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貨阿美的故事

男人伸出大手打在了阿美雪白豐滿的翹臀上,激起一團肉浪,帶動著兩個奶球跳動著。

「啊!好疼……」

阿美吃疼,用手捂住了小屁股。

「再不聽話還會更疼,快點撅起屁股來。」

阿美小聲嗚咽著,不情願的彎下腰撅起了屁股,兩個奶球像兩個充滿水的小氣球垂在胸前,肉感十足,畫面拉近到阿美的下體,只見白皙的臀瓣上印著一塊紅色的掌印,泛著水光的肉穴中還插著一根粉紅色粗大的假雞巴,然後又一根同樣粗大的黑色假雞巴出現在畫面中,這根假雞巴沾了沾肉穴周圍的粘液,就用巨大的黑色龜頭頂住了阿美那粉嫩的小屁眼,慢慢地擠入進去,然後整根布滿黑色筋脈的莖桿也一點點的向屁眼裏奮力的擠著,最後和小穴中的假雞巴一樣,只剩下一個圓圓的根部留在外面,整個過程中,阿美都輕輕顫抖著,小穴中甚至還流出了幾滴淫水,真是淫賤不堪的一幕。

如果是初次看這個視頻,一定很難想象這樣一根粗大的假雞巴要怎麼才能插入這個嬌小女生的身體,更不要說是兩根同樣粗大的假雞巴同時插入女生的小穴和屁眼,在這樣一座寂靜的四合院,陽光明媚的午後,一個渾身赤裸的嬌小女生,彎著腰胸前垂下兩顆飽滿的如哈密瓜般的大奶子,撅著白嫩的翹挺肉臀,接受著兩根粗大的如長茄子般的假雞巴的強制插入,看到這樣的畫面真是令人血脈噴張,我擼著硬得難受的雞巴繼續看著視頻,期待著接下來的內容。

「好了,起來吧,穿上衣服出去吃飯了,嘿~下面吃飽了,該上面吃了。」

阿美直起了身子,邁著腳步小心的走了兩步,就皺起了眉頭,可憐巴巴地看著男人。

「這樣好難受啊,不要這樣啦,拔出來吧,求你啦。」

「不好吃嗎?那我就換個再粗一點的。」男人繼續戲弄著阿美。

「不是……唔……這樣子不能出去的,會……會高潮的,別這樣,好嗎?」

阿美小聲求饒著,看樣子就快哭出來了。

「怕丟人啊……那你被一群男人圍著肏的時候怎麼不怕丟人呢,被一群男人一遍遍地肏到高潮不是很興奮嗎?恩……?是不是,小騷貨,你是不是喜歡被一群人幹,被幾根大雞巴一起肏,肏到你噴尿為止,然後吃精喝尿,是不是,小騷貨,說!。」

男人不給阿美任何機會,繼續淩辱著阿美的自尊心。

終於,在男人的言語淩辱下,阿美小聲的抽泣了起來,一只小手擦拭著眼淚,一只手捂住了胸口,無助地站在院落中,像一只小獸似的顫抖著。

「嗚嗚……壞哥哥,嗚嗚……就知道欺負我,都是你……嗚嗚……都是你,我不想這樣子,嗚嗚……都是你……你好壞……。」

阿美一邊抽泣著,一邊小聲呢喃著,男人看了一會,伸出手輕輕的撫摸著阿美的大奶球,掐了掐紅艷的小乳頭。

「好了,別哭了,有我在呢,不會讓你當街噴尿的,快去穿衣服,好餓了,下午還要去玩呢。」

阿美抽泣著不情願的向屋子裏走去,畫面中赤裸的肉體豐滿而性感,被陽光照射的散發著乳白色的瑩光,這樣一具誘人的肉體,下面的小穴和屁眼中卻分別插著一根粗大的假雞巴,散發著淫靡的水光,院子裏響起了高跟鞋敲擊地面的「噠……噠……」聲,隨之畫面變得一黑。

這個男人是誰呢?阿美願意和他單獨出來玩,他應該和阿美很熟了,這個男人能熟練的用假雞巴將阿美帶到高潮,至少對於阿美的性趣和高潮時的反應很熟悉,而且看來也參加過阿美被群交的活動,至少是看過的,這個很傻很天真的阿美怎麼願意隨便被別人拍下視頻呢?她就不怕被自己認識的人看到視頻認出她嗎?上次是被一個叫大衛的黑人拍下的被大黑屌幹的死去活來的視頻,這次又是被一個神秘男人拍下的淫賤行為,看這個視頻的題目接下來的視頻肯定會更加的淫穢不堪,真不知道這個胸大無腦的阿美是怎麼想的,雖然看到清純的阿美被大雞巴爆肏的場面很刺激,可惡的玉龍被一次次戴上大綠帽很解氣,但真看到阿美被一根根粗大的雞巴肏的淫水飛濺,為什麼心裏頭有一點點小心痛呢,哎~阿美啊,希望你好自為之吧,不要被曝光身份,我帶著復雜的心情擼著雞巴期待接下來的視頻。

隨著畫面再次亮起,出現的是一條深深的胡同的畫面,幽靜的小胡同中響起了「噠……噠……」的聲音,只見一個長發女生走在畫面前面,不知道是不是換了拍攝器材,畫面質量比剛才的視頻要低一些,那人應該是跟著女生一起走,畫面隨著腳步一抖一抖的,不知道男人將攝像器材藏到了什麼地方,畫面中女生穿著一件卡其色修身風衣,將女生性感身材包裹的恰到好處,一條腰帶在腰部紮了一個漂亮的蝴蝶結,風衣下擺鑲著一圈蕾絲花邊,剛到小腿上面一點,修長的小腿上穿著黑色絲襪,腳上則穿著一雙黑色細跟蕾絲網面高跟鞋,隨著走動,發出「噠噠」的敲擊地面的聲音。

這條古樸的胡同很清靜,半天都沒有人經過,只有高跟鞋敲擊地面的聲音。

「停一下。」

男人的聲音響起。

女生停了下來,轉過身,微卷的頭發垂到肩頭,俊俏的瓜子臉顯得小巧可愛,風衣前面是雙排扣設計,現在緊緊地系著,只露出鎖骨周圍白皙的皮膚,胸口處被一對飽滿的大奶子撐得鼓鼓的,仔細看好像還有白皙的乳肉從扣子之間的縫隙間透出來,女生雙手插在風衣兜裏,顯得有些局促,這嬌美可愛而又性感的模樣定是阿美無疑了。

「轉過去,撅起屁股」

男人命令道。

阿美看了看周圍,有些緊張的轉過身彎下了腰,將豐滿的屁股高高的撅起,露出了被黑絲包裹的大腿。

男人伸出手將風衣下擺撩了起來,黑色絲襪的根部露了出來,是一條吊帶黑色絲襪,不是那種連體的打底褲,吊帶中間露出了白嫩光滑的肌膚,再向上並沒有內褲,而是有些泛著水光的下體,破壞了這幅性感的畫面,多了許多淫蕩的感覺,只見粉嫩的小穴和屁眼中各插著一根假陽具,露出根部的圓圈,將兩個肉穴撐得又大又圓,看了讓人噴血。

男人輕輕的按了按露在外面的假雞巴,就有更多的透明液體慢慢滲了出來。

「喔……好難受,別弄了,讓我回去吧。」

「難受?我看你是很享受吧,流了這麼多。」

男人說著,抓住假雞巴露在外面的部位一進一出的小幅度抽插起來。

「啊!不要~不要……快停下~求你啦。」

「這樣在外面是不是很刺激,小騷貨。」

男人繼續抽插著,毫不理會阿美的求饒。

就這樣抽插了一陣子,阿美的肉臀隨著抽插上下挺動著,明顯是動了情、發了騷,「啊~啊~」的呻吟聲斷斷續續傳來。

「受不了了……快停下,真的不行了~喔……求你~不要~。」

畫面中,透明的淫水已經順著假雞巴像小溪一樣哩哩啦啦的不斷地向下滴著,看樣子再弄下去阿美的高潮馬上就要洶湧而出了,「噗嘰噗嘰」的聲音越來越濕濘。

「啊~啊~~啊~……」

阿美捂著嘴壓抑地淫叫著,豐滿的屁股搖來搖去,配合著男人的抽插。

真不敢想象,在這樣一條幽靜的小胡同中,一個赤裸著下體的嬌美女生,就這樣撅著雪白的屁股被男人用粗大的假雞巴插到淫水飛濺,馬上就要到了噴尿的邊緣,清純與淫蕩完美的結合在了一起,我擼著堅硬的雞巴看著男人拿著假雞巴繼續蹂躪著阿美,想到她被插到噴尿的場景就一陣激動,真想要喝一口阿美那晶瑩的尿液,一定很可口。

「啊!別……求你……別……」

畫面中男人停止了抽插,阿美的小翹臀還在一挺一挺的,男人的大手撫摸著雪白的臀肉。

「怎麼了?想要繼續嗎?小騷貨。」

「嗚嗚……別……好難受啊……嗚嗚……」

阿美小翹臀一抖一抖的,抽泣著呻吟著。

「別什麼,別停下來是嗎?想要繼續被弄吧,小騷貨,馬上要到高潮卻停下來是不是很難受?」

男人繼續撫摸著阿美的臀肉,就是不去觸碰插在阿美小穴和屁眼中的假雞巴,不理會阿美疼苦的呻吟。

「嗚嗚……」

阿美抽噎著,沒有回答男人的話。

過了一會,男人將兩根假雞巴露在屁股外面的部分全部推入阿美的體內,拍了拍阿美的屁股。

「走吧,別撅著屁股了,有人來了。」

「啊!」

阿美彈簧般直起了身子,兩只手上下理順風衣的下擺,驚恐地四處看著。

畫面中,幽靜的胡同還是很寂靜,沒有任何人經過,阿美看清了周圍的情況終於松了一口氣。

「哈哈~如果有人經過早就跑過來幹你這只淫賤的小母狗了。」

「嗚嗚……討厭,壞哥哥,你為什總是欺負人家啊,嗚嗚……你壞死了。」

阿美抽泣著,攥著小拳頭想要捶打男人發泄,可是手卻被男人大手抓住了。

「嘿嘿,欺負你是因為喜歡你,別人求著我欺負我還不來呢,你那個傻兮兮的男友不會這樣欺負你吧,嘿嘿,你到現在給他帶了多少頂綠帽了?」

阿美想要將小手從男人的大手中掙脫,可是沒有成功。

「不許這樣說他,我是真心喜歡他的,你再這樣說他以後不理你了。」

「真心喜歡?就是每天裝著一肚子精液去和他約會,天天被別人肏到噴尿,用舔過別人雞巴的小嘴說喜歡他,嘿嘿,他要是發現你這麼騷,會被氣死的吧。」

「別說了,不要說了,我以後……我會好好對他的,我……我……。」

阿美搖著頭氣呼呼的說著,想要爭辯卻不知道怎麼回答。

「小騷貨,別生氣了,我不會破壞你的感情的,不過你也不要指望你那傻傻的男友可以滿足你那個吸精的無底洞,剛好我也喜歡你,我會找更多的大雞巴來滿足你的,哈~放心吧,只是肉欲需求,不會破壞你平時的形象的,走吧,去吃飯了。」

阿美輕輕的放下了小手,又整理了一下衣服,腳步有些淩亂地向胡同口走去,畫面中,阿美剛剛站立過的地面上留下一灘水跡。

這個男人是誰呢?好可惡啊,自己玩了阿美還不算,還有找別人一起來玩,那他發這個帖子時說的留下聯系方式是這個意思嗎?這不就是說以後很有可能阿美被帶到各個地方被這些大雞巴網友盡情發泄了,好淫蕩啊,阿美怎麼會同意這樣的要求呢,阿美你這個小騷妞,你說喜歡的男友就是李玉龍嗎?你就這樣喜歡一個人嗎,真是搞不懂,可惡的玉龍,看來不用我給你戴綠帽了,有許多網友都挺著雞巴等著給你戴綠帽呢,你能找到阿美這樣奇葩的女友也是你自己倒黴吧。

接著視頻畫面又換到了一個新的地方,好像是湖邊,而阿美還是穿著那件風衣在前面走著,拍攝者在她身後不遠處跟著,周圍有許多人,有中國人也有外國人,熙熙攘攘的。

視屏中這個地方好像在哪裏見過,但一時想不起來,阿美的衣著沒變,還是卡其色的風衣,下擺剛到小腿,下面穿著黑色的絲襪,腳上穿著黑色細跟蕾絲網面的高跟鞋,走路的速度不快,有時候還會停下來,身子輕輕的扭動,好像是忍耐著什麼,難道阿美下體還插著那兩根粗大的假陽具嗎?在這樣人來人往的街道上,一個嬌美的女生只穿著一件風衣,兩根粗大的假陽具在少女每次邁步走動時,都要摩擦著女生那敏感的嫩肉,這是多麼羞辱和折磨人的事情啊,有可能阿美真的會在兩根假陽具的摩擦下高潮噴尿的,那阿美這小騷妞可就丟死人了,想著阿美在一群路人鄙夷的目光下前當街噴尿呻吟,真是有夠刺激的畫面。

隨著視頻的繼續,我終於認出了這個地方,就是B市的H海,在這個中外遊人集中的地方,阿美這小騷妞玩的可夠大膽的,如果被人發現了,那阿美可就出名了。

果然,沒過多久,阿美走路就有些不穩了,這時有個高大的外國人不小心撞了阿美一下,阿美跌跌撞撞向前邁了幾大步,那個外國人趕緊扶住了阿美,這時鏡頭拉近阿美的下身,只見黑色絲襪上有一道水跡正在慢慢的流下來,外國人扶住阿美後禮貌的說著道歉的話語,從視頻中可以看到,阿美雙腿緊緊地夾在一起,有些顫抖,臉色有些潮紅,咬著下唇,雙手扶著外國人的胳膊輕輕說著什麼,外國人又說了幾句,在確定阿美沒事後,才轉身走開,看來剛才那次碰撞差點就讓阿美達到高潮,險些當街噴尿,真是驚險。

就這樣走走停停,好幾次阿美都紅著臉站在路上喘著粗氣,輕輕地扭著下體,惹來路人好奇的目光,但最終都有驚無險,當鏡頭再次拉近阿美的下體時,黑色絲襪上已經有好幾條水跡了,如果是有心人,一定會發現這個嬌美女生的尷尬了。

我一邊手握雞巴看著視頻,一邊替阿美這小騷妞擔心,突然想到今天在操場上看到阿美也是真空穿著運動衣的,難道也是這個拍攝視頻的男人要求的嗎?還有上數學課下課後,我感覺阿美走路的姿勢有些別扭,難道是阿美的下體插著什麼東西,越想越不明白阿美怎麼願意接受這種調教,難道阿美不僅喜歡被群交的快感,還喜歡暴露和淩辱的刺激,那阿美真是不可救藥的小騷貨了。

電腦屏幕上的視頻一黑,再次亮起時是在一個房間裏,看樣子好像是餐廳的單間,中間是一個圓桌,靠近窗邊是一排沙發,此時阿美風衣大開,赤裸著嬌軀,一對大奶球挺立在胸前,雙腿成M字形分開,後背靠在沙發背上,擺出了一副淫蕩欠肏的姿勢,而此時正有一個瘦小的男子蹲在阿美的身前,一只手抓住一根粗大的粉紅色假雞巴進進出出地插著阿美那粉嫩濕濘的小肉穴,另一手正在大力掐攥著阿美那小皮球般的大奶子。

「大哥,你確定不要我錢嗎?」

那個瘦小的男人一邊做弄著阿美,一邊回過頭來對著鏡頭後面的男人說著話。

「少廢話,跟你說了,這個騷貨發騷,你想玩就玩,不想玩趕緊滾,我再找人,你一個小服務員我圖你什麼,你要玩這種貨色給的起錢嗎?」

拍攝視頻的男人不耐煩地回復著。

「對對對,是我多嘴,能玩到這麼水靈的姑娘是我上輩子修的福,啊!不對,是托大哥你的福,這妹子跟電影明星似的,剛才我進來都不敢相信呢,還以為您說的是個妓女呢。」

瘦子討好的樣子很是猥瑣。

「啊~啊~……輕~輕點~啊……」

阿美一只手抓著瘦子掐弄奶球的手臂,一只手放在小穴上想要阻止假陽具大力的搗杵,臉色潮紅,有兩道未幹的淚痕還掛在臉上,雖然眼睛周圍打著馬賽克,但還是可以看出阿美的眼睛周圍有些紅,看來阿美剛剛才哭過,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是不是阿美不想被陌生人玩弄?這個拍攝的男人真是可惡,這樣欺負可愛的阿美。

「中中中,俺輕點、俺輕點,不好意思啊,妹子,你太漂亮了,俺從來沒見過你這麼漂亮的妹子,哦,是沒見過光著身子的這麼漂亮的妹子。」

瘦子右手握著粗大的假雞巴繼續抽插著,但力度小了許多,不再是整根拔出再整根插入地搗弄,而是半插入後小幅度的進出扭動,左手輕輕攆弄著一顆紅艷艷的乳頭,左扭扭右拉拉,一張猥瑣的臉貼近阿美的小穴,伸出舌頭輕輕的舔舐著,發出吸溜吸溜的水聲。

視頻畫面漸漸拉近到了阿美的下體處,只見一根粗大的假陽具在阿美的小肉穴中進進出出,每次抽插都帶出一些透明的粘液,肉穴被這根假雞巴撐得又大又圓,箍在假雞巴上的陰唇都顯得變薄了許多,被淫水打濕後反著光,不細看還以為是透明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