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蕩癡女的自白

不知是否天性使然,學校畢業後,我愛上透過電腦欣賞期待已久的猛男肉棒秀,滿足地嚥嚥口水後,就在螢幕前解開寬衣解帶,讓對方一覽自己的裸體。其實,讓陌生男性毫不保留地觀看,有種難以言喻、極度刺激的奇特感覺。當全身一絲不掛,在他們面前大肆扭腰擺臀,擺出各種淫姿勢時,能清楚感受到體內狂野性慾不斷激增、爆發。我也常將鏡頭對準腿間禁區,依網友的要求撫摩、逗弄,讓愛液恣意橫流。每當對方雄風大肆噴發,會忍不住將舌頭伸到螢幕上,妄想吞下白濁的熱流。我難以自拔,理智開始迷失,渴望全身被濃精滋潤,甚至期盼被多名男人同時侵犯。

在網路世界裡,飢渴的男性仍舊較女性為多,因此男方極力討好女方乃斯空見慣,不足為奇。然而我卻相反,不是因為男人沒興趣,而是喜歡作踐自己的感覺。久而久之,淫蕩的念頭無從駕馭,決定採取一個永難忘懷的瘋狂行動:我沒交過男朋友,性愛更是從未經歷,但一切均將改變;不光破除清白的處女身,還要受盡蹂躪,最終懷上男人的種。我事先以排卵試紙測試,算出這兩天就是最危險的受孕日,可我不打算懸崖勒馬,唯有如此才能促成這趟激情旅程。

籌備許久,計畫總算付諸實行,地點就在住處斜對面,位於死巷底,早被街友佔據的廢棄倉庫。這些街友白天都外出流連,倉庫空無一人,提供絕佳布置機會:我暗地安裝三台附自動追蹤功能的無線攝影機在裡面,另一台在倉庫門上方;追蹤器則用鏈條串起,充作頸部掛飾。就這樣,攝影機將透過不同角度捕捉畫面,即時傳輸房間的電腦內儲存。

深夜,巷內一片寂靜。眼見時機成熟,我灌下大量啤酒壯膽,穿上性感白色薄紗胸罩與丁字褲,外面是黑色超短連身裙與黑色蕾絲吊帶網襪,足踏紅色高根涼鞋,要將寶貴的身體交給衣衫襤褸的街友,讓他們盡情玩弄、玷汙,自處女膜、蜜穴、子宮頸、子宮逐步征服,為他們受精、懷孕。「啊…真是太興奮了…」才想到這,蜜穴即氾濫成災。我開啟接收器,對面的攝影機立即追蹤到一名美豔女子站在家中。

確認錄影功能正常,我毫無遲疑地走出家門,緩緩接近倉庫。dfjstory.com此際,街友們正窩在裡頭飲酒聊天。我裝作酒醉女子,腳步踉蹌,滿口胡亂呢喃;到了門前,還刻意蹲下佯裝嘔吐。街友看著我這個突然闖入的不速之客,一時全部愣住,不知所措。我加碼演出,顯得越來越醉,最後趴在地上,顯得不醒人事,只是他們依然摸不著頭緒,遲遲未有行動。我不死心,決定來個以退為進,吃力地起身,搖搖晃晃地準備離開。就在此時,一個滿臉鬍渣的街友走了過來,其他幾位隨後跟進,我內心雀躍暗道:「啊!成功了!」

為首的街友好心地問候道:「小姐,妳還好吧?」同時將我引入倉庫。我持續裝糊塗,假意想擺脫,卻引來更多人。寡不敵眾的我半推半就地被請入車庫,安置在一張破舊沙發上。街友們也有了動作:兩個轉身拉上倉庫門,一個刻意調大收音機音量,所有人臉上泛起詭異的笑容。我等得望眼欲穿,正欲起身,他們便上前抓住。我開始反抗,誘惑地說道:「嗯~~不要…放開我…」

此舉激發了這夥人的獸慾。一位身材渾圓的街友不客氣地抱起我,按倒在一旁矮桌上;另一位頭髮花白的便緊緊抓住雙手。先前為首的那位走到微開的雙腿間,猛然抬起。「啊…要來了…」我早估計到這地步,斜下方裝妥鏡頭,準備清楚記錄被進犯的瞬間。

我繼續扭動掙扎,嬌聲呼道:「不…不要…走開~~呀啊啊…」語音剛落,男子急不可待地扳開雙腿,一把扯下丁字褲;其他人粗魯地撕爛身上衣物,胡亂撫摸、揉捏。剎那間,我幾近赤裸,僅剩腿上的吊帶網襪。我盯著正上方天花板隱秘孔洞,另一台錄影機就在那裡運轉。

男人脫光下身,調節角度,準備展開攻勢。「啊…肉棒要進來啦…」我企圖躲避,他早先抓住大腿,將巨棍對準蜜穴口。「嗚…我要破處,失身啦…」腦中如此想道,全身亂動,可絲毫不影響男子的行動。就看他擺妥姿勢,腰間用力一挺,粗硬雄風瞬間攻破。「呀啊啊啊…」我失聲叫道,雙腿夾緊,後背拱起,迎接男人來犯。

他壓根沒憐香惜玉,摧枯拉朽地強推猛進。我繃緊全身,閉起雙眼,感受腿間痛楚。「噢…啊…痛…好痛…」撕裂感覺從禁區直襲而來,誠然愛液已事先潤濕,還是無法徹底發揮作用。但我心底興奮異常,因為這就是日夜幻想追尋的感覺。粗硬肉棍立時塞滿小穴,雖猶難以置信,失身卻是無可懷疑。我發出咯咯笑聲,緊跟著就是男子瘋狂抽送,享受香豔緊窄的刺激感。我早成為禁臠,任由他將雙腿舉起搖晃,雙乳、香肩、腹部、豐臀更遭多隻手蹂躪,口中語無倫次,不住呻吟道:「啊…啊啊…嗯…好…好痛…唔嗯…我…變得好…啊…好淫蕩…噢…不…不行…啊…」

數分鐘過去,聽得男人低聲吼道:「呼!呼!喝!喝!」衝刺速率亦見加快。我知道他接近爆發,再度掙扎起來,驚叫道:「不…不要…啊…不要射在裡面…呀啊啊啊~~」可全是徒然之舉。就看他嘴角揚起,馬力全開,淫笑道:「來啦!老子要噴了,就噴在妳身體裡面!讓我搞大肚子吧!哈哈~」

我還來不及反應,蜜穴盡頭的肉棒軋然而止,然後不停抖動。汙濁的濃精灌進我體內,強大熱流不斷衝擊子宮口。「噢…不…不行…太…太多了…」噴發時間長達十餘秒,真不知積累多少年的量,一股腦全數發洩出來。我脫口叫道:「啊…不…這樣…這樣會懷孕的…」

侵犯者心滿意足地放下我雙腿,半晌才將巨棒抽離。「唷~沒想到竟是個處女哩!」他高聲對四周笑道,下身沾裹黏呼呼的濁精,還混雜著血絲。沒多久,下一個男人準備就緒,抬起我的雙腿,輕鬆地將肉棒送進小穴。他滿面得意,大肆進攻。當下的我放棄無謂抵抗,承受再次侵犯,身體劇烈顫動,頭部不斷搖晃,口中呻吟聲綿延不絕:「啊~~哈啊…啊…嗯…唔噢…啊…」

不多時,我淫穢的軀體無法抵禦男人侵犯,漸漸攀上高峰。「啊…啊啊…要…要到了…哈啊…」鄰近頂峰之際,身體抽搐得更為厲害,心中滿滿情慾透過口中呻吟釋放。激烈反應成了男子的終極刺激,伴隨他喉間低鳴,熱液傾巢而出,我竟同步達到高潮。隨後宛若重複迴圈,第三個、第四個先後上陣,我防線崩解,聽憑身心摧殘。輪到第五個,就是頭髮花白,剛剛按住我雙手的那名男子,斜眼瞥過狼藉的禁區,手裡一揮,我便被抬起跪在桌上。男人捉住我頭髮,將腥臭的巨棒對準紅唇。我委屈地望著他,立刻挨了無情的巴掌,警告敢不配合就走著瞧。我只好順從地張開口,含進粗硬的巨棍。肉棒前端直指咽喉,作嘔的感覺登時燃起;可男人並沒停手,固定住我的頭讓雄風在口中往復進出。其他男人在旁邊也沒閒著,毫不留情地抓捏雙乳,刺激蓓蕾,甚至摳挖傷痕累累的蜜穴。我難以呼吸,接近窒息。這時,男人使勁地把我按在他胯間,口腔緊緊包覆肉棍,清楚感覺到那玩意兒在抽動,大量滾燙的濃稠濁液高速灑進,許久方止。我一時眉頭緊皺,最後還是津津有味地呑下。

終於,最後一名街友湊了過來。我跪伏在桌面,興奮快感流竄全身,心想:「他找得到還有何處未被光顧嗎?」只見他扶起我的臀部,目標對準後庭。「啊…那邊…那邊不好吧…」我突然感到不安,希望能夠逃離,但想也知道是痴人說夢:幾雙不安分的手在身體各處游移,哪有指望掙脫;更何況,掙扎不單挑起男人的情慾,更勾起我受虐的妄想。

男子在手指上沾沾口水,朝菊門一抹,便展開攻勢。和蜜穴對比,後庭較為乾燥,是以巨棍侵入時,快感與痛楚交織席捲而來。我瞬間興奮得不能自己,全身猛力抽搐,聲嘶力竭地呻吟道:「啊啊~~~啊…啊…進來了…啊~~~」無情的抽插持續,我臉上無法辨別淚水抑或汗水,除拼命搖頭晃腦外,身體其餘部位絲毫不受控制。他徹底玩弄、發洩一番後,發射滾燙白濁;菊門無法自行收縮,熱辣濃液立時流淌而出。現今,口、蜜穴、菊門三處全遭摧殘,無一倖免,我雙目失神,渾身無力,精神逼近崩潰。

他們將癱軟的我扶到沙發上,蓋上破毯,總算有了片刻休息。高潮未退的我腦袋迷糊,喪失抵抗和逃避能力,只是微微顫抖。昏沉之際,為首的男人硬是將我拉起,放到地上躺著。「又要開始了嗎?」果不其然,他們重起爐灶:一個讓我跨坐其身上,瞄準蜜穴攻擊;另一個對準菊門侵襲。「啊…好…好棒…」前後兩處同時被征服,沉浸於3P遊戲的我陷入極度狂喜,根本無從思考,第三根肉棒就在此時塞入喉嚨深處。「唔嗯…嗯…」粗硬的巨棍瘋狂翻攪,我高潮迭起,難以自拔,蜜穴與菊門的抽搐引發全身震動,讓男人再也克制不住,三注熱液從不同位置透過不同途徑,灌注入我體內。

他們離開後,我如同待宰豬羊睡在地上,繼而其他男人上場。數輪姦淫過去,不知承受多少凌遲,僅感覺三處洞穴不斷淌出濃精。白濁沾得全身都是,使我處於極端汙穢中。這時,他們又將我抱到沙發,正想是難得的喘息,卻被頭下腳上牢牢按住。難受的我不知葫蘆裡賣甚麼藥,就見頭髮花白的街友手中拿著一個紙杯。我登時醒悟,這是用來接住從我體內流出,滿滿的一杯濃精啊!「啊…不…」我使出僅存的力氣掙扎,哀聲道:「你…你要做什麼…唔…不…不要…」

他置若罔聞,上前分開肉瓣,露出羞恥蜜穴。經過長時間的蹂躪,穴口無力地大開。他面無表情,將紙杯中的物事緩緩倒進蜜穴。從分開的腿間看著白濁一點一滴沒入,居然又興奮起來。我心知肚明最愛的就是這個,每回自慰都在想像著濃精玷汙自己。現在願望已然達成,亢奮的感受讓蜜穴不停抽動,急切地吞噬著。「啊…壞…壞掉了…哈…」我胡言亂語道:「唔嗯…要…要懷孕啦…啊…噢…讓…讓你們灌爆啦…啊…不要…啊…」

這群街友聽到這,居然哈哈大笑,抓起我雙腿做出踩腳踏車的動作,這可是提高受精機率的最佳動作。最後他們拾起一只空酒瓶,深深塞入下體,用尼農繩固定妥當才罷手。我雙眼緊閉,無力地倒在沙發上,下身卻非常滿足。他們用被單包住我,抬到倉庫外,隨即一哄而散。

我張開迷濛雙眼,天空已泛起魚肚白。眼見四下無人,我努力讓自己清醒,顧不得羞恥,拖著殘破的身軀,搖搖擺擺地返回住處。回到房間,我一頭栽在床上,看著鏡中全身赤裸的自己,想起蜜穴裡的酒瓶,解開繩索,滿腦子竟還想去自慰。我理智斷線,打開電腦,播放錄下的影片。看著失身破處、被內射、多P的畫面,我墊高臀部,讓濁液得以倒流至子宮頸前,扶著酒瓶抽插起來,另一手用力揉捏雙乳盡情享受。這是我朝思暮想的時刻,高潮過後,嘴角微微一笑,滿足地結束瘋狂旅程,進入夢鄉。

爾後,我將當天影像全部彙整成一處,還不定時增加新檔案,像是:驗孕陽性自慰、邊孕吐邊自慰、懷孕各階段自慰。直到最後,一名懷孕末期的孕婦裸身坐在鏡頭前,分開雙腿,將手電筒粗的假陽放入小穴抽送。離預產期僅約兩周,我挺著隆起的孕腹,決定在同樣的地方,再展開一回瘋狂之旅。穿上性感服裝,踏出房門,想到將自己和胎兒獻給這群邋遢街友,我又興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