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少女的倩影

「這麼漂亮的美腿藏在褲子裡實在太可惜了……」

「雨荷妳的腳好小喔……」

「咦!雨荷妳的鞋子……妳怎麼買這麼鬆的鞋子啊?會把腳磨壞的!」

「不行不行不行!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妳的美腳受到損傷……」

「天哪……明明這麼虐待自己,為什麼妳的腳還是這麼美啊?………」

兩位女孩把我架到電梯前的長椅上,強脫下我的鞋襪,對我那對纖美的玉足嘖嘖稱奇。

「天哪……雨荷妳的腳簡直比我的臉還要細嫩…」

「連一點點繭都沒有……」

「雨荷妳有沒有在走路啊?……就算古代坐轎子的美女也沒有妳的這麼完美吧………」

「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

「而且雨荷妳的腳好香哦………」

兩位女孩揉捏著我的小腳,讓我渾身酥軟、雙頰發燙。

她們又故意搔著我的腳板,逗得我格格嬌笑、纖腰扭動、不斷求饒。

正在這時,我們面前的電梯門開了……裡面走出好幾位高中男生……此刻的我斜躺在長椅上,高聳的酥胸不斷起伏、短短的裙擺隨著我的身子被掀開了,露出我幾乎全部的大腿,還有隱約可見的內褲與蜜處………兩位清秀少女緊握著長椅中間美少女的纖足……這位美少女身材玲瓏、衣衫凌亂、誘人的紅唇正嬌喘著………一對長腿被兩個女惡霸微微拉開,簡直刻意展示著迷你裙下那片已經微濕的性感內褲………幸好這幾位高中生有色無膽,電梯小姐又非常伶俐,不然我們三個一定會被拖去廁所輪姦了……「三位小姐,妳們是要上樓的吧?」

電梯小姐立刻過來,提起我的鞋襪,和兩位女孩一起把我扶進電梯裡。

她轉動鑰匙把電梯暫時鎖上,等我們三個休息夠了、整理好衣裙鞋襪,才再將我們送回女裝部的樓層。

「雨荷,原來妳的腳這麼小……本來看妳的鞋子已經覺得夠小了……」

「簡直可以買童鞋了吧……」

驚魂甫定的她們吐著舌頭,故意轉移話題。

其實沒有她們倆說的誇張啦……只是因為我長得高挑,一對美足按照比例就顯得小了一點。

在大部份的女鞋專櫃裡,都還能買到我的尺吋,不過也差不多是最小的那一款了。

「雨荷,當我家的代言人吧!我家是賣鞋子的哦!」

「對呀對呀!有雨荷來廣告,效果比什麼女明星都好吧!」

被兩位女孩拖著來到名牌專櫃,以試鞋的名義穿遍了專櫃裡每一雙漂亮的鞋子……當然少不了拍照定裝……搭配鞋子的衣裙也多拿來了好幾套……經過一整天的折騰,那位女鞋廠商的女兒開車,把一盒盒的鞋子和衣裙載到了我家裡。

還好我原來的女裝都掛在客房,她們倆以為我才剛搬來,並沒有對空曠的客房感到奇怪。

「雨荷妳跟房東住在一起啊?要小心保護好自己哦!」

「對啊,妳這麼漂亮,晚上房門一定要鎖好……門上應該要加個鐵閂吧?……」

「等一下就去買鐵閂吧!雨荷妳這麼細皮嫩肉的,該不會連裝鐵閂也不會吧?……」

晚上她們倆回去前,已經把我的閨房、原來的客房,佈置成典型的女孩房間了………雖然只是加上窗簾、換了床單、被套、枕頭套、擺上幾個布娃娃、門邊設了鞋架,添上三十雙鞋……原來空蕩蕩的衣櫃也掛滿了衣裙……而且全都是能展露好身材的性感款式……兩位女孩都想不到,她們充滿熱情的半強迫,帶來了多麼好的效果。

為了不辜負我自己藝術家的審美眼光,一穿上她們準備的鞋子,我就不得不選擇能和鞋子搭配的衣裙。

有了適當的衣裙,我又不得不梳理相得益彰的髮型。

漂亮的髮型、頭飾、衣裙、鞋襪,配上我男孩子氣的走路姿勢,實在是太不相稱了…於是我只得練習女孩子的走法。

雙腳併攏、挺胸收腰、保持完美筆直的上半身……腋下夾緊、指尖向前、適當地隨步伐自然擺動……踮起腳尖、踢腿提臀、偶爾插著小手、優雅地微擺纖腰……腳根靠緊、趾間微張、腳跟貼腳尖、腳尖貼腳根地練習走一直線……沒有經濟上的後顧之憂,我在家裡練習了好一陣子的儀態和台步,只有三餐才到外面透透氣、吹吹風……其間又被兩位女孩拖去逛了兩次街,戰利品將我的香閨塞得滿滿的,就像一個從小到大都住著女孩子的房間……自從學會女孩子的曼妙步伐,我就越來越不喜歡穿褲子了。

一方面我的台步還不夠完美、一方面又討厭兩腿間那種互相磨擦的感覺。

穿上裙子,正好可以掩飾我略顯青澀、初學乍練的台步,又可以讓我的美腿徜徉在空氣中,享受那自由、輕盈的涼爽微風。

自從上次的電梯前半裸露事件,我就非常注意自己的衣著和安全。

太早或太晚都不出門,走在路上也隨時閃避可能的危險和陰暗的角落。

不過即使如此,我還是在捷運上遇到了色狼。

那天我早早吃完晚餐,站在捷運的「夜間婦女候車區」裡,讓監視錄影機的鏡頭正對著我。

如果警衛人員正在監看畫面的話,一定能欣賞到我誘人的香肩、鎖骨、和乳溝吧?想到這裡,我的俏臉浮起了紅雲,不過在黑白灰階的監視畫面上應該不太明顯。

穿著膝上十五公分的A字裙,我把手提袋拎在身後,預防可能的惡質偷拍。

踏入捷運車廂之後,我也決定不坐下,而是站到兩位女孩的中間,並把手提袋移到身前。

我對自己的裙子非常瞭解。

如果我坐了下來,裙擺就會首先往後縮、沿著我美妙的臀部上提,露出一片白晃晃的誘人大腿。

手提袋放在身前,雖然可以避免對面的乘客看進我的裙裡,卻無法避免旁邊的男人視姦我的絕美玉腿。

如果斜對面的男人蹲下身來,甚至還能從一定的角度看到我的性感內褲……當然看不清楚,但只要努力總是能看得到。

站在兩位少女中間,我非常放心的拉著吊環,維持身子的平衡。

車子的門又開了,擁進了大批的旅客,我不著痕跡地順著人流,又躲到角落另外三位女孩的正中間。

車廂一下子變得非常擁擠,我的嬌軀也免不了和身邊的女孩磕磕碰碰。

就在這時,一隻手貼到我敏感的翹臀上,略為用力地按著、揉著……不斷地反覆……很明顯是故意的……我知道,我遇到色狼了……我試著轉頭尋找,卻沒有看到可疑的人物。

那隻手越來越放肆了……它順著裙子的縫線和開叉,輕柔地撫觸我的大腿,又很有技巧地逐步拉高我短短的裙擺……我知道我遇到一位老練的色狼了……我輕咬下唇,試著揪出這隻可惡的邪狼。

身邊可愛的女孩正巧與我四目交投。

她對我微微一笑,我也甜甜地對她回了禮。

那隻手越來越過份了!它已經把我身後的裙擺完全拉高、扯開了!一隻手指已經實際接觸到我敏感的大腿……讓我感受到一縷非常輕微的刺激與酥麻……………「……哦!」

我輕輕扭著腰,試圖擺脫那隻邪手的控制。

可是另外一隻手卻又出現了……它彷彿知到我的性感帶在哪裡……在我纖細的腰枝上來回按摩、愛撫著………我的身子有點軟了………色狼找到了我致命的弱點………原來的那隻手已經深入我緊緊夾著的的兩腿之間,接觸到我剛剛泛出蜜液的性感底褲了………兩隻手分別掌握了我最不堪逗弄的命脈………我知道自己的俏臉已經發紅、發燙、感受到奇特的欣快感………可我卻還沒找到那該死的色狼………「嗯……………嗯…………嗯…………」

我忍不住低低呻吟了起來………我知道我快要屈服了………這位色狼的技術實在是太高桿了……帶給我歡樂與高潮的同時,居然能避開我身邊這麼多位青春洋溢的女孩………忽然之間……我明白了。

我逮到了那個可惡……卻又非常可愛的色狼。

女色狼。

緊緊貼在我身邊、穿著薄衫短褲、露出粉嫩香肩和大腿的漂亮女色狼。

「嗯………」

我羞紅了臉,緊緊抿著嘴唇,用最性感、又最風情萬種的白眼瞪著她…「嗯…………嗯………嗯…………嗯…………」

已經放鬆心情的我,立刻完全享受在她高超的愛撫和搓揉當中………「………嗯………嗯……………我……………我……下……下一站………要下車了……………嗯……………」

女色狼的雙手收回去了,並順便幫我拉好了裙擺、扯平了衣衫。

到站了。

女色狼勾起我的粉臂,和我一起步出車廂、走上電扶梯、離開捷運站………「到妳家吧?……」

她輕輕咬著我羞紅了的耳朵。

「……嗯…………」

我細若蚊蠅地回應她……微微點頭。

回到家裡,女色狼領著我走進浴室,調整溫度儲放浴缸的水。

剛才路上她已經掌握我的芳名、身高、體重、三圍、上半身的性感帶、還有之前在捷運探索過的,我已經微微濕潤的股間蜜裂……「雨荷公主……妳很容易害羞呢………好可愛喲~~」

女色狼如果知道我本來是男的,一定會非常吐血吧?嘿嘿嘿嘿…誰勝誰負還不知道呢!我可一點都沒有吃虧的感覺……哇哈哈哈………「雨荷公主……請更衣吧~~」

女色狼輕輕拉起我的上衣,魔手從腰間探入,一邊用手背按摩我的雙乳,一邊用靈活的手指解開一顆顆鈕扣的束縛。

短短的裙子她也是如法炮製,從我身後的裙擺開叉探入小手,一邊刺激我敏感的大腿,一邊拉下裙擺側邊的拉鍊……女色狼忽然拉住兩側,將我的高腰內褲往上一提!「嚶!~~~~」

一瞬間的刺激讓我忍不住歡叫出聲……內褲早已被她揉成一條細帶,那一瞬間讓我的嫩穴和陰蒂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快感,修長秀美的雙腿也忍不住用力夾緊………「雨荷公主~~~妳好敏感喲~~~」

女色狼將我扶坐在浴缸邊緣,一邊牽扯我的內褲,一邊把自己的秀髮往耳後撥,伸出舌頭舔舐我早已動情的瑰麗唇瓣!「嗯~~~~嗯~~~~~啊~~~~嗯~~~~~嗯~~~~嗯~~~~~」

「呀~~~嗯~~~~嗯~~~~~嗯~~~~啊~~~~~嗯~~~~~」

「嗯~~~~~啊~~~~~啊~~~~~嗯~~~~噢~~~~~嗯~~~~~」

「雨荷公主………妳的荷花池裡已經下起小雨了呢~~~」

女色狼打開洗手台的龍頭,捧了一掬涼水,輕輕灌入我正灼熱發燙的小穴!「嚶~~~」

我嚶嚀一聲,美腿一陣哆嗦,小穴裡新奇刺激的電流帶給我不同往常的獨特快感………「雨荷公主………讓荷花池暴發傾盆大雨吧………」

女色郎的手指忽然夾住我勃起但仍細小的陰蒂,又用一隻手指探入我早已泥濘不堪的鐘乳幽徑……「呀!!痛~~~啊~~~不要!」

一股疼痛提醒了仍為處女的我………而就在這時,那股刺痛卻又揉合了女色狼的愛撫,讓我的小穴忍不住痙攣、收縮、痙攣、抽搐………「雨荷公主………妳潮吹了呢~~~好可愛喲~~~~」

女色狼貪婪地伏在我的身下,吸吮、吞嚥著我噴發的蜜液………我高潮了!真正的高潮!讓我失神了。

當我清醒過來時,女色狼已經全裸了,正和早已被剝光的我浸在滿溢的浴缸裡,互相愛撫、舌吻、彼此摩擦著下體………「雨荷公主………妳失神的樣子好迷人喲~~嘻嘻~~~」

女色狼的身材當然不如我,不過也是該凹的凹、該凸的凸,十分有女人味。

她的個子不高,臉蛋又可愛,不知道用這人畜無害的外表狎玩過多少美女了?「雨荷公主………妳知道嗎?其實………妳是我有生以來的第一個獵物哦~~~」

女色狼的魔手毫不停留地在我嬌軀上來回肆虐、宣告主權。

「妳踏進車廂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了……雨荷公主……妳好性感、好迷人、好可口啊…害我都忍不住了……好想馬上強暴妳呀~~~」

「下次帶我的雙胞胎姐姐來找妳玩吧!三位美女的3P,一定很有意思吧?………」

「咦……雨荷公主妳又更浪了呀?~~沒想到妳這麼迫不及待呢~~~」

「要不要我現在就叫姐姐過來呀?雨荷公主?讓我們倆一起讓妳欲仙欲死~~~~」

沒想到女色狼和姐姐的賃屋處就在附近不遠,坐捷運一下子就到了。

新來的女色狼剝光衣服加入戰團之後,我立刻分不清誰是誰,只能任憑兩位甜美的小惡魔逗弄戲耍………「雨荷公主……妳的胴體還有可以開發的潛質哦~~~我們今晚就先不逗妳了,明天白天再讓妳好好享受至高無上的快感~~~」

色狼姐妹美美地幫我洗了個澡,把我逗得全身痠軟之後,一左一右地摟著我睡了。

隔天早上,她們讓我簡單吃完早餐,就開始打點我待會出門接受「調教」的行頭。

首先將我及胸的長髮梳了起來,用一種複雜的編法將之繞在腦後。

既有長髮飄飄的典雅美態,又能讓我露出大半白玉無暇的粉頸。

「雨荷公主的肌膚最美了,讓頭髮蓋住太可惜了呢~~~~」

蕾絲半罩式的胸衣、鏤空薄紗的底褲、高領的長袖絲衫、膝上五公分的窄裙………「等一下等一下………雨荷公主要先穿上大腿襪和吊帶才行……」

白色半透明的大腿襪、性感的吊襪帶………我還是頭一次嘗試呢!看起來十分性感,不過外面蓋上近乎及膝的窄裙之後,就看不出裡面的別有洞天了。

套上一雙高跟鞋,在鏡子前面轉了幾圈,兩位女色狼就把我拉出門了。

坐上捷運,一切都很正常。

不過出站的時候,我就聽到許多切切私語了……「白色的大腿襪耶………你有沒有看到她的大腿肌膚?哇塞,超白超漂亮的!」

「本來還以為她很有氣質說……沒想到她這麼騷………」

「一定很好上吧………這麼騷的美女………嘖嘖嘖………」

看著兩位裝作無辜的女色狼,我半嗔半怒地瞪她們一眼,用細碎但又快速的腳步躲進女廁所裡。

身上那件看似平常的窄裙,不知何時已經在身後正中央有了高高的開叉。

不是線頭鬆脫,而是本來就這樣的設計………別說是吊帶襪和我的大腿了,只要我兩腿微開、稍稍彎個腰,身後的男人都可以看到我誘人的底褲了………幸好我總是兩腿夾緊,又常常用手虛掩身後,才沒有讓人看盡我已經開始分泌泉水的誘人蜜處……「雨荷公主……妳太不淑女了哦~~居然把裙子都繃裂了~~~」

「還好我們幫妳準備了替換的裙子………」

「還有妳的高跟鞋……鞋跟都快斷了呢……快換上這一雙~~~~~」

新的高跟鞋比原來的高上不少,讓我的美姿步態愈加搖曳。

我又仔細研究她們提供的新窄裙、用力拉扯,確定沒有問題,才換上這件膝上十公分的超緊身窄裙。

裙擺的兩側各有五公分的開叉,不過縫得相當緊密,基本上不會有繃線鬆脫的可能。

不過很快的,我又聽到身後不可思議的「透視」

談論:「鏤空蕾絲的情趣內褲耶……簡直比丁字褲更誘人啊………」

「還有大腿襪呢!你看她那白色半透明的不是絲襪喔!是大腿襪,有夾吊帶的那種!」

「真的耶!是大腿襪!哇~~~我第一次看美女穿大腿襪耶………AV不算的話…」

「還有她那件上衣……好透明啊………我簡直可以看到她吹彈可破的肌膚了………」

「雨荷公主,妳的內褲花樣都印在窄裙上面嘍~~~要不要換一件比較寬鬆的裙子啊?」

「還有妳的上衣………嘖嘖………雨荷公主妳的肌膚好白好嫩啊,真是我見猶憐啊……」

我嘟著小嘴,佯怒地捏著兩位女色狼走進女廁。

窄裙的後擺已經變得很薄很薄,裡面的內褲花樣纖毫畢露…想來又是女色狼的傑作。

白色的上衣一沾水就會變成完全透明,背上被兩位女色狼噴了水霧,雖然效果還沒有百分之百,但已經足以飽覽我粉嫩的雪膚,還有胸罩的吊橋顏色了……雖然早已明白女色狼的計畫,但我卻是既興奮又期待……小穴裡不斷傳出躁動與搔癢,一滴滴醇如美酒的蜜液也逐漸濡濕那件短小鏤空的底褲了……女色狼押著我在透明電梯裡上上下下………百貨公司的廣場前已經聚集了一群男人,視角隨著我誘人的裙底高高低低………性感迷人的上衣一件換過一件……大部份還是在賣場裡現場購買的,最短最暴露的那種……下身的裙子也一件短過一件………所有的男人都已經看見我性感的大腿襪、我白裡透紅、粉雕玉琢的香膚、還有那幾條蕾絲的吊襪帶………我的俏臉嬌滴滴的、熱燙燙的,羞得不能再紅了……我的胸罩早已被女色狼剝奪了,此刻連胸貼也沒有,就這樣直挺挺的在小可愛上印著兩點明顯的激凸………我的內褲已經換過一件又是一件、濕得不能再濕、薄得不能再薄了……百貨公司的男人們幾乎看遍了我的每一吋胴體……赤裸裸火辣辣的視姦,燒灼著我蒸騰熾熱的淫壺蜜裂……兩位女色狼終於宣佈調教結束,要帶我回去開苞了……在我羞紅著臉、千肯萬肯的正式同意之下,她們今晚就要奪取我的處女,讓我正式步入女人的行列……再次站在捷運的「夜間婦女候車區」裡,我不禁想起昨夜與女色狼初識的場景……她們倆真是……實在是………太那個了………不過……我也……被玩得好開心呀……「雨荷公主,妳已經放鬆心情了嗎?還~不~可~以~哦~~~」

嘶啦一聲。

很小聲的。

我的內褲被撕開了。

被女色狼移走了。

此刻的我只穿著小可愛、還有勉強能遮住私處的一片裙……所謂一片裙,其實是一條毛巾,圍著我纖細的柳腰,在身後用髮夾扣住,留下一條長長的開叉………吊襪帶吊著的已經不再是內褲,而是那件隨時可能掉落的一片裙………大腿襪總是順著重力不斷下滑,牽扯著性感誘人的一片裙……而我只能一手提著裙子的腰身,一手撫著隨時可能飄起的裙擺……狼狽異常………內褲被脫下了。

我蜜穴裡奔流的汁液,也紛紛奪路而出………沿著我裸露的大腿根順流直下……浸濕了大腿襪………在左右的大腿襪流下一絲絲淫靡卻又誘人的閃耀晶瑩………我忘記自己是怎麼走進車廂…怎麼離開捷運站的了……我只記得自己在裡面好羞恥、卻又好興奮、好羞恥、卻又好興奮、好羞恥、卻又好興奮、好興奮、好興奮………兩位女色狼半扶半抱著,將我帶回了家裡。

她們仔仔細細地幫我愛撫、洗浴,把我抱到床上,讓我逐漸回復失神的高潮迭起……「雨荷公主,今天很快樂吧~~~」

我終於清醒過來了,全身上下痠軟無力,但是覺得好快樂、好快樂、好幸福、好幸福。

我注意到下體的小穴仍在流水……泊泊留出的花蜜將床單都打濕了……「雨荷公主,我們終於要讓妳成為女人嘍~~」

兩位女色狼取出一個奇形怪狀的詭異物品。

類似「品」字型的三叉柱狀物………「雨荷公主,這是三頭龍~~~很少見的唷~~~」

兩位女色狼爬到床上、擠到我的身邊……我注意到她們的俏臉既興奮又緋紅……柱狀物的兩端,分別沒入兩位女色狼的小穴裡………非常緩慢………我注意到她們皺起可愛的小眉毛……似乎正忍耐著疼痛………「雨荷公主,我們來嘍~~~~~~~~~~~~」

「啊~~~~~~~」

「嚶~~~~~~~」

「呀~~~~~~~」

異口同聲。

撕烈般的劇痛,彷彿要刺穿我嬌嫩的子宮!!!!

「雨荷公主…………我…們…………我們…………跟妳一起……成為女人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