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姦、強姦至通姦

夜色又再籠罩這個城市,狼性再次佔據我的思想!晚上十一時半,明天是公眾假期,應該有很多不知死的漂亮女生還在街頭徘徊,正好用她們的嬌美、稚嫩軀體來祭祀一下我內心的狼!

晚上十二時,我背著我的工具在街上徘徊了半個小時,還未遇到一個合我意的目標。不是太成熟,就是太醜!當我又一次走在回家的小公園的小路上時,背後傳來了幾個女孩子的嬉笑聲,內心的狼一下子竄了出來,獵物來了!

我轉頭,正好看到她們在公園外的行人路橫過,向對村走去!我發揮了野狼的潛能,背著那個重五公斤的背囊,繞路走過對村,並與她們的相反方向與她們擦身而過。

獵物已經選定,就是走在中間的那個穿紫色短袖T恤、鬆身悠閒短褲的長髮女孩,至於她左右兩個則是次選!三個女孩子看來均只有十多歲,絕不超過十六歲!除了有一種學生妹的稚氣外,學著吸煙的她們,還有一種野性的味力!胯下的陽具已經脹爆了我的悠閒褲!現在只等她們其中一個落單時,就是我出手的時候。看一看她們哪一個會這麼幸運,成為我心中狼的祭品!

我一直保持著不被她們發現的跟蹤距離,直至她們再走到另一條更靠山的屋村!終於,給我先一步看中的紫衣女孩跟她的兩個朋友道別,沿著村後的行車路向前面的一幢公屋走去。我見週圍已經沒有了人,於是便從腰包裡掏出了迷魂噴霧,並口含兩粒解藥,快速從她身邊經過,手中噴霧向著她一噴,她還未知道發生什麼事時,已經仆倒在我懷內!

我先將背囊向前背,再把她背起來,一步一步走向她的目的地--她的家所在的那一幢大廈。

這種低成本的臨時安置大廈,在這城市中就只有這新市鎮興建了,以安置未合資格申請公共屋村的市民,也正好方便了我的心中狼!因為除了大堂有護衛,及升降機有CCTV(閉路電視)外,是沒有大閘,後樓梯更是不設防!而那些所謂護衛更是時常走出大廈抽菸,加上管理不善,升降機內的CCTV更是時常壞掉而多天也沒有人修理!正因為我手上有這一份名單,心中狼才會竄出來!小妹妹,算妳不夠運了!

我趁著那護衛走了出去抽菸,就背著她搭上那一部CCTV壞了三天也未維修的升降機,直上頂樓!

背上的小女孩像極熟睡了一般,長長的頭髮把她的一邊面遮蓋了,從則面看去還可算是一個小美人。除了她間中呼出的煙味外,身上只有處女才散發的處女幽香,把我的褲子頂得更緊!

頂樓已到,我背著她,再沿著通上天台的樓梯往上行。抽出這大廈的天台門鑰匙,輕易地把天台門打開。我先將她背出去,再將一個預先準備好,已抽出了鎖頭的同牌子門鎖從內扣回去以掩人耳目。

此迷魂噴霧藥效說有一小時,為免她中途醒來的叫喊驚動頂樓居民,我再背著她爬上更高的儲水箱頂。放置好一切用具在容易拿到的位置後,我要開始品嚐這件嫩口的獵物了!

戴著醫生手套的我,先搜遍她全身,才從她後褲袋抽出她的錢包,打開來,裡面除了幾張近期大熱的男組合明星相、數十元紙幣外,就只有一張學生証。上面印有她的名字、相片、校名、入學年期等資料。

原來她名叫楊子欣,2002年入學,即今年頂多才十六歲!可能還是處女也說不定!dfjstory.com校名則是一所區內數一數二的壞學校。說到此校學生,區中人隨隨便便也能數出它的十個壞處,女學生大著肚子上課更是屢見不鮮!男女關係的隨便程度實在令人咋舌!看來今天我不吃了她的豬,不到中三,她也可能會頂著個大肚子去上課呢!好,那我就讓妳知道成為女人的樂趣!

我先將她身上所有雜物放到一邊,然後才除掉手套,拿出剪刀,由她紫色上衣的下襬開始剪上去,望著她幼嫩而稚氣未脫的臉蛋,我心跳居然不爭氣地升高了!很快,她的外衣已經被我剪開了,從敞開的衣服內是一個純白色的少女型半截內衣,把她剛發育的乳房緊緊包裹著。從我的目視,她的乳房應該有34A至B左右。微微凸出的乳房,在她的少女型半截內衣上,托出一個小小的乳溝。

我看不了多久,就將仍然墊在她身下T恤扯走,但我也不急於看她的乳房,我雙手沿著她的腰兩則向下滑,感受一下少女身體的嫩滑,最後扯著她的褲頭向下一拉,鬆身的運動褲已經從她的小巧臀部滑過腳跟,再被我隨手扔到遠處,映入眼簾的是一條純綿的少女粉紅色小內褲!

我將她雙腳抱到胸口,將她腳上的一對名貴球鞋脫掉,就連她的襪子也不放過!我不喜歡強姦一個仍穿著一絲半縷的女孩。

現在她身上就只剩下那件純白色的少女型半截內衣,及那條不可能再保護她多久的純綿的少女粉紅色小內褲!近乎完美的身軀,在月星的映照下份外悅目!34B的乳房、23吋的纖腰、33吋的坐圍,加上起碼有38吋的雙腿(雖然只是小女孩般的圓筒形,沒有成熟女性的線條),足以引起任何男性想強姦她的慾望!而她精緻的臉龐,五官也相當小巧,雖說不上太美,卻也算是一副可愛的模樣。若果她醒著讓我姦,單只看著她那可愛、稚嫩的面蛋,在自己的衝擊下而變得扭曲、呻吟,一定爽死!

我輕輕撥開蓋著她臉龐的秀髮,從她額頭開始吻起,沿著她嫩白的小臉,通過尖挺的鼻尖,輕吻一下她嬌紅的口唇,再沿著她兩腮吻向她兩邊耳珠,輪流含到口中吸啜,最後當然是吻上她的處女紅唇,我像極一頭餓狼,瘋狂地把她口中的芳香唾液吸入口中吞食。

如此吸食了一會後,我再次出發,沿著她的粉頸吻到她的乳溝上,我的舌頭跟嘴巴,完全不放過她衣服外突出的每一吋處女香乳肉,美妙的處女幽香,使我完全陶醉在她那兩顆嬌小的乳房上。我索性提起她雙手,把她的少女型半截內衣向上推過她的頭顱,經過她的雙手脫出來,兩個可愛、嬌嫩、美妙、小巧、香郁的小乳房立時展現在我的眼前。嘩!兩顆小乳頭還是粉紅色的呢!

此時,我嫌身上的衣服阻礙著我,於是我將它們完全脫過清光。經過多年來不斷鍛煉的身軀,強壯而有力的肌肉立時展現出來!

我再次壓到小女孩楊子欣的身上,雙手立即攀到那兩顆可愛的乳房上,使勁地擠壓、搓揉,還輪流把兩顆小巧的櫻桃含入口中輪流吸啜。

雖然她是在昏迷的狀態下,但身體的自然反應還是會顯露出來,只見她本來平緩的呼吸,在我手口並用的挑逗下,也開始急速起來;而被我吸食著的乳頭,更是堅挺的在夜風中豎立了起來。

我見乳房的挑逗已經完工,當然是向下繼續品嚐我的獵物,舌頭沿著她乳房的下沿,慢慢地舔著她嫩滑的肚腹皮膚,最後抵達她的小肚臍上,在上面繞了兩個圈後,嘴巴終於到達那夢寐以求的處女神聖禁地。

我先提起身子,讓兩手托著她兩邊腿彎,把她的屁股抬高,使她兩條腿大字形的分開於我面前。月色下,原來她的小巧粉紅色內褲的胯下,早已經印出了水痕!原來她的身體正靜靜地,但卻積極地回應著我的挑逗。

我把鼻子湊到她禁地前,在印濕了的內褲上,我用力一吸,爽呀!處女的初潮果然香味濃郁,陣陣的處女花香,從鼻腔滲入了血管,使四肢百骸為之一振!我急不及待地伸手把她的小內褲從屁股上褪下來,滑過她的滑嫩雙腿,從她的腳跟褪了出來!我先把她拉近我,讓她的屁股剛好放到我跪著的兩腿上,而剛好,她的處女濕潤陰戶正抵著我挺起了的陽具上,溫熱的體驗,正從她的陰道內噴出來,溫熱著我的陽具,使我差些忍不住要立即把陽具插進去!

我小心翼翼地把她的小內褲用袋子收好,再把一塊手帕放到她的屁股下,以便一會兒接載她流出來的處女血。

在微弱的月色星光下,可以看到她賁起了的陰阜上,正疏疏落落的長出了一小撮陰毛,再下面的處女陰唇更是如一條線般緊緊的閉合著,以作為保護它主人的最後一道防線。但這條軟弱的防線,很快就已經被我的手指攻陷了,兩隻拇指扣著她的大陰唇向外一翻,粉紅色的處女陰道嫩肉立即連同小陰唇一併的翻了出來!

我最愛就是窺看女性的私處,於是我拿起小型MAC Light咬在口中,兩隻手指繼續把她兩片陰唇向外翻!呵呵!相信她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給這麼大的動作翻開陰唇。我將她的陰唇越翻越開,直至將她的整個小陰唇都翻了出來,露出了內裡粉紅色的陰道嫩肉,我把電筒照向她的陰道口,讓流著愛液的陰道在電筒光的照耀下反映出水漾的反光。

在離陰道口大約七、八公分的地方,我看到一塊薄薄的黏膜,黏膜的邊緣處正緊密地接合著陰道壁,但這片黏膜將很快就要消失了,不會再有一絲半片留在這世上!

我先摸一摸她的陰道,發現裡面雖然濕,卻不足以讓我的粗壯陽具輕易地插進去,我最不喜歡的是強姦一個還沒濕透的女人,強姦一個沒愛液的女人,倒不如用五姑娘算了!

於是,我鬆開雙手,讓她兩片的處女陰道再次合上。處女即是處女,陰唇的彈性果然也不同凡響,只見我的手一鬆開來,她的兩片陰唇立即像彈簧般向著對方黏回去,最後再次在我面前合成一條窄縫,有如從沒被分開過似的。但我卻發現了一個有趣現象,就是剛才被我分開陰唇時挑逗出來的愛液,因為儲存的空間減少了,被合上了的陰道強擠了出來,流滿了她整個會陰及屁眼。

我當然不會放過如斯美味的瓊漿玉液啦!我立即俯下身去用口把她的整個陰唇含著,大舌頭飛旋於她兩片薄薄的陰唇之間,有時更鑽進她的陰道內,把還分泌著的愛液通通吞下肚子去!而且那些流到肛門上的分泌,我也一樣不放過,聽說,處女的愛液很保身的呢!

雖然她現在正陷於昏迷狀態,但身體的反應卻不能被埋沒,只見她在我舌頭的施為下,下體不停地扭動,像要逃避,又像要迎合我的攻勢;口頭更發出混濁含糊的叫床聲,看來她已經動情了。

突然,我發現我的舌尖碰到一凸出物,而她也同時喊出消魂的呻吟,我更感到她的陰道灑出了一泡暖水!我忘情地將噴出來的愛液全數吞下肚子後,就撐起身來看過究竟。原來她在我的不斷挑逗下,身體也急劇地起了狀態,只見她的尿道口上方凸出了一粒肉粒,我剛才舌頭碰到的就是它!

我當然也不會放過她的小陰核啦!我一手搓揉著她的小巧乳房,一手分出食指、中指挖弄她兩邊陰唇,拇指則負責按著她凸出的陰核,以它作軸心,順時針方向旋轉。

我只感覺到她的小豆豆在我的玩弄下變得越來越大,就我所見,她的陰核居然大得有點像我的尾指指甲一般長!我更加可以肯定,她分分鐘未到中三就已經會被人搞大個肚,因為陰核越大,代表她越淫蕩!而她也因為陰核被我不停挑玩著,身體的敏感反應超越了迷魂噴霧的藥性而開始左右扭動著身體,更令她由含糊不清的叫喊,變成享受性樂的呻吟。

我見她下面已經濕透了,是時候用我的粗壯陽具來破她的處了!我先戴上飛虎隊的頭套,只讓眼睛及口部露出來,再繫上變聲項鍊,它會使我的聲線變得低沉。我再次壓在楊子欣的小巧身軀上,陽具校正位置,在她的陰唇上揉了兩揉,確定了路徑後,粗壯的大陽具無視著她還是處女的窄小陰道,腰身向前一挺,巨大的龜頭已經整個突入了她的陰道口。擺明強姦嘛,要溫柔來幹麼?

只見雖然仍是半昏迷著的她,痛得雙眉緊皺,雙手無力地想推開我,腰身扭動著想避開我插入陽具,就算她醒著也不是我的對手,何況現在正半昏迷著?!我不理她下身有多痛(破處當然一定痛啦!),我的陽具仍然奮力地向著她那緊窄的陰道深處不斷進發,只見我每進一分,她就痛得叫喊一聲出來,就連眼淚水也湧了出來!

但我也好不了多少,處女的陰道果然夠窄,把我的陽具緊緊勒著,我每進一分,也感到她兩邊的陰道壁不斷地向著我入侵的陽具擠壓,還有種想將我的陽具推回去的感覺。在她陰道壁緊勒著的情況之下,就連我的莖身也感到異常腫痛。

我再向內推進了約兩公分,發現她下面真的緊得難以再進一步,於是我把陽具輕輕的抽出來,直至只留下龜頭在她的陰道內,我把剛脫下的內褲塞入她張開了的口內,然後深吸一口氣,運起腰力,強而有力的臀部肌肉一彈,不管她的陰道有多緊,在強大的推進力加上先前的濕滑淫水,我的陽具不單突破了她陰道壁的緊迫,更突破了守護了她十六年的處女膜,讓她真真正正的成為一個小婦人!我長達十八公分的粗大陽具,終於也全根沒入了她處女的陰道內。

就在我整根陽具全部插入的同時,她也痛得睜開雙眼,醒過來了!只聽見她仍然迷迷糊糊的眼眸裡,全是痛苦的眼淚。

我當然不會就此放過她,陽具稍為適應她陰道的緊湊,就開始向外抽出來,再推進去,做著活塞動作。無論我是抽出或是插入,都痛得她弓起了身子想去躲避,但她哪是我的對手!我按著她的腰身,陽具像打樁機般不停在她的陰道內進進出出,還不停把她的淫液跟處女血一併帶出來,只見處女血把我的陽具與她的陰戶也染紅了一片,也把她身下的小手帕染滿了她的處女血!

當我看到她的眼神是完全醒過來的時候,就停下了下身的動作,但陽具還停留在她緊湊的處女陰道內。我望著她滿面驚恐、痛苦的表情,相信她也知道現在自己身上正發生著什麼事,但我還是殘忍地對她說:「我現在正強姦著妳!」然後下身快速的在她陰道裡抽動了幾下,讓她的被強姦感覺來得更真實!

只見她聽到我的說話後,眼淚洶湧地從眼眶內流出來,一邊搖著頭,一邊想用手推開我。我狠狠地在她因驚恐過度而開始乾涸的陰道內捅了幾下,至使她的一切動作也因為極度的痛楚而停了下來,34B的小乳房也隨著因痛苦而來的急促呼吸而上下劇烈起伏。

我又停了下來,並對她說:「乖乖的聽我說話去做,我就減少妳一些痛楚!妳要知道,現在反抗也沒有用,妳的處女已經被我奪去了,身體也被我玩弄著,越反抗只會令妳越痛苦!」說著,我把手伸到我們的交合處,把她因害怕而再次縮了起來的小豆豆放在兩指之間把玩。

說她將會成為一個淫娃真的沒有說錯!她的陰核只給我玩弄了幾下,居然又次伸了出來,還回復先前的一般大!而她的身體也因為陰核的被玩弄而開始顫抖起來,先前的恐懼、痛苦、羞辱的表情,通通在她的臉上退去了,換來的已是享受、淫蕩的嬌喘與呻吟,而乾涸了的陰道也開始分泌出愛液來。

我再次在她的耳邊說:「現在不是很好嗎?妳看妳的表情多麼享受!」只見她一臉的羞愧,紅著面搖著頭,不肯承認身體的快感反應。我的手也不是省油的燈,再次運起指功,在她的陰核與會陰處不停挑逗,弄得她輾轉反側!

我再施硬功對她說:「若果妳乖乖的聽我說話,我就像現在溫柔些對妳!讓妳享受做女人的樂趣,享受第一次的失貞!若果妳不聽我說話去做,我就像剛才那樣對付妳,不單要妳痛不欲生,還要讓妳的陰道被我插破,使妳將來連想結婚生子也不行!妳知不知道?」

她聽到我的恐嚇後,真的乖乖的點了點頭。

我再對她說:「好!我現在就把妳口中的布拿走,不要嘗試叫救命或大叫,否則,我先殺後姦!」

她再驚恐地點點頭。

於是我把她口中的內褲拿走。我望著她,她也望著我,顯然她已經完全臣服於我的淫威之下,真的沒有叫一聲。我滿意地點點頭:「好!很乖啊!現在讓我們玩個問答遊戲,答對了我就溫柔地強姦妳;答錯或不答,我就讓妳感受極度的痛苦!妳不要以為亂說答案我會不知道,我要強姦的女人,事前一定會做足詳細資料。」

她聽到後也乖乖的點了點頭。

我先不問她問題,因為我感到她緊張的情緒放鬆了下來,就連下身陰道的緊縮感也放鬆了,所以我想先玩弄她一下。我一手抬著她的小屁股,一手伸到她的陰核上左挑右撥,而陽具也在她的陰道內輕輕地慢慢地前後抽送著。只見她在我的兩線進攻下,居然忘記了我是強姦著她,閉起了眼來忘情地享受呻吟著。哼!說她將會是個淫娃真的一點也不錯!不過,原來她的嗓子也蠻好聽的呢!

我一面抽插著,一面扭動陽具,令到她更淫蕩地叫出聲來。我卑視地笑說:「看來妳也是淫娃一名,被我強姦了,還會忘情地呻吟!」她這才發現自己的淫態,忙著否認,但我的手、口、屌卻讓她又一次攀上了高潮,承受著體內的淫浪衝擊,連否認的能力也失去了,只能張開口來忘記自己正被姦淫著而再次呻吟起來。

我再次開口說:「好!問答遊戲開始。第一題,妳叫什麼名字?」

她一面承受著我的衝擊,一面呻吟,當然忘了回答我啦!於是我改變輕撚慢搖的力度,陽具在她剛剛被開苞的處女陰道內大力而快速地捅了幾下,尚未適應強力抽插的緊窄陰道,立即傳出了如被開苞的痛楚,連原本享受的表情也變成痛苦的樣子。

她立即痛得捉緊我的兩邊臂胳,痛苦地叫道:「我……我……叫楊子欣……啊……好痛啊!不要……不……不要……」

我見她乖乖的回答了我的問題,於是轉而慢慢地磨著她緊嫩的陰肉,把陽具緩緩地抽出來,再慢慢地轉著圈插進去,我的手指也不停地在她如尾指甲般大小的陰核上挑逗著,讓她痛楚的感覺慢慢消逝。既痛楚又興奮的感覺衝擊著她稚嫩的幼小身軀,我可以看到她原本白晰的身軀也開始變成了粉紅,我知道再過多幾分鐘,她將會適應了我的陽具,而不再怕我的強力衝擊。

是時候玩一玩心理恐嚇了!

我再問她:「妳今年多少歲?」

她這一次學乖了,雖然開始回復舒爽的呻吟,但也很快地回答了:「啊……啊……還有一個月十六歲……啊……是什麼感覺……為什麼會這樣……啊……」

就在她回答我的時候,我感覺到她的緊窄處女陰道開始很有節奏地抽搐著,好明顯,這是她開始高潮的先兆。而我的陽具更是被她陰道內的吸力慢慢地吸入陰道深處,我也樂得享受一個未滿十六歲的小女孩人生中第一次高潮的吸力!

我再問:「來了月經沒有?」

她邊呻吟,邊回答道:「來了。啊……啊……是什麼感覺……我下面好……好……好奇怪啊……」

「來了多久?」

「年半……啊……好像……好像……好辛苦啊……為什麼……為什麼……」

她當然辛苦啦!我見她快要高潮了,於是就停下了下身的動作,讓她徘徊在高潮的邊緣,想去,但上不了!但她身體的自然反應卻讓她下身自然地向上頂上來,想藉著上頂的動作來取得我捅她的快感。

我再次卑視地說:「妳看來很想我強姦妳呢!瞧,妳自己正不停地套上來,想讓我強姦妳就早點出聲,免得我做這麼多工夫!」

她一面呻吟著,一面否認自己的淫蕩,但下身卻沒有一刻停止過向上套弄,更連陰道內的吸啜節奏也開始變快了。

我的下一個問題要出來了,但我要她在心理清醒的時候才問,於是我就先滿足她一下,陽具抽送得雖輕,但卻飛快,有節奏地配合著她陰道的吸啜而抽插起來。只見她在我一輪急攻的攻勢下,早已經忘了自己是被一個不相識的男人強姦著,而這個男人不單止強姦她,還奪去了她寶貴的貞操!

只見她如像遇溺般,張開口急遽地嬌喘著,雙手緊緊地捉著我兩條臂胳,而雙腳更是有力地纏上了我的熊腰,屁股也是不停地向上搖擺著,務求我的陽具能插得更深入!

我心中恥笑著,好一個淫娃,口中也不放過她:「我說妳是淫娃一點也錯不了!妳現在哪像個處女,簡直是一個饑渴的蕩婦!想我插得妳狠點就出聲!」

她邊淫叫著,邊搖頭否認,但口中卻叫出了讓她自己也不相信的語句:「啊啊……啊……好舒服……啊……啊……再插入點……我下面好……好……癢……啊……啊……再插入點啊……啊……」

就在她的淫聲浪語下,我知道她人生中的第一次高潮終於來了!只感到我的龜頭上傳來了令人感動的熱力,是她子宮湧出來的陰精的熱力!全身因為性愛高潮,而肌肉痙攣的她,四肢像八爪魚般纏著我,雙手的指甲在我背上留下了一道道的血痕。

當我知道她到達高潮時,我不再慢慢地抽插她,而是運盡了腰力,將全根陽具盡出盡入著她的稚嫩陰道,讓她攀上一波又一波的高潮。忘了自己正在被我強姦著的她,身體正努力地配合著我的陽具運動而上下拋動,感受著我灼熱、粗壯的陽具為她陰道帶來的快感。

高潮來得快去得也快,只百餘下的抽插,她已經達到了數次高潮。最後,她全身泛紅的嬌軀軟軟地癱瘓在地上,任由我不停地抽插,在我的陽具開發下,她終於感受到了做女人的樂趣!

我見她慢慢從高潮中回復過來,我的另一條打擊她心理的問題終於提出了:「妳嚐到了做女人的樂趣了吧!妳要一生都好好記著,妳的第一次高潮是由我帶給妳的!一個在妳十六歲生日前,強姦妳的男人帶給妳!」

雖然她正處於高潮的餘韻當中,但聽到我這麼說,眼淚還是汩汩地從眼眶中滾滾流出來。我最明白她現在的心理,一方面悲痛於自己正被一個不相識的男人強姦著,但另一方面卻惱怒於自己的生理反應,卻是完全接受男人的姦淫,還由這個男人讓她體會到人生的第一次高潮!

我最愛就是看到女孩子的這種心理反應,我決定進一步摧毀她的自尊心。

我再次問她:「妳對上一次的月經何時來?」

她像是意識到我將會做什麼,使勁地想推開我,口中喊著:「不!不要……這樣我會懷孕的……」

當然她的力氣再大也不可能推得動我,我邊使勁地幹著她,邊說:「妳只有選擇答我與否的權利,沒有要求我做什麼的權利!妳再不答,我只有選擇插到妳最深處才射出我的濃濃精液,還將妳倒吊多小時,讓我的精液充滿妳的子宮,使妳更易懷孕!」

她受到我的恐嚇,真的嚇得不敢再動,雙眼恐懼地看著我,然後才乖乖的答道:「兩星期前。」

我滿意地說:「即是說,妳今天可能是排卵期,最易受孕!難怪妳會這麼緊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