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姦傳奇 (雷霆警花)

(一)

2012年3月21日 23:55

靜悄悄的夜晚,楊菲仍坐在書桌前,看著厚厚的一沓資料。

楊菲:2011年11月17日,XX路,廢棄屋內,發現第一名被害者,杜莎莎…

楊菲:杜莎莎,女,21歲,香港人,從事職業為XXX醫院護士,通過法醫鑒定,被害人死前曾經服食過大量迷藥,並且,在死前還和人發生過性關係,體內有殘餘精液,死因,則是被疑似繩狀物勒住脖子,窒息而亡。

楊菲將披肩的長髮盤了起來,再一次從頭開始查看資料,並在檔案上用筆劃下了一些記錄。

楊菲:2011年12月16日,XX山,公共廁所女廁內,發現第二名被害者,李霞……

楊菲:李霞,女,22歲,香港人,從事職業為XXX電視台記者,通過法醫鑒定,被害人同樣死前服食過大量迷藥,並且,在死前和人發生過性關係,體內殘餘的精液與杜莎莎體內殘餘的精液DNA完全吻合,而且,李霞的死因與杜莎莎也完全一致,都是被疑似繩狀物勒住脖子窒息而亡。

楊菲揉了揉脹痛的雙眼,繼續看下去。

楊菲:2012年1月20日,XXX路後巷內,發現第三名被害者,張雯…..

楊菲:張雯,女,16歲,香港人,XXX中學高三女學生,除了死前也服食過大量迷藥和發生過性行為以外,身體上還有多處被毆打過的傷痕,但是,她體內殘餘的精液與杜莎莎,李霞體內殘餘的精液DNA一致,並且,死因仍是被疑似繩狀物勒住脖子窒息而亡。

楊菲輕輕的用拳頭敲了敲自己的眉心。

楊菲:2012年2月24日,XXX號XXX棟XXX樓2101室關慧家,衛生間內,發現最後一名死者,關慧…….

楊菲:關慧,女,26歲,香港人,XX中學初中二年級教師,與之前三名被害人一致,死前服食過大量迷藥,發生過性行為,體內精液DNA顯示與之前三名被害人一致,死因被疑似繩狀物勒住脖子窒息而亡。

楊菲的背,重重的靠在椅背上,她閉上了雙眼,臥室的燈光照亮在楊菲那張美若天仙的面龐上,讓人不禁遐想連天……

這件棘手的連環姦殺案,到楊菲手裡已經快一個月了,這一個月來,楊菲所在的重案組A組所有人幾乎都跑斷了腿,可是,依舊沒有任何進展。四名被害人,根本互不相識,而她們身邊所有的可疑人員楊菲等人也都查了一遍又一遍,可是,直到今天,都沒有任何收穫。

按照目前手裡的資料來看,犯罪嫌疑人似乎每一個月都會行動一次,而這個月,很快就要到尾聲了………..

楊菲不經意的看了下時間,原來已經零點了……

楊菲頭疼的關了燈,慢慢的站起來…

算了,明天下班後,看望師父的時候,順便去請教一下他吧……

……………………………………………………………….

楊菲,今年27歲,是XXX警局重案組A組的隊長,同時,也是全警隊公認最美麗的女人…..

美麗,固然是女人所擁有的一項巨大殺傷力武器,但是,光憑美麗,是不足以駕馭重案組隊長這個位置的,重案組所面臨的案件,那些罪犯,往往都是極據危險性的,每一個重案組成員,都必須有矯健的身手,靈活的頭腦,以及機警的應變能力,而作為隊長,則必須更加嚴格,除了以上的幾點要求外,隊長還需要有凝聚隊伍的能力,同時還要在任何情況下做出最理智的判斷,領導整個隊伍,這些,楊菲,完全具備。

楊菲自考近警校以來,無論體能,還是訓練,還是文化知識,dfjstory.com還是意志力,都遠遠的超過其他同學,但是,她的這些優點,都被她身上另一個優點給完全掩蓋住了,那就是,楊菲的美麗……

當初,就連楊菲的師父,鄭警官,也認為,以楊菲的美貌,不去做明星而是投身警隊,實在太可惜了….

秀眉之下,是一雙清澈的雙眸,而這對水汪汪的大眼睛裡,居然時時刻刻的在散發出一種堅忍不拔的氣息!?又高又挺的鼻樑下,一張櫻桃小嘴,原本就精緻的五官相當謹慎的搭配在皮膚白皙的瓜子臉上,一頭飄逸的披肩黑髮又黑又亮,如果是在工作時,則是紮成馬尾,一米七二左右的身高以及工作需要,楊菲幾乎不穿高跟鞋,她總喜歡穿較為舒服的平底皮鞋,至於著裝方面,楊菲幾乎不怎麼講究,女人一旦漂亮到了極致,就已經不大需要打扮,而無論楊菲穿什麼,她那完美的身形都能很好的展現出來…….

一個如此清純,如此美麗的小女孩,居然跑來當警察,這真的是太可惜了。

而事實上,楊菲用了數年的時間證明了自己,她的才智,絲毫不在她的美麗之下。

多年來,楊菲屢破奇案,而這次,這件連環色魔案,卻讓楊菲感到了無比龐大的壓力…..

……………………………………………

2012年3月22日 9:00 XXX警局 重案組

楊菲:我知道這段時間大家都很辛苦,但是,案件仍然沒有破獲,所以,我們還得繼續撐下去,盡早將這個變態色魔緝拿歸案。

穿著黑色的西裝,白色的襯衫,一條及膝的西裝裙,肉色的絲襪,楊菲,在和手下的隊員針對這件棘手的案子開第N次會議。

楊菲的手下,一共五男一女六個人,除了那名女性隊員以外,餘下的五名男性隊員依舊精神抖擻,並沒有露出太多的疲憊感,這主要和楊菲有關,因為,五個男性隊員裡,有四個都是單身,他們都對楊菲言聽計從,而即使是年齡最大的那個已婚隊員,也非常想在楊菲面前表現自己,畢竟,楊菲實在太漂亮,能和這樣的有貌有才的年輕女上司公事,根本就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

楊菲:再強調一遍,根據上述四名死者遇害的時間,犯罪嫌疑人極有可能就在本月結束以前犯下第五狀案子,所以,我們在這餘下的幾天,必須更加嚴謹………….

楊菲再次詳細的佈置了一下每一個人的任務。

然而,很快,一天就過去了,案件仍然沒有任何進展,幸好,到下班之前,也沒有新的命案發生。

………………………………………………..

3月22日 18:00

楊菲看著鏡子前自己的裝扮,有些覺得莫名其妙……

楊菲:為什麼,每月去看望師父的時候,我都要這樣打扮自己呢?

 

鏡子裡的楊菲,與白天上班時相比,此時,有種明艷照人的感覺….

兩道微彎的秀眉之下,上下眼皮都塗了淡淡的眼影,些許金色的亮點,伴隨著燈光的照射若有若無,而原本堅忍不拔的雙瞳,此時硬是因為戴上了一對豹紋美瞳,而顯得撫媚,嬌柔,而整張白皙的面容,也被均勻的塗抹了高檔的粉底,使得楊菲整個人看起來更加的精神。顴骨下,淡淡的腮紅則顯得原本就美貌的楊菲更加的嬌柔,因為塗了唇彩,所以,原本性感艷麗的紅唇則時刻散發著一種耀眼的亮粉…..

比起面容上的打扮,楊菲在穿著上也有了明顯改變。

工作時所穿的西裝連同今天上班時所穿的內衣褲一起,放在地上。

楊菲,身著一件帶扣式長款羊毛毛衣,而毛衣裡,則是一件與毛衣配套的同款黑色的連衣裙,連衣裙的領口很低,楊菲那對白皙的乳房有近一半都漏在外面,一條不淺的溝渠,看了讓人忍不住有些流口水…..

連衣裙並不長,下擺距離膝蓋至少有著一個成年男人手掌的距離,而兩條白皙而又修長的雙腿上,則是穿上了一雙薄薄的黑色絲襪,至於腳上,則是一雙黑色的及膝高跟皮靴。

整套妝扮,比起早上工作時那個清純,精練的女警來,楊菲此時顯得則是一個高貴,明艷,溫柔的美女形象。

楊菲,最後看了一眼放在床邊,那套乾淨的內衣褲,猶豫了一下,離開家出門了。

………………………………………….

18:30

楊菲,拎著不少水果,補品,按響了面前的門鈴。

門鈴響了兩下,門就開了。

楊菲:師父好!

楊菲微笑著向門內的老人打招呼。

鄭龍:和你說了多少次了,來看我,不必帶這些東西。

這個精神抖擻,中氣十足的男人,自然就是楊菲的師父,提前退休的教官,鄭龍。

鄭龍將楊菲迎進門內,隨後關閉房門。

鄭龍:不用換鞋了,一會我來打掃。

楊菲欲將腳上的皮靴脫下,換拖鞋,鄭龍看見了急忙阻止。

楊菲:還是換吧,弄髒了不好。

楊菲一手扶著牆壁,一邊慢慢的彎下腰,將皮靴脫下。

由於楊菲穿的連衣裙實在太短,而她彎腰的幅度也太大,所以,她的整個裙底,都毫無保留的暴露在身後鄭龍的視野裡…..

黑色絲襪的蕾絲邊緊緊的粘在白皙的大腿根部,而由於長期鍛煉,所以,楊菲的腿型相當美麗,絲襪粘合大腿的位置,並沒有一絲多餘的贅肉…

而讓人大跌眼鏡的是,在絲襪以上,楊菲的襠部,完全是真空的!

稀疏的陰毛裡,肉色的縫隙在客廳燈光的照射下,清清楚楚的暴露在鄭龍的眼中….

楊菲:師父…….

楊菲剛換好拖鞋,還沒來得及把話說完,就被鄭龍一把抱在了懷中……..

鼻孔喘著粗氣的鄭龍,已經和楊菲吻在了一起…….

被鄭龍這麼突如其來的一吻,楊菲的身體明顯顫抖了一下,可是,接下來,她便慢慢的放鬆了身體,同時,迎合著鄭龍,張開了自己的櫻桃小嘴….

多少人的夢中情人,楊菲,就這樣安靜的站在鄭龍的面前,主動的張開小嘴,把甜美的酥舌,伸進了鄭龍滿是煙垢的嘴裡,與他那條臭烘烘的舌糾纏在了一起…..

楊菲一邊如饑似渴的嚥下鄭龍的口水,一邊微閉著雙眼與鄭龍激烈的舌吻著,一邊伸手將自己的外罩毛衣脫掉…..

鄭龍的雙手,粗暴的將楊菲的連衣裙領口往下一拉,一對雪白的肉球,毫無遮攔的就暴露出來,原來,楊菲不僅沒有穿內褲,連胸罩也沒有穿…..

鄭龍,使勁的搓揉著楊菲那對彈性十足,白皙滑膩的兩個肉球,楊菲可是一個運動健將,鍛煉是她每天必修課,所以,她的雙乳雖然大,但是,並不是軟綿綿的一團,而是韌勁十足,將來,無論誰娶到楊菲,可真的是一件讓人高興到精盡人亡的事情,可是,現在,握著楊菲這對傲然挺立雙峰的人,居然會是鄭龍……..

兩個人,一邊吻著一邊步履蹣跚的進入了鄭龍的臥室,鄭龍把楊菲粗暴的往床上一推,跟著就開始脫自己的衣物…..

楊菲則是將自己的連衣裙從自己的身上脫下,此時,她全身上下僅僅剩下腿上的兩隻黑色絲襪了……

…………………………….

楊菲:呼….呼……師父,其實,這次來,我還想請教你一個……啊!…….

楊菲,弓著腰,如同一隻母狗一般趴在鄭龍的身上,而鄭龍則是張著嘴,吻著楊菲白皙的脖子,當楊菲開口要說話的時候,鄭龍則已經吻到了楊菲胸前的那一對粉色的棗核之上……

兩座白皙的山峰上,中間的位置,那一對如同棗核般大小的紅暈,自然就是楊菲的兩個乳頭了,楊菲的乳頭是典型的內陷型,如果不是非常動情,又或者是被人吮吸,那是很難主動站立的,而鄭龍,則是粗暴的將楊菲左側乳房的乳頭含在了口中,跟著,就是像是吸螺絲一般的用勁一吸,這麼一吸,楊菲自然感到了疼痛,所以,才喊了出來……

楊菲:這次來,我還想請教你一下,關於最近的一個案子,那個……..連環……

乳房的疼痛才剛剛有所緩解,楊菲好不容易才能說話,但是,這會功夫,又沒法好好說話了……

因為,楊菲,此時是懸空的叉著雙腿,「蹲在」鄭龍的面部,鄭龍,一手扶著楊菲被絲襪包裹住的腿,一手繞道楊菲的後庭,手指溫柔的在楊菲那柔軟的後庭上撫摸,舌,卻已經在楊菲兩腿間的肉縫上舔了起來…..

在這種挑逗下,楊菲再能說出完整的話來就見了鬼了!

鄭龍硬是這樣舔著楊菲的陰道足足五六分鐘,直到他的嘴巴一圈都是自己的口水和楊菲陰道內分泌出的液體,才滿足的讓楊菲躺下。

面色嫣紅的楊菲,見鄭龍坐在了自己的兩腿之間,她雙手分別抓著自己的肉縫兩邊,微微的抬起屁股,將自己濕漉漉的陰道伸向鄭龍那已經硬的發黑的肉棒…..

鄭龍,半跪在床上,將肉棒,對準了楊菲兩腿肉縫間那濕漉漉的洞口,然後,點了點頭,而楊菲,則是自己慢慢的,用自己那美麗而又神聖的陰道,一點一點的將鄭龍的肉棒吞噬…..

在肉搏一寸一寸進入自己陰道的同時,楊菲也不由自主的呻吟起來…..

楊菲紅著臉,慢慢的前後移動著身體,由於她是仰臥,所以,這個姿勢想要主動移動身體,相當困難,若不是楊菲的體能比一般女人強上許多,恐怕,她連兩分鐘都支持不了。

肉棒被一種熾熱,濕滑的感覺所覆蓋,看著面前的楊菲,如此不知廉恥的主動在自己的胯下喘息,鄭龍的臉上再次展開了笑容….

鄭龍:(陳佳瑤,你這個賤人!雖然,沒有永遠得到你是我終生的憾事,但是,你若是有在天之靈,就仔細看看,你的寶貝乖女兒,現在在幹什麼!)

楊菲在鄭龍的視線裡,她的容貌逐漸發生了變化,楊菲變成了另一張面孔,雖然,這張面孔和楊菲很像…..

幾分鐘後,楊菲移動的頻率明顯又下降了一些,看起來,這個姿勢真的是相當耗費體力。

鄭龍:算了,我來吧。

鄭龍慢慢的壓在了楊菲的身上,而楊菲,則是虛脫的躺下,同時,擦了一下額頭的汗水…..跟著,則是用兩隻纖細的胳膊摟住了鄭龍的脖子,而兩條腿也同時交錯著夾在鄭龍的屁股上…..

鄭龍:怎麼這麼久了,你還是這麼緊?

楊菲的陰道裡,已經是絕對的洪水氾濫,可是,即便這樣,鄭龍也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己的整根肉棒都被楊菲陰道內側的嫩肉如同吸盤一般緊緊吸附著,每抽插一下,都能感覺到一種強烈的吸力,甚至,都能感覺到,楊菲陰道內的嫩肉幾乎都被自己每次拔出肉棒時帶了出來……

楊菲兩眼微閉著,不斷的呻吟喘息著,被性愛快感包裹住的她,根本沒法回答鄭龍這個淫蕩的問題。

鄭龍:你最近還能夢見你父母嗎?

鄭龍稍微歎了口氣,然後斷斷續續的說。

楊菲:偶爾……還是…….會……..會……..嗯…….嗯……..不過……還是….沒法…….

很明顯的,鄭龍放慢了抽插的頻率,所以,楊菲才能勉強的回答鄭龍。

任何天籟之音,都沒法和女人因為性愛而發出的呻吟聲相比,而楊菲的呻吟聲,更是讓人覺得無比的銷魂。

鄭龍:你還是在等他嗎?

鄭龍的頻率更加緩慢了。

楊菲:………

楊菲紅著臉,伴隨著鄭龍的抽插,表情極其撫媚,近一分鐘後,才回答。

楊菲:是的。

聽了楊菲的回答,鄭龍忽然賣力的瘋狂起來,楊菲也跟著抑揚頓挫的呻吟起來…

大量的淫水,伴隨著鄭龍的抽插,從楊菲的陰道裡流出,染濕了二人的陰毛,也染濕了床單,啪啪啪做愛時候肉與肉碰撞的聲音混合著楊菲令人銷魂的呻吟聲,迴盪在小小的臥室裡…………

19:00

鄭龍坐在飯桌前的椅子上,而楊菲則是一絲不掛的坐在鄭龍的腿上。

楊菲:師父,多吃點。

楊菲,用勺子,一勺一勺的餵著鄭龍,而鄭龍,則是一手扶著楊菲的後背,一手不斷的在楊菲的雙乳和陰部遊走,所謂「秀色可餐」……

鄭龍:最近碰見什麼棘手的案子了?

鄭龍的左手,已經被楊菲的淫水染濕,楊菲幾乎是一邊輕聲呻吟著,一邊吃飯,一邊回答。

楊菲:最近….有一個案子…..我怎麼想也想不明白…..所以……我…..我想….請教一下….師父…….

鄭龍斷斷續續的聽楊菲說完了關於這間案子的一切。

鄭龍:你已經按照你知道的方法偵查了那麼久,仍然沒有絲毫頭緒,那麼,我認為,目前有兩種可能。

楊菲說完一切,時間已經是19:45,即使,飯也已經吃完了。

鄭龍悠閒的歪在客廳的沙發上,而楊菲,則已經穿回了裙子,恭謹的跪在鄭龍的兩腿間,將頭埋在鄭龍的襠部…..

楊菲一邊溫柔的用嘴吮吸著鄭龍的肉棒,不斷的用酥舌輕舔著肉棒的馬眼處,一邊聽著鄭龍的判斷。

鄭龍:第一種,就是嫌疑人是毫無目標,隨機性的選擇受害人施暴,如果是這樣,那麼,你們根本沒有什麼實際的可行方案,只有加強巡邏,同時,多注意城內沒有攝像監控的區域。

鄭龍的這句話,也是好不容易才說完,畢竟,楊菲的小嘴實在是有一套,柔軟的酥舌,不斷的舔著肉棒,加上楊菲口腔同樣的濕潤,溫暖,以及楊菲那張如此清純美麗的面龐,含著肉棒的淫賤畫面,使得鄭龍有些分心,不過,鄭龍並不打算讓楊菲停止。

鄭龍:至於第二種,我認為,四個被害人一定有著某種致命的共同點,只是,你還沒有發現而已,你應當更加深入的去調查一下,四個受害人,如果,她們四人根本沒有任何交集,互不相識,那麼,她們四個有沒有什麼共同愛好,比如,都喜歡某一種牌子的服飾,化妝品,又或者說,她們都喜歡同一種運動,影視明星,甚至,她們是否是同一星座,也要歸納在你們的偵查範圍內。

鄭龍又斷斷續續的說了一些其他要素,而楊菲則是聽的入了神了,顯然,她是在思考著什麼。

下一秒,鄭龍卻是站了起來,抱著楊菲的後腦,撫摸著楊菲的秀髮,不斷將肉棒往楊菲的喉嚨深處挺近,如此多次數的深喉口交,楊菲的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同時,她也乾嘔了好幾次,不過,即使這樣,她也沒有停止的意思,仍然是忍著痛苦,不斷的用舌挑逗著鄭龍肉棒的敏感處…..

終於,在19:55,鄭龍低吼著將精液射在了楊菲的嘴裡…..

楊菲那美麗的臉龐此時已經憋的通紅,她努力的將嘴裡的精液全部嚥下,之後,才張大了嘴,輕輕的喘息著。

楊菲:謝謝師父的教誨。

楊菲再一次張開嘴,將鄭龍那條軟掉肉棒含在口中,幫他清理。

鄭龍:行了,不用弄了,時間不早了,你收拾下準備回去吧。

鄭龍的呼吸忽然急促起來,他的臉色也變的相當難看…….

楊菲聽了之後,則是點點頭,跟著,將放在茶几上的絲襪穿回。

美女無論是穿絲襪,還是脫絲襪,其實對於男人來說都是一種誘惑,更不要說楊菲這樣的美女穿絲襪時的魅惑感了,可是,鄭龍似乎一點欣賞的意思都沒有,他只是在努力的平復自己的呼吸。

20點整,楊菲已經恢復好了穿著,站在了鄭龍家的門口。

楊菲:謝謝你,師父,有了你的幫忙,我想,我一定會很快破案的。

楊菲仍然是微笑的對門內的鄭龍說。

鄭龍:嗯,你回去路上注意安全,車慢點開。

鄭龍則是一副長輩關心晚輩的口吻。

楊菲:好的。那麼,師父,我先走了,我下個月再來看你。

鄭龍:下個月,楊瀾她也該旅遊回來了吧,到時候把她也帶來吧,好久沒有見到她了。

楊菲:好的。

楊菲微笑著離開了。

一直到了樓下,到了車裡,楊菲才感覺到自己有些累,腰酸背痛,而且,兩個腮幫子也有些隱隱作痛,至於下身,則是感覺到又粘又膩,而且,隱約中,似乎還有什麼東西正在流出……

不過,與每個月的這天一樣,楊菲根本沒有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

………………………………………………………………….

站在陽台上,目送著楊菲離去,鄭龍這才慢慢的回到臥室……

鄭龍:時間,越來越短了……

鄭龍:照這樣下去……

鄭龍面色凝重的打開大衣櫃的門,從裡面拉出一個和楊菲有著八成相似,但是明顯稚嫩不少的全裸女人。

鄭龍:你姐回去了,你可以工作了。

楊瀾:是的,主人……這個全裸的年輕女人,正是楊菲的親妹妹,楊瀾!

楊瀾,面無表情,兩眼無神的赤裸著走進客廳,機械式,面無表情的開始收拾桌子。

……………………………………………………………………

3月22日 21:20

又洗了一次澡,楊菲再次坐在了書桌前,重新的查看案件的資料,兩個多小時前,自己和鄭龍的交合楊菲已經忘記的一乾二淨,就如同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但是,鄭龍關於案件的建議,楊菲可是一點也沒有忘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