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貨阿美的故事

阿美低著頭,將手從乳肉上稍微往下移了移,露出了櫻桃般紅艷的乳頭。

「把手放到下面。」

拍攝者的聲音又傳來了,平淡的語氣聽不出任何感情。

「別……別拍了,咱們進屋吧」

阿美低著頭,聲音有點顫抖。

「怎麼?進屋裏就可以嗎?被那麼多人肏也沒見你害羞,到外面就不行嗎?」

「不是……不是這樣的,不要……不要在外面。」

拍攝者伸出手撫摸著阿美的大乳房,用兩根手指掐了掐奶頭。

「手放下,擡起頭。」

拍攝者又揉搓捏弄了一會,阿美喘息漸漸變粗,身子有些顫抖,護在胸口的手慢慢放下,頭也嬌羞的擡起看著鏡頭,臉頰上韻著兩團桃紅。

拍攝者將手從阿美乳房上拿開,伸到阿美下體搗弄起來。

「啊!」

阿美嬌呼了一聲,雙手抓著拍攝者的胳膊想要將手從下體移開,但沒有成功。

搗弄了幾下,拍攝者將手伸到鏡頭前,手指上沾著很多粘液,反著光,隨著手指一張一合,粘液像蛛絲一樣一條條掛在指間,淫蕩異常。

「你又發騷了」

拍攝者調笑著。

阿美看著拍攝者手指間淫蕩的粘液,害羞的低下了頭。

「過來。」

畫面晃動著,來到了東廂房前面的一個老式搖椅旁,木制的搖椅看起來有些年代了,兩個扶手處明顯比別的地方光滑。

「噠~噠~」阿美光著身子踩著高跟鞋穿過庭院來到了搖椅前。「躺上去,岔開腿。」拍攝者發號著命令。

阿美聽話地躺了上去,兩條細長的腿分成M型打開跨在扶手上,兩只小手嬌羞的遮擋著下體,這樣一來,一對嫩白的大奶子被手臂夾在一起,擠出一條深深的乳溝,隨著女孩的呼吸,一起一伏,阿美的臉害羞地偏向一側,頭發遮住了半邊臉。

鏡頭靠近乳房,男人伸出大手揉捏起來,阿美的乳頭翹立起來,被男人手指一掐,就發出輕輕的呻吟,男人掐著乳頭抖動起來,整個大奶子就像是灌滿水的氣球一樣上下跳動著。

看著這一幕,我的雞巴仿佛又大了一圈,真恨不得去掐一掐這對大奶子,這肯定是阿美了,但那個男人是誰呢?看他的手明顯就是黃種人的手,不是上部視頻那個叫大衛的黑人拍攝者,阿美這小騷妞到底被多少人幹過了啊,難道真要變成人盡可夫的婊子嗎?這時,男人停止了玩弄阿美的大奶球,鏡頭抖了抖,當男人的手再次出現在畫面中時,手中多了一根粗大的假雞巴。

「把手拿開。」

阿美猶豫了一下就拿開了捂著下體的手,鏡頭又拉近了,畫面中阿美的下體泛著水光,大陰唇有些充血,微微向兩側翻著,兩片小陰唇像花瓣一樣盛開,周圍已經有好多淫水,現在正有一滴粘液順著陰道口慢慢的向外流出,被陽光一照,晶瑩透亮,陰唇頂端露出一個小小的陰蒂,看樣子還沒有完全勃起,只露出一小部分,再上面是一圈倒三角形的整齊烏黑的陰毛,那滴淫液慢慢的向下滑落,滑出陰道口,順著會陰繼續下滑,最後滑落到粉嫩的小屁眼上,猶如小菊花般的小屁眼輕輕蠕動著,像是要把這滴淫液吸進去一般,這樣一副畫面真是淫蕩無比。

此時特寫畫面中伸出了一根粉紅色的假雞巴,假雞巴上面還有一根根血管般的筋脈,只見男人用假雞巴的龜頭在阿美的陰道口摩擦著,當龜頭沾滿淫液後,又向上輕輕的摩擦那顆小小的陰蒂,這時傳來了「啊~啊~~啊~……」的輕輕呻吟聲,更多的淫水順著陰道口向外流出,那根假雞巴就這樣在陰道口和陰蒂之間輪番的挑逗著,直到那顆小小的陰蒂變成了一顆仿佛充滿水的小黃豆,這時阿美的呻吟聲已經變得急促而短暫,還夾著一種抽泣似的哼哼聲,而每當假雞巴的龜頭在陰道口挑逗時,都發出「吧唧吧唧」的濕糯聲,阿美努力地翹起臀部想要將它吞入肉穴,而那根假雞巴就像釣魚般提起,使阿美不管怎麼努力都無法吞入。

「哦……啊~好難受~~啊……好難受~別……別這樣~嗚嗚……」

視頻中傳出了阿美的誘人呻吟聲。

這時畫面又拉遠,只見阿美光著身子,兩腿大大的岔開搭在扶手上,腳上穿著高跟鞋,下體已經濕濘淫靡不堪,兩只嫩白的小手正一手一個掐弄著粉紅的小乳頭,臉蛋潮紅,紅潤的小嘴微張著,一副任君品嘗的樣子。

「嗚嗚……別這樣~別……別停……嗚嗚……」

當假雞巴從那濕濘的陰道口拿開後,淫欲難平的阿美抽泣了起來。

「嘿嘿~很難受嗎?」男人調笑著。

「嗚嗚~壞……壞哥哥……」

阿美一只手揉著飽滿的大奶子,一只手在陰唇周圍揉搓著,屁股上下聳動配合著手指的節奏。

「小淫娃」

男人又拿出假雞巴,把阿美的手頂開,將龜頭慢慢地插入阿美那淫水泛濫的陰道口,然後一寸一寸將整根粗大的假雞巴向陰道裏推入,直到只剩下假雞巴的根部才停止。

「喔……」

在這根粗大的假雞巴推入陰道過程中,阿美發出長長的一聲呻吟,雙腿緊繃,小屁股向上翹著,直到整根假雞巴全部插入,才如釋重負般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男人抓住假陽具的根部,左半圈右半圈的旋轉起來,頓時,阿美又發出了小貓叫春般的呻吟。

「啊~不要這樣~啊~停……停啊~好癢~啊~~」

隨著男人的旋轉,粘稠透明的淫水順著小穴的縫隙慢慢的滲了出來,越滲越多,將男人的手指都打濕了,更多的淫水順著會陰流過粉嫩的小屁眼,最後流到躺椅上面,被陽光照射,發出淫靡的亮光。

接著,男人握住粗大的假陽具慢慢的抽插起來。

「啊~!……唔……」

阿美發出了顫抖的如小貓叫春般的呻吟,仿佛假雞巴正在抽插的是一件韻律十足、淫水四濺的樂器,當「噗滋噗滋……」聲變的急促時,呻吟喘息聲也變得短促而尖銳,當「噗滋噗滋……」變得緩慢而沈重時,呻吟喘息聲變得悠長而低沈,男人控制著抽插的速度和力度,女人配合著韻律和音調,一曲淫靡的二重奏在這空蕩蕩的四合院中演奏著。

隨著視頻的繼續,粗大的假雞巴還在激烈的抽插著淫水四濺的花瓣,更多的透明花蜜從陰道口中湧了出來,每當假雞巴抽出時,阿美那鮮嫩的陰唇就緊緊的箍住莖桿,微微的凸起,透明粘液粘在陰莖桿上被帶了出來,滴滴噠噠地順著女人會陰流到屁眼上,或是順著假雞巴的根部流到男人的手上,女人豐滿白皙屁股下面的椅座和男人的大手上都是油光粘膩一片,閃著淫蕩不堪的光澤,當整根假雞巴拔出後,滿是淫水的肉穴微微張著口,更多的淫水順著陰道口湧了出來,然後整根粗大的假雞巴再次插入,將小溪封堵住,摩擦著嫩肉重重地插入,帶著肉唇都凹陷進小穴,「噗滋噗滋」聲越來越快,阿美的呻吟喘息聲也越發激動。

這樣刺激的畫面進行了五六分鐘,只見阿美修長的雙腿緊緊的繃緊,發出了高亢的叫床聲「啊…………!」,男人沒有停止抽插,而是更加快速地搗弄,視頻中的假雞巴已經變成一陣虛影在淫水四濺的小穴口進進出出,突然只見一股尿液從阿美的花瓣中噴射而出,力度十足,尿液與肉穴成四十五度角噴射,高高的拋射到了空中,男人也不嫌臟,繼續快速大力的抽插著,許多尿液噴射到男人的手臂上,順著胳膊再次流了下來,還有幾滴尿液濺到了鏡頭上,使整個畫面更加淫蕩。

看著視頻中阿美被粗大假雞巴抽插,我的陰莖也脹的難受,忍不住用手套弄起被子下面的勃起肉莖,阿美這小騷妞真是極品啊,幾乎每次高潮都能噴水,真想嘗一嘗她的淫水的味道啊,一定很好喝,看著阿美那還在噴水的肉穴,這個念頭一發不可收拾。

「快給我加血啊!啊!頂住頂住啊!馬上就要推倒了……」

「我肏,別廢話了,速度啊!……」

從床上傳來了玉龍和小偉的大呼小叫,看來遊戲正進行到關鍵時刻,阿美啊,你那綠帽男友可不會想知道自己的女友被根假雞巴都搞到噴尿吧,我莫名的搖了搖頭,不理會室友的吵鬧,繼續看著阿美的淫蕩視頻。

「舒服了嗎?」

鏡頭拉遠,此時高潮過後的阿美慵懶的躺在微微晃動的搖椅上,雪白的肌膚在陽光照射下猶如羊脂玉般光滑嫩白,水漬斑斑的肉穴向上翹著,肉穴上還插著一根粗大的假雞巴,一滴透明粘液掛在假雞巴的根部,要斷不斷的搖擺著。

「怎麼,舒服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男人繼續問著。

「討厭……人家答應陪你出來玩,你……你就這樣欺負人家。」

畫面又拉近了,男人伸出手輕輕掐拉著阿美粉嫩的小乳頭,肉感十足的大奶子慢慢的晃動起來。

「喜歡被這樣欺負嗎,恩?又發騷了嗎?」

鏡頭拉近阿美的下體,只見還插著粗大假雞巴的紅嫩的陰道口又有淫水慢慢的流了出來。

「小騷貨,才噴完,摸一下你的大奶子就又來了啊,嘿~是不是想被男人肏了?」

阿美的臉上泛著桃花色的潮紅,散亂的長發搭在肩頭,顯得嫵媚動人。

「別問了……,讓我回去吧,好羞人啊。」

阿美左手手背搭在眼睛上,右手護著胸脯,把小腦袋扭到一邊,胸脯一起一伏,輕輕喘息著。

「害羞了?嘿嘿~再找五六個男人玩你一遍就不害羞了吧。」

阿美的嬌軀輕輕顫動了下,「不是的……不是那樣的,別欺負我了。」

「還說不是,那這是什麼?」

男人語氣平靜的說著。

鏡頭又推到阿美的下體,只見插著粗大假雞巴的小穴中流出了更多的淫水。

「嗚嗚……」

阿美輕聲抽泣起來,看來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走吧,出去吃些東西。」

阿美赤裸著身子,想要從搖椅上起來,直起身子,搖著一對小皮球。

「等等~尿了那麼多,別脫水了,再給你喝點吧,嘿嘿」

說著鏡頭晃了晃,然後多出了一根未勃起的雞巴,雖然沒有勃起,但看那尺寸就可以想象勃起時是怎樣的猙獰,肉莖伸到了阿美嘴邊,阿美猶豫了一下就張開了嘴巴,仰著頭望著鏡頭。

隨即「嘩嘩」的聲音響起,一股透明尿液從粗大雞巴的龜頭中流出,射入到阿美紅潤的小嘴中,然後就是「咕咚咕咚」吞咽尿液的聲音,阿美的喉嚨處一上一下的跳動著,每次跳動就是一口尿液流入肚中,即使是努力吞咽,仍有過多的尿液順著阿美嘴角流了出來,男人尿到最後,抓著雞巴抖動起來,將阿美整個嫩白的臉蛋淋濕,在尿盡了最後一滴尿液後,男人將雞巴插入阿美的嘴裏,慢慢的進出著,阿美細心地舔著肉棒,最後男人滿意地將舔舐幹凈的肉棒從阿美嘴裏拔出。

「不錯,舔得很仔細。」

男人將雞巴收入褲子中,輕輕撫著阿美的頭發。

「你真壞~尿的人家身上到處都是。」

阿美站起身來,一邊抱怨著,一邊伸手想要將肉穴中的假雞巴拔出,卻被男人阻止了。

「就這樣插著,不許拔出來,渾身冒著騷味別人才知道你是個欠幹的騷母狗啊,咱們這就去大街上看看有沒有公狗聞到騷味過來幹你,嘿~。」

「不要啊~這樣好難受,求你了,別這樣。」阿美小聲的求饒著。

「聽話,小騷貨,不聽話哥哥打你屁股了,來,撅起屁股,哥哥再給你吃一根。」

「不要啊~真的好丟人啊,這樣不能出去的,求你了。」

阿美還在無謂的掙紮著,兩只小手可憐巴巴的抓著男人的衣角。

「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