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妻—漸漸的淪陷

心裡頭又一橫,脫就脫吧,幹就幹吧,凡事總有第一次吧,…在歡呼尚未止歇前,我鼓起十足的勇氣,睜開眼睛,突然站起身來,雙手迅速將下半身僅剩的蕾絲三角褲往下拉,露出了後面渾圓光透的屁股,也露出了前面毛茸茸的私處,然後將脫離開雙腳的三角褲,拿在右手邊提了上來。

原先熱烈的歡呼聲嘎然停止,大家似乎都被我的舉動嚇了一跳。

「巧妮!你幹嘛,又不是你輸,……」雪莉再度拉住我的手笑著說。

稍頓一會兒,又響起眾人的爆笑聲。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時我才敢看一看碗公中的點數…平躺在碗底的骰子,一個兩點、一個壹點,加起來只有三點,天啊!

淑敏只擲出了三點。

我贏了淑敏,…我贏了。

那…那我脫內褲幹什麼?

我羞得簡直無地自容,趕緊坐下來,用已脫在手上的三角褲掩蓋住自己的私處,好讓那已經被瀏覽過的黑不溜丟的毛茸茸方寸之地,不再輕易在眾人面前曝光。

「如果你迫不及待想要搶著表演,那我就拱手讓賢囉」淑敏笑著對我說。

「喔!不!不!還是你來好啦。」我趕緊回答。

「不然你們都一起來好了。」雪莉開玩笑地說。

「不行!不行!」我趕快推辭拒絕。

我這一下子的意外狀況,又讓客廳的氣氛進入另一個高潮,我先瞄一下老公,老公似乎對即將到來的現場表演更感期盼,對我剛才的盲動也不以為意,讓我寬心不少。

但我不經意瞥見阿城和阿健兩人胯下的陰莖,卻似乎因為我方才的舉動而又更翹更硬了不少。

阿城更偷偷將右手放在自己龜頭上逗弄兩三下,然後惡意的對著我邪笑,讓我趕緊低下頭,心中又揚起了一種說不出的不安與異樣感受。

趁著眾人開始轉移注意力去欣賞淑敏和阿健的表演,我連忙將脫到手中的蕾絲三角褲又趕緊穿了回去,只是私處現在好像已經出現了黏黏濕濕的感覺。

我將身體倚靠在老公身旁,他便順勢將手環放在我的肩頭上,也讓我心中的不安,稍稍轉為踏實。

好戲終於要開演了,雪莉立起身來,先故作自憐似的轉了個圈,然後用雙手撫遍自己的全身,尤其在胸前揉捏個不停,她的兩顆肉球上下左右晃動,真正叫人目不暇給。

就在眾人的驚嘆和掌聲中,她扭動身軀,緩緩地褪去半透明的紗質三角褲,原本在三角褲中隱約可見黑叢叢的一團,馬上毫無遮攔地顯現在大家眼前,她的陰毛又多又密,突起的陰戶也被層層隱蔽住,不太看得見私處間的裂縫。

沒想到藩籬盡撤的她又轉了一圈後,竟半躺半坐在沙發上,先將雙腳都抬放到沙發上成M字型,然後用雙手扒開自己陰毛叢中肥厚的水蜜桃,讓草叢裡面紅滋滋的陰唇和小穴整個展現在大家的面前,連陰道口上方的小肉蕾都已突出的清晰可見,她這麼直接大膽而放浪的姿勢,讓我們的眼睛也因此差點都激凸了出來。

淑敏接著示意阿健向前,兩人深情的擁吻不停,阿健的雙手不停地在淑敏身上遊走,淑敏則以左手握住阿健的雞巴套玩著,然後兩人很有默契的翻轉成女上男下的顛倒對臥姿勢。

阿健扒開淑敏的陰戶,用舌頭往小穴裡頭舔吮,淑敏則將阿健的陰莖塞進嘴巴內上下套動,在兩人的私處都已洋溢著一大片不知口水還是騷水之後。

淑敏轉過身面對躺在沙發上的阿健,右手抓住阿健更加高昂的粗大雞巴,蹲著將屁股抬高,然後把龜頭對準自己濕淋淋的肉穴輕輕壓坐下來,阿健則一面扶住淑敏,一面將臀部往上挺動去迎合雞巴在小穴中的緊湊進出。

「唔……唔……啊……啊……」在淑敏的喘叫聲中,望著她騎馬式的上下浪動,飛散的亂發和晃動的巨乳,以及她胯下陰戶中緊緊吸住雞巴翻動的小肉圈,還有阿健那根越衝刺越大條的肉棍和激烈晃蕩的陰囊,讓我的全身不由得更熱更燙了。

我從來也沒親眼見過別人在自己面前做愛,這種視覺上的刺激讓胸中出現了一股悶氣,想要紓發出來卻又無處可解。

還好老公原本環放在我肩頭上的手,正好不安分的襲上我胸前,手指頭也開始繞著我的乳暈畫圈圈,接著又逗弄起我的乳頭,一陣一陣又癢又酥的快感,反讓我稍稍解去心中難以言喻的苦悶。

沒想到就在這時候,阿城也將雪莉推倒在地毯上,將她那件僅包住要害的丁字褲也給剝了下來,接著將雪莉修長美麗的雙腿左右分開,頭則埋進雪莉的陰戶中嘖嘖地吃了起來。

雪莉的陰戶只有稀疏的陰毛,隆起的恥丘就像個肉包,白嫩嫩的十分可愛,怪不得阿健會這麼貪心的吃舔著。

我看著雪莉紅嫩的肉瓣中流出汨汨的淫水,原來她的小穴已這麼快就濕到不行。

阿城接著將雪莉拉坐了起來,自己則站在她面前將雞巴送往她的嘴中塞進去。

就在雪莉嬌籲著吮起阿城的雞巴時,老公已偷偷將右手摸進我的蕾絲三角褲中,上下輕刷起我芳草叢中的陰戶,隨著他的手指頭尋到我最敏感的陰道口開始揉捏,幾乎讓我全身痠軟,也無力去抵擋他的攻勢,當他的右手中指終於穿過陰唇插進肉穴,拇指同時扣弄我的陰蒂時,我不禁有點迷亂的嬌喘了起來。

這時阿城已將雪莉扶起趴跪在沙發上,雪莉小巧可人的屁股高高往後翹抬,我看著阿城將他硬翹的肉棒從背後插進雪莉的迷人的浪濕小嫩穴中,雪莉也從喉間發出「哼……哼……啊……啊……」的淫叫。

在他們兩對夫妻現場表演妖精打架的狂淫亂刺激下,我雖不太情願,但老公還是迫不及待地將我放躺到另一張沙發上,脫下我已完全濕答答的三角褲,也開始埋首舔起我的陰戶。

我只覺得我的陰唇被扒開,老公熟練的將舌尖舔進我的私密裂縫中,一個熟悉的濕軟物體在我小穴內壁四處滑游,他的手指頭則捏著我的陰蒂玩弄,一股要命的溫柔快感從我下體傳來,終於我也跟著「咿咿…呀呀…」的悶哼了起來。

接著我突然瞥見阿健和淑敏轉移了陣地,他們也到阿城和雪莉肉搏中的沙發另一端,用和阿城他們一樣的後背姿勢抽插,這時面對面的雪莉和淑敏,竟然互相抱在一起親吻,還用舌尖互相舔吮了起來,結果他們四個人倒形成了一個又怪異又淫蕩的H字型。

我拍拍老公的背想要指給他看,他卻連頭也不抬一下,反而轉身將胯下轉到我的臉上,不容我反對地將他的陰莖送進我嘴內要我吞吮,吸舔我陰戶的動作則未稍有停歇。

於是我們也頭腳互相顛倒的對臥著,彼此貪臠地吃舔著對方的私處,在視覺、聽覺、觸覺的種種刺激下,我很快的感到一陣痙攣,達到第一次高潮,騷水也從小穴內潰堤而出。

淑敏和雪莉淫浪的聲浪又有了新變化,這會兒她們兩個狂叫的更凶更猛了,我又好奇的望他們一眼,一個從沒想像過的畫面出現在眼前。

原來他們四個人又分成兩對廝殺,但和剛剛不同的是,阿城現在將淑敏緊壓在身下,胯下的肉棍正肏著淑敏的小穴殺進殺出;阿健則將雪莉整個人抱抬到半空中,雪莉兩手緊抱著阿健的肩頭,兩腳則環住阿健的腰,懸空的小肉屄則仍緊緊套住阿健的巨棍在上下套動。

我根本來不及細想這個不可思議的交合配對景像是怎麼發生的,因為老公已經迫不及待將他的雞巴整條插進我濕透的肉縫中,小穴飽漲的感受終於讓我心中的綺思得到滿足,於是我也努力抬高臀部配合著他的猛力抽插,陣陣快感傳遍全身,我閉起眼睛盡情享受,也不想再管其他四個人之間的糾葛了。

然而就在這時,卻似乎感覺到突然多出了好幾隻手來觸碰我的身體,一開始我以為只是太興奮所產生的錯覺,但有的手搓揉我的乳頭,有的手撫摸我的大腿內側,還有的手觸摸著我的會陰,也有舌頭舔著我脆弱的耳後根,不可能啊!

老公哪來那麼多隻手?

突然有一個十分陌生的嘴唇湊上我的嘴巴,靈活的舌頭毫不客氣的強入我口中和我的舌尖糾纏在一起,我被驚嚇的睜開眼,頭卻被整個捧住,原來竟是阿城,我想要掙脫他,但另有一雙手緊緊抱緊我的下身,我瞥見是阿健,此外還有淑敏和雪莉則都已將雙掌置放在我周身上遊走,在他們四個人的圍困下,我根本無法掙脫。

但老公呢?

插著我肉穴的老公在哪裡?

他怎麼不阻止他們呢?

然而這時候原來還在我陰戶抽插中的肉棍突然離我的小穴而去,讓我的身體頓時出現一股失落的空虛感。

在阿城繼續捧吻與阿健的緊抱中,我斜著眼瞧見老公已被雪莉和淑敏拉到一旁,她們兩張嘴巴一起吸舔老公的雞巴,四隻手分別撫觸老公的陰囊和乳頭,老公竟然狀似舒服的發出低吟。

然後她們就讓老公躺在地毯上,雪莉蹲著將自己的肉屄坐塞進老公的陰莖裡開始上下騎騁,淑敏則面對雪莉,同樣蹲著將自己的小穴放在老公的嘴邊供他舔吮,兩條赤裸裸的玉體一起坐在我老公身上,分別「咿……咿……」、「啊…

…啊……「的淫聲浪叫起來。

看著兩個女人幹著自己的老公,心中頓覺醋意橫生。

老公!

這個可恨的老公!

他就真的一眼也沒再看我,他竟然不顧自己的老婆即將被姦淫,寧願為了自己享樂,被其他兩個女人的肉體給誘拐走。

我心中又酸又苦,悲憤莫名,一股哀忿湧上心頭。

好!

很好!

既然你可以不在乎我,那我當然也可以放縱我自己,來啊!

誰怕誰啊?

就這樣鐵了心,一咬牙之後,反倒覺得豁然開朗,了無罣礙。

其實方才一陣肉搏混仗,加上現在兩個男人的壓制和撫弄,我根本已經無力再做無謂的抵抗了。

不過現在,我可不再猶豫,於是主動地將舌尖伸長去糾結阿城的舌頭,他臉上先是出現一陣驚喜的神色,唇舌也和我交纏的更厲害,右手則馬上肆意抓握著我的乳房,左手也伸到我背後在我渾圓的屁股上遊走;原來抱住我下半身的阿健見狀,也鬆脫雙手,將頭埋入我的秘密花園中努力耕耘,一面嘴中吸吮的嘖嘖有聲,還一面用幾隻手指頭一起扣弄小屄和穴口上的荳蔻,更伸手來回觸弄我臀溝裡的菊蕾,讓我幾乎受不了而將下肢四處扭動滑移,最後只好讓雙腳左右交叉夾住阿健的頭,才勉強安頓下來,但這個姿態也讓阿健對我私處的攻勢更加深入。

就在上下半身份別讓兩個男人盡情愛撫的同時,這種陌生的經驗讓我的身體馬上進入另一波的興奮之中,高潮隨著淫水的氾濫而湧現,於是我不再和阿城對吻,也學起雪莉和淑敏「哦……哦……」、「啊……啊……」快意的浪叫著。

阿城見狀便將嘴巴移到我的耳後根繼續舔吻,他呼出的熱氣灌滿我的耳孔,一陣陣呵癢的感覺讓我六神無主。

沒想到他又貼緊我的耳邊,邊吻邊低聲對我說:「巧妮,我想幹你的小穴兒想的好苦啊!」這番半真似假的表白,卻讓我心中頓覺春意盎然,一時如驚濤拍岸,堆起千層淫浪。

阿城隨即起身向阿健打個手勢,然後轉過頭邪淫地笑著對我說:「現在就讓我們好好的疼疼你吧!」嗯!

我知道,…該來的總是會來,真正的重頭戲就要上場了。

阿健和阿城合力將我抬到沙發旁的長條桌上,阿健轉攻我的上半身,雙手在我雙乳上任意搓揉,阿城則到我胯下,將我的雙腿左右拉開,右手握住他那根粗短的雞巴在我濕透的陰唇外邊又磨又轉、又點又觸的,堅硬的渾大龜頭卻光只是撩撥著濕黏黏的小穴肉瓣,但就是沒有再進一步的突進行動,讓我加倍的難受,膣內的騷養更無窮無盡,於是我的私處不聽控制的主動向前湊送,卻依然尋不著肉棍穿刺的快慰。

阿城繼續讓龜頭在陰唇肉瓣前徘徊,果然又出言調戲我了。

「怎麼樣?好巧妮!好妹妹,想不想啊!……」「嗯!……」「啊!你說什麼?我聽不見!……」「想……想啊!……」「想什麼?……我聽不清楚啊!

……「」想要愛愛……「」想愛什麼?……我不知道喔!……「」想愛你的弟弟啦……「」我的弟弟?……我的弟弟是誰啊?……「」就是你的雞巴啦……「」喔!我的雞巴啊,……你愛我的雞巴做啥呢?……「」想要你的雞巴和我的妹妹在一起啦……「」啊?你妹妹又是誰啊?……「」我的小穴穴啦……「」啊!原來要我的雞巴和你的小穴在一起啊,它們在一起幹嘛呀?。「」做愛啦……「」做愛是什麼啊?……「」就是讓你的雞巴插進我的小穴啦……「受不了阿城用雞巴在我桃源洞口前的撩弄,我終於臉紅心跳的從口中吐出從沒對男人說過的淫穢言語。

阿城滿意的點頭奸笑,才將整條雞巴用力向前穿過我芳草萋萋的肉縫,挺進早已淫水連天的小蜜穴裡頭,雖然他的陰莖沒老公長,但他特別腫漲的大龜頭前後抽動,讓我陰道中也有股不一樣的快感,剛剛老公的雞巴緊急撤退後所產生的空虛感,立即消退了大半。

這時阿健也將下半身轉向我的臉前,讓他又粗長又濕漉漉的大雞巴在我兩邊的面頰上到處滑移,接著便不留情的塞進我的嘴巴中,一股與老公完全不一樣的腥羶氣味在我臉耳口鼻之間流動。

在阿城和阿健對我身體的上下夾攻下,我的情緒越來越高亢,陰道內壁隨即一陣緊縮,又是另一次高潮,小穴中的騷水也汨汨地淌個不停。

而且聽著淑敏和雪莉在老公身上的淫浪喘叫,我也不甘寂寞的吐出阿健的肉棍,更大聲的跟著一起哼啊個沒完沒了。

「哼……」「哼……」「啊……」「啊……」「咿……」「咿……」「哦……」「哦……」隨著三個女人的嬌喘和淫叫聲此起彼落,淫騷火辣的詞句也紛紛出口,越來越大聲,越來越過火。

「喔!……好哥哥……」「嗚!……親親老公……」「大雞巴哥哥,肏我小穴妹妹呀……」「哎!快點…再快點……」「啊!……用力插,……努力插…

…「」頂呀!頂呀!繼續頂呀……「」哼!…深點,……再深一點啦……「」干啊!……幹到妹妹心裡啦……「」好爽呀!……好舒服啊……「」好美哦,啊…

…啊……再來呀……「就在各種淫詞穢語的交互刺激下,像是在比賽似的,三個女人不甘示弱的越喊叫過癮,也越叫越離譜。

「幹我啊!……用力幹我啊……」「頂呀!頂進妹妹花心了……啊!啊!」

「對!對!就是那裡,……快干!……繼續幹!」「壞人!肏死人啦,……嗯!

……真好!「」舒服死啦!……弄死人啦!「」妹妹要丟啦,……快呀!「」啊…啊……爽死了……我要升天啦!「」天呀!妹妹要死了……就要浪死了啦!「

「喔!來了來了……呀!又來了……」「丟了!丟了啦!啊……」似乎受不了三個美女呼天喊地的淫聲浪叫,阿城在我粉嫩小屄中抽插了十幾分鐘,終於不得不忍痛棄甲曳兵,他和又將肉棒插入我口中的阿健擊掌互相換手,等阿健再度將雞巴從我嘴中抽出後,阿城也從我的小穴中拔出雞巴,衝到我臉前將濃腥的精液射在我的臉上,灑得我滿鼻滿嘴都是黏膩膩的精水,一部分溫熱的白液還滾進我喉間,阿城心滿意足的將他已漸鬆軟的龜頭繼續放在我嘴邊,要我伸出舌頭舔吮。

但不多時,他老兄就另尋著淑敏和雪莉的嬌叫聲,到另一邊的陣地加入另一群男女混戰了。

而在阿城在我臉上洩精的同一時間,阿健已緊接著將雞巴繼續肏入我的蜜穴,他既長且粗的陰莖一刺進陰道內,雖然屄中早已淫水汪汪,但整條巨大的雞巴沒根塞滿我的小穴兒時,痛裂的感覺還是讓我皺起眉頭驚呼了一下,我不由得暗暗叫苦,一邊想淑敏平日怎能受得住這種痛楚的荼毒。

沒想到隨後而來的抽插,阿健的屁股像是裝了高速馬達一般的進行前後活塞運動,讓大雞巴一下又一下深深打進小屄,一次次都結結實實的撞進花心,於是否極泰來、漸入佳境,原先的痛變成酸,酸變成麻,麻變成酥,酥又變成茫,酥酥茫茫,簡直美的快要升天了,果然又是另番緊湊密實的滿足與快感滋味。

阿健又俯身親我的嘴,兩人緊貼著身繼續交合,大雞巴和小穴之間的潤滑更加順暢,下半身也傳來淫蕩的「啪噠……啪噠……」私處接碰聲和「噗滋……噗滋……」的浪穴抽插聲,因此阿健更努力的前後衝刺,並且起身抓著我的乳房搓揉,一點也不懂得憐香惜玉,但他像頭野獸般的粗野摧殘卻更增添我的放浪形駭,且讓我再一次得到高潮,因而我也繼續放浪的縱聲嬌吟。

不料阿健突然用兩手往下抓住我兩腳的腿彎,將我整個人騰空抱起,我們的姿勢也成了方才他和雪莉交合的模樣。

為了怕從阿健身上跌落,我雙手死命環住他厚實的肩膀,胸前兩顆肉球完全貼進他寬闊的胸膛,雙腳更緊緊交夾住他的熊腰,懸抬在半空中的陰戶則未有松懈的隨著阿健的臀部上頂而起落,雞巴和小穴的接合在兩個完全緊貼的肉體間抽插的更密更實。

這個險中求快的性交姿勢帶給我完全不同的刺激,另番高潮隨著小屄中潺潺流出的浪水而到來。

阿健就這樣抱著我邊走邊插,繞著客廳走了幾圈,我插著大肉棍的小穴因此淫蕩地開展在其他狂歡著的眾人面前。

最後阿健再將我放躺回沙發上,接續用大雞巴幹我,他將我的雙腿移抬到他肩上,蜜穴因此被插得更緊更深,快感也傳遍我全身。

約莫過了半個鐘頭,我已經數不清到底洩過幾次身了,阿健才終於忍不住,大雞巴先是在我的小穴中跳了一跳,接著只覺得有一股火熱的激流噴進我的花心,他也在我身上洩了精。

阿健隨後將雞巴從我濕透的陰道中拔出來抖了幾抖,便躺在地上喘息。

我先後經歷了三個男人在我蜜穴中瘋狂抽插,當然也已耗盡體力無法起身,只好一邊喘著氣一邊趴躺在沙發上休息,一點也顧不得剛剛滿臉滿嘴逐漸陰乾的愛液,以及現在又從蜜穴中慢慢滲流出來的黏稠精液。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整個客廳終於都靜悄悄的完全沒了聲響,看來這回的男女混戰總算已全部結束。

我滿身疲累從沙發上起身,好不容易從一地散落的物品中找回自己的衣物,緩步到浴室隨意沖洗整理一下,便穿回衣服。

再走回客廳時,只看見壁上的時鐘已指向晚上八點鐘,又看了看依舊橫七八豎倒在四周圍的幾條赤裸裸的肉體,心中冒出無限的矛盾和感嘆。

我不禁搖搖頭,打開皮包拿出其中備用的汽車鑰匙,不聲不響的獨自離開這片混亂的肉搏戰場。

我已經不在乎老公今天還要在阿城家再待多久了,我只想趕快去接回最心愛的小蓉蓉。

但開車前往娘家的途中,紛亂的思緒在我腦中四處飄蕩,心海中洶湧的波濤更無一分一秒止歇,我的眼前頓覺一片空白,渺渺茫茫,幾乎找不到回娘家的路。

直到車好不容易在娘家樓下停當,我才能閉著眼回想今天的遭遇。

我從沒想過我會和老公在別人面前做愛,更沒想過會同時和兩個男人玩3P,而且還是在自己老公面前讓兩個男人一起幹我,更料想不到得是我會和老公一起和其他夫妻玩6P的群交遊戲,但這一切的一切,竟都在今天全部實現了。

我幾乎可以確信,阿城、雪莉、阿健、淑敏兩對夫妻,是早有預謀要對我們夫妻下手的,甚至我亦有充分的理由去合理懷疑老公在事前也知情。

所以只有我被蒙在鼓裡,而被他們四、五個人聯手設計出賣了。

其實,我不完全反對大家在一起尋歡作樂,甚至不見得不會答應參加多對夫妻群交的遊戲。

但在事前先徵求我的意見,得到我的首肯,應是對我最起碼的尊重。

雖然我今天也享受到所前未有的性交之樂,但我仍是滿心委屈、憤恨難平,因為我絕對不願在這種半誘半迫的情況下,成為一個被迫淪落欲樂陷阱的淫蕩女人。

所以,我決定要帶著蓉蓉回娘家長住,給老公一個最嚴厲的教訓,讓他以後再怎麼貪玩,也不敢再這樣陷害他最親密的妻子。

「後記」

在我和小女兒蓉蓉回娘家住而且一直拒絕接電話之後,老公才猛然驚覺事情的嚴重性,天天到娘家來解釋,並央求我和蓉蓉早日回家。

我爸媽雖不清楚我和老公之間又發生什麼爭執,但從小就習慣對我的呵護和嬌慣,他們也只好容許我暫住娘家中,另則再三幫著老公說盡好話。

不過一直到將近一個月過去,老公終於應允若干嚴苛的條件,包括將現住的房屋所有權過戶給我;當然還有更重要的,那就是從此以後他再去找阿城阿健他們我可以不管,但除非我願意,否則無論如何都不能勉強我陪他同行。

在他寫了切結書後之後,我才帶著蓉蓉一起回家。

在我心中,只想到我和蓉蓉母女兩個人將來能夠相依為命,其它事情則都已不再重要,至於老公未來會不會因此和雪莉、淑敏繼續胡搞,事實上我既無力去管也不想再管。

也許有人會好奇的問我:在那天的事情發生之後,我以後還有可能會願意去阿健家參加他們的狂歡群交聚會嗎?

關於這個問題的答案嘛,…請恕我歉難奉告,正如同我怎麼樣也不會在老公面前承認,那天6P的淫亂滋味如今回想起來還真的十分美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