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貨阿美的故事

瘦子正瞇著眼睛,伸著舌頭在阿美那顆小陰蒂周圍靈巧地畫圈,那顆小陰蒂此時脹大的和吸飽水的小黃豆粒似的,晶瑩剔透,清晨葉子上的露珠也不過如此吧。

從肉穴中流出的蜜汁越來越多,瘦子張開嘴吸溜一聲就吞進肚子裏,吸完後還用嘴在小穴口使勁的嘬著,看來這點淫水還不夠他喝的,從瘦子的愉悅的表情看,就像是吃到了人間美味般享受,真是淫蕩。

「啊~啊~哦……啊!~啊……要死了……」

阿美被玩的性起,舒服的呻吟著,低著頭看著瘦子小心翼翼地挑逗,一只小手軟綿綿的搭在瘦子胳膊上,一只小手揉搓著自己的大奶子,包裹在黑色絲襪下的小腳丫緊緊攥著沙發邊沿。

看著瘦子吞咽著阿美的淫水,我的喉嚨也咕咚了一下,感覺口幹舌燥,也想去阿美那裏分一杯羹,勃起的雞巴仿佛又脹大了一圈,媽的,阿美這小騷妞真是越看越惹人愛,真想一口把她吃掉。

「快繞圈跑,繞圈跑!別被布魯追上,對對對,他媽的別上水裏去……其他的人打蛋啊,快點……」

床上又傳來了玉龍的大呼小叫,我無奈的搖了搖頭,漂亮的女朋友被別人玩了一遍又一遍,他卻還不自知,還可以快樂的組團去打地城,我是該可憐他呢,還是該羨慕他呢,可憐他綠帽被別人戴了一頂又一頂,羨慕他這麼漂亮的女友始終是喜歡他的,而且他不知道女友的真實情況就會很快樂,真他媽的,我的心情變得很復雜。

「降到百分之二十了,殼破了,快!速度DPS,全力刷血……」

聽著玉龍激情地指揮著,我又無奈的搖了搖頭,這他媽的是什麼事啊,算了,不去想了,接著看視頻吧。

「妹子,哥弄的你得勁嗎?」

瘦子擡起猥瑣的尖臉,嘴邊沾滿油亮的淫水,看著爽地直叫喚的阿美,操著一口河南話問道。

「啊……啊……舒~舒服~啊……」

阿美兩條大大打開著的穿著黑絲襪的大腿不自覺地顫抖著向中間並攏又張開,淫水順著假雞巴滴滴嗒嗒地將屁股下面的沙發都弄濕了,屁眼裏插著的粗大假雞巴有半截露在外面,早已被淫水打濕,閃著水光,連屁眼周圍的嫩肉都顯得淫靡不堪,胸前的小皮球仿佛又大了一點,紅潤的小嘴微微張著,吐氣如蘭,嬌美誘人。

「嘿嘿,妹子,你的騷水真好喝,比我家婆娘的強了不知多少,她的騷水又腥又騷,哪有妹子的騷水又甜又清爽的,大哥,這妹子真的是出來賣的嗎?看著咋這水靈呢,比黃花閨女都水靈,出來賣真是可惜了。」

「你哪那麼多廢話,這騷貨不知被多少人幹過了,發起騷來浪的不行,你看見過哪個黃花閨女騷逼裏能插下這麼大的假雞巴。」

「哦哦,也是啊,大哥你剛才說有個騷貨可以免費玩,我還以為也就是個黑了逼的大老娘們,沒想到是個小姑娘,看她這樣我還以為是學生娃呢,不過看到她小逼和屁眼裏都插著這麼粗的假雞巴我還真嚇一跳,就是我家那個生過孩子的婆娘也不敢這樣插啊,嘿嘿,這小姑娘真不一般,大哥,他被多少人幹過了?你看她這逼還粉嫩粉嫩的呢,是不是最近才出來賣啊。」

瘦子說這話,兩只手繼續玩弄著赤裸的阿美,而阿美也「哦哦啊啊」的叫個不停,好像默認了自己是個人盡可夫的婊子。

「被多少人肏過?嘿~還真不好說,估計怎麼也有幾百個了吧,哈~小騷貨,你到現在被多少人肏過?數沒數過啊。」

「啊~啊!不……不知道~啊!……喔……唔~人家~啊!~人家不是……妓女……啊!……」

阿美呻吟喘息著斷斷續續地回答著。

「大哥,她不是妓女啊!那咋這麼浪呢,你沒給她吃藥吧,這……這不會有事吧。」

瘦子聽阿美這樣說,以為阿美是吃了春藥才這麼騷的,一臉可憐的問著拍攝的男人,看來心裏害怕了。

「肏,你他媽的長的這麼猥瑣還這麼膽小,你看這騷貨像是吃藥的嗎,你見過哪個吃了藥的婊子還這麼清醒的,你還玩不玩,不玩我找別人來玩這騷貨,窩囊廢。」

「大哥別生氣,別生氣……我這不是沒見識嗎,嘿嘿,這麼靚的小妞就是死也要玩一回啊,大哥,我能肏她嗎?你看我這下面都憋了好久了。」

「你想怎麼玩就怎麼玩,不用問我,再問我就找別人了。」

「中中中,我不問了,不問了。」

瘦子放了心,轉過身大膽的玩起了阿美。

視頻中,瘦子猴急地脫下褲子,掏出勃起的雞巴,伸到阿美的嘴邊,雞巴上面已經滿是粘液了,油亮的龜頭上還有透明的粘液正在往外冒著,龜頭肉冠下面的溝壑裏還有一些不明的汙垢,估計這瘦子好幾天沒洗過雞巴了。

此時鏡頭中瘦子的表情好像還有點不好意思,看來這個瘦子也沒怎麼玩過女人,要不就是覺得阿美太美了,不好意思粗暴的像幹妓女似的肏弄。

「妹子,你……你能給我舔舔,我這個有幾天沒洗了,有點臟,你要嫌臟,我拿水涮涮……」

不等瘦子把話說完,阿美就張開小嘴一口將瘦子的龜頭整個吞入嘴中,嘴巴像吸盤一樣順著肉莖上上下下吞吐起來。

「哦……得勁!太他媽得勁了……喔!慢點……哎呦~慢點妹子,哥受不了,哎呀~妹子~哥要射了……喔……」

畫面中瘦子兩只手抓著阿美的頭,屁股一挺一挺的,雞巴在阿美的嘴裏快速的肏幹著,仰著一張猥瑣的臉,閉著眼睛緊鎖眉頭,不到一分鐘,瘦子就將雞巴深深地插入阿美的喉嚨,嘴裏發出舒爽的叫聲,睪丸一上一下的伸縮著,每次伸縮,阿美的喉嚨也跳動一下,咕咚一聲吞下一口精液,一直跳了十多下,瘦子繃緊的身子才放松下來,大口大口的喘著氣。

「哎呀~妹子,你太會舔了,哥實在受不了了,妹子,沒嗆到你吧,我有一個多月沒玩過了,量有點大,嘿嘿,對不住啦。」

阿美將瘦子軟掉的肉棒吐出來,一只小手擼著肉莖,吸溜吸溜地舔舐起來。

「妹子,你可真好,俺家婆娘就從來都不給俺舔這玩意,她嫌惡心,哎呦……真得勁,又……又硬了,哎呦……妹子,你真是小妖精啊,你這是想把哥吸幹啊,等下,等下,妹子,這次玩你下面,讓哥哥好好伺候伺候你。」

說著話,瘦子脫去了阿美披在身上的風衣,將阿美整個人放倒在沙發上,趴在阿美的下體處舔弄了起來,這樣挑逗舔弄了幾分鐘,阿美已經扭動著身子叫喚起來。

「啊~啊……幹我吧~啊!難受……啊啊……哥哥……啊~幹我吧……啊……」

瘦子將插在阿美下體的兩根粗大的假雞巴都拔了出來。

「哎呀~妹子,這麼大的假雞巴你怎麼裝下的啊,你看這雞巴跟廚房裏的長茄子一樣,你不怕被撐破啊!噫……你看,屁眼都成個小黑洞了,妹子,哥這玩意可沒那麼大,爽不爽就它了,哥盡量使勁肏你。」

「啊~快……快幹我~啊……幹死……我~喔~~啊……」

阿美激動的呻吟著,完全不在乎這個長相猥瑣的瘦子服務員怎麼玩弄自己,只是想要填滿自己欲望的溝壑。

瘦子兩只幹樹枝般的手抓住阿美被黑絲襪包裹的豐滿長腿,幹枯的手指陷入阿美充滿彈性的肉體,她用力向上擡起阿美的下體,將阿美滿是淫水的肉穴擡得向上突出。

此時視頻拉近焦距,對準了阿美的肉穴,畫面清晰後可以看到淫水漣漣的肉穴在鏡頭中淫靡不堪,透明的液體不斷的向下滴著,而因為小屁眼被粗大的假雞巴長時間的擴充,現在那個原本的小菊花變成了一朵盛開的秋菊,而花心處是個黑黑的小洞,騷穴中的淫水流淌下來將肉洞打濕,此時仿佛是個小小的水簾洞懸在雪白的臀肉中。

畫面中阿美的小騷穴倒不像小屁眼似的張著小黑洞,而是濕噠噠的不斷的蠕動著,像是嬰兒的小嘴想要吸吮乳頭,淫水一滴滴的向外流著,仿佛斷了線的珠子,濕軟的小陰唇張開著貼在肉穴兩側,像是兩片小嘴唇,勾起男人無窮的欲望,阿美這小騷妞竟然被這個其貌不揚的瘦子服務員挑逗的發騷發浪,真是羞恥的一幕,看來阿美倒不是以貌取人,只要能把她的性欲勾起,估計是條公狗都可以大幹她一場,真是個小騷貨。

瘦子將他勃起的雞巴頂住了阿美的小騷穴,輕輕地摩擦著,油光鋥亮的深紅色龜頭在水簾洞口探頭探腦,發出了勾人欲望的輕微的「吧唧吧唧」

的肉和水擠壓摩擦聲。

「妹子,你這小騷逼裏的騷水可真多啊,這還沒開肏呢,咋就沒玩沒了的流呢,你看把沙發都弄濕了。」

瘦子說著話,下身一挺,整根雞巴就滋溜一聲盡數沒入肉穴之中,只剩下兩顆下垂的醜陋的睪丸晃蕩在肉穴外。

「啊!……」

阿美被插得發出一聲尖細的驚叫,瘙癢之處被雞巴插入的滿足和興奮一同爆發出來。

「喔……」

瘦子也發出了舒爽的哼聲,適應了一下後,瘦子挺著雞巴快速大力的抽插起來,發出了「啪啪啪……」的撞擊聲。

「啊~啊~啊啊啊……」

阿美的叫春聲連成一片,短促的像是只是一聲「啊」

聲持續不斷。

鏡頭再次拉遠,只見在一間明亮的飯店包間中,靠近墻角的深灰色的布藝沙發上,一個幹瘦的小個子男人壓在一具雪白豐滿的嬌美女生的肉體上正在奮力地肏弄。

瘦子兩只幹瘦的手抓住女生穿著黑色絲襪的腳踝,將女生修長的美腿大大分開向上壓在胸口上,將兩顆飽滿的奶球壓扁,乳肉被擠成一團,性感而淫蕩。

男人伸著舌頭舔弄著女生包裹在絲襪內的纖細小腳丫,順著腳心一直舔到腳趾,然後張開嘴將整個腳掌含入口中,一只腳丫舔弄完,再次褻玩另一只纖細的小腳丫,舔弄到女生的敏感處,身下的女生發出像是小貓叫春似的抽噎呻吟聲,誘惑的男人更是賣力的舔弄著。

兩個人的生殖器結合處在男人高速地操弄下發出持續不斷的「啪啪啪……」的操逼聲和「噗嘰噗嘰……」的水肉交融在一起摩擦的聲音,耳機中的淫靡之聲勾的人雞巴漲的難受,恨不得一起加入這場肉戰。

「啊!……嗯嗯~啊~~~喔~喔~啊……嗚嗚……要~死了~啊……要死了~嗚嗚……」

阿美一邊被舔著小腳丫,一邊被瘦子大力快速地肏幹著,一對大奶子跳動的仿佛波濤中的肉球,上下翻飛著,呻吟喘息聲夾在抽咽似的哼聲中。

「妹子,你這小逼……喔~真緊啊,剛才還以為你這騷逼被大雞巴~~喔~插的松松垮垮的了,沒想這麼好肏,哎喲~比俺家媳婦的逼緊多了,哎喲~~這他媽的跟個小嘴似的還一吸一吸的,喔……真他媽舒服。」

瘦子繼續淫辱著阿美,大力肏幹著,喘息著贊美阿美的誘人小逼。

「大哥~喔……這妹子的小騷逼咋這麼好肏啊,喔~裏面……喔~跟長了無數小吸盤一樣,還他媽的有好多小肉粒磨著雞巴又癢又麻,喔……真他媽舒服。」

「啪啪啪……」

瘦子一邊仰著頭喘息一邊再次大力地肏幹起來。

「嘿嘿~這小騷貨天生就是給男人操的母狗,她那陰道可是極品,要大就大,要小就小,怎麼插都不松,連屁眼都很敏感好肏,你能肏到這個極品,可是祖墳上冒青煙咯。」

「喔~那都是托大哥的福,大哥下次還帶這妹子來嗎?」

瘦子肏的起勁,還想著下次接著肏阿美。

「嘿嘿~那就看這小騷貨了,現在有好多人排隊等著肏她呢,哈~是不是啊,小騷貨,想想被其他陌生人肏是不是很激動啊。」

隨著畫面的抖動,拍攝視頻的男人走近了正在激烈交配的兩個人身邊,他一只手掏出他那根半軟不硬的粗大雞巴,將雞蛋大小的龜頭伸到阿美的嘴邊。

「小騷貨,給我好好舔舔,一會肏死你。」

「哦~啊……唔唔……」

阿美張開小嘴賣力的舔了起來,這個男人的肉棒太過巨大,即使阿美想要努力的吞吐,也只能吞進去不到一半的長度,肉莖在阿美嘴裏小幅度地進出著,將阿美的小嘴撐得圓圓的,阿美現在只有靠鼻子呼吸,沈重的喘息聲一聲接著一聲。

瘦子壓著阿美使勁的肏著,當看到拍攝的男人的肉莖時,睜大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連肏動的幅度都減小了。

「哇~大哥……你那裏好大啊,比剛才那兩根假雞巴大多了,怪不得這妹子這麼聽你的話,原來早就被你肏服了,嘿嘿~大哥,你真牛!」

「嘿~沒見過嗎?跟你說,我這還沒完全勃起,等勃起了比這還要大,每次都幹的這小騷貨哭爹喊娘。」

拍攝的男人伸出手掐弄著阿美紅櫻桃般的乳頭,大力搓揉著阿美的乳肉。

「瘦猴,你們店裏還有想玩這騷貨的人嗎?叫過來一起玩,人越多越刺激,喔~騷貨……肏,一說叫人來肏你就激動了吧,給我好好舔。」

媽的,這個男人真變態,自己肏阿美就算了,還要找人一起肏,看來阿美又要被玩慘了,真他媽的,不過想想接下來的畫面,我的雞巴差一點就射了出來,我趕緊攥緊雞巴,停止了擼動,看來我也好不到哪去。

這時,正在抽插著阿美的瘦子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連肏動都停止了。

「噫……大哥你說啥?我沒聽錯吧,你說再找點人玩這妹子,那不把他玩壞了啊,這妹子能受得了嗎?」

「少廢話,這騷貨被十幾個黑人肏上一整天都沒事,還越肏越精神,你倒是好心,讓你叫人來你就去,有的你玩,還怕這騷貨被肏死不成。騷逼,你自己說,找多少人來肏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