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貨阿美的故事

阿美不厭其煩地舔舐著,將肉棒上面的黏液一滴不落地吞到肚子中,舔到動情處,阿美將支撐在墊子上的雙臂抬起,伸出一隻小手扶著男生的腰,另一隻小手抓住粗大的肉棒上下套弄起來,更是細心地輕撫男生下垂的卵袋,紅潤的小嘴套住粗大的肉棒吞吐起來,發出「吸溜吸溜」的水聲,隨著粗大的肉棒在阿美嘴中抽插,晶瑩的液體順著阿美的嘴角流到下巴上,在燈光照射下閃著淫光。

「噗滋……噗滋……」雞巴抽插肉穴的聲音從阿美下體不斷傳來,在纖細腰身下的挺翹肉臀上,兩根佈滿青筋的粗長肉棒正如打樁機般同進同出地肏幹著粉嫩的小穴和屁眼,不斷有黏膩的淫水從幾個人的結合處滴嗒滑落,阿美那修長雙腿下面的墊子已經被打濕了一大片。

這樣淫亂的場面看得我口乾舌燥,手裡勃起的雞巴彷彿又大了一圈,硬得發痛。

屋子裡除了墊子上四具扭動在一起的赤裸肉體,還有四個赤身裸體的男生,其中一個正在旁邊練習推舉,隨著男生雙臂一推一放,那油亮的胸大肌一鼓一鼓的,充滿了力量,而在這一推一放間可以看到男生下體那片雜亂的黑毛叢中掛著的醜陋陰囊一縮一伸,那根勃起的粗大肉莖也隨之一顫一動,更加雄偉傲立。

另一個剛剛發洩過的赤裸男生則在旁邊的跑步機上慢跑,隨著兩條滿是肌肉的大腿前後擺動,下垂的肉棒一上一下隨著跑步的節奏跳動著,不時有粘在肉棒上的黏液被甩飛到空中;而我和另一個男生正坐在墊子旁邊的躺椅上擼著發硬的雞巴等待著下一輪的肏幹。

屋子空氣中充斥著汗味、騷味和男女性器發出的特殊氣味,「啪啪啪……」「噗滋、噗滋」的肏幹肉穴的聲音,「喔喔~~啊……」阿美被壓在喉嚨裡的壓抑的呻吟聲,還有「騷貨!賤屄~~肏……插死你……」男生喘著粗氣的羞辱聲在小小的健身房中迴蕩著,凌亂的人影隨著幾個人激烈的肏幹在地上舞動,一場淫蕩的肉宴繼續進行著。

看著心愛的阿美光溜溜白嫩的身體和幾具高大健碩的男性身體交纏在一起,我又想起了九歲那年的一幕。當時的我躲在黑暗的角落裡看著地下室中相似的一幕,只不過當時被肏幹的是阿美的媽媽,當時阿美的媽媽和現在的阿美同樣美麗動人。

阿美媽媽被幾個醜陋男人圍在中間不斷肏弄,她哭泣著哀求那些正肏幹著當時只有九歲的阿美的幾個男人,想要讓他們放過阿美,只不過回應阿美媽媽的是更加激烈的「啪啪」聲,還有男人們的淫笑聲。

「衛新,輪到你啦,快去啊!」

隨著一個男生的叫喊,我從思緒中回到了現實。

此時阿美已經仰躺在一個男生的流著汗珠的身上,屁眼中插著的粗長肉莖正上下肏幹,粗長的肉莖整根拔出,佈滿青筋的肉莖上滿是黏液閃著水光,當雞蛋般碩大的龜頭即將要跳出阿美那粉嫩的小屁眼時,整根肉莖又狠狠地插入,每次插入都帶來阿美的一聲嬌呼。

我走過去雙手扶著阿美嫩白滑膩的小腳丫,將她的雙腿大大地張開,看著阿美那還在流著黏液的飽受蹂躪的肉穴,我的雞巴彷彿又大了一圈。我挺著雞巴壓到阿美的肉穴上,用脹得發紫的龜頭順著阿美那兩片濕答答的如花瓣般美麗的大陰唇上下滑動,阿美的小穴像是有吸力般將我的龜頭吸進去小半個。

滑動了一陣後,阿美的小穴流出了更多的透明淫水,我握住雞巴,用龜頭順著這道滿是淫液的肉溝快速的上下滑動,每次滑動到頂端就繞著那黃豆粒般晶瑩的陰蒂轉上一圈,身下阿美的喘息不斷加快加粗,呻吟聲更加淫蕩。

阿美的眼睛裡蒙上了一層水霧,迷離的大眼睛更顯嫵媚,香汗不斷從阿美白嫩的皮膚滲出。

「啊啊啊……喔~~求你~~啊……不要~~啊喔……喔喔……插~~插進來……啊……插進來~~肏我……啊……啊啊啊啊~~」

我知道這樣刺激阿美是她最受不了的方式,相對於陰道高潮,阿美更易達到陰蒂高潮。

記得那年昏暗的地下室中,九歲的小阿美在她媽媽身邊不斷地被肏弄,那時藥物改造還沒有完成,對於九歲阿美的陰道,巨大肉棒帶給她的不是興奮而是痛苦,只有在男人用肉莖刺激她那小小的陰蒂時,小阿美才會崩潰般的呻吟喊叫,而在阿美身邊被眾多男人肏弄的阿美媽媽總會忍不住哭泣抽噎。

「啊啊啊……來了來了~~喔……受不了了~~啊~~」果然,我用龜頭刺激褻玩阿美的外陰及陰蒂沒多久,阿美的高潮就洶湧地到來了。

一股尿液從阿美尿道中噴射而出,溫熱的水流打到我的身上,濺起的水花四下飛散,有幾滴甚至濺到我的唇邊,我伸出舌頭舔了一下,不錯,沒有尿騷的臭味,清清淡淡的,甚至還帶了點清香。阿美,我知道這樣的肉體不是你想要的,但這樣的肉體卻能激起男人無限的慾望。

尿液噴射到最後,阿美那尖細的叫聲逐漸變小,最後變成了長長的喘息聲。

這次我將整根雞巴插入了阿美濕淋淋的肉穴,只感覺肉棒插入了一個溫暖潮濕狹窄的腔室,隨著抽插,可以感覺到好像有無數吸盤和小顆粒在吸附摩擦著大肉棒,甚至在我即將拔出龜頭時,能感到一股吸力要將我的雞巴吸入那溫暖的腔室內。

阿美,你知道嗎?你的陰道是多麼讓男人著迷,這樣極品的陰道是多少男人趨之若鶩的啊!但你已經不是當年的小公主了,平民身份的你擁有這樣的極品陰道,帶給你的只會是無盡的凌辱。

記得當年你父親還沒有因為叛國罪被逮捕,你作為集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小公主是多麼的高貴優雅。而我只能遠遠地看著你。當時的我內向膽小,雖然喜歡你但卻從來不敢靠近你,偶然的一次被大院裡的孩子欺負,還是你喝退了他們。那時我感覺到的是滿滿的幸福,可我知道,我的身份配不上你,因為家中老爺子只是你爸爸對立陣營中的一名劊子手。

「啊啊啊~~啊啊……」誘人的叫床聲又從阿美的小嘴裡傳出來。

「啪啪啪~~」身下的阿美又被肏得動了情,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而回應我的是阿美陰道中不斷蠕動夾緊的力度和不斷上升的溫度。阿美,你還真是騷啊,不過……我喜歡。

看到阿美那兩個隨著抽插不斷跳動的大奶球,我忍不住伸出手緊緊地抓握起來,用食指和拇指掐住變硬的紅艷小奶頭輕輕拉起。掐弄的過程中,阿美變得更加激動,看著阿美白皙的肉體在我的身下不住地扭動起伏,我逐漸加大了掐弄乳頭的力度。

記得阿美在地下室飽受蹂躪了一個多月後,她那原本平坦的胸部在藥物作用下已經有小蘋果大小了;而那時阿美媽媽的大奶子完全超出了正常人類的範圍,如果不用雙手托著,恐怕連走路都會重心不穩,不知道是不是試驗藥物的作用,每次阿美媽媽高潮時都會從巨大的奶球噴出一股股的奶水。

在這個由老爺子控制的基地中,執行的都是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而老爺子作為陣營中的劊子手,發誓要將一切黑暗的手段用在敵人身上。那時用在阿美和她媽媽身上的試驗藥物是要改造她們的體質,讓她們徹底變成吸精的肉器,而同時又能保持著清醒的意識,讓她們在對手面前被徹底地凌辱。

由於試驗藥物的不穩定,那時阿美媽媽已經完全被肉慾控制,變成了一隻沒有思想的吸精肉器,她不再理會阿美是不是正在被一個個男人淫辱肏幹,只知道下賤地求著一個個原本是阿美爸爸對立陣營的人肏幹她的身體。

而那時,曾經權傾一時的阿美爸爸則被改造成了擁有一對巨乳,搖著屁股被人肆意肏幹的人妖。不知道阿美爸爸曾經如何得罪過他們,他們更是讓阿美爸爸挺著大雞巴肏幹阿美的屁眼,抱著阿美的身體任由一個個曾經的對手姦淫凌辱。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阿美從始至終都是清澈的眼神,她那幼小的心靈還保持著曾經小公主般的清純,一直都沒有變成肉慾的淫娃。

「肏……啊~~肏死你……小騷貨~~」正在用大雞巴抽插阿美粉嫩小屁眼的男生發出野獸般的嘶吼,然後就是大力的搗杵,直到他將精液一股一股的射入阿美的體內。

一腔之隔,我都能感覺到阿美小屁眼中的肉莖正在一抖一抖的射精,而阿美小穴也隨著一緊一緊的,嘴裡嬌呼不斷。看著心愛的阿美再次被人內射,我心裡既是嫉妒又是興奮,美麗的阿美曾經是多麼單純而無憂無慮啊!

帶著興奮的心情,我繼續肏幹著阿美,當阿美身下的男生拔出雞巴後,我將阿美從墊子上抱起,阿美則配合地用修長雙腿環住我的腰身夾緊,纖細的手臂繞到我的脖頸上,一對滿是晶瑩汗珠、小皮球般的大奶子緊緊壓住我的胸口。感受著那細嫩滑膩的觸感,我差一點就噴射了出來。阿美,你的身體真是性感啊!

我抱著阿美邊幹邊走,繞過地上那灘阿美被抱著雙插流下的尿液和淫水,走到了橢圓機旁邊,「阿美,來做運動啦!」我伏在阿美小巧可愛的耳邊輕聲說。

阿美看出了我的意圖,嬌美小臉紅撲撲的,嬌呼一聲,略帶撒嬌地說:「討厭啊,壞哥哥,又來這樣欺負人家。」

「嘿嘿……」我使勁攥了把阿美的臀肉。

曾經連話都不敢和你說的我,現在竟然可以這樣的淫玩你,而你卻不記得當年的那個瘦小男孩了吧?

我將阿美放下,走過去將橢圓機的座位調低,然後坐了上去:「快過來啊,阿美。」阿美看躲不過去,只好走了過來,走動時可以看到順著阿美修長雙腿內側正在往下淌著淫水。

阿美那雙粉嫩的小腳丫站在踏板上,兩隻玉手扶著前面的把手,撅著豐滿的屁股做好了準備姿勢。我又調整了一下位置,扶著雞巴將巨大的龜頭擠入了阿美粉嫩小穴:「好了,阿美,開始吧!」

這時週圍的男生圍了過來,淫笑著看著阿美接下來的表現。

一個男生說道:「哈……衛新,就你花樣多,這麼能玩。」

又一個男生調笑著:「嘿嘿,阿美這個小騷妞怎麼也是我們社團的一員啊,不能什麼都不鍛煉啊,衛新這也是為她好啊!哈哈……」

「阿美這小淫娃不就喜歡別人變著方法玩她嗎!」

「嘿嘿,是啊,當初遇到阿美的時候就知道她絕對是個小騷貨了,被人強姦都能高潮,還夾著別人的雞巴不放。」

「哈哈哈……」男生們爆發出一陣哄笑。

「你們這群壞哥哥,當初救我時說好是讓我來負責後勤的,誰知道你們這樣欺負人家。哼……」被週圍男生嘲笑,阿美羞紅了小臉,嘟著粉嫩小嘴反駁著。

我又想起了與阿美再次相見的那一晚,本以為那件事後再也見不到阿美了,沒想到時隔十年後在那樣的場景下見到了她,而當我看到她那張清純嬌美的臉蛋時,一下子就認定她就是阿美,因為她長得和當年阿美媽媽幾乎是一樣美麗!

那次我們幾個人將正在被強姦的阿美救了下來,雖然方式有些荒唐,此後阿美答應加入社團管理後勤,但那天營救阿美的荒唐方式註定了阿美這個後勤保障不會僅僅只負責後勤;而那天第一個發現阿美被壞人調戲的李玉龍,一開始就被一板磚拍暈,此後的強姦和營救場面他只是負責躺在地上當路人甲的任務,完全不知情;第二天,善良的阿美不知為什麼答應了這個倒楣蛋的追求,而我們也答應阿美不將此事透露給任何人。

「喔~~」肉棒上傳來了溫熱濕潤像是一張小嘴緊緊吸吮的感覺。阿美赤裸著雪白身子,雙手扶著把手,腳踩踏板在橢圓機上慢慢地走動起來,每走一步,阿美那豐滿翹臀上的粉嫩的小穴就吞吐著肉棒上下套弄一次。

這樣毫不費力的坐著,看著一個嬌小赤裸的大奶美女在橢圓機上邊走邊套弄肉棒,濕淋淋的小穴每次吞吐都會將一些淫液塗抹在高聳的肉棒上,直到最後整根肉棒被塗抹得黏膩一片,猶如塗了一層白白的奶油,週圍的男生時而伸出大手搓揉褻玩著小美女那對跳動的大奶子,每每都帶來小美女的嬌呼呻吟。

過了十幾分鐘,隨著肉穴中流出更多的淫液,阿美漸入佳境,漫步的節奏逐漸加快,喘息呻吟聲一聲大過一聲,臉上露出的表情既痛苦又愉悅,任誰都看得出這個小美女正在享受這個過程。而我的肉棒上傳來的濕熱感覺更加明顯,就像是插入了夏日午後的一汪爛泥塘,而那腔室中傳來的緊箍感越來越強烈,一滴滴汗珠順著阿美漂亮的平滑背脊流淌下來,被燈光照射得晶瑩剔透。

這樣快速而激烈的近乎小跑般走動了幾分鐘後,阿美兩腿顫抖地使出最後力氣一屁股坐在我的肉棒上,渾身顫抖哭泣般尖叫起來,一股尿液順著阿美的大腿噴湧而出。而我的肉棒上傳來了陣陣緊箍的感覺,彷彿整個小穴都蠕動起來,將我的精液一股股的擠入那狹小濕熱的腔室。

餘韻過後,我將還在一顫一顫的阿美抱起,走到躺椅邊,剛剛做完推舉的男生挺著大肉棒躺在上面,我將心愛的阿美慢慢放下,用她那粉嫩的小屁眼套上了男生那根怒脹的雞巴,另一個恢復體力的男生挺著大雞巴插入阿美那冒著白色泡沫的濕黏肉穴。

親手抱著心愛的阿美接受別人的淫辱,雖然我難過得心痛,但卻又無法抑制的興奮。

記得當年的小阿美就是這樣被她爸爸抱來抱去,接受著一根根雞巴的凌辱。那時阿美爸爸同阿美媽媽一樣,被藥物變成了一隻長著雞巴、乳房豐滿、被肉慾控制的淫獸,曾經的風光早已不再,只剩下淫賤的肉慾。

當我又一次躲在黑暗角落裡偷看地下室中的淫亂雜交時,試驗藥物的副作用終於爆發,阿美媽媽被幹到渾身冒著精液顫抖不止,直到最後變成了一具挺著一對巨乳的冰涼屍體。小阿美的哭聲是那麼淒慘,受不了看著心愛的女生再受這種折磨的我,不知哪裡來的勇氣,淚流滿面地跑到家中冷面老爺子面前哭訴,請求他放過阿美,但換來的是冷著臉的老爺子的一個耳光和為期三個月的禁閉。

「啊啊……啊……喔~~肏我~~」耳邊又傳來了阿美的浪叫聲,兩個男生一上一下奮力肏幹著阿美,阿美那嬌小的身軀夾在兩個渾身肌肉、充滿力量的男生中間,濕乎乎的下體不斷發出「噗哧、噗哧」、「啪啪啪」的淫蕩肏穴聲,一對大奶子像充滿水的氣球般被肏到前後甩動著,身下的男生伸著舌頭貪婪地吸吮著阿美的奶頭。

「啊……啊……唔~~唔~~喔……」阿美受不住刺激,淫浪的叫聲一聲接著一聲。

「阿美這小騷妞真是怎麼樣也玩不夠啊,清純的臉蛋、賤貨的屄,真他媽受不了。」阿美身下的男生一邊搓揉著阿美的大奶球,一邊不時伸出舌頭舔弄紅艷發硬的奶頭。

正在插著阿美屁眼的男生雙手緊抓阿美的翹臀,喘著粗氣說:「嘿嘿……阿美,你的小屁眼怎麼天天玩都這麼緊啊,會不會哪天被插得合不攏噴糞啊?」

「啊啊……壞哥哥~~啊……這樣……喔喔……說人家~~人家都這樣……啊……給你們玩了……喔……還作踐人家~~啊啊……」阿美害羞而又淫蕩地蹙著眉,嘟著紅潤的小嘴。

「啪啪啪……」激烈的抽插聲在小小的房間中迴蕩著。

「阿美,你本來就很騷啊,只是在外人面前柔柔弱弱一副清純模樣,在我們面前哪次清純過啊,不是你求著我們作踐你的嗎?我看越這樣欺負你,你就越興奮,對不對啊?」插著阿美小穴的男生兩手使勁地揉著阿美那對飽滿的大奶子。

「啊……你們……你們壞死了~~啊……就知道……啊喔~~用大肉棒插人家……啊……人家……啊啊……是太舒服了……啊……才說出……啊……那樣的話~~啊……喔……」阿美氣喘吁吁,汗珠佈滿臉頰。

插著阿美小屁眼的男生用大雞巴狠狠肏了幾下阿美的小屁眼,「啪啪」的用手拍打著阿美翹挺的肉臀:「插屁眼都能把你插得這麼舒服,還說你不淫蕩?你個小淫娃,看哥哥們怎麼懲罰你。」

「噗滋~~噗滋~~」

「啊啊……啊……要死了~~啊……喔喔~~啊……」

淫蕩的聲音充滿房間。

這時肏著阿美小穴的男生轉過頭來喘著粗氣對我說:「衛新,喔~~過幾天你們這屆新生就要軍訓了,我們這幾個人就你和阿美是一屆的,喔喔~~到時候要替我們好好照顧阿美哦!嘿嘿……」

「哦,那是當然,我會把你們的那份都射給阿美。」

「哈哈……」

說到軍訓,我又想起在那三個月的禁閉結束後,老爺子就把我送到二叔的軍隊學校中了,從此就再也沒有見到過阿美,我也不敢再問起此事。老爺子曾經和我說:「歷史是由成功者譜寫的,失敗者註定會被歷史洪流沖得一渣不剩。」在那之後我一直以為此生再也見不到阿美了。

「噗哧~~噗哧~~」

「啊……啊……肏我~~啊……受不了了~~啊……」

看著眼前正被幾個健壯男生肏幹到發浪的性感阿美,我露出了淺淺的微笑,阿美,你還活著……

(4)——神秘拍攝者

「下面我來講一下反函數的求導法則,如果函數……」

安靜的階梯教室中只有講臺上一個禿了頂的中年數學老師的講課聲,還有不時傳來的粉筆在黑板上寫字時的「噠噠~」聲。

進入十月底,B市的天氣開始變涼,秋風吹來,落葉繽紛,顯得有些蕭瑟,慕名來X山看紅葉的遊客卻絡繹不絕。

離集中供暖的日子還有幾天,早晚進入教室感覺涼涼的,還好這間教室空調開的很足,渾身暖烘烘的,這樣一節無聊的高數課除了睡覺還能幹什麼啊,趴在桌子上,瞇著眼看著前排不遠處舍友李玉龍身邊的阿美,她是那麼的清純美麗,從這個角度看,一頭微卷的黑亮長發披在肩頭,彎彎的細眉,長長翹翹的睫毛一眨一眨的,黑亮的大眼睛專註地盯著黑板,俏麗挺拔的小鼻子輕輕翕動著,紅潤的小嘴看得惹人想要一親芳澤。

阿美穿了一件純棉紅色格子襯衫,裏面則是一件白色圓領長袖打底衫,飽滿的乳房將胸前的衣服撐的緊繃繃的,由於阿美穿的襯衣比較寬松,所以看起來並不是那麼誇張,但只要仔細看,任誰也能看出這對奶子分量不輕,現在阿美坐在李玉龍的身邊,兩個人都認真地記著筆記。

綠帽烏龜,我心中想著,李玉龍,你不要怪我這麼說你,雖然我也想和同學搞好關系,但我每次的討好換來的都是你的嘲笑,不僅如此,你還拍下我那麼難堪的一幕,當你給我看這個照片時,我真恨不得你去死。

我知道我長得又醜又矮,被你們嘲笑也就算了,可你還往傷口上撒鹽,把我那象征男性尊嚴的下體拍下來嘲笑我,我恨死你啦。

當看到你和阿美在一起的時候,真的很羨慕你,這麼美麗的女生任誰看了都想要好好的愛護占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