援交情人

她是我的同班同學,剛入學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完全著迷了,這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吧。她這麼漂亮,著迷的當然不會只有我,老經驗的學長同學紛紛出手,眼看著她換過一任又一任男朋友,我卻連幾句話都沒好好說過。後來開始有些傳聞,有的說她在援交,有的說她被人包養,謠言越來越多,追求者漸漸散了,女同學也慢慢孤立她。雖然被班上孤立,也常有人對她指指點點,她卻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每天就是默默地上學、默默地放學。

幸運的是老天爺賞了我一次機會。那天剛好我們是值日生,放學後留下來打掃。掃地的同學掃完先走,只剩我負責拖地、她負責黑板。我就快拖完,眼看著她提了一桶水進來準備洗黑板,卻在講臺絆了一跤,整桶水潑了滿身,也淹了半間教室。學校就快關門,我們草草吸了地上的水洗了黑板,慌忙收了東西就要走。

「呃…妳沒事吧?衣服都濕了…」剛剛急著善後,我現在才注意到她濕透的上衣完全遮不住內衣。

「嗯…也沒辦法。」她苦笑。

「還是…我住附近,還是妳來我宿舍把衣服弄乾再回家?」

「我看看…」她拿出手機像是在確認什麼,「嗯,今天沒工作。真的可以嗎?謝謝你喔!」工作?我心裡疑惑著,沒問出口。

路上買了晚餐就回宿舍,她進浴室前我隨手塞了件 T-shirt 和球褲給她。走出來時她只穿了 T-shirt,看著她那雙美腿我不禁臉紅了。

「我穿不住,會掉下來。」她笑嘻嘻地將球褲還給我。

「啊…對不起,我找一件有綁帶的…」

「不用啦,這樣就可以了。」

回頭看到她坐了下來,T-shirt 下擺撩高了幾公分,我又咽了一下口水。我只有一張椅子,我們就坐在床邊,將食物放在椅子上吃晚餐。吃飯時有一搭沒一搭地閒聊,吃完我一邊收拾,終於鼓起勇氣。

「妳有在打工?」

「嗯,我在援交。今天沒客人。」我聽到這句話心臟肯定漏跳了好幾拍。

「呃,妳真的…」援交這兩字實在無法當她的面說出口。

「在援交,真的啊,你沒聽別人說過嗎?」

「是有啦…但為什麼?」

「因為我需要錢,而且我喜歡做愛。」她講這句話時沒有任何猶豫閃躲,就像在聊明天會不會小考一樣。我看著她的眼睛,清澈而明亮。

「那麼喜歡啊…」

「很舒服啊,你不喜歡嗎?」

「我、我不知道,我沒有,呃,做愛過…」

「哦?是嗎?」

她起身脫下 T-shirt,內衣內褲都沒穿,一絲不掛站在我面前。dfjstory.com我像蠟像般動彈不得,兩眼直盯著她美麗的身體,她熟練地解開我制服扣子、解開皮帶、解開褲頭,慢慢脫光我衣服,肉棒早已翹起,直挺挺地對著她張牙舞爪。

「哇,這麼硬了…」說完把我推倒在床上,自己對著肉棒坐了上來。

她騎在我身上熟練地搖著,一邊引導我在她身上恣意撫摸。肉棒在她的小穴進進出出,插到底時被緊緊包覆,和自慰的感覺完全不同,我簡直就要昇天,沒多久就不行了。等我射完,她站起的同時用手接著以免精液滴到床上,然後跪下來要幫我清潔。

「對不起,我…我射在裡面。」我抽了衛生紙,拉過她的手將她手上的精液淫水擦掉。

「沒關係。」

「…妳常常這樣嗎?」

「沒有,我的規則是不讓客人內射。」

「規則?」

「對啊,我自己訂的。」

「還有什麼規則?」

「不接吻、不 SM、全程戴套,其它都可以。」

「那…為什麼?」

「為什麼讓你射進來?還是為什麼規則是這樣?」

「都想知道。」

「因為你不是客人啊,你很體貼也很溫柔,這是謝謝你的。」她微微一笑,「然後規則是因為,接吻和內射要留給我的情人。」

「嗯…妳是不是和他們在一起過?」我唸了一長串名字。

「哈哈,有兩個沒有在一起啦。你怎麼這麼清楚?」

「…我很喜歡妳,從開學第一天我就一直在注意妳…」

她好像很意外,看著我不發一語。

「我以前都不敢跟妳講話,很嫉妒他們能跟妳交往。」

「你不在乎我援交嗎?」

「說不在乎是騙人的,但我更在乎妳。」

她凝望我幾秒,吻了上來。這是我的初吻,生疏卻熱烈地回吻著她。那晚我們一次又一次作愛,一次又一次射在她體內。

我們開始交往。

她其實也住宿,只是離校學遠多了。開始交往後,她常在我這裡過夜,偶爾才回自己宿舍。我們很低調,在學校沒什麼互動,放學也各自離開。如果她有客人,我們就各忙各的,她工作完再回來找我;沒客人就各自外帶晚餐回我宿舍一起吃。吃完飯我們一起寫作業、唸書,然後就是做愛。她很喜歡做愛,非常喜歡,就算工作完回來還是要和我做愛。身體的扭動、表情和呻吟,她完全享受在性愛裡。

我們常一起看 A 片,一邊模仿片裡的動作或情境。平常做愛都很盡興,但她工作回來後的做愛更令人難忘。我常一邊問她工作狀況,一邊學客人玩弄她。她不說謊也不隱暪,鉅細靡遺回答我哪個客人怎樣舔她,哪個客人又用什麼姿勢幹她,客人肉棒大小粗細、射了幾次、她有沒有高潮等等。一邊講,我們兩個都興奮異常,真到高潮相擁入眠。

她太喜歡做愛,在學校時也會趁午休沒人偷溜進男廁,再傳訊叫我溜進去幹她。時間很趕,空間很小,又不敢發出聲音,雖然刺激但不是每次都能高潮。

有次我收到她的訊息叫我過去,我走進男廁打開門,她笑著掀起裙子,內褲已經脫掉,小穴泛著淫水。我在馬桶上坐好,她熟練地用嘴把我的肉棒弄硬,用手扶著肉棒對準小穴慢慢坐下去,突然聽到一雙腳步聲走進來,接著聽到一陣解開褲頭的聲音,兩個人一邊小解一邊閒聊著。

「剛剛你前女友走過去耶?」

「哪個前女友?」這聲音好熟。

「隔壁班很正身材很好那個啊!」

「喔你說她喔,真的讚,看起來清純乖乖的,在床上又騷又浪,會叫會含又會搖…」我突然意識到說話的是誰,是她某一任前男友。我們一邊聽外面的對話一邊緩慢地進行活塞運動,聽到這裡她的小穴突然一陣緊縮,我知道她興奮了,我也是。她皺著眉忍著不發出聲音,臉上似笑非笑看著我。

「幹,這麼棒幹麼分手?」

「你不知道喔?她在外面援交啊,幹,當炮友可以,當女友免談啦!」

「真的假的?」

「真的啊,後來找她打炮就說要收錢,早知道多幹幾炮再分手。」

「靠,付錢就可以上喔?那我要來存錢。」

「好啊,等你存夠約出來一起幹!」

兩人一邊嘻嘻哈哈,漸漸走遠,再也聽不到了。她抓住時機開始加速,剛剛的對話把我們弄得都很興奮,我射出來時她也洩了,弄得一蹋糊塗。她幫我清理乾淨,我先出去把風,看四下無人趕緊用手機叫她出來。

「爽嗎?」我走近她低聲問。

「如果能叫就更爽了…」她嘟著嘴抱怨。

「晚上再讓妳叫到爽!」我在她耳邊說,順手往她裙下摸了一把。嗯,內褲沒穿回去,精液和液水都流到大腿了。

那天晚上我先問了白天那位前男友的事,喜歡什麼姿勢、肉棒大不大、技術好不好、有沒有讓她高潮等等。後來又依序問了其它的前男友,一邊問我們一邊試著那些動作,兩個人越講越興奮,高潮射了好幾次。她的生日就快到,一邊盤算著要怎麼給她驚喜,心裡突然有了新的想法。

她的生日剛好是週六,前一天晚上她有客人,等她接客回來已經半夜,我們又溫存了一番,凌晨三四點才睡。隔天早上我先起床,聯絡安排好就等她睡醒。

「嗯…你起床啦?幾點了…」她終於睜開眼。

「快中午囉,寶貝。生日快樂!」我吻了吻她。

「嘻嘻,你記得呀!」她伸了懶腰,棉被滑落露出她全裸的美麗上身。

「餓了嗎?我幫妳訂了生日大餐喔!」說完我賊賊地笑。

「什麼生日大餐啊?」正說著,電鈴響了。

「啊,送來了,妳先把眼睛閉上。」

她乖乖閉上眼睛,我打開門。

「好了,可以張開眼睛囉!」

她一睜眼,房間裡站了十個男人,除我之外都是她的前男友,每個人都脫得一絲不掛。

「你…你們…」她打量著每個男人,每副身體、每根肉棒她都再熟悉不過了,不禁噗嗤一笑。

「好好享用妳的生日大餐!」我微笑著把棉被拉開,幾個靠比較近的立刻伸手過去。

那個週末我們瘋狂輪姦她,一次又一次將精液射在她臉上、身上或身體裡。每幾個小時我們就帶她進浴室沖身體,但沖乾淨沒多久身上又會噴滿精液。不管在床上、在浴室裡、甚至在吃飯,她的三個洞幾乎無時無刻輪流讓大家享用,有人退出立刻會有人補上,小穴和屁眼就算塞著肉棒,一抽插精液還是會噴出來流向大腿。我們男生餓了就叫外送,累了就睡,醒來就排隊幹她。兩天下來我們不斷幫她補充流體,水、含糖飲料、牛奶,還有精液,其它大概沒什麼吃,也沒什麼睡,太累瞇一下也很快會被幹醒。肉棒插在洞裡的人賣力衝刺,排隊的人滑滑手機,拍拍照,或隨意玩弄她身體挑逗她。每個人都曾跟她交往,她漂亮性感又敢玩,交往時什麼花招都試過,哪裡敏感哪裡刺激都再清楚不過了。整個週末她不知道高潮洩了幾次,從一開始興奮到最後幾乎沒有停過。週日晚上大家走了之後,她已經累到完全動彈不得,連說話都沒力氣。

「滿足嗎?」

「…」她微微點頭,笑了。

我將她抱進浴室,仔細將她全身上下洗乾淨,再抱回床上休息。餵她吃些買回來的宵夜,她的體力才開始恢復一些。晚上我抱著她睡,想著這兩天的瘋狂,摸著摸著不禁又慾火中燒,翻過來又幹了她幾次,終於累到沉沉睡去。

後來我們幾個外宿的人搬進一層合租的公寓,她也退掉原本的宿舍和我們住在一起。在宿舍她通常只穿上衣,或頂多加一條裙子,我們想要隨時都可以上她。晚上就讓她隨意找張床睡,想幹她的人就自己過去。我們也打了鑰匙給其它人,他們隨時可以自己開門進來找樂子。每到週末就是最熱鬧的時候,多則八九人,最少也有四五人,我們無盡的輪姦將她推向一波又一波瘋狂的高潮。

大概平常有餵飽,在學校裡她收歛了不少。但她偶爾還是會走進男廁,傳訊息通知全部人。誰先到就直接進去滿足她,兩個人同時到的話也曾試過兩人一起幹她,不過空間太小,又不能出聲,聽說那次下場不太好。

她仍然在外面援交,但接的客人比以前少了許多。一方面在我們的照顧下她十分滿足,援交有時只是換換口味感受陌生的男人和肉棒;再者平常生活費餐費房租我們都幫她分攤了,每個月也會合資給她一筆零用錢,所以她也沒那麼需要錢了。

她的規則還是照舊,吻和內射要留給情人,留給她現在的十個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