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姦、強姦至通姦

她還是不死心的苦苦哀求著:「不要,真的不要!不要讓我懷孕!我還小,我不想這麼小就大肚!求你不要射在我裡面,不要讓我懷孕!」

我突然裝作兇惡起來,先賞了她兩記耳光,狠狠地對她說:「妳忘記了我剛才說嗎?!妳沒有要求我幹什麼的權利!現在是我強姦妳,選擇權在我手!我現在要妳舔舐乾淨我的陽具,即使上面有妳的淫液與處女血,妳也要乖乖的張口替我舔乾淨!如果我要插妳的肛門,妳也要爬下來,雙手掰開屁股,讓我插進,更不可叫痛!」

我見她一臉惶恐,知道我的恐嚇正收到了效果,於是我再使出軟功,溫柔地輕撫著她的臉道:「但若妳乖乖的與我配合,我可以考慮不插到最入來射精。」

她見我的話像有了轉機,慌忙點頭答應,但她卻沒有聽清楚我是說:「我不插到最入才射精!」即我還是會在她體內射精!

她怯懦地問道:「我要怎樣才叫配合?」

我笑說:「如實地回答我的問題,我現在要妳身體作什麼,妳就幹什麼,以後我要妳時,妳就要乖乖的走到我面前來,脫光衣服讓我幹!」

「好!若果妳要配合,就先讓我看看妳的誠意。第一樣,先替我舔乾淨我的陽具。」

說完後,我從她緊窄的處女陰道把陽具抽出,跨到她面上。她雖看著我滴著水的陽具露出一臉的羞愧加害怕,但還是乖乖的伸出手來抓著他,並伸出舌頭來舐著自己的處女血與淫水。

我命令她跪坐在我身前,張大口把我的陽具全根含入口中,只見她正要撐起身來時,卻「嚶唔」一聲,最後艱難地爬了起來,想必是爬起來的動作觸動了她剛被破處的傷口。

只見她跪坐在我面前,清純的稚臉被濕透了的頭髮黏著,但赤裸的身體卻因性興奮而泛著紅,真是一副幼嫩與淫蕩的混合體!她抬頭望一望我,見我沒有任何反應,最後還是忍受著屈辱張開口,把我整根陽具含入口中。

原先還是處女的她真的連怎樣口交也不懂,只是把我的陽具含入口中就再沒有動作,還要我教她含入口中後可以用舌頭舐弄,也可以讓口部像陰道般前後套弄,但要注意牙齒不可碰到陽具等等。

她也學得很快,不一會就已經掌握了應有的技巧,還把我的陽具弄得酸酸麻麻,我實在是忍不住,將積存了兩個多星期的精液從馬眼激射而出,源源不絕地射入她的小口內!她冷不防我會突然將精液射到她口內,濃濃的精液嗆到了她的喉嚨,使她忍不住嗆咳起來,但我卻不放過她,命令她就算咳也不能張開口,不能有一滴精液咳出來,否則有她好受!

她懾於我的淫威之下,真的不敢張開口來咳,只含著我的陽具,合著口,將嗆著了的精液從喉嚨咳出來。我還繼續一邊在當她的口是陰道般地抽插,一邊享受她口內精液翻滾的滋味。可能我真的太久沒有出精了,足足射了五、六下才停止,而她也因為我的精液量過多,加上咳嗽,吞也吞不下,含也含不了,一道精液從她的口角流了出來,沿著她的可愛、幼嫩的稚臉流到她挺起了的乳房上。

我再次命令她不准將精液吞下或吐出,我要她張開口來讓我檢驗!

看著她那未成熟的稚臉與全裸的幼滑身軀,但口中卻淫穢地含著滿口精液,還有一絲從口角流到乳房上,剛射過精的陽具再次蠢蠢欲動!

我隨手將手邊的數碼照相機拿起,就替這副天使與淫娃合體的臉孔拍起照片來!她一見我的相機對著她,下意識地用手遮擋,並想說:「不好!」但滿口精液的她,一出聲就把一大灘精液吐了出來,並沾滿了下巴、頸項、胸口!她一見我目露凶光,立即「雪」一聲想把精液啜回口中。

我一手捏著她的下巴,兇巴巴的對她說:「我說過什麼?妳要配合我!我叫妳做什麼,妳就跟著做!妳沒有選擇!妳居然不聽話,浪費了我的精液!妳想我扔妳下樓嗎!對著我,跟著我叫妳的動作一個個做!」

她聽到我的恐嚇,不敢不從。於是我要她一個一個動作的做,而我則不停地按下快門,拍下她的清純淫態。我先要她含著滿口精液,張開嘴,裝出一副性饑渴的樣子,然後要她雙手托著自己的乳房搓揉,並逐少逐少的吞下口內的精液。

當她吞了一半時,我要她含著半口的精液,再次含弄我已經勃起了的陽具,還要她抬頭看著我,裝出楚楚可憐的樣子;再而要她每吞下一口精液,就張開嘴讓我拍一張,直到所有精液被吞下為止;然後,再將剛才流出來的精液慢慢撥入口中,包括下巴、頸項、乳房上的精液,通通先撥到口唇邊,再伸出舌頭來舔入口中吞食。

最刺激的莫過於是她含著半口的精液替我口交!溫暖的精液在她口腔的濕潤下,包著我的陽具淌來淌去,那種刺激是非筆墨所能形容!

只是吞精的步驟,我已經拍了過百張!然後我要她躺在地上半撐起身,一隻手撫摸、搓揉自己的陰蒂作自慰狀。起初她是戰戰競競的動著,但一經點火後,她不用我再多說話,自己已經忍不住出力地動起來,更淫浪地呻吟起來。哼!說陰蒂大的女人一定淫蕩,真的沒有說錯!只見她的陰蒂一凸出來,她就忘了自己是被強姦著而做出如此淫穢的動作!

我如是又拍了十多張,就笑笑說:「很爽了吧?但我還未夠!妳身上至少還有一個洞我尚未享受過,是時候去享受一下了!」

本來正享受著自慰快感的她聽到我這麼說,立即驚恐的叫道:「什麼?不!不要!很痛的!請你不要這麼對我,我今晚已經被你摧殘夠了!請你放過我!」

我一腳踢在她的粉嫩屁股上,兇巴巴的對她說:「我做了這麼多工夫,妳料我只會在妳身上出一次精嗎?給我看上的女孩,只有我說夠才會放過她!妳應承了會配合我,是否要反悔?是否想我扔妳下去?聽話的就爬在地上翹起屁股!」

我也不等她有任何反應,就粗暴地把她反轉身,她還一邊哭,一邊要我放過她。

我隨手拿起身邊的一隻震蛋,也不理她的陰道剛剛才被我開苞,一下子就全隻塞了進去,並立即開動!剛被開苞的她,被如此大的震蛋強塞入緊窄的陰道,引來了一陣劇烈的痛楚,痛得她大聲喊痛!我不理她如何痛楚,隨手再拿起一支中號的人造陽具,強塞入她的陰道內,把那隻震蛋推得更深入,相信那隻震蛋現正頂在她的花心上,震動著她敏感的花心!

而當大半支人造陽具插入了她的陰道後(因為她陰道內還有一隻震蛋在,所以不能全根插進去),我把人造陽具開到最大的動力,只見那支人造陽具在她的陰道內一邊震動,一邊在轉圈,把她原本狹窄的陰道口撐成一個大O型,我還把陽具後的那根小舌頂著她凸出來的陰核。

痛苦與興奮的感覺同時衝擊著她身體的感官,使她一陣的不知所措!繼而是放聲的呻吟,淫水更從她的陰道內不停湧出,沿著她兩根大腿源源不絕的流到地上,陰毛也被她的淫水漿成一團,緊黏著她飽滿的陰阜上;而沿腿瀉下的淫水,更把她兩膝間的地面弄得濕透!

看著她被震蛋與人造陽具弄得發紅的嬌嫩身子,及聽著她淫蕩的呻吟,我本來尚因剛射過精而半軟的陽具一下子又脹大起來,甚比射精之前更硬更壯!

原本我已經準備了一支KY Jelly,以用來替她的屁眼開苞,但看見她不斷湧出的淫水,我立即改變了主意!我用手把她洶湧而出、流滿兩腿的淫水撥向她的肛門,待得她的肛門上沾滿了水光,我才把中指插入她的肛門內。

順著淫水的滋潤,中指毫無困難地插入了她的肛門內,我順勢挖弄著她幼嫩的腔壁,感受著內裡的腔壁的壓迫感,而且她正享受著陰道內不斷傳來的快感,連肛門腔壁也興奮得不停一收一放,像她的陰道般把我的手指緊裹著!

我一面把她流出來的淫水撥到她的肛門上,一面把第二、第三隻手指插入她的肛門內挖弄她的腔壁。正享受著下身快感的她,根本沒留意到我的手指插入,她只懂不停地淫聲呻吟,口中呼叫著:「好舒服……好麻……好癢……」就連聲音也開始有點叫得沙啞了。

最後,我甚至把我的手掌曲成碗狀,盛著她淫穴流出來的淫水,再倒入被我的手指撐了開來的肛門內。如是者,經過五、六次的倒灌後,連她的肛門也載不了這麼多淫水而流了出來!

我見時機成熟,就挺著我那龜頭圓周也有十八厘米的大陽具,頂在她的肛門口,揉了兩揉,順著她的淫水,順利地插入了她的肛門內。雖然她的肛門剛才已經被我的手指撐了開來,但面對我粗大的陽具,她的肛門口還是顯得很細小,當我的陽具插入她肛門內的時候,我相信她的痛楚一定比被我破瓜的時候還痛。

只聽得她痛苦地大叫起來,以臉貼地,雙手伸向後亂抓,想把我推開,陽具緊扎在她肛門內的我,當然不會輕易放過她,她雙手向後抓,真省卻了我不少的工夫,我把抓著她肥美嫩滑屁股的雙手伸向前,捉著她向後伸的兩手,還把她上半身拉離了地面,扎在她肛門內的陽具,更加肆無忌憚地全力在她的肛門內進行著活塞運動!

順著剛倒灌進去的淫水,我的陽具可以輕易地在她的肛門內進進出出,緊湊的腔壁,比起她的處女陰道更能使我感到緊迫的快感!可憐她卻痛得淚流滿面,淚水更順著她的臉頰,流到她剛發育的34B小嫩的乳房上,和著汗水,一滴滴的從乳尖滴到地上。

雖然她的肛門正被我的陽具插得痛苦難當,但她前面的處女洞卻因為被塞入了一隻震蛋加一支人造陽具,淫水仍然不停地湧出來。前後兩個洞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感受,使得她身體感宮被強烈地衝擊著,連呻吟聲也變得成了她口頭的濃重喘息聲!

我邊幹著她緊密的屁眼,感受著比她處女穴還緊的快感,邊對她說:「是否被我幹得很爽呢?我要令妳一輩子也忘不了我陽具帶給妳的快感,一輩子也忘不了被我強姦,身體正熱烈地回應我姦妳的恥辱!」

我一面問,一面感受到她開始被我幹屁眼幹出了火,身體自然地因應我的抽插而一前一後的晃動著,更盡力用屁股迎向我的陽具。

她雖然聽到我在侮辱她,但身體的反應已經支配了她的精神,只聽見她夢囈般回應著我:「啊……插我……再用力點……我一輩子也忘不了今晚的快感……啊……好舒服啊……」

我乘機問道:「是否比妳自己自慰還要爽啊?」

她聽到這麼羞恥的提問,居然很自然地回答我:「啊……真的比我自慰還要爽啊……我自慰時也不能插得這麼深……你令我全條陰道與肛門也能感受到興奮啊……」

我再問道:「你男朋友有沒有這樣弄過妳?」

「沒有……啊……我還是處女啊……」

我笑著說:「但妳現在不是了!有否想過做愛是這麼美妙啊?是否後悔十六歲還是處女呢?」

她夢囈般的呻吟著:「啊……好爽呀……原來做愛是這麼舒服……我不要是處女……啊……我要不停做愛……」她真的被我幹上癮來了!

我以行動來回應她的要求,陽具不停地在她被濕潤得透徹的屁眼出出入入,感覺比幹她的陰道還要舒服、緊湊!我還可以隔著一片薄薄的腸膜感到她陰道內那支陽具的攪動!

不經不覺,我已經在她的屁眼內幹了幾百下,原先灌進去的淫水也已經開始乾涸,雖然仍有腸液分泌的些微潤滑,但始終不及她前面陰道如江河瀉地般淫水的潤滑來得舒服。

於是我把陽具從她屁眼內抽出來,突如其來的空虛感使她感到異常難過,不依地捉著我的手,喊叫著:「不要……不要抽出來,我還要呀……插我呀……」

我安慰著她說:「放心,我不會就這麼放過妳的!」

說著,我先把她反轉身變成面對我,再把她陰道內的人造陽具也抽了出來,只見它的尖端正滴著淫水,而她也因為突如其來的被抽出而「呀」了一聲,但又隨即「依依啊啊」的淫叫連聲,因為我的真人陽具馬上就填補了她的空虛感!

我沒有把她體內的震蛋抽出來,所以我的陽具每一次的插入,也只能進到四分三,但快感比全根盡入還要高!因為每一下的插入,馬眼也會頂到她花心上震動的陽具,更加上她被我幹得上下拋動,剛發育的雙乳在我面前不停地拋動,每一下也帶給我酥麻的感覺。

而真正陽具帶給她的快感當然比假陽具來得興奮,再加上我陽具的每一下插入,也把原本只是貼著她花心震動的震蛋變成緊壓她的花心,快感正節節提升,在她體內的陽具更可以感覺到一波接一波的暖流從她體內深處湧出來,正正與她此起彼落的淫叫聲相呼應。我亦在她上下兩個口,兩種不同的催情作用下,感到陽具再次傳來酸麻的感覺,我知道我也快要射精了!

而她也因為不斷而來的高潮,最終也叫得聲嘶力竭,俯伏地上不斷嬌喘,原本她也能喊出叫我「不要再來,受不了了」的字句,到最後,她就彷彿連喘息也感到艱難般,只任由我不停地幹她!

因為我也已經到了強弩之末,於是我一面幹著她,一面把插入的深度減少,並揪著震蛋的電線,把那隻震蛋慢慢抽出來。

當我完全把震蛋抽出來之後,我再次把陽具一插而盡她那個被幹得張開著不能合上的陰道,而我亦把那隻滴著水的震蛋順勢送入她張開了的小口內,讓她嚐一嚐自己白漿的滋味!雖然她正被我幹得昏迷般,但條件反射下,她亦想把震蛋吐出來,我當然按著她的嘴,命令她把它吮乾淨!她當然不會亦不感違抗我的命令,乖乖的含著充滿她淫水的震蛋舔舐。

而同時我亦要作最後的享受了,陽具在她潤滑的陰道內瘋狂地進進出出,最後,我低吼一聲:「啊……我要射了!」我把陽具一下子插到最深,然後一面抽出,一面在她的陰道內射出精液,務求把精液填充滿她陰道內的每一寸肌膚!

當聽到我要射精的同時,她也反射般捉著我的手,叫道:「不要……我會懷孕的……我不要十六歲就成媽媽……」但隨即她感到陰道內傳來陣陣的溫暖,連初次做愛的她也知道我已經在她陰道內射出了精液!只見她放棄般垂下了手,頭一側,心酸的流出了淚水,喃喃叫著:「我不要十六歲就當媽媽……我不要……你答應過不在我裡面射精的,你不守信!」

而剛剛把龜頭抽離到她陰道口射出最後一道精液而感到運身舒暢的我,嘻笑著說:「不,我很守信用,我沒有『在妳陰道最深處射精』呢!」

為了享受多一會處女的滋味,我把尚未軟化的陽具再次插入她的陰道內,飛快地來回多抽插百多下,還把她陰道內的淫水、陰精、陽精混和一起給擠出陰道口,把已經模糊一片的陰道口弄得更一塌糊塗,花花的白漿沾滿了她的陰道口、陰毛上及大腿兩側,就連我的陰毛、陰囊及整根陽具也沾滿了她白花花的淫液!

經過再一輪的急攻,我的陽具終於也軟化下來,被她緊湊的陰道擠了出來。而她亦再無力支撐起渾圓的屁股,疲累地俯伏在地上,而陰道口正潺潺流出乳白色的精液。也不知道她是因為劇烈運動過後而氣喘,還是因為子宮注滿了我的精液,想到可能會懷孕而哭泣,所以胸口起伏不停。我也懶得去深究,是時間去處理現場了!

我把準備好的特製塑膠雨衣穿上,並戴上醫用手套及浴帽,將自己裝扮成一個在案發現場收集証據的鑑證科人員模樣,務必不留一絲可供鑑證的證據!然後我把楊子欣反轉過來,只見她滿面淚痕,口中喃喃地說著不想十六歲就當媽媽,看來我把精子射入她的體內對她的打擊真的很大!

但我當然還有我的後著!我先把預先準備好的水弄濕一條毛巾,細心地拭抹著她身體上的每一寸肌膚,務必令到她身上不會留下我的任何證據。在整個過程之中,她只像是一個任我擺佈的木偶,無論我怎樣動她,她也只是任我擺佈!

我也懶得理會她,最要緊的是把她身上的任何證據都抹掉!當我感到滿意她身體表面的清洗後,是時候進行「深層清潔」了!我把一支「殺精膏」注入60㏄的針筒裡,然後把它送入她那注滿了我精液的陰道,可能針筒始終不及陽具的濕潤,加上她雖然不斷被真、假陽具開發過,但仍是嬌嫩的處女陰道依然敏感異常,但當我把針筒送進去的時候,她還是感到痛苦而呻吟起來。但經過我陽精灌陰道的洗禮,使她放棄了一切,只見她忍著陰道的腫痛也不再「哼」一聲!

當我把針筒內的殺精膏全注入她的陰道後,我的善後行動亦告完成!殺精膏應該可以把我的精子連同內裡的DNA也一併消滅!

我再次向她噴灑迷魂噴霧,使她再次昏迷過去。我把預先準備好的半透明喱士通花白色睡裙給她穿上去,即使在沒有燈光的天台上,她那誘人的三點仍然從單薄的布料中透了出來,情景非常誘人!

當一切準備妥當以後,我就開始清理現場。最後當然是把沾滿了她淫水的內褲及沾滿了她處女血的小毛巾收妥,並寫上資料,以便日後拿來回味!當然她原本穿在身上的衣物也會成為我的戰利品,然後我再用流動打印機,把我認為最精彩的一張相片印了出來。

我先把所有用來犯罪的用品先帶回下一層的垃圾房放妥、鎖好,趁無人時再把她背到其中一條後梯中放好她,並把她所需要的放在她身邊。趁著還有十多分鐘的時間,我回到垃圾房,把身上的塑膠雨衣脫下來,再換上整齊的職員制服,算好了時間,再踱步至放下她的樓梯下面。

望著她徐徐醒來,一時間她還未知道自已身在何處,直至放在她身上的物品被她不小心撥到地上,她迷迷糊糊地伸手去抓時,觸動到已被我幹到紅腫的陰部肌肉,一時間的痛楚使她清醒過來!只見她先是呆了一呆,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衣物,突然悲從中來,竟然就在樓梯上哭了出來。

只見她哭了足有十分鐘才緩和下來,正當她想勉力地站起來,一封放在她領口上的信件,沿著她的胸口,經過她的小腹,再滑過她不多陰毛的飽滿陰部,從她的睡裙底跌到地上,散落到她面前的是兩粒藥丸、一封信及一張精彩絕倫的被我淫慾的照片!

當她看到跌到地上的物件後,她重新跌坐到地上,顫抖著手把那三件物件撿起來,然後呆呆的望著那一張想片!照片中的她正一邊嘴角滴著精液,但口中卻含著我的陽具使勁地、淫蕩地的吸吮著!而她的一雙手:一隻在自已的右邊乳房上使勁地搓揉著,一隻手則放在自已的陰部下起勁地自慰著,而她的左邊乳房則有著我的大手在扯弄著她的小乳頭,再加上她的淫蕩表情,真難以想象她原本還是一個處女!

她呆看了一會後,顫抖地打開那封信,她看完後有點不可置信地看著那兩粒藥丸。

信的內容很簡單,只是警告她不要報案,否則將這些相片放大並貼於她的校門上,讓所有人也可以看到她的淫樣!兼且她報了案也沒用,因為我已經清洗掉她身上的所有證據!最特別是我留給了她事後丸,並不是因為我不想她懷孕,看到一個只十六歲就挺著個大肚子上學的學生,兼且可讓我隨傳隨到的召來做愛,真的未試過,我也想試試跟一個十六歲的孕婦做愛的滋味!我只是不想我的子女有機會在不知情的情況下發生了亂倫!

她先呆了一呆,然後就跟著我信內的指示,把藥丸吞了下去。

而我亦趁這時慢慢地一步一步走上樓梯去,並弄出一點聲響。她聞聲抬起頭來看著我,我亦裝作愕然的看著她:「小妹妹,這麼晚還在這裡幹什麼?」

雖然她全身每一寸肌膚我也看過、摸過,但她的這身裝扮卻仍然使我看呆了眼!雪白的肌膚在短小的睡裙裡透了出來,更加上她現在是坐在梯級上,睡裙更縮到大腿的盡頭,覆著小巧陰毛的陰阜與及她那紅腫了的小巧陰唇全暴露在我的眼前!而她姻紅的兩點更頂起了她胸前的通花花式,突現在我眼前!

她看到我色迷迷的眼神,雖然沒有即時遮蓋起來,卻滿口粗言穢語的問我看什麼?!然後更加立即站起來,一拐一拐的沿著樓梯走下去。我望著她一面走下去,陰部卻一面把剛才我射進去的精液擠出來,更沿著她的大腿向下滴!當然她剛才坐著的位置,及她的裙子上的相應位置也濕了一大片!

她也發現到狀況,紅著臉的回頭瞪了我一眼,我裝作什麼也看不見的回頭就走。

經過多月以後,我又一次遇見到這個淫蕩小處女,這次的相遇可以說是意料中事。

某天的放課後的一個下午,我作著例行的巡邏工作。當我巡經被公認的那個學生陽台公園,就在一個陰暗的角落,我見到她,當時還有另外兩個男孩子跟她在一起,而她們三人更是衣衫不整!

只見她身上襯衫的鈕扣被完全解了開來,乳罩則被丟到一旁,而她的校裙更被反到肚子上,小巧的內褲更只是掛在她的足踝上,覆蓋著稀疏陰毛的陰道口正被她兩個男同學共四根手指插入!而兩個好像長大了點的乳房正分別被她兩個男同學玩弄著,她更一手握著一個男同學的陽具在套弄,口中卻含著另一個的在吸吮!

我偷看了一會,就明正言順地走過去喝問他們在幹什麼?!誰知那兩個男的居然說不關我的事,拿起書包撞開我,一溜煙的走了,只剩下一臉錯愕的楊子欣半裸的坐在地上!

她見我向她走去,居然也不遮掩自己的身體,反而再弄出更誘人的姿勢誘惑我:「如果我給你,你會否考慮不告訴我學校、家長?」

結果就這樣我又再次上了她,這次她不單止沒有反抗,反而完全配合著,更懂得昵聲地呻吟,看來她自從上次被我上了之後,就迷上了性愛!不知她這幾個月來,有多少人上過她呢?

感覺上她多了一分成熟,但樣子卻仍然是個稚氣未脫的小女生!內裡淫蕩,外表清純,真是引死人!雖然她的陰道沒有第一次插她時那麼緊湊,可能已經歷過數十人的進出,但她的表現卻讓我很快就射了精!當我把安全套抽掉時,她更把內裡的精液倒入口中吞掉!

她更對我說,我的陽具尺寸她很喜歡,因為可以插到她裡面很深!就像第一個幹她的男朋友,希望我以後可以再幹她。

啥!就這樣我當了她第一個開苞的男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