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和姦夫的快樂情事

回到出租屋,我便迫不及待的打開姦夫阿力發來的視頻,準備欣賞今天老婆在家裡的精彩「表演」。

打開視頻,畫面上顯示的是我家大門。

沒過幾秒,就聽到大門發出一點動靜,跟著就是老婆的嬌笑聲。

門一開,阿力便橫抱著老婆進來了,老婆那抹著鮮紅口紅的紅唇正被阿力的一張臭嘴包裹其中,還發出「嗞嗞」的淫亂之聲。

看來阿力為了給我完美展現我那臭婊子老婆的騷屄樣子,還特意在家裡各個角落都裝上了微型麥克風!阿力親了一會兒便將舌頭沿著老婆的脖子向下移動,舌尖翻山越嶺來到一座山丘上,舔了一下老婆嫩紅嫩紅的乳頭,便毫不客氣的一口吃下去。

這時我才注意到老婆的上衣早就不知所蹤了,一隻36D的大奶被阿力叼在嘴裡,另一隻只能隨著二人的動作搖晃。

下身一條超短裙隨著二人的動作翻飛,也露出了阿力正在那濃密的黑色屄毛下作怪的大手!媽的!這婊子!早上的時候還跟我說什麼天氣太熱想穿短裙安全褲,只是想方便姦夫肏屄吧!看著這樣的畫面,我不由得血脈賁張,趕緊將視頻聲音調大。

「哎呀~不能咬呀,我老公要是看到印子問我怎麼辦~」

老婆小臉紅撲撲的,任由著阿力在自己身上作怪。

「怕什麼,你那個小雞巴老公怕不是恨不得我幹爆你,不然你那副饑渴的身體不知要禍害多少精壯男人,欠肏的婊子!」

「哼~還不是你肏的人家太爽了,上次你把人家的小騷屄都肏翻了,陰唇差點收不回去,害的人家老公生氣的問我有沒有偷吃。如果我真被發現了,你要怎麼賠償我~」

我艸,我簡直不敢相信這是我那平時清純賢慧的老婆說的話,原來平日裡都是裝出來的!我快被氣暈過去,但心中還是沒由來的繼續興奮!「我今晚不就是要賠償你才來你家給你灌精嗎?」

阿力說著便淩空正過老婆的身子,把老婆的雙腿對著攝像頭這邊一打開,我日!老婆那濃密的屄毛早就被精液糊成一團,屄毛下那緊緊的小饅頭屄連陰唇都翻了出來,那粉紅的桃源蜜洞此時變得通紅,而且隨著老婆興奮的呼吸一開一合中,還流出了不少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

「討厭~你幹嘛啦死鬼,突然就把人家的小妹妹打開,剛才被你弄得很痛耶,一點都不知道憐香惜玉!」

停老婆雙手捂著臉這樣喊著,我幾乎被氣的一佛升天二佛出世,這時候你不是更應該遮住下面嗎?!不過要是遮住了下面我也沒有好戲看了!「你的小浪屄都被肏成這樣了,我得讓它透透氣不是麼,」

阿力說著就將西裝褲襠裡早已青筋暴起的7吋大雞巴狠狠的插進妻子還流著淫液的小穴中,順帶著連翻出來的陰唇也插了進去:「要是你那沒用的老公發現了,你就改嫁給我,我用大雞巴天天肏你好不好?」

阿力的話把我氣的不輕!但同時我的興奮度也達到了頂點,褲襠裡的小兄弟隨時有發射的可能!「啊~怎麼這樣~剛剛你才剛射在人家裡面的,人家子宮裡的精液還暖著呢,嗯~又插進來了啊~」

老婆閉上眼睛雙手往上環住阿力,胸前兩顆大奶子隨著阿力的動作翻飛。

「日死你個大騷屄!剛才還在擔心老公怎麼樣怎麼樣,現在是怎麼回事!說,老子肏的你爽不爽?!」

阿力的頭從老婆的腋下穿過,像一隻精准的獵鷹,趁大奶子晃下來的時候,一口叼住妻子的乳頭。

此時老婆一手像兄弟一樣搭著阿力的肩,另一手為了保持平衡,只好抓住阿力的西裝褲褲頭,哪只阿力這小子滿肚子壞水,用手肘撥開老婆抓著褲頭的那只手,讓老婆失去平衡,於是老婆便向一邊倒去。

但是阿力的大雞巴插在老婆的騷屄中,嘴裡又叼著老婆的奶子,dfjstory.com老婆根本不可能跌下來,反而是被阿力把乳頭越扯越長。

「啊~日死小婊子的大騷屄了!你真是壞死了,怎麼有你這麼會玩女人的大雞巴哥哥啊!」

老婆只好夾緊騷屄保持自己的平衡,但是這也讓阿力的抽插氣勢為之一緩,阿力也舒服的哼了出來。

「不准叫老子哥哥!要叫老公知道嗎?!騷貨,快叫聲老公來聽聽!」

阿力看這騷屄越來越緊,自己也越來越吃力,索性停下不動。

「啊~啊~好癢啊,大雞巴哥哥你快繼續動啊,人家小妹妹爽的不聽人家使喚了。」

騷屄老婆見阿力不動了,但恰好又快達到高潮,只好扭動腰身想自己動手豐衣足食。

誰知這騷屄真的不聽老婆使喚了,緊緊的箍住阿力的大雞巴,而且老婆是被阿力抱起來插的,淩空做愛,老婆的腰根本使不上什麼力,於是就看到老婆在阿力的懷裡一跳一跳的,臉上的苦悶卻沒有絲毫減少。

「知道厲害了吧,騷貨,叫聲老公來聽聽,我就繼續肏,不然咱就這麼幹耗著。我突然有點想出去喝酒,就這樣帶著你去酒吧你說好不好?」

阿力朝老婆的耳朵裡吹氣,還一邊含住騷屄老婆軟軟的耳垂。

老婆的騷屄和耳垂兩個敏感點被侵略,哪裡還有反抗的餘地,只好紅著臉,悄悄的在阿力耳邊說些什麼。

阿力轉頭看到老婆嬌豔欲滴的紅唇,狠狠地親了一口:「大點聲兒,老子的大雞巴給你當老公讓你這麼丟臉嗎?」

「老……老公,快動一下呀……人家受不了了……」

老婆提高了聲音說道,雖還是細如蚊聲,但我也能聽得清楚了,而且這一聲老公讓我心中猛的一痛。

媽的,老子跟你這騷屄朝夕相處5年,我早上前腳剛說出差,後腳你就跟別的男人在家裡混在一起,不但讓人家插穴,還叫別人老公!誰知阿力還是不滿足,只是把大雞巴慢慢從騷屄中退出來,直到龜頭和屄口齊平。

老婆那緊緊的小穴此時忽然一松,從兩人的交合處撒出一些老婆的淫水,看來老婆的騷屄確實是被阿力肏松了一些。

「我就要用那招了,你考慮一下,如果你叫得足夠大聲,連鄰居都聽得到,我當場就把你的大騷屄肏爆,如果你不喊,我鳴金收兵也不是不可以。。。」

老婆聽了之後緊張的不行,沒有絲毫猶豫就大聲喊了出來:「大雞巴老公,阿力是我的大雞巴老公,林洋你個小雞巴沒用的廢物男人聽好了,大雞巴阿力老公要把人家的小騷屄肏爆了啊啊啊啊~爽啊啊啊啊!」

老婆話音剛落,阿力便蓄力將腰身一挺,狠狠地將大雞巴一插到底,兩人的胯部發出「啪」

的淫聲之後,便是阿力狂風暴雨般的攻勢,隨後,整個客廳就只剩下啪啪啪啪的迴響。

「大雞巴老公~我……你插到人家花心了~肏到人家心坎兒裡了啊~你在用點力,人家……人家就快要開宮了……再~再往右一點啊啊啊啊啊!」

老婆一邊承受著攻擊,一邊指揮著阿力肏她的屄,兩顆大奶不斷翻飛,乳頭也漸漸變得越來越紅。

阿力一聽也是興奮的不行,趕緊加大力度,啪啪啪的幾下就輕鬆的將老婆的子宮口肏開,大龜頭趁著空隙趕緊鑽了進入。

「騷貨,老子肏進你的子宮了,爽不爽,要不要老子射在裡面!?」

阿力得寸進尺的說著。

「要……要啊!啊肏得我子宮爽飛了,射進去啊啊啊啊啊!……」

老婆也是被肏的兩眼翻白,失去理智的大喊。

「我射進去,你懷孕了怎麼辦,你那個沒用的老公不會說什麼嘛?!」

「啊~嗯~我……我要懷上你的孩子啊~那個沒用的老公會跟我一起養你的孩子的,啊~肏進去了,舒服啊,爽啊,孩子啊~老公」

老婆看上去已經失去了理智,什麼話都敢說了,而我的心也漸漸沉入穀底,儘管我知道,這只是老婆淫蕩的常態罷了。

「媽的,你這個淫蕩的騷屄,懷了姦夫的孩子還要跟綠帽老公一起養,真是婊子!!接好你大雞巴老公的精液!」

阿力瘋狂的抽插著老婆的騷屄,藏在饅頭屄裡面的陰唇不停的跟隨著姦夫的大雞巴翻進翻出,每次一插到底,兩人交合處都會向四周濺出水花。

最後阿力狠狠地一頂,千萬子孫狠狠地撞擊在妻子的子宮上。

老婆被精液一燙,也跟著達到了高潮,嬌美的身體開始劇烈痙攣,兩眼翻白無神。

阿力看著心疼,一邊朝老婆的子宮裡灌精,一邊抱著老婆朝沙發走去,待最後一滴精液無力的垂在子宮口,阿力也坐在沙發上,親吻著老婆的小嘴,一雙大手在老婆只剩一件超短裙的潔白軀體上游走著,撫慰著。

而我看到這一幕,趕緊掏出褲襠裡早已硬的不行的雞巴,狠狠地擼動兩下便射了出來。

過了一會,老婆終於回過神來,看到自己的在阿力的懷中被悉心「照料」,心中一暖,主動親上阿力的臭嘴。

「小騷屄老婆醒了?爽不爽啊?」

阿力壞壞的笑著,一邊把老婆的身子緩緩的抬起來,大龜頭從老婆的騷屄裡拔出來的那一刻,老婆全身都顫抖了一下,跟著騷屄裡就流出了一堆分不清是精液還是淫水的混合物。

老婆是會潮吹的體質,但是阿力的龜頭將老婆的陰道整個堵住,潮噴而出的淫水也隨之堵在裡面跟精液混在一起。

「老……老公,人家沒力了,幫我堵……堵一下好嗎?」

老婆紅著臉猶豫著說道。

堵?堵什麼?阿力一副我就知道的賤樣,伸出大手把老婆騷屄旁邊流出的滾燙精液又收集回老婆的騷屄之中,然後用大雞巴再將這些精液堵回子宮口。

老婆「哼」的一聲,便靜靜的享受起子宮裡的「精液spa」。

阿力一手揉搓著老婆的一雙大奶,一手又揉搓著下面裸露在空氣中的陰蒂,一邊跟老婆說著情話,不時的又來一個濕答答的深吻,兩人均是一副幸福的模樣。

看著我一陣火大,不禁有些懷疑自己的計畫到底是不是正確。

不一會兒,老婆享受完了這份特殊spa,稍微抬起身子,轉了個方向,豔紅的小嘴親上阿力的大臭嘴,緊緊的抱住阿力,胸前的兩顆半球在阿力結實的胸膛上被擠成兩片肉餅,下麵的騷屄仍插在阿力的大龜頭上。

「老公~抱人家去洗澡嘛~」

老婆在阿力的懷中用甜膩的嗓音撒嬌道。

「騷屄,讓老公幫你好好洗洗下麵,哈哈哈。」

阿力狠狠地親了一口老婆豔紅的紅唇,大笑著抱著老婆朝二樓走去,老婆背對著隱形攝像機,兩條細細白白、溫軟如玉的玉腿緊緊的環住阿力的寛腰。

阿力使壞般把妻子一提,引得妻子舒服的「啊」了一聲,這一提也讓我看清了妻子粉粉嫩嫩的屁眼。

然後便遭到妻子的嗔怪,粉拳無力的捶在阿力的胸口上。

阿力大笑著抱著妻子,臨走前還得意的看了攝像機一眼。

兩人便上了樓,人影漸漸消失在畫面中,只有妻子腳上的指甲油鮮紅耀眼,然後便結束了視頻。

「操他媽的!」

我趕緊發了個微信給阿力,想問他要接下去的視頻。

不過現在是深夜2點,阿力正躺在我和妻子的大床上,大雞巴插在妻子的屄裡,一邊幫妻子按摩著肩膀、奶子、陰蒂等地方,時不時還拉起老婆就是一頓爆肏。

老婆則是眼神迷離,只有看到床頭我倆的結婚照時有一絲猶豫,但很快又淹沒在快感的海洋中。

兩人終於覺得累了,阿力拉上被子蓋住兩人的身體,親了老婆一口,大雞巴仍插在老婆的屄裡,就這麼沉沉的睡去。

根本無暇理會我的資訊!我想打電話來著,但又害怕被老婆知道,等了許久沒有回信,便也去睡了。

第二天早上,我沒有等到阿力的回信,而是直接被嘈雜的開門聲弄醒了,我揉了揉眼睛一看,是阿力回來了!但是我沒有憤怒,而是直接詢問阿力有沒有新的發現。

是的,雖然昨天阿力在我家當著我的面(攝像機也算吧!)肏的我老婆心花怒放,但那只是我捉姦計畫中的一環罷了。

一個月前的某個中午,我回家拿檔時機緣巧合的撞見阿力正拿著一把鑰匙打開了我家的門。

阿力雖是我的好朋友,但也沒有好到給他我家的鑰匙。

於是我輕輕的開門,偷偷扒在門縫上看,就看到只穿著阿力正抱著一個女人瘋狂親吻。

那女人的臉雖然被阿力擋住,但從那件睡衣我就能認出——那他媽的就是我老婆!老婆上身穿著睡衣,但寬鬆的睡衣下,阿力的大手毫不費力的就可以在那裡作祟,甚至不時的還能把乳頭從領口裡揪出來吃吃。

下身就更誇張的只有一條丁字褲,而阿力的另一隻手已經在騷屄裡扣弄了。

本以為老婆只是被強迫的我在看到妻子的熱烈響應和兩隻小手也在阿力的雞巴上套弄時,就知道姦情熱戀已經坐定了!「大雞巴阿力老公,人家想要了,快點給人家嘛~人家那廢柴老公還有三個鐘就下班了,就看你有沒有本事用三個鐘滿足人家的小騷屄了喲~」

「哈哈哈!騷貨,真他媽欠肏!我們打個賭吧,如果我用兩個小時就把你的騷屄和小屁眼肏得合不起來,你怎麼辦?」

「那……那人家只好……被你……那個啦~」

「被我什麼?大聲點!說清楚!」

阿力說著就抬起老婆的一條美腿,用自己的大雞巴開始摩擦老婆的兩片饅頭屄陰唇,卻不插進去,弄得老婆直喘氣。

「好癢啊……受不了了……人家是說……那大雞巴阿力老公以後就是小騷屄母狗的主人了……人家的小騷屄隨便給主人肏,啊!!!」

阿力聽著滿意,便直接把大雞巴肏了進去。

我的天!這還是我那個平時高高在上,不容侵犯的老婆嗎?這麼淫蕩的話都能說的出來!我再也看不下去了,想沖進去當場捉姦,然後把這對姦夫淫婦的狗頭敲爛。

但又擔心妻子平時高傲的自尊心會承受不了,便打算在樓下堵阿力。

現在想想我真是傻了,老婆都願意給別人當狗隨便給人家肏屄了,聽他們對話,屁眼都有可能肏大了,我卻還想著維護老婆。

當然,這也是我潛意識裡隱藏著的變態心理在作祟,不然也不會有這部作品了。

樓上是我的老婆正與他人姦情熱戀,我甚至都能感覺到「啪啪啪啪」的聲音在刺激著我。

而我在樓下傻傻的堵著阿力,只能在心裡肏了樓上那對狗男女祖宗十八代來解解氣。

忐忑了兩個多小時,阿力紅光滿面的走下樓來,藏在樓道裡的我拿著車上的球棍一棍就把阿力打了個狗吃屎。

他終於看清打他的人是誰時,卻不敢還手,而是冷汗直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