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亂女總裁 —汪蘭

老馮拍的很仔細把陰唇擠開的特寫拍的放大誘惑,自己也光著下體站在演員前面,老馮的雞巴熱的發脹。「好了扒出來放在嘴裡」汪蘭把陽具扒出來插在自己嘴裡唆起淫液。

「把泳褲脫了,然後用手指插下面。」汪蘭翻開泳褲從大腿上褪了下去,然後兩根手指並排擠進緊密的穴口捅起來。

「把腿分開,展現你的下體給我看。」汪蘭的大腿慢慢張到最大,穴口撐開露出鮮紅的壁肉讓手指在裡面摳。

「把脖子上的珍珠項鏈摘下來,塞進屁眼裡」仔細拍攝的老馮再次提出了要求,汪蘭聽話地照做,當項鏈的第一顆珍珠擠進屁眼的時候,她緊張的叫了一下,老馮拿出髮膠在屁眼裡抹了一點,就讓汪蘭繼續往裡塞。

緊湊的壁腸讓珍珠項鏈一顆接一顆完整地塞了進去,壓迫的脹痛讓汪蘭啊…。啊…地叫了幾聲,「別著急,慢慢玩,用手搓陰蒂」老馮刺激地看著她的表演,繼續命令更淫蕩的動作。穴口上方的陰蒂暴露在空氣中夾起來搓。指尖轉圈打磨,大陰唇都向外擴開,舒爽的感覺從穴口傳遍全身,乳房更加飽漲的汪蘭翹著乳頭,啊……啊…。地叫起來。

「對,按摩快一點,就最舒服。」老馮過去用肉棒捅進叉開的小穴,騷肉壓迫地捲著它吸進體內,一股舒爽的刺激感傳遍全身,大手摁在奶子上揉起來,老馮的肉棒好像堅挺地快到花心一樣快速馳騁。

「啊………啊……。啊…………」快速晃動大聲淫叫的汪蘭一張歡快的臉全都記錄在攝影機裡,老馮高舉著它把穴口的碰撞都拍了下來,等射了精以後拖著條濃液的雞巴被拔出來放在呻吟的臉蛋上,像化妝一樣塗滿腮幫子。

「親一口,把上面的精液都舔掉。」老馮的命令讓汪蘭再次唆著馬眼把餘下的精液都吸到嘴裡,然後香舌在陰莖周圍舔乾淨。

「吞下去,很好,我給你和這個」老馮去冰箱拿出一瓶牛奶倒在汪蘭嘴巴裡灌,然後提起一條腿在沙發上又把陰莖噗嗤一下插進去幹起來。

上身劇烈晃動的汪蘭下體承受著巨大的衝擊力,身體爽的不得了「啊………啊……啊……。要去了……」隨著一陣陣快感下體憋了日久的壓抑一下化作快感衝擊心扉,潮水像鬆懈了一樣噴了出來。

「啊………太爽了……啊……。啊………用力………大雞吧……。不行……。又丟了…。啊…。」汪蘭推開老馮雙腿M型坐在沙發上抽搐,一股潮水噴泉踴躍般的茲了出來。

看著昏厥的汪蘭靠在沙發上,屁股有些異樣的蠕動,老馮拿個項圈戴在她脖子上然後牽在廁所的馬桶邊,汪蘭神智不清地雙手撐在地上,一條腿被他翹在了馬桶上,潮液還在有一小股往外茲,老馮對著大屁股拍個沒完。

「現在肚子很難受吧,難受就拉出來,把項鏈先拽出來。」汪蘭聽話地用手指頭在屁眼慢慢地抽出第一顆項鏈,然後是整根逐漸的全都出來。

「嗯,臭死了,很好,腿抬高,臉從下面伸出來」汪蘭在高潮過後身體的愉悅讓她放鬆下來,臉蛋從胯下露出對著鏡頭,老馮把清晰的陰戶和俏麗成熟的臉蛋全都拍下來,然後再對準屁眼。

「啊…。好難受…要……出來了……」汪蘭一股水流在肚子裡從屁眼嘩啦地一下茲出來,牛奶和屎塊沾了一地。

「嗯,很好,這樣就像熟女犬了」老馮滿意地錄完最後一幕,關掉了攝影機。

汪蘭昏沉地床上起來,看見老馮在對面的小桌子上拿著電腦和攝像機在傳輸東西,她走過去看見扶著他的肩膀盯著屏幕:「昨天我是不是喝多了,你在幹什麼。」。

老馮笑嘻嘻地看著她說:「你沒喝多,你的表演很精彩,看看這是什麼」汪蘭揉了下眼睛仔細看著屏幕,原來是個付費成人視頻網站剛上傳了一個性交的視頻,老馮點開播放馬上就出現了自己在沙發上的表演,清晰的畫質和聲音吧她淫蕩的酮體毫不保留地展示。

「你幹什麼,為什麼拍這些,老馮快把它刪了」汪蘭緊張地按下電腦屏幕氣憤地說。

「刪了,怎麼可能,已經有人花錢下載了。」老馮摟著她坐下一雙大手揉在飽滿的奶子上,「你看你的表現不錯,有這麼多人看,我也有錢賺,你想發洩的心理也滿足了,而且只要你聽話我可以再帶你玩很多花樣。」

汪蘭推開他的手站起來指著他說:「我沒想到你看起來很老實卻這麼變態。我會找人收拾你的」。

「收拾我,哈哈,可能還沒找到人你的嚴總就不要你了吧,看看你現在這是在誰的船上,實話告訴你,這個網站很貴看得人口風也不錯,你要再鬧當心我往免費網站傳播,到時候滿大街的人都認識你了,怎麼樣汪總裁。」

汪蘭這下心裡害怕了,她不想讓自己的職業就此毀了,再加上小鄭還在船上「哎,真後悔和他出來」汪蘭心裡想著嘴上也變軟了:「老馮,既然已經這樣了,你就送我們回去吧,我不想在待在這了」說這話的同時雙手遮住自己的奶子和陰部,樣子像在懇求。

「沒問題,我也不想長時間和你這樣的女人打交道,不過今天在船上你就得聽我的,晚上我帶你去一個地方再玩一次,然後咱們就回去。」老馮陰森的雙眼看著她放出命令的目光,手指著一條圍裙說:「現在穿上它給我們做早餐,裡面啥都別穿。」

香噴噴的熱氣從廚房傳來,小鄭慢慢睜開眼睛從臥室裡走出來,看到船艙裡面的吧檯邊老馮和小濤小剛已經坐好了在等她。「小鄭,快來呀,看你媽在做飯呢」小剛開心地朝他喊著,小鄭卻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媽媽正全裸地披著圍裙在煎蛋,「媽媽你怎麼穿成這樣,我同學還在呢。」

汪蘭卻滿不在乎地說:「哎呀,沒什麼,大家是出來度假,就樣放鬆一點,媽媽這樣很舒服。」話音剛落老馮就催促她把早餐端過來,汪蘭轉身給大家分配早餐,小圍裙連陰阜都遮不住只蓋住凸點的大奶子。

分完早餐後大家都很快地吃起來,小鄭卻嚥不下去,他看著媽媽羞澀地站在旁邊心裡有點緊張。「你的盤子在那,自己過去吃。」老馮指著地下的狗盆對她說,汪蘭解掉圍裙走過去把雞蛋倒在裡面,光著身子趴在地上吃起來。

「媽媽你在幹什麼」小鄭驚訝地喊起來。汪蘭的屁股繼續撅著抬起臉告訴他:「沒事,小鄭媽媽在吃飯,我今天和老馮玩遊戲。」「哈哈,阿姨你的大屁股太好看了,裡面的洞都露出來了」小濤在開心地笑著,汪蘭的臉上泛起了紅暈繼續低頭吃起來。

大家飯後在甲板上吹著海風,全裸的汪蘭趴在地上被老馮牽了出來,老馮坐在船邊的椅子上汪蘭則叉開雙腿蹲在旁邊,脖子上的明晃晃的項圈拴在欄杆上,「阿姨,你怎麼變成狗了,小剛跑過來蹲在她前面看著張開的穴口問她。

「哦,我在和老馮玩遊戲,你看可好玩了。」汪蘭說著把自己的一條腿抬起來朝船下茲的一下撒出了一泡尿。「哇,臭死了,阿姨你隨便在外面解手,要我幫你擦麼」小濤跑來盯著尿道剛剛閉合的小洞興奮地問她。

「媽媽你幹什麼玩這種遊戲,太不好意思了」小鄭難為情地問起來。

「閉嘴,別管我的事。」汪蘭生氣地指責起兒子來,似乎真的是自己在為淫欲發洩,「來,母狗,過來給我舔舔。」老馮從拖鞋裡伸出雙腳湊到她的嘴邊,汪蘭用香舌從腳底開始飢渴地舔起來,像品嚐美味一樣從腳底舔進腳縫一根根地唆起來。

四肢趴下對著老馮的胯下把屁股更大地撅起,穴口和菊花都分開給自己的兒子和同學看,「阿姨,你的下面有水了」小剛夾著騷肉往外揪,流出的淫水滴在夾板上。

「我去拿桶子來洗洗騷母狗的肉穴,你幫我看著她」老馮吩咐小剛看著汪蘭自己去船艙拿來一桶水和海綿,裡面沾滿了泡沫。

小剛已經乘機把汪蘭按倒雙腳撐起夾板,扒出穴口看著裡面的騷肉吐了口唾沫,用手指插進去蘸著淫汁抽起來。汪蘭閉眼忍受著壓迫帶來的陰道快感,小鄭一把推開了他,汪蘭才送了一口氣,這時候老馮提著桶子過來。

「蹲起來,腿分開用海綿把身上沾濕。」汪蘭聽話地分開雙腿用桶子裡的海綿擦在身上擠出的水泡沫流遍了整個大奶子然後順著肚皮流進腿根在穴口周圍沿著隆起的陰唇滴在甲板上。

「看你的騷穴濕的,趴下轉過來」汪蘭的大屁股對著大家,老馮用海綿在陰道周圍使勁洗著,陰唇被揉開泡沫擠進陰道,騷肉揪出來搓著,一股股涼嗖嗖的水流進下體。

老馮啪地一下扇在性感的大屁股上,大手印出現在白皙的嫩肉裡,另一支手也按扁了海綿把潮紅的穴口緊縮起來「待會兒,要乖乖聽話,今天全靠你了,看你這下面髒的。」說完拿起一根水管把趴在甲板上的汪蘭沖洗乾淨。

小船開進一個養殖小島,上面的漁民接踵而至,老馮把穿著連體絲襪的汪蘭牽著走下船板,小鄭他們在後面跟著,身上只有黑絲網襪的她從脖子包到腳趾,黑光靚麗的酮體把乳房和淫穴展示在裡面,「老馮今天又有好貨色了。」大家開心地在問。

「不錯,我們每年都來回饋大家,今年這個貨色很棒。」老馮說完拍了一下她的屁股,汪蘭扭起黑絲屁股來歡快地朝大家瞟著美豔。

「這是城裡來的女人吧,不像去年那些鄉下的,今年這個騷勁足啊,我要干爆她屁眼。」小鄭聽到他們這樣評價媽媽,有些生氣可是雞巴卻在褲襠裡腫了起來。

老馮和別人合夥在島上開妓院,每年會有一些情趣演出來免費招待大家,這些節目花樣百出但是總是需要一位成熟的美女來演,這就成了漁民每年最期待的驚喜。

牽著狗鏈子拉著汪蘭的老馮來到妓院後台的化妝室,一個戴著帽子穿黑斗篷的魔術師已經坐在那裡,他瞧了一眼汪蘭就說:「老馮,你今年的貨色不怎麼樣啊,怎麼不年輕點。」

老馮抓過汪蘭在絲潤的奶子上揉了揉,又捏起凸大的乳頭拽著搓,然後說:「得了吧,你看這個,我洗的乾乾淨淨身材多好,你還嫌老,5千塊,沒有面談。」

小鄭一聽嚇了一跳以為他們要把媽媽賣掉,小濤在一旁偷笑說:「5千塊,你媽就要賣了,哈哈」小鄭趕快抱住絲滑的大屁股看著汪蘭,「媽媽你要幹什麼,和他們走麼?」

魔術師在一旁好笑地說:「我們只是請你媽表演,別害怕。」汪蘭比較煩感小鄭的扭扭捏捏就推開他讓他們三個一塊兒到外面等著,老馮幫忙把他們領出去。

在檯子外面等了很久的小鄭他們看到漁民們陸陸續續地坐滿了周圍的椅子,天也漸漸黑下來,不一會兒舞台上的燈光亮起,那個魔術師拿著麥克風走到台上對大家說:「歡迎大家今晚光臨我們的演出,今天的演出是為了免費贈與大家更多享受美女的機會,今天我的助手是一位性感的大美人,有請我們可愛的蘭蘭。」

話音剛落,汪蘭就從後面走出來穿著紅色緊身皮衣把奶子和騷穴真空地暴露出來,大腿上連著靴子使身材更高挑,轉個身白嫩的屁股溝一直露出大腿根,裡面的陰唇在燈光下很耀眼,奶頭上有薄錫紙遮擋,誘人的乳波在舞台上蕩漾。

「媽媽怎麼會在上面穿得這麼露」小鄭自言自語地說著。

這時候汪蘭走到前面蹲下來扒開自己的穴口對著台下說,我們這個店開了幾年了,一直感謝大家的光顧,今天晚上誰讓我舒服了就可以有額外的獎勵,然後舞台後面搬來個貴妃榻,汪蘭躺在上面兩腿交叉把屁眼和陰唇暴露出來。

「台下,響起了口哨聲。」小鄭越來越受不了了,悄悄在褲襠裡磨起了雞巴,小剛機警地拿出手機拍著舞台上表演的汪蘭。隨著音樂的響起汪蘭在貴妃榻上站起來慢慢拉下皮衣的拉鏈裸背對著大家,然後從袖子裡抽出雙臂彎腰褪下緊身褲子,全裸的大屁股在筆直的雙腿上面傲人挺立。

「哇,阿姨這麼豐滿呀」小濤機動地說然後又看了看目不轉睛的小鄭手上的快速運動和褲襠裡的帳篷,心裡一陣好笑。

「現在,我們的大美女將進入空間轉換階段,請看我的身後的鏡子。」魔術師走到舞台了把汪蘭用斗篷罩住瞬間就變得沒有了,然後自己身後出現了三面鏡子,很高的鏡子在一陣煙霧後閃現出三個汪蘭站在裡面,一個穿著連體黑絲,一個穿著開襟睡裙乳房真空地露在裡面沒有戴乳貼,一個穿著黑色靴子開襠褐色連褲襪,無毛的陰阜下面吊著兩片穴肉,豐滿白皙的腿根勒進絲襪裡面油光發亮,開襠連體塑身衣把乳房包住一半。

大家看我們的大美女一下變成了三個,不過只有一個是真的我讓你們仔細辨認一下,鏡子裡的女人隨後向鏡框走去全都消失了,然後都從中間的鏡子裡走出來,原來前兩個都不是只有後面的是汪蘭。

那兩個女的走到台下讓大家隨便摟抱親吻,汪蘭來到台上在魔術師的指揮下倒在一個沙發躺椅上,自己揉搓起塑身衣的罩杯,一會兒手又在陰道外面揉起來,轉開陰唇打在穴口,空曠的衝擊力讓汪蘭爽的不得了。

魔術師出了一口氣在她的逼裡,作樣子揪出來一團東西灑在空中,一股彩絲飛舞起來,三個彩蛋落在了三個觀眾的手裡。台下有人高呼,魔術師立即示意他們上來一起分享。

「現在請你們敲開彩蛋。」話音剛落,三個人手裡分別沾滿了碎屑和三個紙條,上面寫著,嘴,逼和屁眼。

「大家按照上面的指示在她身上發洩吧,誰讓她先洩出來誰就獲得今晚兩個免費美女,誰要是先射了可以獲得一個安慰獎,然後再叫一個朋友上來幫忙,如果讓她高潮也可兩人共享一個免費美女。玩嘴巴的是以她能咽多少精液為目的,她要是嚥不下去了,也是獲得兩位美女,你射不出了也可獲得安慰獎然後再叫一個人上來,一起灌滿她的嘴也可獲得一個免費美女。」

三個人都脫下衣服走到汪蘭身邊,一雙大手在罩杯上玩了一會兒就扒開捏起挺立的乳頭,褐色絲襪大腿在兩個男人的撫摸下漸漸分大,有個會玩的人把手直接按在了陰阜上摳挖進去,汪蘭感到下體一陣壓力,緊縮的陰道變窄壓榨著手指。有個人已經蹲下來把舌頭舔了進去,汪蘭沒有想到這些漁民還這麼老道。

大雞吧突然塞進了喉嚨裡,撐的慢慢的。汪蘭要快速吸食腫脹的雞巴讓它早點射出來,龜頭頂在下巴上讓她嗯嗯地悶哼攪拌,口水流了很大一片出來。只能用鼻孔喘氣的汪蘭猛烈的唆了一下陽具,在下體極為瘙癢的情況下一口氣舔到了馬眼,舌尖抵在那用力挑逗起來。

那人有些頂不住了,被嘴巴抵彎的陽具讓喉嚨一口吞下,嘴唇罩在肉蛋周圍來回打轉,香舌舔出來唆著上面的黏液,一會兒那個男人就抱著汪蘭的頭往自己胯部使勁用力一頂,一股濃精就從嘴巴溢出。

「看來這位兄弟還是不行呀,再叫個人上來吧。」魔術師說完以後那個男的招呼台下又上來一個人,汪蘭直接整根臀下了他的陽具另一支手拿起另一根前後搓起來。這時舔騷穴的男人也把舌頭也品嚐夠了淫液把舌頭縮回來,站起身直接挺起陽具一下插進了陰道里。

陰蒂被快速揉開的汪蘭看著一根粗肉棒在自己騷穴裡進進出出,手掌正在玩騷穴的男人把它推開側躺在沙發上,然後低頭來到了臀溝之間,舌尖抵進菊花口轉了起來,瘙癢的愉悅和下體衝擊的快感讓汪蘭很快有了感覺。

一張俏臉使勁鼓起腮紅把雞巴頂在裡面轉動,一股精液很快又射了出來,屁股下面的舌頭在肛璧裡攪拌,陰道有規律地壓榨著肉棒,一會兒蜷縮的騷肉擠著肉棒射出了一股濃精,那男人趴在她身上開心地喘氣。

「這位兄弟也不行,再叫一個上來吧。」魔術師話音剛落,就有一個男人被招呼上台。現在舔屁眼的把嘴拿了出來,扶起汪蘭的屁股放在自己大腿上,一點點地擠進深窄的菊花,壓榨緊縮的肛璧讓她感覺到撕裂的愉悅,大穴口張開向台下的眾人展示起鮮紅的陰道。

這時剛上來的男人和以射過的把雞巴同時晃在騷穴口外面,一個按著陰唇挑撥起騷肉,一個擠開陰唇在陰蒂上壓,汪蘭被這些舉動搞得瘙癢難耐。

「先這樣就怕她不射,我們再一起插進去。」竊竊私語的男人們在她腿根前面使勁挑動著性慾,穴口擴張再收縮,飽和的淫液希望得到充實,沾滿騷水的龜頭往外吸著熱氣。汪蘭的身子不由自主地往前滑,雞巴在屁眼裡插的更深。

「給她塞進去吧,又不是沒錢。」看到汪蘭的腿根已經主動靠近勃起的陽具,一個男人把雞巴從穴口外面插了進去,久違的空曠一下得到了補充,她感到自己的淫水再拚命潤滑著堅挺的肉棒。

不一會兒另一根肉棒也擠了進去,陰道瞬間承受兩根雞巴的擠壓馬上擴張奮力吸收堅硬的衝擊,壓榨的騷肉包的很緊地捲在上面,一定要壓扁暴漲的肉棒才過癮。

肛璧的陽具也慢慢整根沒入在很緩慢的給汪蘭帶來快感,兩個雞巴被她舉起來在口腔裡來回唆,凸出這個含住那個,不知道過了多久,龜頭一塊兒在嘴唇上射出了濃烈的精液,她捲曲著舌頭在把它們舔乾淨。

下體三根肉棒有力的衝擊讓她前所未有感受到了脈衝般強烈的刺激,舒爽的感覺像潮水般湧來。「啊……啊……。啊…………要………丟了…。」大聲的淫喘讓自己身體上下起伏,男人的抽插奮力加快,不到花心不停止的樣子把陰道擠開,騷肉擴張收緊再裂開收緊一波波壓著快感推進在身體裡。

「啊…啊………啊……到了…。」汪蘭一邊大口喘氣,香汗淋漓的嬌軀一邊抽搐不停,一個巨棒先擠出了精液緩緩地射入身體裡,下一個一擠出一股濃精滾滾地流淌在陰道里,汪蘭把他們推開收縮的小腹張開的穴口茲的一下噴出滾滾春潮。

此時下體的屁眼裡還插著一根堅挺的肉棒,汪蘭已是喘息地靠在她身上全身無力地扭動著,任由雞巴在屁眼裡穿梭,一會兒臀部被大手挪開拔出陰莖,一股濃密的精液順著股溝流下來淌到被潮水打濕的舞台上。

「看來還是這位先生厲害,你們四個去找兩個免費美女享用,這位先生一人獨自享受兩個,大家鼓掌」台下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小鄭卻看見攤倒在台上的媽媽的疲勞的身體在一下下微弱地起伏。

昏暗的房間裡魔術師和汪蘭交錯的大腿在互相衝擊,大手捏在乳房上,豐滿的軀體前後移動,仰著脖子的汪蘭看見小剛拿起手機全拍了下來,她不知道以後他要用來幹什麼,小鄭因為反對媽媽再被幹讓老馮灌了點飲料睡在旁邊,汪蘭不敢不聽他們的,這時小濤挺著陽具走到了跟前,她無助地張開嘴巴含了進去,此時魔術師的肉棒已在壓榨下射出了一股精液流淌在體內。

下周在機場汪蘭送嚴總去出差,在臨走時發現她憔悴神態的嚴總關心地問:「你是不是不舒服,要麼今天休息一天。」「不用了,我沒事,公司你放心。」汪蘭安住了嚴總的心就送他上飛機了,自己也開著離開了機場。

「小陳我最近可能不太在狀態,你把所有傳真都發在我家裡,我這個星期在家辦公。」汪蘭囑咐了小陳幾句就離開了公司,穿肉色光滑絲襪的大腿在黑細高跟裡邁著步子,背後大V開叉到屁股尖讓後面偷看的小陳大流口水。

「哎,小陳,跟我出來一趟,幫個忙」汪蘭轉身對小陳說,然後就帶著他一塊兒出去了。來到商場的大廳裡小陳跟在她後面提著一大堆衣服,望著靚麗的絲腿上豐滿的裸背,勻稱成熟的身材讓他很興奮。

「小陳跟我一起進來幫我參謀一下。」走進一家情趣內衣店,汪蘭在商品前面踱著步子,小陳坐在沙發上稍微休息一下,第一次和上司出來還是在這種地方讓他有點不好意思。

汪蘭拿著一見情趣內衣走到他身邊說:「小陳我的皮包放在你這,我在這裡換衣服,你挨近點坐,別讓誰走過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