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賤夫

就在婷尿完後,她突然用最淫蕩的表情看著我,突然抬起了右腳。婷上班時是穿著高跟鞋的,這時婷用高跟鞋踩在我的頭,然後我感覺婷的右腳開始對我施力,只聽婷下達了她今天下班到家後的第一道正式指令:「玲姊,把地上的尿舔乾淨!」然後我就順從地任婷的高跟鞋把我的頭壓到地板上,一滴不剩的把地上的尿水全舔得乾乾淨淨。

舔完後,婷就躺在沙發上,一條玉腿觸地、一條玉腿靠在椅背,兩腿張開得很大,完全露出了婷下面濃密的陰毛及私密的肉縫。我一看就自動過去伏在婷的胯下,我知道婷這時是要我用舌頭幫她服務了。

我愛憐地用舌尖輕舔了一下早已氾濫的密洞洞口,只見婷的洞口在一開一合著,兩塊肉瓣早已腫脹成兩大片了,而在上端的小肉芽也凸起及昂立,我知道婷已進入最動情的狀態了。

在這情形下,我忽而在肉芽尖端輕舔、忽而把舌深鑽入洞、時而掃過洞口,然後隨著我的口舌服務及婷的嬌喘呻淫聲中,婷達到高潮了。

(七)老婆的調教(3)

隨著我和老婆性愛的增溫,我和老婆的感情也是越來越好,我們幾乎無時不在想唸著對方,並且我相信婷自己對性方面開竅以來,一定也是每天想著如何達到更高的性滿足。

只是近來我半軟半硬勃起的次數越來越少了,但皮膚卻越來越好,越來越像女人的皮膚了。而由於控制食量的關係,體重也下降到53公斤左右,連腰身都出來了,這倒沒關係,但是我卻發現我開始有女乳現象。

這個現像一般來說是現代小孩子愛吃炸雞等被注射了生長激素的食物才會有的,但我發現我的胸部逐漸隆起,雖然並不是太大,但感覺有點像是小學女生那種剛發育胸部的感覺,我懷疑是那瓶藥丸作祟,因此在今天晚上我就試探性跟婷詢問:「婷,妳給我那瓶藥是哪買的?會不會有副作用啊?最近我總覺得我的胸部好像變大了。」

婷聽我這樣問,聽出我的意思,臉色一下子變得不太高興:「玲姊,妳胸部太小了,我幫妳變大不好嗎?」

聽婷這樣講,我就發覺真的是吃那藥的關係,而且還是婷故意的,這讓我一時難以接受:「婷……妳為什麼要讓我吃這個?我是男人耶,男人胸部變大成什麼樣子?」

雅婷聽我這樣講,沒有立刻回答,只是突然把身子湊過來,一下子就用她的香舌舔上我的乳頭(註:這時我已妝扮好,穿著婷的性感內褲和睡衣) .在她香舌的刺激下,我開始像女生般的低哼及呻吟起來。

而當她把手伸進我的三角褲時,猛地把食指往我菊門一鑽,一截手指就插進去了。每當婷用這一招時,不知道是什麼原理,但我總會因為婷的插入而在那瞬間自己幻想為婷的學姊,也就是把潛意識中模仿的玲姊一下子佔據了自我。

這時婷總會引導我:「玲姊,妳好淫蕩哦!是不是想要大肉棒插妳了?」而每每在這時候,我就會受不了那個自我屈辱的巨大刺激而產生極度自暴自棄的念頭,用近乎女人的呻吟般喘息著:「婷,玲姊要男人,要大肉棒,我要……」

只是今天我這樣問後,婷似乎不太高興,她突然把手指離開了我的三角褲,然後用命令的口吻道:「玲姊,今天我帶妳去外面晃晃吧!」

聽到婷這樣一說,我不禁嚇了一跳,難不成婷要我穿這樣出外?於是我結巴的小心問:「婷,妳該不會要我穿這樣……」

婷瞪了我一眼,露出一點詭異的笑容:「當然不是,我的好玲姊,妳穿成這樣,我保證妳走不出這條子就會被強暴了!」說完得意地笑了:「妳不知道在我這個月的努力下,妳現在已經是個大美人了嗎?」

說完,婷就硬拉著我到她衣櫃前開始選了一件有點蓬鬆的淡黃洋裝,外加一件輕薄外套……於是在婷的一陣裝扮後,我就變成了一個衣著高雅、穿著洋裝短裙的美女。

對著鏡子,我真的不禁佩服婷這個月在我身上所花的工夫,加上由於藥丸的關係,本來該平坦的胸部竟然被婷用她不知哪時新買的胸罩硬擠出一道溝,我相信這身妝扮即使面對熟人我都有把握不會被認出來。

然後婷自己也披了件外套,把車鑰匙丟給我:「玲姊,我們去麥當勞。」我被她這點子嚇了一跳,不禁結巴問:「婷,麥當勞人那麼多,我真的不敢……」

婷笑著吻了我那剛抹好口紅的嘴唇一下,笑著說:「你也會擔心哦?你們男人不是最愛看我們女生沒穿內褲去人多的地方嗎?」

聽她這麼一說,我倒不禁有點心虛了。說實在話,我真的是也有想過這種情節,只是沒有真正去做罷了,老婆倒瞭解男人心理,看來我這老婆也會去偷看情色文章……

就在腦子東想西想時,我已隨著老婆上車了。好在現在是晚上,而且麥當勞有得來速,於是我懷著不安的心穿著女裝,跟著老婆去麥當勞得來速。

來到一號窗口時,那位服務生是一個看起來就是大學生年紀的工讀生,他顯然看不出我是妝扮的,公式性的問:「這位小姐,妳要幾號餐?」就在當我猶豫時,老婆在副駕駛座搶過來點餐:「我要六個蛋捲冰淇淋,買個袋子裝起來。」於是我趕快拿出一張百元紙鈔遞給那工讀生。

工讀生臨走前還多看了我一眼,也不知道是因為老婆化妝技術好讓我看起來漂亮的關係,還是他有發覺什麼不對?於是一路上無驚無險的回到家了。

(八)老婆的調教(4)蛋捲冰淇淋篇

到家之後,只見婷臉頰潮紅,看她的表情,我知道婷對於今晚的冒險覺得很刺激,而這刺激了她的情慾。婷要我把六個蛋捲冰淇淋先冰在冰箱,然後她自己一個人先進廁所去,不知道在幹什麼。

沒多久,我聽到婷的聲音從廁所傳出來:「子陵,你進來幫我一下。」

我一聽不禁好奇,依婷剛才動情的表情,照理說一回到家她應該很快就要對我進行「凌虐」了,現在卻反而在廁所要我幫忙。於是我依她吩咐進到廁所,發現婷竟然已褪下裙子及絲襪,地上一個臉盆放了些東西,我近前一看,竟然是浣腸的器具及藥水。

我不禁愣了一下:「婷,妳便秘嗎?」

婷被我這愣頭愣腦的一問,不好意思的用她的小拳頭在我背上敲了一下說:「你這人問這什麼問題?你才便秘啦!」然後就拉著我:「還看什麼?還不快點幫人家弄!」

我這時才瞭解,原來婷竟然要我幫她浣腸。這真的又是一個很新鮮的體驗,以往只在日本的A片中有看過類似的情節,想不到今天婷竟然主動要我幫她弄。一想到婷到時那忍不住及嬌喘的表情,老二就流了不少口水並呈現半勃起的狀態(註:因為婷給我那瓶藥的關係,這陣子都是半勃起狀態) .

我吞了一口口水,婷手扶著浴室的小椅子,把屁股對著我,於是我學著在A片中看到的使用方式,把一球的浣腸液對準婷的菊花,準確地慢慢把它擠進去,邊擠我還邊問:「婷,這樣會不會太快?」

婷回頭看我一下,臉色已經整個潮紅了,看得出婷真的很興奮。她小聲又有點不好意思的說:「不會,你繼續,我說停你再停。」

第二球還沒注射完婷突然臉色一變:「啊~~陵,好了,你快出去!」

我不知所以然,乖乖聽從老婆的話出去,才剛出廁所,就聽到一陣浠瀝拉肚子的聲音,以及婷那使人銷魂的呻吟,然後就聽到婷的沖水聲。

等婷開門時,我忍不住抱住婷,愛憐地親吻她。婷嬌媚的看我一下:「陵,你會不會覺得很臭?」

我連忙搖著頭說:「只要是婷妳的,我都不會覺得臭,妳全身上下都是最香的。」

婷很高興聽我這樣講,一直問我好幾次:「真的嗎?」這時的婷露出一個頑皮的表情:「那我要你再發誓,不然今天我不讓你出來。」

我不知道老婆突然這麼慎重其事,但我也只好立刻很慎重地發誓:「我方子陵發誓,只要是婷身上的,不管是什麼都是最香的,絕對不會臭。若我敢嫌老婆的東西臭,我願意受到老婆大人最嚴厲的處罰。」

老婆顯然很高興我的發誓內容:「子陵你自己說的哦!若你敢嫌我身上任何東西臭,我會以後永遠不和你做!」

我只要一想到老婆之前的冷感,立刻忙不迭地保證,哪敢不順她的意?

然後婷深情地用雙手環住我的脖子,她的櫻唇深深的印在我的嘴唇。我和婷深吻著,舌頭也互相儘量深地探尋對方的舌根,我可以感受婷現在是如何的想要我及愛我。

婷引導著我到床邊坐下,她也順勢如秋海棠般躺在床上,我知道今晚的主戲要上場了。我跟著婷也爬上床去,一如往常,我第一件要做的就是把頭湊到婷那迷人三角地帶去尋找那淒淒芳草中的肉縫。

婷今晚顯然更動情了,她那雙均勻的美腿夾住我的頭,把我的頭和她的迷人肉縫用力地湊到不能再近,在這種情形下我也只能拚命地用舌尖以極高的速度在婷的肉縫及尖凸小肉芽上不停來回舔吮。

當婷呻吟聲越來越高昂時,突然婷叫我停一下:「陵,你……啊……不,你暫停一下,我要你去冰箱把那冰淇淋拿來。」

我一時愣住了,婷怎麼會在這時候想吃冰?雖然麥當勞的蛋捲冰淇淋是滿好吃的,但做一半怎麼……

但我可不敢違背婷的意思,於是用跑百米的速度立刻去取了冰淇淋過來。當我拿來時,只見婷不知去哪弄來了一個臉盆以及一根很大的注射筒,其實說是注射筒,倒不如說像一把巨大的水槍。我一看,不禁又傻不愣登的問婷:「老婆,這是……」

老婆這時卻更興奮了,整個臉都潮紅,她喘息著:「陵,你快把那冰淇淋裝進那注射筒……」

我這時有點知道老婆想做什麼了,但更大的刺激感及屈辱感讓我又無法去拒絕,我腦袋裡有如有個極邪惡的惡魔,要我去嘗試及享受這一切的屈辱。

我依婷的吩咐,以最快速度把冰裝在注射筒裡,然後把注射筒的口慢慢又輕柔地湊往婷的菊花洞口,就和浣腸一樣。

婷一連串不斷的低吟,讓我在把那冰淇淋由婷的菊門注入她的體內時就已受不住地自己射了一次,整件性感三角褲濕了一半。當我把冰都注入婷體內後,只見婷也已經快被慾火焚身了。

婷赤裸的身體爬到我身上,慢慢把我壓倒,我被婷強迫的壓著躺在地板上,婷以近乎快哭泣的語調說:「陵,你知道人家怕你嫌人家臭,已經把肚子都清干淨了嗎?還去買你最愛吃的冰淇淋……這一切都是為了你,你可不能說話不算話哦~~」

然後婷伏在我的胸前,深情地直望著我:「陵,我要你再說一次,婷兒的東西都是香的,包括婷的便便。陵,你說一次,快!」

看著婷那近乎快高潮的表情和語氣,我幾乎沒有思索:「我方子陵只要是婷的身上的東西,就算是婷的便便,也會是世上最香、最好吃的。」

婷在聽我這樣說之後,立刻把她的屁股坐到我臉上,用她的菊花往我的臉湊過來;而婷的嘴也沒閒著,不停地隔著三角褲不時輕咬及舔弄著我那半勃起的陰莖。

我近距離看著婷那菊花,只見它不停收縮,似乎有東西要出來,然後就是婷的一陣呻吟:「啊……陵,人家要出來了,你要接好哦……」

然後只見白白半固體的冰淇淋從婷的屁眼緩緩地汩汩而出,我知道這種屈辱是我從沒嘗試過的,但這突破所有禮俗觀念的行為更激起了我的最大變態慾望,我迫不及待地不等那白色的冰淇淋山來就立刻用舌頭把它捲走,並且還會嘗試用舌尖想鑽進婷的菊洞內。

婷在我的刺激下,白色冰淇淋的排出速度更快了,甚至還有夾帶淡淡的土黃色,但是我全部都貪婪地舔食下肚了。

(九、最終章)終極調教

在一間PUB裡,兩個身材火辣的美女坐在吧檯喝酒,只見其中一名美女瓜子臉並且穿著淡黃的短裙露出修長勻稱的大腿,加上絲襪的稱托,更顯她大腿均勻的優美線條;配上低胸的T恤,胸部雖然不是很大,大概是B罩杯。坐她旁邊的另一名美女則是略矮,但胸部更豐滿,眉毛較粗點,看起來就是有個性的性感女人,這女人赫然是我們熟知的雅婷。

這時有不少男士像採花蜂一般圍在她們週遭,只見兩個女人被逗得不時嬌笑不已。這時其中那名較高的美女在雅婷的推攘下,有點不得已地隨著其中一名男士起身,看來是要到舞池去跳舞,只是她不時看向雅婷,似乎有點不太願意,但雅婷不經意的瞪了她一下,她就認命似的被該名男士摟著纖腰下場。

只見兩人互摟著對方的腰跳著慢舞,而那男士顯然也是老手了,隨著跳舞的節奏,右手不規矩地由腰身一直摸到大腿。就在對方手快伸到重要部位時,該名美女緊張的把對方手抓住,不讓他越雷池一步,不過該名男子不死心,緊緊地摟抱著她,先舔著她的耳垂,慢慢地就要往她抹得豔紅的小口吻去,她自然地偏過頭去技巧性的避開了對方的吻。

但就在她偏頭閃開對方的深吻時,看到原來坐在吧檯的雅婷也正在看著她,眼神露出了不悅。她顯然很在意雅婷的眼神,漸漸地就放棄了抵抗,隨著慢舞的節奏及該男士的引導,她認命似的略仰起頭,對方看到她不再閃躲,哪會客氣,一個深吻立刻印上她的嘴,舌頭也深進她的口中。

一開始她似乎有點抗拒,但在對方的舌功下,她逐漸地也開始回吐香舌,手臂也逐漸繞到對方後頸,緊緊地摟著對方。雅婷看到這裡才露出一絲不經意的笑容。

看到這裡我想讀者應該猜到了,該名略高的女子就是方子陵,也就是雅婷的老公我。今天就是雅婷對我的另一項性愛遊戲,最近雅婷在飲食上控制讓我身材更曲條,而且她不知道從哪弄來的一些針藥對我進行注射,使得我的胸部已經豐滿到B罩杯,皮膚也和女人沒什麼不同。

而白天她就交待我必須穿著女裝,看她為我選的一些片子,要我學片中的女人講話及動作。我不知道她從哪弄來的,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不照她的話做,婷就會停止和我的性愛,也不會再用虐待來滿足我,為了得到老婆的性愛,我已經完全成為沒有雅婷就無法活下去的受虐狂了。

今天更是老婆驗收她這半年來調教成果的一項測驗,每當她強迫我裝扮女人時,她就會在事後異常的性慾高漲而在回家後給我滿足,老婆會用高跟鞋踩我,或是給我喝她的黃金水,或是叫我舔她由菊門排出來的冰淇淋或米飯。

我知道再被婷這樣調教下去,總有一天我會真的以為自己是女人,但為了我的愛妻,我總無法抗拒,而更在她給我的一個又一個的虐待下,我更不爭氣的每次都達到性愛的滿足。

今天是星期五,老婆最近上班時穿的衣服也越來越性感了,不止裙子越穿越短,配上她精挑的性感高跟鞋,以及貼身的上衣加上一件輕薄的白色洋裝外套,不止襯托得她的氣質更有一種從前沒有的性感,尤其那堅挺豐滿的雙峰在合身上衣襯托下更是顯眼。

這半年來雅婷的改變也是很大,不再像以前那種冰山美人般的感覺,我想一定是在我的努力之下改變了老婆的。

婷早上上班前,她又用撒嬌的口氣偎在我身上,當然,我也習慣性在她出門前一定要打扮成美美的。

雅婷:「玲姊,我去上班了,不要想我哦~~」說完老婆給我一個深情的擁吻。『噢!老婆現在是多麼愛我及性感。』我不禁這樣的想著。

不過老婆接著說的話讓我嚇了一跳:「玲姊,妳最近越來越漂亮了,每次我們一起出去,都好多男人在問你住哪,叫什麼耶!老公,我好嫉妒哦!」

我一聽就知道老婆這只是開端,她一定又想到什麼凌辱我的方法了。

果然老婆接著說:「玲姊,我幫你找個男朋友好不好?」我一聽真的快昏倒了,我低聲下氣用商量的口氣:「老婆,我是男的耶!我只愛妳,我連別的女人都沒有碰,妳竟然要我交個男朋友,我真的無法接受。」

只見愛妻一聽就臉色老大不悅:「老公,不然上次你和那個男人吻得那麼高興是假的嗎?」

我吶吶的聲:「我是看妳一直在看我才……」其實我也不知道如何解釋,上次一開始的確是為了服從愛妻的命令,但在後來卻因為強烈的屈辱感而產生異樣的刺激及自暴自棄心理,變成是自己不住地向對方不斷索求,宛如一名蕩婦般。好在雅婷早就強迫我穿上特製的三角褲,做好了完善的措施,不然八成會被進攻到重要部位而曝光。

就在愛妻嚴厲的眼光及我自己的含糊不清下,我默許了老婆的這項提議。

很快,在星期六,老婆一大早就在整理客廳,我知道她的同事今天要來。老婆說她跟同事講我是她姊,到現在仍是單身,他中午要來我家吃飯。

就在不安及自虐的刺激心理下,終於門玲響了,老婆迫不及待地去開門。只見進門的是一個長得不很斯文、長得粗壯卻帶有濃濃的官僚氣息的男人,年紀大概不到四十。雖然看得出他已經很努力把鬍子刮乾淨及穿得整齊,但是顯然他不是習慣這樣穿著的人。

我正在納悶老婆怎麼會選一個這種人時,老婆已招呼對方進來客廳坐下了,從老婆的態度看來,她和這同事平常應該是很熟稔的。

雅婷:「全哥,你快進來,我們菜都準備好了,你快點坐下。」然後老婆向我介紹這位同事:「玲姊,這位是我同事,他叫張克全。你別看他這樣子,他可是我們單位的紅人,單位所有採購及預算都他在管的。」

只見那個全哥很大方的跟我笑了笑,但我感覺得出他那色迷迷的眼神不斷在我身上打量。我偷偷把老婆拉到一旁低聲問:「老婆,他怎麼看起來好像不是很正派?」

老婆沒好氣的瞪了我一眼:「你以為你真是在相親嗎?你要找帥哥,我以後再想辦法給你找個像金城武的。」

我低聲回答:「不是這個意思,只是老婆妳怎麼會好像和他很熟的樣子?」

老婆更不耐煩了:「自己同事才不會出岔子,我可以保證全哥絕對不會有問題的。你給老婆我乖乖的偷漢子,若你今天沒把自己成為全哥的女人,我以後不會再讓你碰到我一寸肌膚!」

既然老婆下了最後通碟,我就再也不敢再有任何意見了,於是我們三人就一起共進午餐。

席間老婆不斷和全哥敬酒,只見老婆越喝越多,就在老婆喝了半瓶洋酒後,終於不勝酒力躺在客廳的沙發睡著了,席間就只剩下我和全哥,氣氛一下子有點尷尬。只見那全哥一點都不客氣,把位子移到我旁邊,然後不斷跟我敬酒,這家伙的動機真是很明顯。

在敬酒及回酒的過程中,全哥的左手不知何時已攬上我那纖腰上了,然後逐漸不規矩地往衣服裡鑽。雖然我酒喝得有點茫茫然,但直覺地用手把全哥那不規矩的手撥開,我用早已練得很熟習的女人柔弱聲音微聲抗議:「全哥,你醉了,不要這樣子……」

但我越抗議,那個全哥就越得寸進尺,兩手抓著我說:「小玲,我早就聽小婷說過妳的事情了,妳一個人很寂寞吧?」

我結巴的柔弱說:「婷都怎麼說我的?」

全哥:「她說妳需要男人的安慰,要我來幫妳,所以妳也不要再裝了,讓我們抱一下吧!」說完,全哥就把我摟著抱到另一條沙發壓在我身上。

我真的一時無法接受,更何況對方是一個像流氓般的男人,但我這時卻看到另一條沙發上的婷竟然在偷看我這邊,而且她看我的眼神就好像在說:『你再反抗,看老娘今晚怎麼對付你!』

我潛意識的屈服了,不再反抗全哥的侵犯。三兩下全哥就把我全身脫光,這時我的身體在愛妻的調教下,除了下面掛著一條很小而且已很久沒再硬起來的老二外,其它部份都和真的女人無異,尤其是胸部更是豐滿,但奇怪的是,全哥看到我的下面卻沒有感到奇怪。

只見全哥一下子也把自己脫光光,露出了全身都是毛的粗壯身材,一下子就撲到我身上,我無力的消極抗拒了一下,由於力氣差太多加上愛妻在另一旁監視著,所以沒多久我就認命地不再抵抗了,而全哥那巨大的老二更開始往我的菊門鑽。

或許是由於老婆近來常用她買來的菊門專用假陽具調教的關係,加上全哥自己剛才抹了他的口水在龜頭上,全哥的龜頭已逐步鑽入我那菊門。當全哥的龜頭鑽入我的菊門時,我突然有一種成為女人的感覺,一種極度自暴自棄及自虐的心情。

從我那抹上口紅的朱唇發出一聲低沉的吟哦後,全哥猛然開始全力衝刺,而我也雙手猛抱住全哥後背,全部承受了全哥的一切,這時我的內心已完全成為紫玲而不是以前那個子陵了。

在全哥的插入及不斷變換姿勢及花樣,我那被老婆下藥而無法勃起的陰莖卻由於這極度變態的性遊戲,自己噴射了至少三次,只是每次的射精都不多,但也讓我累到沉沉睡去不醒人事了。

當我醒來時天還沒亮,卻聽到雅婷的喘息以及全哥的粗話。我偷偷睜開一下眼睛,卻看到了令我震驚的一幕:老婆雅婷正在沙發上,全身赤裸的騎坐在全哥身上,老婆那豐滿尖挺的乳房正不住地上下晃動著,而她下面的肉洞正不斷吞吐著全哥的那根巨大陽具。

老婆:「全哥……快!婷兒快要出來了!啊……全哥,婷兒好爽……」

全哥:「呵呵,想不到妳竟然能把妳老公調教得這麼好,真夠勁!今天就給妳好好的爽一下!」

老婆:「啊……婷兒都聽全哥的,把你給我的藥都叫他吃,他也不敢說不。婷兒還騙他說暗戀過學姊,他要穿女裝我才理他,這一切都是為了全哥……」

全哥:「從今以後,你們夫妻倆都要成為我的性奴,懂了嗎?」

老婆:「全哥,婷兒什麼都聽你的,只要你每天插婷兒……啊……」

這時,我想到雅婷之前的一些行為,為什麼她突然變得激情?為什麼本來不讓我碰她?從冷感卻又變成性感,以及堅持要我穿女裝及扮女人的一些異常的堅持……似乎都和這個老婆的同事有關。

這時老婆終於在全哥的不斷抽插之下高潮了,這時她看到我在偷看,老婆用一種羞辱的口氣說:「玲姊,我的好老公,你過來,幫我和全哥舔乾淨。」

我不禁迷惘了……但我已不能回頭了,於是裝出小女人的嬌羞,慢慢地走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