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姦聖家書院鋼琴女學生

張國華是一位鋼琴教師,多年來的國際演奏經驗,其過人的洞察力快速指點學生的缺點加以修正指點,深受家長及學生歡迎。

仇心怡是國華其中一位得意門生,由中一開始,七年來都是請他教學,成績穩定向上,快可到國際舞臺大顯身手。

一週後就是某國際音樂比賽的香港賽區選拔賽,心怡心想今次一定要選上,所以每天放學後就急回家不斷練習。

「明天就是比賽日,請老師上來再指點一下吧。」

國華七點正到達九龍塘某豪宅,入門卻不見他的父母。

「父母今天返回加拿大有急事處理,來來來,老師,快點開始吧。」

心怡一家是移民後回流香港人士,父母在加拿大有不少生意。

「對不起,我也是很緊張你的成績趕來,讓我先上洗手間吧。」

「唉,舒服,剛才可急死我了。」解手完畢,國華向右一望,見到洗衣機內的白色少女胸圍。

異樣情緒很快壓制下來,走出大聽。

剛才真的很急一支箭跑入洗手間,現在才注意心怡。

「啊……」

身穿粉紅色恤衫灰色百摺半截裙白襪黑鞋,嘉諾撒聖家書院校服的心怡正在認真練習。

看到只蓋著大腿短過膝蓋灰色半截裙下小腿白襪黑鞋輕踏著,十指纖纖在琴鍵上飛舞,薄薄上身校服微微透出同款白色胸圍。

老師六年來上門教授心怡,都是穿便服長褲,所以一早知心怡是個長髮 Tomboy 又是個基督徒,心怡回家心急練習沒有換衫,老師第一次看見她穿裙子,還是學生制服。

暗暗奇怪,以自己過人的洞察力為何到現在才發現這個女孩……中一開始教她還是個小女孩還是男仔性格,到現在中七的準備上大學的心怡已亭亭玉立。

上身粉紅色恤衫校服身前的灰帶子及長髮馬尾隨著練習擺動,制服下認真練習的心怡分外清純迷人不像以前的 Tomboy 模樣,老師的異樣情緒再次升溫。

心怡未留意到身後男人的心理變化,一路練習一路問「老師,你覺得怎樣,有什麼可以改善呢?」

「心怡說父母今晚不在……」老師決定一步一步來,走到那裡就走到那裡去。

「我覺得你對外物的抗拒不足,簡單說就是定力不夠,影響發揮,像你現在一路練習一路和我對話是不對的。」老師開始走到心怡身邊。

「心怡,你要相信我,我現在就來影響你,dfjstory.com你盡量忍著,繼續練習曲子。」

在老師嚴厲的說氣下心怡繼續練習曲子,老師彎下了腰,在心怡的粉頸及耳邊各吹一口氣。

六年來練習老師都嚴守禮儀,沒有多餘的肢體接觸,認真不調笑得有時心怡也覺得過份嚴肅,所以今天就算父母不在也放心請老師上來,因為明天的比賽實在太重要。

剛才的舉動心怡身子震了一震,不過在信任老師的情況下立刻收歛心情繼續練習。

心怡沒有提出異議,老師就把手拍在她膞頭,重力按,不久,手就開始向下游,昇起左右兩臂撐起著彈琴,心怡以為是練習膞頭肌肉力量的訓練。

雙手就穿過脅下,在紅色恤衫校服外撫摸,正式開始探究心怡的身體。

「好滑」老師雙手從她的腰際往下移動。左手穿入粉紅色恤衫校服內撫摸心怡的胸部,但就是不能穿過胸圍撫摸乳房,太緊太貼身了。

立刻回想在洗手間裡看到的少女胸圍模樣,摸了胸圍帶一會,一鬆解開背部的胸圍扣,乳房彈開杯罩,終於握著。

「不錯啊……」心怡當然對他的舉動有點錯愕,但老師說的和平常的語氣沒兩樣,心怡覺得是讚賞她的定力的鼓勵,所以就繼續她的事。

其實老師心理相當激動,心怡的胸部比目視的更大,手指一撥感覺乳頭細小,手掌感受到她的渾圓,碩大而富彈性,無法一手掌握的乳房。

翻起灰色百摺半截裙的裙擺,再翻起白色底裙,心怡雙腿正分開踏著琴踏,無法合上右手順利侵入大腿,手指感覺到他大腿的嫩滑質感,手指滑進她的大腿內側,又是一個驚喜,校裙下有著勻稱的雙腿,真令人愛不惜手。

老師就是這樣在背後非禮了心怡大約五分鐘,她開始感到不妥,正想出聲之際,老師的動作停止雙手抽離她的身體。

心怡舒了一口氣,想扭動身子向後問老師她的「定力」表現如何,眼見老師已除下皮帶,快速綁著她的手,並一手抱她在鋼琴上的一刻,心怡心知大難臨頭。

一手將上身紅色恤衫校服向上推,少女胸圍下故意束胸不為人所知的美乳就在眼前,舌頭舔著左邊粉紅的乳頭,右手繼續搓揉她的乳房。

心怡身子不停扭動著,驚恐得說不出話來。

老師左手也不閑著,伸入校裙一手扯爛白色小內褲掛在她的大腿上,玩弄完胸部就頭埋在心怡下身。

「好香」老師的舌頭在心怡的陰道口之內足足撩撥了十鐘,盡力的去吸、去舐,務求她的陰道有點濕潤。

老師企起身來,看著他將褲子和內褲褪到小腿看到紫黑的肉棒時,心怡立時尖叫。

「你到底想怎樣……啊……」

老師踏上琴座,在鋼琴面上心怡緊張合住雙腿,老師抓住她的膝蓋讓她雙腿分開。灰色百摺半截裙隨住她雙腿拉開而扯高,幼嫩的少女私處再暴露在他眼前。

讓她雙腿盡量分開,腰部進入她的下身,抬起她的右腿至他的腰上並用手固定住,右手繼續抓起她的左腿,左手立即扶好硬漲的陰莖,將龜頭抵在肉縫面前。

「嗚嗚……老師……我求你……我是你的學生啊……不要……不要強姦我……明天還要比賽……啊!」龜頭緩緩沒入肉縫裡面。

「慢住……不要啊!」心怡緊張得哭了起來,不斷想要用雙腿踢開老師。

老師將她的左腿擱在肩上,將她雙手按在琴面上,然後把身體壓在她身上,這樣一來,心怡完全反抗不了,身體的重量令陰莖開始進入了她的體內,不過仍有一份阻力在抗拒著老師的推進。

心怡還在內心大喊著:「不要、不要……」時,內棒直如巨樁似的猛插壓下。

「鳴……好痛呀!」

身心終於忍不住發出一陣淒厲的慘號。守了十八年處女在優雅的鋼琴上,清純的學生制服下被強姦奪去。

心怡破身痛得眼淚直流,老師就因為幹到處女,滿意笑了。

老師開始了一下活塞運動。「不要再動啦……真的好痛……呀!」心怡大聲哭喊起來雙腿也胡亂的亂蹬。

「不好,幹壞了她明天可不能參賽!」老師的理智比心怡的悲鳴叫醒,「反正已佔有了她,他朝日後還不在我掌握之中?嘿嘿……」

「好吧!」老師抽出內棒,「和我口交,今晚就放過你……」

心怡哭著搖頭拒絕,老師的龜頭再頂在陰戶前,惡狠狠的道:「哼,那麼繼續吧,操痛了你明天上不到台不要怪我!」

「鳴……鳴……我做!我做!等我含!」心怡想起剛才破處的痛,再幹下法真的無法比賽,無法再拒絕了。

看到灰色百摺半截裙校裙下白底底裙紅了一片,準備為老師吹奏的肉棒滿佈自己的處女血絲,心怡再次失聲痛哭。

「快點收拾心情同我吹!明天你不想比賽是不是?」

心怡一含下陽具,滿嘴是自己的處女血腥氣味,八吋的內棒頂著喉嚨呼吸困難,但不做的話後果嚴重,只好苦忍繼續為老師服務。

老師就坐在琴座下享受他生平第一次的口交,撥開她的頭鬆抓著她的頭加速套動,看著一位跪下來在自己跨下的,上身校服扯高露出完美胸部清純少女流淚賣力著,龜頭一震,濃烈的精液射入心怡口腔深處。

*** *** *** *** ***

心怡的心理質素的確超乎常人,昨晚的事似乎沒影響了她,上午的鋼琴比賽完滿完成順利奪冠,因為臨近中七高級程度會考,下午不請假換上校服回校補課。

放學後一入屋內已經七點,不換校服一反常態走到鋼琴坐在琴座上,昨夜發生的不幸再壓制的心情終忍不住,哭了起來,不過很快要再壓制,因為她遠在加拿大的父親打電話來。

「心怡,比賽怎麼樣?為何不立刻打電話來?」

「開玩笑吧?你們不是正睡著嗎?……啊!」心怡驚叫了一聲。

*** *** *** *** ***

老師在比賽台下,心理越來越驚歎她的確厲害,不是她的琴技高超,而是淫邪的想除了長髮,長久以來把自己的女性性徵收藏得很好,不是昨晚看到她著校服優雅的練習,自己親手撫弄過她的身驅,真的把大家蒙在鼓裡。

看到台上保守長衫長褲的她正努作著,心理越來越燥熱,外出配了她家門匙,再靜靜打開門潛入。

又是和昨夜一樣,身穿粉紅色恤衫灰色百摺半截裙白襪黑鞋,嘉諾撒聖家書院校服的心怡正坐在琴座上背著他講電話。

「啊!」有隻手像昨夜一樣,穿過自己脅下再伸入粉紅色恤衫校服內,心怡驚叫了一聲,原來老師無聲無息的脫了西褲站在她身後。

有了經驗,用右手快速解開她那不合身少女胸圍的扣子,被胸圍緊包著的兩隻乳房立刻得到解放,老師急不及持要掌握一番。

「沒有……唔……剛才燈閃了一下……唔……」心怡一邊講一老師一直把她的校服底下的乳子搓圓按扁。

「沒有令我失望吧?」她爸問。

心怡在驚悸中急忙坐起想擺脫非禮,老師就伸手入灰色百摺半截校裙裡在她企起身時順勢拉下她的白色內褲。

「沒問題……呀!」腰被從後抱著走不了上身被推了一推,立時要右手拿電話左手撐鋼琴面,可怕的是已有一大異物頂在下身門前。

心怡立刻扭動下肢阻止老師的入侵,不過老師的龜頭對準著洞穴,開始逐分逐分插入怡芬的陰道內。

同時間同地點同衣著的強姦中七女學生戲碼再度上演,不過多了無形的第三者!

「痛呀!呀……退出來……退出來……」怡芬慘號,眼泛淚光。

昨夜除了一下子破處外並無真正性交,在此下情況老師決定慢慢進出,享受一下處女狹窄幼嫩的陰道為肉棒的按摩。

「什麼事?」父親的問題把忘形痛呼的心怡拉回現實。

「練琴……呀(插入一下)」還是強撐下去繼續說。「……太多……手有點痛。」

老師拉她的左腿白襪黑鞋踏在琴座上,抬至他的腰間向外撐開,好讓她的陰道口不要過份緊實好幹些。怡芬咬緊牙筋,忍受著老師一下一下的抽插。

盡量把語音放得輕柔,但痛得緊合隻眼向著電話道:「沒甚麼,剛剛…突然……呀(插入一下)……有點痛吧了。」

父親聽著怡芬斷斷續續的話語,緊張地問道:「心怡,真的沒甚麼事吧?一個人在家可以了嗎?」

下體的痛楚告訴怡芬自己真的不能再忍,扭頭望向老師哀求的眼神請他不要再插。

為免父親的擔憂,痛得額頭冒汗的心怡又只得一面向著電話道:「沒……沒什麼事,只是有點……」

處女的陰壁異常狹窄緊密地包裹著突出的龜頭,摩擦產生一浪一浪的興奮衝擊著老師。

機會難得有位制服美少女忍著給他玩,老師當然沒有理會,上身校服底下右手越握越緊,怡芬的乳房也被握得走樣變形,左手就在她的白滑左腿上手不斷游走。

「今天有這樣的成績,記著要多謝你的老師啊……」

心怡不斷忍受著胸前下體的痛楚,左手握拳盡量平靜地道:「嗯……多謝老師……父親……我想休息,收線……好嗎?」

收線後想到父親居然要她「多謝」正在身後面,強姦自己的老師,心怡再次放聲痛哭。

「有得叫出聲是否爽很多啊?」老師開始加快抽插速度。「你老爸叫我多謝給你的性教育嗎?呵呵……」

左手把心怡上身校服背後的拉練拉開,設計簡雅的聖家粉紅色恤衫校服立刻就像一面旗幟,隨著男人後入式的抽動而不斷飄揚,十字架頸鏈叮叮作響。

「老師……輕力點……痛啊……不用……不用這麼大力……呀……」

老師反轉了心怡並抱起放在琴邊地下正面對著,熱燙的陰肉緊咬著老師的下體,更加不停用力抽插。

心怡卻痛得不停扭動呻吟,雙手放在灰色百摺半截校裙下阻止老師的攻擊,這個動作方便老師拉著她的玉掌借力。

「好痛…老師…慢點插下去……好痛!啊!」每抽插一下,她下陰的痛楚隨著神經傳遍全身。

心怡的身體一上一下地搖晃著,看她上身粉紅恤衫校服下豐滿的乳房左右晃動,老師一口含住左邊的粉紅小乳頭吸吮起來,右手搓著她的白色少女胸圍。

由上次口交的知道,陰道內的肉棒異動是她另一惡夢的開始。

「放過我……不要在我體內射精!……嗯……好痛……可以……射在我嘴啊!」心怡面上滿佈驚慌之情。

在射精前的衝擊之下,校裙下白襪黑鞋上的白滑大腿痛得不斷收緊,只不過更加緊密夾緊老師的腰部,用力插入自己的嫩穴之中。

「老……老師……以後我可以任你強姦……求你……先拔出來!」嘉諾撒聖家書院校服下被凌辱的嬌軀竭盡力氣扭動,「我不要……我不要生孩子!老師!」心怡拼命搖頭哭叫哀求。

正在興頭上的老師哪會理會?陽具向著花芯深深直插下去,下體與心怡的恥骨緊緊貼著,一絲空隙都沒留下。

「你老爸要你多謝我,現在是時候了。」說罷然後龜頭一鬆,心怡只感到陰道內,一股熱灼的精液噴射入自己的子宮。

「嗚……」怡心發出絕望的哀號,全身無力地癱軟在琴邊,兩行清淚不斷湧出。完事後老師伏在她的胸前,雙手還貪婪的不斷撫摸心怡大腿。

仇心怡最終成為一位出色的國際鋼琴演奏家,但成名背後被以當晚中七學生時代的醜事照片作威脅,放棄 Tomboy 性格打扮為改變青春少女,每次在練習時張老師總會在鋼琴邊非禮及扒開禮服強姦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