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女姦禁

第二章 幼女 天國

我決定不論付出多少代價都要買到一個小女孩。

從小,父親就每個月都給我鉅額的零用錢。但是一個小孩子能花掉多少?所以我只好把它們存起來,這些錢再加上我打工所得,大概也有六七百萬(日幣)。

當我還錄影帶,準備問老闆帶子來源的時候,他居然主動問我:「孝之,看過之後感覺如何啊?是不是想要買個小女孩呢?」

我驚訝的張大了嘴,老闆(安重)又繼續說道:「看過這捲帶子的客人每一個都有跟錄這些帶子的人接洽過,買了女孩回家調教,當然那是指有錢人而言。」

「錢不是問題。不過我正在考慮,因為我還在念書,買女孩養的話可能沒空照顧。」

「你們學校應該再過不久就放暑假了吧?」

「嗯。」

「這樣吧,你就在放暑假前到我這裡來一趟,由我帶你去。」

「但是… 」

「嗯?」

「不,沒什麼… 只是,我認為我沒信心可以把小女孩養好。」

「放心!他們會教你如何飼養,最多只要凶狠的打罵,女孩就會乖乖聽話了。」

老闆說到這裡,我又想到那個十四歲的女孩被毒打的情景。

我又借了幾塊帶子回住處看,確如他們所說的,各種人種都有,有東南亞的,歐洲的和美國的,其中女孩子只要稍不聽話,就會被嚴厲打罵。

我至此已經習以為常,漸漸不再感到她們很可憐。

*** *** *** *** ***

終於暑假到了。

老闆某天深夜打烊以後,帶我到銀座附近一棟超高級的公寓,據說這公寓十樓以上是以兩百坪為一個單位出售,而販賣女孩的集團在八樓有接洽處。拍錄影帶、調教女孩的場地則在十一樓。居然以超高級的兩百坪公寓做場地,這集團實在太有錢了。

到了八樓的接洽處,老闆按了七次電鈴,接著取出一張卡片從門上的一道恰好能放入卡片的小縫塞入。過了不久,對講機的紅燈亮了,(這對講機很奇怪,是室內機和室外機相反的安裝),老闆拿起話筒小聲說:「我是奴隸的主人」,接著卡片從縫隙中退了回來,門後響起解開門鍊的聲音,出來的是一個中年人,老闆要我跟著他走。中年人領著我和老闆搭電梯到十一樓,然後中年人在 C 座門口打了一通大哥大,C座的大門才緩緩開啟,我被眼前的景象完完全全震攝住。

裡面有許多各種年齡的小女孩,有些正在拍攝我看過的那種自慰影帶,有些在幫男人口交,有些同時被兩個男人插入陰戶和肛門進行性交,沒有在做這些事的則被關在一個大鐵籠中,手腳都有手銬銬住,身上只穿一件內褲。旁邊還有幾個大書櫃,放著錄影帶,寫真集,以及一些性虐待專用的道具。

根據那些人說的價格是:十二歲以下兩百萬,十四歲以上一百八十萬,東南亞和熱帶國家的減五十萬,歐美人種加五十萬(均為日幣),未調教過的再加五十萬。

接著可以當場選,或是看目錄由分部送到家裡。

我在現場挑了一個十一歲的,長髮及腰,長髮中還綁著兩條小辮子的可愛女孩,用刷卡和現金付了兩百五十萬。

那小女孩在我們要帶離現場時被注射鎮靜劑,沉沉睡去,如果不這樣做,怕會洩露這裡的祕密,因為她可能會逃跑,或是大喊大叫。

我和老闆道別之後,把女孩抱進我的公寓裡。

我把女孩丟到床上,脫掉她的衣服,光潔細嫩的肌膚透著牛奶的香氣,伸手摸去淨是軟膩的觸感,私處乾淨整齊。這就是我為何選沒有接受調教過的女孩的原因。

女孩身子動了一下,『唔』的一聲由沉睡狀態中醒來,看到自己一絲不掛,嚇得尖叫起來,抓了身旁的棉被遮住身體。

「你… 你是誰?」她的聲音顫抖得很厲害。

我二話不說,扯開棉被,把她攔腰抱住,放在腿上,小小的屁股摩挲著我的腿,使我股間的肉棒狠狠的挺了起來。

這時她一直在掙扎想要掙脫我的懷抱,還踢我打我咬我。

盛怒之下,我的手抓著她的脖子後根,將她整個人提起來往衣櫥丟去,我在學校是柔道校隊,單手握力達到九十七公斤。女孩的身體撞上衣櫥發出轟然巨響,肩胛骨好像脫臼一樣發出『卡』的一聲,她痛得拼命哭喊,全身好像軟掉站不起來。

我隨手拿起一條皮帶對折,狠狠的往她身上抽去,那聲音清脆無比,是一種黑暗的快樂的代表。雪白的肌膚上漸漸的泛出一條血紅,然後滲出血珠,接著肌肉變黑。

紅黑兩色可怖的景象伴著女孩的哭叫以及痛到無法忍受和極度驚嚇而失禁潑灑出的金黃尿水將我的血液煮沸!女孩蜷曲顫抖的身體和哀求的表情使我心中的統禦性格完全爆發。肉和皮帶互觸的聲響絲毫沒有停歇的響著,紛飛的血粉漸漸的灑在我的手上、身上、臉上…

女孩終於休克昏死過去,還好還有呼吸。

我確定她沒有死亡之後手掌漸漸鬆開, 皮帶掉落到地面的瞬間我瘋狂的吼叫…我拼命的用血黏黏的手扯著自己的頭髮,直到我痛得從野獸變回人….

我懦弱了,我撫著渾身是血的她哭著,哭著道歉… 哭著認錯… 。向誰呢?我也不知道。

等我再度恢復意識,懷中的女孩身體已經冰冷,再也沒有呼吸了,牛奶的香氣變成腥臭的腐血味,原本柔軟的身體僵硬得像是一塊鐵。

忽然,我覺得她好重好重。手一放,她的身體就無聲無息的滾落…..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

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殺

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

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人

!!!!!!!!!!!!

*** *** *** *** ***

「天啊!你怎麼… 把她搞成這樣。」

我把屍體裝入盛滿乾冰的厚紙箱中帶去給老闆看,老闆驚訝的幾乎說不出話。我只是在一旁不斷的抹著臉,抹著頭髮,指甲中仍有清不掉的血塊,烏黑的斑點像是寄宿在我身上的怨靈。

「我就說吧,像你這麼沒耐性的人,不應該買未調教的嘛… 哇啊!」

我扯著老闆的衣服把他按在錄影帶的架子上,「囉唆!人是我殺的,請你體諒我的心情!現在怎麼辦呢?啊?」

「先… 先放手… 我… 不能說話啊… 」

我鬆開手,「對… 對不起,最近有點失去理智… 」

「沒辦法,只好交給總公司處理了。」老闆整整衣領,「像你這種情況也不是沒有過,總公司會有辦法處理的。」

然後老闆打了一通電話。過了不久,一些穿黑西裝的人開著加長型的黑凱迪拉克轎車停在門前走入店中。老闆讓他們看女孩的屍身,然後跟他們說了一些話,大概是責怪他們沒有教導我如何飼養之類的… 後來這些人用行動電話打了很多通好像是給〝總公司〞交涉是不是要向我收處理善後的費用。最後,有一個人向我說因為他們也有疏忽,所以這次就只收三百萬,下次再這樣就照舊收費(八百萬)了。

車子載著裝女孩屍身的紙箱開走了,遠遠的我看見車牌居然是某國外交部的車牌!

「偽造的啦!怕載屍體去處理的同時遇到警察臨檢嘛。」老闆淡淡的說。

之後我也沒心情逗留下去,走出錄影帶店,四處閒逛。

幾天後的下午,老闆帶了一些雜誌到我的住處來,要我多少看看,因為我這幾天跟他說我還是沒有放棄飼養小女孩調教成性奴隸,於是他就帶了一些戀童者同盟的雜誌來給我參考。

雜誌內容的確很豐富,我漸漸發覺這些人都是用和自己熟絡的小孩來調教,這些小孩對這些〝哥哥叔叔〞根本沒有戒心,很容易得逞。如此一來,和我所進行的相較之下,他們就顯的比較沒有挑戰性。不過雜誌中所提到的部份調教手法倒是相當適用。

又過了幾天,安重應我所求,再次帶我到〝幼世紀〞去,這次我細心挑選,選了一個看起來相當伶俐可愛的長髮女孩,根據店員的說法,這小孩叫木沅綾,十歲,稍微調教過,還是處女。我付了兩百萬,綾在被注射鎮靜劑之後由店員抬到我們的車上。

回程之中,我聽取安重的建議,買了一座相當大的木製狗屋、皮項圈,和狗碗狗鍊。這女孩絕對不能再失敗,所以我決定按部就班慢慢調教。

回到公寓,我把綾用繩子學雜誌上的 SM 綁法把她綁好,雙手手腕和踝關節一起綁在背部,然後把她懸吊在單槓健身器上,接著再把大腿調整成性器完全露出到可以看見處女膜的程度,然後加兩道繩索綁在健身器的兩條垂直鐵柱上。

因為懸空,重力加大的緣故,綾身上的繩索陷入肌肉非常深,敞開的性器散發出眩目的粉紅,陰唇和洞口的肉圈微微的抽搐收縮著,陰蒂只是小小的一粒嫩肉,不仔細點幾乎看不到。

此時綾悠悠的轉醒,見到自己被緊緊的懸空綁起來,臉色蒼白的說不出話。

「怎麼了?小美人?」我說道。

「你… 你是誰?」

「我從今天開始是妳的新主人,只要妳乖乖聽話,我保證妳每天都能享受生理上的歡愉。但是如果妳敢反抗… 」我朝她臉上打了一巴掌。

她輕叱一聲,白淨的臉頰瞬間泛紅,淚水也快速的滑落。

「比這還要痛的事情多的是,希望妳不要逼我… 」

接著我摸摸她紅腫的臉頰,「其實我很喜歡妳呢,綾… 」

她這時已經開始抽泣,小小的雙肩抖動著。

我伸出舌頭舔食她的陰部,水嫩嫩的肉裂帶著微酸的尿味,那是我最喜愛的味道,一般女性相當注重衛生,陰部都擦拭的很乾淨。小孩子大概還不懂得怎麼清潔陰部,總是帶點尿水味,尤其受到驚嚇時,尿眼滲出的新鮮尿水,更是被戀童者當作聖水飲用。要保持排出的尿液不帶臭味,唯一方法就是多讓她喝水

肉唇緊縮著,似乎在排拒我的舌頭。

忽然我發現綾的小屁眼皺摺很少,也許是雙腿被拉開的緣故吧,肛門口變成一圈鮮紅的肉膜,伸手一摸就十分敏感的收縮著。

綾大叫:「不要… 不要摸那個地方啊… 啊啊… 」

「最羞恥的地方都被看見了呢….. 」,我舔舔食指,把它舔濕潤後塞進綾的小屁眼。

『哇啊… 啊啊… 』綾哭叫了起來。

因為我插的很用力,食指瞬間就進去半截,肛門口滲出一些血,大概是承受不了手指的插入吧。直腸壁狠狠的夾著手指,洞口的肌肉一直往內收縮,劇烈的疼痛使得綾尖聲哭叫。我不管她的哭喊繼續深入體內,直到整根食指沒入,直腸壁上有黏黏的腸液,和半固體的新便。

我把新便挖出來,手指伸到綾眼前,「看!這是妳體內的大便呢… 」,然後我捏住她的雙頰,把她嘴巴捏開,將那些褐色的軟便抹在她舌上。

『嗚… 嗚啊… 』

「吃下去!」

綾開始咳嗽,然後是劇烈的嘔吐,當然是吐不出什麼,因為她整天都還未進食。小小的舌頭掛著長長的唾液伸在嘴外,腹部強烈收縮著,臉上佈滿汗水和淚,肛門紅腫了起來。

而綾已經幾乎快要哭到沒有力氣了。

我看她喘著氣,嘴張的老大,於是拉開拉鍊,把老二塞入她口中,「不喜歡吃大便就喝尿吧!」然後把尿水尿在她嘴裡。

她想吐出來,但是我的陽具塞滿了她的嘴,她沒有辦法吐出來,只好盡數喝下。喉嚨鼓動著,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當我的陰莖離開她的口腔時,她吞不下的尿水也一下子吐出來。

我拉好拉鍊時,聽到她小聲的求著我:「對… 對不起… 可以把我放下來嗎? 」

「做什麼?」

「我… 我想要上廁所… 請你讓我去… 」

「想都別想!妳必須在這裡吊上一整天!」

「那我想上廁所的時候怎麼辦?」

我拿來一個水桶,放在她身體下方,對準排洩物可能排出的地方,「就這樣解決吧!」

「我不要… 拜託你… 拜託….. 」

她的聲音越來越急,我則是冷冷的看著她。

終於,緊縮的尿道口一下子擴張開來,強勁的水柱怒射而出,叮叮咚咚的打在塑膠水桶裡。

水勢漸弱,綾也把頭轉過去,暗自哭泣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