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淩辱專店

叮咚……叮咚!

打開門,我便看到一個身材高挑,長得頗為成熟性感的職業女性,優雅地站在了我的門口。

這女人身穿一身標準的灰色OL職業套裝,腳下一雙肉色絲襪把她的一雙美腿勾畫得更為纖細苗條,看起來非常誘人。尤其是她那成熟高貴的麗人氣質,更是能勾起任何男性的原始欲望,從內心深處想要去征服她。我暗歎這一次居然來得是一位上等貨色,也難怪,現在職業女性工作壓力都非常的大,無論生理上還是心理上,都難免會有很多壓抑無法釋放,所以需要宣洩也是正常的。

雖然我心中激動,但我還是很禮貌的說了一聲:「請進!」

那女人點了點頭,優雅的提著手袋跨進了我的屋子,四處打量著。

出於職業禮貌,我開始為她簡單介紹起來,「您好,歡迎您光臨『SM淩辱專店』。我們這裡有精神淩辱、肉體淩辱和雙層淩辱這三個服務類型,請問您想選擇什麼服務類型?」

在解說同時,我順手把門關上上鎖,畢竟經營我們這種生意,還是得儘量小心低調,被附近其他鄰居看到,影響不好。

那女人見我關緊了房門,臉上顯得有些慌張,但隨後還是偷咬了一下下唇,看樣子還是第一次經歷,明顯有些緊張。於是我出言道:「小姐您好,不知道怎麼稱呼?」

「我……我姓王。」女人還是有些放不開,臉上已是一片紅霞。

「王小姐,您不用緊張,您來我們這裡的本意就是為了緩解壓力,所以您儘量放鬆一些,我們這裡是專業的淩辱店,在業內口碑都很好,您可以放心,今天您在這裡所經歷的一切都絕對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

女人點了點頭,「這個我知道,我也是經過朋友介紹來的,我不擔心你的信譽。我……我只是第一次來,有些……不習慣。」

看到這女人緊張難為情,一臉鮮紅的誘人模樣,我恨不得立馬就把她剝光,狠狠按在地上狂幹一翻。可她現在是我的顧客,為了我淩辱店的招牌,我必須得按照規矩來,於是我再次問道:「不知道王小姐您需要什麼類型的服務呢?」

「這個……精神淩辱、肉體淩辱和雙層淩辱,有什麼不同?」王小姐在經過一番談話後,似乎也稍稍放開了,畢竟她也是職場上的女強人,本身心理素質也是很強的,她知道自己來這裡的目的,既然選擇來了,那麼就應該索性放開自己,否則所謂的釋放就完全沒意義了。

「嗯,是這樣的:精神淩辱,是指對您精神、尊嚴上的侮辱,以達到精神刺激、精神壓力釋放的目的;肉體淩辱,就是肉體上的虐待、鞭打、滴蠟等等,通過刺激身體、侮辱肉體所達到淩虐的快感。當然了,我們不可能真正對您的肉體造成不可修復的傷勢,但皮肉傷肯定是無法避免的,您必須得有心理準備;還有雙層淩辱,就是兩個同時施展了,這刺激一般會比較全面一些,更徹底一些。」

王小姐聽得一陣心驚肉跳,但同時心中也隱隱有些興奮。最近為了應付公司的幾單大客戶,她可是費心費力,心力憔悴,心理上的壓力、身體上的壓抑,都幾乎讓她崩潰,這樣下去她精神上、身體上,肯定都會因為支援不住而徹底垮掉的,所以她一咬牙道:「那就雙層吧!」

「好的!」我心中狂喜,雙層自然是更好了,雙層基本就毫無限制,想怎麼享用就怎麼享用了,想想等會兒這位高貴的白領麗人就要被自己盡情玩弄,我心中就一陣激動,於是連忙道:「我們這裡淩辱分為三個級別,分別是:輕度淩辱,中度淩辱和殘酷淩辱。不知道王小姐能接受什麼程度?」

「中度吧。」輕度她怕壓力釋放不出,殘酷聽著嚇人,還是先中度試試為好。

「好的!」我點了點頭,從一旁的辦公桌上拿出一張中度淩辱協議書遞給了王小姐。dfjstory.com王小姐拿在手上看了看,就很果斷的簽了,我拿回來看了看,見簽名上書寫著「王莉」兩個秀麗的大字,我這才終於放心了下來,從這一刻開始,眼前的這位美女已經成為了我的掌中之物了。

「好了,來吧!」王莉把手袋往沙發上一丟,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說道。

我見她這樣子,頓時感覺好笑,不過現在工作已經開始了,我不得不擺正臉色,冷喝了一聲:「跪下!」

「什麼?!」王莉一驚,就要翻臉,但陡然一想,這才反應過來,馬上難為情地緩緩跪了下去,同時心中一股屈辱之感油然而生,要知道她這輩子除了家裡的長輩,還從來沒給是下跪過,現在居然……

看到這高貴的女人跪在自己腳下,我心中別提多興奮。

啪!

我又朝美女臉上重重甩了一耳光,她臉上頓時出現一個紅色巴掌印。

「你!……」王莉大駭,沒想到剛下跪,居然立馬又被莫名其妙扇了一耳光,她何時受過這樣的屈辱,一下沒忍住,堅強的她頓時流下了屈辱的清淚,低聲抽泣起來,「嗚……」

啪!

我又甩了她一耳光,「哭個屁啊哭!你現在不是王莉,你現在是一個婊子,是一個賤人,懂嗎?」

「嗚嗚……」

啪!

我再次一耳光,這一次用了很大力氣,把她整個人都打得往後一仰,差點失去了重心。

所謂人的臉,樹的皮。人的臉是一個人尊嚴的門面,扇別人耳光,就是對人尊嚴上赤裸裸的侮辱。所以扇耳光是一個可以迅速摧毀初次受虐者尊嚴的最佳手段。

「問你話呢,你是王莉,還是欠插的婊子?」我作勢又要打。

「別,別打,我……我是婊子!」王莉感覺自己簡直屈辱到了極致,眼淚忍不住的往下流,可同時,內心深處居然有種莫名的,很奇妙的暢快感,暢快得讓人興奮,她甚至因此期待對方再狠狠扇自己幾耳光。

「嗯,不錯!」我適當的表揚了一下。

「主人……抽……抽我!」王莉用衣袖擦了擦眼淚,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望著我說道。

我聽到這句話,頓時嚇了一跳,沒想到這女人看上去一副斯斯文文的樣子,居然這麼快就被抽出賤性來了,真是骨子裡的賤啊,難怪會被壓抑得受不了。但我現在當然不能這麼容易的滿足她,於是故意說道:「不抽了,進入下一環節。」說著,我便拉開了褲子的拉鍊,掏出了褲襠裡的雞巴,「幫我舔雞巴!」

我毫不客氣的把肉棍直接塞進了她潤滑的小嘴裡,直接插進了喉嚨深處,頓時,一陣無比爽快興奮的感覺從下體傳來,讓我忍不住「哦」的一聲叫了出來。

「嗚……嗚……嗚……嗚……」

雞巴在王莉嘴裡進進出出,她無力反抗,只能發出一陣嗚嗚的聲音。

我不顧她的反應,在她嘴裡一陣狂插,直弄得口水飛濺,流了一地。我雙手抱著王莉的頭,下體跟插小穴一樣的瘋狂撞擊,讓她的美麗面容一次又一次的貼著我的胯下陰毛,一種施虐的興奮感充斥著我全身的細胞,讓我激動的就要射精。

我趕忙把肉棍抽了出來,用手抓著王莉的馬尾辮,把雞巴指著她的臉蛋飛速套弄著。小嘴剛剛解放的她,只能氣喘呼呼,目瞪口呆的盯著我的肉棍。

噗哧!!噗哧!!!

一股陽精如火山爆發一樣,盡數噴塗在了她的美頰上,頭髮、鼻子、睫毛上到處都是,淫靡無比。

發洩完畢後,我才放開了王莉的頭髮,看著她一臉狼狽的模樣,我心中大快,故意壞笑一聲,從旁拿了一塊鏡子照向了她的臉蛋,同時嘴中侮辱道:「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哪裡像一個白領麗人?簡直就是一個淫賤蕩婦嘛。」

王莉呆呆地看著鏡中的自己,她顯然也沒想到自己居然還有如此淫靡的一面,也沒有想到她居然對這樣的行為沒有絲毫厭惡,反而覺得很暢快,很犯賤,但賤得很爽快!一身的壓抑和勞累,居然散去了大半。

我趁著王莉發呆的時候,陡然把手插進了她的褲子裡面,在她胯下用力摸了一把,我立刻就感覺到了她私處的濕潤,我抽出手掌,舔了舔指尖上的蜜汁,嘿嘿說道:「不錯,這麼快就有水了,看來你確實有被虐的資質,那我就不客氣了!」

王莉羞得趕緊用雙手捂住了臉,但卻發現臉上盡是濃濃的精液,一時之間慌亂非常,趕緊說道:「我……我去衛生間洗洗!」

「不許洗!」我立刻阻止道:「我就是要看你淫蕩下賤的樣子,懂嗎?」

「哦……」無奈,王莉只好嘟了嘟嘴。驀地,她猛然發現居然露出了如此小女兒的姿態,她更是覺得萬分的不可思議,平時無論是工作還是生活中,都只有她訓斥別人的份,現在想不到被一個陌生男人訓斥羞辱下,居然流露出了自己從來沒有展露過的柔弱一面,難道……自己內心深處真的是柔弱、期望被征服侮辱的嗎?自己……自己真的是一個蕩婦?

「來,坐!」我看她站在那裡發愣,於是指了指我面前的凳子。

「這……」王莉一臉驚愕,眼前這個……怎麼坐?

我指著的那物,叫做陽具凳,主要是由一個鐵柱直立而成,在鐵柱的頂端有一個木制的陽具頭。

「這叫陽具凳,你直接讓木制陽具頂端頂著你胯間坐下去就可以了。它可以淩虐你的胯間陰部,也許有些疼,但你可以從中體驗到私處被虐待的快感,你試試!」我見她有些疑惑,於是解釋道。

「哦。」王莉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小心翼翼地坐了下去。陽具凳的高度剛好有她腿長的三分之二,所以她只是略微下蹲,胯下立馬就被頂得一陣揪疼,讓她忍不住「啊」的一聲叫了出來。我見她似乎想起身,便趕緊按住了她的雙肩道:「忍住,坐坐就習慣了?」

王莉咬了咬牙,點了點頭。

由於體重的原因,凳子頂端在王莉胯間越陷越深,如果不是木制陽具做得有些大,而她下身又有幾層布料阻隔著,否則我還真的懷疑木陽具會不會直接戳進她的子宮,不過即使這樣,也夠她受得了。

果然,王莉一直半蹲半坐,一直咬牙苦苦支撐著,顯然非常痛苦。

「來,喝點水。」我沒理會她,而是拿了一大杯水遞給了她。

「謝謝!」王莉皺著眉頭謝了一聲,剛才出了一身汗,她確實有點渴了。

王莉喝水的時候,我也沒閑著,我直接把手從她上身領口伸了進去,使勁揉搓著她的奶子。

「從外面看,你奶子呼之欲出的模樣,我還以為是擠出來的,原來真的這麼大,這麼豐滿啊,不錯不錯。」

「嗯……用點力!」王莉放下杯子,一陣呻吟,看來她也很享受被人揉奶子的感覺。

「原來你喜歡粗暴的,那好吧,捏破了我不可負責!」我嘿嘿一笑,手上徹底放開了力道,把奶子抓在手裡就是一頓猛擠,恨不得真的把它捏爆才甘休。

「嗯……啊!好疼,但是……好爽!」王莉閉著眼睛呻吟享受起來。

「嘿嘿……」受到鼓勵,我更是賣力的捏弄了起來,揉搓、擠弄、按壓,無所不用其極,盡情虐待著她這對奶子,雖然隔著一副看不到實際情況,但我猜測奶子被這麼一番淩虐,應該也被捏青了吧?

「嗯……沒想到,被人捏奶子……這麼爽……你……你捏爆它吧,好舒服,感覺自己好犯賤,好暢快!」

我被王莉的淫蕩話語,刺激的一陣熱血沸騰,心下一激動,就猛地不顧一切撕開了她的上衣襯衫,直接把奶子拽了出來,一口咬了上去……

「噢!呼……」王莉舒服得打了個顫慄。

而我,則用力咬著她的乳頭,仿佛真的想咬下來吞進肚子一般。

「哎呀,疼!」

原來,不知不覺間用力過了度,我感覺嘴中一股鹹鹹的液體流了出來,心中一驚,連忙鬆口,看到乳頭上一片血跡,我趕忙慌張道歉道:「對不起啊,我,我沒忍住。」

「沒……沒關係,別真的咬掉了就行,我以後還要用它……用它給兒子餵奶的。」王莉摸了摸我的頭,含羞道。

「嗯,那我換另一隻,這次我輕點。」於是我含住了另外一隻奶子,但這一次我不敢那麼用力了,只是賣力的吸允,咬一咬奶根處。

就這樣弄了一陣後,王莉拍了拍我的頭。

「幹嘛?」我抬頭不滿道。

「我……我想上個廁所。」王莉臉紅道。

我心中暗笑,剛才給你喝了那麼多水,你不上廁所才怪了。

「不行!」要是給她上廁所,我的侮辱計畫就泡湯了。

「我,我真的尿急!」情急之下,王莉連尿急這麼粗鄙的話都說了出來。本來她就感覺膀胱脹脹的,現在胯下的木陽具又一直頂著她尿道口不停刺激她,一股尿意就更加變本加厲了。

「你要上廁所也行。」說著,我又倒了了大杯子水,遞了過去:「喝完這杯,我就讓你上廁所。」

「好!」情急之下,她也顧不得許多,一把抓過被子,咕嚕嚕地就喝了起來。

啪!

王莉把杯子丟在桌上,趕緊道:「現在可以了麼?」

「嘿嘿,不行!」

「不!我不管了,我要上廁所!」說完,居然不獲得我的允許就朝旁邊衛生間沖了過去……

我當然不能讓她得逞了,我趕緊沖到了她前頭,攔住了衛生間的房門。

「你!你讓讓,我真的急,等會玩什麼我都配合你好麼?」王莉知道自己力氣小,強闖肯定闖不過,只好哭著臉求饒了。

「現在就在玩啊,你還沒看出來麼?我就是想讓你尿褲襠裡面!你想想,以你的身份地位,堂堂一都市高級白領,居然當著人的面尿褲子,這得多大的屈辱啊?難道不爽麼?」我滿臉邪惡的說道。

「不!真的不行,尿褲子,我絕對接受不了!」王莉現在已經急的兩腿發抖,兩隻大腿互相夾緊摩擦了起來。

「不行也得行,你別忘了,你已經簽了中度淩辱協議,在中度淩辱裡面,就包括尿褲襠!」我威脅到。

王莉都快急哭了,「真的不行,我就帶一套衣服來,尿濕了我怎麼回去?」她嘗試用道理說服我。可惜我早有準備,「你不用擔心,我這有專門為客戶準備的備用衣物。」說完,我看了看她臉上已經幹了的白色精液,於是拉著她的手進了衛生間,她一陣大喜,以為我允許她撒尿了。

可我只是吩咐她蹲下,王莉雖然不明所以,但也只好老實蹲了下去。

我退下褲子從胯間掏出了肉棍,王莉以為我又要插她的嘴,於是急忙主動湊了上來,想要讓我完事後批准她尿尿。但她萬萬沒想到的是,我正對她臉頰的馬眼中,一股尿液居然陡然噴射而出,直直衝擊在了她的面門上,讓她頓時就傻了眼。

「快把臉洗乾淨,洗完讓你尿!」我握著肉棍,控制著尿液沖洗著她臉上的精液,吩咐道。

但這時候的王莉早就已經徹底傻掉了,腦子一片空白,根本沒有半點反應,任由熱乎乎的尿液在她臉上沖洗。我見此趕忙捏住尿道管,讓尿了一半的尿液立即停止了下來,然後惡狠狠地說道:「你要是不洗,我不但要讓你尿褲子裡,我還會把你脫光掉起來往死裡打!你信不信?」

也許是威脅起了作用,也許是她真的憋不住了,也許是逐漸開始適應了這種程度的屈辱,王莉終於開始漸漸用雙手揉搓起臉上的污漬。

我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重新打開尿道幫她沖刷臉上的污漬。

經過尿液的沖洗和雙手的一陣揉搓,原本乾澀了的白色精液,也終於在尿液全部釋放完畢之前,清洗了個乾淨。但同時,王莉原本美麗的臉上,卻傳來一股尿騷的味道,而且看上去也更加的淫蕩了。

到這時,王莉以為苦難終於結束,於是也不顧我現在還在旁邊,就急忙開始解起了腰帶。可我仍然沒打算放過她,而是把她攔腰抱起,自己一屁股做在了馬桶上,把她則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一邊開始拉屎,一邊撫摸著她的肚皮。

「我先上個大的,上完你上。」

「我不會相信你了!」王莉這時候顯得很冷靜,我看她嘴硬,於是重重按了下她膀胱位置,她立馬「啊」的一下叫了出來。

「你……你快點,我出去等你。」剛剛那一下子,王莉已經感覺有一絲尿液從胯間飆了出來,只好再次服軟道。

「不許出去,老實給我坐好!」

「可是,好臭啊。」王莉捂著鼻子。

「不臭怎麼羞辱你?」

王莉只好再次沉默。

嘩啦……

我沖完了水,才把她放開,說道:「我沒帶紙。」

「我出去幫你拿。」王莉急忙起身。

「不用了,你幫我舔!」我雙手扶著馬桶,撅著屁股。

「什麼!!!」王莉震驚得無以復加。

我見王莉的表情,頓時一聲冷哼,「你是不是又犯賤了?還不快點!」

沉寂了良久,就在我撅著屁股等得快不耐煩的時候,屁眼上才終於傳來了一陣熱乎乎的氣息,接著一團柔軟肉舌才開始舔弄起來……

「爽!哦……太爽了!」拉屎之後,能夠有一個美麗高貴的職業白領麗人給你舔最骯髒的屁眼,這種心理上的刺激,絕對會讓人直接達到精神上的高潮,那種無法想像的刺激,根本無法用言語來表達。

「嗚嗚嗚……」

我回頭一看,這才發現王莉早已淚如雨下,一邊捧著肚子,一邊為我舔弄著。濕潤的小香舌沿著屁股勾掃過屁眼菊花處,帶走了所有污漬、糞便,直到整個屁股濕答答徹底乾淨後,我才意猶未盡地站了起來。

經過這前所未有的刺激後,我的肉棍早已堅硬如鐵,快要充血爆炸了,興奮無比之下也不管王莉如何哭哭啼啼,趕忙急不可耐地把她抱了起來,快步沖入了隔壁的臥室中,把她猛地扔在了床上壓了上去……

三兩下就把王莉給剝了個精光,肉棍不說二話就插進了她的濕潤陰道。

「啊!!!」

「救命!……不要插,不能插!再插就尿出來了……」

我不管她的哀求哭喊,反而插得更猛了,猶如打樁機一樣在她陰道內進進出出。

「怎麼?我就要插,使勁插!插出你的尿來,讓你這個蕩婦在做愛中尿床!」說完,我火上澆油,還猛按住了她的膀胱。

「嗚嗚嗚……真的要尿了,再插就尿了……啊!!!」

果然,話音剛落,一股熱液就從胯間傳來,但我卻並沒有因此而停止,反而逆流而上,插得越發狂暴起來……

「啊……啊……啊……」

尿失禁後,王莉反而不再哭鬧,只是一聲聲叫床起來。此時,兩人的胯間,早已一陣濕漉漉,床上則演變成為一片汪洋,淫水、尿液,混合在一起,彼此不分。

「哦……哦……啊……哦……」

「啊……我……我……我要射了!你的騷穴水太多了……」

聽到我如此說,王莉猛然驚醒,連忙道:「快,快拔出來,今天危險期!」

可是,一切已經遲了,我的陽精已經全數噴射在了王莉陰道深處。

「你這騷貨,你看把床上弄得……」

「你!你無恥,還不都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