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念成真—真實迷姦親姐姐

我姐姐娜娜比我大三歲,今年已經30了。坦白的講,姐姐並不算特別漂亮,但她是一個舞蹈教練,氣質不錯,雖然個子不高,大概163左右吧,但是胸和屁股很大,很有熟女誘人得韻味。姐姐已經結婚了,有一個今年7歲的女兒。

我姐是一個良家,生活上很傳統。其實我從很小的時候就對她有性幻想,所以小孩子的性觀念可能要比你們想的要早熟。在小的時候,夏天家裡會鋪一張涼席在屋裡,我跟多次都偷偷拉開姐姐的褲子看她的下麵,偷偷摸她。

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一個晚上,我和姐姐睡在沙發上。大家都睡著後,我偷偷的摸姐姐的逼,後來她醒了,她就握住我的小雞雞,並不是擼,就是簡單的握住,並對我說,別 弄了。當時我還在上小學3、4年級的樣子,姐姐娜娜是初中生了,現在想來,她當時可能已經給別人擼過了。

後來年級慢慢大了,這種違背倫理的想法也只能隱藏在心裡,只會在打飛機的時候想像娜娜成為蕩婦,被我操的樣子,借此發洩自己的空虛。但想幹一次親姐姐的想法雖已隱藏,但從沒消失過。當然,現實不是日本電影,不可能直接跑到姐姐面前,把她直接撲倒。我只能想別的方法。

很明顯,迷奸是最有可能讓我實現願望的方法。終於,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加入了一個QQ群,其中一個網友是做迷藥這種生意的。猶豫再三,我從她那買了一瓶叫乖乖水的東西。為了保險,我自己先試了一下,確實能讓人昏睡,到第二天會有些頭暈嘔吐的副作用,加上姐姐已經成家,住在另外的地方,所以也一直沒有去嘗試迷奸她。

機會還是來了,有一天我在姐姐的城市尋找門面,想自己做些生意,就住在了姐姐家裡幾天。而姐夫她這個人,經常夜不歸宿。即使這樣,姐姐也沒跟她離婚,我想姐姐一定經常用手玩弄自己的騷逼。也許上天也要我幹姐姐娜娜一次,我住在她家期間,她感冒了。

那天晚上,姐姐將她女兒安排睡覺後,讓我幫她沖一般包999的感冒沖劑。其實我我在拿著藥和水杯的時候並沒有想到要借機操她。

當我將溫水倒入杯中的時候,才猛然想起。這不就是最好的機會嗎?有機會將迷奸藥放入她的藥中,即使明天產生副作用也可以歸究於感冒的緣故。想到這,我手都有些顫抖,一下子特別亢奮。

因為迷奸,特別是迷奸親姐姐這種事,雖然打飛機時想過無數次,但真正做的時候還是有些讓人恐懼的。最終性欲還是吞噬了我,我的腦海胸劉一個聲音,就是一定要幹姐姐一次,讓她在自己面前露出淫蕩的一面。

幾個深呼吸調整了自己因亢奮都有些顫抖的身體,拿出怕被別人發現二而一直隨身攜帶的迷藥,匆匆倒入姐姐的藥中,然後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將杯子和其她的感冒藥拿給姐姐。

「怎麼泡個沖劑要這麼久?」因為下藥,我用了將近7- 8分鐘才給姐姐拿來藥,她感覺奇怪,於是這樣問我。

「剛開始沒找到藥,然後水也有些燙,就耽誤了一會。」我這麼回答她,因為心虛,我不敢看她的眼睛。

「哦」這畢竟是無關緊要的事,所以姐姐並沒在意。

隨後我坐在旁邊的沙發上,裝作看電視的樣子,其實眼睛餘光一直在看她將沖劑喝光。在這期間,我的內心還是很緊張的,忐忑不安。姐姐講藥喝光,又服下其她的感冒藥,然後也開始看起電視。

這個迷藥的說明是20到30分鐘起效,我只能裝作看電視來慢慢等候。我感覺時間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此刻變得尤其漫長。不過可能是姐姐本身就感冒的原因,大概10幾分鐘,姐姐就說「我有點困,有點頭暈,先去睡覺了,你一會也趕緊睡吧。」隨後她按了一下自己的太陽穴,眉頭皺了一下就走向了自己的房間。

「哦,你趕緊去睡吧,我看完這點就睡。」我趕忙對姐姐說道。dfjstory.com看著姐姐離開的背影,我的雞巴都有些硬了,想著多年的邪念就要成真,我不由自主隔著褲子搓了一下自己的雞巴。但我自然不可能馬上跑到姐姐的房間,將她爆操一番。我還要等她熟睡,藥效完全起作用才行。懷著興奮的心情我又等了大概半小時時間,期間我的雞巴一直硬的可怕,自己一跳一跳的。

看著時間差不多了,我起身關掉電視,裝作想要向姐姐借一下手機充電器的藉口,去敲了敲姐姐的門。姐姐並沒有回應。於是我打開姐姐的門,然後打開房間的燈,走向姐姐的床邊。

「姐~姐~你睡著了嗎?」我試探得喊她,並用手推了推她。看到她完全沒有回應,我又加大了一點力度,用手拍了拍她的臉,還是沒反應,看來藥效起來了,我變得更加興奮了。

我趕緊去關掉了她房間的燈,因為我怕燈光會將她照醒,而關燈後的漆黑中我的心虛也會變的少一點。

雖然關掉了燈,但我拿出自己的手機。打開手電筒模式,走到了這個即將從親姐姐的身份轉變成我的玩物的女人身邊。

看著這種我無數次幻想過的臉,我感覺臉上的肌肉已經因興奮而有些抽搐,嘴裡也不受控制的出現口水,我只能不斷吞咽著。

真的可以操自己的親姐姐了!真的可以盡情的幹娜娜了!我的腦海翻動著這樣的想法。

抬起顫抖的右手,我摸向姐姐的臉龐。這張並不算的上動人的臉,此刻竟是如此誘惑。我的手在她的臉上慢慢的遊走,摸她的頭髮,摸她的額頭,摸她被頭髮遮掩的耳朵,摸她的臉頰,最後落在她的嘴唇上。

她的嘴唇並不豐盈,但卻柔軟又富有彈性。輕輕剝開她的雙唇,又用另一隻手撬開她的牙齒,我的手指伸進她的口中,按壓著她的舌頭,帶出一絲絲的唾液。

忍不住了,我抱起她的腦袋,嘴巴品了上去。可能我的動作有些粗魯,姐姐眉頭皺了皺,隨後又恢復平靜。我盡情享用著她的雙唇,一隻手捏著她的臉頰,迫使她的牙齒分開。我的舌頭嘗試著去親吻她的舌頭,與此同時,另一隻手也在她身上上上下下的遊走著,最終隔著蕾絲的睡衣,落在她的胸脯上。

姐姐的胸很柔軟,隨著我的揉搓,不斷改變著形狀。我的嘴巴離開姐姐的雙唇,我抬起頭,看著姐姐的胸部。沿著姐姐睡衣領口的位置向下一拉,兩顆小葡萄都漏了出來。但再往下睡衣就拉不動了,所以我俯身抱起姐姐的上半身,將她的睡衣自下往上推了上去,但並沒完全脫掉,因為我殘存的理智告訴我脫下後再穿上就難了。

這下姐姐的胸部完全暴露在我面前了。我直接一隻手捏住姐姐的左胸的葡萄揉搓了,然後含住她的右胸,用舌頭舔著我多年來夢寐以求的葡萄。

隨著我的舔弄,她的乳頭和我的嘴巴發出滋滋的聲音,騷逼娜娜的乳頭慢慢硬了起來,而我舔的更加起勁了。但我並不會滿足於此,於是我慢慢的將嘴巴下移,從乳頭,乳暈,到肚臍,到小腹,最終到了她的恥骨地帶。

我的姐姐穿著帶走蕾絲邊的黑色內褲,她恥骨處陰毛也從內褲中露出一些。我此時已不急著脫下她的的內褲,因為我知道面前的這具肉體在幾個小時內都將屬於我,我要慢慢玩弄她。

強忍著興奮,我回到我的房間,拿出避孕套和一個跳蛋。但我事先準備並不充分,就一個跳蛋並不能滿足我玩弄她的欲望。我思索了一下,又找到了眼罩和一副隔音耳機,據說封閉了一些感官,而其她的感覺就會超的敏銳一些,所以我打算給姐姐帶上眼罩和耳機來加強她肉體的興奮度。又想了一下,我在廚房裡找到了一根胡蘿蔔,嘿嘿一笑,我知道難忘的情景即將上演。

拿著準備的器具回到姐姐的房間,想到我親姐姐的肉體要承受的事,我不由露出了笑意。將東西放在床邊,我又一次上下審視著這具肉體。

看到姐姐的雙腳,我很想舔弄一番,雖然我並沒有戀足的癖好。我跪坐在姐姐的腳邊,將她的兩雙腿直接抗到我的雙肩上。我學著日本電影的樣子,含住姐姐的左腳腳趾頭不停舔著,然後舔她的腳面和腳踝。我對腳的欲望並不大,所以我將姐姐的雙腿放下,擺成M形,讓我的親姐姐以最羞恥的姿勢面對我。欣賞了一下,我開始舔起她的小腿,女人小腿的曲線是很漂亮的,我不由又將姐姐的右腿抬起,講她的小腿裡裡外外都舔了一遍。

我要玩弄她白花花的大腿了。我將她的大腿抱在懷中不停撫摸著,這種豐盈的又光滑的手感真是愛不釋手。撫摸著姐姐的大腿根,我拿起旁邊的跳蛋,終於好戲要上演了。

我用手在姐姐的陰部位置,隔著內褲的撫摸著。用一根手指上下的挑動,又總整個手掌完全的覆蓋住,恨不得將其據為己有,完全霸佔。好了,用手機的燈光照著親姐姐的內褲,然後從左側扒開一部分,她的騷逼露出了大部分。

看見這副景象,我不由吞咽了一口口水。我的目光死死的盯住親姐姐的騷逼,完全移不開了。天吶,我就是我20多年來魂牽夢繞的東西,這就是姐姐在初中十四五歲就可能被人操過的東西,現在終於暴露在我面前,我得到她了!!!我用手指戳向姐姐的陰唇,在上面輕輕慢慢滑動著。姐姐在睡夢中可能感到有些癢,有些被侵犯的快感,輕輕得哼哼了兩聲,但沒有其它太大的反應。我知道姐姐如果醒著的話,肯定希望現在有人能含住她的陰蒂和陰唇,我自然要滿足她,畢竟她可是我親姐姐。我趕緊將準備好的眼罩和耳機給她帶上。哈哈,小騷逼,現在用你全部身心去感受米被親弟弟玩弄的快感吧!

我將嘴巴湊上去,姐姐泛著腥味的陰毛刮著我的臉頰,我舔著她的陰唇,時而用舌尖點著她的陰蒂。我故意弄出一點聲張,親吻她的騷逼時發出滋滋的聲音。很快姐姐就又了反應,她斷斷續續的發出哼哼聲,我注意到她的手指也因快感不由自主的彎曲又伸直著。看到姐姐反應,我更興奮了,我瘋狂的舔弄著她的陰部和大腿根,恨不得將她的騷逼含在嘴裡吃掉。

隨著姐姐哼哼得聲音越來越大,她的下面也溢出有點鹹味的淫水。小騷逼,受不了嗎?想讓你的親弟弟將大雞巴插進你的陰道嗎?我心裡這樣想著,但我還沒玩夠呢。

於是我拿起手中的跳蛋,打開開關,直接調到最大的振動幅度,然後放到姐姐沾著淫水的陰蒂處,將剛才拉開的內褲又穿好,這樣內褲包裹這跳蛋,跳蛋就不會掉下來。

果然,陰蒂這麼敏感的地方,經過跳蛋伴隨著嗡嗡聲的刺激,姐姐完全受不了了。她的哼哼聲已變為從喉嚨處發出的呻吟。

嗯~嗯嗯~啊啊啊~啊~啊~

姐姐的臉龐已經因興奮變得通紅,她的眉頭皺在一起,一聲聲的呻吟在房間裡回蕩。她的手指因快感將床單抓出一道道痕跡,下體和雙腿也不安的扭動著,內褲已因淫水濕出了一道痕跡。看到面前這個平時的良家人妻,我的親姐姐被我玩弄出這副景象,我已忍不住想要將雞巴插入她的騷逼中,盡情操弄。

但機會難得,我必須要玩個痛快,我要玩遍眼前這個騷逼的身體每一處!嘴角露出淫笑,我知道我最該玩弄的地方。

肛門!

姐姐是個普通的人妻的,屁眼肯定還沒被開發過。果然,姐姐的屁眼很緊,一根手指都戳不進去。不過我也知道我只能將她的屁眼玩一玩,假如我在她沒灌腸,並且現在昏迷的狀態下跟她肛交的話,極可能使事態失控,甚至傷害到她的身體。但玩一玩還是要的。

沒有潤滑的情況下,想將手指插進她得屁眼很麻煩。所以我回到廚房,用水杯接了一些食用油回來。

姐姐在跳蛋的刺激下還在呻吟扭動著。她應該快高潮了,我猜測。但我現在只想玩弄姐姐的屁眼。我用手指沾了一點食用油抹在她的屁眼上,又在手指上沾了一些。有了潤滑,果然順利多了,一根手指很輕鬆的插了進去。這種肛門被異物插入的感覺,領姐姐很難受,眉頭皺的更緊了,呻吟中也夾雜的一絲痛苦,然而她的痛苦卻只能讓我更加興奮。我將第二根手指又插了進去,然後第三根。姐姐更加痛苦了,身體不停扭動想要躲避,呼吸也越加急促。

差不多了,於是我分別用手指勾住姐姐的屁眼兩邊,向兩邊慢慢的扯開,我要將她的屁眼扯開。跳蛋的刺激和屁眼被人撕扯的感覺,讓姐姐發出痛苦又享受的呻吟聲,臉上的表情向要哭了一般。當時我甚至沒去考慮這樣的刺激會不會讓姐姐醒來,不過好在最終姐姐沒醒,現在想來卻有些後怕。

她的屁眼已被我扯開足夠大了,於是我將準備好的胡蘿蔔拿過來,怕胡蘿蔔在姐姐的屁眼裡斷掉,於是我在上面套上避孕套。現在姐姐的屁眼因為失去我雙手的拉扯,一張一弛的,不停收縮。我拿著胡蘿蔔對準姐姐的屁眼,慢慢的推了進去。待到進入到5釐米左右的樣子我停了下來,這裡已足夠刺激。

胡蘿蔔就這樣插在姐姐的屁眼裡。姐姐還在不停呻吟著,她的內褲已經被淫水濕透了。姐姐應該已經高潮過一次了,但我專注於玩她的屁眼,加上房間燈光昏暗,我沒注意到。不過沒關係,接下來才是重頭戲,我這個親弟弟要用雞巴將親姐姐再操到高潮!

我這才脫下自己的內褲,我的龜頭已經因興奮溢出了一絲絲的前列腺液。於是我邪笑一聲,直接坐到姐姐的胸口處,想要用姐姐嘴巴來舔乾淨。

因為姐姐是昏睡的狀態,她的牙齒是咬合的,想要打開並不容易。我只能用一隻手捏著她的臉頰,一隻手撥開她的牙齒才勉強讓我的雞巴插入姐姐的口中。

啊~我的親姐姐在為我口交!我的龜頭觸碰著姐姐的舌頭,我的雞巴似乎要融化在姐姐口中。姐姐嘴巴的溫熱帶給我無窮的快感,我的雞巴一下一下,進進出出的頂著她柔軟的舌頭。我沒法大幅度的抽插,因為我的雞巴是不是觸碰到姐姐的牙齒,還是挺疼的的。

因為緊張和興奮,我感覺我似乎要射在姐姐嘴中。我趕緊將雞巴從姐姐嘴中抽出,我可不能現在完事,姐姐的騷逼還在等著我的抽插呢。

我從姐姐胸前坐起來,將姐姐的兩腿分開,然後跪坐在中間。我拿出避孕套套在直挺堅硬的雞巴上,然後將姐姐的內褲褪到她的腳踝處,跳蛋也因此掉了下來。姐姐受到的刺激突然消失,使她的呻吟聲小了下來,到眉頭還是皺著,臉龐和脖子都有些通紅。

小騷逼,你以為這就結束了?嘿嘿。重頭戲剛開始呢!

我將姐姐的雙腿抗起,然後又將它們擺成M形,壓在姐姐的胸前。這下子,姐姐淫水氾濫的騷逼完完全全的暴露在我的眼前。

終於,我要幹你了,我要乾親姐姐的騷逼了!

將雞巴對準姐姐肉穴的洞口,慢慢的插入。

好熱,好緊!姐姐的騷逼讓我好舒服。隨著我的插入,姐姐才舒展的眉頭又皺了起來。我用力一挺,我的雞巴完全插入姐姐的肉洞中。

嗯~姐姐不由自主發出一聲低呼聲,我也喘了一口粗氣。隨後我慢慢的抽插起來,先是輕柔的,然後一點點加大力度。雞巴撞擊姐姐騷逼不斷的發出啪啪聲,姐姐也因為我的抽插發出淫蕩的呻吟聲。我俯下身子,一邊繼續操著親姐姐的騷逼,一邊直接用嘴巴封住姐姐的嘴巴,姐姐的呻吟變成了低沉的悶哼,卻令我更加興奮。

「現在我要從後邊操你!」我對著姐姐低聲說道,不管她能不能聽到。我起身將姐姐的身子從正面翻到趴在床上。我拿起旁邊的被子迭在一塊放在姐姐的肚子下,以便讓姐姐的屁股掘起來。現在姐姐的騷逼和屁眼都對著我,她的屁眼裡還插著胡蘿蔔呢,真是淫蕩又好笑。為了能方便我抽插,我只好將胡蘿蔔掰斷一截,留下一截繼續插在裡面。我對準肉洞,再次插了進去。我繼續抽插著,現在要比前面插的更深,姐姐的呻吟聲也更打了一點。

我看著自己雞巴在親姐姐的騷逼裡進進出出,還帶出一些白沫,無比興奮。我又用手拍打著姐姐的屁股,拍打著這兩瓣白肉。姐姐屁眼上的胡蘿蔔也隨著我的抽插擺動著。

我用更大的力度的抽插著,恨不得將我親姐姐這個騷逼穿透!姐姐的呻吟聲越來越大了,她怎麼也像不到帶給她如此快感的是她的親弟弟吧?我用手拍打著她的屁股,不停操著姐姐的騷逼,喘著粗氣,喉嚨裡也發出舒服的低吼。我的每一下抽插都頂得姐姐身子晃動,突然我感到姐姐的騷逼裡一陣陣收縮,她的呻吟聲也不斷變大,我知道姐姐要高潮了,而她的收縮也讓我到了失控的邊緣。

我用盡平生最大的力氣加速操著姐姐,姐姐的收縮和你緊了!不行了,我要射了,我趕緊拔出雞巴,拿掉避孕套,將雞巴對準姐姐的臉用手擼動著,另一隻手拿掉了姐姐臉上的眼罩。我要射在我騷逼親姐姐的臉上!

啊~隨著一聲低吼,我的雞巴噴出白漿,灑在了姐姐通紅的臉上,頭髮上,還有一些落在了姐姐枕頭上。呼~呼~我喘著粗氣,姐姐也因為高潮的餘韻抽搐著。看到眼前被我盡情玩弄的親姐姐,我感到無比的滿足,露出了笑意。

平復了一下心情,我拿起手機對著姐姐拍了幾張照,留作我日後的紀念。最後我拿起紙巾講現場清理乾淨,拔出姐姐屁眼裡的胡蘿蔔,把姐姐的內褲也穿會原位,雖然已經濕透了,但我也管不了那麼多了。再三審查,覺得萬無一失後離開了現場。

那一夜,我的內心摻雜著興奮和後悔,整夜未眠。

第二天,我早早的起來,我要觀察姐姐有沒有察覺到什麼。我明白她現在肯定會察覺到身體的反應,但我將她屁眼的玩弄程度已放的極低,至於她騷逼的變化,我已將現場清理乾淨,她只能當做自己做了一場春夢,即便有些懷疑,我也顧不了了。

姐姐起床了,我裝作關心的問道:「姐,你感覺怎麼樣?感冒好些了嗎?」「好像好一點了,就是還有些頭暈。」姐姐回答到。

姐姐沒有察覺到?還是想不到自己的親弟弟回對自己做出那種事?無論怎樣,這就是我迷奸自己親姐姐,娜娜的故事。

寫到這,雞巴又硬了,找個機會一定要再幹她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