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福一家

“不要了~~還在那面,會~~會聽見的~~啊~~~啊~~~”媽媽的聲音從隔壁傳了過來,聲音異常的清晰。

“沒關係,他早就睡了,看你那騷樣子,幹死你~~”繼父的聲音混合著媽媽的呻吟聲衝擊著我的耳膜。

我用被子蒙住自己的頭,可是還是聽的很清楚,我那沒有志氣的陰莖在繼父和媽媽的喘息聲中硬了起來。

“叫你再硬,沒出息~”我抓住我的陰莖一通的亂揉,火燒般的疼痛暫時驅走了我的欲火,過了一會,媽媽那邊也停下來了,我從被子裡露出了頭,然後拿起我的螢光表,看了一下時間,都已經是淩晨兩點多了,隔壁的兩位也已經是做第三次了。

我揉了揉被自己捏得發燒的陰莖,慢慢的進入了夢鄉。

混到現在這個地步我也不知道是好是壞,而這一切的始作俑者當然是我那風騷的老媽。

我老媽今年四十一歲,人有一米六多,身材不錯,該凸的地方很凸,該翹的地方也很翹,一頭短頭髮有點卷,眉毛又細又黑,眼睛不大,而且看人喜歡用餘光看,說白了就是不拿正眼看人。她的顴骨有點高,聽說顴骨高的人克夫,這點我還有點相信,因為媽媽同我的親爸爸離婚了,然後帶著我來到這個爸爸家裡。

說起來我還有點同情我以前的爸爸,當時我們一家三口住在一個不是很大的房子裡,家裡也不是很富裕,他是一個建築工人,每個月至少都有一千多,但是後來建築公司的老闆因為貪污事發,所以帶著大筆的錢跑了,我爸爸一下子就失業了。

失業後的爸爸每天只能去其他的工地打一下零工每天賺幾十塊錢,但是這樣卻滿足不了我那對金錢充滿無限欲望的媽媽,爸爸每個月的工資全部都上繳,媽媽除了每個月的生活費留下之外其他的都花在自己的身上,所以媽媽的身材才能這麼好。

爸爸是個老實人,不會反抗,長期在外面勞累使他的某部分機能根本就無法滿足媽媽,所以媽媽每天都罵他是廢物,他也只是“嘿嘿”的笑幾聲。後來媽媽聽說搞安利可以賺錢,就拉著爸爸一起去搞,結果可以想像,我爸爸那樣的人怎麼可能搞得起安利呢,搞了幾個月才賺了九十多塊錢。

媽媽很喜歡錢,爸爸賺不到錢而且也滿足不了她生理上的需要,所以媽媽總是找爸爸的茬,終於有一次老實的爸爸被惹惱了,打了媽媽一頓。媽媽正好抓住了這個機會同爸爸分手,然後帶著我一起嫁給了我的繼父。

繼父是做生意的,家裡還算富裕,他的前妻病死了,給他留了一個女兒,繼父的年紀同媽媽差不多,兩人同是處在虎狼之年,碰在一起怎麼控制得了,所以每天晚上都會在床上奮戰幾回合才甘休。

繼父家的房子是兩室一廳,但是這次我們住了四個人,後來繼父請人將他的房間改裝了一下,dfjstory.com因為他的房間很大,所以在中間裝了一個隔扇,上面是磨砂玻璃,他和媽媽睡在那面,我睡在這面,每天晚上我的耳朵都受到折磨。

我媽媽嫁給他似乎得到了很大的滿足,不僅金錢方面,生理方面也是。我見過繼父的陰莖,真的很大,至少有十九釐米吧,又粗又長,龜頭又圓又大,這樣的寶貝我媽媽不滿足才怪。正是因為得到了滿足,我才看見我媽媽風騷的一面,每天都十分恭敬的伺候繼父,而且說話都溫柔了幾分,一看到媽媽這個樣子我從心底產生了一種反感。

我本來是要繼續上學的,但是因為繼父和媽媽忙著賺錢就忽視了我,他們每天早上給我和我的姐姐每人五十塊錢,讓我們自己出去吃飯,他們就出去忙活生意去了,我樂得自在,所以在學校裡也無心學習,終於因為在學校打架被學校開除了。

那個姐姐其實是我最不想承認的,她比我也大不了多少,在一家酒店工作做前廳接待,後來不知道什麼事情也被開除了,她每天也是呆在家裡把自己鎖在房間裡靠一臺上網的電腦過日子。我對她還有點幻想,因為她的身材也不錯,雖然不像媽媽那樣,但是也不錯,她長得也還過得去,她的身體一年到頭都總是可以聞到一陣香皂的氣味,也不知道她一天到底要洗幾次澡。

被開除的我每天沒有什麼事做,在家裡閑著,偶爾出去幫繼父點忙,繼父對我還可以,每個月都會給我錢,算是我的工資。

白天的時候家裡最安靜,我沒事情做就去外面玩,姐姐在家裡上網,到了晚上一家人就會湊齊,今天也是。晚上我一回到家就聽見客廳裡的笑聲,一聽我就知道是媽媽。

我開門走了進去,“怎麼才回來啊,飯都吃完了,給你留著呢。”媽媽說。

“哦。”我說,然後看了看她同繼父,繼父坐在謝謝上,媽媽正蹲在地下給他洗腳,看著繼父那長滿毛的腿我一陣的噁心。

我假裝回自己的房間,然後偷偷的看了他們一眼,繼父正在用腳趾在媽媽的胸前挑逗她的乳頭,媽媽濕漉漉的手放在繼父的陰部隔著褲子抓弄著他的陰莖。

“切。”我輕輕的罵了一聲然後回到自己的房間。

真是無聊,現在一點胃口都沒有,一進房間我就猛的往床上一躺。

“啊~疼死我了。”一個聲音從我的身下響起,我嚇了一跳,立刻從床上蹦了起來。

“幹什麼啊,想壓死我啊。”姐姐從我床上坐了起來,一臉的睡意,她揉了揉眼睛。

“姐姐?你怎麼跑我這裡來了?”我問得同時眼睛掃描著她的全身。

“我的鑰匙丟了,所以在你床上睡一下啊。怎麼,不願意啊。”姐姐說著站了起來,毯子從身上滑了下來。

她穿著粉紅色的睡衣,看樣子沒戴乳罩,胸前尖尖的兩點。

“你找爸爸要啊。”我說。

“我都睡糊塗了,他們回來了嗎?”姐姐穿上鞋問。

“在外面調情呢。”我沒好氣的說。

“你媽媽真夠騷的了。”姐姐說。

“你爸爸也好不到哪去啊。”我說。

“呵呵,這可是我們難得的共識啊。”姐姐笑著走了出去。

“騷貨,有機會看我怎麼強姦你。”我生氣的說。

過了一會,媽媽同繼父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磨砂玻璃雖然看不清楚對面的東西,但是光還是可以透過來的,橘紅色的燈光從繼父的房間透過玻璃照到我的房間。這麼溫馨的氣氛不做愛似乎就浪費了,繼父同媽媽好象也知道這一點,於是一番甜言蜜語後便開始了進入了主題。

以前他們做的時候還會考慮到我,還會放低聲音,但是現在他們已經當我是透明的了。

我的陰莖脹得難受,於是我下了床,走到隔扇的一邊,耳朵貼在玻璃上,聽著隔壁淫蕩的聲音,然後自己快速的上下套著陰莖。只是聽當然不過癮了,這個隔扇雖然是裝的是磨砂玻璃,但是一次我在玩飛鏢的時候不小心在玻璃上穿了個洞,這個小洞就成了我用來自慰的有利工具。

我把眼睛靠近小洞,繼父房間的燈早就關了,但是透過外面路燈的燈光還是可以看到一點的,媽媽正趴在繼父的雙腿之間,用力的吮吸著他的陰莖,豐滿的乳房不斷的摩擦著繼父的腿。

“可以了,夠硬了,來吧。”繼父說。

“孩子睡了嗎?”媽媽不太放心的問。

“當然睡了,這麼長時間了他肯定養成了早睡的習慣了,不要擔心。”繼父滿有道理的說。

媽媽笑了,然後分開雙腿坐在繼父的身上,繼父用力的一挺腰。

“啊~~輕點不行嗎,每次都想把我頂穿了啊。”媽媽說著,雙手按在繼父的胸前開始上下的套弄起來,一雙豐滿的乳房也隨著她的動作上下的跳動。

看到這景象我更加的用力套弄了,我感覺陰莖裡充滿了激情,不釋放出來就不舒服。我兩隻手輪番上陣,眼睛眨都不眨的盯著對面。

陰莖上的快感越發的強烈,我興奮的頭皮都癢了,隔壁房間裡,繼父已經坐了起來,嘴叼住媽媽的一隻乳頭,下體用力的抽動著,床都“吱吱”的作響。

我飛快的套弄著陰莖,就在手都發酸的時候,高潮終於到了,白色的精液從尿眼中噴出,一部分飛到了隔扇上,還有一些流到了我的手上。

“喀!”就在我享受高潮的時候,房間的門突然開了,我心裡咯噔一下,第一動作就是將陰莖塞回短褲中,雖然上面的精液還沒有幹。

“你在看什麼啊。”姐姐的聲音響起。

“籲~~~”我立刻示意姐姐不要出聲。

姐姐很奇怪,她關上門,然後走到我跟前輕聲的問:“在看什麼啊?”

“嘿嘿。”我撓了撓頭。

“閃開,我看看。”她說完把我推到一邊,然後眼睛湊在小孔上,“啊!色鬼。”她說了一句,但是眼睛並沒有離開那個小孔。

我在後面看著她的背影,她還是穿著那件粉色的睡衣,因為她是弓著身體,所以兩個屁股很突出,剛剛得到釋放的陰莖忽然又有了感覺。

這時候隔壁的聲音忽然大了起來,姐姐看著看著,兩條腿不由的並在一起。

“她居然有了感覺?這機會不能錯過。”我想著想著就開始了行動。

我輕輕的走到她的身後,然後陰莖從短褲里拉了出來,我迅速的撩起了她的睡衣下擺,她居然沒穿內褲,這擺明是在誘惑我,我還客氣什麼啊,我的陰莖忽然就插了進去。

“啊~~”她感覺到陰莖的進入立刻回頭望著我,目光中充滿了不一樣的表情。

“你~~”她剛要說什麼,我立刻吻住她的嘴,舌頭在她的口中開始馴服她的舌頭。

她象徵性的掙扎了連下,所謂的掙扎也只是屁股左右用力的扭了幾下,這幾下不僅沒有將我的陰莖從她的陰道里弄出來,反而給了我莫大的刺激,我一邊親吻著她一邊用力的抽動著。

“嗯~~嗯~~~”她哼了幾聲後停止了掙扎,我看它停止了掙扎於是鬆開了她的嘴唇,一條透明的絲線連在我們的嘴唇之間。

她的臉紅紅的,嘴唇也是,我舔斷了透明的絲線,她又轉了過去,眼睛繼續透過小洞看著隔壁繼父同媽媽那活色生香的表演。

我呼吸著她身上的香皂味道,雙手伸到她的睡衣裡摸到了她的乳房,好軟好滑的乳房,我立刻愛不釋手。

“你的奶子真好玩。”我在她的耳邊輕聲的說。

“討厭,你快點吧,被他們發現就不好了。”姐姐回頭說。

“好。”我說著加快了抽動的速度,陰莖迅速的抽動著,房間裡充滿了我們交合的味道。

正在我插得過癮的時候,姐姐忽然回頭示意我停住,我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情只好停住了動作,然後拉出了陰莖同姐姐一起看著對面。

原來那面已經停止了動作,媽媽躺在那裡,繼父正在她的雙腿之間舔著她的陰戶,邊舔還邊發出聲音。

“怎麼了?”我輕聲的說。

“我們要輕點啊,他們已經是最後的工作了。”姐姐說。

“上床去好了,我們自己來表演,不用看他們了。”我說著把姐姐抱到了床上,然後開始扯她的睡衣。

“幹什麼這麼著急啊,不能都脫了。”她說著自己把下擺掀到了腰上,然後側過身體背對著我抬起了一條腿,“來吧。”

我在她的陰戶摸了一把,濕淋淋的,我的陰莖很容易的插了進去,我抓住她的一條腿,然後用力的抽動起來。

我的床也開始響了起來,我此時心裡異常的興奮,平時看到繼父和媽媽在隔壁做的那麼瘋狂,今天我自己終於可以嘗試一下在自己房間裡做愛的感覺了。

“嘿嘿。”我爽得發出了笑聲。

“怎~~~怎麼了?”姐姐聽到我的笑聲,回頭問。

我親了她一下,沒有回答,繼續抽動著。姐姐努力使自己不發出聲音,但是從她的表情以及急促的呼吸可以看出她也是很爽。

這下好了,繼父把我媽媽幹得那麼爽,我也把他的女兒幹得異常的興奮啊。

因為擔心被發現,所以我用力的抽動一會就交了貨,姐姐也得到了很大的滿足,躺在那裡喘息著,她忽然把我的枕巾拉了過來。

“拿枕巾做什麼啊?”我問。

她沒有說話,只是把枕巾在陰部擦了幾下,然後又扔在我的頭上。

“我先走了,明天再繼續好了。”她說著站了起來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後跑了出去。

我把那塊枕巾按在鼻子上,呼吸著我們共同的味道,陰莖得到了滿足,安靜的趴在我的短褲中。我忽然有了個疑問,為什麼姐姐不反抗?我想來想去也想不出為什麼,後來乾脆不去想了,那晚我睡的很舒服。

早上起來的時候已經是九點多了,繼父同媽媽早就出去了,我懶洋洋的從床上爬了起來,然後刷牙,洗臉,重複著每天都做的事情。然後洗了一個澡,沒辦法,昨天因為太著急了,沒有處理好後續工作,所以陰莖不太舒服,包皮都同短褲粘在一起了。

洗完澡後我有了點精神,然後從冰箱裡拿出了一個麵包一瓶水,一邊吃著一邊向姐姐房間走去,一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我異常的興奮。

我走到她的門前,輕輕的推了推門,門開了,居然沒有鎖,我輕輕的走了進去,姐姐的房間以前也來過幾次,不過那時候來只是隨便進來看看而已,這次是有目的的。

一進房間我就聞到了很濃的香氣,姐姐躺在床上還在睡覺,天氣有點熱,所以她只蓋了一條薄毛毯,兩條白皙的長腿露了出來。

看著姐姐的樣子我已經沒有心思吃東西了,我把麵包和水放在桌子上,然後輕輕的坐在床上,我慢慢的把她的毯子掀了起來,毯子下面是姐姐赤裸的身體。

她居然是裸睡,我咽了一口唾沫,然後把毯子慢慢的抽了出來放在一邊,大概是因為動作有點大的原因,姐姐翻了個身,仰面躺在那裡,雙腿微微的分開。

我的呼吸有點急促了,我努力的平靜了一下心情,然後慢慢的分開姐姐的雙腿,昨天晚上我的房間很暗,我們做得又很著急,所以沒有心情看她的陰部,現在有機會了。

我的手指在她豐茂的陰毛中摸索著她的陰道,然後用手指沾了點口水使她的陰毛粘在一起,方便我的觀察,沒有想到她的陰部同她的睡衣是一個顏色,都是粉紅色的,只是陰唇的前邊有點點的黑。

“怎麼濕漉漉的啊?”我看了看也不管那麼多了,雙手分開她的陰唇,然後慢慢的撥弄著她的陰蒂。紅紅的陰蒂很快就硬了起來,我伸出舌頭在上面舔了一下,有點鹹,我看姐姐沒有什麼反應,於是就張大嘴用力的吮吸起來。

姐姐的腿忽然用力的夾著我的頭,接著她的手按在我的頭頂而且還很用力,似乎要把我按入她的陰道一樣。

“原來你早就醒了。”我說。

“別~~別停下~~”姐姐扭動著身體說。

我將舌頭伸進她的陰道用力的攪動起來,手指在她的肛門附近玩弄著,她的陰毛真的很多,肛門附近都長了一些,我用手指玩弄著,感受著另類的快感。

“啊~~~啊~~~我不行了~~~”正當我玩得過癮的時候她忽然夾緊了我的頭,一股熱熱的液體流到了我的嘴裡。

“怎麼這次這麼快啊。”我從她的雙腿之間掙扎出來問。

“人家本來就在做春夢,還有,然後就是你的舌頭。”姐姐一臉淫蕩的說,我納悶平時怎麼沒看出來姐姐是這麼樣的一個女人。

“原來剛才你在自慰,是不是看見聽見我的動靜你就停了啊。你舒服了,我可不爽啊。”我說著躺在她的旁邊,然後拉出了陰莖。

“那我幫你好了。”她說著翻身壓在我的身上,然後慢慢的滑到我的雙腿之間,用嘴唇吮吸著我的龜頭。

這是第一次有人給我口交,舒服得很啊,我把手按在她的頭上,陰莖在她的口中抽動著,口交同性交真是各有各的好處。

第一次被人口交,所以我沒有持續多久,很快就射了。

“怎麼射了這麼多啊。”姐姐拿起了一張紙巾擦著自己的嘴說。

我躺在姐姐的床上,雙手放在腦後,姐姐靠在我的胸上,手指玩弄著我的乳頭。

“你昨天為什麼主動來找我啊?以前怎麼不見你行動?”我問。

“我以前有男朋友的,最近才分手。”姐姐說。

“為什麼啊?”我問,雖然這同我的問題沒關係,不過我也有點興趣。

“是我自己的問題了,你知道嗎?我必須天天都要洗澡,如果一天不洗的話我的那裡就會發出特別難聞的味道,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我同男朋友分手了,而且工作也丟了,因為我總是找機會去洗澡,任何單位都不可能要一個總是曠工去洗澡的人吧。”姐姐說。

“你男朋友就是因為你這裡有味道才同你分手?”我說著手在她的陰戶上摸了一把,然後放在鼻子前聞了聞,沒有什麼大的味道。

“這大概只是一個理由吧,他已經又有了喜歡的人,所以總是要找個藉口甩掉我。”姐姐說。

“男朋友沒了,你寂寞了,於是就找我?”我說。

“只說對了一半啊,我爸爸同你媽媽這一段時間哪天沒有做啊,弄得我也心癢癢的,再加上我在網上看了幾篇描寫姐弟戀的小說,所以……”姐姐不說了。

“嘿嘿,這麼簡單啊,我還以為是我自己有魅力呢。”我說。

“想得美啊你。”

什麼事情都會有處理方法的,繼父同媽媽每天還是那麼瘋狂,媽媽為了繼父的身體著想,不時的給繼父吃一些滋補品,我已經沒那麼的意見了,他們做他們的,我做我的,每天他們做的時候我都會同姐姐一邊偷看,一邊觀摩技術,白天他們走了我們偶爾也會到他們的房間去體驗一下生活。

總的說,這個家庭還算“性”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