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妻賤夫

(一)老夫老妻

和老婆結婚七年了,有一個小孩,小孩已上國小。剛結婚時,老婆可說是未嘗人事,我可以肯定的說我是她第一個男人,她甚至連自己解決性慾的經驗都沒有。我還記得要結婚前半年,我帶她上旅館時她那副想去又不敢的表情,至今都還深印腦海。

對了,老套介紹一下我老婆,她叫雅婷,是個標準公職人員,身材163,鵝蛋臉卻有清楚的輪廓顯示出她是個有個性的女人,輪廓清楚,眼睛大大的,不過她的眉毛算是較濃的,算是看起來有點嚴肅那型,體重46公斤,在生完小孩後胸部由原來的B罩杯升級到C罩杯,算是前凸後翹那種型的中上級美女。

至於我本人則是在某私人公司上班,由於本人在娶老婆前一年考上某專業技師證照,因此基本上目前屬於公司的顧問職,工作情形很輕鬆,公司有事才會叫我去。

話說婚後,從蜜月期的一個星期三天,到現在的一個月沒一次,真的令我不禁感到沮喪。問題出在有小孩後,老婆就開始以帶小孩忙、放心不下等等理由一直拒絕,近兩年來,幾乎我提出行房的要求時就是碰一頭釘子,到最後甚至只要我摸她一下或有親密點的碰觸,她就立刻跑開或是說她很累。

由於次數實在降得太多了,我個人是相信沒有性就不可能有真愛的,因此不管她再怎麼拒絕及找藉口,我都是一再製造機會,但即使如此,一個月能有一次行房真的就要偷笑了。為什麼會差那麼多?難道老夫老妻真的都會變成無性夫妻嗎?

(二)轉機

直到有一天,終於事情出現了一線曙光。事情的開始是這樣的:有一天我又求歡被拒了,實在被拒絕得太多次了,真的士可忍孰不可忍!依老婆近幾年的規矩,隔天要上班不行,因為隔天會太累;白天不行,因為小孩午睡隨時會醒;天氣太冷不行,她怕冷;白天做太多家事不行,她會沒心情……真的等到都符合條件了,想說晚上可以了吧,卻看她跑去拖地,就是不給你機會!

終於這次忍不住了,我對婷大聲道:「妳記得我們前一次做愛是多久以前了嗎?跟妳講,我現在就去嫖妓,妳不想做總不成佔著芧坑不拉屎吧?我現在就出去外面買女人!」

雅婷倒也不甘示弱:「我幫你帶小孩、做家事,dfjstory.com你還有心情想做,你就是太閒~~」

她這樣念也不是第一次了,我也不可能真去外面嫖,因為我知道若我真的去外面買,平時潔癖的老婆以後更有藉口不和我做了。此刻我一時生氣,也想不到用什麼話去頂她,於是也賭氣回她:「娶到妳這冷感的女人,我寧願娶一個花痴淫蕩的女人也比妳好!」這時我想到的就是近幾年流行的綠帽色文。

其實人類社會灌輸了太多教條規範,從小耳濡目染的結果便造成了一些從不深思對錯的行為。例如一夫一妻制就是一個例子,大家都知道男人性慾是怎麼回事,有美女脫光要和你睡又有幾個男人能抗拒?但自古社會禮俗卻教女人只能相夫教子、從一而終,如今的綠帽文似乎就是要反抗這條不成文禮法教統的一個反逆潮流。

婷聽到我這樣講,她也不服輸,就回我:「有機會我去找個帥哥,你就不要後悔!」

聽到她這樣講,我反倒有點期待。說實話,我現在只怕她再下去真的會變冷感,加上看了那麼多色文,思想早已很開通了,因此只要她還是愛我,其實我是有那雅量(至少目前是自己那麼認為,若真遇上了,那感覺不一定和現在想的一樣)的。

我於是回她:「妳去啊,最好有人要妳這個醜八怪!」(註:我這樣講其實是故意氣她,婷的外表和身材至少有中上之姿,若說她醜八怪,那真的世上沒多少美女了。)

當我這句話出口時,婷先是愣了一下,突然臉色變得很難看,然後拿起她的包包披上件外套就拿著車鑰匙出去了。那一天她後來很晚才到家,而我也不想問她,因為我知道問了她也不會給我好臉色。

(三)情慾爆發

自從那天和老婆吵了之後,我心中越想越悶,真的快一個月沒做了,卻老是碰到她就躲,真的滿腔性火無處發洩。由於小孩今天被送到外婆家去住,因此家裡只有我和老婆兩個人,她一個人在樓下看電視,我也不管她,自己一個人躺在臥房,心中想著婚前的雅婷是如何的溫馴及性感。

這時眼角不小心看到婷掛在衣架上的性感內褲,那是一件在重要部位半透明的性感內褲,雖然我從不過問她為什麼有的內褲看起來那麼土,有的又為什麼那麼性感,但這時不禁想東想西起來,婷上班也穿這麼性感的內褲嗎?難道她……不過我隨即又否定了這個想法,因為婷除了上班以外就是和小孩一起,應該沒什麼時間搞偷漢子的事。

由於實在太久沒做了,看著婷的性感內褲,更覺得慾火焚身,這時我想起了以前看過的一些色文,有的男人會拿女人的性感內衣自己發洩。反正老婆不跟我做,至少我拿她內衣來「情趣」一番總可以吧?

於是我走過去從她的性感內衣中拿了一件最透明的三角褲,放到鼻子前聞了一下,嗯~~香香的。我想像我在吻她的蜜穴,就如同以前我和婷恩愛時常做的一樣,每次我都能舔她的蜜穴直到讓她一再哀求我再舔更深,情不自禁之後我才會提槍上陣。

可惜現在的婷變太多了,我只能自己想像。不知不覺,我已經在用舌頭舔她內褲中最尖端的那部份了,我覺得我快受不了了,我要追求更大的性刺激,即使沒有婷,我至少還能利用她的內褲。

這時我想著,在我看過的色文中都怎麼做的,這時我想到有一篇色文,屬於比較另類的,是老公偷穿老婆的性感衣著的色文。這時我只想報復老婆的狠心,也想追求變態的刺激,於是我把自己的衣褲脫了,嘗試把老婆那件性感的內褲套上……比想像中的更小,但彈性卻很好,因此雖然有點緊,但還是成功把老婆內褲穿上了。

這時的我只想著報復老婆的冷感,以及畸型的變態快感,我隔著三角褲摸著自己勃起的陽具,那種刺激,就好像在報復老婆。我的手摸上了自己的陽具,右手把它從緊繃的三角褲拉出來,握著龜頭,上下套弄著……一陣變態的快感使我快射出來了。

這時突然門打開了,老婆本來在樓下看電視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站在門口。就在這時只見老婆進來,臉上表情卻沒有不悅,她笑著看著我:「你這樣弄會舒服嗎?要不要我幫你?」

只見婷走近來,突然蹲下身,一口把我的陽具含進口中,而且是很深的含進喉嚨,然後猛地幾下吞吐……

剛才自己弄到已經快出來了,加上婷突然加入的刺激,含沒兩下我就不爭氣地噴射而出。婷也沒想到我會那麼快出來,加上含得很深,她一時來不及吐出就把我噴出的精子全都一口吞下去了。

這讓我對她有點不好意思,因為結婚那麼多年來,我從沒要求她吞下我的精液,卻想不到今天她卻毫不在乎地把它吞下去。而且婷顯然還不想結束,一下子把上身倚在我胸前,她那帶有我精液味道的櫻桃小口在我耳邊低語:「陵,你穿這樣好好看,我想要你穿這樣插我。」(註:本人的名字裡有一個字是陵,因此在此用「陵」作為妻子稱呼我的名字。)

我這時真的受寵若驚,天啊!這就是那個不久前才好像快冷感的老婆嗎?只見婷又再伏下去,一口又含住我的小弟弟,禁不住她的熱情,我那地方很快又仰頭翹盼了。

我挺起那好久沒發揮的肉棒,三兩下把婷的衣服剝光,她的萋萋芳草早已洪水氾濫,我挺槍直入……婷兩手緊緊環抱著我:「陵……你用力,我還要……」

「啊~~」婷今天晚上渴求著我的肉棒,就和新婚一樣,一直到高潮了三次才結束。

婷今天異樣的熱情讓我受寵若驚,但不管如何,我終於又嘗到了老婆性感熱情的身體了,我真希望她每天都是如此。

事後我一直在思考,是什麼原因讓婷變得動情?

(四)老婆的性向

話說,我一直思考那天的事,得到的結論是:我那表面嚴肅的老婆很可能看到我穿她的內褲會有性衝動,為了證明,隔天晚上等小孩睡著後,我偷偷的摸到她衣櫥去,再拿一件她的性感內褲,這次這件是側邊透明豔紅色的。

我褪去自己的褲子,慢慢把她那件三角褲穿上,然後套上一件睡袍爬到床上她身旁。若依之前幾個月的經驗,我在這時候爬上床去摸她,她一定是沒給好臉色看,於是我慢慢地靠過去,從她背後抱著她……

果然,婷被我吵醒就一臉不悅,我趁她快發作前,趕緊拉她的右手往我下面一摸,只見她一開始愣了一下,突然她臉上綻出了一絲跪異的笑容:「陵,你幹嘛又穿我內褲呀~~」說著她就拍拍身旁的兒子,以確定他熟睡後就起身向我招招手,我隨著她輕手輕腳到隔壁房間。(註:若兒子被吵醒就什麼都不用做了)

隔壁房是客房,但平常沒人,婷一帶我到隔壁後就整個人撲向我身上撒嬌:「陵,你又穿這樣了,讓我仔細看看。」

說完她開了燈,就一副在看什麼好看的東西一樣,一直看我那已在她的三角褲內撐太高而跑出來的肉棒,然後婷猛地抱住我狂吻……天啊!真的和我想的一樣,我老婆看見我穿她的內褲會興奮!

在一陣狂吻之後,雅婷叫我坐在梳妝台前,然後俏皮地跟我眨眨眼說:「老公,我再幫你妝扮一下一定更好看。」這時我也騎虎難下了,於是就依她安排。

只見婷連忙去拿她的一大堆法寶,什麼修眉毛的、刮腿毛的、粉餅……一大堆,只見婷每拿一件,她臉上的春意就更濃了,最後她還拿出一頂假髮。

只見婷在我臉上擦粉,又修眉毛,最後再拿件她的性感睡衣叫我穿。當我依她意思化好妝之後,只見她看著我,不停撫摸我的胸部,然後猛地低下頭含住我那早已按捺不住的肉棒,不停地上下吞吐,每下都幾乎含到肉棒的根部。

這樣的活塞運動持續了五分鐘,我首先忍不住,猛地按住婷的頭,然後就是龜頭一緊,噴出一股精液,不過由於昨天有出來很多次,今天的量算是較少的。只見婷貪心地舔著嘴邊殘留的精液……想不到婷仍持續昨天的熱情,我心中不禁一陣得意,我終於找到開啟我這嚴肅老婆性慾的方法了!

不過婷顯然還不想結束,她溫柔地摟著我,由於我被她打扮成像女人一樣,因此感覺有點怪異,但顯然婷很欣賞我這模樣,用她那櫻桃小口在我耳邊吹氣:「陵,你來這邊照一下鏡子。」

我被婷半拉到客房的大鏡子前,不禁呆了一下,鏡中的我看起來雖然算不上美麗,但由於老婆化妝技術高超,在我臉上塗粉,讓鏡子中的我看不出皮膚的粗糙,加上眉毛的修飾,以及戴上假髮,加上我本人本就是斯文瓜子臉,真的遠遠看起來還真的會以為是一位高挑的佳麗。

這時老婆看著鏡中的我,更是動情了,只見老婆自己褪下了她睡袍下的三角褲,顯露出她傲人的C罩杯雙峰以及底下茂密的烏黑芳叢,兩手緩慢地向上摟住我的脖子,猛地用力,雙手把我往下壓。

這時我直覺老婆要我蹲低下去,於是順著她的力道慢慢矮下身,逐漸婷把我的頭往她的私密桃園地帶壓,我也感受到這極端的刺激。我順從地伸出我的舌頭往她的最敏感蜜洞鑽,只見婷隨著我的舌頭鑽入而輕哼一聲,然後就是「啊~~陵……快……再深一點……」

我這時更藉機逗她:「婷,妳不把妳下面的嘴張大點,我怎麼吻妳的小妹妹呢?」

婷雙手卻更用力的把我的頭下壓:「啊~~陵,我要你吻我的小妹妹……」然後她兩腿張得更開……在我的舌功猛鑽之下,婷今天的第一個高潮就在我的口舌服務下出來了。

今晚婷的熱情比起昨晚更是一發不可收拾,婷在高潮後顯然還未滿足,這是我們結婚以來我第一次相信醫學報導上寫的「女人高潮不止可以一次」的論點。

婷以近乎粗暴的方式把我推倒在床上,用她的舌尖輕吮著我的乳頭,手更是在我身上敏感部位不停遊走。這情形有點像是一個飢渴的男人在侵犯一個美女,不過只要婷擺脫冷感的低潮,這種主動方式對我來說簡直是不敢想像的天堂。

婷不斷飢渴地把手伸進我的(或該說是她的)性感衣服中,更用最深的口舌服務讓我一直出來……直到再也出不來為止。

事後,我滿足地吻著雅婷,而婷也含情脈脈地依偎在我身上,但我始終在意婷這兩天的轉變,趁她現在心情好,於是我趁機問她:「婷,為什麼我穿這樣,妳就變得和之前完全不同?」

婷似乎也知道自己剛才實在太過熱情了,料到我會有此一問,俏皮地用手指在我頭上爆了一個響栗,嬌媚的白了我一眼:「怎麼,你們男人不是都愛女人淫蕩嗎?這樣不是正合你意?」

我也知道若婷不想講,我也沒輒,但實在又想探根究底,於是訥訥的回答:「是這樣沒錯啦!只要能讓妳保持這麼淫……嗯,我是說性感,要我怎樣犧牲我都願意。不過我真的想知道,妳不覺得妳和之前改變太大了嗎?」

婷這時可能由於剛才高潮餘韻的關係,顯得特別體貼,她俏皮地說:「那你要答應以後在這方面由我安排,只要你能保證,以後我一定只會比今晚更淫蕩、更性感、更能成為你心目中想要的那種淫蕩女人。」

我立刻從床上爬起來,手舉老高一臉認真:「我方子陵發誓,以後在房事方面一切由老婆安排,絕不違背,若有違誓言立遭天打雷劈!」老婆被我這立刻的認真反應也嚇到了(註:方子陵是本篇主角的名字),其實我這幾個月真的才被她的「冷感」嚇到了,因此有這機會,哪不立刻把握住不讓她有反悔的機會?

婷只吃驚了一下,然後看得出她打從心底裡被我逗樂了。然後婷立刻用她溫軟的小手摀住我的嘴,嬌嗔:「你這人,什麼天打雷劈,那我不是要守活寡了?以後不准你亂發誓!」但我看得出她很高興。

不過我還是有點擔心,於是小心的問:「婷,但妳要保證妳最愛的是我。」

婷使勁地鑽進我懷裡害羞的說:「人家不愛你要愛誰?你放心,你就是我心中最愛、最重要的男人。」

婷也在稍後告訴我,為何她會看到我穿她的衣服,尤其是裝得越像女人她就越動情的原因。

原來婷在高中時有一個暗戀的學姊,個性很溫和及多情,功課又好,據婷的說法,當時曾經有一次她到學姊家討論功課時,由於老婆算是比較主動型的,那次她和學姊互相愛撫,但後來由於兩個女生都是未經人事,因此最後也是不了了之。不過事後回家婷整晚失眠,而那感覺也深烙在婷的記憶裡。

而婷之所以在眾多追求者中選擇我,有一部份原因就是因為我長得很斯文,臉型及五官都和那學姊有點神似。雖然已隔很久,但在昨天她看到我穿她的內褲時,婷竟然很快就把我聯想到她高中時的學姊。

當然我有點在意婷是不是不愛我,甚至更愛她那以前的學姊,於是我問她:「婷,那妳現在還會愛那學姊嗎?」

婷倒是沒什麼思索:「我對你的是愛,但當年學姊給我的感覺則是一種肉慾的刺激,而且她是女的,我也不是女同性戀,那只是高中時代學妹學姊的一種純純幻想似的愛情感覺而已。」

也是就在今晚,決定了日後我們房事的基本原則:

1。以後在和婷辦事前,我必須先打扮成女人。

2。以後我必須依照婷的交代,每天照她教的功課美白及保養。

3。有關性的方面必須由她主導,她交待的我必須要絕對服從,若不服從,婷可以拒絕和我做愛。

然後,再來的幾天,婷給了我一瓶面霜以及許多臉部保養品,一看就知道是婷新買的高級品,有清除粉刺的、有使皮膚柔嫩美白的……婷不厭其煩地教我,還在接下來的幾天親自幫我做臉。

我不禁問她:「老婆,我做臉妳會更愛我嗎?」老婆笑了一笑,然後吻我一下:「愛,我要你做好臉,每天都跟我……那個。」然後臉紅紅就跑開了。

這時我真的很滿足,這幾天老婆的熱情真想讓她一直延續下去,只要能讓老婆保持這種性感,要我穿老婆衣服、做臉都是小事而已。

(五)老婆的調教(1)

話說老婆重拾性趣後,要求我每天做保養,並且天天檢查我的的進度,包括有沒有刮腿毛、有沒有按時清潔皮膚等等,然後晚上她檢查完後就會熱情如火地索求我的肉棒。

但是逐漸地……我發現老婆她越來越享受在性愛中主導的方式,而我們的做愛方式也逐漸變成由她在主導,也越來越往SM的方向接近。而我老婆顯然很有當S的資質,而她在做愛中對我的羞辱程度也不斷逐漸上升,而婷也只有藉由不斷地羞辱我才能達到更高的性滿足。一個月後,我們的性愛方式已有了很大的改變。

今天雅婷上班前依舊叮嚀我要按時保養,由於我的工作性質大部份時間都在家裡,不用去公司,因此我近來已習慣雅婷上班我則在家中依她的交代做工課,然後期待她回來之後和我的激烈性愛這種生活模式了。

不過從上星期開始,婷在出門前不止會檢查及交待我要美白保養,還多交給我一瓶藥丸要我每天服用。我本來是不太願意亂吃藥的,不過由於婷再三強調那含有很高檔的胎盤素,可以讓美白更有效,而且對身體好,加上婷在晚上總是以女王的姿態命令我,於公於私我也只好服從地依她的交待服藥。

今天婷下班到家也是快六點了,我們這個月幾乎每天都是婷下班後就瘋狂地玩變裝及女王遊戲,今天也一樣。

婷一下班回到家,就看到一個穿著她的性感內褲的我,頭上戴著很逼真的女生假髮,我的眉毛已經被婷修整得變成細長優美的型態了。婷一關上門,就迫不及待地把手往我胯下摸去,我老二也不爭氣地呈現半勃起的狀態。近來或許是每天做,老二總是只能半勃起,但是雅婷說她比較喜歡我這個樣子。

接著婷就開始舔我的老二,併吞吐著我的蛋蛋,一路舔到肛門……近來婷總愛舔我的肛門,這是我以前從來不敢想像的。然後婷停住了,用命令的口吻道:「陵,來舔婷婷的小嘴!」我就乖乖的把口湊過去往婷的桃園洞鑽去,舌頭自動由兩片肉瓣之間鑽過去,一直往洞內鑽去。

但今天比較不同的是,婷的癮頭似乎更大了,她突然命令我:「陵,你去把那邊茶几上的茶杯拿來!」我不知道婷要做什麼,於是過去拿起了一個大約可以裝500cc茶水的杯子拿來。

只見婷一隻腳跨在小椅子上,兩腿大開,眼睛卻是充滿情慾,我一看到她的眼神就知道她又想追求更高的刺激及嘗試了。果然,婷接過我給她的杯子後,只聽到一陣「浠瀝」的聲音,婷竟然在我面前放尿了,而且用那杯子把大部份的尿液接個正著。

當她快尿完時,只聽到婷嗲聲的命令我:「陵你過來接住,不要讓尿滴到地面了。」我忙不迭地把口湊過去,把婷剩餘的尿液用口接住,並且主動湊過去把陰部舔個一乾二淨。

婷的不斷創新及虐待,讓我像上了癮一般,每次都給我極大的刺激,但也帶來極大的快感。

當我清潔完婷的尿穴時,婷含笑看著我,手上拿著那杯熱騰騰的尿,走近並用左手摟抱著我,只見婷突然把口湊過去杯口小啜了一口,眼中滿是春情,然後把她的紅唇湊過來直到我的唇前,然後我沒有猶豫,也把口湊過去,由她口中吸啜過來她的黃金水,如同喝著最好的美酒一般。

跟著婷就把杯子整個遞給我,然後命令我:「喝光它!」聽到婷那命令的口氣,我猶如被電擊到一般,那半勃起的老二竟然跳動了兩下就射精了,然後我把杯子拿起,一口氣喝光它。

(六)老婆的調教(2)

今天雅婷一大早要出門前,又交給我一張單子,上面寫了今天我必須做的功課,第一部份和前幾個星期差不多,都是要如何美容裝扮的瑣事。

說實在話,經過這陣子婷的教導,加上我每天期待婷和我的性饗宴及深怕婷再回覆以前的冷感,因此我實在做得很勤,更自己上網搜尋相關化妝品及美容的相關知識,加上婷的每天檢查,我的皮膚現在變得比以前好太多了,尤其是臉的部份,毛細孔整個變小及皮膚變嫩變滑。

第二部份則是今天新加的,婷開始要我節食,三餐只能吃固定的蔬果及油脂少的食物,而且雅婷更在最後特別加上一行:

「陵,你今天只能喝500cc的水,若你敢喝超過量的水,看我以後理不理你!愛妻留」

於是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從清早開始就不敢喝太多水,並且依照婷的食譜進三餐,看來婷是要我減肥了。說到這,我也不得不對自己的樣貌稍微描述一下:本人身高165,體重57公斤,標準的身材,算是斯文白淨型的,只是不夠高,但由於臉蛋在男生中算是相當秀氣,因此雖然不高卻長得算是很好看的。在前文中也有提到,就是長得太秀氣,因此才會被老婆聯想到她高中的學姊。

雖然我身材瘦小了點,但和女生比的話當然仍算是較粗壯的,因此昨天老婆就說我臉蛋妝起來是像女生了,但腰身太粗,看來婷是真的非把我妝得完全像她學姊不可。

等到時間差不多,該婷下班的時候了,聽到婷開車進車庫的聲音,我心不禁「砰砰」的跳起來。

婷一進門,我和她就熱烈地擁吻,這感覺,比起當初新婚還要強烈,我真的感覺像在天堂一樣!這幾年老婆的冷感噩夢我已經確定離我遠去了,我也充份掌握到婷動情的重要元素,那就是我要服從,盡我最大所能服從我老婆,包括模仿她學姊以及做她的性奴,讓婷享受性愛中最大的主導權。

這些我都願意,我想,這心聲及感覺,或許也唯有和我同樣遭遇過老婆冷感的讀者能體會吧!

只見婷一進門,本來嚴肅的上班族臉孔一下子變成一副嬌懶小女人的性感模樣,婷摟著我,在我耳邊小聲說:「玲姊,人家一整天上班都在想妳。」(註:忘了說明,我老婆規定,學就要學全套,她在想做時都要叫我「玲姊」,因為她那學姊名字裡有一個字是玲,正好和我的陵諧音。)

接著婷臉紅紅、聲音更低的小聲在我耳邊說:「人家今天都沒上廁所哦~~玲姊妳一定很渴了吧?」

我心在「撲通、撲通」的跳著,原來婷一大早規定我不准喝水就是為了這一刻!這屈辱感及刺激,讓我幾乎不假思索就跪下來用最卑順的姿勢把婷的上班窄裙脫下,接著把她的三角褲褪到她的膝蓋,就這樣跪著用舌頭貪婪地用舌尖舔著婷的肉唇。

婷則背倚著大門,就在我整個口湊到愛妻的另一張小口並密合地吸吮時,只聽到婷從喉嚨深處發出的一聲呻吟:「嗯~~玲姊,人家放尿了……啊~~」然後一股強力的尿液從老婆的尿道口直衝而出,我拚命地用口接住,並大口的吞食著……

老婆這泡尿直尿了快三十秒才結束,而我雖然已接住大約八成的尿量,到底還是有不少順著嘴角滴到了地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