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段情

李達站在那塞滿人的地鐵內,感覺到手臀被一堆柔軟的肉擠壓著,大腿上傳來女性臀部傳來的體溫,他正努力抑壓著自己的那男性的衝動。

雖然已是十二月,天氣一點兒也不寒冷,女孩們還未曾穿著厚厚的大衣,車廂襄一陣搖動,手指接觸到那女人的手,他連忙向傍邊偷看一下,看看身旁女人的長相如何。

那女人就在她的旁邊,側身向著她,是一個絕世的美麗女人。

那長長的頭髮是鬈鬈的,蛋形的臉孔,長長的睫毛,年齡大概在廿七八之間,直直的鼻樑,整體看來是一個十分漂一見的女人。

對他來說,可說是一件好事……

他感到十分之痛苦,當然,能與這麼美麗的女人有肉體的接觸,唯一的痛苦便是要抑制自身的衝動:但是那個女人的感覺又如何呢?

那個女人一直將乳房押在他的手腕上,下半身則拚命的擠壓著他的身體,她沒理由是沒有知覺的。下一站到的時候,她沒理由不會移向另外比較空的地方。這樣來說在這幾分鐘裏,他是最幸福的了,他的腦袋裏描繪著那女人的身體,並且想像著自己怎樣品嚐那女人的身體的樣子。

他閉上眼睛,陷入那種沉思裏面,他將面孔轉過少許,喚到從她那兒噴來呼吸的氣息,從那女人那兒傅來頭髮的香味,香味刺激著他的鼻孔。

那女人的乳房很是豐滿,大慨差年輕的關係吧,大而又充滿彈性…混。

對於女性的經驗來說,若果要比較女人的身體,除了自己的太太以外便無別人了,對已逅點來說,是比較可憐一點。而腦熒裏面能浮現出來的女性身體,就只有雜誌裏面的裸女照片來作為參巧而已。

車廂左搖右擺的不停搖動著,而那女人的腰部也隨著車廂而搖動著,而女人的下腹部也不停的刺激著他,使他不由自主的膨脹起來。

他的身體的確能清楚的感覺到自她那兒傳來那暖暖的感覺,dfjstory.com他偷偷的望向那女人的下半身,她穿著一條豹紋的迷你裙,大慨有膝上二十公分之多,真的是一條很短的裙子,大概是對自己的雙腿很有自信吧,並沒有穿著襪褲,露著一雙修長的雙腿,使他不期然想到在床上的樣子。那包著衣服的身體,不單止散發著體溫,應大的地方大,應小的地方小,散發著熱情的魅力。

李達再望著那女人,看到了她的樣子,跟剛剛一樣,仍然是那麼美麗的樣子,以及那長長的睫毛。

很快便要到下一個車站了,他感到十分之失望,因為很快便要失去這種享受了。一到車站那女便會下車了,這種緊密的身體接觸,就好像是車中時常都會有的色狼那樣,時常黏著女性的身體不放,他的腦海中突然浮現出妻子的樣子,以及自己在公司裏身為經理的模樣,因工作的關係,他時常都會跟女性有接觸,但他從未有這種追求官能上快感的想法。

但最使他感到驚奇的事情,是當車子停下來的時候,車廂中其他地方亦有空隙的時候,那女人仍然是黏著他的身體不放,並沒有下車或移動到另一邊去的金忌思,並且暗暗地用手捉著他的手,手指並互相糾纏在一起。

當他主動去捉著她的手的時倏,她又連忙將手縮回去。

他十分之不明白,究竟那女人的心意是想怎樣呢。

一想到這樣,他便突然認真起來,再一次捉著她的手。他偷偷的望向那女人,並且看到她的手指在動著,像是向他招手似的。

她的手捉著李達的手,向自己的大腿上玻去,他忍不住看著她,的確是她將自己的手放在那雙散發著誘惑魅力的大腿上的。

那緊崩崩的裙子中央,有一小片鼓起的地方,裙予包緊著腰部及屁股,使他想起裏面那粒一旦大般的果實,這時,那女人的雙腿微微張開,以一個V字形站立著,這種情形看來只有一個解釋,便是他遇上色狼了。

啊,只能說是女色狼吧,這種說法是他終於在車上遇上了色女了。

這種事情他是曾聽人說過,但給他遇上,這卻是第一次。

這種機會是很難得的,對女人來說這是十分之令人討厭的事情……雖然他曾聽人說過色女的事情,但在他的想像之中,這種女人除了是醜陋的女人之外是不會做這種事的,但這個色女卻是令人出乎意料之外,不僅是一個美人,連很多時尚的模特兒也敵不過她。

他將身體向那女人移過少許,她似乎察覺到他的反應,立即放開他的手,並且將緊貼著他的身體分離少許。

慾望在他的心中不停的鼓動著,他望望四週,覺得自己十分之幸運,腦袋中昏昏的,只覺得十分之開心。開門以後有十分之多的乘客湧入來,那女人斜斜的倚在其他乘客之中邊一人的怪異行為,其他人一點也沒有注意到。

送來口中的美味食物若果丟掉的話,對男性來說是一件十分之不禮貌的事,當車子再次啟動的時候,他將手放在那女人的大腿上,並且上下移著著撫摸她,那女人望向這邊,視線剛好與他接上。

是一雙十分美麗晶瑩的眼睛,看來十分之濕潤,帶著一絲哀怨的神色望著李達,咀唇塗著粉紅色的唇焦,在那女人的面上沒有一點兒奧惱之色,還帶著一絲笑意。

這多少給了他一點鼓勵之意,他更進一步地,大膽的將手伸進裙子裏面,那隻手隱沒在裙子裏面。

他感到她的肌膚十分之柔軟嫩滑,而且十分之有彈性,對地心吸力一點也不起反應。那種慾望就有如火頭落在枯葉上面一樣,迅即燃燒起來。他腦袋裏浮現起那女人線條美麗的雙腿,手掌在大腿內側撫摸著,手指並向更裏面的地方進發。

這時他有點躊躇起來,想看一下那女人會有怎麼樣的反應。

她將腰部突起,讓他的手指愈爬愈高,很快便到達了那神秘的三角地帶。

原來這樣,真的是色女,但是……。他一分神,便可看到窗外的情形。還有一段時間才會到達下一站。

而且著急起來的,看來是女方……以這種美人,竟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而且偏偏選中他,使他感到十分之幸運。他每日都會乘搭地下鐵,只有今天才會遇上這種事。

這種恐防違背道德的意識只有一瞬間的光景,一會兒後,他的手指已在她大腿內側根部撫摸著了,從手指傳來的感覺,使他全身也興奮起來。

一瞬間,從指尖傳來新的發現,使他害怕自己會忍不住驚呼起來,從內腿及屁股撫摸著的手指,一直找尋不到內褲的邊緣,也即是說這女人是沒有穿著內褲的。?手指除了感覺不到布質的感覺外,並且接觸到上面的毛髮,再進一步的,便是那濕潤以及柔軟的肉質。

他的手指立時停下來並沒有進一步的行動,這女人立刻望著他,雖然沒有發出聲音,但從咀型來看,是向他說,「不用擔心,繼續幹吧!」的說話,給了他很大的鼓勵,立時立起心腸,實行再進一步的享受。

這女人的行動看來是經過計劃的,這種女人的心態,李達是能以理解的。於是他的手指便在草叢上撫摸著,女人的眉目中散發著一種妖艷的魅力。

他的手掌不停在草坪上撫摸著,而草叢低下傅來的是一種又濕又溫暖的感覺,他的手指作出進一步的探素,在敏感的肉蕾中按去!那女人忍不住輕輕的哼了一聲。

竟然是擁有這麼大陰核的女人……

中指在那敏感的肉蕾上按著,並且以它為中心不停的打著圈。比起他的妻子來說,這女人比較有味多了,他已忘了自已時常將自己當作為紳士,手指在那癡女的雙腿之中不停的遊玩著。

在陰核上不停的按摩,手指並在那濕濕的秘唇內徘徊,並且往小溝之中不停的往返,那女人轉身向著他,發出更多滿足的輕語,輕輕的閉上眼睛,使他知道她是多麼的陶醉。

車子並沒有停下來,依照著它的路線一直向前走著,車裏面的變化也沒有改變,他們兩人一直倚在門邊,他的手指將那秘唇分開,並向那流出很多愛液的小洞出發,插了進去,那美麗的癡女,輕輕的搖動著屁股,身體倚在他的身上,全身放鬆了,口部因喘息而微張著,面頰也因興奮而染上了粉紅色。

李達看到那女人的反應十分之開心,自己的慾望竟然得逞,但最失望的事情是,自己快要下車了,因為車子已到他要上班的車站了。

為了要讓女人知道這件事似的,他的手指一口氣深深的插進她的體內,這樣做似乎很得那女人的歡心,當他的手指作出抽送的動作時,她更發出細小的呻吟聲,當車子愈近車站,他的抽途也愈快,使她很快便到達了高潮。

當李達下車的時候,那女人也跟著他下車,一瞬之間,他也很不明所以,她似乎若無其事似的,混在人群之中離去了。

他很想跟她說話,但已消失了她的綜影。他也覺鬆了一口氣,若果那女人跟他要電話的時候也不知如何打發她才好。

但是這種美麗的女人,在車內做這種女色狼的行為,通常都只會作一次便罷手,若果再遇上的話,一定是一個生手。

李達並不是一個空閒無事做的人,他今年三十四歲,在一所專做女性內衣褲的公司裏做事,剛昇到宣傳部的部門經理,一直以來都處身於全是女人的工作環境之中,並沒有做那些拈花惹草的行徑,因為他不希望因這些事而被扯後腿,他急急的往公司去上班。

但李達的心裏還是記掛著剛才在車面跟那女色狼所幹的事情。那種餘韻還留在他的指頭上面。

那些趕著上班的女職員在他前面急促的走著,她們的腰部及胸部吸引著他的目光,他將剛才接觸過那女人的手指嗅了一下,那兒還殘留著一陣甜甜酸酸的味道,使他特然有一種失落的感覺。

他站著想了想,那天下午還會有一個拍照的工作,那是替新產品讓模特兒穿上,再拍照片的工作,本來,這並非是經理需要管的工作,但是久不久,要到現場去看一下拍照的情況,並且看看模特兒的狀況。

那天下午,他走到攝影室的換衣間去,那兒有一些貯物櫃,用以陳放那些新產品,這時王希文走了進來。

希文是李達的部下,他正想揚聲跟她打招呼的時候,卻突然出現一個何國明,一個不應出現的人卻突然出現了。

李達立時不發出聲音,他是李達的上司,他進來後立刻從裏面反鎖,並且將使用中的燈亮了。

「希文,今天晚上不能見面了,有些急事不能分身。」

「又要在這兒幹了嗎?」

「對不起,下星期是沒問題的了……快些,只有十五分鐘了。」何國明說完後,立刻將皮帶扣開,及將褲子脫下來。

李達感到糟羔,看來事態是十分之嚴重,但是因為使用中的燈亮著,別人是不會無故進來打擾的,也即是說,這件事是不會被人識破的。

他們並不知道李達在更衣室裏面,兩人連忙將下半身的衣服脫掉,李達不敢發出半點聲音,躲在更衣室旁的門縫之中偷看那兩人的行為。

兩人似乎經常都做這種事似的,何國明熟練地將褲子脫掉,將那慾望器官全無保留的顯露出來,而希文亦將裙子脫掉,並且將襪褲及內褲也脫下來。

那可愛的屁股有如一個成熟的水蜜桃股那麼可愛,她並不如想像中的那麼瘦小,腰部並沒有多餘的脂肪,雪白的下腹部,體毛並不很濃密,稀疏的鋪在那三角地帶上。

上半身還穿著公司的制服,下半身卻全是相反,光脫脫的一件遮掩的布塊也沒有,十分之有吸引性。

這兩人究竟在何時開始有這種關係的呢?竟然做出這種大膽的事情來。

公司裏面的規定,很明確地注定,有妻室的社員絕對不能在辦公室裏面攪婚外戀情,但是,最近這種婚外情愈來愈流行,若想要停止也阻止不了。

就如現在的情形一樣,以何國明那職位,在工作時間竟然與公司裏的女職員堂堂正正的在影褸內鬼混。

李達一直都覺得希文是一個可愛的女孩子,時常想若果可以的話,真的很希望能跟她做愛一次,想不到原來她的身體竟然是一副如小魔鬼般性感,她有一雙又黑又亮的大眼睛,樣子又漂亮迷人,鼻樑又一局又直,咀巴大小恰到好處,漂發著誘人氣息的女職員。

那淫蕩而又美麗的咀唇,往那站立著的身體上那慾望器官上移去,手指撫摸著那根部的地方,舌頭在尖端的地方輕輕地掃著,那可愛的樣子看來對這種事十分之熟練。

「等到下一個星期,我一定會在酒店裏好好的疼你的。」何國明有著一個中年人特有的大肚,從上面看著希文的動作一面說道。

希文並沒有說話,沉醉在替他的器官的熱吻之中,雙眼輕輕的閉著,那塗箸赤紅色唇羔的咀唇張開著,正含著她上司的陽具進口內。可愛的面孔前後移動著,垂及肩頭的長髮不停的搖動箸。

李達以羨慕的目光望著他們,從門旁邊的隙縫中向他們偷看。

何國明看來對希文的服務感到十分之滿意,樣子陶醉地望箸天花板。而希文亦很細心地努力地服侍著他,李達不禁心想,難道這兩個人是真心相愛的嗎?

自從進入這間公司以後,對於這種事情他只能以想像,不能相信比自己年齡大那麼多的總經理,為何能夠得到這麼年輕的女孩成為自己的女人。

「呼……只有二個月而已,便可以這麼熟練了嗎?」何國明輕輕的撫著希文的頭,並且制止她的動作。

「已經沒有時間了,那到鏡子那邊去吧,將你那可愛的屁股向著我吧。」影堂的右邊是一面很大的鏡子,是用來給橫特兒試穿時用來攝影之用的。

「希文你那欲拒還迎的樣子最可愛了。」何國明說完,用手將希文拖到鏡子前面。

希文看來是很不願意的樣子選但卻將雙手按在鏡子上面,以像一隻馬的姿勢,將屁股挺起向萋他。

何國明站在希文的後面,將那赤黑色已勃起的陽具,以熟練的手勢裝上了避孕套,一隻手支撐著腰部,一隻手將那勃起的東西往那濕孺的花園中插進去,李達偷看的位置,剛好能從鏡子的反映看到兩人的動作,何國明開始將腰部搖動起來,而希文亦配合他的動作搖動著。

「呀!…呀:…」希文望著鏡中的自己,似乎漸漸也熱情起來,比起何國明帶給她的快感,看來不及她看見自己的淫蕩來得刺激。

「真…提真棒啊!」何國明因擔心著時間的間題,身體的動作快速地進行著。

「呀……真好…!」希文亦在他發力的同時興奮起來。從鏡子的反映中,就如一雙野獸在性交一樣亢奮。

於是,何國明很快便完事了,而希文亦弓起背來,迎接高潮的來臨。

何國明與希文,剛好用了十五分鐘的時間,來享受這種寫字樓式的快速愛情餐,完事後,兩人忽忙地穿回衣服走出影室。

這麼簡單,男女之間便可能發生關係的嗎?李達現在才明白,原來女人亦與男人一樣,希望每日亦生活在快樂之中。

就如今天早上在車上遇到的女色狼一樣,以及影室內何國明與及希文的事情等,現在他才知道自己那麼正直做人就像是一個傻瓜似的。由於工作的關係,公司裏的女職員特別多,尤其是他那宣傳部門,與外國的模特兒接觸就更多,由於受那些模特兒的影響,部門裏的女孩子也比較美麗。現在想起來,也覺得自己十分之不可思議。

李達那天放工後,不想立刻回家,雙腿很自然地到處溜,街上充滿著聖誕的氣氛。也難怪,已經是十二月了。

他走到一條到處都是酒吧的街道去,那兒亦充滿了聖誕的氣氣,眼睛四週看著,還不知道要到那一間去,只一味的往來走著。

「喂,不是亞達嗎?」突然有一把聲響起,他連忙四看是誰在叫他。

「這兒啊!吧抬啊!」聲音再一次響起,他向旁邊一間麵店的吧台看去。

「啊,是亞池嗎?」李達想也想不到,會見到很久不見的老朋友,一時間呆立著。

「真的是亞達呢,剛才見你在外面走來走去,還在想著究竟是不是你,所以才叫一聲看看。」叫李達為亞達的男人,是他自中學時代便一塊兒的同學,他被叫作亞達,大概是二十多年以前的事了,那時他還是個初中生。

「現在經營麵店嗎?」李達一面說著,一面走進那間沒有客人的麵店裏。

「真的令人懷念呢!我是在幹這門沒出息的生意,那你現在做甚麼工作呢。」

「我也是一樣啊,已幹著沒出息的職員生涯。」二人不停在東拉西扯以前的往事,而有一件很令他感興趣的事從他的朋友口中說出來。

「你還記得黎麗美這個女人嗎?……是那一個在小學時跟我們一起,中學時卻轉進私校那女孩子啊!」亞池的說話,使李達心中不禁狂跳不已。她正是李達初戀的對象。

李達心想,今天真的是很多事情發生的一天,首先是那個女色狼,跟著是公司裏的事情,再來是初戀的女人。人類有很多種戀愛,有精神及肉體上的,而靈慾的戀愛多基於生理的問題。但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李達起初並沒有十分之注意這件事。

「那個黎麗美,有一次偶然間走進這兒來吃東西,傾談一下之後,才知道原來她在經營一間小酒吧,不過,她真的變得很漂亮呢,嚇人一跳啊!」

「她的酒吧在這附近嗎?」

「是啊,從這邊轉過去,有一所門口是紅色的酒吧,叫做『橋下』的店子便是了。」

咦?橋下?

李達害怕亞池見到他吃驚的神色,連忙轉換話題,聽到這個店名之後,他便立定決心,一定要到那所店去走一趟。得到亞池的教路,他很快便找到那間叫「橋下」的酒吧。

「歡迎光臨!」店子的門一打開,有兩個女孩子立列迎向他。

「客人是否第一次來呢?」女侍應向坐在吧台最深處的李達問道。

「呀!叫僑下的酒吧,很古怪的名字呢。」

「很有趣吧。但是我們的老閭娘說是有很特別的意思的。」

「是嗎?那老闆娘今天會甚麼時候回來?」女孩子跟他說很快便會回來的了。李達飲箸威士忌,想著黎麗美的名字,腦袋中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來。

那時還是小學的時候,他們那時居住在郊區的地方,附近的地方那時還是田地及樹林,土地尚未開發,還有一些河川有魚兒在流著的時候,小河上面築有一道小橋供人釣魚之用。

那時是小學二年級夏天放暑假的日子,李達以釣魚為名,約麗美往那兒遊玩,那天,麗美穿著一件白色的碎花裙子。

「咦,只有你一個人嗎?」麗美從橋上向他問道,他連忙將魚餌收起向她招手。麗美如一個皮球似的,蹣跳著向他走去,並且站在他的旁邊靜靜的看著他釣魚。

夏天的下午就如火燒般灼熱,在街上很少人走動,不,可說是沒有人會到外面走動,而橋下又長滿如人一局的雜草,在街上看下去剛好是死角。

「亞達,你知道醫生是做甚麼的嗎?」直到現在李達已三十四歲了,一聽到「醫生」這個名詞便會有一份奇妙的感覺。

「要不要做醫生?……我扮病人讓你看也可以啊!」麗美看著李達的眼睛,輕聲的說道,兩人那細小的心臟在咚咚的跳著,轉向橋下那密草叢生的地方走去。

「最初你做病者,讓我來做醫生。」麗美說完將李達那條短褲拉下來,連內褲也脫下來。

麗美那雙充滿好奇心的眼睛,望著李達那小如尾指的性器官,用手指將尖端的包皮拉開,看著那拉起包皮的陽具笑了起來,這樣子做純粹是當時年幼無知的進戲。

雖然還是一副很細小的器官,但那時還是感到有硬起來的感覺,下半身昇起一陣癢癢的感覺,李達心中迫切想看麗美那神秘的地方。

「將內褲脫下來後躺著,直至我說可以為止要一直躺著。」麗美在草叢中將裙子拉起,害羞地將內褲脫下來。

李達的心臟像要跳出來一樣,慢慢的走向她,麗美將腳抬一局,將內褲脫了下來。

「亞達,看到了嗎?」

「看不到啊!」

「說謊……」麗美扮似憤怒的樣子但卻是在笑著,就似一個成年的女人一樣。

「我不會跟人說的,讓我看吧。」

「真的不要跟任何人說啊!」麗美躺下來,然後將兩腳張開。

於是李達就在一瞬之間,將麗美的下體看得清清楚楚,但是,這時卻有一輛單車從橋上經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