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妻—漸漸的淪陷

原來他要大家玩的擲骰子不是像以前一樣賭錢或是賭酒,而是要賭脫衣服,也就是六個人一起擲骰子,每輪最輸的人就要自己脫一件衣服,最後看誰運氣最背,最先脫光光。

我的天啊!

哪有這種玩法?

但是雪莉和淑敏兩個人卻馬上狂呼叫好!

阿健和以往一樣不說話卻點點頭。

我只能寄望老公出言反對了,趕緊伸手去緊握住老公的手。

「好!」從老公口中卻吐出了我最不想聽見的字,我不可置信的轉頭去看老公,卻瞧見他的眼光又停留在雪莉和淑敏的身上。

這時候除了老公,其他四個人八隻眼睛都一起投向我,等著我的答案。

我真的好想說不,但不知怎麼的,就是沒有勇氣說出口。

「巧妮,別忘了剛才的約定喔,你如果現在不同意就要任憑我們處置哦。」

阿城面帶邪惡的將眼睛盯向我短裙下的白皙雙腿說。

我連忙將雙腿又併攏一些。

糟糕!

這下可後悔莫及了,剛剛未經深思,答應的實在太快了。

我早該知道阿城從沒什麼好心眼。

如果我落在他手中任憑他處置,下場只會更慘,他又不知會出什麼樣的餿主意來整我了。

我又想起他之前張開雙手環抱著我的噁心嘴臉,心中一陣心慌。

但是老公呢?

老公這時應該出面替我解圍吧。

老公!

老公!

我心中暗暗叫著,希望他能回頭看我一下,瞭解我的心情,趕快替我解決這個難題吧。

但老公依然將眼光對著旁座的雪莉和淑敏,我心中的忌妒和不滿頓時上升到最高點。

這個死鬼!

我就知道,他妄想看一看雪莉和淑敏的肉體已經很久了,這個遊戲的建議對他來說,就像如魚得水一般深合他意,甚至讓他妻子的肉體同時讓別的男人欣賞也毫不以為意。

可惡!

可恨!

好!

很好!

既是如此,難道以我的身材就會怕被別人看啊?

就這樣,念頭七轉八轉之下,心中一橫,於是也開口說「好!」眾人大樂,但是我又不急不徐道:「不過,我有一個條件,如果你們不答應,那就拉倒不玩。」

大家連忙要我說說是什麼條件。

在剛剛暗下決定同意之時,我也靜下心來尋思自己到底穿了幾件衣服,有多少賭骰子的本錢。

今天的外衣一共兩件、加上胸罩和內褲,還有兩隻涼鞋共六件,可能和淑敏差不多,比雪莉多一點,三個臭男人也差不多五、六件,這樣根本佔不了什麼便宜。

但如果能加上耳環、項鍊、戒指、手錶這些小玩意,男人一定比不過女人,而我可能又是眾女人裡面賭本最多的。

所以我所開出的條件是除了衣服之外,也必須加上全身上下的所有飾物才行。

男人們聞言紛紛搖頭反對,因為他們吃的虧最大。

但雪莉和淑敏則站在我這邊表示支持,最後這三個臭男人大概因為色慾薰心,怎樣也不想放過這個窺見三個如花似玉的美女一起在這裡盡撤藩籬的大好機會,最後還是答應了下來。

阿城到樓上去取骰子,雪莉則進廚房去拿一個瓷製大碗公,於是在兩粒骰子與碗壁互相碰撞的叮零叮零聲中,遊戲開始了。

第一輪竟是我的點數最少,但是沒關係,我把左耳的耳環給取了下來。

第二輪是阿健最少點,他將手中的手錶脫下。

第三輪則是阿城拿個「BG」,理所當然是他輸。

他一面耍寶一面對大家解釋「B者」屄「也,G者」雞「也。」在眾人的笑鬧聲中,他竟放著有其它東西可脫不管,自己先脫掉了下身的長褲,當然又惹來一陣哄堂訕笑。

就這樣十幾輪下來,勝負的成果已經有了端倪,阿健身上只剩下一條三角

緊身黑內褲;阿城還穿著豹紋小內褲和兩隻黑短襪;老公也還有上身的T恤、下

身的白色平口內褲和一隻襪子;我還好飾品不少,所以還留有無袖上衣、短裙及裡面的胸罩和三角褲,另外還有一隻涼鞋;雪莉身上的細肩帶針織超短迷你洋裝還在,裡頭應該還有胸罩和內褲;最慘的是淑敏,只有剩下紅色的半罩式胸罩和低腰半透明的紗質三角褲,胸罩內的乳暈和內褲中的烏黑草叢都已經若隱若現了。

萬萬沒料到,這時阿城又站起身來出餿主意了,他嘟嘟囔囔著「這樣還不夠刺激!不夠火辣!」既然玩興已起,大家就再聽聽他倒底還有什麼鬼怪的建議,沒想到他的意見果然有夠勁爆。

他的提議竟然是我們三對夫妻,等會兒如果同對夫妻中的一個已輸到脫個精光,仍繼續擲骰子參加遊戲,但再輸的話則由其夫或妻脫衣為他相抵,也就是最後夫妻倆人將有一起脫光的機會,而夫妻兩個人都輸到脫光的最先一對,就要當場做愛給其他夫妻們觀賞。

這下子我又被嚇住了,但雪莉馬上呼應她老公的建議,阿健和淑敏也說好,又僅剩下我和老公兩個人還沒表示意見。

老公看看我,大概見我面顯難色,低頭貼近我耳朵說:「你看看阿健和淑敏,他們剩下的衣物最少,待會兒一定是他們輸,我們可以賭賭看。」我瞪了他一眼,這種荒唐事也可以賭啊!

但是我本來的個性就有點好奇,又愛作弄人,加上老公說的沒錯,目前的態勢下我身上的衣物是最多的,老公也不少,應該不至於會落到兩個人都脫光光的地步吧。

愈想愈對,從來也沒看過別人現場做愛究竟是個什麼景象,說不定今天就可以開開眼界喔。

於是我也終於微微地點了點頭,老公見狀喜出望外,高聲道「好!好!」

遊戲重新開始,接下來果然是淑敏輸了,她二話不說站起身來,當眾脫下她的胸罩,原本已幾乎遮掩不住的豪乳馬上蹦跳出來,兩顆紅嫩嫩的乳頭在兩片乳暈上挺立,沒想到她的乳房竟是如此好看,不要說是男人了,現在就連我的目光都駐足在她的胸前不放。

淑敏將脫下來的胸罩丟在椅背上,接著毫無羞赧之色的自己握住雙乳做勢搓揉一番,還貼近阿健的臉頰去搔弄一番,兩個乳頭馬上綻放的更加豔麗,阿城和我老公叫好連連之下,也不管我和雪莉的意見,直說等一下其他女人也要比照辦理。

雪莉則不甘示弱,馬上提議待會男人脫光褲子時,也得要套弄自己的陰莖一番才行,沒想到男人們果真也表示同意。

接下來雪莉連輸了兩把,於是她接連將細肩帶針織超短迷你洋裝緩緩褪去,又將裡頭的無肩帶白色花邊半罩式的單薄胸罩也脫下來丟在阿城的頭上,露出香軟迷人的乳房,於是身上只剩下一件緊包住陰戶的白色花邊丁字褲。

她的乳房也很可觀,雖沒淑敏的規模大但更為圓翹,乳暈則較淑敏為小但乳頭卻更尖挺,當然她也緊緊握住自己的乳房,更用兩手的大拇指分別在雙邊的乳尖上摳弄,直到粉紅的乳頭聳立並變成誘人的桃紅色,便將變得又尖又長的乳頭送到阿城口中讓他吸吮,於是眾人大樂,叫好不絕。

但沒有想到最先輸到脫光衣物的,反倒是阿城,阿城脫下豹紋內褲後,馬上誇張的握住他那根已經直挺飽脹的陰莖,前後套弄幾下仍意猶未盡,乾脆放到雪莉面前,讓她伸出舌尖去舔他龜頭上的馬眼,阿城原本順勢要將整隻雞巴塞入雪莉的嘴巴中,雪莉卻笑著推開他說:「不行!不行!遊戲還沒完呢。」接下來則是阿健輸了,他脫下僅剩的黑色三角內褲,沒想到他下身脹大的雞巴竟然那麼粗又那麼長,果然符合他的體育老師身份。

我面紅耳赤的偷偷瞄著他那條大傢伙,如以我所曾見過三個成年男人的陽具與他們相較,阿健這條雞巴應是最巨大的了,剛剛看到阿城的那隻則算是較短的,但阿城的龜頭卻是不成比例的隆起,好像帶著一顆膨脹的兵乓球般的奇特模樣。

這時全身赤條條的阿健,也履行約定抓住自己的雞巴前後套弄一番,不過他馬上就坐了下來,並沒像阿城那樣誇張的表演,但等他一坐下來後,淑敏就馬上靠過去用手輕輕撫弄他的雞巴,讓他的大肉棍舉抬的更厲害,好像只一條眼鏡蛇般的瞪視著週遭的人。

勝負似乎很快就要分曉了,但命運之神卻好像有意存心作弄,因為再來的幾把,竟然都是我和老公輸。

老公脫到只剩下一條內褲;而我,則先脫下掛在左腳邊的涼鞋,接著又脫下無袖上衣,然後又脫下短裙,所以也只剩下上身的鵝黃色胸罩和下身的三角褲了,這套胸罩和三角褲的大半部都是透明蕾絲鏤空的,我身上最私密的三點要害都隱隱可辨,顯得性感無比。

我這時突然想到還好出門前曾換過這套比較性感的內衣內褲,否則原來出門前身上所穿的那一套膚色內衣褲,如與雪莉和淑敏今天穿著的內衣褲相比,實在太平常、太保守了,…這個想法雖然稍縱即逝,但仍令自己為之一驚,怎麼已經在旁人面前暴露自己的同時,還會出現這樣莫名其妙的想法呢。

然而壞運道卻還沒結束,在阿城與阿健目不轉睛的緊盯著我身上瞧時,我果然又輸了這一把。

我心中噗通噗通的跳著,有點失神似地起身,一點也不敢將目光與其他人交接,然後平生第一次在這麼多人的注目之中,從背後解下蕾絲胸罩,兩手則趕緊環抱在胸前。

但在眾人聲聲催促中,我也只好慢慢將雙手放下,我的乳房並沒有淑敏和雪莉兩人的乳房大,但我皮膚本來就白嫩剔透,配上兩顆大小適中、曲線玲瓏的椒乳,反而別具美感。

我半閉起眼睛,試著學起淑敏和雪莉剛剛的模樣,發窘地將自己的手掌移往前胸握住兩邊的乳房,又用手指尖分別去碰觸兩個乳頭,胸前傳來陣陣酥酥麻麻的感覺,根本不知怎麼樣才度過這漫長的幾十秒,最後在全身發燙中趕緊回座,等到又聽見眾人的叫好聲,這才又回神過來。

我再偷偷望一望大家,這時大家的眼中都好像已滿佈著血絲,在三個女人活色生香的半裸玉體前,三個男人的陰莖包括還包在老公內褲中的那一條,都早已不安分的昂揚吐信,氣氛在不安和凝重之中卻又帶著幾許的春意和興奮。

萬萬沒想到,老公也輸了接下來的一把,我心中馬上又加深了幾分沉重。

老公倒像若無其事一般,站起來脫下內褲,前後套弄他的雞巴幾下就坐了下來,但龜頭上的馬眼已可看到滴滴水光在閃爍。

勝負的確已到了最後關頭,現在三個男人都已經一絲不掛,三個女人也都只剩穿在下半身的一條內褲,必須上場做真槍實彈的表演的人到底是誰?

馬上就要揭曉了。

在惶惶不安之中,眾人陸陸續續的將骰子丟到碗公中,阿城先丟,十點;

雪莉次之,七點;老公,也是七點;我竟只有五點;阿健則丟出九點;現在只剩下淑敏一個人還沒擲骰子了。

除非淑敏擲出五點以下,否則輸的人就是我了。

但是擲出五點以下的機率,卻似乎不太多…我閉起眼睛禱告,心中絲毫準備都沒有,…完了!

難道,…難道真的會是我最少點,老天保佑!

我不要!

我不要脫內褲!

我不要現場表演做愛!

我不要!

我不要!

怎麼會這樣,…怎麼辦?

怎麼辦?

如果真的是我最少點怎麼辦?

我要抵賴嗎?

還是真要表演?

做愛就做愛,性交就性交,又不是沒性交過,不過就是將陰莖插進自己的陰道內嘛,平常和老公還不是玩的興高采烈,…但是,…懂事以來,我哪裡曾在眾人面前脫個精光,更何況還要現場表演性交給大家看,…豁出去吧!

就和平常一樣,讓老公插插小穴罷了!

不!

不要!

我不要暴露自己的私處,更不要讓小穴插著雞巴給大家看…好啦!

沒關係啦!

頂多一、二十分鐘就過去啦。

不行!

不可以!

心中交雜著數不清的矛盾…叮零叮零,骰子聲終於完全停頓下來,我不敢睜開眼睛,卻只聽見眾人的歡呼聲,莫非淑敏贏過我嗎?

難道真是我最少點嗎?

「巧妮!」好像是雪莉握住我的手,「巧妮!你要失望囉!……」雪莉對我說。

一聽她這麼講,我心中一沉,…完了!

毀了!

真的是我,唉!

真的是我!

算了!

不管了!

願賭服輸,我豁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