…」

第三堂、第四堂的內容也跟夢中一樣。佩佳開始慌了。「那…真的是預知夢?那…我…今天真的會被強暴?…」

第四堂下課,佩佳已經渾身冷汗,滿面蒼白地趴在桌上。「佩佳?怎麼啦?」好友小晴注意到她的反常。她們總是一起買午餐的。「佩佳?我帶妳去保健室好不好?午餐讓秀玲她們幫忙買…」

佩佳舒了一口氣。夢裡她是和小晴一起買便當的。她還記得菜色呢!「沒關係,我休息一下就好了。妳可不可以幫我帶個麵包?」

看著小晴和其他同學走出教室,佩佳的腦袋也飛快的運轉。「對啊,夢中的情節是可以改變的,我只要晚上注意一點就好了。」

雖然小晴的便當菜色和夢中一模一樣,但啃著麵包的佩佳已經不再擔心了。

「佩佳妳是第一次經痛吧?要不要去保健室拿藥啊?」

小晴的關心讓佩佳啼笑皆非,不過她聽從了建議。她可不想把下午同樣的課再聽一遍,而且她希望夢中的情節和現實差別越大越好。

這天下午,佩佳在保健室被校醫強暴了。

*** *** *** *** ***

記不清是第幾次重覆了。佩佳早已明白,她經歷的不是夢,而是事實。每一天,她都會被不同的人強暴。

當她醒來時,她又會回到那天早上,她仍是處女的時候。

她很害怕。她自殺了好幾次,但每次的結局都是被急救人員強暴,還有一次被輪姦。

她不再信任男人。男人全都是野獸。每個男人都只想剝下她的衣裙,狠狠地幹她。

*** *** *** *** ***

「佩佳。」被一個男聲叫住。佩佳反射性地轉身、後退。跟眼前的陌生男子保持三公尺以上的距離。

「對不起,我來晚了。」男子一臉歉意。「那天…嗯…我是說,妳第一次被強暴的時候。」

佩佳昏亂的腦袋一時轉不過來。今天還沒被強暴呢,這個人在說什麼啊?

「那一天…我發現妳的時候…想幫妳…」男子頓了頓,「不過…後來我趕著去忙一件事,沒來得及跟妳說明…」

佩佳從混亂和警戒中慢慢恢復了過來。第一次強暴?這個男人…這個男人…他知道我的事?…

「嗯…我知道妳現在不相信男人,本來我應該找個女人來跟妳說明…」男子不好意思地搔了搔頭,「不過…畢竟這是妳的隱私,不好讓第三個人知道…而且…」

「我想親自向妳道歉。對不起,讓妳受苦了。」男子深深向佩佳鞠了躬。

*** *** *** *** ***

根據男子的說法,他施法讓佩佳時光倒流,回到沒受傷害的那天早上。破解法術的方法,是盡量在不改變現實的情況下,將她受傷的原因去除。

但佩佳現在受的傷,不是肉體的傷,而是心靈的傷。

她今天還沒被強暴呢,但她對男人已經充滿了怨恨。

當佩佳對男人恢復信心時,她就能回到正常的生活。如果處理得宜,也可以保有處子之身。

「當妳絕望的時候,想想我吧。畢竟我也是個男人。」那個男子這麼說。

*** *** *** *** ***

佩佳漸漸走出了陰霾。雖然她還是每天都被強暴,但她開始自己選擇對象。

她慢慢學會勾引還算看得上眼的男人,也不再去學校了。

每天都是一樣的課,同學都說一樣的話。更何況,學校中並沒有值得信任的男人。

而且,她不想讓小晴她們看到她穿這麼短的裙子。

她對男人仍然沒有信心,但她對自己的胴體充滿了信心。

清涼的衣著是她最好的雷達偵測器。佩佳學會從男人的目光判斷對方的好色程度。

即使裝得再道貌岸然的男人,也抵擋不了她的乳溝和美腿。

即使是佩佳的爸爸。

*** *** *** *** ***

「呀∼討厭!爸你怎麼都不敲門啦!」佩佳俏臉微紅,嬌嗔地埋怨父親。

她一早起來,只穿著最性感的內衣褲和薄紗睡衣,躲到爸媽臥房的浴室裡。

佩佳的爸爸一開門,就看見美麗的女兒半裸著坐在馬桶上。微微前傾的上身,半罩式的蕾絲剪裁,將佩佳傲人的乳溝牢牢印在父親的視網膜裡。

看著佩佳修長誘人的美腿、芳草萋萋的下體,父親的肉棒瞬間充血挺立。

佩佳粉嫩的小手不像在遮掩,倒像是虛捧著雙峰,引領父親瞪得發直的目光。

害羞又帶著興奮,佩佳的酥胸漸漸硬了。小巧的乳頭也在爸爸的注視之下翹了起來。

「爸!你還看!還不快出去!」

「爸!」

父親依依不捨地退了出去,腳步奇慢。熱切的目光完全沒有離開佩佳。佩佳紅著臉,輕輕關上門。雖然是自己願意給爸爸看的,佩佳的臉還是很燙。唉…沒想到爸爸也是不可靠的男人…

出門買早餐的媽媽沒有發現異樣,但佩佳知道,吃早餐時爸爸的褲子一直是鼓鼓的。

佩佳和爸爸一起出門。趁爸爸去牽車的時候,佩佳把裙子脫掉,露出裡面事先穿好的超短裙。幸好腰圍沒有變粗,國中時的黑裙子還穿得下。不過裙擺只能勉強蓋住半截大腿,比佩佳的儀隊製服裙還短。

正如佩佳所預料的,爸爸開車回來時,眼神就不一樣了。上車之後,爸爸更一直盯著身旁的美腿,完全無法專心駕駛。褲檔顯然比早餐時還要腫。

「佩佳…妳的裙子…是不是有點短啊?」等紅燈的時候,父親終於問了。其實,他只是想找藉口盯著佩佳的大腿罷了。本來就很短的裙擺,隨著佩佳的坐姿又往後滑了。

「哪有!每天都一樣的啊!」佩佳滿臉通紅地橫他一眼,「爸你今天很色喔!」

佩佳知道,她的計畫已經成功了一半。

*** *** *** *** ***

中午,佩佳的爸爸正沉浸在美麗的性幻想中,辦公室的門被推了開來。是佩佳。

「佩佳!妳…妳怎麼來了…才中午耶?」

「今天是模擬考,中午就放學啦!爸你都不關心人家的事情…」

父親腦袋一片混亂,無從分辨佩佳話中的真假。他的褲子還在搭帳蓬呢。

「爸,你答應下午帶人家買衣服的耶…」佩佳彎腰半趴在桌前,從垂下的衣領間,露出誘人的乳房…

*** *** *** *** ***

佩佳緊緊抓住爸爸的手臂,不斷在自己的雙乳間摩擦。又不時裝做看到新奇的裝飾品,在爸爸身前彎腰,露出裙下的美景。

欣賞風景的不只有父親,附近的男人都注意到這麼一位活潑俏麗、裙子又很短的絕色美女。

上電扶梯的時候,佩佳身後都跟著一大群人。

佩佳不再感到厭惡,芳心反而一陣得意。

她知道自己多麼美、多麼迷人。沒有男人可以不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享受著來自四面八方的視姦,佩佳的小穴不禁濕了。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