瞞著女友狂幹學妹

美歆帶著靜雅回房間等待最佳的犯罪時機,她們之前做的只是手淫,沒有真正的用東西插穴過,靜雅若是料想的沒錯,美如還有所謂的初夜。

美歆把數位相機準備妥當,她要把美如的破處之夜,拍攝起來,做為紀念。

確認美如去過廚房,拿出在冰箱冷藏的東方養顏茶喝了以後,她們兩個像是正在惡作劇的小孩似的,躲在美如的房間外,靜靜聽著美如在房間裡自慰的啼吟聲。

美歆幫靜雅套起丁字褲的雙頭按摩棒,被清洗過的按摩棒,美歆是第一次近距離的觀賞它的真面目,並用備份鑰匙打開美如的房間,她隨著靜雅進入房間,

順便把門鎖上,這感覺真的是很新鮮又刺激。

無預警的,靜雅悄悄的摸上美如的床,她們兩人很快的就陷入激烈狂吻,在情勢上,靜雅取得先發的攻擊機會,兩隻頑皮的手指早已探入美如的陰蒂進行挑逗,

就像靜雅預想中的狀況,美如毫無招架之力的讓靜雅擺佈,眼前的局面,已是插穴的最佳時機。

「學姐……給你一個更棒的東西,剛開始會讓你覺得有點痛,當你越來越舒爽的時候,你會愛上這個小道具。」

美如還無法理解靜雅在說的是什麼東西,直到被靜雅身下的假肉棒插進小穴的時候,美如是痛到掉淚了,比之前的愛撫,感覺更加強烈。

像是被假肉棒頂到子宮內壁了,一股又酸又麻的感覺衝擊著美如。

「咿……啊啊……嗯……嗯……唔嗯……啊……啊呀……」可能是美如想忍住高潮,撐到最後,仍是高潮了?

靜雅感受到美如已經有迎合的擺腰動作,美如在心底說著:「抱歉了,學姐,為了不讓你在學長面前留下第一次的好印象,我把你的初夜奪下了。」

美如與靜雅平時就有在玩女同志的互動遊戲,這次的互動關係是比較激情了一點,緊握的兩手,似有似無的默契……在進行著……

不一會的時間,靜雅高潮了,沒想到美如用暗招偷偷陰了她,擺動的腰際讓假肉棒產生反彈的震盪,讓靜雅在不知不覺間被假肉棒頂到發生高潮。

「學姐……啊唔……嗯嗯……好……呀……啊啊……啊……」靜雅又丟了第二次

在技巧上,美如仍是小贏靜雅一些些,但是這樣的好景沒有維持很久,在春藥的發酵中,美如還是被靜雅幹的魂不附體,陷入既仙又死的狀況中。

靜雅淡定的看著美如,她的雙乳被頂到不斷晃動,像是可口的甜點,靜雅張嘴吸吮起美如的波乳,才多了這個小小的動作而已,美如又再度丟液了。

「好棒……學妹……快……再快啊……被你……乾爽……了……呀唔……嗯呀……」美如的身體亢奮了

美歆刻意的讓鏡頭沒有拍到靜雅的畫面,做愛的激烈過程,過程全被攝影入鏡,美如的嬌媚,一覽無遺……

美如從未想過被那麼粗的東西頂到小穴裡,在陰道裡頂來撞去的,說真的,還覺得蠻舒服的,雖然第一次插進來的時候,有點痛。

果然還還是美如的體感給靜雅感覺是最棒的,靜雅心裡直覺得竊喜不已,她今天賺到兩個學姐的初夜,在情趣用品店買的道具,確實是買對了。

靜雅非常清楚美如最敏感的G點,每抽插個數十下,就讓美如全身發顫不已,像是在強忍什麼似的,美如還是啼叫了起來,高潮迭起啊?

「啊……嗯……插到……最裡面……了……好長……太美了……我……又……要泄……要泄了……啊啊……呀……」美如被靜雅玩的這麼銷魂

美歆驚訝的發現姐姐竟然可以跟靜雅大玩後背插穴式,玩的比她更加激烈狂浪,原來姐姐也是個騷底的女人……

靜雅把美如搞幹到高潮之後,把她翻過來,被抽離小穴的假肉棒再次被插進去,靜雅這次用的是慢抽慢推的方式。

美如不知道自己會這麼浪,未曾被異物填滿小穴的歡愉感覺……棒呆了……

大約的抽插了數百下,靜雅由慢速檔轉至快速檔,急若星火的急抽速插,讓美如陷入狂亂的喘息裡,快感指數激升。

「學姐,下次我們三人就一起跟學長玩玩吧?學姐……你的裡面……很緊……很好插。」啪啪聲的進行式交響曲

被學妹這麼說,美如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反應,她也不曉得自己可以配合的這麼恰到好處,不行了,急遽的抽插,高潮又來了。

「咿……咿咿呀……要丟……丟了……呀啊……唔……嗯……啊呀……」美如不記得已經丟了多少次

再不反擊回去?就不是悍馬美如的作風,美如趁靜雅頂到小穴最裡面的時候,再挺腰把小穴裡的假肉棒給它頂回去,在不知不學中,

林美如被假肉棒的震盪,頂到花心酸麻,在這一局,美如跟靜雅幾乎是同時發生高潮,兩個人不停的嬌喘……

美如心底想著:這麼難纏的對手,一定要想法子扳倒她。

靜雅也在想:到底要怎麼做?才可以把美如擺平。

靜雅忽然想起某本女性刊物指出一心不能二用,在甜膩的接吻下,人類的大腦將無法專心控制。

就這樣的,靜雅把美如纏吻的若膠似漆,害美如無法分心顧及上面與下面的狀況,很快的,美如泄潮的極為狼藉……

卻也相當性感,假肉棒是沒有射精的功能,所以她們可以不用擔心懷孕的問題。

靜雅讓美如嘗一下攻的感覺,美如把靜雅的腳往兩邊推開,好像是被插的更深了。

靜雅發出性感撩人的啼吟聲

美如的嘴角上揚了起來,下身擺動的腰際把快感推向靜雅的嫩穴裡,像是複仇也像是在把玩著?

「啊呀……學姐……太強了……不要……別這樣啊……丟了……要丟了啊……」靜雅泄潮的丟液了

誰叫你剛剛這麼的幹爆我,我這麼做,還不及你對我做的一半呢!

美如這樣的跟靜雅說著

歡甜的交合過程中,有笑聲,也有淫浪的啼吟聲,張靜雅的性向?雙性戀?美如跟美歆也是雙性戀?

本來受受的靜雅,在恰當的時機裡醞釀了一股逆襲的能量,趁美如不留神之際,急若暴雨般的反擊,

把美如推向高潮深淵裡,情欲之戰,她們兩人算是沒輸沒贏的和局。

「厚……美歆!你在錄影……把相機給我!我要刪除……」美如這麼說

「怎麼可以給你!這是我要留下來做紀念的……」美歆不甘示弱的講

「那種影片怎可以留著?我要燒了那張記憶卡!給我!」美如生氣了「這是我要自己欣賞的……才不給你呢!」美歆給了一個俏皮的鬼臉

靜雅聽的是笑到肚子發疼,你們哦?還在玩喔!我要去洗澡了,你們先吵,我進去淋澡沖涼涼。

瞞著女友幹了妹妹(完)

我是不曉得美如有一個雙胞胎妹妹,某日,美如拜託我到她家去檢查疑似中毒的電腦主機。

我把她當做美如,強勢的抱吻,無懈可擊的完美擁抱。

她似乎有話要對我說,我沒有給她說話的機會,霸氣的抱起她進入房間,把多餘的衣物卸去。

我在她房裡的床上打起123炮戰……

「呀……嗯嗯……啊……啊……呀……」泄了吧?

「你是不是把我看做美如啊?我是美如的妹妹,美歆。」語畢

她笑了,我呆掉了,做都已經做了,還是把這一炮打完再說吧!

我故意把插穴的力道加重,不一會就讓她軟綿綿的任我處置了,美歆跟我說她的初夜是獻給自慰棒……

這妹仔果然夠炫,什麼?美如也是用自慰棒……沒關係,我不是特別在意初夜,我更在乎在一起的感覺。

溫蜜交合的體位,又搗又頂的動作,把美歆弄的不得不配合我發起的抽插動作。

「不要拔……安全期……沒關係……」美歆摟著我在我耳邊細聲說著

我對美歆說:「還早呢!我們的床上運動,才剛開始而已!」

美歆傻眼,我是笑到差點岔氣了。

活塞式的固定抽動,美歆被我幹的又酥又爽,好像我們原本就很契合。

大小剛好可以讓我用手捉揉的乳房,被我又抓又揉的,讓美歆多了另一種感覺……

美歆挺起腰迎合我的抽插動作,技巧上有些生澀,我偶爾會重力的插一兩下,讓她喜悅的歡啼了。

冷不防的,美歆被我把她翻過去,用後背式插動法,美歆被我搞到神顛魂狂,小穴泄的一團亂。

不一會,我又把她翻回正常式,美歆已是虛軟軟的喘息,不知道美如什麼時候會回來,我們必須……

歡悅的時間,將在我射精後,暫時畫起句點,就照你的意思吧?我把精液注入小穴裡……

「唔啊……呀啊呀……你……很壞呢!」美歆做勢假裝要打我,沒有真的打我。

我跟美歆說:把你看做美如,不好意思。

美歆對我說:討厭!搞錯了,還故意幹下去,擺明瞭不是故意的,就是存心搞幹的炮兵。

我被美歆的說詞逗笑了

快要射精了吧?我下意識的加快抽插的速度。

「啊……呀……好熱……唔……嗯嗯……」美歆第一次初嘗被我在體內射精

不知道她的感受怎樣,我竟然是在女友的房間上了她的妹妹,美歆跟我淡定的整理犯罪後的環境。

美歆跟我說:沒關係,她不說,姐姐不會知道。

在美歆的指引下,我把疑似有問題的檔案,逐一刪去,加以隔離。

美如是到便利超商購買午餐的食材,美歆暗示我,要我用濃烈方式去搞她的姐姐。

上午十點多,林美如回來了,我跟美歆裝做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樣子,美如要我在吃過午飯後,

幫她確認電腦被病毒感染的範圍做一個整理,可以把電腦病毒刪掉是最棒的處理方式。

美如幫我做了咖哩燉飯,廚娘級的手藝,自然是好到無可挑剔。

電腦主機的問題很好解決,重點是我的欲望,我實在好奇……美如比較喜歡用自慰棒?還是比較愛我的肉棒?

我把美如撲在床上,溫撫的挑逗……綿密的觸動,讓美如無法阻止我的侵略,鑽入小穴的兩指,感受微濕的觸感……

美如對我要求:妹妹在隔壁,待會不要玩的太凶,擔心會驚擾到她。

我跟美如保證:放心!我的動作與技巧,不會讓你喊得太大聲。

不知情的美如,很順利的將我的肉棒引到小穴的入口,我才把龜頭頂進一些些……

美如就抿嘴悶哼,有點緊的入口,我確認肉棒穩實的插在小穴裡之後,便發起猛烈的強攻。

「喔……唔……啊……嗯嗯……呀……」綿密的搗動,我竟把美如當做靜雅 ?

會是我的感覺失准了嗎?我總覺得美如像是有什麼事隱瞞著,當她的身體對我做起誠實的反應……

我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插功,確實不錯,不溫不急的抽插。

說起來,張靜雅是第三個跟我發生性關係的女孩,至於前面的那兩個?以後有機會再慢慢研究。

我用下半身的律動式抽插,把美如搗的花心輕泄,若美若詩的淡淡醉樣,讓我欣喜狂悅。

我的兩手也沒有閑著,遊走在美如的雙乳上抓,揉,捏,讓美如又再高潮了。

汨汨溢流的愛液讓肉棒多了潤動的作用,美如被我挑起了情欲……我感覺她的腰開始有擺動的舉動……

我怎麼覺得跟美如在一塊做愛的感覺,像是在應付工作上的需要而已,就好像是少了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是怎麼了?我在亂想什麼?就不過是跟美如在床上炒飯而已,有必要想這麼多嗎?

我把美如抱起來,用坐勢在抽插著,美如害羞的看著小穴跟肉棒交合,她不太習慣被我這樣抽插?

再度被我翻回正常的抽插體位,美如跟我的前幾位炮友是不同的女孩……

我跟美如說:等一下抽出來,射在外面吧!

美如靦腆的跟我說:射在裡面,沒關係,她算過了,今天是安全日。

既然是美如的安全日,就表示我可以……把加農炮打在裡面,心裡暗自竊喜。

美如給我的感覺,雖是普通,卻也可以讓我解悶消煩……不知道她是怎樣的感覺?

像是被我插到有感覺了吧?美如將我摟的很緊,她跟我說:被我弄的很舒爽……

我像是被她打了一針興奮劑,即使身上已是汗流浹背了,仍是發起大招式的強攻。

美如像是嘗到性愛的歡愉?這感覺實在美妙,美如好像被我用肉棒幹的很爽 ?

美如突然縮緊身子發顫的痙攣了一下,可能是高潮了吧?

可能是我跟美歆做愛的太激烈了吧?我幾乎在美如的身上找不到強烈的快感 ?

還是我做愛的次數有些頻繁,感覺上有點麻木了?

「唔……嗚……嗯……喔……快……閔俊……快呀……啊啊……哈啊……」美如泄了?

這樣也好?我差不多快要射精了吧!就這樣的順勢加快抽插的速度,在美如第四次高潮的時候,

我把溫燙的熱液注滿她的穴洞裡,美如的小穴內壁裡不停的收縮,似乎對我的肉棒施以按摩的作用……

我想把肉棒抽離小穴,忽地一個失去重心,我跌落林美如的抱懷裡,她驚到了,我的肉棒變硬了!

我燦笑著苦勸(誘騙)美如,再打一炮吧?已經硬成這樣了,不幹不行。

可能是我一直都在抱著疑問在幹美如吧?美如對我的感覺是怎麼呢?我們之間的關係!是炮友?還是情人?

美如跟我說:保持在這樣的關係就好,她不想被我束縛,有需要的時候,就約地方親熱一下子吧?

我對這樣的答覆有點不悅,重力的抽插約數十下,美如竟被我越頂越浪,是我的幻覺嗎?我覺得她很嬌魅!

「嗯……唔……快啊……要泄……泄了……啊呀……」美如擁緊我,泄潮的美如模樣看起來很可愛。

我抱著美如不停的打樁,沒多久,她又再泄潮,我射精在美如的小穴裡。

事後,我在浴室沖澡,林美如幫我準備幹毛巾給我擦乾身體,她也進去浴室洗滌身體,我把工具收起來。

林美如送我到門口,跟我說:「有空再來我家玩吧?」

這是什麼意思?我一時無法理解。

林美如輕輕的敲一下我的額頭,說:「傻瓜!在我的安全日,來我家,我們再來…… .」

原來是美如被我幹到爽爆了,我的心裡有種開大獎的喜悅感,被女友邀炮的滋味?一極棒!

臨行前,我把她抱過來熱吻,激烈的交纏之吻,我把美如吻到差點不能呼吸,但是她還是沒推開我。

良久,我才緩緩從她的嬌唇鬆開,這滋味實在讓我一再回醉

我跨上重型機車,林美如跟我說:星期日愉快!

我發動引擎,對美如說:午後愉快,我們明天學校見了。

可能是我想太多了吧?我相信美如冷淡的反應只是我的錯覺,一想到張靜雅,我的心思,就開始亂了……

該怎麼跟美如說我不小心把張靜雅幹了,傷腦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