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段情

但是葉玲只是用口含著他的東西,再來便不知怎樣做,這是最令人頭痛的事,因為她一點兒也不知如何做才好。

一會兒後,她的頭便開始上下郁動著,一陣芳香的味道隨著她頭髮的搖動而散發出來,微微閉上的雙目,使人覺得十分之可發,當他望著她努力的樣子時,那種來自視覺上的刺激使他的肉慾更加激昂起來。

當然,若論技巧那自然是一點兒也講不上了,面頰因含著陽具而鼓起來,雙目緊緊的閉上,那種感覺如身在夢中似的,這種樣子使李達的情慾刺激起來。

那種而衝動出來的慾望集中在下半身那兒,李達今次是第一次得到葉玲的口部服務,若果在這兒發射出來的話,是絕對不能的,若能避免的話則是最好的。

一葉玲,可以了啊,行了……在這之前,我們到房裏去吧。」他溫柔的撫模著她的頭部,葉玲看來已經進入狀況似的,面孔因興舊而微微赤紅起來。

李達首先走出浴缸,腰部用毛巾裹著,坐在床邊等待著葉玲,她很快便走出來二人倒在床上,由於房內充滿暖氣,不需要蓋上被子。

「今次由我來服侍妳吧。」

李達說完之後,葉玲便仰身躺在床上。

「將燈光較暗少訐吧。」

「這樣便可以了,我想知道多些你的事情,讓我好好的看清不好嗎?」

「但……但是,很醜的啊!」

「沒問題的,你的身體,甚麼看我都覺得可愛,所以,既然我喜歡你,自然便想看清楚自己喜歡的人身體是怎麼樣的,若果不給我看的話,怎會有情趣可言呢?」

葉玲聽到他這樣說,便唯有應承隨他喜歡去做,李達將她的腳張開,埋首在她的兩腿之間,她自己亦將雙腿屈曲起來去遷就他。剛才當他用手指探索那小地方的時候,他已覺得很舒服了,現在這樣做是再次確認自己的感覺是沒錯的,所以這時他竟然仔細的欣賞著那神秘的小地方。

「呀…不要這樣的看著嘛!」葉玲感到十分之羞恥,忸動著腰部妮著聲說道。

李達用手指將那兩片肉唇張開,讓裏面的肉蕾露出來,跟他的感覺一樣,果然是一粒很細小的肉粒,兩片肉唇果然是很薄,而顏色卻是漂亮的淺粉紅色,柔軟的嫩草跟那兒極之配合,他仔細的觀看那一小片神秘的方,眼著便在那肉唇上輕輕的吻起來。「呀……呀……」,葉玲忍不住發出陣陣蝕骨銷魂的聲音,反應也出乎意料的大,背部竟然曲了起來,並且迎接著他的咀唇。

那細小的肉蕾,感覺度也出乎意料的好,他的舌頭只是輕輕的撩動一下,她的腰部便扭動得十分之瘋狂。

「呀……呀……」她一面狂呼,一面瘋狂的將身體拚命的扭動著。

李達的咀巴從她的下體處離開,當他的希頭離開了她的下體時,只見他的面孔也因激動而變得有些兒微紅,而蜜液更從那細小的孔道中流出來,而更有一陣像海潮似的味道從那兒漂出來,那種突然離開了的感覺,使她感到心中有一種莫明的空虛感,她的雙腳在空中高舉著,像有所期待似的。

「經……經理……」望著她那清純的樣子,葉玲是那種過份敏感的類型,李達得到她成為自己的愛人,心中不禁感到十分之滿足。

這種少女既年青,絕對性經驗那一方面一定是很少的了……但是感覺度卻又是那麼的良好,若果加些時日來調教,必然能增加她對敏感的反應度,這樣的話,要葉玲離開他,看來是絕不可能的事了。

初戀的女人,麗美,他已跟她約定每個月會跟她見面兩次,當然最後的結局必然是到酒店去的,而葉玲的話,看來每星期能跟她約會一次是絕對沒問題的,李達的腦袋中所想的正是這種安排,而另一方面,則用手在葉玲的秘園中不停的玩弄著。

他的舌頭在那道肉溝之中不停的來回往返著,有時用點力,有時則輕輕的掃著。蜜液不停的如洪水一樣從那小孔道之中湧出來,他的舌頭集中在一點兒不停的打轉,而手指則在那草叢之中撫摸著,並且在其中的肉蕾上,打圈的揉著。

「呀……呀……」葉玲那雙白晰的手臀,抓著床上的床單,胸上那雙豐滿的乳房不停的搖擺著,面向著天花板的樣子像很痛苦似的,使那美麗的樣子也歪曲了。

「經……經理,很舒服啊!」

葉玲好像得到第一次的高潮似的,身體忍不住輕微的顫抖起來,只見她緊咬著牙關,不停的喘著大氣。

「像你這樣賢淑的女孩,在床上也會這樣瘋狂的呢。」葉玲的頭髮散亂著,像要死似的迎接著高潮,像要昇到天上似的,李達停止使用他的舌頭,並且說出這種冷淡的說話。

「經理……不要這樣說嘛!」葉玲聽到李達的說話感到十分害羞,雙頰泛起一陣紅潮。

「我對這種反應卻是十分之喜愛,對男人來說,能令對手狂亂才是一個成功的男人,我心中是十分之感動的啊,並不是要取笑你。」

「那……讓我再感覺多些……我已忍受不了,快些上來騎著我吧!一葉玲說完,伸手內李達那勃起的陽具摸去,向他要求得到他的慰藉,不怕羞恥的向他要求。

「行了……行了。」對於葉玲的催促,李達感到十分好笑。

就在她等待的一息間,他並沒有細心的慢慢去品味那插入的味道,那怒漲的肉塊,一下子的衝進那滴著愛液的蜜壺中去。一下子整根陽具全體插了進去。

「呀……呀……」

葉玲發出滿足的聲音,將背曲起來迎合著他,肉棒跟粘膜接觸的感覺是難以形容的快感,所以插入後兩人也變得瘋狂起來。

當他插了進她體內以後,葉玲不怕害羞的發出露骨的叫床聲,手指更伸進自己的口中。

「嗚……呀……」

李達開始那抽送的動作,並且急促的抽送著,葉玲的呼吸聲亦與他的動作一樣,變得愈來愈急促,她那頭黑髮不停的搖曳著,她用牙齒拚命的咬著自己的手指,看來十分之肉緊似的。

「呀……真好……我不行了。」那快速的抽送動作愈來愈急促,葉玲那印著齒痕的手指摟著李達的肩膊,濃重的喘息著,塗著粉紅色甲油的手指,在李達的背後抓出一道道爪痕,高潮到達一次之後,她還拚命的享受著高潮帶來的感覺,她的雙腳鉤著李達的腰部,腰部拚命的搖動著,那頭凌亂的頭髮披散著,口中還不停的叫喊著喜悅的淫浪之聲。

「呵……真好……真好……」

葉玲纏著李達的身體,雙腳緊緊的扣在他的背後,雙手緊緊的抓住李達的背脊,陶醉在高潮的悅樂之中。

李達不停的搖動著腰部,肉棒不停的在葉玲的身體內搗著,繼續著那激烈的抽送動作。

「呀……很舒服啊……呀……呀……」葉玲的反應愈來愈激烈,長長的黑髮搖曳得更厲害,叫床的聱音像是野獸的咆哮聲似的,使美麼麗的樣子散發著異樣的妖艷。

「要……要射了。」

「呀……來吧!」

李達加速抽送的動作,腰部大幅度的抽插著,葉玲那美麗的樣子也扭曲起來,四肢更抓著李達的身體愈來愈緊。

「哎……哎……哎……呀……」

「嗚……嗚……」李達也忍不住發出咆哮的聲音,那灼熱的液體在葉玲的體內噴發出來。

之後,李達用的士送走葉玲。

「有點兒後悔的感覺嗎?」在走出酒店的時候,葉玲沉默不語,像有滿肚心事似的,好像陷入沉思之中。像有滿懷心事似的。

「我並不是後侮……那是相反的事,下次會是甚麼時候才能跟你見面呢,我所擔心的只是這件事。」

「每星期的星期一跟你見面可以嗎?這樣子沒問題吧。」

「真的,每星期可以跟你見面嗎?」

「當然了,一起去吃飯,之後,就如今晚一樣的做愛,好嗎?」

於是這兩個人便決定,每星期的星期一為兩人的不倫之日。

三日後的星期五,他跟王希文有約定,想起這種事情,他的步伐也輕鬆起來。

就在星期五的晚上,李達跟希文一起到卡拉OK玩,那是在忘年會那天,跟希文的約定,李達要唱歌給希文聽。

當兩人合唱的時候,希文摟著李達的手腕,她並沒有唱歌,只是不停的用熱情的目光望著他,傍人看來,還以為他們是戀人,否則是不會那麼恩愛的。

「真的很開心啊,能跟經理你在這兒飲酒,又能唱歌……我真的不能相信,還在懷疑我是否在發夢呢。」

「喂,喂,不要儘說些傻話了,難道你想調戲我嗎?」在李達的腦袋裏面,還殘留著何國明跟希文的關係,他們當日的情景仍然深深的刻在他的腦袋裏面,很難將那時的情景忘記。

他的心中不停的存著很多的疑間,這女孩究竟想怎樣?對自己是否有甚麼要求呢?接近他的目的又是甚麼呢?尤其是為何這麼急著要接近他呢?

到現時為止,李達仍然不能放下心來,這些問題不停的在他的腦袋中打轉。

「我才不是信口開河的啊,我真的一直等待著這樣的日子的啊。」這種說話真的有說服力,真的能令人相信嗎?

若果他提議到酒店去的話,看來她會不用考慮一定會答應的,至少到目前為止,他能夠感到這種氣氣。

「但是,像你這種美麗的女孩,一定會有很多人約會你的,不是嗎?為何要揀我?」

「但是我真的是一直等你來約我的啊!」

「那樣的話,若果我跟你說要你和我到酒店去你也肯嗎?」李達藉著那一點醉意,大膽向希文提出這種無理的要求,這女孩與何國明是有關係的,她是何國明的情人,這樣的提議,答案理應是被拒絕才對。

「當然可以啊……」希文這樣回答,並且將頭放在李達的肩傍上,二人從卡拉OK走出來,向附近的酒店那方走去。

李達的內心,對於自己那大膽的提議,以及希文那大膽的行動感到震驚。希文跟何國明的關係,那是不爭的事實,他絕對相信自己是沒有弄錯的,而一會兒之後,他便會跟這個女孩做愛,這樣做以後會有甚麼後果呢,若果他是以前的李達,他會捲著尾巴逃去,寧死也不會做這種事,但現在他卻不理會後果如何,只想到一會兒之後的歡愉。

他們走到最近的一間酒店裏面,堂堂皇皇的走進去,進到房子裏面以後,希文從雪櫃裏面取出啤酒及酒杯,坐在桌予前面,並將啤酒倒了一些給李達。

二人無意義的乾了一杯,互相望著對方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雖然他很不想知道何國明與希文究竟有怎麼樣的關係,但是他也忍不住向她傍拷側擊的試問一下。

「除了我以外,應該你還有與其他的男人約會的吧。」

「是否公司裏面的人那個意思嗎?」希文細聲的回答道,偷偷的望向李達。

一男人是不會放過像你這樣漂亮的女孩的,這種事我是最清楚的了。」

「這,應該是保守秘密才行的,事實上……我是……」

希文並不知道李達已知道她跟何國明的關係,所以小心奕奕的不想告訴他,但想了一會兒之後,便將事情由頭至尾詳細的告訴他。

何國明每月會三次跟她見面,而每個月會給她二萬元作為零用錢,二人之間無形中成立了一種愛人的契約,這種事情就如李達所估計的一樣,但是他不知道的是,原來何國明是有變態遊戲的興趣,這是李達估不到的。

「甚麼?他喜歡收集模特兒穿著來攝影的內褲?」李達以驚奇的聲音發間。

「就是這樣,我的工作便是試穿那些模特兒攝影時要穿著的內褲,而他便是喜歡收集這些被人穿著過的內褲。」

「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他便與你發生了這種關係了嗎?」而更過份的事,是當他與希文約會的時候,都會穿著這些模特兒穿過的內褲跟她見面,而這種行為,理所當然的,做愛時也會是那種變態的性愛遊戲了。日在影褸所看到她怎樣與何國明做愛,便可以想像得到了。

那時的希文,就在那狹窄的地方,將何國明的肉棒放進口中,跟著又用背後位跟他做愛,這些事情他都一一看得清楚。

當李達聽到何國明有那種變態的興趣後,他也想玩一下那種輕微有點兒變態的性愛,但是李達一直以來從未試過這種玩意,也不知應該從何著手,所以唯有打消那個念頭。但又不能直接向希文詢問,所以唯有硬生生將說話吞回肚裏。

「經理,快些過來吧。」就當李達在想著事情的時候,希文已全身赤裸的躺在床上了。

他所看到的是希文仰臥在床上,大膽的將身體展露在他的面前。下腹部那稀疏的體毛,將李達的情慾燃點起來,他慢慢的躺在希文的身邊,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身體。

李達像要細細品嚐那種感覺似的,用手

「但是,我對那種事情是十分之討厭的……」

「那麼,你便打算找我來作為清算他的對象嗎?」

「不,不是這樣的,我真的是從很久以前便一直都很喜歡你的,為何我們不能成為情人呢,就算不能成為情人也好,只耍能成為被你喜歡的人,我也會覺得很開心的。」

希文竟然一心想成為李達的情人,但竟然卻無緣無故的卻成為了那個喜歡收集女人內褲,而又是一個變態者的何國明的情人。世事真的很會作弄人。

「但是,那個何國明也並不是一個用情專一的人。」當李達發呆的時候,竟然發現了直屬上司的弱點,內心不禁鼓動起來。

「……明白了,我會從他那兒將你搶過來的,但是我並不是一個有錢的人,我是不能夠給你甚麼零用錢的。」

「算了吧,金錢對於我來說並不是那麼重要,我所需要的並不是這些東西。」

希文說完之後,將頭埋在李達的胸前,她仰著頭像要向他索吻似的,那雙又黑又大的眼睛流下了淚水。

他忍不住吻住了她的咀唇,舌頭並且伸進了她的咀巴,而且也嚐到了她淚水的味道。

看來兩人又是不能分開的了。而且看希文的態度,也不像似是說謊。

李達將希文的恤衫扣子解開,露出那充滿蕾絲的粉紅色的乳罩,原來希文也是穿著公司出品的內衣,內衣是屬於B杯罩的,是漂禿的碗型,從外面看來很是飽滿,希文自行將身上餘下的衣服脫下來。

李達也將衣服脫下來,視線不停的往希文的身上投去,那天在影樓的更衣室所偷看到的身體,現在竟然赤裸的站在他的眼前。

希文是那種對性很開放的女孩,就在那掌在她的身體上溫柔的撫摸著。那種溜滑的皮膚,像要將他的手吸著似的,他的手慢慢的往她的乳房上摸去,那種令心情舒暢的感覺從手掌傳到他全身去。跟著他又摸去她的下體那兒,李達的陽具則在她那秘園之上磨擦著。

「呀……呀……」

希文的感覺度也很良好,反應也來得很激動,李達的龜頭在那濕漉漉的地方來回的磨擦著,並且在洪溝中的那顆小肉粒上來回的押著,愛液不停的從入口之中流出來。他慢慢的從那入口之中插進去,希文的四肢不由自主的將李達抱著。

「我想知道,何國明的變態行為究竟是甚麼一回事?」

那韻律性的抽送動作不停的操作著,李達在她的耳邊輕輕的問道。

「呀……你啊……在這時說這種事……討厭……」

「真……真差勁……」

李達在一瞬閒很後悔提出了這種掃興的問題。

但是得到的果卻是出人意表,希文聽到這種間題,口裏雖然像是不高興,但事實上,反應卻更來得激烈。

「經理……啊……我很喜歡你啊……」

她一面說,一面拚命的扭動著腰部來迎合他的抽送動作,而她體內的小洞穴中,那些肉層像是會都動似的,將他那怒張的陽具緊緊的夾著。

「但是,這麼可愛的希文也能接受那種變態的性愛的嗎?」

「並不是甚麼大不了的事,只是將另一個洞穴也開發吧了。」

希文終於將那變態的行為說了出來。

「我很想聽啊……說給我聽究竟是怎麼的一回事嘛?」

「若果我說出來的話,你也會跟他一樣,要我那樣做吧。」

「呀……可以的啊,我一定不會輸給他的,我會比他做得更好。」

是嗎?那你將你的東西拔出來吧……」

李達聽她的說話,暫時停止抽途的動作,將陽具自她體內拔出來。

希丈的手摸索著,捉著李達的陽具輕輕的撫摸著。

若果你將這東西放進這兒的話,感覺會更加好的啊!」

希文說完之後,將雙腿高高的舉起,用手捉著李達的陽具,往自己身體後那菊紋的肛門裏送過去。

李達看到這個情景,嚇得目瞪口呆。

「可以嗎?這樣做的話你不會覺得痛的嗎?」李達感到十分之激動,這種肛交的事情,他一次也未曾試過。

他慢慢的插進去,竟然比想像中來得容易,也許正如希文所言,經過何國明的長期開發,道路也變得寬闊起來,肛門裏的蜜液包含著他張堅硬的炮身,他深深的婦進去。

「呵……真好……」

李達的陽具,也感覺到新奇的快感,那兒的感覺與陰道截然不同,薄薄的一層膜隔著的便是陰道,像是兩個孔道也被刺激著似的,希文的感覺像是做刺激似的,雙眼緊鎖著,露著那如夢般的樣子。

那韻律的抽送動作,直腸將他的陽具緊緊的夾著,李達被這種緊湊的感覺包圍著,不停的將腰部抽動著高一人很快便一起達到高潮。

就這樣,李達便在一個月裏面,得到了三個情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