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說服妻子夾著情人的精液回家

(上)

和雨柔結婚已經十年了,總體而言,我們的婚姻是幸福的。

雨柔是傳統的賢妻良母型的女人。

一直到新婚之夜,都堅守著自己的處女之身,也一直為我守身如玉。

我們相遇在大學圖書館,一次偶然的擡頭讓我們彼此相識相知。

畢業後我們就結婚了,如今,已經度過了十載春秋。

十年內發生了很多事,但雨柔的身材一直保留得很好,她也許不是世界上最迷人的女性,走在路上也不會動不動遇到星探,成為職業模特什麼的,但相較於一般女性,她確實有她迷人的資本。

十年了,她的容貌依舊姣好,體型比起當初,反而更顯得前凸後翹。

雨柔非常地保守,最多允許我隔著衣服愛撫她的乳房,每次我想把手伸入她的內衣或者裙內,都會被她堅定地拒絕。

新婚後她在床上也非常保守,大多數時間我們都是關著燈,做著傳統的傳教士位。

我個人有些特殊嗜好,可能諸位覺得有點變態,我喜歡吞精,這習慣可能是我十幾歲時養成的。

那時,我找了一個比較騷的女友,她喜歡精液,還喜歡和我分享。

她喜歡幫我把精液吸出來,然後激情地吻我,溫暖的精液從她的嘴裏流到我的嘴裏,再流回她的嘴裏,又流入我的嘴裏,不斷地交換中,直到被我們兩個吞了進去。

她在做完愛後,喜歡把兩腿張開,讓我用舌頭把她的陰部清理幹凈,這樣她的陰部就會比較幹凈,不會被她父母發現。

這段經歷很美好,但在持續了幾個月後卻戛然而止。

當她張開雙腿要我舔幹凈她和其他男人做完愛後留下的痕跡時,被我毫不猶豫地拒絕,並且離開了她。

這段經歷讓我開始厭惡太騷的女人,於是純情的雨柔成了我的女友我的妻。

可惜在享受了雨柔的純情後,我又開始懷念那段激情四射的時光。

我開始纏著雨柔,試圖讓她放松自己的底線,在床上可以更放浪形骸一些。

我先試圖讓她接受開著燈做愛,成功後又費了很大的勁說服她可以讓我舔她的陰部。

接著就是好幾年的努力,dfjstory.com她終於肯舔我的肉棒,但她絕對不會吞精。

或者在我射精的一剎那停止,或者如果沒把握好時機時她會吐出來,說這真惡心。

直到近幾年,她才允許我在做完愛後俯下身,品嘗自己的精液。

每次我在做完愛後都會這麼嘗試,最近她終於屈服了。

她這麼做大約僅僅是為了讓我滿意,而不包括其它的意義,雖然這確實讓她在做完愛後又享受了一次高潮。

她不是樂於如此,僅僅是為了讓我滿足,也避免我喋喋不休的請求。

這幾年,我一直暗示她,我希望從她的陰部舔到其他男人的精液。

也許前女友修長的美腿張開後那濃漿的誘惑開始在我腦海裏發酵,也許僅僅只是吞多了自己的體液,這東西已經像毒品一樣讓我上癮,我開始想象其他男人的精液的味道,他們品嘗其實會是什麼樣子的?當我從雨柔濕潤的陰道內把自己的體液清理幹凈後,我會對她說:「想象下如果我吃的是其他男人的精液,會是什麼樣子的呢?」

或者說:「真不知道別人的精液在你體內會是什麼味道呢。」

大多數時候,雨柔僅僅假裝沒聽到,或者回答說,她跟我在一起很開心很幸福,她只需要我就足夠了。

有時雨柔也會生氣罵我,說我不愛她了,說我變態。

我會試圖說服她,我是如何地愛她,我太愛她了,我願意她享受更多的男人,甚至喜歡喝其他男人在她體內留下的精液。

兩三年過去了,我的嘗試沒有任何成效,雨柔始終不肯。

我幾乎接受了這個事實,今生我會有一個忠誠的妻子,她的陰道不會有其他男人的精液。

這是件對別人來說也許是最幸福的事,至少對王寶強來說是如此,但無法壓抑的失落感還是充斥我的內心。

前女友兩腿間的白漿開始頻繁地出現在我的夢裏。

老實說,雨柔能允許我從她的陰道內舔我自己的精液,我已經夠幸運的了,其他女人大約絕對不允許自己的丈夫這麼做吧?我還能要求什麼呢?直到兩個月前的某個晚上,在做完愛後,雨柔躺在床上,兩腿大大地張開,我的精液從她的兩腿之間淩亂的陰毛中流了下來。

而我則跪在她面前,用舌頭幫她清理陰部,把自己的帶點鹹味的精液一點一點地喝下去。

雨柔突然說:「你真想在我的陰道裏舔另一個男人的精液嗎?」

我激動地顫抖了一下,太出乎我的意料了,「真的,我非常渴望從你的陰道裏舔另一個男人的精液,」

我急忙回答,「為什麼這麼問呢?」

「不為什麼!」

她的回答聽起來很平靜。

我賣力地舔著她的裂縫,舌頭深深地探入她的毛茸茸的孔洞之內,把我和她體液的混合物卷出來,再吞掉。

我的努力顯然得到了回報,雨柔的身體開始顫抖,她高潮了。

完事後,我繼續舔她的陰部,再次詢問雨柔,她說的讓我在她的陰道內舔另一個男人的精液到底是什麼意思。

她堅持說沒什麼意思,只是和我開個玩笑。

她說她知道我一直想做這事,她知道這樣可以讓我興奮。

那時,我僅僅覺得很奇怪,她居然我會提到另一個男人的精液,尤其是知道她本人對這事有多深惡痛絕的前提下。

(中)

兩周之前,我再次射入雨柔的體內,正準備用舌頭幫她清潔,雨柔突然說:「如果這是另一個男人的精液,你真的會更興奮嗎?」

「當然,」

我回答她說,「柔兒,我一直渴望從你體內喝到其他男人的精液,已經求你了好幾年了。怎麼突然這麼問了?」

「其實,上星期,我有了一些想法,也許真的挺有趣的。」

雨柔的臉紅紅的,低聲說。

我簡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在我日復一日的的暗示,挑逗,祈求下,我純情的妻子終於有想法了!我飛快地用舌頭幫她的陰部舔幹凈,猛擊她的陰部,雨柔的身體很快顫抖著到達了高潮。

在我們恢復體力後,我抱著雨柔,開始向她訴說我這些年來的心路歷程,當然,前女友的事沒說,我只說這是我與生俱來的奇怪愛好,我愛她,但希望她騷一些,淫蕩一些。

當我提到我希望她能夾著其他男人的精液回來讓我舔時,雨柔說她實在受不了我一聽說她和其他男人睡了就興奮的樣子。

我解釋說,這是因為我愛她,信任她,我喜歡她這麼做。

我說我一想到我最愛的嬌妻,張開她雪膩的雙腿,剛偷歡完後乳白的漿液正緩緩流出,而我則跪在她腳下,品嘗那鹹鹹的歡愛證據,我就會感覺興奮異常。

聊著聊著,雨柔犯困了,她用睡意十足的口吻說:好吧,你這麼喜歡,我去做就好了。

我興奮地坐了起來,這麼多年的暗示祈求終於有了結果,雨柔終於肯了,同意去做我一直希望她去做的事。

「你打算從誰那裏拿到精液?」

我繼續問雨柔。

她的臉紅了。

「幾個月前,辦公室新來了個法國小夥,挺浪漫的,他公開調戲我好多次了,」

雨柔回答,「辦公室裏的姑娘都挺喜歡他的,他好像對我有特別的意思呢,我希望能得到他的精液。」

幾個月前?兩月前雨柔第一次問我「你真想在我的陰道裏舔另一個男人的精液嗎」,難道是與此有關?「你為什麼不試著回應一下,看看你們最終會進展到什麼程度呢?」

我回應道。

幾天後,雨柔回到家後,臉上紅暈宛然:「老公,我真這麼做了」,她說「我告訴皮雷我會和他約會。」

「時間和地點呢?」

我問。

真的很難相信一向純情的雨柔居然這麼容易被釣上了。

「我提議明天下午到某賓館一夜情,事後不再聯系,」

她說,「他會開車把我送回來的。親愛的,可以嗎?」

雨柔很少用親愛的稱呼我呢。

「當然沒問題,不過,你要讓他深深地射進去,然後就馬上回家,把精液給我。」

我回答。

「老公,現在還能反悔哦!如果你不樂意,我不會去的。」

雨柔說。

「不行!一定要去,我喜歡這樣。我幾乎等不及看到自己最愛的妻子偷歡張開雙腿,精液從她的陰道汩汩流出的模樣,我好想馬上就嘗到。」

我回答。

第二天一整個早上,一想到下午要發生的事,我的雞巴都保持挺立狀態。

雨柔讓皮雷在兩點開車接她去賓館,然後再把她送回來。

雨柔事前告訴皮雷,她老公今天有事不在家,不會知道什麼的。

吃完午餐後,雨柔問我,能不能幫她做一下約會前的準備,我很樂意,於是安排她先洗一個熱水澡。

我站在浴缸邊,看著雨柔把沐浴露抹在自己碩大的胸部,擦洗自己的身體。

「把剃須刀給我」

她說。

拿到剃須刀後,她在自己的陰部弄滿泡沫,開始剃她的陰毛。

「你在做什麼?」

我有些奇怪。

「讓我的陰部更美更光滑哦!」

她回答,「老公,光滑的陰部可以讓你事後更方便舔呢!」

我有些震驚。

事實上幾年前我就多次求過雨柔把她的陰毛剃了,她從來不肯,甚至沒為我整理過陰毛。

雨柔花了很長時間小心翼翼地剃掉自己的陰毛,讓自己的屄看起來光潔而漂亮後。

我給她拿了一個大浴巾幫她罩上,把她赤裸的嬌軀擦幹凈。

我的手緩緩地伸到她身下,撫摸她第一次變得光潔的陰部。

我的手指伸進她的陰道內,奇怪地發現她已經變得相當濕滑,雨柔的兩篇陰唇之間更是濕漉漉的。

「老公,現在不行哦!」

雨柔提醒著,「這是給我的情人準備的。」

我有一些失望,第一次撫摸到她光潔的陰道,感到她的濕潤,其實我已經很硬了。

雨柔去她的衣櫃,拿出她前段時間她在美國出差時帶過來的維多利亞的秘密,精美的面料襯托著迷人的乳球,看起來動人極了,上次我忍不住撲了上去,被她制止了,以後她再也不在我面前穿這一套,怕我動作太激烈撕壞了。

外面她套了一件簡單的外衣和七分短褲,一如她這些年在外面的維持形象,文雅清新。

(下)

離約定的時間還差半個小時,雨柔已經做好準備了,我們一起下樓等待皮雷的到來。

雨柔的臉顯然經過精心的修飾,看起來頑皮可愛又不失性感。

那雙撲閃閃水汪汪的大眼睛和粉紅色亮亮晶晶的唇彩,顯得迷人極了。

我忍不住抱住了她,吻了上去,卻被雨柔頑皮地推開了。

「壞老公,不許弄亂了我的妝。」

一想到這雙迷人的唇瓣馬上要被另一個男人含在嘴裏,肆意采擷,而我這個正牌老公卻無權享用,我隱隱有心痛的感覺。

「你還能反悔哦,」

細膩的雨柔顯然覺察到了我的不,反手抱住我,「只要你一句話,我就哪兒也不去,留下來陪你。」

「不,」

我說,「和你的小情人玩得開心點,在你的小屄裏給你老公留點你們歡愉的痕跡就足夠了。」

說完後我到廚房躲了起來,免得讓皮雷看到我。

當雨柔跟皮雷走後,我上樓回到自己的臥室,脫掉自己的衣服躺在床上,等待雨柔的歸來。

想著即將或正發生的事。

雨柔現在在做什麼?皮雷對我的妻子做了什麼?等待的過程讓我感到緊張、興奮和強烈的嫉妒。

兩個小時後我聽到了汽車聲,幾句輕輕的說話聲,接著前門打開了。

高跟鞋上樓的腳步聲,門開了,果然是雨柔。

「老公,我回來了,給你帶了禮物哦!」

雨柔咯咯笑著說。

「歡迎寶貝。」

我回答。

「你想聽聽我剛才在幹什麼嗎?」

雨柔問。

「別賣關子了,你知道我在等著呢。」

我表達著自己的不滿。

雨柔走了過來,坐在我旁邊,我註意到她刻意夾著腿。

「你要我告訴你我和皮雷做了什麼嗎?」

「是啊。」。

雨柔於是把過去兩個小時他們交往的細節和盤托出。

她說他們到達賓館後直接去了皮雷訂的房間。

進屋後,皮雷就強硬地抱住了她,吮吸她的唇瓣,伸出大舌頭探尋她的丁香小口。

伸進她的衣服裏撫摸她的屁股和乳房。

然後讓她跪在地板上,掏出了雞巴讓雨柔給他口交。

我好奇地問外國人的雞巴真比中國大嗎,雨柔說皮雷的比我更粗更長一些。

接著皮雷技巧性地把她脫光了,放在床上,將她的大腿大大地分開,然後舔她光潔的陰部,讓她到達了第一次高潮。

雨柔說皮雷的技巧和沖擊力都極出色,接下來的性交給她前所未有的感覺,讓她感覺過了一個很久很久。

皮雷先是讓她趴下來用狗交式操她,接著讓她像女騎士一樣自由馳騁,在她脫力之後又壓了上來。

雨柔說皮雷最終射精時也射了非常久,而且量很大,她能直接感受到皮雷射精時強烈的沖擊,皮雷強烈地貫穿了她的身體,直接射進了她的子宮。

雨柔說完後脫下自己的外套,解下那條昂貴的紫色蕾絲胸罩,我註意到的她的乳頭還保持著堅硬,上面還有和情人歡愛後的痕跡。

雨柔彎下腰,激情地吻我:「老公,你要不要舔人家的小屄?」

我的雞巴立刻跳了起來,我意識到我迷人的妻子正問我要不要嘗她屄裏情人的精液。

「把褲子脫掉,但內褲留下。躺在床上。」

我輕聲說。

雨柔很快按我的要求去做了,她夾著腿,躺在床上,然後把她的腿輕輕分開。

我爬到她的腿邊,打開她的雙腿,看著眼前迷人的景色。

雨柔的紫色內褲緊緊地包裹著她迷人的小屄,透過輕薄的材料,我可以清晰地看到她光潔的陰部形狀。

她的內褲已經濕透,她大腿內側因為正在幹涸的精液,閃著白花花的光澤。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她迷人的體香混合著奸夫精液形成古怪的性氣息。

我伸出手指,緩緩地拉開維多利亞高檔而輕薄的面料,將她拉到一邊。

一絲由精液組成的白絲在面料和雨柔的小屄之間被緩緩拉長。

我讓雨柔擡起屁股,將她的內褲從光潔無毛的小屄和圓潤修長的大腿上慢慢滑下。

雨柔把她的兩腿分開,她剛被人操過的小屄微微張開。

腫脹通紅的陰唇內,一滴精液混合著嬌妻的愛液緩緩從她剛被奸夫使用過度的小洞裏流下。

事實上她的整個陰部和大腿內側都覆蓋著奸夫的精液。

「吃吧,老公」

愛妻呢喃著:「把你的舌頭伸進我的小屄內,把我的不貞舔幹凈。雨柔的聲音帶著哭腔,很輕很輕,不註意都聽不到。我伸出舌頭,卷起那滴剛才小屄裏滴落的精液,放進我的嘴裏。有微微的苦澀,和我的有一點不同,其實它已經在雨柔的屄裏呆了很久,它應該混合著雨柔的愛液,但似乎依舊比我的濃稠。我把舌頭伸進雨柔的陰道內,努力探索著,我開始品嘗到奸夫不久前射入雨柔身體深處的精液。雨柔低低呻吟著,似乎要把所有已經進入她身體深處的精液都擠壓出來。而我則把他們全喝了,他們布滿了我的舌頭和我的喉嚨深處。「好舒服。」

雨柔用她的小屄摩擦著我的嘴和舌頭。

我繼續舔著她光滑濕潤的陰部,在她情動後,我伸出兩根手指插了進去,探索她濕潤的陰道深處,我把手指拿了出來,在雨柔的註視下把上面粘著的滑滑的,閃著光澤的精液舔幹凈。

然後又低下頭用舌頭舔她的裂縫。

我盡情享受著妻子加料後的迷人陰部,在我的吞咽下,精液開始越來越少。

我沿著她的陰部往上移動,停留在雨柔挺立著的陰蒂上,用舌頭舔著,輕輕地咬著,雨柔到達了頂點,她發出一聲長長的低低的呻吟聲,她的身體顫抖著,到達了一個劇烈的高潮。

「感覺棒極了。」

雨柔說,「我的陰道還在顫抖呢,親愛的老公,這是你迄今為止你給我的最棒的高潮。」

我從她的胯下擡起頭來,爬了上去給了她一個親吻,讓她繼續品嘗奸夫精液和自己的愛液。

雨柔突然推開我,彎下腰去,把我的雞巴含在嘴裏,她濕潤而溫暖的口腔讓我很快就硬了起來,雨柔又伸出手指幫我套弄著,我忍不住低低呻吟了起來。

她的舌頭則直接卷著我敏感的龜頭。

頭部在不斷地吞吐著,在她的努力下我很快就射了出來。

第一次雨柔沒有嫌惡地躲開,我往她的嘴裏註入了幾股濃濃的精液。

射精後我看到雨柔的嘴角流著幾滴精液,順著她的下巴緩緩流下。

雨柔彎下腰,吻我,打開我的嘴,把我溫暖而粘稠的精液重新度入我的嘴裏。

我們互相接吻了一會兒,精液在我和她的嘴裏輪流交換著,我們每個人都喝下了一些。

記憶慢慢模糊,雨柔和前女友的身影開始重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