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女總裁 —汪蘭

小陳一聽這話有些雞巴發脹,胸口緊張地答應下來就拿著皮包靠在旁邊換衣間的門口坐下,汪蘭進去以後輕拉上簾子,把情趣內衣在身上比劃一下就掛在身後。

小陳緊張地不敢偷瞄一眼想了半天還是大膽轉頭朝旁邊看過去,這一看把他頓時鎮住了,換衣間裡的汪蘭簾子根本沒拉緊,此時正把連衣裙從裙襬提起來,光潔白皙的身子除了絲襪什麼也沒穿,大屁股在蕾絲邊的上面傲人挺立。

小陳趕緊把臉轉過去,心裡想汪總裁怎麼這麼暴露就出來了,下體又開始發硬,頭卻不敢再轉了。這時汪蘭把股溝的黑繫帶綁好就走了出來。她來到小陳前面筆直的大腿上是一副情趣貼身內衣。

「怎樣,好看麼」小陳抬起頭來看著面前的精美內衣穿在汪總身上簡直太極致性感了,確切地說是幾條精美粉色蕾絲邊組成的帶子纏在她身上,亮晶晶的閃光蕾絲組成網口開叉狀在平坦的腹部鏈接起來交錯在乳房周圍卻不遮擋住它們,飽漲的酥胸只有奶頭讓黑細帶纏繞卻也傲人挺立。

「款式還可以麼,我走過去再走過來,你慢慢看一下。」小陳不好回答地看著汪蘭在面前走了個來回,均勻豐滿的大腿全部暴露在空氣中,細黑高跟讓它們挺拔筆挺閃著玻璃肉絲亮光的誘惑。腿根沒有東西保護陰阜,無毛整潔的倒三角完全暴露出來,小騷肉揪出來一點垂在蜜穴外面。

小陳快受不了了,閉緊的大腿害怕讓翹起的肉棒頂出來,可還是知趣地說:「汪總,嚴總看到這樣肯定會高興死的。」汪蘭一聽撅了嘴道:「誰說要給他看得。」

這句話聽得小陳不明白的撓撓頭,這時汪蘭走過來靜距離在他的面前雙手叉腰,讓小陳清楚地看到了陰穴的模樣。她接著轉身背對著小陳彎腰把絲襪拉了一下,菊花立即從緊密的臀肉之間跑了出來。

小陳忍不住用鼻子聞了一下,香水的清香撲面而來。汪蘭把一隻腳放在沙發上,大腿根就展開在小陳的面前,然後說:「你低頭幫我拉一下蕾絲邊,它總愛捲起來。」

小陳聽話地把手伸過去拉展蕾絲邊,細膩的大腿就在自己手指的按摩之下順勢從內側滑下去感受著肉絲的彈性和紋理。小陳的腦袋伸進汪總的胯下仔細打量著蜜穴周圍的騷肉和陰唇的樣子,肥厚暗褐色的腿襠暴露出難忍的寂寞,小陳心裡是這樣想的。

「好了,跟我回家一趟吧,這麼熱的天也要請你喝杯飲料的」小陳聽到還要去汪總的家立即興奮地把頭抬起來,嘴上說:「謝謝汪總。」

在家裡小陳坐在客廳裡喝了一口果汁不好意思地看著臥室門,汪蘭的門沒有關可她知道小陳是不敢進來的於是披起一件紅色真絲睡袍,繫緊腰上的帶子把大腿上的鐵黑色絲襪拉展就走了出來。

「讓你久等了,家裡總是亂糟糟真不好意思,看電視麼。」汪蘭招呼著小陳一面坐在他對面翹起了大腿,睡袍下襬立即伸出一條鐵黑色的絲襪泛著淫光在誘惑著小陳。

「汪總,你家真舒適,看得出你是個有品位的人。」小陳瞟著絲襪腿在繼續和汪總講話。

「哎呀,我們這些人呀,平時都是裝出來的,哪有那麼多的品位呀,只有在家裡的時候才穿得隨便一點,你看」汪蘭說著站起來靠在門邊解開睡袍讓他看見自己裡面的內衣,潔白豐滿的身體上戴著無罩杯黑色胸罩一條黑細帶從上往下搭在乳房金色小環扣緊乳頭讓它們更加凸聳。

小陳再看下面雕空鐵黑色光亮絲襪胯下的陰唇上面繫著一個鈴鐺,陰蒂被拽出來綁緊,隨著腿根的蠕動小鈴鐺會嗡嗡地作響。

「汪總,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麼」小陳已經浴火難耐地看著汪蘭問起來。

「當讓有了,不讓叫你來幹嘛」汪蘭轉身走進臥室,後面的小陳脫下褲子急著跟了進來。小陳一直跟著她來到陽台,汪蘭轉過身來貼著他的肩膀看見胯下褲頭上直起的肉棒。心裡一陣好笑。

「你看後面,那個晾衣桿壞了,直不起來,你幫我站上去修好。」小陳頓時一陣霧水但上司的話總要聽於是就走過去,爬到陽台上面把斜了的晾衣桿對正綁好,固定住了以後他聽到後面汪蘭的一片笑聲,朝自己看看發現腿上只有褲衩的他站在高處顯得很滑稽。

進屋了以後小陳要穿上褲子卻被汪蘭拒絕了:「這麼熱,你可以把襯衫也脫了,我們家老鄭下禮拜回來我想給他拍一些照片先發給他,讓他想我,今天剛好你在就幫我照幾張。」

小陳打開了襯衣的鈕子看著已經脫掉睡袍的汪蘭躺在床上抬起一條腿彎曲起來讓蜜穴暴露在眼前,看她的手指方向從床邊拿起了相機就拍了起來。

「汪總你可不可以把下面扒開,反正是給老公看的麼」汪蘭笑著撇了一下嘴,然後伸到腿襠前面拉開陰唇,鮮紅的蜜穴頓時映入相機裡。哢嚓摁了幾下快門以後小陳脫下襯衣繼續對著汪蘭拍照。

「汪總把腿抬高摸著自己的絲襪,臉往後顯得銷魂一點」小陳興奮地指揮床上的汪蘭擺出風騷的姿勢,自己不是按揉一下褲襠的雞巴。

「汪總揪起陰蒂用手搓,閉眼把鈴鐺抬起來,樣子享受一點」汪蘭聽話地躺在床上揉起了陰蒂,陣陣快感從下體發出讓她自然地閉上了眼睛。

「好的,汪總趴過來淫蕩一點看著這裡,睜大眼睛。」汪總吊著豪乳趴在小陳前面望著相機,深邃的乳溝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好了,這張特寫足夠把你老公遙遠的性慾召回了」小陳放下相機擱在一邊,把下體的雞巴揉了揉接著說:「我現在這個狀態要是你不幫我可能下午沒法上班了。」

汪蘭又躺到床上用兩隻黑絲腳捏著脹起的雞巴,包皮被前後搓著,龜頭被慢慢吐出來,絲滑的腳底柔順地磨著飽脹的陰莖,用腳拇指按在龜頭上騷水就立刻透濕了絲襪,小陳覺得爽的不得了。

「你還挺有要求,讓你舒服了不就行了。」汪蘭直起身子用手繼續套弄陰莖,嘴唇貼近小陳的嘴巴香舌挺進口腔攪動了起來,嘗受熟女唾液的小陳覺得一股輕香從喉嚨流到心肺讓他極為舒暢。

貼著胸膛的乳頭在金色小環的固定下更加有力地摩擦著肌腹,嘴巴再來到小腹下方托起肉蛋包裹起來,香舌含住肉蛋捲出來再唆回去,然後汪蘭的雙手托起乳房包夾住陰莖用舌尖抵住龜頭一點點的吞進去。

小陳的肉棒在推進和包夾的作用下早已暴脹青筋堅硬地捅進汪蘭的腮幫子裡,喉嚨潤滑著衝擊緊縮地壓榨著肉棒往自己深處走。馬眼再也抵抗不住壓力一股精液迸發出來射滿了汪蘭的口腔。

汪蘭嚥了一大口然後伸出舌頭讓小陳看著上面的一灘黏稠,然後閉緊嘴唇吞了下去,小陳抵擋不住誘惑一下壓倒她撲向床單用嘴舔食吸允酥胸和立起的乳頭,大雞巴分開陰唇從上往下噗嗤地一下捅了進去。

汪蘭享受著久違的抽插讓身體配合著小陳在床上蠕動,雞巴擠開陰道迅速伸長直抵花心一次次地猛烈碰撞,體內被衝開頂到最深部位的快感讓汪蘭躺下閉目享受,騷肉捲曲著陰莖傳來波波絲麻,快要讓小腹的血液蒸發一般地舒暢。

陰道瞬間壓扁飽脹的陰莖讓一股濃精射出來,憋壓的快感一下全釋放出來,猛烈的衝擊波讓心肺愉悅輕鬆,窒息般的喘息與腦部酥麻的歡快感讓汪蘭不願睜眼地靠在了枕頭上。她心裡想著「讓員工解決壓力就是自己最大的輕鬆。」

在臥室床上躺著的張琪白皙的豐臀讓老公親了一下,輕輕捏著粉嫩的臀肉告訴她該上班了,張琪伸著懶腰站起來看看鬧鐘然後走進了浴室,梳洗之後穿著豹紋連體內衣用手掌摸了一下罩杯感覺堅挺有質感,看著襠部的豹紋蕾絲貼著陰唇把它拉展。

大腿上的開襠肉色玻璃絲襪閃閃發光,張琪套上低胸咖啡色緊身衣配上黑色西裝套裙就這樣在鏡子前打量著性感的自己。「你可是老師哦,別太露骨了」躺在床上的老公看著她提醒了一下。

「行了,我有分寸。」張琪說完後就穿著米色粗根圓頭高跟鞋去學校了。

小鄭的班主任張琪早就在小剛的注意之中了,今天看張老師趴在講桌前把筆挺的大腿露出來在整理卷子,心裡就不安分起來,他看見凹陷進臀溝裡的緊身裙圓繃誘人,發亮的肉絲大腿豐滿光滑,裙子開叉中間竟然有白皙的腿根露出來,中間隱約鼓起一點豹紋的樣子太誘惑了。張老師轉過身來髮捲子西裝上圍的緊身領口露出38E的一對半球飽滿的擠在一起讓小剛覺得下體一陣發脹。

中午休息的時候,小剛和小鄭在空曠的操場後面的廁所圍牆下躲著,遠處走來了張老師慢慢地進了女廁,一雙精美高跟鞋和絲腳一起在水泥地面上敲打,小鄭給用肩膀把小剛托起來讓他從窗戶外面看到了張老師掀起翹挺的屁股背對著自己慢慢蹲下。

大肉絲屁股上的開襠絲襪極其誘人,小剛仔細欣賞起來,張老師蹲下扒開豹紋襠布條嘩的一下一股尿就茲了出來,頓時輕鬆了許多的她又抬高屁股用紙巾仔細擦拭陰唇裡的尿口,碰觸騷穴口時感受到微微熱氣從裡面散出來,昨晚和老公的纏綿又一次激醒了心中的壓抑。

張老師擦乾下體拉回內衣慢慢站起來,走到鏡子跟前看著潔白的乳溝忍不住自己用手指插進去倒弄,彈性十足的胸部讓她往領子外面又擠了一點。

張老師拉起緊身裙子露出中空的襠部將一條腿蹺在了水管子上,扒開底部的內衣用手指也倒弄一番,清爽酥麻的感覺讓她暫時忘了這是在學校,慢慢地有頻率的起伏讓後面在窗外的小剛看得快流鼻血,悄悄拿起手機拍起來。

哢嚓的聲音從廁所外面響起來,張老師警覺地轉頭看過去,小剛趕緊從小鄭身上跳下來撒腿就跑,老師來到後面的窗戶下只有沒來的急跑的小鄭一頭撞進了她的懷裡。

「說吧,怎麼辦,讓我告到教務處去還是直接上派出所。」在辦公室裡翹起大腿的張琪盯著小剛和小鄭看他們怎麼回答。

「我們,只是………老師……張老師……。你就原諒我們這一次吧」想狡辯的小剛雖然害怕,可當他跑的時候已經把手機裡的東西刪了,所以並不害怕鬧大。

「小鄭,你學習好不能和他這樣的人在一起。」張老師看小剛的樣子就很生氣,知道他是主犯所以就嚴厲地瞪著他。

「學習不好怎麼了,都是讓他媽帶壞的我才一天到晚胡思亂想,不然怎麼能偷看老師呢。」小剛生氣地衝老師喊起來。「小鄭他媽怎麼了,她怎麼把你教壞的?」張老師有些好奇地問了起來。還沒說完就看見小鄭舉起拳頭砸在小剛的臉上,她連忙從座位上起來拉開他,小剛也不示弱一腳踢開了小鄭大喊起來「小鄭打人了,老師你看見了,他媽比她還壞呢。」

「小剛你太過分了,你答應過我媽不亂說,你簡直………」為了母親的名譽小鄭選擇了沉默,無論張老師再怎麼問也不說了,這讓好奇的她暫時忘了小剛偷窺的事,還是決定讓小鄭媽媽到學校來一趟。

汪蘭在家裡穿著褐色長筒襪,紅細吊襪帶拉著蕾絲邊纏在腰際,黑色同款真絲內褲與胸罩半透明地遮在隱私部位。嚴總剛才視頻告訴她到海島上去觀察項目經營,汪蘭穿上藍色緊身連衣裙就出門了。

「哦,是張老師額,我現在沒空,下周吧」汪蘭在車裡掛掉了張琪的電話,因為放心兒子的學習所以沒有在意地繼續開著車。

到了海邊輪渡過去那座海島讓她在熟悉不過了,正是上週末在這裡讓老馮他們玩的地方,汪蘭不想回想太多就按著指定方向朝一處養殖場走去。數畝池塘裡全是甲魚和螃蟹,汪蘭沿著池邊走進了綠網隔著的辦公室。楊平正坐在裡面和人打撲克,看見她走進來馬上說:「你是汪總吧,嚴總派來的,快請進。」

「哦,請問誰是楊經理,我是汪蘭。」汪蘭和眼前的男人握手感覺粗大的手掌在按摩著自己細嫩的手指。

「我就是楊平,你好汪總,歡迎你到我們這來看看,這裡的養殖業不錯,我們用科技灌塘投食免疫,來我領你到處走走。」汪蘭跟著楊平在養殖場各個部門參觀了起來,濕泥的台階和水泥讓她的黑色高跟鞋沾了些泥土,潮濕略有腥味的空氣讓汪蘭很不舒服。

機敏的楊平看到了這點馬上說:「汪總我們這賺錢可就是條件差了一點,待會我帶你到酒店裡吃個便飯然後消遣一下。」汪總也是這方面的老手了,知道他什麼意思,有些不好意思地答應了。

吃過午飯剛好是下午,在飯桌上讓楊平灌了幾杯的汪蘭有些醉意朦朧,和他來到對面一家休閒茶室,楊平和其他幾個經理圍坐在功夫茶桌周圍細品了起來,當然一塊坐下的汪蘭的絲襪美腿一直在他的眼裡轉悠。

汪蘭穿的是連衣裙又緊身所以潮熱的氣候讓身上蒸滿了汗珠,稍微拉開脖子後面的拉鏈透了會兒氣。楊平對大家說:「我們和汪總上去打麻將吧,還可以看電視,走吧。」大家都同意了就一起簇擁著有些睏意的汪蘭上樓去了。

在樓上兩間相連的雅間楊平和三個男人圍在了麻將桌前擺好了牌,汪蘭在另一扇門裡躺著睡覺,沒有脫衣服卻把裙襬來到大腿上,背後的拉鏈也是打開的,在竹蓆作得榻榻米上舒服地打盹。

楊平從半掩的門裡看見了落在地上的高跟鞋心裡就一陣瘙癢,偷偷給大家說:「這女人其實身材不錯據說是嚴總的情婦,咱們要是把她上了恐怕不好,但這騷羊肉不吃怪可惜的。」

「要不然打悶炮,把老馮叫來下藥。」一個男人靈機一動地說,「那也不太好,最好誘著她一起來,咱們也不負責。」

「還是你這點子好,我現在叫老馮帶幾個女的來」楊平激動地打起了手機。

老馮帶著三個小姐分別穿著褐色,黑色,灰色連體吊帶絲襪走進了茶樓裡面,乳房全裸透視的她們腿根中間只有丁字褲陪襯,翹臀在絲襪裡誘惑地擺動讓楊平他們幾個看的大呼過癮,紛紛摟在身邊用手摳進去摸了起來。

「那個女人在房間裡,老馮你進去看一下」楊平一邊摸牌一邊對老馮說。

汪蘭很舒服地躺著渾然覺得全身被一雙大手在摸,嘴唇被擠開伸進去一條舌頭在攪拌,本能地唆了幾下以後忽然睜眼看見面前一個寬大的臉龐正撲面蓋過來。推開他以後汪蘭從榻榻米上坐起來然後說:「你幹什麼。」

「汪總,大美人,才幾天呀,你說我幹什麼。」老馮還沒講完汪蘭就知道在這裡見到了最不想見到的人,站起來按著胸口對他說:「你怎麼到這來了,我今天在辦公,再說上次你已經答應是最後一次了。」

「幹這事哪有最後一次呀,我今天給兄弟來找樂子來了,你最好陪我們好好地玩一次,不然我就把你表演的錄像在這放給他們看。」老馮放心地打量著她今天的裝扮,開了拉鏈的藍色連衣裙還是緊貼在身上那麼性感,慢慢走過去在小臉蛋上親一口,用舌頭劃出粘液的痕跡。

「你無恥!」閉著眼的汪蘭緊咬著牙齒讓他的舌頭舔在上面,手臂依然抱緊胸口裙襬卻被他撩了起來撫摸著內褲的絲滑。

「我給你說,待會聽話,我包你爽」汪蘭聽到了一個爽字就耳根發顫一個涼意湧上心頭,感覺再一次要被蹂攆的無助讓下體抽了起來,絲絲快意在小腹發作,不好意思地張開嘴巴讓老馮的舌頭送進去。

「我給你說,今天這些人都不粗魯,待會配合點就行了,把舌頭吐出來。」汪蘭的舌頭伸出來舔了一下老馮的嘴巴,然後一口唾沫就吐在上面乖乖地捲回去。

「用手把裙子提起來,告訴我自己是誰」老馮坐在榻榻米上命令著她。

「我是騷貨汪蘭,是你的性奴隸,請主人調教我。」汪蘭兩手拉著裙襬露出褐色絲襪大腿和紅色吊襪帶,還有真絲內褲。

「好不錯,待會出去要很自然地讓他們玩,先把裙子脫了吧。」老馮的話音剛落汪蘭就慢慢地提起裙子拉過頭頂脫了下來,真絲內衣透明地露出乳肉,凸起的乳頭已經有些發硬了。

「楊總呀,你們這麼快就玩起來了,怎麼不叫我。」楊平他們三個看見汪蘭走出來無比出乎意料地抖了一下褲襠,還是楊平反應快直接說:「汪總穿這麼清涼是不是這裡冷氣不好,要不要我叫人調一下。」

「哎呀,這樣很舒服,我這個內衣連我老公都沒見過呢,這次讓大家欣賞一下解解悶,好看麼。」汪蘭站在楊平身邊腿已經靠在了他的胳膊上,其他女的正讓那些人摸遍全身地玩著。

「我們汪總以前和我是好朋友,玩的開,現在大夥在一起別拘束。」老馮走在後面和大家解釋。

「那這樣呀,脫衣麻將吧,來汪總你也來。」楊平讓開椅子讓她坐下自己站在了一邊招呼一個小姐說:「過來,汪總也要伺候的,來舔她下面。」汪蘭對面的女的爬進了桌子下面來到她兩腿之間,慢慢分開腿根用舌頭在真絲內褲上面舔,潮濕的唾液打濕了內褲緊貼在穴口周圍,舌尖抵進去一點把騷穴弄得癢癢得。

「啊…輕點…。啊………」汪蘭的高跟鞋靠在旁邊兩個男人的腿上蹭著,讓他們感到一陣酥軟可腿襠馬上就變硬了,絲腳頂著高跟鞋隨著小姐的舔弄慢慢伸高來到膝蓋滑進胯部讓他們無心留意牌局。

「哈,自摸我糊了,你們先脫一件吧。」贏了一把的汪蘭讓他們脫去了襯衣光著膀子坐在那裡,看似很開心地笑起來,腿根夾著小姐的腮幫子把騷穴貼近了舌頭上面。

「又贏了,快脫吧。」這把還是她贏讓一個男人把臉埋進灰絲小姐的胸口唆允著光鮮的乳頭,「還看你們有什麼」又贏一局的汪蘭看著他們把襪子也脫了,只有內褲頂著帳篷在玩,高興地拉了下胸罩帶子露出半個酥胸,手指縫裡夾著乳頭告訴他們:「我也穿的不多哦,看你們厲害不厲害咯。」

大家看著旁邊的老馮和楊平互相使起了眼色,兩人站在牌桌對面觀察著整個的局勢,這把開始以後,汪蘭的手風就差了很多,不一會兒,有人自摸,她就順從地把胸罩摘了下來,40D的豪乳在眾人面前一下彈出,光滑的乳肉上面兩點粉色的乳暈,鮮紅的乳頭勃然挺立起來。

「汪總保養得真好啊!」楊平大聲誇讚,連旁邊的小姐都好生羨慕,汪蘭挺起上身繼續摸牌眼睛卻留意著旁邊男人露出的暴脹的雞巴,發紅的龜頭吐出來就像要找個洞鑽進去一樣。

「這把還是我贏了」又是對面的自摸,讓汪蘭只好起身將內褲的帶子從腰上解開在腿襠裡抽了出來,小騷肉吊搭在陰唇裡已經濕了,讓大家看的目不轉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