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哥哥的姦淫歲月

(一)乾哥哥與好友初次侵犯

高二時因為轉學到台北,我便寄住在乾媽家,我睡覺時不習慣穿著胸罩,因為不喜歡被束縛的感覺,有一次週末我睡午覺睡的正沈時,忽然被門鈴聲驚醒。

我從床上跳起,也忘了只穿著衛生衣和內褲,便衝去客廳拿起對講機,一問之下才知他找錯門了,我掛上了對講機轉身,便看見乾媽的兒子阿文和他的朋友阿忠站在阿文房間門口,他們倆直盯著我的身體看,這時我才驚覺到自己沒穿外衣,我正想快步回房間時,他們倆一個箭步就將我一把抱住

我想呼救卻被阿文從背後摀住嘴巴,阿忠伸手就往我的淫穴摸去,隔著內褲拚命搓揉,我拚命的掙紮著,但無奈一個小女生的力氣,怎敵的過兩個壯碩的大男生,阿文發狠的在我耳邊說:「摸一摸又不會死,妳最好給我配合點,否則我們就先姦後殺,聽到沒!」

我不敢再作聲,便點頭任由他們兩人在我身上毛手毛腳,阿文看我不再做聲便放開摀住我嘴巴的手,將我推倒在沙發上,一把撩起我的衛生衣,我緊張的掙紮著,但文哥將我雙手扳向頭頂交叉壓住,目露兇光的恐嚇我:「妳再反抗給我試試看」

我驚嚇的不敢再亂動,阿文隨即冷笑的握著我的奶子大力搓揉起來,阿忠也粗魯的扒下我的內褲,我雙腳本能的掙紮著,但當阿文惡狠狠的瞪著我,我也只能停止所有掙扎,任由阿忠掰開我雙腳,跪在我兩腳間,阿忠一邊用手指搓揉我的小豆豆,一邊用舌頭舔弄我的淫穴,阿文也不客氣的一邊揉捏我的奶子,一邊吸吮玩弄我的乳頭,受了如此雙重剌激,我忍不住喘息了起來

阿文含著我的奶子吸吮著:「操!小真妳奶子好大好軟,叫的這麼騷,妳也很想被我們幹吧!」

「嗯…呃…我…沒有…呃…呃…」我用殘餘的理性反駁著。

「還說沒有,妳看妳濕的多不像樣!裝什麼裝,賤貨!」阿忠邊說邊將手指插入我的淫穴,因為淫水不斷的湧出,所以在他抽插時發出了極為淫蕩的聲音,我羞傀的閉上了眼睛

阿忠玩弄我的淫穴好一會兒,便抽出手指,掏出了他的雞巴,他用龜頭磨擦著我的淫穴,我被他磨的騷癢的不得了,忍不住抬高屁股,將淫穴不斷的送往他的龜頭希望他插入

阿忠看穿了我的心思,便開口羞辱我:「怎麼?想要了是吧!剛才還裝什麼裝,要就求我插進去啊!求我好好餵飽妳這個淫娃!」

我用我的理智搖著頭,阿忠也不心急,耐住性子繼續磨著我:「真的不想要嗎?想就說出來啊!都濕成這樣了,再裝就不像了」

我忍受的好難過,終於拋開自尊想滿足已失控的情慾:「求你…插進去…」

「用什麼插啊!插進那裡啊!賤貨忍不住了吧,妳說清楚點我才會做啊!」

「呃…用你的大雞巴…插進我的…小淫穴…快…求你…幹我…」我哀求著他

「操!真賤耶!這麼欠人幹啊!我操死妳!」說話的同時阿忠冷不防就將雞巴剌入了我的淫穴裡,而且是全根沒入

「啊…啊…到底了…好大…啊…我會被你插死的…啊…」我受不住的大叫

「操!婊子耶妳,原來妳這麼欠幹,阿忠,插死這臭婊子,媽的~賤貨!」阿文放開手站起身不屑的看著我,阿忠將我的雙腳拉的大開,一下下的頂入我的淫穴,每下都到底,我被他幹的淫聲不斷

「啊…啊…別這麼猛…啊…啊…慢一點…啊…我會給你…幹壞的…啊…」

「幹!賤貨,操的妳爽不爽啊!喜不喜歡這樣被我幹啊!」阿忠得意的說

「啊…啊…喜歡…啊…你好猛…好厲害…啊…啊…我被你幹的好爽…啊…」我此時已忘了自己正被他強姦著,竟然忘情的回應他

「操!真欠幹!不要臉的臭婊子,我幹死妳!」他按住我的肩膀,稍加速度的幹著我,我看到我的奶子淫蕩的晃動著,很快的我就抽搐高潮了,我抱著他不住的抖著,兩腳也不自覺的環扣在他腰上

「幹!妳真不是普通的賤耶!被人強姦還會高潮,真是賤透了妳!」我被阿忠的言詞羞辱,居然有股莫名的快感,只是淫浪的喘息著,像是默認的回應他,阿忠接著將我翻起身,讓我趴在沙發扶手,從背後再度將雞巴插了進去,同時快速的抽插著

「啊…啊…好深…啊…啊…你的雞巴好會幹…啊…快幹死我了…啊…」

「操!說妳自己賤不賤,欠不欠幹啊?」阿忠幹的又更猛了

「啊…啊…我賤…我欠幹…啊…幹死我…不要停…啊…啊…」我已被幹到不知羞恥的回應著

「媽的!真不要臉耶妳,妳來我家住三個月了,今天才知道妳真是賤的可以了!dfjstory.com這麼欠人幹!真是個死賤貨!」阿文看著我淫浪的樣子,再度出言羞辱

「操妳媽個B,不要臉的臭婊子,我幹死妳!」阿忠毫不客氣的快速抽插著我,我的屁股也被他撞擊的啪啪作響,阿文此時已忍不住掏出了雞巴,一手扯著我的頭髮將我的頭抬起,就將雞巴往我面前送,我本能的開張嘴巴含住吸吮起來

「操!真是夠賤耶,看到雞巴就舔,阿忠妳看她餓成這樣子,真有夠婊的!一定被很多人操過了!搞不好在學校就是個人人上的公車!」

「阿文,沒想到你家居然住了個這麼淫蕩的賤貨,今天運氣真好,竟然給我幹上了,真是她媽的有夠爽的!」阿忠越幹越興奮,下身猛力的抽插著我

我此時嘴裡含著阿文的雞巴已被情慾淹沒,對他們的羞辱不但沒有回應,反而更認真的吸舔著阿文的雞巴

「幹!賤貨,真會舔耶,妳一定常吃雞巴吧!技術真是好,舔的我爽死了!幹!我今天一定要操死妳!」阿文忍不住開始對我的小嘴抽插了起來,阿忠也握住我的奶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我這樣被他們一前一後幹了好一會兒,小腹一陣抽搐又高潮了,我感到子宮內一股熱流噴出,阿忠終於忍不住抱著我的腰狂抽猛送幾十下,便抽出雞巴在我背上射精了

阿文等阿忠完全射完精,便拉起我換位,阿文坐在沙發扶手上,要我跨坐在他身上,我扶著他的雞巴慢慢坐下,阿文不客氣的抱住我的腰往上頂著,次次都頂到我的子宮,我被他頂的淫叫連連

「啊…啊…文哥…輕點…啊…啊…你頂的好深…啊…我會死的…」

「操!賤貨,怎麼死?爽死是吧!操妳媽個B,我操死妳!」阿文像頭猛獸狂頂著我,我被頂的上身向後傾,兩腳抬起本能的環扣住他的腰,阿忠走到我身後扶著我的肩膀,我的淫穴迎合著阿文雞巴的抽插,那種快感真是不可言喻,我已不像是被他們輪姦,反而像是個放蕩的婊子,享受男人雞巴的姦淫

「操!賤貨,妳看妳爽成什麼德性了,我看妳去做婊子好了,真是有夠淫蕩的!賤透了!」阿文看著我再度羞辱著

阿忠在旁邊腔著:「小真,妳看妳這付淫蕩樣,真有夠婊的,妳被我們文哥幹的爽不爽啊?要不要天天給文哥幹啊?」

「啊…啊…我喜歡被文哥幹…啊…啊…我要天天…讓文哥幹…啊…文哥好會幹…啊…我…我又丟了…啊…啊…」我又再次高潮了,雙腳環在阿文腰上不住的抖著

「操!這賤貨真好幹,沒幾下又高潮了,真是天生讓男人幹的賤命!」阿文將我推開,讓我趴在地上將屁股高高抬起,接著再度將雞巴由身後插了進來

「操!賤貨,妳看妳現在像不像欠幹的母狗啊!妳的樣子真夠淫耶!」

「啊…對…我是欠幹的母狗…啊…啊…專門讓文哥…幹的母狗…啊…文哥…幹死我…啊…啊…」我不敢相信我居然會說出這樣不要臉的話來,也許我真是天生淫賤吧!

「哇拷!阿文,她真不是普通的賤耶,真是欠幹的不得了,活像條發情的母狗!你真幸福耶,可以天天幹這種上等的賤貨!」

「操!這種賤貨不幹白不幹,早知道她這麼賤,她搬進來的第一天我就幹她了,害我白白浪費三個月,操!我幹死妳這條賤母狗!」阿文抱著我的腰發狂的幹著我,我也配合的將屁股前後挪動迎合他的抽插

他的雞巴在我的淫穴快速進出,我的淫水不斷的湧出,發出了噗吱噗吱的淫蕩聲響,我不斷大聲的淫叫著,阿文像是要插穿我似的,對我狂抽猛送,我終於不支倒地,上身趴在地上淫喘著,我知道我又要高潮了,阿文扣住我的腰狂插直到我再度高潮

文哥抽出雞巴扳起我的頭,便將雞巴捅入我的嘴裡抽插,接著就將精液全數射進了我的嘴裡,他滿足的抽出了雞巴,看著我嘴角不斷流出他的精液,露出得意的淫笑

「阿忠,你瞧她這付樣子像不像日本的AV女優,樣子真是賤的可以了!」

「對呀!我看搞不好那天她會成為台灣的AV女優也說不定!真夠賤的!」

「我看改天叫我們那票哥兒們一起來幹她,保證讓她爽上天!哈!」

「好主意,就這麼辦!讓這賤貨嚐嚐我們這票哥兒們大鍋炒的厲害!」

「賤貨!妳等著啊!改天讓妳試試被十幾個人大鍋炒,爽死妳喔!」阿文扳著我的下巴淫笑的看著我

「好了,阿文我們該出門了,大家還在等我們呢!趕快去跟他們說這個好消息,他們如果知道有個賤貨等著讓他們玩,一定高興死了!」

「嗯!走吧!沒想到臨出門前還幹了這賤貨一炮,真他媽的有夠爽的!」

他們兩人穿好褲子,便丟下我出門了,我躺在地上喘息著,回想剛才阿文的話,不禁害怕了起來,心裡有股不祥的預感,我似乎將成為他們的性玩物了,我該如何是好呢?

(二)卡拉OK的下藥輪姦

自從被文哥和阿忠幹過之後,文哥對我已經沒有以前那麼客氣和尊重,他總會藉機對我毛手毛腳,有時我在廚房洗碗時,他會從後面抱著我,對我的奶子又搓又揉的,要不然就是找理由進到我房間裡,對我上下其手外加言語羞辱一番,還好乾媽這陣子都在家,他還不敢對我太過份

終於有個週末,他藉口跟乾媽說,他朋友辦生日會,要帶我一起去玩,乾媽還誇他庝我這個乾妹妹,會想到帶我出去玩,而我又沒有理由拒絕,只好乖乖的跟著文哥出門,一上車文哥的手就不安份的對我的奶子抓了下去

我急的又閃又躲的:『文哥~不要~不要這樣!』

阿文:『幹~裝什麼裝,又不是沒讓我摸過,連雞掰都被我操過了,還裝純情啊!』說完他的手伸進我的裙子裡,手指隔著我的內褲往我的騷穴捅去

我忍不住呻吟出來:『呃~呃~文哥~求求你~不要這樣!』

阿文:『媽的!現在說不要,等等搞不好妳會爽到求我幹死妳咧!』文哥收回在我裙底的手,輕藐的看著我便開車出發

車一路開往台北市林森北路方向,文哥把車轉進新生北路橋下停車場二樓,他將車停到角落的車位,當我下車繞過車尾時,文哥突然將後車門打開,將我一把堆進了後座,他將我壓在後座椅上,對著我上下其手

我拚命的掙紮著:『文哥~不要~不要~』

但不管我再怎麼掙扎,仍抵抗不了他孔武有力的身軀,在掙扎的過程當中,我的上衣已被他掀起,連胸罩都被解開了,我的奶頭已被他含在嘴裡吸吮著,他的手也早已鑽入我的內褲,對我的騷穴強力的挑逗著,我漸漸的無力掙扎,轉而發出輕微的呻吟聲:『文哥~不要~呃~不要~呃~呃~』

文哥的手指插入我已淫水氾濫的騷穴裡插抽著,我的雙腳不由自主的打了開來,像是渴望被大雞巴進入似的,文哥看著我的反應,露出邪惡的笑容,他快速的解開褲頭,掏出已經硬了的雞巴,便扯下我的內褲,架起我的雙腳,毫不留情的就往我的騷穴捅了進去:『操你媽的,小婊子爽不爽啊?幾天沒被我操了,雞掰一定很癢吧!妳看看妳,沒弄幾下,就淫蕩成這德性,真他媽有夠賤的!』

『啊~啊~文哥~啊~小力點~啊~啊~不要~』我忍不住的淫叫著

『幹妳娘咧~臭婊子~其實想叫我大力點才對吧!媽的~落翅仔假在室~幹死妳~』文哥不客氣的羞辱著我

在他的狂抽猛送之下,我的淫叫聲也越來越放浪起來,文哥大力的捏著我的奶子,雞巴次次到底的捅進我的騷穴裡:『臭婊子~怎樣?知道爽了吧!叫的那麼賤,是不是被我幹的很爽啊?說實話啊!』

『啊~~啊~~好爽~~啊~~文哥~~啊~~好爽~~』我忘情的回應著

被他狠狠的幹了沒多久,我就高潮了,他也不客氣的把精液射了進去,之後他不准我把內褲和胸罩穿上,當他帶著我走向林森北路巷子裡時,我邊走他的精液便沿著我的大腿流下,引起了某些路人異樣的目光

我們走進一家卡拉OK,一進門,服務生和鄰桌的客人便跟他打招呼,看起來他跟這間店好像很熟的樣子,他帶著我走進角落的包廂,包廂內坐了六個人,阿忠也在其中,他們一看到我們便歡呼了起來,自動的讓開中間的坐位,文哥將我推了進去,他和阿忠便坐在我左右。

文哥:『跟你們介紹一下,這個就是我說的那個乾妹妹!』

其中一個平頭的男生開口了(事後知道他叫阿仁):『那種乾妹妹啊?是用來幹的妹妹吧!』話一說完,他們便哄堂大笑了起來。

阿忠:『那是一定要的啊!那天她被我和阿文幹的爽歪歪的,想起她那個賤樣雞巴就硬了,阿文你說是不是啊!』

阿文:『那還用說,剛才來之前,在停車場就先幹了她一砲,操的她一直說好爽,真他媽有夠欠幹的!』

我被他們說的羞的抬不起頭來,恨不得地上有洞可以鑽進去。

阿仁:『哇拷!不會吧!真那麼賤喔!那我們今天可要好好爽一爽了!』

阿文:『那是一定要的啊!今天帶她來,就是讓哥兒們爽的,大家儘量用,不用客氣啊!』

眾人又是一陣歡呼,我聽到文哥要大家儘量用時,不禁驚慌失措了起來,我起身想往門外走,卻被阿忠和文哥一把拉下,硬壓著我坐在位置上,接著眾人便輪番對我敬酒,阿忠的手不時伸進我的襯衣裡,對我的奶子又搓又揉的

跟著我被他們一群人拉來拉去的,輪流坐在他們身邊,當然也免不了毛手毛腳的,簡直當我是酒店的陪酒小姐一般,經過他們輪番的灌酒,我的身體開始燥熱了起來,騷穴裡不自覺的湧出了陣陣的淫水,精神也漸漸的晃忽了,他們看著我的反應,臉上都露出了淫邪的笑容。

阿仁:『阿文,你看這小騷貨,好像開始有反應了耶!』

阿忠:『這是一定的呀!這種春藥我百試不厭,酒裡加了這種藥,淑女都會變浪女的!更何況這婊子本來就蠻欠幹的,沒反應才有鬼咧!』

我聽了他們的對話,腦筋一片空白,雖然想起身離去,但身體卻軟綿綿的,一點力氣也沒有,阿忠過份的解開我的上衣鈕釦,將我沒有穿胸罩的雪白奶子暴露在眾人面前,且時而用手指輕輕挑撥乳頭,時而用手掌捧起我的奶子晃動著。

阿忠:『小婊子,妳看妳的奶子都被大家看光了耶!有沒有覺得很興奮啊?讓大家再看看妳欠幹的賤B好不好呀!』

接著文哥坐過來和阿忠一人一邊,用手勾住我的膝蓋將我的雙腳抬高拉開,崸時我沒穿內褲的下體就暴露在眾人面前,眾人又是一片驚呼,阿仁擠到我面前蹲下觀看我的下體。

阿仁:『哇咧!這馬子沒穿內褲耶!你們看她的雞掰又紅又腫的,還有精液流出來,剛才真的被阿文狠狠的幹過喔!她這樣子真有夠婊的!』

阿文:『這是一定要的啊!這種濫賤貨,還跟她客氣喔!賤穴就是要狠狠的操才會爽啊!待會兒,你們不用憐香惜玉啊!操爛她的臭雞掰就對了!』

阿仁聽完拿起桌上的啤酒瓶便往我的騷穴裡捅,阿文和阿忠順勢將我的雙腳拉的大開,一群人便擠到我面前觀看我的淫樣,在抽插的過程中,我的淫水不斷的沿著瓶口流了出來,我的雙腳被控制住無法掙脫,加上藥效的發作,只能不斷的淫叫著:『呃~呃~不要~不要~呃~呃~不要~呃~』

阿仁:『哇咧!她下面這張嘴一直在流口水耶!好像跟我們說她好餓,想要吃雞巴耶!』

阿忠:『那我們就先玩玩她,吊吊她的胃口,再餵飽她啊!小婊子,忠哥先拿跳蛋幫妳止止癢,等會兒,再叫大哥哥們用大雞巴好好操翻妳啊!』

在眾人在一陣狂笑和鼓燥之下,文哥將我雙手用布條反綁,阿忠則從口袋拿出了跳蛋,並示意阿仁將我騷穴裡的酒瓶抽出,隨即將跳蛋塞入了我的騷穴裡,接著眾人皆站了起來,全數圍在桌前觀看

跳蛋在我的騷穴裡不停的震動,加上春藥的助效之下,我全身騷癢難耐,而我雙手又被反綁,只能在沙發上不斷的扭動身軀,口裡也不停的發出呻吟,眾人看著我,臉上皆露出得意笑容,且不斷的發出鼓燥的歡呼聲。

阿忠:『你們看,小母狗發情了喲!你們聽她叫的多淫啊!小母狗,是不是癢的受不了了呀?』

在眾人的嘲笑之下,其中一個叫阿發的人開口了:『我們等會兒要在這裡幹她嗎?公共場所耶!外面還那麼多客人,不太好吧!要不要換個地方玩啊?』

阿文:『怕什麼?老闆跟我們那麼熟,我已經跟他打過招呼了,外面的客人大部份也認識啊!等一下還會有人進來跟我們一起玩咧!你操什麼心?』

阿仁:『就是說啊!這種賤貨就是要公幹才夠爽啊!今天的遊戲就是大鍋炒「幹」妹妹!操到她叫不敢!』

在他們一陣狂笑之後,我全身已騷癢難耐,慾望漸漸淹沒了理智,此時的我只想被大雞巴狠操我的騷穴,再也顧不得顏面:『文哥~我要~我好癢~好難受~求你~幹我~求求你~』

文哥:『你們看,我沒騙你們吧!這婊子居然在你們面前求我幹她,真他媽有夠婊的!』

文哥上前托起我的下巴:『賤貨~想要是嗎?好啊!先表演婊子吸屌給大家看!等大家看爽了,我再幹妳啊!』說完文哥便示意阿忠解開了我手上的布條,我隨即飢渴的跪在沙發上,解開了文哥的褲腰帶,掏出了文哥的雞巴賣力的吸吮起來,我現在什麼都不想,只想被硬硬的大雞巴插進我的騷穴裡止癢,我瘋狂的又吸又舔的,看的眾人又是一陣歡呼鼓燥。

阿仁:『哇拷!這婊子舔阿文的雞巴舔的津津有味的!這德性真是他媽的超欠幹的!』

對於他們的羞辱,我已經無力反駁,只想嘴裡的大雞巴,快點插入我的騷穴裡,狠狠的操翻我!沒多久文哥的雞巴,在我賣力的吸舔之下,已經堅硬無比,文哥此時將我推開,抽出了在我騷穴裡的跳蛋,便坐在沙發上:『臭婊子,想要我幹妳,就自己坐上來,要面向大家喔!順便讓大家看清楚妳的婊樣!怎樣?賤貨,過來呀!』

我簡直求之不得,無恥至極的爬向文哥,便背著他面向眾人,扶著文哥的雞巴,對準我的騷穴坐了下去,隨即緩緩的上下移動套弄起來,文哥也從背後將雙手捧住我的奶子,用手指挑撥著乳頭

每當文哥的雞巴深深的頂入我的騷穴時,我也發出淫蕩的呻吟聲,在他們的鼓掌歡呼之下,我發情似的握住文哥的手,緊緊的捧著我的奶子,像脫繮的野馬似的,上下加速的套弄著,就這麼硬生生的在這群色狼面前,上演了一幕淫亂的活春宮,看的這群色狼個個血脈賁張

終於有人受不了了,阿仁首當其衝站到我面前,隨即將雞巴掏了出來,我的慾望已戰勝了我的理智,想也不想的就扶住他的雞巴開始吸吮,文哥開始用力的向上頂幹著我,阿仁也抓著我的頭對著我的嘴抽插起來

我知道我這番模樣,肯定是淫賤的不得了,但我就是控制不了我體內的那股慾望,我只知道我想被操,我想要他們的雞巴插入我的騷穴,狠狠的操翻我

文哥扶著我的腰站了起來,頓時我像母狗似的,被文哥從背後狠狠的頂撞我的騷穴,我也主動的扶住阿仁的腰,讓他們一前一後的幹著我,桌前的這群色狼看著淫亂的我們,有的人已受不了的掏出了雞巴自慰著,有的則大聲的鼓燥著:『加油!加油!幹死她,幹破她的濫雞掰,幹死這個臭婊子!幹妹妹!幹妹妹!幹死她!』。

阿仁:『哇裡咧!這賤母狗好會舔喔!吸的我都快射了!真是亂爽一把的』

阿文:『就是好貨才給大家一起爽啊!你撐一下,我也快了,我們一起射』

過了一會兒,他們同時都將精液灌進了我的騷穴和嘴裡,當他們把雞巴抽離我的騷穴和嘴巴後,我仍未感到滿足,我還想被幹,我嘴角流著阿仁的精液,失神的從沙發上爬起撲向阿忠,急燥的拉下他的褲拉鍊,掏出了他的大雞巴:『我還要~我要大雞巴~幹我~求求你~幹我~幹死我~』

阿忠開口羞辱我:『真他媽個臭B,妳怎麼這麼賤啊?那麼欠幹啊?好啊!那妳就跟大家說,說妳自己是賤貨!說妳是世界上最欠幹的婊子啊!』

我想也不想的回應著:『我是~我是賤貨~我是最欠幹的婊子~幹我~求求你們~幹死我!』話一說完,我無恥的含住阿忠的雞巴飢渴的吸舔著。

阿忠:『,真他媽賤耶!餓成這付德性!你們看她這付欠幹樣!超賤的,你們還等什麼?上啊!』

隨即有人從我身後將雞巴插入,我連是誰都不知,但我已顧不得羞恥,只想好好享受大雞巴的姦淫,阿忠扯著我的頭髮,一下又一下將雞巴深深捅入我的喉嚨:『操妳媽的幹死妳~臭婊子~賤母狗,我插穿妳的賤嘴~操爛妳的賤B!』

身後的那個人也毫不憐香惜玉的猛力抽插著我,兩隻手大力握住我的奶狂捏著,直到他在我騷穴裡射精後,阿忠一把將我推開,當我向後仰躺在沙發上時,阿忠隨即拉開我的雙腿,狠狠的將雞巴剌入我的騷穴,次次到底用力抽幹著我:『臭婊子,爽不爽啊!忠哥操的妳賤B爽不爽啊!賤貨!爽不爽啊!』

我那裡受的了他這番狠幹,忘情的回應著:『啊~啊~爽~好爽~啊~啊~忠哥~操的我~好爽~啊~啊~』

『真他媽賤耶!操死妳!操爛妳的賤B!』阿忠不屑的羞辱著我

我所能做的只是淫亂的狂叫著,接著又有人將雞巴塞入我的嘴裡,我也自動的吸吮起來,當阿忠射精後,馬上有人自動遞補他的位置,而面前的雞巴我嘴裡抽插沒多又,也將精液射在我臉上

我無法自主的身軀,又被他們拉起,將我甩向桌面,我上半身趴在桌面,騷穴裡不得空閒的輪番被不同的雞巴姦淫著,春藥的藥效讓我飢渴的永遠無法滿足似的,每當有雞巴送到我面前時,我想也不想的就張口瘋狂吸舔

包廂裡充斥著因猛力抽插,撞擊我屁股所發出的啪啪聲響,及他們的羞辱漫罵之聲,還有我那已被淫慾所淹沒的吟聲浪叫,陸陸續續不斷有人進出我們的包廂,我已數不清有多少雞巴在我騷穴和嘴裡進出了

這時的我全身上下滿是精液,騷穴裡被無數人灌滿的精液,也順著我的大腿不斷的流出,在他們無止盡的姦淫之下,得到了一波接一波的高潮後,我筋疲力盡的趴在桌上喘息著,漸漸的失去了知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