騷貨阿美的故事

正在揉捏阿美大奶子的男人擼著雞巴看著這刺激的一幕,催促著已經射過精的兩個人,一副躍躍欲試的表情。

喘息了一會,兩個男人將夾在中間的阿美放到了沙發上,兩個人軟掉的雞巴濕黏濕黏的,好像做了一次粘液的面膜。

鏡頭拉近了阿美的下體處,阿美粉嫩的小穴被蹂躪的黏膩不堪,陰毛濕乎乎的粘在一起,像是剛剛從海裏撈起的海藻,陰唇兩側的少量陰毛淩亂的散開著,粘附在同樣濕黏的陰唇上,陰唇一瓣貼在臀肉上,一瓣像是翹起的花瓣,掛著露珠,一副雨打芭蕉的樣子,陰道口正在向外流著白色的夾雜著淫水的果凍般精液,陰道口的粉嫩小肉像是小嘴般蠕動,而阿美那報警蹂躪的小屁眼也像會呼吸般一緊一縮的,一股股白色精液隨之流了出來,混合著陰道流出的液體慢慢向下流去。

鏡頭再次拉遠,赤裸的阿美躺在沙發上輕聲喘息著,享受著高潮後的余韻,兩顆大奶球一起一落像是兩個雪白的大饅頭誘人眼球,穿著黑色絲襪的修長美腿交疊在一起,顯得性感嫵媚,不等阿美休息,另外兩個挺著勃起雞巴的男人開始了再一次的肉宴。

一個男人坐到沙發上抓著阿美的乳球將她扶起背對著沙發,男人扶著勃起的黝黑油亮的雞巴對準了阿美的小屁眼,以剛才留下的粘液做潤滑,一下子齊根插了進去。

「啊!~」

隨著雞巴的插入,阿美嬌呼了一聲。

另一個男人也不客氣的將黝黑的雞巴一下子插入了阿美的小肉穴,阿美再次被兩個男人夾在中間,像是人肉三明治一樣。

視頻中,只看的到男人的後背一聳一聳的,阿美那兩條包裹在黑色絲襪下的美腿也隨著上下翹動著,而三個人生殖器的交合處,阿美雪白的肉臀上插著兩根黝黑的雞巴,兩根雞巴配合著,一個插入另一個拔出,交互著肏幹了起來,發出「啪啪啪啪」

的肉與肉撞擊的聲音,其中還夾雜著從阿美肉穴中傳來的「噗滋噗滋」

的淫靡摩擦聲,淫水再次從阿美的肉穴中流了出來。

「啊啊~啊~肏我~啊~唔唔~~肏我——~啊!啊啊~肏死我了……啊……唔唔~我~哦——是~騷貨~~啊啊啊~~都來……肏我……喔~啊啊啊……」

隨著兩個男人的夾擊肏幹,阿美又再次被肏的發起騷來,像是一個欲求不滿的妓女般叫著。

「哦~這騷貨真會叫……喔——肏起來也舒服,這小騷逼真他媽耐操,還會一吸一吸的,肏死你……騷逼~喔」

正在肏著阿美肉穴的男人邊肏邊說著,兩只手死死地抓著阿美的細腿。

在這樣一間普通的飯店包間中,從窗外投進來的午後的陽光將整個包間照的明亮溫暖,而在這間房間一角的灰色沙發上,正在上演著一場三明治肉宴,肉宴的主角就是在學校裏被稱為新生中最清純可愛的女生阿美,而平時嬌小可人連說話都是輕聲細語的阿美,現在正在兩個飯店打工仔的操弄下,發出淫蕩不堪的誘人叫聲,求著周圍男人在自己身上發泄。

看著視頻中阿美被男人一次次的肏弄,我在被子中擼雞巴的速度也越來越快,這個可愛的阿美真是個雙面嬌娃,淫蕩起來把男人的魂都勾跑了,真希望有機會可以肏到阿美,就算是死了也值了,在阿美一聲聲的呻吟聲中,我終於受不住這樣的刺激,噴出了一股股的精液,噴射後,我好像虛脫了一般喘著粗氣,剛剛才落下的汗水再次冒了出來,但這次不是鍛煉後的汗水,而是因為身體虛弱而出的虛汗,不行啊,這樣的體質怎麼能玩的起阿美啊,我一定要把這個身體鍛煉好,再也不能這樣虛胖了。

床上面的玉龍和小偉還在玩著遊戲,不時傳出他們的激動的叫聲,看來遊戲中他們正在激戰,真是有夠無聊的,我拿出紙巾擦拭著下體的精液,看著再次縮成一個小辣椒般的雞巴,我又無名的自卑起來,媽的,阿美不會在意我的小雞巴的,我可以用嘴把阿美弄到高潮,我在想些什麼啊,阿美又不是我的女朋友,我幹嘛總是在意她怎麼看我的雞巴,算了,不想了。

視頻還在繼續,現在的畫面中,阿美又被肏弄了一輪,現在正撅著屁股站在沙發邊上,雙手支撐著沙發,任由胖子廚師在屁股後面聳動著,白皙的皮膚上布滿油亮的汗液和黏膩的精液。

胖子廚師的胖手緊緊箍著阿美盈盈一握的纖腰,肥膩的大肚腩一次次拍打著阿美豐滿的臀肉,每次撞擊都發出「啪~」的一聲,而阿美白嫩的大奶子像裝滿水的皮球晃來蕩去。

瘦子這時蹲坐在沙發背上,挺著濕漉漉的雞巴在阿美的嘴裏進進出出,雙手將阿美微卷的長發攥成馬尾的樣子,微閉著雙眼,表情享受。

「媽的,騷貨,真他媽的浪~操了這麼久,還這麼多水。「胖廚師邊肏邊說。「騷妹子,你真是天生賣逼的,這技術在古代能振興一座青樓啊。」

另一個剛剛肏完阿美的男人說到,這時他正坐在旁邊抽著煙,雞巴軟軟的耷拉在胯下,顯然已經玩的盡興了。

「唔~~哦~~~唔唔~~」

阿美的嘴巴被瘦子肏幹著,只能發出唔唔的聲音。

「嘿~這小妞在說什麼?是不是叫哥哥來肏小屁眼啊,哈哈~」

又一個休息好的男人挺著雞巴走到阿美旁邊,伸出手揉捏著阿美漂亮的大奶子。

「唔~累死老子了,來~換個姿勢。」

胖廚師說著,拔出了布滿白色粘液的雞巴,像座肉山般一屁股癱坐在沙發上。

還不等阿美動作,剛剛的男人轉到阿美後面,一下子將粗大的雞巴插入阿美的小屁眼中,緊接著一邊肏一邊推著阿美跨坐到胖廚師的雞巴上。

阿美被夾在中間嬌喘呻吟,豐滿的肉體不斷承受著兩人的大力肏幹,三人生殖器結合部位已經一塌糊塗,像是塗抹了奶油蛋糕般沾滿了白沫。

「啊~~啊~~肏~肏死你個騷逼。」

瘦子加快抽插阿美小嘴的頻率,沒一會就一聳一聳的在阿美紅潤的小口中射出了精華。

當瘦子軟掉的雞巴從阿美小口中滑出後,阿美憋了好久的嬌喘聲一聲接著一聲叫了出來。

「啊~~~啊~~啊啊啊~~肏死我了,哥哥們~~啊啊~~~要肏死我了~~啊啊啊~~唔唔~~」

「啪啪」的撞擊聲夾著「噗嗤噗嗤」的抽插聲混著阿美一聲接著一聲的嬌吟聲,不斷提升著現場幾個人的腎上腺素,頻率越來越快。

只見兩根黏糊糊的大雞巴在阿美飽受蹂躪的肉穴中打樁般進進出出,一滴滴的淫水隨著肏弄流了出來,隨著節奏的加快,淫水越來越多,像小溪般流淌而出,最後竟像泉水般爆發噴湧而出,而同時阿美高亢的呻吟聲也傳了出來,「啊~~~~~啊~~啊啊啊啊~~~」。

阿美的身體不斷地抖動,而兩個男人仍舊在加速肏幹,三人生殖器交合處像是煮沸的開水般不斷的濺射出淫液,整整持續了二十多秒,隨著阿美身體抖動漸漸變緩,濺射的水花也漸漸小了,最後變成小溪,再變成水滴。

兩根青筋暴突的雞巴仍舊不放過阿美,還在大力地抽插,阿美現在被夾在中間肏幹,高潮後像只慵懶的貓咪,一動不動,身體隨著兩個人的肏弄晃動著。

「媽的,這妞的騷水真他媽多,跟尿尿似的。」

「這他媽是潮吹吧,原來只在A片中見過,沒想到還真有這回事。」

「你們看這騷貨,連插屁眼帶肏逼,越幹越興奮,真他媽的變態。」

「哦~~哦~~」。

終於,肏幹阿美的兩個人快要到了,又幹了一會,兩個人將雞巴深深地插入阿美的肉穴,卵蛋一上一下的抖動,每次都將精液射入阿美的肉體,足足射了有十幾秒。

又過了一會,兩人的雞巴軟掉後分別滑出了阿美的肉穴,而阿美那飽受蹂躪的肉穴流出了大量的白色粘液,像是漿糊一樣。

男人們都肏累了,一個個或站或坐,間或抽著煙,在沙發上休息。

鏡頭拉近阿美,這時她正仰躺著,雙腿無力的打開著,黑色絲襪上布滿了一塊塊精斑,被肏幹了許久的小穴周圍布滿白色泡沫,陰唇已經被肏的翻了出來,像只剛從水裏撈出的蝴蝶,零散的陰毛彎彎曲曲黏在陰唇周圍,不時有幾股粘液從黏濘的穴口流出。

花穴頂部的陰核晶瑩透亮,像顆吸飽水的黃豆,倒三角形的陰毛一縷一縷黏在白嫩的皮膚上。

淺紅色的小屁眼還張著小口,忽而緊縮一下,就有一股粘液被擠出。

鏡頭順著阿美細膩的肚皮一路向上,來到那對傲人的大奶子上,只見這對大奶子依舊像座山峰般挺立,紅櫻桃般的乳頭依舊勃起著,白皙的乳肉上有幾道紅色斑痕。

接著鏡頭又推到阿美的臉上,眼睛周圍打著馬賽克。

只見阿美粉嫩的小臉蛋上像是打了腮紅一般,而這樣精致的臉上卻布滿精痕,嘴角甚至還掛著一縷沒有幹透的精液。

看著屏幕上被肏幹過後的阿美,我有種說不出的興奮和一絲絲哀傷,不知道現在是一種怎樣的心情,但是我那剛剛軟掉的小雞吧卻做出了反應,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哎~阿美,你這又是何苦呢。」

「操他媽的~真得勁,要是他媽的天天幹這小妞,讓我少活十年都行。」

胖廚師喘著粗氣哼道。

「我操,不行了,都被這小妞吸幹了。」

瘦子耷拉著雞巴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

「我也不行了,這他媽的就是個吸精機器,都快被她榨幹了,你們看這卵蛋都小了一大圈了。」

又一個男人抽著煙說到。

「跪下,求他們賞你水喝!」

這時拍攝視頻的男人發話了。

阿美雖然很累,但是仍舊乖乖的爬了起來,跪到了剛剛肏過她的幾個男人面前。

仰著頭,用一副剛睡醒般的聲音柔弱的說到:「求求哥哥們賞些水喝,好渴哦。」

幾個男人你看我我看你,還不明白阿美的意思。

「這個小騷貨要喝你們的尿。」

拍攝視頻的男人說到。

「我操,真他媽太賤了。」

「不要臉。」

「真變態。」

幾個男人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說到。

「求求哥哥們,好渴啊。」

阿美又說了一遍。

「嘿嘿~真是無奇不有啊,今天長見識了,哥幾個,別閑著了,這小妹妹都求咱們了,咱們也別露怯。」

胖廚師說著,率先站起來,扶著醜陋的雞巴走到阿美面前,沒一會一股黃色的尿液就流了出來,開始幾滴流到了阿美的臉上,胖廚師調整一下後就都尿到阿美那張著的小嘴中了,尿到最後又將雞巴深入阿美的嘴裏,而阿美則乖巧的吸吮著這根雞巴,像是品嘗人間美味。

其他幾個人也都有樣學樣的將尿液噴射到阿美嘴裏,有的更是作弄的尿了阿美一臉一身,而阿美則是來者不拒,「咕咚咕咚」一一吞入肚中,最後還不忘把每根雞巴清理幹凈。

隨後視頻結束。

疲憊的我也躺倒在床上,閉著眼睛,一動也不想動。

視頻結束了,但這只是視頻結束了而已,不知道現在阿美在幹些什麼。

是不是還在健身房和幾個肌肉男開盤腸大會,又或者被那個神秘男帶到什麼地方被人輪番肏弄,又或者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人在淫辱著阿美。

哎~,管她呢,又不是我的女朋友,我沒那義務替她擔心,沒準這就是阿美想要的。

也許吧~我使勁揉了揉頭,困意漸漸襲來。

「哦耶,Boss倒了,快閃開,我來摸屍體……」

又傳來了玉龍的叫喊聲,但那聲音也漸漸的遠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