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SIS麗人的故事

(一)我與不懂浪漫不得不說的故事

悶騷一般是指外表冷靜,沉默,而實際富有思想和內涵的人即表面上矜持得不行,骨子裡熱情如火的人。悶騷是一種迂回的表演,因含蓄而上升了一個境界,是一種假正經和低調的放肆。它蟄伏在人的體內,假寐、積蓄、含而不露、欲說還休,時機一旦成熟,就立刻蘇醒,繼而驚世駭俗。

悶騷男,是的,我就是個悶騷男。我更喜歡自我細細品味事物的美妙,而不太願意去分享,我認為那樣會減少美妙的持久,經久愈淡。如一瓶好酒,未開封之前那份醇香可以長久保存,而一旦打開瓶蓋雖酒香四溢,滿室生香,但終歸於平淡,慢慢飄散。簡單來說我不是很願意分享的一個人,尤其是偏隱私點的事情,直到那一天……

「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娉婷說的是不是你。」好友麥兜沖進我辦公室,眼裡泛著光——有驚喜有羡慕嫉妒

「娉婷說什麼了?」我讓麥兜說得我莫名其妙,心裡有點不安。

「就上次娉婷過來你們兩個是不是有做過什麼!」

雖不至於五雷轟頂,但對於我來說也確實有點小驚嚇,「什麼做過什麼,你在說什麼?」

「你自己上梨花論壇去看,搜信息量很大的一貼」梨花論壇是我與麥兜的暗語,就是SIS,麥兜還是笑話區版主,有回和我說笑,這裡全是好B呀,正好電視裡放著關於韓國梨花女子大學的新聞,我就回了他一句,「那裡也全是好B呀!」後來我們就以梨花論壇作為暗語,意指SIS。

我聽完趕緊將麥兜推出辦公室,立刻登錄SIS搜索……

命運有些時候是很神奇的,往往附帶著戲劇性,很多人總是翼望著在某個路口會出現一些從生命中錯過的人踩著同樣的步調悠然出現,但人們都會提醒自己成熟點,也許轉角遇到的不會是自己所翼望的人而是一個陌生的流浪漢,世界那麼大,很難有這樣的巧合。與娉婷即不懂浪漫(後文簡稱浪漫)同在一個論壇,卻從來不知道,而是以這一種方式來知道這是否就是命運的神奇。又或者這就是《戀空》裡所說的羈絆吧。

我不明白浪漫為什麼要把我們的故事發到論壇,就正如當初我不明白我的某個美女少婦同事為什麼會將她給她的前任同學口交的事詳盡的說給旁人聽一樣,細節是那麼的詳盡細微,她是如何輕輕地用手撫摸同學的睪丸,然後用手將他的包皮往下拉,讓龜頭全露出來,用舌頭先舔了幾下馬眼再虛含著,光用舌頭攪拌龜頭,再猛的一下含到底,用嘴包著雞巴輕輕地搖晃幾下緩緩吐出,如此幾番後,用她的乳頭去輕輕觸碰他的龜頭,再拿著雞巴去拔弄奶房。細節詳細到令人髮指,也許她能從分享經歷中再次品味再一份快感,並且可以重新將整個過程以她最興奮的方式建構,修正至她最滿意的狀態,也就是說她將最能撩動她的情節方式代入進去完全激發自身的G點。這應當是一種修正,正如浪漫在《不懂浪漫,信息量很大的一貼!!!》中所修正的一樣,事實與她說描述的其實並不完全一樣。這就是我要發貼的原因

浪漫貼中說喝了酒就不開車回家,其實浪漫並沒有開車而是坐高鐵過來的,也許她在故布迷陣。浪漫從廣州過來深圳玩,我與老婆前去接她,晚7點半左右到站的,我以前沒見過浪漫,所以當浪漫叫我老婆名字時我被她的美貌所俘獲了。身材姣俏,皮膚白嫩細膩,小小的嘴巴特別俏皮可愛,正所謂眉如翠羽,肌如白雪,腰如束素,齒如含貝。

[[神女賦]]中記載,楚懷王在遊覽雲夢澤的台館時,dfjstory.com曾夢遇巫山神女。我想楚懷王的夢中神女一定是臉含嬌羞身著白紗迎風而來。那一刻的浪漫如成神女般撞進胸懷已致我有片刻失態,

「怎麼了,讓我閨蜜迷著了!」老婆的一句話把我拉出迷思中,浪漫也低頭嬌笑,白皙的肌膚露出的漂亮鎖骨讓人迷離,低頭之間用眼狠狠地勾了我一下,那一眼,整個大廳人聲靜默,燈光色彩斑斕。

老婆的話讓我們少了幾份疏離,多了幾份親切,一路談笑回到家中。

中國人說人逢喜事精神爽,好友相見自然也算一喜,老婆很是開心晚餐時喝了很多,而對於男人來說,秀色可餐,絕色本可佐酒,我也喝了不少,但完全沒到醉的地步,一個絕色美女能刺激男人的內分泌,酒量飛速增長。可以說女人的美貌是與男人的酒量成正比的。

浪漫扶我老婆進去睡覺後回到客臥洗澡睡覺時,我其實一直在想著《奮鬥》中陸濤和夏琳第二次見面就激吻的畫面,我期待著也能擁有一份這樣的愛,那麼激烈醇香,驚世駭俗。這種欲望在一步步放大。人是複雜的,人的心裡有好多個房間,房間裡面住著不同的女人,有些房間大有些很狹小,又或者有的房間陽光明媚有的房間深藏地底。

但人有善惡之分,能夠將房間的位置擺放正確不至混亂,但這欲望無窮放大,房間位置發生偏離,我心中屬於浪漫的房間無限放大,鳥語花香。

浪漫,浪漫……我滿腦海都是這個名字。那怕只是看下她的身體也好,我帶著這種自欺其人的想法輕輕推開客臥的門……

浪漫穿著我老婆的真絲吊帶睡衣躺在床上,身上微微發出誘人的沐浴香水味。眼睛微閉,長而卷翹的烏黑睫毛更顯得嫵媚可愛。鮮豔欲滴、紅潤誘人的性感小嘴巴微嘟著就像在向我索吻一般,睡衣的細吊帶鬆開在她兩肩上,鼓鼓的乳房上部露出來,尖挺的乳峰與飽滿的乳頭,在光柔的睡衣包裹下更是性感撩人……

我輕輕地掀開浪漫的睡衣下擺,在她兩腿根間,那件被幾乎透明的內褲裡面包裹的東西,飽滿的陰戶緊貼在白色的內褲上,鮮嫩的肉縫,毫無保留地印了出來。透過內褲,甚至可以看見那顆大大的陰核有一個包圓弧狀像小山突起,啊,多麼迷人的地方,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想念。

我將手伸了出去,輕輕地撫摸覆在了那美妙之處,那種特有的柔軟與濕潤就從我的手掌傳向了我的全身。這種獨特的感覺讓我將原先的自欺其人的想法完全拋棄掉,我要親吻她的陰戶,我要狂暴的進入她的陰戶,這一候我只有這個想法。

我輕輕地將浪漫的內褲往下拉,但她的混圓的臀部阻礙了內褲,我用手指輕輕地在她臀部撓了兩下,浪漫受到刺激將身體移動了下,內褲順利地讓我拉了下來。只見那裡晶瑩豐碩,兩片嫩紅的陰唇夾在豐臀玉腿之間,楚楚動人,輕輕地撥開陰唇,小豆豆露了出來,美人如玉,如玉美人,這就是最美的美人玉,晶瑩透亮還散發著一股淫靡氣味,這種氣味有時候對於男人就是最好的催情劑。我俯下身體輕輕親吻著透亮的豆豆,還不時用舌頭舔弄著豆豆,才兩三下陰蒂就明顯的充血起來散發著媚惑的光。

「嗯……嗯……」浪漫在夢中受到刺激不自覺地呻吟出聲。

我聽到浪漫的呻吟聲,這就是衝鋒號,全身所有細胞都激昂起來。我將浪漫的雙腳向外撥開,這樣使她的陰戶更加清晰,經過剛才的刺激陰戶已經微微翕張,裡面泛出少許淫液。令我情興萌動,嘴巴在兩片肥美的陰唇間舔弄著,兩手摟著浪漫豐滿圓潤的屁股。

也許是強烈的酥麻的衝擊感,刺激得浪漫身體發燙並不斷扭動著,她身體的扭動加劇了我嘴唇與她陰戶的摩擦,陰戶更是一上一下的送到我的嘴邊,這是身體最誠實的迎合。

陰戶裡面已經是小溪潺流了,此時的我忍不住了,用手趕緊脫去褲衩,將她兩腿曲起來,扒在她兩腿間,用手支住床,用我那又硬又長的肉棒去對準那美麗而流汁的蜜穴,輕輕地輕輕地捅,剛剛我親過的肥大陰戶上的兩瓣柔軟的陰唇如兩片大蚌肉包含著我的龜頭,我輕輕捅著,已經被刺激過的陰戶溫熱而濕潤,一下就到底了,便抽出來,又捅進去,就這樣反復地在蜜穴中輕輕抽動著……

幾下後,浪漫的呻吟聲音就已經從「嗯嗯」加重到「唔……唔……唔……」了,頭上的秀髮在我的抽動下也隨著搖晃,胸前的一對奶子也跟著搖盪,一浪浪的非常好看刺激。

沒幾下,浪漫就從劇烈的身體被抽插的快感中醒了過來,看到是我在抽動。明顯被驚到了張口準備叫,但嘴巴張到一半就閉上沒出聲了,我一下將肉棒插到底然後俯下身子看著她,我們之間鼻子只有幾公分的距離,我看著她,我要記住這張臉,如此美麗動人的一個絕世尤物此時此候就柔軟無力地躲在我的身下,等著我帶她一起進入靈與欲的天堂。

兩秒鐘又或是更長時間的彼此凝視,浪漫也許是感受到我的滔天愛意,又也許是被身體誠實的快感所征服,將雙手環抱著我的脖子輕聲地對我說:「操我,我要,死命操我。」浪漫是那種特清純的女人,在如此清純的女人口裡說出這麼粗鄙的言語是一種莫大的刺激,我想沒有男人不迷失在她的這份誘惑中。

我俯下嘴巴吸吮著她的嘴,兩人狂暴的扭動著頭,彼此就像要將對方吸進嘴裡吞咽掉一樣,那一刻,我明白浪漫絕對不單只是肉欲的需要,她的心裡也有我的房間的位置,女人不會因為單純的感動而愛你,但如果你在她心裡佔有一個房間的話,就可以將這份愛因感動而放大。

我一手抱著浪漫的肩膀一手下探摟著她的屁股,將她的屁股用力地迎向我,做更快頻率更大幅度的抽插。

浪漫陰戶裡不斷的流出愛液,也開始死命迎合著我的攻勢,並咬緊牙關不讓自己叫出聲音。

沒到兩分鐘,外面傳出了老婆的聲音在叫著我,正在瘋狂抽插的我愧疚的看著浪漫,浪漫也聽到了,眼裡泛著笑意看著我,似是調皮的在笑我怎麼辦,又似是在安慰我沒關係。然後輕輕在我額頭上親了下就把我從她身體裡推開。我只能輕聲說「對不起」就出去了。

老婆有個特殊嗜好,喜歡醉酒後與我做愛。她常說:醉後造愛,半夢半醒更有意境。我常笑她別醉了讓別人給睡了,所以老婆養成了酒醉稍醒後意識恢復才與我做愛。果然我一進臥室她就拉著我,快速把我剛穿上的衣褲脫光瘋狂地與我造愛,也許是這種意境確實更能撩中她的G點,沒幾下她的呻吟聲就越來越大聲。不一會兒就丟了。

老婆本來就沒完全醒酒再加上性愛已經得到滿足,就掛著甜甜的滿足笑容又睡了,很多時候丟下沒得到解放的我一人繼續努力解放自我。但今晚不成,我還有一個絕世美女沒吃幹靜呢,我就拍拍老婆的肩膀說:「你睡吧,我肚子有點不舒服上個洗手間。」老婆迷迷糊糊嗯了聲。

我轉身出來準備再進客臥,但一想怕老婆沒睡沉,再者我前後經過浪漫與我老婆後感覺快把不住精關了,所以返身躺在沙發上歇下,

剛躺下就聽到客臥門開的聲音,我知道是浪漫出來了,但我不知道過了這麼久的浪漫會怎麼樣?是情欲退去和我老婆睡一起,又還是春心萌動與我再續前緣。所以我躲在沙發上裝醉睡著了。

浪漫腳步聲很輕地走近我,用手指在我胸前輕輕地畫著圈圈,然後再撩撥著我的兩個乳頭,完了手指一直往下劃,到肉棒部位改劃為抓,握著我的肉棒輕輕擼動。

「小妖精,你要我老命呀」我已能確認浪漫要與我再續前緣了,睜開眼睛看到她輕聲說。只見已經全裸的浪漫又是眼帶笑意的曖昧地看著我,舌頭俏皮地舔著嘴唇。看我睜開眼睛,嘟著嘴巴對我吹了口氣「你不想嗎,怎麼還這麼硬,沒射精」又來了,從她口中吐出射精兩字完全讓我迷失了。

我一把起來抱起她,將她的雙腿環到我腰後面,再摟著她的屁股,將陰戶對準肉棒砸下去,陰戶裡滾燙如沸,淫水四濺,她被我這一砸身體完全前傾,一對玉乳緊貼我胸前,柔軟極了,然後,她又熟練地摟著我的脖子,得意地笑著。

就這樣,浪漫掛在我身上,我上下慫動她上下起伏著走進客臥。我把她扔到床邊,她將雙腿張到最開,用雙手把陰唇分開,露出那粉紅欲滴的陰蒂,陰道口已經在急速翕張,在高聲呼喚。我站在床下將肉棒插進這迷人的肉縫中,快速抽動著,聰明的浪漫也許也知道了我的興奮點。

「喜歡我的逼嗎?」

「我的逼好看嗎?」

「我的逼嫩不嫩?」

「你不會把我的逼操爛吧?」

「你是不是要操爛我的逼?」

「操吧,你操吧,全給你,你操爛去吧!」

「我要操你,我也要操你」浪漫說完就把我拉倒在床上,翻身坐在我身上,一上一下地快速慫動著,胸前的一對大白奶子也上下起伏地跳彈著。間或又隨著她左右扭動而左右拋撒著。那白花花的一對白過雪,美過花。那一刻,窗外月清雲淡,輕風徐徐。

不一會兒,野馬奔騰般的浪漫就渾身香汗,更有汗珠從她性感的鎖骨滑入那如雲的深溝中,我愛憐的抱著她「想不想從後面來,讓我來。」

浪漫順從的趴俯在床上,我則再下床讓她背對著我,浪漫有著完美的臀形,M形的臀部非常緊致圓潤,難以想像有著這麼纖細的腰的浪漫也能有如此誘惑的曲線,可能與她學習過跳舞有關吧。

最迷人的肉縫已是漿沫一片,我將肉棒插進那一塊肉縫中時,浪漫不由呻吟出來「總算又插進來了。」

我雙手扶著浪漫的屁股快速的來回抽插,我知道我應當快要射精,我故意加重呼吸,女人天生就敏感,她也許在你如狼的侵略眼神中又也許在你狂暴的摧殘中能夠將她帶上靈與欲的高峰。而基本男人沉重的呼吸對所有女人都有作用。

浪漫明顯感覺到我的呼吸變重變粗,又翻過身體,也許她想我看著她的完美臉蛋進入最高潮吧,只幾下浪漫的身體就已經開始顫抖著。全身不停的抽搐、痙攣。我每一次的猛烈抽插,龜頭不停地撞擊在她的子宮壁上,強烈的快感使她不停的倒抽冷氣,從喉嚨深處不停的發出淫蕩的呻吟聲。「操我……操我……操我……操死我……操死我……操死我算了!」

她的臀部向上挺起來,主動的迎接我的抽插。我的動作幅度也越來越大,速度越來越快,抽的越來越長,插的越來越深,似乎要把整個下體全部塞進她的陰道裡。那種難以忍受的快感使我越來越瘋狂,在浪漫的陰道裡穿插抽送,每一次都直搗進了陰心裡。感覺到那陰道壁上的嫩肉急劇的收縮,把我的陰莖吸吮的更緊,隨著我的抽插,陰唇就不停的翻進翻出。

浪漫的陰道裡滾燙粘滑的陰液就越湧越多,溢滿了整個陰道,潤滑著我粗硬的陰莖,燙得我的龜頭熱騰騰滑溜溜愈加漲大,每一次抽出都帶出一股熱粘的陰水,每一次插入都擠得陰水四射,唧唧的向外漫溢。我意識到在我們高亢的性交的愛欲之歌中將奏出最高音。我低吼著,把浪漫的屁股抱得更緊,插得更深更有力。

我粗硬的肉棒被浪漫的陰道緊緊的吸吮著,一剎那間,浪漫的身體象被電擊了似的痙攣起來,白藕般的雙臂死死抱住我滿是汗水的背脊,兩條大腿更是緊緊的纏住我的腰,「啊……」一聲後浪漫的陰道開始前所未有的劇烈收縮,一緊一松一緊一松,仿佛要夾斷我的雞巴把它永遠的吞沒在體內……

此時此刻,我已經無暇顧及了。我閉著氣,挺著脊背,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陰莖上,每一次插到了她的宮頸深處,隨著陰囊的收縮和龜頭的膨脹,一股,又一股……我的精子接連不斷的噴射而出,如同一隻只利箭直射浪漫子宮,盡情地宣洩……

雲收雨歇,浪漫一直在喘息著,我輕輕地在浪漫的嘴上、鎖骨、奶房上輕吻著。浪漫抱著我,就這麼靜靜地互相摟抱著,過了好一會兒浪漫說要去洗個澡,出門前浪漫在門口停頓了下說「明天我會藉口有事先走,你忘了我吧」這話將我的滿心的愉悅與激情澆個透心涼,原來我只是她一夜情獵豔的新鮮目標而已,僅此而已。

第二天,浪漫果然悄無聲息地走了,我後面也試著找過她多次,她一直躲著我。原本我應該就當一場春夢吧,可一直難以釋懷,她走得那麼灑脫,算什麼——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雲彩?

(二)不得不說的故事之二——嫣然篇

浪漫不帶走一片雲彩的揮揮衣袖後的好長一段日子,整個人一直打不起精神,當時的我在意的可能是那麼精靈般美好的女子本質卻是如此的卑劣,自私的我已經完全忘記了自己更加卑劣地將那些強加給浪漫。人在負面情緒的支配下會試著找些什麼來改變、發洩自己,有的吃東西、有的玩遊戲、有的去旅遊……而我則把同事嫌棄的出差之旅攬了過來。

那一天傍晚帶著疲憊的身體我在小城邊的沿河小道上散步。「丫頭,這邊快好了,我後天就回,乖,在家洗白白等我。」我剛把手機掛了,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

「你為什麼和阿楓一樣的髮型,還要穿阿楓一樣的衣服。」我扭身一看只見一個有著長長美腿的女孩,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我說。女孩的臉頰微紅顯得很緊張以至能明顯的看到她的耳尖也迅速充血紅嫩。

我一陣發懵,雖然作為一個資深帥哥男神,這話還真不完全是自吹,套用我老婆的話說就是「你幹幹靜靜的氣質,有那麼一絲溫文爾雅的感覺,讓人覺得至少不會太壞。」以前也不是沒有被女人搭訕過,但這個有點嬰兒肥的女孩的耳尖的那一點紅以及她清澈的眼神會自然而然地讓人不會往那些方面去想,似乎不忍去玷污了那份純潔。

「對不起,是我認錯人了,沒忍住想他。」女孩見我一付懵逼的表情,語氣有點急促,臉色更紅。

竟然會有人是用這麼矛盾的語氣說話,也許是「沒忍住想他」這話實在讓我覺得可樂,我不禁笑出聲音,我想我當時的表情一定是很有趣的。

女孩看到我笑「啊」地一聲抱著頭蹲了下去「丟臉,丟臉死了。」

「哈,我的錯,是我不該理這樣的髮型,也不該穿這一身衣服的。」女孩的驕憨讓人忍不住逗她

「真的!」女孩聽了抬起頭,眼睛一眨一眨的。

「好吧,是真的,」我讓她給打敗了「起來吧,要不別人以為我欺負你了」

女孩一臉狐疑地看著我待我再點點頭確認後站了起來「那我就原諒你害我丟臉了。」

「好吧,謝謝你的原諒」我說完坐在路邊給人休息的石椅上,讓女孩的這麼一打岔把我與刁難的甲方打交道帶來的身心疲憊也似乎洗滌一空,讓微風一吹更顯愜意。

「嫣然,重新認識下。」女孩在石椅的另一邊也坐了下來。

戰國楚•宋玉《登徒子好色賦》中:「嫣然一笑,惑陽城,迷下蔡。」嫣然是個好詞,巧笑倩兮,風情萬種,或淡然素雅,或脈脈含情。不一而足,可謂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尋秦記》中的紀嫣然多才多藝、驕傲智慧、勇敢果斷、美絕一時。紀嫣然是美的,美得全戰國只有琴清能媲美。琴清歷史上本有其人,而紀嫣然卻是黃大師塑造的,勾勒著他對所有美好的期許。

用這樣的一個好詞做名字,並不是誰都可以駕馭得了的。至少我覺得面前這個叫嫣然的女孩是駕馭不了的,雖然她也非常漂亮可愛,笑起來有著迷人的小酒窩,有一點點神經質。

我把我名字告訴她並從口袋裡把名片遞給了嫣然,「其實我在後面跟了你有一會兒了,你與阿楓很像,還一樣的髮型一樣的衣服……」

嫣然的故事有點老套,千篇一律,她與阿楓是大學同學,一對戀人出來社會後在金錢與權利物欲的誘惑碰撞下,阿楓選擇了更有錢更能給他發展的富家女,失戀的嫣然出來散心,不想在河邊碰到我,看到我的背景與阿楓很像不自覺的跟在後面而發生了上面的事情。

「所以說你還是沒能忘記阿楓,你還是沒能走出來」我輕輕地拍拍嫣然的背柔聲音說道。長久的交談後我感覺得到嫣然在陌生人的我面前慢慢放下心防更顯一份嬌小柔弱、惹人生憐。早進入社會幾年的我也看到過許多的純美在殘酷的現實面前的一觸即碎,終歸化為一縷輕煙隨風而逝。人說這就是現實,在經歷處處碰壁屈辱欺淩又有幾個能始終堅守心中那份純潔美好。可又有誰人不仍然奢望著能擁有那份純潔美好。

「應當是吧,所以我想出來走走,也許能碰到個讓我忘記他的人」嫣然的話有點傷感,「我可不行,哈,你找錯目標了,我有我家丫頭了!」我希望嫣然別再傷感故意開玩笑說。

「你很愛你老婆,那你有沒有背叛過你老婆。」嫣然神經真的很大條,前一刻還在傷感下一刻卻八卦之心大開。

「嗯,那有你這麼問的」我心裡泛過浪漫的影子語氣有點幹。

「哈,看來真的有,那為什麼就不能是我,我不漂亮嗎?」嫣然這小妮子看來真的是很大條很會作死呀。

「行,漂亮,你最漂亮了。走,請你吃飯,吃完飯你還想勾引我的話再說。」我特意把勾引兩字加重語氣。

「嘻嘻,好啊吃窮你,和你聊天我開心多了,這幾天一直悶悶的。」

回到酒店時才知道嫣然和我是同一家酒店,小縣城裡也只有幾家較好的酒店所以撞上倒是並不奇怪,點餐時嫣然反倒是不讓我點多了,兩人點了瓶紅酒邊吃邊天南地北的聊著,直到吃完飯都只喝了一半,我把嫣然送進她的房間後,我起身對她叮囑著「別想了,早點睡,明天就開開心回去,這麼漂亮可愛的嫣然不要是他的不幸」頓了頓我再「嘿」了下接著說「從明天起,做一個幸福的人,喂馬、劈柴,周遊世界」當時的我也並沒去想後面那幾句。

「嗯,你把那半瓶紅酒給我,我等下睡前再喝點。」嫣然語氣淡淡地說。

回到房間也沒準備出去哪玩,新地方也不太熟悉,看了會電視就洗了個澡後躺在床上想著嫣然的「沒忍住想他」還是想笑,這個女孩還真是可愛。

嘭嘭嘭的敲門聲響起,打開門一看是嫣然,手上還拿著紅酒,臉上泛著微紅,頭髮上散發著洗髮水的香味。

嫣然進門後坐在床邊的沙發上,然後有點緊張看著我,「我想試下別的男人,也許就能……」

這個作死的小妮子說話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氣,但嫣然的單純和可愛不能不讓人對她憐愛。何況嫣然還是這麼漂亮,長長的美腿,細長的柳眉,一雙眼睛流盼嫵媚,秀挺的瑤鼻,玉腮微微泛紅,嬌豔欲滴的唇,潔白如雪的嬌靨晶瑩如玉,如玉脂般的雪肌膚色奇美。又能有幾個男人不對她心生愛惜。

我輕輕把嫣然抱著放到床上,嫣然已經是整張臉都血一樣的紅,眼睛緊緊地閉著,嘴巴也死死地閉著,全身僵硬。

我並不忍心在嫣然這種緊張的狀態下進入她,我靜靜地俯著身子看著她。這個女孩太單純了,她還愛著拋棄了她的戀人,她在努力嘗試讓自己走出來,走出那份讓她付出了一切卻又終歸成空的戀情,她直白到拙劣的勾引更是讓人心痛她的純真與努力。

她與浪漫不同,浪漫在候車廳的那一眼已經把她的所有資訊傳遞給我,所以我才能夠那麼不顧一切的佔有她,因為我知道她不會拒絕我的,這已足夠。

這種時候我更應該給嫣然時間,不,我並不是情聖,但我也不是只知道交配的種豬,已經開始市儈圓滑的我內心一樣堅守著一份美好聖潔,而嫣然單純得符合我的那一份美好。

嫣然在曖昧安靜的氣氛下緩緩張開眼,看著我,眼裡的緊張感漸漸消退,慢慢伸出手將我身上的浴袍脫掉,抬起頭吻著我的胸膛,丁香舌輕輕地由下而上舔過胸膛,一下一下下。技巧有點生疏。

「閉上眼睛,讓我來愛你。」我輕聲說道嫣然順從地閉上了眼睛,軟軟的靠進我懷裡。我一邊舔著嫣然的耳垂,一邊用下巴在她的脖子側面輕輕的摩擦,在我的挑逗之下嫣然發出了若有若無的低吟。

我用手將嫣然的浴袍拉開,一對豐滿的美乳彈跳出來,赤裸裸的露在外面,嫣然的胸部不但大,而且胸型非常好看。雙乳飽滿挺拔,非常集中勻稱,就算不帶胸罩也能看出一條深深的乳溝。完美的乳型是造物主最完美的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