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妙的亂倫

「這是你和你母親做愛用的床,我和你媽媽口交用過的床,以後我們仨人同時性交用的床!我和你媽媽互相用舌頭舔對方的陰核,用手指插對方的陰道,揉捏對方的乳房,一起用假陰莖插...」

姨媽的屁股實在是搖動得太厲害了,連我這個久經媽媽性交錘煉的小夥,也不是對手,我忍不住,我覺得我要射精了。

我想告訴姨媽聽,但是我的嘴被她豐滿的乳房塞住,無法說出半個字,我只能含糊地不斷嘟囔,但是經驗豐富的姨媽很快就明白了。

「哦,對,射進姨媽的裡面!射進裡面!在這張躺過你媽媽和我的床上,射進我的子宮裡,我要!」

「我和你媽媽都在想你,等著你把熱熱乎乎的精液射進我們的陰道裡,等著你這個壞兒子,壞外甥把淫亂的精液填滿到我們空虛的子宮裡面!哦,寶貝,快射出來!射進姨媽的騷穴裡面吧!姨媽求你了!快!」

姨媽的陰道不斷地收縮,擠壓著我的陰莖和龜頭,我用力向裡挺動了幾下,終於一洩如注,將幾天來儲存了很久的熾熱的濃稠的精液全部射進了姨媽的子宮裡面。

姨媽緊緊地摟住我,陰道收縮得驚人的緊,令我的精液完全無法漏出一滴。

「哦,哦,好孩子,乖外甥,你的精液好棒,射得姨媽的花心好舒服,好滿足啊!姨媽一定會懷孕的,好阿雄!」

「姨媽,你不會這麼快...」

「哦,阿雄,別擔心。」

姨媽似乎看穿了我的顧慮,「我知道你這小壞蛋在想什麼,放心吧,姨媽的身子永遠是你的,即使生了你的孩子後,姨媽也還是你的。不過,一次可不保險喔,姨媽還要和你做多幾次呢。姨媽會教我的好阿雄怎樣討好一個女人的,從現在開始,你要天天和我,還有你的媽媽一起做愛,要把你所有精液都射進我和你媽媽的陰道裡,可不許讓它浪費喲!知道了嗎,寶貝?」

我們就這樣摟著,互相撫慰對方的身體,消磨了整個下午的時間。

我幾次想和姨媽再來多幾次,但是都被姨媽拒絕了,她要我保存實力,因為我還要對付我的媽媽呢。

媽媽回來的時候是下午三點鐘,比平時要早得多,一回來就回房洗澡去了。

我估計著媽媽洗完了,就上了樓。

媽媽的房門開著一道縫,媽媽和姨媽兩人正一起躺在床上。這一次,輪到媽媽騎在姨媽的身上,而且她們也沒有使用假陽具,只是兩人的陰戶對在一起,用力地摩擦著。

媽媽在上面,身體上下扭動,下體緊緊地貼著姨媽的下面,可以想像兩個美麗的女人肥美的陰戶粘在一起摩擦的樣子是多麼的香艷刺激。

媽媽和姨媽就這樣相互摩擦了一陣,媽媽的身體抖動得厲害,看來媽媽的身體十分敏感,我知道她要洩出來了。

這時姨媽悄聲告訴媽媽:「你的好兒子今天射給我了。」媽媽的屁股扭動得更厲害了。

「他射出了好多,全部打進我的子宮裡了。還有,我把所有的事都告訴他了,他已經同意和自己的媽媽、姨媽一起做愛生孩子了,嘻嘻,我會幫你的,好妹妹,我們一起扶侍他。」

媽媽顯然受到了極大的刺激,她的身體劇烈的震顫著,下體瘋狂地研磨著,很快就癱倒在姨媽的身上。

姨媽把頭轉向門口,向我做了個手勢,讓我離開,於是我就把門關上了。

晚餐進行得很平靜,大家都沒有說話,但是空氣裡瀰漫著一種令人緊張不安的氣氛。

一直到了十點鐘,我便回房睡覺去了。

我剛關上燈躺在床上就聽到有人下樓來了。

腳步聲越來越近,我瞪大眼睛向門口望去,只見一個豐滿、熟悉的身影出現在我的床前。

房間裡雖然沒有燈光,但是窗外的月光如同水銀般灑落在屋裡,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

從輪廓上來判斷,是媽媽來了,我心裡頓時一陣激動。

媽媽穿著淡綠色的睡衣,哦,嚴格說根本不像是睡衣,因為它彷彿不存在似的,我可以透過它看到媽媽那誘人的乳房在透明的遮掩下羞澀地擺動的樣子。

媽媽來到我跟前,坐下來,挨到我身上。

「這幾天你想媽媽嗎,兒子?」媽媽的聲音有些顫抖。

「哦,媽媽,我愛你,我想你,我想你想瘋了,是的,我要你,兒子需要你的身體!」

媽媽的衣服無聲地滑落在地板上,我一把將她拉上床來。她的手也滑到我的腰上,我裡面當然什麼也沒有穿,我一直等著媽媽的到來。

媽媽側躺在我身旁用她那纖細、柔軟的手指抓住了我的早已勃起的陰莖,然後開始用力上下套動起來。

我雙手也握住媽媽的乳房揉弄起來,我們的嘴唇碰到了一起,沈寂已久的熱情又如同火山般地突然爆發了出來。

媽媽的嘴唇還是那樣柔軟,濕潤,呼出的熱氣中帶著甜甜的成熟女人的清香,令我癡醉。她的香舌伸進了我的口中,我熱烈地回應媽媽的愛戀,我們的舌頭激烈地交纏在一起。我含住媽媽滑膩柔軟的舌頭,用力地吮吸,拚命地把媽媽香津吸進肚子裡。哦,媽媽的吻,甜蜜的吻,令我魂牽夢縈到如今。

我深深地感到我還是更愛和媽媽做愛。

我放開媽媽的乳房,手指輕車熟路地摸索到媽媽的陰部。媽媽的陰道已經有些濕潤,陰道內一片溫熱,觸手處異常柔軟,而且毛茸茸的,摸起來十分舒服,我不用媽媽的催促,便開始揉搓起媽媽的陰蒂來。

當摸到媽媽的陰道口淫水四溢時,便將手指慢慢滑進了媽媽的陰道裡抽插起來,和往常一樣,媽媽的陰道相當地狹窄,手指一插進,便被四周綿軟火熱的淫肉緊緊地包圍著。我用力地抽動著手指,在媽媽狹小的陰道裡進進出出。

媽媽很有感覺,隨著我的進出之勢,身體輕輕地搖擺著,嘴裡發出低低的呻吟聲,肉洞裡不斷地分泌出濕滑的液體,粘滿在我的手指上,使我的進出更加方便。

同時,媽媽也一邊和我熱烈地接吻,一邊抓住我粗大的肉棒,用力地套弄著。

媽媽的呼吸越來越沈重,呼出的成熟的女人氣息不斷地噴在我的臉上,眼睛上,鼻子上和耳朵上,弄得我暈乎乎地。

媽媽看了一下我的下體,眼裡流露出的是喜悅,我知道我那裡已經完全硬挺了,而且小腹上粘滿了媽媽流出的淫液,下體一片濕滑。

於是,她笑著在我耳邊低聲說:「知道嗎?好兒子,媽媽這幾天好想和你做愛啊!我要教你怎樣和兩個女人同時做愛,怎樣把兩個成年女人服弄得伏伏帖貼,不過,今天晚上先讓我們母子盡情地享受一番!」

媽媽滑膩柔軟的舌頭又伸進我嘴裡,和我的舌頭熱烈地交纏著,舌尖四處舔動,在我的口腔壁上來回舔動,令我情難自禁,只知道忘情地吮吸媽媽如同棉花糖般柔軟的香舌和乳頭。

幾分鐘性戲之後,我早就按耐不住了,我連忙翻起身來,手握陰莖抵在她的陰唇上,用龜頭來回磨擦她已紅腫的陰唇和陰蒂。

媽媽被我這種性戲刺激地盡乎瘋狂,抓住我身體的手越掐越緊,她的身體興奮地不斷顫抖著,淫叫聲在臥室裡四處迴盪:

「哦...寶貝...來呀...哦..哦...啊...啊...快把你的大雞雞...插進...媽媽的騷穴裡...媽咪的騷穴已經好久沒為親兒子打開了...哦...哦...哦...快...快來干死你的親媽媽吧!乖兒子!對...快給媽咪你的大陰莖...快...插進來...哦...哦...媽咪喜歡讓自己的兒子插我的騷穴...嗚...哦...哦...快插進來...好兒子...親兒子...別再折磨媽媽了!」

我於是將陰莖對準媽媽的陰道口向前一送,順勢將粗壯的陰莖如願地送進了媽媽溫暖、濕滑的,不斷滴著淫水的陰道裡......

媽媽隨之「嗯...」地輕輕哼叫了一聲。滿懷欣慰地望了我一眼,嬌嗔道:「小壞蛋,你可真會玩媽媽的身體呀!」

受到了媽媽的讚許我為一振,為了讓媽媽獲得最大的快感,我抓起了她的雙腿向前推去,讓她綣縮起來,這樣我的陰莖就可以更深地插入她的子宮。

隨著我陰莖一前一後的抽動下,媽媽的身體劇烈地起伏著,陰莖和龜頭不斷地被媽媽柔軟的陰唇和陰道肉壁包圍著、刮弄著,給我很強的刺激。

身下的媽媽也不斷地淫叫著:「噢...媽咪好爽啊...我喜歡被親兒子插...射...射給媽咪...哦...哦...哦...媽咪好癢...啊...哦...哦...乖兒子...媽咪的花心好癢...癢...哦...哦...哦...快...兒子...射給媽咪...快...射給媽咪...哦...哦...哦...哦...哦...射在媽咪的裡面...讓媽咪懷孕...哦...哦...哦...給...給自己的親兒子生個大胖小子...哦...哦...哦...哦...」

我用力往裡面一頂,整根肉棒立刻齊根盡沒,完全地插進了媽媽火熱的肉洞裡......媽媽的肉穴裡熱乎乎的,四周的淫肉緊緊得刮著我的肉棒,令我進出間暢快無比。

我意氣風發地大力抽動起來,每一插的力量都大得異乎尋常,媽媽在我的上面,身體劇烈地上下起伏,屁股瘋狂地左右搖動,我的陰莖和龜頭在媽媽陰道內壁刮磨下,我的呼吸越來越急促,我不由得叫出聲來:

「哦...哦...媽媽...兒子...不行了...哦...媽媽...我要射了..我要射在你裡面了!」

媽媽急忙加快套弄的速度,嘴裡叫道:「好極了,乖兒子,要全部射進媽媽的裡面,哦...媽媽也要洩了...阿雄,我們一起來吧...啊...哦...哦...哦...」

我充滿生機與激情的精液剎那間激射而出,狠狠地打在媽媽極度收縮的宮心內。

媽媽的身體不住地震顫,陰道劇烈收縮,子宮深處彷彿有一股強大的吸引力般,將我射出的精液一滴不漏地吸收進去。

我的肉棒不斷地痙攣著,拚命吐出自己的所有,直至完全地填滿媽媽的子宮,我才疲軟下來。

媽媽緊緊地摟住我,抽搐的陰道也漸漸平靜下來了,但是仍然緊緊地包圍著我散發出所有慾望而軟了下來的陰莖。

媽媽伏在我身上,臉貼著我寬闊的胸膛。

良久,媽媽才長長地舒了口氣,說:「好舒服!媽媽已經好久沒有這麼強烈性愛高潮了,阿雄,你的性愛技巧更加老道了,每次都能給媽媽所需要發表性愛快樂,媽媽真幸運能有你這麼一個好兒子、好性伴侶!」

我們就這樣摟著,聊著情話,計劃我們的將來,然後母子倆就這麼摟著睡了。

第二天是星期天,我睡了個大懶覺,一直到中午十一點鐘才一覺醒來,感覺心情異常舒暢,精力充足,渾身上下充滿了力量,昨晚的激情仍然在我體內流淌。

我看了看枕邊,媽媽已經不在了,但是被窩裡還殘留著媽媽溫馨的體香。

我下樓到餐廳吃早飯,經過起居室時,我停下了腳步,只見起居室裡枕頭擺了滿地,床單淩亂地鋪在地上,上面赤身裸體並排躺著我的兩位性奴媽媽美惠子和姨媽洋子。

「嗨,小懶蛋,你起來了。我們這兩個飢渴的女士正等不及,想要自己先開始了。」姨媽似笑非笑地看著我說。

「是的,兒子,如果你還不來,媽咪只好自己一個人舔你姨媽的騷穴了。」

姨媽在一旁吃吃地笑著說,胸前的一對肥乳顫巍巍的,小腹上一片黑黑的陰毛泛著誘人的光澤,看得我直吞口水。

「呃媽媽,姨媽,我想我應該先洗個澡,我身上太髒了。」

我記起媽媽昨天的話,她曾說過要我洗澡的。

她們倆互相對視了一眼,發出會心的微笑。

「別擔心,寶貝。今天我們不會舔你的身體,但是,我和你姨媽說好了我們要一起對付你,我可憐的阿雄,今天你不要想著能輕鬆地矇混過關。」媽媽說。

我樂不可支地說:「你們兩個一起上我也不怕,到時候你們可別討饒。」

姨媽臉上露出不懷好意的微笑,說:「小傻蛋,還不把你的大陰莖挪過來,姨媽等不及了。」

我挨著姨媽躺了下來,欣賞姨媽美麗的裸體,媽媽也開始行動,她分開姨媽的腳,臉湊了上去,用舌頭舔姨媽的陰戶,但她的眼睛卻衝著我,示意我和她一起擺弄姨媽。

我低下頭,挨到媽媽的身邊,和她臉貼著臉,互相摩擦著,用舌尖舔食姨媽陰部的淫肉。

姨媽呻吟起來,我們舔得更加起勁,我和媽媽的舌頭交纏著一起插進姨媽已經濕成一片的肉洞裡,在裡面互相嬉戲,同時用力地吮吸姨媽的淫液和彼此的唾液。

媽媽讓我的舌頭深入,往姨媽的深處攻擊,自己則專心刮舔著姨媽突出的陰核和兩片大小不一的陰唇。

姨媽的反應十分劇烈,我知道和我做愛的時候她沒有洩出來,這回我終於見到姨媽狼狽的樣子了,在我和媽媽的合力攻擊下,姨媽的身體劇烈地震顫,陰道裡分泌的淫液不斷地往外湧出。

我更加賣力地用舌頭在姨媽的陰道口處來回攪動,姨媽的身體猛地抖了一下,立時熾熱的淫水噴湧而出,一股腦打在我促不及防的臉上和嘴上,我舔了舔粘在嘴唇上的淫液,鹹鹹的,有些發澀。

媽媽在一旁給我鼓勁,讓我趕快把肉棒插進姨媽的陰道裡,說這樣可以令姨媽達到更高的高潮。

我二話不說,挺起早已躍躍欲試的陰莖,狠命往姨媽不斷流著淫水的陰道裡一插,將整根肉棒全部插了進去。

姨媽的陰道顯然要比媽媽的要寬敞得多,我的進入沒有一絲困難,但是姨媽的一收一縮跳動著陰道壁仍然緊緊得包圍著我的棒身,暖洋洋、濕滑滑舒服感覺籠罩著我的身體,我陶醉於這種亂倫的快感中,盡力止住身體興奮的顫慄,擺動陰莖用力地在姨媽的陰道中抽插起來,每一次我將陰莖連根插進,陰莖的根部都衝撞擠壓著姨媽的充血的陰蒂和陰唇,姨媽興奮地連連淫叫。

媽媽則轉過身,跨在姨媽的頭部,將自己的陰戶湊到姨媽的面前,讓姨媽舔自己的外陰部。

媽媽拉起我的手,按到自己豐滿的乳房上,讓我用力得揉搓它們,親吻乳頭。媽媽還告訴我和兩個女人做愛時,要掌握合適的抽動速度,要有節奏感,這樣才能耐力持久。不要一味猛干,那樣很容易就會射精出來的,就不能持久地做愛享受性愛樂趣。

我於是用忽快忽慢的節奏,有時候快插幾下,有時候又慢悠悠地半天才插到底,我還用三淺一深的抽插方式,先淺淺地在陰道口附近撩插,然後再突然猛插到底。

姨媽在我花樣翻新的抽插下已是淫言良語了,屁股只知道瘋狂地向上挺動,迎合我的陰莖動作,陰道裡不斷地流出熾熱的淫水。

我正隨心所欲地擺弄著姨媽的身體。猛地擡起頭,看見媽媽臉漲得通紅,下體在姨媽的臉上不住得摩擦,顯得十分的飢渴難耐。

我從姨媽的陰道中抽出沾滿淫液的肉棒,扳過媽媽的身體,又將粗大的肉棒狠狠地插進了媽媽濕滑的陰道裡,立刻我熟習的那種緊箍感覺又包圍了我的陰莖。

我用力地抽動著陰莖,在媽媽的陰道裡做瘋狂的活塞運動。姨媽在下面因為驟然的空虛愈加飢渴難耐,剛剛說過不會舔我的身體,現在卻忍耐不住把臉湊到了我的下身,隨著我的每一次抽出,姨媽的舌頭就會忙不叠地纏上我的棒身上。她不停地用舌頭舔食我的陰囊和屁眼,還含弄、輕咬著我的兩隻睪丸。

媽媽緊緊地摟住我,豐滿怒突的乳房和兩粒硬挺的乳頭緊緊地抵在我胸口上,她用力地研磨著,陰道主動迎合我的動作,嘴裡的呻吟一聲緊似一聲。

姨媽在下面實在是難耐不住了,挺起屁股,將被冷落了好久的陰部貼上我的肉棒,用力地摩擦,哀求我給她滿足。

我只好將兩根手指插進姨媽熱乎乎的淫道裡,用力地抽插、摳挖,好讓姨媽先解解饞。

媽媽身體後仰,躺在了床上,我也撲倒在她身上,姨媽和她換了過來,輪到姨媽在上面,媽媽在下面,姨媽將自己癢得難受的陰戶湊到媽媽的嘴邊,讓媽媽幫她舔吸,而我則繼續姦淫著媽媽緊緊的陰道。

就這樣持續地抽插了一陣子,我將姨媽也推倒在床上,讓兩個女人並排躺下,然後我提著肉棒,輪流地插搞兩人的陰穴。

如此這般,媽媽和姨媽的陰戶流出的水分越來越多,我的每一次抽動,都可以帶出大量的淫液,激起到她們的小腹上。

我耐心地在每一輪抽插中細心體驗比較媽媽和姨媽身體各處的不同:媽媽的陰毛細少微黃,大小陰唇均勻規則,陰蒂小巧誘人;姨媽的陰毛濃密幽黑,大小陰唇顏色較深且不對稱,左側比右側肥厚,陰蒂圓潤碩大;媽媽的陰門前庭小、陰道內緊細幽深、乾澀少汁。陰莖抽插時陰壁緊吸龜頭,多白帶時常帶血絲;姨媽的陰門前庭較大,陰道壁肥厚,彈性十足,陰莖能深能淺。插撥時腔內淫液四濺,滋滋有聲;媽媽叫床時嬌羞涵蓄,鶯歌鴛啼非常動聽,讓我痛愛有加;而姨媽叫起春來則淫蕩高亢,催我提槍猛插。

我的肉棒在這兩個女人的陰道裡輪翻抽插了幾十個來回後,終於壓抑不住要射出來了,這次,我不想射在媽媽或姨媽的陰道裡,而是射精的一剎那間撥出陰莖,把濃稠的精液全部噴灑在她們的小腹上、陰部上和臉上,媽媽和姨媽一面嗷嗷淫叫著,一面同時張大嘴接喝我射出的濃濃精液,還不停地用手將我射在她們乳房上的精液塗抹在各自的乳房上和陰唇上,又將沾滿精液的手指含入口中吮吸,之後爭著將我的陰莖含入口中舔吃乾淨龜頭上的殘液,兩個淫賤的女人臉上不時露出滿意的微笑。我精疲力竭地倒在床上,仰面朝天地躺在了她們身邊,不住地大力喘氣。

躺了一會兒,姨媽和媽媽爬過來,用舌頭給我清潔身體。

在媽媽的舔吸下,我又來了精神,拉過媽媽,讓她做狗爬的姿勢,然後再次狠狠地乾媽媽更為窄小乾澀的屁眼,媽媽雖然有些不太願意,但為了討好我,就任我擺佈她的身體,沒插多久,我又在她的屁眼又噴射了。

姨媽不甘心被我冷落,就用手擠弄著自己的一對豐乳,將我的陰莖夾在當中,不停地摩擦我的肉棒棒身,還用舌尖舔弄我的龜頭,用手捏弄我的睪丸,讓我那陰莖再度挺起。我不得不又在姨媽的陰道裡抽插了幾百回,再次滿足了她的亢奮的淫慾後,才在她的嘴裡射了。

姨媽和媽媽把我身上的所有淫液和精液全都舔食乾淨,兩人還互相給對方也清理乾淨。

之後,我們一起到浴室去痛痛快快地洗了個澡。

當然,在浴室裡禁不住姨媽和媽媽的糾纏,我又在她們倆人的肛門裡舒舒服服地射了一輪。

在接下來的半年裡,我簡直過著神仙般快樂、淫逸的生活。我們每天都是三人同床共枕,媽媽和姨媽輪翻和我交媾、淫樂,用她們成熟豐腴的女體上的三個肉洞輪流服侍我,取悅我的陰莖,。甚至連她們月經期間也不放過,無法正常使用陰道性交方式,我們就玩肛交、口交甚至乳交。在我精液辛勤的澆灌下,媽媽和姨媽的陰道經常保持著溫潤、濕滑,隨時隨地都能讓我插入其中進行性交;而在我的肉棒抽插、開掘下,媽媽肛門一改往日的緊縮、乾澀,變得通暢寬闊許多,姨媽的屁眼則在我陰莖的頻繁刺激下,腸道中竟能分泌出一種潤滑液,讓我的陰莖像在她陰道中性交一樣進出自如;她們兩人的香唇被我的陰莖磨擦得更加豐厚、性感。

此外,我們還玩各種性道具,玩各式花樣的性遊戲。

總之,幾乎所有我們能想到的玩法我們都試過了。我的技巧越來越出色,配合我天長的本錢,常常把姨媽和媽媽弄得死去活來,連連討饒。經過一年來我用精液的辛勤澆灌,姨媽和媽媽都出落愈加嬌艷欲滴了:她們個個乳房高聳,柳腰輕盈,臀部豐腴,兩人都是青春煥發,更添女人的成熟韻味和性感。

終於有一天,我下班回家,姨媽和媽媽都坐在沙發上,身上穿戴整齊,不像往常那樣總是赤裸著身體在房間裡等我回來。

還是姨媽先開口了。

「親愛的,你使我們都懷孕了,醫生都說這是奇跡,但這是千真萬確的。」

後來的幾個月裡,我們三人在性交時都小心了許多,不是採用背交陰道式,就採用口交或肛交式,兩位媽媽更是盡心竭力地取悅我,每天不讓我在她們的陰道內或嘴裡、屁眼中輪翻射過一回,絕不放過我。我心裡明白:她們是怕我在她們特殊時期性慾得不到滿足而移情別戀。於是我欣然和媽媽們一起縱慾淫樂。

到她們進入哺乳期時,我更是先嘗為快了,長大後重新再吃媽媽和姨媽的奶水真是別樣的感覺湧上心頭啊。

每天晚上,她們會把我按倒在地,擠壓自己漲鼓鼓的乳房,將乳汁射在我的身上,然後大家一起來舔。我和她們性交後再將精液射到她們身上,她們就將這種乳汁和精液的混合液舔進肚子裡。

我熱愛這淫蕩亂倫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