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霞媽媽

小虎初中畢業時身材已經發育的很壯碩,相貌也還算英俊。在他出生的那個貧窮的小山村裡,初中畢業就算是文化人了,作為村裡有史以來唯一一個考上省裡重點高中的高材生,他扛起鋪蓋卷,辭別了一眾親朋,在他們的殷殷囑託中,一個人蹬上了去往省城的長途車。

小虎的家境不是很好,他剛出生不久,媽媽就改嫁到外地,從此了無音訊,爸爸一怒之下燒光了媽媽留在家中所有的東西,甚至連一張照片都沒留下,小虎至今不知道媽媽長什麼樣子。爸爸從那以後變得消沉而酗酒,在他還很小的時候一個冬夜裡,醉死在酒鋪外的河溝裡。家裡幾乎沒有積蓄,好在同族的叔叔伯伯熱心幫助,當年一個小生命才堅強的活到了今天。

學習之餘,小虎還要勤工儉學賺自己的學費和生活費,他在省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大飯店做服務生,說白了就是端盤子的。工資不高但好在工作時間正好錯開了每天的正課,而且還包吃包住,晚上住在員工宿舍,讓小虎省下了學校宿舍的住宿費。

對於初入社會的小虎來說,這伺候人的活計可不是那麼好幹的。工作中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客人,遇到的各種各樣的刁難,所有的委屈和辛酸也只能自己默默承受。本不善言辭的他感覺自己像是帶著一個面具,逼著自己滿臉笑容的和各種各樣的人打著交道。經常都被各種各樣的事弄得他頭昏腦脹。終於有一天,小虎遇到一個借酒調戲女服務員的醉漢客人,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了,一怒之下把那人狠狠地打了一頓,也因此丟了工作,被從員工宿舍趕了出來。

老話說好人自有好報。那名被小虎搭救的女服務員叫劉春霞,芳齡四十,是個離婚多年的單身女人。為了報答小虎,春霞邀請小虎搬到自己家來與自己同住。

住在春霞家的日子是小虎此生中經歷的最溫馨的時光,每天小虎回到家就能吃到春霞親手烹製的可口飯菜,晚上小虎睡在沙發上,春霞經常會起來為小虎掖被子。春霞像一位長輩一樣呵護關懷小虎,而小虎也聽話懂事,令春霞情不自禁生出母愛之情。於是水到渠成的,小虎想認春霞做乾媽,春霞欣然答應。兩個在孤單的陌路人,彼此找到了精神上的依靠,變得不再孤單。

春霞有心幫小虎負擔學費,但小虎不願寄人籬下,她只好幫小虎介紹了新的勤工儉學工作,給她和前夫的女兒小薇補課。

小薇十五歲,還在讀初二。十幾年前春霞和前夫離婚,小薇判給了父親。小薇的父親在一家國企工作,平時工作很忙沒時間管小薇,慢慢的小薇從一個乖乖女變成了小太妹。

小薇第一次見到小虎就喜歡上了這個高大英俊的哥哥,她主動對小虎展開追求。俗話說男追女隔層山、女追男隔層紗,涉世未深的小虎很快就被攻陷了,只因為小薇的容貌長得和乾媽春霞幾乎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的柔美可人。

而且小薇雖然只有十五歲,身材卻已經發育的凹凸有致,雖然比不上乾媽那樣豐滿肥熟,卻也可以看出假以時日不逞多讓。每次小薇含情脈脈的對著小虎大膽的說著情話時,都令小虎有一種錯覺,是在和乾媽春霞談戀愛。終於,他沉淪了,但他很明確的知道自己愛的不是小薇,而是長相和小薇一模一樣的乾媽春霞。

小薇早就不是處女了,她用豐富的經驗,短短幾個月就把小虎從一個初哥訓練成了一名床上老手。每天晚上小虎放學後都借著補課的名號進入小薇的閨房,鎖好門,迫不及待的寬衣解帶,兩人在椅子上、床上、書桌上、窗臺前,或坐、或站、或趴、或跪,用不同的體位反復揮霍著過剩的精力,小薇的陰道裡、屁眼裡、嘴裡、奶子上、肚皮上、屁股上、臉上都留下過小虎基因的印記。

小虎每次和小薇交配都幻想著自己操的是乾媽春霞,突破禁忌的羞恥感每一次都讓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滿足。終於有一次他射精時甚至情不自禁的脫口叫道,「媽媽……春霞媽媽……兒子好舒服……」

事後小薇隨意的說道「虎哥,你剛才喊我媽的名字呢,是不是對她有興趣啊?dfjstory.com沒關係我不在乎的,要不要我可以幫你把她拿下。」

一瞬間,小虎覺得自己最大的秘密被小薇識破,惱羞成怒的他再也沒了往日的憐香惜玉,狠狠的掐住小薇白皙細嫩的脖子,威脅的低聲吼道,「你他媽別瞎說,乾媽是個好人,不許你背後算計她!」隨後飛快的穿上衣服,不顧外面瓢潑大雨奪門而出。

小薇被嚇得哭了好半天,還好因為雨大父親還沒有回家,不然她和小虎的好事就被發現了。她起身去衛生間洗了個澡,洗去了身上交配的痕跡,然後給父親打了個電話,「爸爸,給我換個家教把……他沒欺負我,我就是看到他就討厭,我不要再見到他了!」對於小薇來說,今天這樣的分手雖然令她莫名其妙,但她卻沒有一絲惋惜,小虎充其量只是個她眾多炮友中比較不錯的一個。

磅礡的大雨很快澆滅了小虎衝動的怒火,冒雨回到乾媽家,在樓下徘徊了很久卻不敢上樓。他很擔心今天的事小薇會不會告訴春霞,事實上他還是多慮了,小虎只經歷過小薇一個女孩,還不懂女孩的心思,這種事小薇隱瞞還來不及,怎麼可能會告訴自己母親。他就這麼在冰冷的雨中站著,直到很晚了,春霞見小虎還不回來,給女兒小薇打電話她也不接,擔心小虎安危的她出門來尋找,在樓下遇到了落湯雞一樣的乾兒子。

回到家,小虎病了,高燒39度。晚上,春霞徹夜在床邊照顧小虎,小虎一陣冷一陣熱,熱時春霞用酒精棉給兒子擦拭全身,冷時春霞脫光了衣服鑽進被窩用身體為兒子取暖。折騰了一整晚,天快亮時,春霞疲憊的摟著小虎睡著了。

小虎被燒的迷糊了,他只以為自己做了一個春夢,身邊仿佛有一具成熟豐滿的身子,多希望這是乾媽啊,翻身壓在乾媽身上,用膝蓋分開乾媽的雙腿,把不知何時早已經勃起的滾燙大雞巴對準乾媽肥美的下陰,現在淩亂的黑森林上蹭了兩下,找到正確的路徑,一點一點刺入,抽插。一手摟著乾媽的大粗腰,一手握著乾媽顫巍巍的大奶子,送入嘴裡,多希望這不是一個夢啊。

春霞睡夢中感覺身邊有異樣,醒來一看差點驚叫出聲,乾兒子小虎不知何時壓在了自己身上,那根又粗又硬的大雞吧正插在自己乾旱了多年的良田裡反復耕耘。這小冤家一手摟著她的腰,一手握著她的奶子,壓得她動彈不得。偏偏下體一陣陣久違的快感令她欲罷不能。春霞看得出小虎還未清醒,只是憑本能下意識的姦淫了自己,可這小子含著自己乳頭的嘴裡還呢喃著:「好乾媽……春霞媽媽……」

春霞心想,「天那,沒想到老娘都一把年紀了還會成為乾兒子夢中的意淫對象,要不要制止他呢?小虎那根雞巴可真大啊,撐的人家下面脹脹的,頂的又那麼深,弄的人家心裡癢癢的,自從離婚以後我好久都沒有享受過男歡女愛了,再說小虎現在還是半昏迷狀態,等他明天醒來根本不會記得今晚的事情,到時候就當什麼也沒發生過,我們還是正常的幹母子。罷了,小虎啊,今晚就算乾媽占了你的便宜吧,今後乾媽一定更加疼愛你,補償你!」

於是,春霞順從的被半昏迷的乾兒子小虎壓在身下,中年肥胖的她笨拙的扭動腰肢,迎合著小虎每一次插入。小虎在昏迷中肆意姦淫乾媽春霞,只操的春霞高潮迭起,只恨自己沒早日投入小虎的懷抱,而小虎還是龍精虎猛,許久不見射精的跡象。

隨著母子二人反復的活塞運動,身上的被子漸漸滑落,一陣涼意襲來,小虎打了個冷顫醒了過來,身下是一臉滿足的乾媽春霞,而自己的雞巴還在乾媽下體裡進進出出。

「啊!乾媽!對不起……」小虎不知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但他清楚的知道這不是夢,乾媽一直是他心中不可褻瀆的女神,他沒有媽媽,他甚至把乾媽當成親生媽媽來愛,可是今天自己怎麼會做出這種人神共憤的事情,雖然這種事情他早已幻想過無數次,可他還是覺得自己不可原諒。「我這就起來,乾媽,我真不是故意的,你一定要原諒我!」

春霞正在舒服的當口,忽然見小虎醒來,有一瞬間她也被嚇壞了,「怎麼辦?今天的事如何善了?今後與小虎如何相處?」她腦中飛快的轉動著念頭,「難道要顧及自己的顏面把今天的事責任推到小虎頭上?那今後我們娘倆可就算徹底恩斷義絕了!這可不行!或者我向他主動低頭認錯,承認是乾媽貪圖一時愉快沒忍住誘惑,才會老牛吃嫩草,那也不行,那今後小虎該怎麼看我?罷了,既然如今我們母子倆已經有了夫妻之實,不如趁熱打鐵把關係更進一步,畢竟又不是親生母子,這樣既解了燃眉之急,又讓我下半生和下本身都找到了依靠。小虎想必不會拒絕自己吧,剛才他在昏迷中操自己的時候呢喃的媽媽聲可是發自內心的。不過保險起見,我還是使些手段為妙。」

想到這她雙腿緊緊的勾住小虎的屁股不讓他離開,「冤家,你壞了乾媽的名節,可不能說走就走。」如絲媚眼飛向小虎,她又伸手勾住愛兒的脖子,把他的胸膛貼在自己豐滿白皙的大奶子上。「乾媽自從離婚之後一直守身如玉,沒想到今天被你小子給占了便宜,你要是走了媽就沒臉見人了。」

「可是乾媽,我們是母子啊,我不能……」

春霞打斷了小虎的自責「哼,你看看,現在可是你壓在乾媽身上,都這光景了你才想起我們是母子啊,我們雖是母子,卻你可沒有血緣關係,幹都幹了……你要是對人家有意思就負責到底……要是你不要乾媽……乾媽就死給你看!」

小虎曾經不止一次的幻想過操乾媽,可是當有機會夢想成真時他卻慫了,他知道只要自己一點頭,乾媽從此就是自己的了,可是他就是不敢,原因嘛,一是因為根深蒂固的倫理綱常觀念,二是因為他畢竟還是個孩子,沒有男人那種果敢決絕的勇氣。

春霞見小虎猶豫不決只好親自動手,她四肢緊緊箍住小虎的身子,用力一翻身把小虎壓在了身下,春霞也是過來人,知道怎麼伺候男人,她略微欠身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勢,從趴在小虎身上變成雙腳著地蹲在小虎腰部兩側,而她的陰戶還牢牢地套著小虎那根年輕有力的雞巴,上半身牢牢地壓住小虎,雙手纏著他的脖子,送上軟玉溫香的舌吻,下半身腰肢用力大屁股高高拋起又重重的拍下,兩人的交合部位啪啪之聲不絕於耳。

乾媽的媚態令小虎迷醉,他沒有忘記倫理綱常,可正是這些傳統的道德觀念讓他此時更加興奮,伸出手摟住乾媽粗大的腰肢,用力愛撫著春霞光滑的後背和肥碩的大白腚,感受著大龜頭上的肉棱與乾媽陰道裡的褶皺的每一次摩擦,成功征服的自豪感油然而生,仿佛征服了一座高山,仿佛征服了一支不可戰勝的軍隊,仿佛征服了自己的親生母親。

春霞畢竟上了歲數,難免體力不支,這半天賣力的伺候小虎讓她筋疲力盡了,無奈的改蹲為跪,有些無力的伏在小虎身上,止不住的氣喘吁吁,面上湧現醉人的紅潮,渾身更是香汗淋漓。

小虎見愛母累成這樣,心中感動,他伸手到下面勾住春霞的大腿,用力抬起她的下半身,而小虎仰躺中屈起腿,腳跟蹬床腰腹用力,粗大的雞巴向上挺動,大開大合的狠操乾媽的騷逼,那種舒爽很快從生殖器擴展到了骨髓以至全身,小虎精關大開,大股大股滾燙的子孫漿全數灌進乾媽劉春霞的子宮裡。

春霞被兒子的精液一燙渾身猶如過電一樣一陣不由自主的抽搐,兩腿間更是不爭氣的小便失禁了,尿了一床也了兩人一身。

小虎卻毫不嫌棄,就在尿濕的床褥上摟著乾媽春霞,欣賞著乾媽的媚態,直到她徹底從高潮的餘韻中平靜下來,這才在她面頰上輕輕一吻,道:「好乾媽,你的逼可真緊,舒服死兒子了。?」

春霞面上的春潮剛剛褪去馬上又升起了滿滿的羞紅,可她卻忍著羞意大膽的看小虎的眼睛,「你是舒服了,可你卻害苦乾媽了。」說著幾欲掉淚。

小虎見乾媽如此,忙不解的問道:「乾媽你怎麼了,是不是兒子剛才弄疼你了?」

「那倒不是,剛才乾媽也被你幹的舒服的緊,只不過到頭來你把那些髒東西都射進人家肚子裡,只怕十個月之後你就要當爸爸了。」

小虎經乾媽提醒這才意識到這個問題,以前跟小薇交配時,小薇長期口服避孕藥,不怕懷孕,可乾媽春霞顯然沒有做任何避孕手段。「乾媽,都怪我一時心急,把這事忘了個乾淨,那現在可怎麼辦是好啊?」

到底還是個男孩,遇到問題就沒了主意。春霞等的就是這句話,「依我說啊,你也別叫我乾媽了,你若是對人家負責就娶了乾媽,今後我們的孩子也好有個名分。」

小虎聽了春霞的話頓時愣在當場,久久不語。春霞越等越心涼,心想,看來小虎還是不願意娶我這個老太婆啊,也罷,既然如此就只當今天是一場露水姻緣把。想到這她強打笑容道:「傻小子,看吧你嚇得,你別擔心,乾媽就是和你說笑,乾媽歲數大了,沒那麼容易懷孕的。今後我們還是幹母子,你可千萬不要把乾媽當成輕浮隨便的女人,今天的事實在是不堪,只留存在你我心中就好,萬萬不要被外人知曉。」

誰知小虎一把抱住春霞,「不!我不要!我愛你,我也知道你愛我,不光是母子的愛更有男女之愛,我要你成為我的女人,我要對你負責,對你肚裡的孩子負責,我要成為你的男人!」

春霞喜極而泣,「好兒子,你……你剛才不說話,嚇死乾媽了,你剛剛為什麼不說話,乾媽還以為你玩過乾媽的身子就不要人家了呢!」

「好乾媽,你知道的我不是那種人,我對你的愛天日可鑒,剛才我猶豫不覺得並不是不願意對你負責,而是我在想怎麼才能說服你把我們的關係更進一步。」

「你和乾媽想到一起去了,只要你願意乾媽今後就是你的妻子,等你夠歲數了咱們就領證。」

「好乾媽,我不是這個意思,你聽我把話說完。我發誓這輩子只愛你一個人,我也願意和你領證,讓你成為我合法的伴侶為我生兒育女。只是兒子卻有一個不情之請,我從小沒有媽媽,到了省城以後乾媽你就像親生媽媽一樣愛我呵護我,我都銘記在心,我也一直把你當成我的親媽。以前我曾不止一次的幻想過能夠和親媽你亂倫,所以我不想和你只是成為年齡相差懸殊的夫妻,我想讓你成為我的親媽,我會孝順你,伺候你,同時姦淫你,糟蹋你,操你,操大你的肚子,讓你生下親生兒子的種,讓你給我生個弟弟或是妹妹,一直到給你養老送終,我會終生不娶。」

春霞被小虎的話震驚了,她沒想到一直以來聽話懂事又有些內向的乾兒子內心想法是這麼的叛逆,可是想到那令人神往的母子生活,她又不禁心潮澎湃,不禁罵了一聲「小畜生……」

小虎聽春霞罵自己,以為春霞不樂意,「乾媽,對不起,我也不知道怎麼了,自從認識你,滿腦子都是這種離經叛道的事。」

「都說更進一步了,還叫乾媽?」春霞佯裝生氣。

「……媽!」輕輕的一聲呼喚從小虎嘴裡發出。

「唉!媽的好兒子!媽上輩子一定是欠你的,這輩子才會生下你這麼個喜歡亂倫的大雞巴兒子!今後媽的身子隨你糟蹋。走,扶媽媽到浴室去洗洗,這一身的尿,都怪你,一點也不憐香惜玉。」

浴室裡,小虎一手摟著一身浴液泡沫的媽媽春霞,低頭叼起媽媽的一直乳頭吮吸,另外一隻手伸到媽媽胯下,輕撚著春霞腫脹突起的陰蒂。小虎的一身禦女絕技可是當初的情場老手小薇訓練出來的,此時都回報給美母春霞。

春霞被小虎弄的下體春潮湧動,她強忍著四肢的酸軟難耐,跪下用嘴為愛子小虎清洗雞巴,直到小虎再一次勃起,她才滿意的起身,嘴角勾起一個誘人的弧度,「兒啊,強忍著對身體可不是好事,來……」說著她雙手扶牆撅起肥大的屁股,讓兒子從後面操她的逼,母子倆又操了許久小虎才交貨。

洗完澡兩人從浴室裡出來外面天已經亮了,兩人換了床被褥,回床上摟著躺了一會,春霞起身穿好衣服為小虎準備早餐,而小虎光著身子追到廚房,他最喜歡的就是媽媽此時這樣一身家庭主婦裝束,一把把媽媽春霞的褲子拽到腿彎處,一手摟住媽媽的大粗腰,用力往後一摟,讓春霞的大屁股又向著兒子撅起,可憐春霞一邊做早餐一邊被兒子從身後操逼。簡單的煎蛋和麵包都被春霞煎糊了。

餐廳裡,小虎赤身裸體挺著剛剛射過精還沒有完全軟掉的大雞巴坐在柔軟的餐椅上,春霞媽媽脫了褲子光著腿,老騷逼跨坐在兒子的大雞巴上,把上衣撩起來露出一對白花花沉甸甸的大奶子,媽媽嘴對嘴的喂小虎吃飯,吃一口飯,捧起奶子讓小虎吮一會奶子,一頓飯吃完,小虎的雞巴又一次虎視眈眈,他抱起媽媽回到臥室,第四次姦淫了媽媽春霞。

第五次媽媽一邊打電話幫兒子請病假一邊跪在床上扶著床頭撅著屁股讓兒子從後面操。

第六次媽媽側躺著抬起一條腿讓二次從側面操。

第七次上班前媽媽坐在鞋櫃上敞開雙腿讓兒子操。

前文書說過春霞是大飯店的保潔人員,當她正在飯店裡扶著腰感慨年輕人精力旺盛時,小虎竟來飯店裡找春霞了,兩腿間褲子高高的頂起一個小帳篷。廁所的隔間裡,春霞用嘴幫兒子吸出來一次。小虎還意猶未盡,在餐廳某個無人的包間裡,媽媽春霞撩起工作服的短裙趴在餐桌上,肥碩的大屁股泛起誘人的肉光,又一次迎接了兒子小虎的姦淫。

從此,春霞和小虎母子倆的淫穢亂倫生活正式展開,每一天小虎都要姦淫媽媽春霞好幾次,甚至連她月經期間也不放過,而虎狼之年的春霞在小虎的滋潤下,仿佛年輕了十幾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