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滿惠玲母子間

聽到那細如蚊聲的幾個字,心臟幾乎要跳出胸腔。我立時鬆開雙臂,轉身衝去洗澡間;扭開蓮蓬頭後,開始邊沖邊脫衣服。那興奮非言語能描述,只知道在心裡大喊著:「我的第一砲耶!好興奮,好興奮,好興奮啊!!!」

洗澡時滿心都是激動,雖有稍微想到她的身份,但理智早就被獸慾吞噬了。在那個當下,對滿腦精蟲的我來說,母子不母子的根本不是問題。

披著浴巾從浴室出來,卻不知道該去哪,試了下爸媽房門,發現是鎖著的,只好先回房間。

隨便套了一件短T與籃球褲。坐在床上渾身只覺躁熱無比,把冷氣打開後,考慮著要不要把門關上。還在猶豫得時候,媽出現在房門口;上半身一件很普通白色短T,下半身則是一件迷你短褲。

一身家居的她站在那裡,似乎沒有要進來得意思。

「媽要你想清楚……有些事改變了,你再後悔,也變不回去了……」媽再次問我。

我承認,當時沒聽懂媽話裡的含意,只是下意識地點點頭,表示我懂。

媽示意我把背後的百葉窗放下,雖然有貼防窺隔熱紙,我還是依言配合。媽反手才把房門關上,就被我整個抱起來;我一邊把媽重重壓在床上,一邊胡亂親吻著媽。

猴急的我沒多久便想去脫媽的短褲,只是媽用手壓著我的手,不讓我脫。那時沒經驗,也沒想太多,既然意圖受阻,雙手便迅速轉移陣地,撫摸起媽的上半身。

當然嘴也沒閒著,我狂亂地親吻著媽的側臉與脖頸;親著親著,就把媽的T恤撩直到胸部。即使房間裡稍嫌昏暗,那件深咖啡色的蕾絲胸罩,與媽雪白的上半身,依舊互相輝映著。顧不得去解開,便低頭朝媽胸前的隆起,狂熱地親吻起來,手也在媽渾身上下亂摸著。

摸過癮之後,又把手伸進胸罩底下,開始搓揉媽的胸部,媽的乳房好軟好軟,乳頭的形狀好像小葡萄。忍不住把胸罩往上推,讓媽雙乳曝入在空氣中;一隻手柔捏著媽左乳,然後張嘴含住另一邊。

媽呼吸逐漸沈重起來,那鼻息如某種訊號般提醒了我,再次嘗試去脫媽的褲子,這次媽沒有阻擋。把褲子連同內褲一起剝除後,映入眼簾的,是媽那雙白膩的大腿,與茂盛的三角地帶。

我迅速地脫光自己,媽卻趁我脫衣服得時候坐起來,撈起被我脫掉的褲子,如變魔法般,拿出一個四方形的小包裝遞給我,輕聲問:「知道怎麼用嗎?」

我點點頭從媽手中接過,手上拿著套子開始有點猶豫,我看向已經仰躺回去的媽,看看手上的套子,又看看媽,小心翼翼地開口道:「可……可不可以不戴?」

除了胸腹間微微起伏著,媽只是靜靜躺在那裡,我以為她沒聽見,又弱弱地問了一次,可媽還是沒有反應。我決定把套子放一邊,先試試看再說。

剛開始靠近她時,我真得興奮到了極處,心跳劇烈撞擊著胸腔,嘴巴也乾得要命。深怕她跑了似的,小心翼翼地接近著她,隨著我的靠近,媽雙眼緊閉著,感覺好像也很緊張得樣子。

當膝蓋往媽雙腿間靠近時,她配合著把腿分開了,目光很自然移向媽雙腿之間,而媽的陰毛實在蠻濃密的。

第一次跪在女人雙腿之間,跪得有點太遠,俯身下去發現距離不對,結果很矬的再往上靠近了些。一隻手扶著肉屌接近媽腿心處時,讓媽的陰毛弄得有點癢癢的。首次嘗試,結果角度太高滑開了;用手自發地探索了下媽腿間的熟軟,發現「入口」比原來估計的再低一些。

稍稍壓下角度,再次前推,這次龜頭果然陷進了一個溫軟滑膩的地方,屁股毫不猶豫地加速推進直到感覺有些窒礙,稍微後退一點再次嘗試,這次除了根部幾乎整根都進去了,雄性的本能要求我務要盡根而入。

正準備稍微抽出時,想不到媽臀部很巧妙地調整了下角度,然後我跟媽的恥骨便抵住了彼此。

人生第一次完全得「插入」,只能說超級~超級~超級爽的!「這種被層層疊疊的嫩肉,緊緊包住得瘋狂爽感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在內心大喊著。更有甚者,是媽體內那種難以言喻得「溫暖」;不只是肉屌而已,那是種連靈魂都暖暖包縛住得感覺。我真的在各種意義上,回到母親的「懷抱」裡了。

我情不自禁地馳騁起來,雖然屁股與腰還不太協調;抽插得頻率與動作也都非常滯澀,但那一點也不影響媽帶給我的爆腦快感。

誰也想不到那一年,那個暑假,那個炙熱的下午;北台灣某處,有對母子跨越了,屬於血親間絕對的禁忌。他們從對方身上,品嚐到了決不該品嚐到得快感與滋味。

那女人是我弟又敬又畏的母親,是我父親合法的妻子。在那天之前,他一直是她唯一的男人,也只有他能在床上,享用她那具白膩柔軟的身子。但那個下午,那女人被某個削瘦的少年緊抱在懷裡;她被壓在床上,任由那少年狠很地姦淫著她。

我把臉埋在媽側臉旁,急促地呼吸裡,盡是媽甜美的髮香。被壓在床上的她,只能一下又一下地,承接著自己兒子的力量與獸慾。沒有任何姿勢變化,我只是本能地緊扣著媽的雙肩,體會著越勇猛就越強烈的快感。

房間裡充斥著我與媽急促地喘息聲,勉強刨刮媽的嫩膣最後幾下,我突然發狠似地猛力一頂。猛烈漲大的肉菇,緊緊抵著媽熟美膣腔的最裡面,我開始又狠又急地噴射著。

窖藏十六年的童精,一大股又一大股爆射而出,媽體內深處的穹窿,很快便被濃精灌滿。無套中出熟美婦的快感,炸得我腦袋一片空白。

神遊太虛好一陣子,心識回覆過來後,我才意識到,自己原來已經並躺在媽身旁。聽見自己逐漸平息下來地呼吸,各種情緒倏然湧上心頭;嗜人得罪惡感、羞恥感與愧疚感猛烈地鞭韃著我。

「我到底對她做了什麼?!?」我對自己大喊道。

內心正狂風暴雨著,沒想身旁的女人忽然動了起來;只見媽起身下了床,從書桌上抽了幾張面紙,然後背對著我,開始清理她自己。

媽那時的背影,今天還深深烙印在我腦海裡。

胸罩在雙肩上,要掉不掉得勉強掛著;她低著頭,一隻腿微曲,很仔細地用面紙擦拭著自己的下體。媽那個動作,卻讓我的老二再次怒漲起來。

我從背後把媽抱回床上,剛被我抱著得時候,媽有點驚詫。等我再次把她壓倒在身下,媽才閉上雙眼咬著下唇,順從著讓我又一次進入了她。

房間裡再次迴盪起母子兩人地喘息。

直到現在,媽也從不叫床;興奮時悶喘,高潮時抽氣。她總是用卡在喉嚨裡,抑在鼻腔中的氣息,表達她在床地間享受到得歡愉。

母子之間梅開二度,我依然不懂溫柔,只曉得狂抽猛幹,在媽身上逞著肉欲。乾瘦的腰臀在媽雙腿間挺聳著,每一次退出,都能感受到菇棱在肉穴裡,一路刮出得美妙。

不過我總捨不得退出太多,便又迫不及待地再次挺腰,把男根原路插回,直至恥骨相連。我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鼻腔裡盡是媽馥鬱甜美的汗香;身心靈全方面得享受著媽熟透的肉體,感受著她帶給我妙到巔毫得快感。

毫無預警的,肉屌再次在媽嫩穴裡猛挑起來,一股酸麻,從腰錐經臀部直往下蔓延。陰囊感受到那股酸麻後,開始一次次猛力地收縮,我媽嬌喘著,再次承接了我熱燙的精華。

射精得爽快幾乎讓我抽搐起來,同時也訝異怎麼還有這麼多可以射?終於,在媽體內地跳動逐次平息下來,我也慢慢地癱倒在媽身上,感受著媽胸口劇烈地起伏與心跳。

時光在母子間模糊的流逝著,好一會兒之後,媽悶聲道:「你可不可以下來?」

我依言翻身躺在床上,只覺得整副卵囊乾癟癟、輕飄飄的。

媽起身跨過我的時候,好像有幾滴什麼東西滴到我肚子上了,但我實在懶得去管。媽下床撿起自己的衣物,匆匆套上後,一句話也沒說就離開了。

房間裡只剩我一個人,孤獨得體會著來自良知的譴責。

這件發生在升高二前的事,既使我充滿罪惡感,也使我非常心虛;我不敢面對家裡任何人,而我猜媽大概也是吧?那幾個禮拜,我根本不敢看媽,也不敢跟她說話,我跟媽彼此之間好像在互相迴避著。

不過反正我都是一大早騎腳踏車到學校,然後晚上十點半左右才到家,所以兩人打照面的機會其實也不多。

但嘗過肉味的少年,豈是「欲壑難填」四字可以形容?大概是第二次月考前吧?雖然我跟媽幾乎還是沒有互動,但我又忍不住開始想她了。

試過讓自己專注在課業與運動上,也試過責備自己,更試過幻想其他女性。但越是逃避,對媽的渴求就越深。

有天晚上在家洗完澡後,聽見媽好像在廚房,我終於控制不住自己,「偷偷」地摸了過去。發現媽在廚房後的陽台晾衣服,她轉頭看見我,明顯嚇了一跳,卻又裝作若無其事般,繼續掛著衣服。

我站在她背後不知如何啟齒,但在慾望強烈得催使下,我忍不住弱弱地問了聲:「媽……?」

媽手上地動作暫停了下來,但沒有回頭,隔了下才回問:「怎麼樣?」

我決定靠近媽,但似乎感受到我的動作,媽轉過身來壓低聲音急道:「等一下!你不要過來!家裡其他人都在……」

「媽……」我有些搖尾乞憐地看著她。

「什麼事過幾天再說,聽話,知道嗎?」媽看著手中的衣服悄聲說。

那時聽不太出媽語中含意,感覺被拒絕了,但口氣聽起來又不像。心中雖猶疑不定,但媽堅定地站在那裡,我不知該怎麼確認。

「很晚了,趕快去睡吧。」媽催促道。

見媽態度堅決,我不敢再糾纏,只好悻悻然離開。回到房間想著媽,狠狠地打了一槍後,才帶著複雜得心情睡了。後面幾天,我繼續靠著功課和籃球,努力想把媽的事拋在腦後。

有一晚又是洗完澡後,才打開浴室門,我便看見媽站在門口。

「有話跟你說」媽小聲說完便直接走向我房間。

不得不說,那時心情是激動與期待的。

如往常般,我坐在書桌前,媽坐在床邊;她等我坐好便開口說:「你記得以前國中讀書得時候嗎?那時媽對你跟弟弟的功課都逼很緊對不對?」

「但是只有你聽話,有好好用功……我看在眼裡真的很欣慰……」「其實媽媽知道哥哥你很辛苦,所以媽總是期望,自己能為你做些什麼。」媽眼裡盡是回憶。

「那你也還記得那次地震吧?」媽柔聲問道。「那次你發現我冷,就說要上去幫我拿衣服,那時媽媽真得好感動你知道嗎?」

我慚愧地低下頭,因為真正的原因不只是那樣。

「那次媽媽是真得嚇到了……也體會到,原來平平安安的才是福氣。」「所以我內心也越來越矛盾,不知是否該繼續緊盯著你的功課,盼你在社會裡功成名就?還是……還是該讓你快快樂樂得享受童年……」媽的眼神流露出掙扎。

「你上高中後,每天都好早到學校、好晚回到家,媽一天也看不到你幾次……」「有天我忽然意識到,如果哥哥你離開家去讀大學,媽就更看不到你了。何況將來當兵、工作、結婚……」媽說著說著哽咽起來。

聽見媽傾心吐意,我感動地握著她的手。

「記得我們第一次去唱歌,玩得很開心不是嗎?」「所以後來媽又帶你去,單純只是想跟你有更多共同的回憶……」媽看著我,臉上滿是慈愛。「只是我真的沒想到後來會……」

媽後續的剖白片片段段,想到什麼就說什麼,很是零碎。所以這之後地描述有經過整理,也參入了往後許多母子間談心的內容。

我在包廂裡抱住她時,她其實嚇傻了,不知道該如何反應。好不容易回過神來,一方面暗罵自己玩笑開過頭了,另方面又覺得某些地方「怪怪的」,很是突兀。

左思右想才發現,她對我的踰矩與侵犯竟然半點怒意也沒有!明明應該感到憤怒,但心中反倒充滿憐惜。當下她只覺得,我可能不知道自己在幹嘛;又可能是平時壓力過大,才如此失態吧?

等我嘗試親吻她,她只是下意識地撇過頭去,心中卻也沒有受辱得感覺。

她忽然湧起強烈的好奇心,她想知道,我到底會做到什麼程度?另外她更想知道,自己會縱容我到什麼地步?到底要怎麼樣她才會覺得過份,進而生氣?但下一秒,媽意識到母子兩人是在「外面」,想到那一點,她下意識地推開我,倉皇地逃出包廂。

她說回家的路上,她也是心慌意亂,不曉得自己到底怎麼了。在玄關脫鞋得時候,她有感覺到我鑽進領口內的「目光」,但那也讓包廂裡的好奇心再次強烈地抓住她。

就那樣,她再次被我抱住、被我親吻,然後再次僵持。

「這次不是在外頭了」她奇怪地提醒著自己,接下來她心中就出現了那個「回不去」的問題;媽說那與其是問我,她其實更是在問自己。

理性與「好奇心」互相傾扎的結果,最終由好奇心獲勝。那之後媽說她感覺到某種奇妙得變化,她覺得身體好像有一半不再是她自己的了。另外,意識也變得有些抽離,有一部份的她,好像在用第三人稱的角度在觀察自己。這是為什麼她竟能或竟敢叫我去洗澡,然後自己也不由自主地去洗了下。

被我壓在床上時,媽說她內心中除了有些古怪得感覺,其他都還好。

來自我的親吻與愛撫,並沒有讓她覺得厭惡,身體自然得慢慢發熱,也慢慢濕潤。其實直到「最後一刻」,媽內心深處還是「不相信」;她不相信最後關頭我敢、更不相信自己會縱容。

但我真的挺了腰,她也真的就那樣讓我進入了她。

當她真切得感受到我在她體內時,除了震驚以外,她說她只是不斷、不斷得重複問著自己:「這是真的嗎?」「怎麼可能!?!」

媽回憶完後,眼眸如穿透牆壁般,怔怔地看著前方,我也坐在那兒,良久無語。

好不容易回過神來,我期期艾艾地問:「那……我們以後……?」

媽的目光重新聚斂了下,幽幽嘆口氣道:「唉……對啊……以後……」

媽忽然正襟危坐,不苟言笑地說:「這幾個禮拜……媽想過了,你要有以後,那我說的每個條件,你都得答應!」

媽像背誦課本般,說出日後也逼我牢記在心的「新生活五大準則」:

「功課只許進步不許退步,以每次月考成績為準。」

「我們之間的事,絕對不能跟任何人說;在家裡家要懂得迴避,不要讓任何人懷疑。」

「然後,那件事我說不行就不行,不可以纏著我。」

「還有,不許偷看色情書刊或影片。」

「最後……要聽話!」媽白我一眼說。「叫你戴就乖乖戴,不然想都別想!知道嗎!」

媽每說一個條件,我就拼命點幾次頭,最後一條想了下,聽懂之後,又用力地點了點頭。

媽語重心長,再次叮嚀道:「媽真的希望你好……答應我,你要繼續像以前一樣,努力唸書,知道嗎?」

「嗯。」我乖巧地應道。

「唉,希望媽沒有害了你……」

「那這幾天可以……」我有些猥瑣地問。

「這麼快就忘了?」媽打斷我,板起臉道。「你這次月考成績單先拿回來再說!」

「喔,是!」我差點立正起來。

媽離開我房間前第三次叮囑:「記得媽說的話!」

「好。」

往後的日子裡,每次拿到月考成績單後,我會貼在廚房冰箱門上。媽看過了會收起來,那表示她「知道了」,然後就是看媽「安排時間」。就這樣,我這個再普通不過的高中生,開始跟自己的母親有了「超乎倫常」得關係。

但我用「超乎倫常」形容,便表示我對這件事是有罪咎感的。直到如今,不管對我爸,甚至對我弟,那愧疚依然淡淡地揮之不去。

我媽應該也有對我爸感到愧疚,可我從不敢問。每次跟她獨處,不管在做什麼,我們都有個默契,就是我們盡量不提起爸。即使到了後期我跟媽已經很能聊了,我們還是會避免聊到他。

爸就職於台灣的科技業,爆表的工時與山大得壓力,讓他下班後通常只想癱在沙發上。但其實他不是個壞父親,如果他回家還有精力,而我或我弟在家的話,他也會關心下我們的近況,鼓勵我們努力唸書。

每當我或我弟想買什麼,我們會以考試成績,或班上排名來交換,而父親通常會爽快答應。所以媽不止一次怨過爸,在家裡都讓她當黑臉,然後自己扮白臉。

單就我跟媽的那種關係來說,我想那一年應該算是「適應期」吧?那時每次從媽身上下來,都會有很深得罪惡感,覺得好對不起媽,也對不起其他家人。心中常發誓:「這是最後一次,明天要好好讀書、孝順父母,友愛弟弟、恭敬師長,修身齊家、兼濟天下」之類的。但過不了兩星期,讀書得動力與目標,又自動變成媽的肉體。

努力用功→盡情馳騁→後悔發憤→努力用功,高二的生活就是如此往復循環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