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美母緣定今生

靠近中午時,我跟媽媽騎著機車來到基隆廟口吃了午餐後又來到外木山看看海吹吹海風,就這麼一直玩到傍晚,期間,媽媽心情真的明顯的好了許多,我已經好久沒看到媽媽笑得這麼燦爛了!

「天晶!」

在回家的路上,後方突然有人叫了我的名字,隨聲音轉過頭,原來是我高中同學阿德。

「呦!好久不見啦,載馬子出來玩啊?」許久未見,他還是滿身台客風。

「是、是啊……我們要回家了啦……」看來我跟媽媽又被誤解了。

「哈哈哈……回家打炮吧?哈哈,好啦,下次再聊!掰啦!」說完他就像陣風般一下就跑掉了。

「那個……媽……不好意思……我同學他沒有惡意……」我這才想起我載的是我媽,糟糕……

「沒關系啦……年輕人……不是都這樣嗎……」呼……還好媽媽不是很在意,真糗!

不過,阿德一提到打炮……我的腦海馬上閃過裸體的媽媽,唔……雄偉堅挺的乳房,媽媽的陰毛不知道多不多……糟糕……搭帳篷了!

怕媽媽發現我的小弟弟硬了起來,我調整著坐姿,沒想到反而背部在媽媽的胸部摩蹭著,嗚……更硬了啦……不過,媽媽卻不在意,反而整個人趴在我身上,雙手環著我的腰。

「在你同學眼中我們是男女朋友呢……昨天也是,人家以為我們是夫妻……呵呵……」

「家豪……如果媽媽是你的老婆呢?你會不會好好照顧我?」

「這是當然的啊!像媽媽這麼好的女人當然是要捧在手心當寶,我真不懂爸爸看上那歐巴桑哪一點……」

「…媽媽也是都40歲了才被老公拋棄……沒人愛讕……」

「才不一樣呢!我最愛媽媽了!爸爸不愛我來愛!我才不會拋棄媽媽呢!」

「呵呵……謝謝,媽媽心情好多了……」

就這樣一路回到台北我跟媽媽都沒再說話,媽媽還是摟著我,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到家之後,我跟媽媽簡單的用了晚餐後,我拿了之前朋友借我的DVD出來看,唔……恐怖片不知道媽媽看不看……

「哈……我最喜歡恐怖片了!沒關系……沒關系……」媽媽笑著說,那就來看吧。

片子進行到了一半正是緊張的時候,突然“轟隆”的好大一聲,原來是打雷了,又下起了雨,雖然媽媽不怕恐怖片,但是最怕雷聲了,害媽媽嚇得抱著我不放。

等到回過神我跟媽媽已經四目相對了,下一秒,媽媽竟然閉上了眼,這、這是叫我吻她嗎……

于是我便將我的嘴貼了過去,媽媽比我想像中的主動,竟把舌頭伸了過來,我們母子倆就這樣熱吻了起來。

媽媽時而吸吮著我的舌頭,時而滑過我的上顎,相對媽媽的吻功了得,我就顯得很笨拙了,完完全全的處于被動,當然,胯下的肉棒又搭起了帳篷,漲得都發痛了……

吻著吻著,我受不了了,手就這麼伸到媽媽的胸前,撫摸著媽媽的胸部,哇……摸了才知道比看起來的還大啊……

突然,媽媽推開了我,低著頭,臉頰明顯的紅蘊火熱。

「我、我……還沒準備好……」久久,媽媽才吐出這一句。

這麼說,當媽媽準備好,我……我就可以直達本壘嗎……啊……這下我的小弟弟可真的消不下去啦!但就任我深吻……..足有3小時含媽的舌腫!

隔天,我早早的起了床,原因無他,昨天媽媽的那一番話,讓我興奮到無法入眠,趁媽媽睡著後,狠狠的打了好幾槍。當然,打槍的對象就是我那火辣的媽媽。

做好早餐後,我來到房間,媽媽還在睡,我把早餐放在床頭櫃,再一次的端詳著媽媽,比起上次只是打量般的瞄一眼,這次我看的更仔細。

其實一直覺得媽媽很像一位女藝人,但老想不出她的名字,算了……不重要,媽媽穿著那天一起買的睡衣,當然,也是我挑的,粉紅色及膝的薄紗睡衣,穿在里面的則是那天媽媽本來不打算買的紫色薄紗內衣,隱隱約約的可以看見媽媽褐色的奶頭,隨著媽媽呼吸起伏著,修長白晰的雙腿則是蓋著被子,看不到內褲,我想,應該是一套的薄紗內褲,一定很性感!

「早安……我的公主!」我親了媽媽一下,喚醒媽媽。

媽媽悠悠的睜開眼,看到我後,急忙拉起被子遮住胸部。

「我做了早餐,一起吃吧!」

「嗯、嗯,我換個衣服……」

其實,看到媽媽的舉動,我有點不是滋味……媽媽還沒準備好……我這麼告訴自己……

我又將早餐拿了出來,坐在餐桌旁等媽媽刷牙換衣服,卻不知道我的臉已經臭到不行了。

「你生氣了?」突然,媽媽出現在我身旁問著。

「沒有啊?生什麼氣……」我還不知道我的臉早就出賣我了,答案講得我自己都心虛。

「明明就是……媽媽也明白你是男生……多少都會想那種事……」

「只是……我們是母子……似乎不太好……昨天是媽媽的錯……對不起……」

啊啊……這麼說不是直接把我踢出局了嗎?那我昨晚這麼興奮干嘛啊?

「我沒在想什麼!你想太多了!」

「喔……那就好……媽媽今天就去找你阿姨好了……」說完,媽媽便轉頭進去房間收拾行李。

(天啊……我得做些什麼……趕快留住媽媽啊……)

我跟著媽媽進房間,媽媽果然在收行李,得阻止媽媽才行!

「媽……留下來好不好……不要這樣啦……」

「可是……再住下去……媽媽怕……」說到這,媽媽停了下來,又是像上次一樣。

「怕?到底怕什麼啊……我不是說過爸爸的事我會幫你嗎?」

「……」

「……我怕我會真的愛上自己的兒子……」沉默了好久媽媽才說出這句話。

「唔……這、這樣啊……」

其實……我還蠻爽的,要不是爸爸搞外遇,我也沒想到我媽媽會在兩天內愛上我。

我來到媽媽身後,雙手抱住媽媽的腰,說著︰「這樣……不好嗎……」

「當然不好!我們是母……」

媽媽才轉過頭想繼續講,我的嘴已經貼在她的唇上了,我伸出了舌尖,挑了挑媽媽的門牙,媽媽猶豫了一下,打開了嘴,回應著我的吻。

我把媽媽倒在床上,繼續熱吻著,手卻已經不安份的開始摸著媽媽的胸部。

「不、不行……」媽媽試圖阻止我,但是反而又被我用嘴給降服了。

我用指尖繞著媽媽的乳房中心,沒幾下媽媽的奶頭就充血硬了起來,即使隔著內衣及T恤,還是能感受到媽媽的奶頭,雖然媽媽扭動著身體抗拒,但,明顯的被挑起情欲了,開始有點呻吟聲出來。

怕媽媽嚇一跳,我用非常慢的速度輕輕的拉起媽媽的衣服,紫色的薄紗內衣就這麼映入我的眼簾。

「很好看呢!幸好那天買了!」我稱贊著媽媽的內衣,媽媽則紅著臉轉過頭不敢直視我。

我的手掌包著媽媽的乳房,順時針的撫摸搓揉著,並用手指慢慢的將胸罩向左右兩側拉下,媽媽的乳頭暴露在空氣中,因為興奮的關系感覺上變得更大更堅硬了,褐色的奶頭如同一顆櫻桃般靜靜的在媽媽乳房上,我迫不及待的將她含入口中好好的吸吮品嘗。

我時而用舌尖輕輕撥弄著,時而用門牙輕咬,媽媽不知是否是舒服,口中的呻吟聲沒停過。

稍微玩弄了一下媽媽的胸部後,我想打鐵要趁熱,趁媽媽還在享受時,手掌悄悄的滑過平坦的小腹,貼在媽媽的胯下,用虎口按著。

「不!這里不行!真的不行!」媽媽如同遭電擊一般,當我手放上去時,整個清醒了過來,抓著我的手腕抗拒著。

想當然,媽媽的力氣哪比得上我,雖然試圖將我的手拉開,但是我的虎口仍然緊緊的貼著媽媽的陰部,並用中指滑動搔著媽媽的肉縫,媽媽穿的是件輕薄的運動長褲,我這麼一搔,媽媽的肉縫處似乎有股熱氣,透出長褲傳到了我手上。

「家豪……真的不要啦……我們……是不可以的……」現在媽媽明顯的開始抗拒了,眼楮也有了淚珠在眼眶中打轉。

「媽……為什麼?我不夠資格愛你嗎……我只能一輩子當你的兒子嗎?」

「可是……可是……我們是母子啊……這種事……母子是不可以發的……」

「不說誰知道我們是母子?不也一堆人看不出來?讓我照顧你一輩子吧……讓我好好愛你……用男人的身份……而不是兒子……」說著說著,我竟激動著開始落淚,眼淚落在媽媽臉上,跟媽媽的眼淚一起滑落臉頰。

「……」媽媽沒有說話,不舍的幫我擦著眼淚。

「……即使媽媽要密月婚紗……也沒關系嗎……」良久,媽媽才說了這句話。

「當然……我會一直愛你……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說實在的,現在想起來我還是覺得肉麻,但是媽媽大受感動,豆大的眼淚又嘩啦嘩啦的留不停,但,那是喜悅的眼淚。

我跟媽媽再一次熱吻,從媽媽激動的回應來看,媽媽也不顧一切了。

我們幫彼此脫去了全身的衣物,赤裸的呈現在對方面前,而我的小弟弟早就因為媽媽性感的肉體,翹得半天高,媽媽用充滿情欲的眼神盯著,隨即吞入了口中。

媽媽很有技巧的用嘴上下套弄著我的肉棒,舌尖也靈活的撥弄著龜頭及馬眼,並用手輕輕的揉著陰囊。

「啊……媽,你好會弄……」我興奮的不停挺著下半身,恨不得將肉棒整根塞入媽媽口中。

「討厭……不要叫我媽了……叫我的名字……」

「嗯……淑娟……呵呵……不太能適應呢……」我跟媽媽都笑了。

「我也來讓你舒服吧!」我轉了個方向,跟媽媽呈69的姿勢,來到媽媽的陰戶前。

媽媽的陰毛如剛長毛的少女出乎意料的稀少,充血肥大的陰唇也因為興奮像朵花一般綻放了開來,我用舌尖先撥弄著媽媽的陰核,粉紅色的陰核如同受到鼓勵般,迅速的充血抖動著,接著,我整片舌頭貼上了媽媽的陰戶,上下來回的舔著,一下舔著陰唇陰核,一下將舌尖輕輕的刺激著尿道口,媽媽也用不停的淫水回應著我,沒幾下,媽媽的陰戶就濕淋淋的,陰道口大張。

「想要了嗎……」我問了問媽媽,媽媽害羞的紅了臉點點頭。

我又轉了方向,用正常體位,握著漲得發痛的肉棒頂住媽媽的陰道口,但沒有馬上的插入,只是在陰唇及陰道口上來回滑動。

「想要嗎……說出來就給你喔……」我刺激著媽媽,媽媽癢得扭著下半身,淫水又流了出來,隨著我的動作,發出“啾、啾、啾……”的聲音。

「……我想要……大弟弟……」媽媽的聲音顫抖,臉紅到了極點。

「嗯?誰的啊?我沒聽清楚耶……」我捉弄著媽媽,肉棒還是不停的在媽媽陰戶來回的摩擦。

「……我想要……老公……你的……大弟弟……插我的……小妹妹……」說完,媽媽羞得用手遮住臉,用力喘著。

我滿意的笑著,停止了摩擦,握著肉棒對準了洞口後,“滋……”的一口氣插入媽媽的陰道內。

「啊……媽……淑娟……好緊……好舒服啊……」我興奮的喊著,媽媽的陰道比想像中來得緊,里面的旁肉緊緊的包縛著我的肉棒,暖暖濕濕的感覺,差點就讓我射精。

「你的也很大啊……老公……塞得滿滿的……好棒……」媽媽也感到滿足,手勾著我的脖子,吻了我。

等到適應了之後,我開始抽插著媽媽,時快時慢,房間內充滿著我們母子倆歡娛的呻吟聲及性器官彼此撞擊的交媾聲。

「啊……啊……再來……再深入一點……再來……啊……」

媽媽不斷的呻吟著,扶著我的臀部,鼓勵我沖刺,我也用全身的力氣,加大著抽插的動作,媽媽的淫水也因為這樣,沾滿了陰戶、屁股、我的胯下還有床單。

「啊……老公……我好愛你……啊……好棒……」

「我也是……淑娟……我也好愛你……」

我抓著媽媽的乳房,手指也搓揉著媽媽的奶頭,彷要整個人塞入媽媽陰道中用力干著媽媽。媽媽也配合著,隨著我肉棒進入體內時,自己也會朝我撞過來,那時,我們的撞擊聲還一度壓過媽媽的淫聲浪語。

「要來了……要來了……啊……老公……我不行了……」

隨著媽媽即將到達高潮,媽媽的陰道壁也跟著由兩側將我的肉棒夾得更緊,在抽插中搔著我的龜頭,不好……我也快射了……

「可以射進去嗎……我快受不了了……」

「……嗯……射進來……我想要你的孩子……」

我感動的快留下淚來,我的媽媽竟然要幫我生孩子,姑且不論小孩能否健康,但,這是之前我都不曾想過的。

「不行了……射了……」我用力的抓著媽媽的奶子,最後將整根肉棒插入,射精了……

就在這短短的一個天當中,媽媽幾乎變了一個人,我已一個做丈夫的身份,卻企圖要取代成為媽媽的男人,無疑都是一個重大的考驗。

第二天我一醒來,看見懷裡的媽媽仍正熟熟的睡著,我幾乎全裸的身體與媽媽裸露的身體緊緊的貼在一起,想到這裡內心不得不充滿一種幸福的甜密感,我仔細的端看著碧霞,發現他是那麼的可愛、那麼的令我深深的愛戀,我真的不能沒有媽媽。這時碧霞醒了,媽媽發現我正在看著他,起身便是給我一個濃濃情意的深吻,我也抱著她,兩人就在床上熱吻了起來,我回應著媽媽並主動的將舌頭伸進媽媽的嘴裡,讓媽媽能吸吮著我的舌頭。媽媽受我精液滋潤得更形嬌媚豔麗,更加迷人。

收拾好衣服,媽媽親暱的摟著我的回家同爸離婚了,我也開始努力工作,在朋友的幫助下,我帶著媽媽移民到美國,在那娶了媽媽,和我們的孩子開始了新的生活。我經常和媽媽做愛。後來,我成人辦理了結婚登記,同媽媽幸福的生活。現在媽媽為我生了一個剛滿週歲的女兒,女兒活潑健康,看著媽媽給女兒餵奶,一臉的幸福,我緊緊將她們母女摟在懷了,媽媽充滿愛意的看著我!

「媽媽!我會用一生保護你和我們的女兒!」

「嗯,我相信你!」媽媽慢慢靠在我的肩上。她結束談話的同時,我的嘴唇立即貼住她銀粉色的櫻唇。媽媽起先有些驚訝,隨後卻安靜而溫順的任我將舌頭搗入她的口裡……幾年來的不停性愛生活,此刻享愛濃縮在媽媽的失禁淫尿水——

媽媽突然覺得,與我在一起的生活是那樣的幸福,那是一種實實在在的,如同握在手中的幸福,她更明白了愛就在平常的一點一滴之中。因為有我,家便是生活的驚濤駭浪中惟一的避風港;因為有我,家便是漫漫長夜那盞不滅的燈;因為有我,家便是那首我們哼唱了許多年卻又永遠聽不厭的歌。

媽媽溫柔的的用牙齒輕輕拉下我的內褲替我掏出的陽具,輕輕的開口就把我的陽具含進嘴裡她櫻桃般的小口中…… 還是不顧一切的發出甜美的哼聲舔肉棒,深深的吞入到喉嚨時,開始用力搖頭,用嘴唇夾緊揉搓。

我的陽具被媽媽含在小嘴裡舐咬著,或許媽媽沒有什麼口交天份,但她還是努力地施出渾身的浪勁,替我吸吮舐咬著陽具,憑著女人天生的小嘴兒,不斷來回地在龜頭附近吸吮磨擦著,使它更形粗壯挺硬。媽媽這位系出名門的美女,從小就是我夢中佳人的典範,我早就在夜裡的春夢中把她想像成一位美豔淫蕩、風情萬種的女人,如今天天美夢竟然成真,媽媽含著我的陽具,不由爽得撫摸著她秀麗的長髮,按著她的頭享受這法國式的性愛。

我躺著享受媽媽這美女吹陽具的服務,陽具一陣陣的抖顫跳動著,媽媽香唇一張,又吸住我的龜頭,一陣拚命地吸吮,我不由得爽著道:「媽媽,我要射精呀!」龜頭一鬆,一股精液狂噴而出,都射進媽媽的嘴裡,每一滴都被她吞下肚子裡去,小嘴繼續舔著我那直冒精的,讓我丟得更舒服。

媽媽將我的陽具舔乾淨後,張著兩片濕黏黏的美豔紅唇吸著氣,補充剛才所缺少的氧氣。

媽媽直走到我面前,倒了一小水杯,自己喝了一口水,用媚眼示意我靠近她,然後摟著我的頭部把她豔紅的小嘴堵上我的嘴巴,兩張嘴合成一個『呂』字,一股甘美香混合口水液著媽媽特有的香氣直衝而來,她把小舌頭往我嘴裡伸過來,我當然是毫不猶豫地輕咬著她滑軟的香舌,一直吻到兩人都快要透不過氣了,才分了開來。 媽媽站起身,在我唇上輕輕地印了一吻,然後轉身睡在我身邊說:「天晶,等bb睡好,再做好嗎?」

媽媽的身心被我征服了!我粗大的陽具、旺盛的性能力、叫她感到富有平穩的生活,媽媽嬌嫩豔麗的肉體恢復了春天般的生機,開始每天浸溺在我慾念的快感裡,媽媽再也離不得我。時間過了不久,又有身孕……..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