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段情

兩人急忙地拾起內褲連忙穿上,停止了這種了不得的遊戲。之後,李達一直期待著再一次跟麗美玩這種醫生遊戲,但是,再沒有第二次機會可以再讓他觀看麗美那片神秘地方了。

「老閭娘,早晨!」店子裏面女孩的聲音將他拉回現實,麗美穿著性感的衣服,與李達的目光接觸,面孔立即發出異樣的光輝。

「是李先生,咦?不是亞達嗎?」

數小時之後,李達與麗美已在酒店的房內了。麗美真的使人吃驚,變成了一個大美人。雖然還留有往日的樣貌,但那圓圓的面孔而變得尖削,頭髮亦染了茶色並且燙得鬈鬈的。散發著成熟女人的魅力。

「麗美變成一個美人了。」

「我在小時候,一直想長大後會嫁給你的。」李達擁著麗美的肩,輕輕的吻了她一下。

「那讓我們繼續廿六年前那件事吧,將衣服脫下,由那兒開始吧。」

「明白了了但我脫衣服的時倏,你耍將面轉後才行。」這樣不就是那時的延續了嗎……

李達並沒有誘甚麼,將身體轉後,用背向著她。

耳邊傳來她寬衣解帶的聲音,好像有蛇在草地上爬行的沙沙聲,李達心中暗數十下,想起兩人在酒吧中的談話。

「麗美你為何要將酒吧名字叫作『橋下』呢?」

「是因為那時的事情。」

「那遊戲還沒有玩完呢。」

「是啊,亞達你還未有扮醫生呢。」

「那是想等你到來找我的意思啊!』李達想到這裏,偷偷的望向她,就如廿六牟前一樣。

麗美已將脫下的衣服掛好,並且轉向他。

那白晰得如珍珠般的肌膚,不用燈光照明也會散發光輝似的,乳房雖小但卻很飽滿,腰部扣屁股的肌肉也沒有鬆弛。

「亞達,看到了嗎?」

「看不到啊!」

「說謊!」說完麗美走向他,乳房輕微的震動著,下腹部那濃密的一片,使全身散發著一種成熟女性獨有的氣質。

「……很漂亮呢!麗美真的變成一個漂亮的女人呢。」對李達來說,若果要他現在來抗拒那慾望的話,看來已是不可能的了。他很快地將身上的衣服脫下來,一件不留地脫得情光。

「你擁有很厲害的針筒呢。」

「比起以前,當然更值得信賴了。」

「咦,但看起來很令人害怕。」

「到床那邊去吧。」

麗美躺在床上,李達用雙手支撐著身體,面孔靠在那柔軟的下腹部上,輕輕的摩索著,麗美忍不住發出一絲滿足之聲。

當他的咀唇在那稀薄的草叢上接觸時,麗美將雙腿張開來亮一片肉色的小唇片在兩腿之間露出來,小唇片內的秘密便毫無保留的呈現在他的眼前。

「呀……呀……」

他將中間那肉粒上的皮膚輕輕的揉著,舌頭在上面的肉蕾上輕舐起來,她再又一次地忍不住襞出呻吟聲。

「將那廿六年來的空白日子頃滿它吧。」

他的舌頭在那秘密的花園上忙著,這是李達第一次對老婆以外的女人做這種背叛的事情。他努力地在麗美雙腿之間活動著,他首先用舌頭將那兩片合上的秘唇分開,裏面透出一陣濕濕的光澤,露出一條暗粉紅色的洪溝,花蕊之閒已被蜜液弄濕了,山谷之中的泉水正湧出來,在這之中可看到裏面那神秘的洞窟,李達的舌尖向那小洞之中進發。

「呀……」麗美的背部弓起來,發出陣陣輕微的嘆息之聲,並且將腰部扭動著,李達不停的在那小花園之中攪動著,跟著便埋首在她的胸脯上面,咀唇含著上面的乳蕾。

「呀……呀……」舌尖輕輕在上面掃著,她將身體迎向他,當他吸啜著那乳頭的時候,乳頭便硬了起來。

一真的,我已等這機會等了廿六年了。

「能夠繼續當時的事情實在太好了。」

麗美充滿情感的聲音在他耳邊輕輕的說道,李達的手指並沒有空閒下來,正向著那神秘的花囿中伸去,食指及中指向那小洞中伸進去,裏面的反應使他吃一驚,出乎意料之外的緊湊,並且正似吸啜著那雙手指似的緊挾著,並且能感到裏面的肌肉正慢慢的收縮著,而且愛液也很多,當手指移動的時候並發出聲響。

「呀……呀……再用力些……」麗美不停的將腰部扭動著,但李達好像知道她想要的的東西似的,將手指拔出來,並且將腰部移向她。

「現在輪到你了。」他向麗美提出口部服務的要求,她慢慢的從床上站起來。

「真的很令人懷念的日子呢,這種事在那時不能做,現在看見這東西,使人想起那時那可愛的小雞巴呢。」麗美輕輕的瞇著雙眼,看著李達兩腿之間的肉棍,手指在上面輕輕的撫摸著。跟著,她用咀唇輕輕的將它含進咀裏,舌頭在尖端的部份上刺激著,李達陶醉在那種甜蜜的快感之中,李達並且從上面往下看,偷偷的看著麗美的反應,只見她緊閉著雙目,慢慢的將頭部前後移動著。

頭部不停的前後搖擺著,舌頭並在尖端之中那道溝渠之中輕輕的撩動著.,並且發出陣陣啜啜的聲音,她又用口吸啜著,並且在睪丸的地方也輕吻。

「來!躺在床上,今晚讓我們兩人的愛結合吧。」李達感到十分滿足,將她抱起放在床上。麗美的身體好像也是十分之飢渴似的,他的吻如雨點般的在她的身體上落下,並且在乳頭上吸啜起來。

「呀!真的,很好啊,這兒,這兒對了,再用力些吸啊!」一陣麻痺的感覺襲向麗美的全身,身體更輕微的抖動著,李達那因激動而帶著汗水的手掌往那稀疏的草叢中伸去,中指在裏面的肉蕾上揉著,使麗美那雙修長的雙腿,屈曲起來。

「進來吧,亞達,快些進來吧!」李達的身體蓋著麗美,而肉棒的先端往而濕濕的山谷之中進發,那怒漲的身體往那蜜壺之中慢慢的沈進去,麗美靜靜的享受著這一刻。

「呀……呀……阿達……」他慢慢的將身體抽動著,而麗美亦配合著他的動作,但李達像是要玩弄她似的,似乎並不急促的要完全佔據她,雖然插了進去,卻又突然停下來,只用手指在中間那肉粒之中揉弄著。

身體被又濕又脹的嫩肉包圍著,因手指的關係,使那困小的空間更覺緊密。一陣快感從李達的背後向下體之中蔓延開去。

「呀……呀……」他也忍耐不住,一口氣揮了進去,而麗美也忍不住高呼起來,並且將背部曲起來,享受著下體之中所帶來的快感。

李達亦陶醉在這種快樂的感覺之中,並且開始那抽送的動作,就如一隻極之飢餓的野獸一樣,亦如那些第一次偷嘗禁果的年青男女一樣,激烈的將腰部搖擺著,那肉壺亦一下子收縮起來,那一出一入的動作,像被無數的肉塊纏繞著不放似的緊夾著……

「呀……感覺到了……」

麗美全身像被快感包圍著似的,輕輕的顫抖蓄,並且發出陣陣露骨的叫聲,並且將手指伸進口中輕輕的咬著。

李達看到麗美的反應,感到十分之興奮,腰部的抽送動作也就更快加速了。

他希望能見到麗美更加狂亂的反應。

「呀……太好了……」

麗美的身體像是感到很大刺激似的;也不停的搖動起來,於是李達再加一把勁;再加強那波動的韻律,兩片肉好像要扭曲成一塊似的,不停的扭動著,拍打著。一下衝刺,二下……三下……廿六年以來的空白歲月,要至少有三百一十二次的衝刺才夠。

李達的雙手在麗美的乳房上揉著,他的身體像要貫穿麗美的蜜壺似的,深深的插進去,並且一下又一下的,不停的抽動著。不消一會兒,麗美的高潮已經來臨了。

「呀……真好……呀……真好……」

喘息的聲音像是悲慘的呼叫聲一樣,她的手不停的在他背部抓著,緊緊的抓著不放,她一點也不顧慮羞恥,雙腿緊纏著李達的腰部,一下子又胡亂的在空中踢著。一度喜悅過後,她懶洋洋的倒在床上,頭部郡長長的頭髮淩亂的散在床上,腰部還不停地一下一下的向李達挺去。兩人的嘴唇連接在一起,舌頭也互相糾纏著,雙腳也緊緊的纏住,李達像是也要到達高潮,將身體的抽動也加快起來。

「啊!射了!」

李達不停的,快速的搖動著腰部,肉棒的先端用力地深深的插進麗美的身體裏。

「阿……阿達……」

「麗……麗美……」

兩人之間那廿六年來的空白時間,便在一息間被填滿了,結果,兩人全身乏力似的躺在床上。

麗美的身體給李達帶來很大的感觸,撫摸著她的身體,他的腦中所考慮的是日後如何安排與麗美會面的時間。

李達將這種拈花惹草的事保密工夫做得很好,別人一點兒也沒有察覺得到,半個月之前他還對這種事以為只是別人的謊言而已。

這天,晚上是公司所舉辦的一年一度的忘年大會,今次的忘年會是宣傳部主辦的,將第一課及第二課聯合一起來玩,所以女孩子的數目便多起來,大概有十名左近,而這種色情的金思念也在空氣中盪漾著,女孩子們一點兒也沒有注意到。而目標看來只是針對著宣傳部的美人兒葉玲而已。李達在以前便一直覺得她望著自己的視線特別與眾不同,份外的熱情。她的樣子十分漂亮,蛋形的面孔,直直的鼻樑,纖濃合度的雙眉,還有那雙長長的帶著雙眼皮的眼睛,在人的面前,給人的感覺是一個文靜美麗的少女。

就如預定的一樣,六點以後忘年會便開始了。但是李達的位置與葉玲的位子相距甚遠,但是,當卡拉OK開始的時候,每個人都走出去唱歌,這時位子便開始亂了,李達想唱完一首歌之後,便可到葉玲的身邊去了。

「經理,要喝一杯嗎?」希文一手執著盛滿啤酒的杯子,欠身坐在李達的旁邊。李達知道希文跟何國明的關係,想起當日的事情,忍不住望向不可國明那一方。這時的何國明看似很開心似的正跟第二課的李靜雯談得起勁。

「經理你不唱歌嗎?我很想聽你唱歌的聲音呢。」說完之後,並將身體倚在他的身上,並遞上手中的啤酒。

他很明白希文的心態,一定是在嫉拓何國明不理她,所以才走到李達的身邊以作示威,但是李達這時卻想利用這個機會,將這個可愛的女孩自他的身邊搶走混混他很有自信能做到這件事。

「不如你來唱吧,我想會比我好聽。」

「若果跟你合唱的話我才唱。」但在何國明之前做這種事,可以嗎?

不如下次兩人去飲酒吧!那時才兩個人合唱不好嗎?」

真的?真的約我去喝酒嗎?」

「星期五如何?」

一真高興,不要撒謊啊,真的,約定了啊!」

「呀,真的啊!」

「那我為了你,就唱一首歌給你聽吧。」希文說完之後站起來,她唱歌也唱得十分不錯,大概是時常唱吧,好像很習慣似的。而歌詞之中,好像有意無意似的,不時的向他投向視線,像要提醒他歌詞中的意思。

李達看著希文唱歌,想起當日在影樓上所偷看到的事情,這女孩那富魅力的肉體不時的浮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看到那水蜜桃似的屁股,並且衣服下那瘦削的身體,以及那腰部的肌肉……以及那鼓漲著的下身,不很濃密的毛髮……。

這時的希文用兩手捧著咪一局峰唱歌,李達的腦子裏面,想起她用那美麗的咀唇含著何國明那慾望的器官時那種艷麗的樣貌,緊湊著的雙眉,以及漲著的面頰,可愛的樣子含著那肉棒不停的搖動著,使人忍受不了的樣子。

為何這麼年青漂亮的女孩耍跟這種可以做得她父親的男人做愛……想到這兒他更立定決心要從何國明的手中將她搶過來。

就在希文唱歌的這段時間內,李達要將她搶過來的決心就更加堅固了,得到約定他已感到十分滿足,唱完歌之後,李達再也沒有到見到希文,結果他一首歌也沒有唱,忘年會便完結了。

這時,誰人跟誰人耍去開第二次聚會,已分開很多批人了。當然,希文是跟何國明一起的了,而他的目標葉玲好像還未決定要加入那一批人似的,他的視線與葉玲的視線接觸上了。李達忍不住向她招手。葉玲向他走來。

「跟一大批人一起很悶吧,不如二人一起去飲酒吧。」這種有意思的提議,若果答應的話,絕對會沉淪在慾海要面。

葉玲只能呆呆的站著答應她。到現在為止還苦苦的睛戀著自己,想到這兒李達忍不住苦笑起來。

但是為了避開人的耳目,兩人分別離開,二個小時之後,兩人已在酒店中會面了。

最初他們到一些小吃店那兒傾談,之後才到這種地方來,這並不是出自李達之口,捉議到酒店的竟是葉玲。

到達酒店之後,葉玲急不及待的抱著他,就如相戀很久的男女一樣,兩人的咀唇重疊著,舌頭也糾纏在一起,而將希頭伸過來的也是葉玲作為主動。

舌頭纏繞著,連氣也喘不過來,兩人的唾液也混合在一起,並且順著咀角流了下來,葉玲的咀巴巧妙地將流下來的唾液全吞下口中,最近的年青女孩,就算樣貌是怎樣賢淑也好,但也會有反常的一面。

就如剛才一樣,在小吃店之後便到酒店來,而積極行動的便是溫馴賢淑的葉玲。

「剛才和希文談話,看來很開心呢。」在小吃店的時候,葉玲便向李達質問。

「約了她到外面去街了吧。」

「甚……甚麼嘛!」

他很想跟她說希文是跟何國明有關係的,但這種事他卻說不出口。

「這樣漂一見的女孩,誰也會喜歡吧。」在那麼嘈吵的忘年會中,任何人都沒有注意到希文的事情,但這種事卻給葉玲看到了。

「但是為何你會這麼介意這種事?」李達毫不留情地逼問她的原委。

「我在以前一直都喜歡你,但你只顧著工作,一點兒也沒有注意到我,卻跟希文說得那麼開心。」葉玲於是邀請他一起到酒店去,一到達以後便急不及待的向他索吻,主動的竟然是女性的一方。

將衣服脫下來一起洗澡吧。一李達挽著葉玲的肩傍溫杲的肉她說。葉玲穿著深褐色的套裝,她將衣服慢慢除下來。

李達心中不停的鼓動著,並且伸手替她將襯衫的扣子解開來,胸部一下子便映入他的眼簾,裏面所穿著的乳罩是公司的製成品,是他經常都看到的產品,但卻是公司的模特兒拍照時的感覺不同。

他將前面的扣子解開,豐滿的乳房一下子便彈跳了出來,乳頭是漂亮的粉紅色,就如桃花的花蕾似的,使人想將它摘下來,而且十分之有彈力,一點也沒有下垂的現象。

他的手在她左乳的乳頭上揉著,另一隻手剛在另一邊乳房上撫弄著,葉玲仰著頭,口中不停的發出歡愉的聲音,李達感到很興奮,在她的乳房上吸啜起來,舌頭更在她那可愛的乳頭上撩動著。

「很開心啊……我一直等待著這天的來臨,已等了很久了。」葉玲用手將李達的頭緊緊的抱在胸前,聲音震抖的說著。

我沒有注意到你是我的不對,但能與你這樣做我想只有發夢才會吧。」

「你每天都接觸到那些美麗的模特兒,我怎能入你的眼呢?」

「並沒有這樣的事,你也是一個很漂亮的女孩……很漂亮,不要沒有信心嘛!」李達的說話使她如喝醉酒一樣,心中感到十分的激動,四肢緊緊的將他摟著。

「放開我吧,讓我好好的看看你。」李達將她的裙子也脫下來。

當裙子脫下來的時候,她身上只有一對灰色的襪褲,還可以清楚的看到裏面的內褲。修長的雙腿以及那微微鼓起的下腹部,使人感到一陣目眩。

他將襪褲及內褲一起脫下來,這時他們心中甚麼也沒有想到,慾望已將理性投到九宵雲外。

「我到浴室裏面等你吧。」葉玲說完便像逃跑似的走進浴室裏去。

一會兒後,浴室裏傳出一陣流水的聲音,李達急忙的將身上的衣服脫下來,跟著深呼吸一下,這時候是絕不可以退縮的,他對自己這樣說。

他細心的將他們脫下來的衣服摺好,並且整齊的放好。

這樣做後他感覺得安心了點,再一次深呼吸,跟著便慢慢的向浴室走去,當他打開門的時候,流水的聲音仍繼續著,浴室裏瀰漫著熱水的霧氣。

「還要溜水嗎?」葉玲望著浴缸上的流永,坐在浴槽的旁邊,屈起雙腿好像有點兒害羞似的,用水扚將浴缸的水搯出來將身體弄濕。

李達站在浴室的門口,望著裸著身體的葉玲,那身如白磁似的皮膚,給熱水燙過後變成粉紅色,身裁頗為高佻,但乳房卻很豐滿,而且是美麗的碗型,頂尖上那兩點可愛的粉紅色特別顯眼,細細的腰部,而屁股也很璧挺,有如一個成熟的水蜜桃一樣,身上一點兒多餘的肌肉也沒有,不愧是年輕女依的身體。

「你要先洗澡嗎?還是要一起洗呢。」葉玲將手放入浴缸之中試著水溫,使人更覺得她可愛。

「呀:一起洗吧。」浴缸是屬於西式化的,比起家庭用的更長更大,但卻比較淺了一點。

李達首先踏進浴缸去,水溫剛好,於是便整個人浸了進去。

「呀,你真自私,這樣我怎樣坐進去嘛!」

「坐上來便行了,在這裏給我抱著也不用怕嘛!一他向葉玲扭手,在他的眼前是裸著身體站著的葉玲,身上任何一個地方亳無保留的皎露在他的眼前,雙腿閒那倒立著的黑色三角形,與希文那稀疏的毛髮又有點兒不同,望著她的身體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葉玲帶著一份少女的羞澀之心,當她一腳踏進水缸裏的時候,一瞬間李達看到那神秘的山谷間中那道溝槳。

葉玲一言不發的踏進去,並且伏在他的身上,乳房貼在他的胸上,雙手剛搭在他的肩頭上,而李達則用手輕輕的撫摸著她的背部,溫柔的,輕輕的摸著。

「經理,我很喜歡你啊……」葉玲將雙唇送上,並且將舌頭伸進他的咀裏,兩人的舌頭纏繞在一起,李達的右手從她的背後伸向那草叢之中,在溫水之中愛撫著她的秘園,並且探索著那兒的形狀。

女人的器官比男人的器官來得複雜,除了感覺神經比較豐富外,敏感點亦較多,妻子的器官,車中那女色狼的器官,以及他初戀的女性的器官,全都不一樣,但男人的器官,大體上每一個人都差不多,而女人則一百個人每個人都會不同的。

葉玲的肉唇則比較小,而兩巴的肉唇也較為單薄,而中間的洪溝卻隱藏得很好,而那種顏色及那種感覺,真的與別不同。

當他的手指往裏面探索的時候,葉玲忍不住輕輕的呼叫起來,而愛液亦進那神秘的入口之中溢出來,在洗澡的時候竟有這種玩意更能增添情趣。

而他的身體亦已漲大起來,正貼著她那柔軟的腹部,葉玲看來是不肯替他口交吧,他心中是這樣想的。

這時葉玲將身體屈曲起來,用手將那又硬又大的東西握在手中,望著李達微微地笑起來。

「我用口替你服務吧。」葉玲細聲的,輕輕的說道。李達懷疑自己的耳朵是否有問題,外貌跟小惡魔似的希文是一點兒也不相像的,葉玲看來是屬於那種倩純型的,若果第一夜便要求她替自己口交,那是無理的要求,但葉玲竟然自動提出來。

「我一直以來都希望能替你做這種事……但希望你不要以為我是壞孩子,只因為是你,所以才會這樣做的。」

「你為我竟然這樣做……」李達心中因感激而灼熱起來,連說話也搭不上了。

葉玲的腰部倚著浴缸的邊緣,身體向前傾,用口將那怒脹的東西含進咀裏,只是這樣子,一股快感已從李達的下體直向上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