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漫母子情

(1)

我叫王鐵雄,是家中的長子,有一個比我小兩歲的妹妹。

妹妹身體一向不好,又比我小,爸媽對他的愛自然也就多些。可我小時候總以為爸媽偏心,對我不如對妹妹好,因而心懷怨憤。

可能因為這樣,自小我就很叛逆,性格孤僻,行事怪異。

我難得有讓爸媽滿意的事,經常和他們作對,惹他們生氣。對此,爸媽也是無可奈何。

唯一能讓他們感到安慰的是,我的學習成績還算好,品格也不壞。

讀書我是很用的,這是因為我要讓爸媽知道我比妹妹強。

到了十三四歲的時候,我對女人逐漸產生了濃厚的興趣,自慰從偶爾發展到天天要。但是自慰並不能真正滿足我,我渴望真正的性交。而在那時社會和學校還很保守,像我那個年齡追女孩子可是件了不得的事,會惹人在背後指指點點。虛榮心很強的我當然不願做那樣的事。我只有苦苦忍受性的折磨。不知何時起,媽媽美麗的身漸漸把我吸引住,後來我竟把她作了性幻想對象。

我媽媽叫趙卓雅,儘管已三十歲了但仍美艷動人。

媽媽容顏標緻可人,氣質高貴典雅。她現在某私企工作,屬於白領麗人一族,所以經常穿著時尚合體的旗袍裙類與高跟鞋時,更顯迷人風采。

每當我看見媽媽的時候,便心跳不已;想到媽媽的時候,便莫名興奮。

我已被媽媽迷住,用想到發瘋來形容也毫不為過。這輩子曾使我真正神魂顛倒的女人就只有媽媽了。

但想歸想,理智告訴我這不可能:「媽媽是我生身之母,我不能愛上她。這是道德與禮法所不允許的,這是瘋狂甚至變態的。」

無奈之下我只好拿媽媽為性幻想對像意淫或手淫,我甚至想拿媽媽的貼身衣物來發洩。後來我還想偷看媽媽的身體,可是總沒機會。但儘管如此,我倒從未對媽媽真正做過什麼不軌之事,我還沒那麼無恥。

我以為我對媽媽的愛戀只是我自己的一場夢而已,一個永遠不能實現的夢。我只希望這夢快些醒來。但就在那天下午,老天卻給了我一個機會,影響我一生的機會。

(2)

那天下午我放學回到家,妹妹上補習班,而爸媽上班,是以家中無人。

我家客廳的牆壁上掛著當年爸媽的結婚照,我不由看得入神。

媽媽當時穿著白色婚紗美若天仙,不過現在樣子也沒怎麼變,只是更端莊成熟了。

我心中不由又開始幻想:「假如站在媽媽旁邊的不是爸爸而是我,我和媽媽結婚。。。。。。」

一陣開門聲打斷我的思路,我暗歎了一口氣,dfjstory.com可能是妹妹下課回來或爸爸提早下班,我不由暗恨他們回來打斷我安靜的暇想。

門打開了,進來的竟是媽媽。

媽媽一向不提早回來,看見是她,我心中不由又高興又緊張。我不由結結巴巴說道:「媽,你,你回來了?」

看見是我,媽媽也有些奇怪地問道:「這麼早放學?下午沒課嗎?」

我忍下內心的激動故做鎮定說:「下午沒課。」我偷偷打量媽媽。

媽媽今天穿一件淡紫色的套裙,淺色薄絲襪,白色高跟鞋。

我的心又狂跳不已,身體的某一處已發生了變化。

為了不失態我正準備回房,我身後卻傳來媽媽「啊」的一聲。

我回頭一看,原來媽媽不小心把腳歪了,她已疼得站不住了。

我忙去扶她,把媽媽扶到沙發上坐好。

「媽媽,你沒事吧?」我關切的問。

媽媽搖搖頭,但仍滿臉痛楚。

她想彎身將高跟鞋脫下,但由於疼沒成功。

我當時不知哪來的勇氣,彎下身抬起媽媽扭傷的右腳道:「媽,我來幫你。」

說著,我脫下媽媽右腳的高跟鞋,那只纖美的腳立刻出現在我面前:纖美的玉足被絲襪包著更具誘惑力。

我內心激動萬分,這是我長久以來迷戀的媽媽的身體的其中一部分–美腳!長久以來我連夢中都期盼的跟媽媽身體的零距離接觸,如今這美腳就在我面前。

我伸出手握住媽媽的腳,開始輕輕地撫摸揉捏它。我已無法自控!我喃喃的說:「媽媽,你的腳真好看。」

大約過了幾分鐘,我猛的清醒過來。

一抬頭,猛地看見媽媽正在看著我,她的臉上泛起一片紅霞,眼中帶著一種奇怪的眼神,說不出是憤怒責備或羞澀,總之很怪。

看見媽媽羞紅的面頰,我不由看到呆了,一時雙手仍緊握著媽媽的纖腳忘了放下來。

媽媽輕聲說道:「還不放下麼?」

我還在發愣:「放下什麼?」

媽媽的臉更紅:「放下我的腳。」

這時又傳來開門聲,媽媽猛地抽回她的腳,我也猛地站起來。

爸爸和妹妹走了進來。

爸爸看見我們一愣,他問:「你們怎麼都在家。」

「我下午沒課。」「,我下午沒班。」

我和媽媽幾乎異口同聲。

媽媽的臉又似紅了,她忙問道:「你們怎麼在一起?」

爸爸和妹妹的臉好像也紅了,低著頭一邊換鞋一邊慌亂地答道:「我們也是在門口遇見的。」

我說道:「媽媽的腳歪了。」

爸爸問道:「沒事吧?」並沒有表現出太多的關心。

媽媽回答:「沒事。」

說完,爸爸立即上樓了,妹妹也跟了上去,客廳又剩下我和媽媽。

我忽然發現爸爸近年對我和媽媽都顯得莫不關心,對妹妹的關心卻不同尋常。

我不敢望向媽媽,含糊道:「媽媽,你腳沒事吧?」

媽媽的聲音也不太自然她說道:「我的腳沒事了。」

我也逃似的回了自己的房間。

那晚,我徹夜未眠,一直想著下午的時候我撫摸媽媽的腳的情景。

當時我放肆的摸媽媽的腳,媽媽並沒有反抗或拒絕,也沒有生氣;最主要是媽媽並沒有告訴父親,在吃晚飯時媽媽還和我說話,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

我一直在想:「一個女人肯讓你弄她的腳,是不是也會讓你弄她的任何地方?」

經過這事以後,我彷彿看到了希望,我感到我和媽媽的結合併不是天方夜談,也許有一天我們真的會。。。。。。

(3)

我開始耐心等待,等待老天給我創造機會。

我不再手淫,也不再有每次想到媽媽內心就產生的罪惡感和內疚情緒。

說來奇怪,我的性格也變得開朗隨和起來,連爸爸都認為我成熟了。

在我等待機會的日子裡,家裡產生了一些變化。

首先是爸爸,他變得越來越少回家,總是說忙生意談業務,有時回來對我們也很冷淡,跟媽媽也不說幾句話。他們的關係越來越差,幾乎是各自為政,我猜想爸可能有外遇了。

而這時妹妹也立即響應爸爸,以學習太忙為由搬到校舍去住了。我懷疑妹妹戀愛了。

家裡只剩我跟媽媽了。。。。。。

對於這些變化我卻大喜過望,爸爸妹妹跟媽媽越疏遠,對我越有利,我知道我的機會已快到了。

那段時間,媽媽由於跟爸爸感情亮紅燈而妹妹又搬走心情很不好,人也憔悴了,天天下班回家都陰沉著臉。

幸好還有我陪著她。有時,吃完晚餐後,我和媽媽就一起出外散散步、聊聊天。

漸漸地,我和媽媽變得親密起來。

有一天晚上,我和幾名同學出外吃飯,半夜十一點才回家。

我本已為媽媽一定已睡了。但當我路過她的臥室時,發現房門開著,媽媽的裙子、內衣、絲襪、乳罩、還有褲叉竟扔在床上。

「天,媽媽一定在洗澡。」

我當時竟忍不住走到床邊,拿起媽的乳罩褲叉絲襪貼在臉上狂吻狂聞,不能自已。

瘋狂之後我又悄悄走到浴室門下的排氣口向裡看。

媽媽正背對著我,淡淡的蒸氣映著白皙的背部,渾圓高蹺的臀部,修長的大腿。

媽媽認真仔細的沖洗著每一個部位,她背對著我,竟撅起屁股用噴頭去沖洗屁眼,然後她轉過身匹開腿,用噴頭沖洗陰部,洗了兩下,她竟蹲了下來。

我一驚,以為她發現我了。但不是,她在小便。

由於媽媽蹲在地上,她的陰戶看得更清晰:深紅色的陰唇張開著,尿泉如水柱般射出。

看到這裡,我只覺得頭嗡的一聲,血向上衝,下體已堅硬無比。

我親愛的媽媽,我最心愛的女人,她的裸體、她的上上下下,已被我一覽無遺。

媽媽的勁項、媽媽的乳房、媽媽的小腹、媽媽的屁股、媽媽的陰部。。。。。。每一處,都是那麼的美麗、那麼的性感。。。。。。

忍不住,我就要衝進去,強姦她。。。。。。

我當然沒這麼做,我沒那麼瘋狂,我悄悄退回我的房間。

我承認我愛媽媽愛得就要發瘋,但我不能用強,我要媽媽心甘情願的與我做愛。

(4)

機會終於來了。

那天是我老爺六十大壽,全家老少齊聚一堂。

壽酒在某大酒店的貴賓包間舉辦,五點開席,夜裡十點多才結束,眾人個個都喝得東倒西歪。

壽酒結束時,爸爸說有事要去公司,妹妹也回學校宿舍了。

於是,我和媽媽便搭舅舅的私車回家。

由於要送老爺姥姥,車不夠坐,因此,舅舅、舅媽坐前排,老爺、姥姥、我和媽媽坐後排。後排坐不下四個人,於是舅舅便讓媽媽坐在我的身上。

「那怎麼行?」媽媽抗議道。

「一會就到家了,堅持一下吧。」舅舅不由分說把媽媽推到我身上,「乒」的一聲關上車門。

這下可好,媽媽一屁股坐在我的小腹上。

那天,媽媽穿一身很傳統的猩紅緞面緊身旗袍,旗袍上還銹著銀條狀花紋,黑色高跟鞋,傳統而不失性感。

我從開席就一直不停的盯著媽媽看:那緊身旗袍顯現出媽媽凹凸有致的玲瓏身段。。。。。。那雙穿著黑色高跟鞋的腳,那天我曾玩弄過的玉腳。。。。。。

整個宴席,我一直對媽媽想入非非。幸好席間大家一直在揮杯暢飲,沒人注意我在看什麼想什麼。

這下可好,我本來就慾火中燒,媽媽卻偏偏坐在我身上,兩瓣又圓又鼓的肥屁股緊緊地壓住我的小腹。

我的陰莖一下直立起來,不偏不正,一下刺入了媽媽的屁股溝。

「啊!」媽媽冷不防叫了一聲。

「怎麼啦?」旁邊姥姥問。

「沒,沒事。」媽媽低聲答道。

到這裡,事情的轉變已成戲劇。

媽媽本想側一下身把屁股移點位置,誰知舅舅猛一起車,媽媽慣性向我一倒,我的陰莖乘機整個的鑽入了媽媽的屁股溝。

緊接著,舅舅猛一剎車,媽媽又像火箭發射似的猛的向上一衝。。。。。。「呯」的一聲,媽媽重重地碰在車頂上。

那一瞬間,媽媽的屁股終於脫離了我的陰莖。

但是,隨著剎車結束,媽媽又慣性的後倒,屁股溝一下又套入我的陰莖,並且一壓到底。

更沒想到的是,舅舅竟回過頭來,嚴厲的吼我:「鐵雄,你怎麼不把你媽扶好!」「是,我這就把媽媽扶好。」我心中暗喜,乘機把媽媽一把緊緊地抱住。

「放開我!」媽媽掙扎著,試圖掙出我的懷抱。

「卓雅,別鬧,這條路坑多,小心再碰著!」舅舅勸道。

「是啊,卓雅,別鬧。」姥姥也這樣說著媽媽。

媽媽憤怒地瞪了我一眼,又無可奈何地對姥姥說:「是。」「兒啊,把車裡的燈關上,看清路況,安全重要!」姥姥對舅舅說道。

「媽,放心吧,我開車穩著了!」舅舅一邊把車裡的燈關上,一邊安慰姥姥道。

於是,車裡立即漆黑一團,伸手不見五指。

很奇怪,隨著光明的隱去,車裡的人突然變得一聲不吭,天地間就像是只剩下汽車的轟鳴聲,異樣的安靜。

四週一片黑暗。

寂靜黑暗中,車裡再沒有多餘的空間。我緊緊的抱著媽媽一動也不敢動,更不敢乘機對媽媽動手動腳。我只是靜靜的感覺著媽媽那肉感的身子,輕聞著媽媽那迷人的體香。。。。。。

生平頭一次,我能這樣「不懷好意」地抱著媽媽,我當時的心情高興極了。

雖然如此,我當時的心情也尷尬極了。

畢竟,這是我生平從未經歷的事,我再大膽也不知所措。

況且,這件事情也確實是太丟人的了。

雖然尷尬,但我的陰莖不聽我的控制,插入媽媽的屁股溝深處後變得更加尖挺,這本是人天生的本能反應,任誰都不能控制。

車子一路行駛,左顛右晃。

我還好說,但在上面的媽媽可不好受:車子搖晃,媽媽跟著搖晃,我的陰莖也跟著在媽媽的屁股溝裡搖晃;車子遇到前面有車或紅燈,舅舅立即剎車,媽媽的身子便慣性的立即向前傾。那一瞬間,媽媽的屁股溝終於脫離了我的陰莖,但剎車結束,媽媽又慣性的向後倒,屁股溝又一下重重的壓入我的陰莖,並且一壓到底。

一路上,汽車無數次起車、剎車,反反覆覆,媽媽也跟著反反覆覆的被折騰。

這簡直是種折磨,我真擔心媽媽會大叫出聲來。

黑暗中,只見媽媽雙手緊握成拳,正在盡力的控制自己不叫出聲音來。

媽媽顯然也明白,叫出聲對誰都沒好處。

試想,如果舅舅、姥姥發現我們現在的狀況,就算是無意之舉,我們也要得羞得跳海。

車終於到了我們家。

車剛停穩,媽媽趕忙跳下車,飛快的走進院子。

姥姥還在嘀咕:「卓雅也真是的,招呼也不打就走了。」

舅舅說道:「卓雅看來喝多了,鐵雄,你照顧你媽媽。」

我說:「我會好好照顧媽媽的」。說著,我就走進了院子。

(5)

我明白老天給我的機會已來了,接下來就看我怎麼把握。

現在,爸爸已不回家了,以前還隔三差五還回來看看,但近一個多月已沒回來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