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女總裁 —汪蘭

望著只有紅色吊襪帶和褐色絲襪的汪蘭坐在房間裡和大家打牌,老馮的浴火也被勾了起來抓起一個黑絲美眉就讓她用嘴給自己解開鈕子和褲襠扒下內褲叼出雞巴唆在嘴裡吸了起來。

下面的牌局竟然是汪蘭贏了,脫光衣服的三個男人想立即離開座位去找小姐發洩一下,可她卻叫住了他們:「你們太不夠意思了,我在這既然還找別人,難道當我吃素的麼。」這下大家放心地走了過來從座位上抬起她,叉開的大腿讓胳膊擋著露出滴著騷水的陰部。

汪蘭被放在沙發上一個男人的一隻手已經插進陰道里攪起來,小騷肉被手掌摁在外面壓住陰唇。另一根雞巴也讓她用手掌攥著送進了嘴巴,香唇卷在外面用舌根壓榨起來。老馮在後面讓小姐唆著雞巴,不忘招呼楊平也拿個小姐玩一下,從桌子裡爬出的褐色絲襪吊帶的女人就抱住了他用胸開始蹭著結實的胸膛,舌頭抵出衝進嘴巴裡舔著口腔。

灰絲女人也和另外一個男人抱在了一起被抬在了桌子上,舌頭舔在外面互相交錯用力滴下一大堆唾液粘在絲襪上,手掌按揉著絲襪美胸用手指搓揉起挺立的乳頭,用力一捏就讓酥麻絲滑的快感傳進小姐的身體裡。

汪蘭躺在沙發上雙腿翹起,一根手指在蜜穴口上下撩動,陰蒂上綁了條珍珠細鏈被手指拽起來拉,立刻一股強大的快感傳到心肺讓她開心地攪弄著嘴裡的肉棒,龜頭轉進喉嚨裡再擠出來,吐出的黏絲沾著馬眼吐了口氣在上面,再吸進去擠進嗓子,喉嚨的深邃緊密包夾在暴脹青莖的陽具上面,一會一陣緊張的衝刺一股濃液就擠滿了嘴巴射出來。

香腮流出精液滴在胸口汪蘭舔著雞巴根仰倒在沙發上,腿根抬的更高了,那個男人厭倦了用手指的抽插把雞巴整根送了進去,蜜穴飽和地前後套在陽具上一出一進讓巨大的快感傳入汪蘭的身體,兩顆乳頭立起來讓小指頭在上面瘋狂地搓起來。

此時她只想到性交帶來的快速愉悅的刺激讓自己開心地享用男人肉棒的衝擊,騷肉包住根部讓雞巴在內壁的最深處頂了好幾秒,極大的快感讓她說不出話來不敢呼吸地享受著,一股濃液從花心口射入猛烈刺激著子宮,體內滾燙的精液讓小腹收縮猛吸著陽具不願放走。

軟下來的陽具突然拔出讓汪蘭感到久違的空曠,楊平正架著褐色絲襪女的大腿猛操股間的騷穴,看到鮮紅的穴口滴出精液在微微張開,一陣興奮讓他抱起女人走到了汪蘭身下,手指劃著陰唇嘗了一下騷水的味道,他把女人的屁股抬到了汪蘭小腹上面,先操著上面的騷穴然後自己手指插進下面的騷動裡使勁摳著。

汪蘭的嘴上全是精液讓那個男人用肉棒給她擦勻抹在胸口就讓他站在自己腦後用雙乳夾住雞巴套弄起來,酥漲的乳肉把爆棚的陰莖裹在裡面,鮮紅的乳頭讓拇指摁在一起攪拌。

楊平操著胯下的女人既猛烈又快速,手指在陰道里抽插了好幾下,感到內壁依然光滑緊湊,慢慢拔出來摸到陰蒂用拇指搓一下就拽起上面的珍珠鏈子拉起來。小陰蒂被拉長拽得穴口變形,汪蘭在後面大聲呻吟起來,臉貼在男人襠部舔在肉蛋上。

楊平快要衝刺的陰莖在女人陰道里一陣猛抽,立刻拔出來伸進汪蘭的陰道猛烈抽送起來,狂奔亂捅的雞巴把狹窄的陰道擠得裂開,下體被分開填滿的愉悅感覺讓汪蘭心頭一陣陣的酥麻,捏的乳房更緊地裹在雞巴上套弄。

被推開的女人自己在撕裂的褲襠裡揉開陰蒂攪拌起來,「嗯…。嗯………嗯………」地在汪蘭身邊浪叫。

張不開嘴的汪蘭讓楊平在身體裡連續地一陣猛衝,緊縮的陰道套在雞巴上無縫隙地裹夾,楊平舒服地繼續猛操,濺濕的下體淫水啪啪地飛出來,身體被壓著抽搐的汪蘭感到快意一波波地傳來,吐出肉蛋吸了口氣,嬌喘的聲音夾雜著愉悅的呻吟也輕輕哼起來。

幾乎同時楊平憋了很久的濃精一下噴出茲在花心口裡,收縮的下體接受著精液的淋浴,汪蘭舒服地晃著身子,裹著的肉棒也射出一股濃液黏在乳溝裡,這時褐色絲襪女人的潮水快讓自己玩出來了,她推開男人坐在汪蘭胸口用騷穴堵住了她的嘴,一股淫液就噴出來灌進了汪蘭的嘴巴。

汪蘭感到下體一陣異樣的快感比被內射還爽,騷水一股股的噴出濺濕了腿上的絲襪,已經在黑絲女逼裡狂射的老馮注意到了這點,心裡不禁暗想「又有玩的了。」

張琪在臥室裡穿著一身白色蕾絲內衣腿上的白色長筒襪平展地貼在內褲下面,翹臀的肉從內褲邊下鼓起,看著老公徐飛從外面端進一杯紅酒遞給了自己。

「喝吧,有助於睡眠的」徐飛遞給她加了藥的紅酒,張琪晃了一下還是慢慢地喝了下去,胸口的起伏讓徐飛看的入神,「我才不要這麼早睡呢,咱麼今晚消遣一下吧。」張琪放下酒杯躺在床上兩腿分開誘惑著徐飛。

徐飛壓上去親了下她的嘴唇躺在一邊告訴她:「最近很累,還是休息吧」張琪無聊地靠在一邊看著不理睬自己的老公,心中的煩悶不禁升起,手自覺地伸進腿襠內褲上面摩擦了起來,蕾絲布料在襠部產生的快感讓她沉沉睡去。

朦朧之中一雙大嘴唇親了上來讓她本能地張開嘴吸允,微微睜眼一個模糊的影像在離自己咫尺之間安慰著自己。大腿被有力地分開男人的雞巴頂在內褲上面磨起來。胸口的罩杯已經被拉下,酥胸被完全地壓著,挺立的乳頭劃著男人硬朗的胸膛。

「老公什麼時候改主意了?,可為什麼好像變重了?」張琪模糊地思考著可嘴裡的舌頭不停歇地和那人的攪在一起。

床邊坐著徐飛在套弄著自己的陰莖,大手掌一上一下搓起來一邊看著老婆在床上讓楊平舒服地壓著,老馮拿著攝像機正在拍攝,一旁的汪蘭戴著蝴蝶面具身上穿著黑斜紋褐色連體絲襪在緩緩地朝徐飛走來。

他們是來幫他解決生活壓力的,徐飛一直早洩總是幻想張琪被幹才有感覺,現在他看著自己老婆的胸罩讓楊平拽了出來,兩手捏起38E的豪乳變著花樣在把玩,手裡的雞巴開始慢慢粗了起來。

望著走來的汪蘭全身讓絲襪包著,乳頭讓黑斜紋遮住腿襠是黑蕾絲鏤空地把陰唇露出來,豐滿的大腿在性感的褐色斜紋絲裡搖曳誘惑,慢慢走來美腿踮起腳尖分開他的膝蓋,絲襪鏤空的襠部朝豎起的陰莖上面站過來,似乎一滴淫水滴了下來。

「老馮你從哪找來的性感騷貨,快要讓我又洩了。」徐飛覺得下體難受,不好意思地問他。

「別說話,你射我拍,今天讓你洩好幾回。」剛說完就看見汪蘭蹲在徐飛腿間嘴巴來到了龜頭上方吹著氣,隔著絲襪摩擦乳頭的雙手分大了他的雙腿,用豪乳貼在內側讓徐飛覺得柔軟無比,淫蕩地晃了一陣以後香舌吐出抵在馬眼上挑弄起來,徐飛感到一陣瘙癢讓陰莖暴豎。

繞了幾圈在龜頭上汪蘭的香唇一點點壓著陰莖往裡吞,整根吞進以後用喉嚨用力攪拌嘴巴在肉蛋外面吐出舌頭捲起來。

「太硬了,不行」徐飛的雞巴在喉嚨裡膨脹擴大一股濃精射了出來從她的嘴裡溢出,汪蘭吐出肉棒抹了下嘴巴看著身後的老馮。老馮給了一個眼色之後她就爬到床上坐在楊平後面用乳房揉起他的後背。

徐飛看老婆身上又多了一個女人不免有些驚訝,這時楊平來到張琪腿間拉下了內褲露出鮮紅的小穴,陰唇不粗的蜜穴口很快被扒開,舌頭挑弄著伸了進去。騷水沾在上面讓內壁很快吸收給了張琪舒爽的感覺,兩腿夾著他的肩膀往裡送。

汪蘭來到她的枕頭邊張開大腿在俏臉上貼了下去,迷糊卻性意盎然的張琪用嘴吸允著蕾絲邊流出的淫液,舌頭貼在穴口讓騷肉吸進絲襪給汪蘭了涼滑的快意。

看著兩個女人在眼前被楊平同時玩弄徐飛的雞巴又硬了起來,楊平的舌尖滑出陰道舔到小腹來到乳房之間,捏起的乳房飽漲地埋著他的臉龐,乳頭在頂端被舔上來的舌頭挨個吸允著,快感一波波傳進張琪的大腦讓她分不清是在做夢還是什麼,舔著騷肉拽著從蕾絲縫裡伸出來讓汪蘭的下體也快氾濫了。

楊平脫了內褲把張琪翻過來趴在床上,汪蘭依舊靠在枕頭上讓她舔著逼。絲襪被拉開騷穴不受約束地貼在她臉上,淫水四濺沾滿了俏麗的臉暇。

徐飛看著最精彩的一幕發生了,楊平的大肉棒對準穴口噗嗤一下地捅進去,老婆的身子開始上下伏動,他能看見陰毛在肉蛋後面跟騷肉一起裹緊肉棒的根部隨著頻率在承受著壓力,這讓他的雞巴迅速擴張手裡握著更緊了。

楊平的大手掌按著張琪的大屁股前後猛操,覺得陰道加緊著自己往裡吸,胯部抬起小腹往上慢慢提讓張琪的屁股撅起來被更好地衝擊,這個姿勢讓她愉快的不得了,吐出嘴裡的騷肉開始:「哦………哦……。哦……。」地哼出聲來。

一會兒就猛射狂噴的龜頭在陰道內壁快速抽送,濃精一股股地灌入體內,楊平不想拔出來慢慢地再晃了幾下直到最後一滴精液射在張琪的體內,才從擠開的穴口拔出癱軟在一旁的沙發上。

張琪還沒過癮地保持姿勢趴在床上,汪蘭從她身下滑入摟在一起親了起來,舌頭攪在一起親密地纏鬥,淫水唾液交合在一起,大腿纏繞在股間讓穴口互相貼近,小腹的摩擦帶動穴口的潤滑騷肉瞬間纏在了一起,絲絲快感隨著撞擊愈演愈烈,兩個女人都有了感覺。

汪蘭壓在張琪上面把她的手摁在騷穴上面揉起了陰蒂,張琪的手指彎曲一邊搓著陰蒂一邊碰觸到汪蘭的騷穴絲絲熱氣從裡面噴出讓她心扉彌熱。

汪蘭也坐下來在她前面揉起自己的陰蒂來,兩個女人面對面按摩自己的下體,穴口只有幾釐米的距離互相張合地吸引對方。兩個乳頭也磨在了一起,絲滑的感覺傳遍全身,汪蘭的嘴喘著粗氣卻被張琪的貼上吸起唾液來,淫菲的動作讓徐飛的精液就在馬眼口等著。

兩人拿開雙手騷穴完全對在了一起,熱氣交合灌輸在體內讓大家都很瘙癢,於是快速摩擦了起來。穴口快速撞擊騷肉陰唇互相吸磨著濺出淫水,兩個女人都抱緊對方成熟豐滿的酮體豔光四射。

張琪的小穴快要噴出淫水了,她抓住汪蘭的大腿根使勁磨,還是不滿意地滑向小腿最後來到腳後跟把它頂入騷穴裡按壓著內壁,騷肉外翻著捲曲在絲襪上,汪蘭從腳底傳來奇癢的快感趕緊摟住她的腰,豐滿的嬌軀細膩的脂肪磨在自己騷穴口上無比爽快,「快要……丟了………啊………不行…………啊……」張琪壓制不住體內的快感潮水從胸口湧向穴口,貼緊腳踝的蜜穴擴張著陰道茲得一下噴出了一股潮水。

淫液濺滿了汪蘭的整條大腿讓她靠在一邊也用手摳挖進陰道,老馮忍不住爬過來挺起陽具刺溜地順了進去,快速膨脹的陽具一會就塞滿蜜穴,舒服地前後抽送起來,有了前面的潤滑一下下直撞子宮深處的老馮讓汪蘭爽的不行。

徐飛的精液暴漲地從龜頭噴出,沖射一陣後還是站起來走向老婆壓了上去,此刻無比的嫵媚的張琪讓他性慾大漲,抱緊她的身體在蜜穴衝撞出入擠得小穴口的騷肉緊貼在陰莖上,內壁狹窄順滑的擠壓讓徐飛從沒有這麼舒服過。

張琪愉悅地躺在床上大口喘息著,身邊的汪蘭也奮力蠕動身軀來迎合老馮的抽插,不一會體內接納了一股炙熱的暖流讓她舒服不已。

一小時以後汪蘭在浴室裡洗澡,張琪也走了進來,望見張老師的汪蘭驚訝地說:「張老師是你!」張琪瞬間似乎明白的小剛說的原因,她也問汪蘭:「小鄭媽媽,你怎麼和他們混在一起?」汪蘭只好將週末的經歷告訴了她,張琪想了想說:「沒關係,我幫你這個忙。」

「小鄭,小剛,你們今天放學到老師家去補習,都給你們家長講一下哦。」小剛無奈地看看同桌的小鄭,他們雙眼一對都露出沮喪的神情,走在老師家的樓梯上看著紅色連衣裙裡露出的小半截屁股隨著絲襪大腿的步子越來越清晰地浮現,小剛心裡有種很好的預感。

「你們在客廳你坐著,先喝杯飲料」張琪走到他們跟前對著擺放杯子的電視櫃彎下了腰,提高的裙襬把丁字褲撅起露在了白皙的臀肉中間,褐色窄小的丁字褲就勒在陰唇上面周圍的一部分隆起裸露地展示出來。「快看,老師的丁字褲。」小剛拉了拉小鄭激動地說,卻被他嚴肅地推開了。

張琪倒好果汁走出來擺在茶几上,乳溝從緊身領口裡跑出來頂在一起,小剛一直在仔細地盯著胯下的雞巴有些硬了,「你們喝啊,我去房間把衣服脫了」。

這話一出大家都互相啞然地看著張老師,胸口有點興奮地發悶不知道張老師要怎麼樣。張琪這時已經走進了臥室,小鄭期待的手握著水杯,張琪在裡面提起紅色連衣裙脫下,看著褐色透明半罩杯包裹的乳房和同色的丁字褲,還有腰間的黑色吊襪帶拉著的褐色絲襪,整個酮體性感怡人,然後滿意地走了出去。

小剛與小鄭再次吃驚地看著張老師的著裝,今天還在學校一臉嚴肅的老師竟然在面前就穿著內衣走了出來。「哎呀,你們待會就在我房間裡補習,這裡太熱了,老師在家隨便一點,你們出去別亂說哦。」

「知道,一定」小剛機靈地答應著張琪然後兩眼在她身上猛瞟,小鄭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張琪從陽台拿出換洗衣服然後走過來蹲在小鄭面前,看著發紅的小臉蛋在自己乳溝上面羞澀地望著,下體的蜜穴有些潮潤了。

「小鄭你們先到我房間去,待會我洗個澡有按摩的要來給我做全身按摩,你們學習就是了。」張琪給他們講完就領著他們進屋了。小剛這時的雞巴已經脹了起來,跟在老師的後面來到化妝台的旁邊坐了下來。

假裝學習的他從身邊的鏡子盯著後面的張老師慢慢打開背後的帶子從香肩滑下胸罩,38E的奶子立刻伴隨著堅挺的暗褐色乳頭跑了出來,雞巴要磨破褲頭的小剛按了它一下,興奮又鎮定地望著半裸的張琪。

張琪把腿放在床上慢慢解開吊襪帶掛鉤脫掉絲襪,轉身走進沒關門的浴室,在玻璃門裡扔出了自己的丁字褲慢慢打開噴頭洗了起來。小剛看的浴火撩身心想這還能忍的住,馬上起來跑到淋浴門邊伸進半個腦袋瞧著張琪被水淋的大屁股。

陰唇上流淌下水紋在細膩翹挺的臀瓣上好看極了,張琪彎腰抹浴液把菊花口都露了出來,小剛正要脫褲子忽然門鈴響了,小鄭跑去開門,他也只好悄悄地回到了座位上。

「你好我是來給這家人做按摩的。」徐飛看到十幾歲的小鄭不由得想笑,還是嚴肅地拿著按摩床站在門口。

「哦,你進來吧,先在客廳等一會。」小鄭讓徐飛進來然後走進臥室在浴室外喊張琪:「張老師,做按摩的來了。」裡面傳來張琪的聲音:「哦,馬上好。」就聽到水聲已經停止,裡面收拾東西吹風機的聲音隨即響起。

過了一會兒張琪裹了一件大浴袍走出來到客廳,小剛在臥室的外面向客廳張望,徐飛已經打開了按摩床開始準備毛巾和乳膏,張琪在旁邊背對著他脫掉浴袍露出全裸的酮體,側面卻讓小剛看了個精光。

「女士,請趴在上面,不要擔心我這有毛巾。」全裸的張琪小心地爬上去被毛巾蓋在了屁股上。

「女士,我上個廁所好麼」張琪指了指房間走廊裡面,徐飛走後小剛趕緊溜進客廳站在張琪旁邊,也不說話就是瞧著她的裸背驚訝地發呆。「小剛,你幫我看看老師後面遮好了沒有,可別讓那傢伙看光了。」

張琪說這話的時候臉暇的紅暈泛起,下體的蜜穴又有點潮濕了,看著小剛把頭伸進屁股後面觀察自己,稍微分開了腿根一點好讓她看的更清楚,小剛看見菊花口被稍微地壓著蜜穴整齊地並在腿根裡面絲毫沒有遮掩,紅撲撲的陰唇嬌美地藏著騷肉。心裡陰暗的他用手摸在毛巾上說:「老師,沒問題都遮住了。」

這時徐飛走出來開始在手上抹起按摩油然後涂勻一寸寸地在張琪身上推拿起來,「嗯………舒服……死了……」一邊撒嬌地悶哼一邊舒展自己的身體在按摩床上,並沒有被趕走的小剛在那大膽地看起來。

徐飛的手推到屁股把毛巾上移了一些,然後來到大腿均勻地擠壓起豐滿的腿肉,在小腿和腳心按摩油把肌膚涂的油光發亮,雞巴在褲襠裡脹起的徐飛順著大腿內側推到了腿根周圍,慢慢分開股間嬌羞的陰唇再次映入小剛眼底。

徐飛的手掌擴充著腿根裡的蜜肉,讓陰唇逐漸分開露出黏稠的穴口,手掌帶著精油慢慢推送到臀部向外擠開,把菊花和鮮紅的陰道都暴露出來。小剛看得分外眼紅揉了揉胯下的雞巴,不敢相信張老師如此私密的地方讓自己全部窺視到了。

「女士,你爬起來一點把腰挺直這樣利於血液循環。」徐飛說完慢慢扶著張琪的肚子撐起上身,此時毛巾已經滑落,光溜溜的大屁股加全裸的身子就跪在按摩床上,腿稍微分開挺胸的身體從豐滿的裸背一直到臀溝下方,油膩清晰的陰唇和蜜穴就在那裡,染紅的腳趾甲與發亮的腳底延伸出結實豐滿有光澤的大腿彎曲起來。

「手撐在床上放鬆,屁股撅起來,我現在給你按摩乳房。」徐飛塗滿精油的雙手來到了前面推揉起圓挺的豪乳,酥肉與翹挺的乳頭被按在掌心裡,細膩堅硬的感覺讓徐飛舒爽地揉搓起來,胯下的雞巴從褲襠裡頂直。

小鄭在裡面待了很久才出來看見張琪跪在按摩床上,有光澤的肌膚性感迷人誘惑著小剛盯著她一動不動,小鄭來到前面看到油光發亮的大奶子在徐飛的按摩下更加膨脹迷人,堅挺的褐色奶頭夾在乳肉中間讓指頭揪起搓弄。

「小鄭,你也出來了,要不要試一下。」張琪興奮地說出來這種話,嬌羞的面容紅菲迷人,她抓住小鄭的手往自己的酥胸上按,少年有力的手掌讓自己成熟的蜜肉酥麻愉悅,同時徐飛脫掉自己的褲子露出莖暴的雞巴一下捅進了她的嘴裡,讓小嘴緊密地吸允著。

張琪轉過身子靠在徐飛身上,胸口還有四隻手的按壓,抬起一條大腿露出敞開的蜜穴。張合的騷肉吐出分開把裡面鮮紅的陰道露出來,小剛忍不住走過來脫掉褲子用手揉搓著雞巴盯著蜜穴口。

徐飛的手伸出來一隻摳到陰蒂上搓起來,轉圈的揪拽讓陰唇完全擠開陰阜上濺滿了淫水,酥麻的感覺傳遍張琪全身,嘴裡的雞巴越來越硬,小剛看著有光澤的陰唇隆起來貼近腿根,用一隻手伸過去抓住拽著,讓穴口變大以後騷水有些溢了出來,徐飛的手指插了三根進去,內壁緊湊地吸壓,喉嚨裡的雞巴更是一會就鼓脹地射了張琪一嘴。

小鄭還在揉捏著她的大乳房覺得舒服酥軟好像兩團肉泥一樣攪拌著自己的手腕拔不出來。徐飛拔出陰莖走到按摩床旁邊,抬起張琪的大腿用手撕拉著穴口把一根陰莖就發脹地捅了進去。

「啊………太爽了…………太爽了……。抽快一點………啊…………」隨著張琪的浪叫雞巴在陰道里被擠壓發脹往裡更深地刺進去,像推油一樣每一寸都這麼地舒爽。張琪在按摩床上側躺著享受下體的快感,奶頭堅挺地讓小鄭唆著,自己身體開心地蠕動,小剛趴過去盯著雞巴在自己肉穴裡面出出進進,愉悅無力的喘息讓身體更加開心。

小剛的雞巴快到極限了,他來到張琪的嘴邊從一側滑進香腮,張琪立刻舒服地摩擦起來,吸允著堅挺的肉棒在潮濕的口腔裡變得柔軟,一股熱流慢慢地從裡面滾淌出來,絲麻的快感滑進腦門。

她抓著小鄭的雞巴也放進自己嘴裡,剛硬起來的肉棒結實地滑進香腮,左右兩根同時衝擊口腔讓蜜舌來回舔弄著馬眼,並排同時吞進喉嚨壓榨起來,小剛和小鄭的雞巴沒有堅持多久就射出了精液從深喉流進去。

徐飛的雞巴也射了出來精液深深流淌在張琪體內,慢慢拔出一條精絲,脹紅的小穴口飽滿收縮著,閉合的內壁夾著陣陣快感依舊徘徊在身體裡,房間裡只剩下她沉悶的呻吟。

與此同時在小鄭的家,汪蘭穿著真絲藍色睡袍在臥室裡等待著誰,長期的淫亂讓她無法持久下去,只要這個理由可以讓她暫時躲開老馮他們的騷擾,今天是排卵期但汪蘭決定不吃避孕藥,晚上要去接老鄭回來,可他最近的疲勞讓她覺得還得有個雙保險。

門鈴這時響了起來,不必在意胸口張開的睡袍露出圓滾的乳溝汪蘭走到客廳打開了門,走進來的小濤看著她甜美的笑容下粉嫩酥白的胸脯頓時就樂了,汪蘭關上了身後的門然後脫掉睡袍露出肉色雕空絲襪的下體和漲紅的穴口,還有飽滿的酥胸,轉身對小濤說:「快點進來,我待會還要去接人。」

半年後的一天,老鄭在沙發上看報紙,給小濤開門的小鄭漫不經心地讓他進來然後就回房了,來到廚房的小濤看著肚子大了好多的汪蘭,穿著高跟鞋和黑色雕空絲襪在洗碗,丁字褲從睡裙裡就能看到,大屁股比以前更加渾圓翹挺,真絲睡裙吊在肩上把乳房遮住可卻有深邃的乳溝從中間露出來。

「小濤來了,來幫阿姨幹活。」小濤走過去抱在她的身上,汪蘭彎腰用嘴和他的貼在了一起,兩條舌頭甜蜜地糾纏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