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慾宿舍

當下加緊手上的動作,飛快的狠扣猛掘。

不消片刻,只見穴中淫水飛濺而出,竟射到他的嘴臉來。

而這時的小美,已是慾火焚身,簡直是樂透了,呻吟聲此起彼落,間而又啊聲高叫,神情似苦似樂,美不可言。

李老師見著她那迷醉表情,知她情慾大開,問道:「我這手挖穴神功厲害吧,信瑞這個小子,又怎能和我相比。這樣吧,倒不如你跟了我,保證你打後有得樂。」

小美雖被他弄得痴痴迷迷,但他的說話,還是字字入耳,心想你雖然有點手段,但和我的信瑞相比,恐怕仍有不及,要我跟你這個老淫蟲,真是確也休想。

李老師見她不答,又問了一次。

小美氣他看輕信瑞,強忍著體內的快感,搖頭說道:「不……我還是要信瑞,他……也不比你弱,肉棒又粗又長,且硬度十足,插得小穴又脹又滿的,他每次都把人家肏得死去活來,爽死人了,我又怎能離開他而跟你呢。」

李老師聽得忌心大起,不禁青筋暴現,再聽她連這個「肏」字都說出來了,心中更是不樂,當下手上用力,把一切怨氣全發在她那小穴上。

叫道:「我就不信那小子強過我。你看著吧!」

小美忽地「啊」的大叫一聲,往小穴望去,卻見李老師的雙指疾進疾出,飛也似的抽插著。

望著男人淫虐自己的身體,那種興奮感,當真教人美得難以形容,慾念迅速急升,喊叫起來:「小美要給老師弄死了,再弄下去,小穴要壞了,弄壞人家的小穴,再也不能給信瑞肏了。」

李老師忌意更盛,怒道:「你這小淫娃,心裡就是想著給信瑞干。」

小美喘氣道:「人家……人家喜歡信瑞嘛。啊……你好狠心,掘得這麼深,小穴真的會弄壞呀。」

李老師聽得三分怨恨,七分興奮,望著小美迷人的俏臉,又狠狠掘了一會,發覺穴中水聲嘹喨,「唧嚓唧嚓」的亂響,滔滔浪水,沿著她的大腿淋浪而下。

如此弄了數十分鐘,小美已是渾身無力,軟著身子不住價喘氣。

李老師也弄得夠了,停下手來,徐徐抽出雙指,只見指上濕淋淋的儘是淫水,不由一笑,遞到小美的嘴唇,叫道:「把牠吃掉。」

小美緩緩張開眼睛,見他手指上儘是自己的淫水,一時看得淫心冒發,再也顧不得什麼,探頭把他雙指含入口中,將水兒吮了個乾淨。

李老師望著暗笑,抽出手指,又俯身到她胯間,存心要看看自己剛才的成果。

只見他雙手把小穴一分,穴口實時張得圓圓大大,內裡紅嫩的肉兒,早已泛著潤光,淫水滿佈,甚是誘人。

他越看越感有趣,剝開小穴頂端的包皮,用指頭揉擦那陰核。

小美剛才給他一輪猛攻,早就軟弱無力,正自閉目喘氣。

突然又給他這樣一弄,美目立即睜開,叫將起來:「不……不要再弄了……小美真的受不住。」

李老那肯聽她,依然我行我素,還把手指再插入穴中。

小美只是求饒,夾著「啊啊」呻吟聲。

李老笑道:「要我停手也可以,便給我舔一舔吧。」

小美連忙道:「我舔……小美給老師舔便是,但不要再弄了。」

李老師笑問道:「舔什麼,要說出來。」

小美無奈,只好道:「小美幫老師舔龜頭,含老師的大肉棒。」

李老師呵呵大笑,移身跪到她旁邊。

小美自動自覺,伸出小手握住發燙肉棒,溫柔地為他套弄。

李老師似乎還沒滿足,仍是把手伸到她胯間,手指撥弄著陰核,使盡百般手段,盡情挑逗她,好教她慾火焚身,開言懇求他肏弄。

然而,小美卻另有她的心思,她知道這樣下去,一個處理不好,今晚勢必難逃出他魔掌,失身於他。

唯今之計,只好盡快把他弄出來,方能自保。

小美既有此念,一於在他的肉棒上下功夫。

見她緊握肉棒,輕搓緩捋,拇指不時按在馬眼處,細細揉弄。

李老師給她弄得大爽,不停口叫妙。

小美望了他一眼,柔聲道:「老師你靠過來一點好麼,小美想舔你的肉棒。」

李老師笑道:「你先給我用手弄一弄,待一會兒,自會給你舔。」

說話一落,又用手指挖掘她小穴。

小美沒他辦法,只好大張雙腿,挺起小蜜穴,任由他把玩。

豈料他愈弄愈狠,不覺間又給他掘得淫水淋漓,快感接連湧至。

她不禁一面呻吟,一面支起身子,往胯間望去,見他手指仍是猛插不休。

而最叫她難受的,卻是手指每一深插,均覺他彎起指頭,扣刮穴上的肉壁。

這種磨人的強烈快感,叫她又如何忍得,只有張囗吐氣,怔怔的看著他把小穴踐踏摧殘。

過了一會,老淫蟲似乎已經滿足,停下手來,俟前身軀道:「現在該到你了。」

小美抬頭望他一眼,坐了起來,用雙手往後支起身子,一根青筋暴脹的肉棒,正好豎在她的眼前。

只見她也不用手握扶,櫻唇輕張,丁香小舌已舔上他的龜頭,舔了一會,把整顆頭兒吸入口中,舌尖頂著馬眼,用力吸吮起來。

李老師爽爽的叫了一聲,低頭望著小美吸弄,只見她粉腮忽起忽落,吃得唧唧亂響。

他看得心頭火熱,說道:「用雙唇箍住肉棒,待我來抽插。」

小美依然而為,用力含住他龜頭,隨見他猶如插穴般,急急抽提,每一沖插,龜頭直頂喉間。

小美自十四五歲上,少女懷春,加上好奇心驅使,早便時常思想男人的陽具,還悄悄偷看哥哥的成人影碟,看見男人的陽具,又粗又大,尤其那些老外,更是長得怪物一般,便開始胡思亂想。

每當晚間,孤枕獨眠,便想著一些心儀的男生,放情手淫。

十六歲那年,在班上和一個男生相好,才交往一個月,就和他發生了關係,豈料那男生天生短小,小美心中老大不滿,但既然已經和他做了,也只好將就用著。

從那時開始,她便愛上含玩男人的陽具,慢慢成了一種嗜好。

直到認識了信瑞,瞞著那男生偷偷和他弄了一次,方知信瑞竟是人間上品,實不差那些成人影碟的男優,小美當天就給他迷上了。

打後和那男生分手,開始和信瑞交往,而在這半年間,她才真正嚐到做愛的滋味。

這時小美的唇舌功夫,早已練到爐火純青,李老師每一抽插,即覺她的小舌緊壓著龜棱,受用非常,禁不住連聲叫好。

心想再如此下去,不用多久,非要射出來不可。

當下停了下來,讓小美自行舔弄。

小美得了自由,忙忙吐出肉棒,抬眼嗔道:「老師你怎麼這樣狠心,想插破人家的喉嚨麼?」

李老師笑道:「若不這樣,怎顯得我的硬度。」

小美啐了他一口,低頭用舌尖挑起他的龜頭,小嘴一動,已將它含住。

李老師渾身俱爽,伸出中指,點著她的陰核緩緩輕揉。

小美啊了一聲,一面為他含弄,一面看著他的手指。

李老師問道:「怎樣,這樣弄得你舒服嗎?」

小美伸手握住他的肉棒,美目上望,點頭道:「好舒服,請老師繼續玩小美。」

李老師一笑:「你終於知道我的厲害吧。」

小美也不答他,只顧著眼前的陽具,心想不管怎樣,也得弄它出來方可。

二人一跪一坐,各自心思,如此弄了十多分鐘,李老師突然叫停了她,自己翻身仰臥在床上,說道:「你趴上來。」

小美自然明白他的意思,掉過頭伏到他身上,接著兩腿一分,把個小穴遞到他眼前。

李老師雙手抓開她雙股,小穴立即張開一個圓形,鮮紅色的蚌肉,全然坦露出來,一時瞧得心頭火熱,伸長舌頭猛舔。

小美咿咿連聲,美得身搖臀擺,只因給男人雙手牢牢抓住,半點動彈不得。

而小穴傳來的快感,一陣強似一陣,淫水奪門迸流,洶湧而出。

李老師忽然叫道:「你不要只顧自己享受,快服侍我的肉棒。」

小美連隨湊頭貼向肉棒,小嘴一張,便把龜頭納入口中,使勁吸吮。

李老師也不怠慢,舌尖在小穴四周舔了數匝,以唇剝開她的包皮,把那陰核含入口中,咄咄聲大吸大吮。

小美樂得白眼一翻,張口叫出聲來。

硬挺挺的肉棒,立時自她口中彈出,頂著她的下顎。

小美難敵這股快感,久久才能回過氣來,肩膀一縮,小口一張,再把肉棒含住,咬住龜頭,頭部上下疾晃,如此弄了十多分鐘,直到她口軟舌麻,而那根肉棒,依然堅硬如鐵。

她確沒料到,這個老淫蟲精關甚牢,當真老而彌堅。

李老師全神集中在她小穴上,一時舔弄,一時伸指在穴裡扣挖。

小美咬緊牙關,死命強忍,直到忍無可忍,終於開聲求道:「不能再弄了,請老師你停手,不如讓小美給老師打手槍,你說好麼?」

李老師笑道:「這樣也好,便看看你的口技厲害,還是你的手技厲害。」

小美跨下身來,蹲到李老師胯間,伸手握住肉棒,見那肉棒炙熱燙手,仍篤簌簌的跳動,笑道:「老師的肉棒真的好硬,握在手上讓人好興奮。」

李老師咧嘴一笑:「你這個小淫娃,就是喜歡男人的肉棒。趁著它硬得厲害,便讓我插進你小穴去,保證爽死你。」

小美搖頭道:「你答應過人家不插進去的,怎地說過不算數。」

李老師暗道:「這個娃兒的定力倒好,剛才這般弄你,到現在依然忍得住。」

便道,「老師又怎會騙學生,只是見你喜歡,才會這樣說。好了,待我看看你的手藝,看你能否把我弄出來。」

小美一笑,開始動手起來,她先是慢慢套弄一會,再低頭把龜頭吸舔片刻,才用力握緊捋動。

李老師瞪著眼睛,怔怔的看著她,只見她美目流動,一邊套著肉棒,一邊不時望將過來,神情可愛,還帶著幾分少女的嬌羞。

心想,這樣清純美麗的少女,慾念一來,還不是一個淫娃。

小美使盡功夫,那根肉棒依然不為所動,全無半點射精跡象。

她心裡一急,低下頭來,含住了龜頭,而手上的動作,卻始終沒有停不。

李老師經她一番播弄,也覺興奮難當,口裡噓噓的喘著氣。

小美見他胸膛起伏,口裡吐著大氣,知他有點意思了,當即加重幾分藥力,含情脈脈的望住他,輕聲問道:「小美弄得老師舒服嗎?」

李老師點頭道:「不錯不錯,果然有點手段。」

小美道:「弄得人家手都軟了,老師你還不射出來,快點射吧,小美很想看看老師射精的樣子。」

李老師笑道:「還沒有這麼快,再加點功夫吧。」

小美無奈,只好再接再厲。

但再弄一會,依然如故,不由嗔道:「老師也真是的,這麼久還不射出來。」

李老師只是微笑,也不答她。

小美忽地想起,自已每當和信瑞玩這個,他總是要撫摸自己的身體,增強欲念。

看來男人還不是一般,或許這個方法能成,想到這裡,輕聲說道:「老師你好不公平,只有小美弄你,你卻不來弄人家。」

李老師笑問道:「你這個小淫娃,剛才弄得你還不夠麼?好吧,那你想老師怎樣?」

小美假意想一想,說道:「老師你且站起來,讓小美跪著給你弄,而老師也可以玩小美,這樣好麼?」

李老師微微一笑:「就是鬼點子多。」

說話間挺著肉棒,徐徐站起身來。

小美挪身過去,蹲在她身前,握住肉棒舔弄起來。

李老師也不怠慢,一手輕撫她秀髮,一手往下探,握住她一隻乳房,肆意地把玩。

小美也盡情相就,挺起胸脯,讓他為所欲所,口裡卻含住龜頭,使出渾身解數,只求他快快射出來。

李老師雙重享受,頓感興奮莫名,握住她一邊乳房,又握又搓,一隻美乳,不住在他掌中變形。

小美也被弄得嬌喘連連,小手飛快地給他捋動,抬著美目朝他道:「老師美嗎?快射給小美吧,小美要吃老師的精液。」

李老師聽得慾火大增,肉棒不禁撲撲跳了幾跳。

小美見這情景,知他快將完事,當即把龜頭對著小嘴,將開嘴巴,只等那男精射進去。

李老師在上看見,更是興奮難當,果然不用多久,大叫起來:「射了,快要射了。」

小美連隨手上加力,才套得數下,李老師噓了一聲,肉棒脈動,一股強而有力的熱精,立時噗噗迸射而出,如此連發數回,方洩盡一空。

待得他全部洩盡,小美握住肉棒,把龜頭在臉上磨蹭一會,白膩膩的精液,立即塗滿她一臉。

小美抬起頭來,問道:「老師射得真多,舒服麼?」

李老師這回一射,竟射得腳麻腦脹,渾身舒爽無比,徐徐說道:「真好,很久沒有如此盡興了!」

小美道:「讓小美給老師舔乾淨吧。」

張口把龜頭含住,吸吮一會,又吐將出來,在棒身來回洗舔,直到陽具軟倒下來,方肯罷口。

李老師長長吐出一口氣,道:「小美真乖,老師越來越喜歡你了。」

小美回他一笑,穿上衣服,望望牆上的掛鐘,見快將八時了,連忙向老師告辭。

李老師也不刁難,由她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