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嫂子偷情時被老師抓到了

這些天在學校一直很背。總是因為各種原因而被學校領導們找茬。甚至,昨天的那個紀委書記和我說:如果你再敢看黃色小說,和別人打架,我們就會開除你,明天就週六週日了,在家好好反省反省,順便寫一篇5000字的檢討,周一交上來,記住,王小海,少一個字也不行。說這話時,他的臉猙獰的,像只老虎。

這天晚上我悶悶不樂地回到了家,一想起5000字的檢討,就頭疼的要死。於是也沒有心情吃飯,早早地就爬上了床。老媽問我怎麼不吃飯,我只是說不餓。她悵然地哦了一聲,然後又說,小海,明天我和你爸去你姥姥家,你去不去?

不去。我愛理不理地回了她一聲。她若有所悟,說,好吧,那你明天好好在家,多看看書,就快要高考了。

第二天醒來時,陽光已經從窗戶外打了進來,經過一夜的休息,看著窗外陽光明媚,心情似乎好了起來。我看了下表,10點。心想,睡得可真久。一下子睡了十幾個小時。

迅速地穿好衣服,起了床。然後坐在椅子上,環視四周,飯桌上放著老媽給我準備好的早餐,屋內寂靜無比。我想他們一定已經走了。看來,今天真的只有我在家了。

檢討寫了500字,便再也寫不下去了,我最討厭這種假惺惺地文字了。十句話裡有九句是假話。偏偏那幫傻逼領導對這些假大空看得津津有味。他們樂於把他們當作懲罰學生的手段。一群傻逼,我想。

等到我實在沒詞可寫時,於是便趴在桌子上,百無聊聊地轉著筆筒。透過窗戶,這時,一副紅色蕾絲的情趣內衣掛在晾衣繩上,赫然映入眼簾。那股濃烈的紅色頓時使我心情亢奮起來。下身也漸漸微鼓起來。我知道,那是鄰家的一個少婦淑梅的。

淑梅,很秀氣的名字,聽上去很淑女,但在我眼裡,她可是個標準的風騷少婦。

一雙渾圓的大奶子,和微翹的俏屁股,以及勾人心魄的眼神,便是她給我的全部印象。每次這個名字出現在我耳朵裡時,便常想起她那性飢渴的模樣。我知道她的老公——也就是我的堂哥,我叔叔家的孩子——吃不了她。我記得有一次,我在窗戶前呆望的時候,無意中就撞見了另一邊的她的眼神。她眼裡充滿火熱和騷蕩的慾望。那樣地望著我。那時,我想,要是能夠幹她一次,就好了。我肯定狠狠地干她。可惜,那時候,幾乎是不可能的。她老公在家,而我爸媽,也在家。

而這時候,我就趴在桌子上,望著那件撩人的情趣內衣,陷入一股火熱之中。心中一直在跳,我站起來,往她家望去,渴望再次遇到她那風騷的眼神。可是不久我就失望了。我看到她家靜悄悄的,門遠遠地望去,雖然看不清,但我覺得是緊鎖著。我想,大概她和她老公是出門去了吧。

「小海,你在嗎」,正當我垂頭喪氣之時,一個聲音傳進耳朵,伴隨著的,是一聲噹噹地敲門聲。

「哦,我在,誰呀,你等一下。我去開門」

然後我去開門,打開門一看,竟然是淑梅。真是想什麼就有什麼啊。說曹操到,曹操就到。但只曹操到還不行,我希望能操她一下。

我的眼睛不經意地盯住她的身子。這時的淑梅,穿得太風騷太性感了。一件低胸紅色又稍微透明的T桖,緊緊罩著上身。一雙白嫩的大奶子呼之慾出。一看就知道里面沒戴胸罩。下面穿著牛仔短裙。那短裙實在太短,以至於那紅色蕾絲的丁字褲在短裙下面若隱若現。我心裡想,這女人真他媽的太風騷了。

「看什麼呢你,討厭」,她嬌媚地說了一聲。

我這才緩過神來,有些不好意思。忙問,「嫂子,你來做什麼,還抱著一台筆記本電腦,太奇怪了啊」

「呀,叫什麼嫂子啊,我年紀很大嗎?就叫我姐姐就行了,淑梅姐姐,或者叫我小梅姐姐也行啊,這樣才好」

「這怎麼行呢,你永遠是我嫂子,叫姐姐怎麼行呢?」

「你不叫我可走了,叫嫂子顯得我太老,可我明明正年少二八嘛」

「小梅姐」,我趁機叫了一聲,心裡想,這騷婦這麼挑逗我,到底幹嘛來了?走了可不行。

「是這樣的,我的電腦剛才看電影時,突然壞了,開不了機,你看一看是怎麼回事,聽說你在這上面是行家」

「我當然在這方面是行家,來,給我看一看」,dfjstory.com其實我的意思是指,我在床上是行家。這是一語雙關的一句話。

「是嘛,那你幫我看一下,哪裡出問題了」,說著,她把電腦給丟到床上,然後一雙手搭在我胸脯上,我心裡頓時有了麻酥酥的感覺。

我把電腦放在桌上,點了一下開機鍵,等了一會,電腦竟啟動完成了。心想電腦也沒什麼問題啊。莫非……我心裡頓時激動起來。

「哎呀,小海,你一下子就把我的電腦修理好了,太謝謝你了,你真棒」,她嬌滴滴地對我說。那聲音,甜的簡直要人老命啊。

「說吧,小海,要小梅姐怎麼報答你,小梅姐都依你」,她又說。

我抓了一下頭髮,感覺實在不好意思,電腦明明不是我修好的嘛,你非要說我修好的。俗話說無功不受祿嘛。不過,我又轉念一想,媽的,電腦沒壞,這騷婦來根本不是讓我修電腦的啊,穿成這樣,分明是來讓我操她的,送上門的肉,不吃才是傻瓜。

但我總得先謙虛一下,忙說,「小梅姐,這怎麼好意思呢,是我應該做的」。

「什麼不好意思的」,話還沒說完,這少婦就把我推到了床上了,一把抓著我的手,往她的下面帶。

「小海,梅姐姐想讓你操我,快操我」,她說這時,就像一頭母老虎,風騷的露骨無比,一點也不害臊。

我還是欲擒故縱,推著她說,「哎呀呀,小梅姐,這怎麼可以啊,一會我大哥就回來了,被發現了就不好了」

「哼,那個沒用的男人,回來也不怕他,沒一次能滿足我。再說,他出差了,今天是不會回來了,不知在外邊和哪個女人鬼混呢。她就知道在外面偷情」,這騷婦微喘著說,並慢慢地朝我下面抓去。

「還有我爸媽啊,一會要回來了,小梅姐,你不要這樣子啊」,我故意說,心想這是我最後一次往後退了,再下一步,就要干死你。

「哎呀,小海騙人,小海你好壞,你爸媽去姥姥家了,今天出門時碰見他們了,我問了他們啊,騙姐姐,好壞,真的好壞呦」,這次,她一把抓住了我早已經挺起來的大雞巴。

「好大啊,小海,啊啊,好大啊」說著,就用雙手擼了起來。

這時,我實在受不了,心中一把慾火燃燒的難受。我一把抓住這個騷婦,翻過身來,把她往下一按,急不可待地說,「小梅姐,我來了,其實我也想要你,早就想…」我一把把她的紅色T恤給撕了下來。頓時,兩個大奶子露了出來。格外堅挺。

我兩把手抓著兩個大奶子,左捏右捏,不斷把玩。然後在她脖子裡快速地舔著。她輕輕閉上了眼睛,呻吟起來。

「啊啊…啊啊,好…舒服啊,小……海,我要…你,我…要…你…你摸…的……姐姐好…舒服啊」

「我一會會給你更舒服的…小梅姐」,說完,我一隻手抓著她的大奶子,一隻手向著她的牛仔短褲裡摸去。

「啊,都濕了,你個騷貨,好多水啊」,我在她的陰道口上反覆摩挲。

「啊啊…啊啊,摸得人家…小穴…好舒服…好爽啊…小海,我……愛……你,好…舒…服…啊,好爽…啊,啊啊」

我一邊捏著她的奶頭,一邊用手摸著她的陰道,極度亢奮。

「騷貨,下面太濕了,我來幫你舔舔,爽死你」,沒說完,我就把她的短褲一把脫了下來丟到地上。紅色的丁字褲,頓時露了出來。

然後,我拿起桌邊的剪刀,慢慢地把丁字褲給剪斷了。一個完美的小穴便呈現在我面前。

「哇,你的小穴好大啊,姐姐,比我前女友的大多了,插著肯定很爽」。

「討厭,壞死了」她嬌嗔一聲。

我嘴巴來到她的美麗的陰辰前,用舌尖反覆地舔著,只見她身子一縮,一顫一顫地,同時又愛液大量流出。這時她大喊起來:

「啊啊……啊……,你的……舌頭…好厲…害啊,小海…的舌…頭…好厲害啊,舔地姐姐要死了,……快,…使…勁舔,舔…舔…我吧」

這個蕩貨,可真騷。

我繼續舔著,找到她的G點,舌尖反覆地滑動。

她比剛才叫的更大聲了,身子反覆地搖擺。一雙大奶子來回地晃動,濃密的陰毛上全部沾滿了愛液。

「啊…我…要,啊…啊我…要爽…死…我…吧我要受不了了啊啊啊…啊啊小海,好棒啊啊…比我…家男…人棒…多了,求求…你小海…插…我吧,我…受不了啊啊啊啊」這個多情的少婦,叫得真淫蕩。

「想要被插,哼,哪有那麼容易,過來,先舔舔我的大雞巴來。讓我也舒服會」

我站了起來,雞巴直直地挺著,這時的小梅姐,已經趴到我的雞巴前,用手反覆地摩挲著。

「好大啊小海,小梅姐姐好想吃啊」

「那就吃吧,騷貨,好好地吃」

沒等我說完,那騷貨的嘴巴就一把含住了我的大雞巴,我心裡像有一股電流似得,不經意地啊了一聲。

「小海,大雞巴有些濕,塗上點姐姐的淫水好不好」,說完,她就往自己的陰唇下一摸,沾了些淫水,然後塗在了雞巴上。又一口含了下去。

「啊啊,好爽,騷貨,快吃」

她一邊吃,一邊用騷蕩地眼神看著我。她那貪吃的樣子,實在誘人極了。風騷極了。

「好好吃啊,小海,我好喜歡吃你的大雞吧,啊啊,好好吃」,她一邊說,一邊有精液從她嘴裡流出。

「好吃嗎,騷貨,好吃就多吃些」

這時,這騷貨加快了速度,用嘴巴含住雞巴,反覆地吞吐起來。舌頭時而在龜頭輕舔,時而整根含住,反覆圍著雞巴打轉。嘴巴裡傳出滋滋地響聲。

「啊啊,好爽…好爽騷貨,快一些,快舔,我快高潮了」

這時她忽然停了下來。嘴裡還流著精液。勾人地說,「小海,你插小梅姐姐吧,姐姐的小穴好想要小海的大雞巴啊,你插我啊」

「騷貨,是不是忍不住了啊,想要被插啊」

「快來插騷貨吧,騷貨忍不住了啊,使勁插我」

這時,這風騷的女人已經趴在了床上,雪白的大屁股翹得高高的,紅紅地陰唇一縮一縮地,不時又淫水流出。這風騷少婦,我的小梅姐姐,做好了被插地准備。

我兩手放在她的小柳腰上,雞巴在她的陰道口,反覆地滑動,不斷挑逗著她。

「啊啊,小海好壞,求求你插進來吧,把小穴…插…爛,插進來吧,求求你,姐姐…要你啊啊啊」

這時,我兩個手從她的腰上離去,分別抓住了她的兩個大奶子,使勁一頂,大雞巴一下插到了騷貨的根部。

「啊啊…啊…啊…啊,插吧,使勁…插我,幹我,干…死我這個…騷貨啊啊啊啊啊啊大雞巴…好…大…頂得我好舒服,插…我」

沒想到她的小穴那麼緊,這騷貨,小穴一縮一縮地,緊緊地把我的雞巴含住,我開始猛烈地抽插起來。邊插邊喊,「說,你想被我操嗎?你是不是騷貨?」

「我…是…騷貨,我…想…被小海。操,我…想被。小海。操。死…我,啊。啊啊啊…小海的…雞巴。好…大,小海…你…操死我吧,插死姐姐吧」

這下,我使勁抽插,一邊拍著她的大屁股,說,「,快說,騷貨,我有你老公厲害不,你老公的雞巴有我大嗎?」

「小…海…比我老公厲…害…千倍…萬倍,小海…的…雞巴也比…我老…公大千倍。萬…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海的。雞巴。插得我好爽……你。插死我吧。我的小穴…愛你」

這時候,忽然啪地一聲。

這啪的一聲,不是我抽插時我的陰囊和她的屁股碰撞時候發出的聲音,也不是我們行將高潮的喊叫聲,是門忽然被推開時,發出地響聲。

那刻我的大雞巴還在頂著騷婦的陰道。我們頓時傻在了那裡。我心裡想,完了完了,怎麼爸媽怎麼這麼早就回來了。這下子死定了。或者就是她的丈夫來敲我家門啊。

門被打開時,一道陽光順著門打進來,接著一隻紅色高跟鞋率先進入眼簾,再仔細一看,陽關的浮影中,站著的是我的老師,李豔紅。

這個李豔紅,是我的班主任老師,也是我們全校最美麗的老師。身高一米七,有著一雙修長的大腿,最讓人抵擋不過的,是她小蠻腰上的那對酥胸。每次走路上下一晃一晃的,不僅全校的學生,就連那些老師,色色的領導們,都對她垂涎三分。

我們學生,至少我們班的男學生,都喜歡上她的課。特別夏天的時候,班裡沒有空調,每次她講課,都熱地香汗淋漓汗流浹背的。結果衣服濕濕的貼著她那對大奶子。每次這時候,我們的眼睛都直直地盯著她。然後手就不自覺的摸著自己的下面。

「老師…老師,你來幹什麼,這是我新交的女朋友,我…」我顫顫巍巍地,那樣的情景,我實在不知道說什麼去解釋。

我身子下面的騷婦,淑梅,也僵在了那裡,一動不動。大聲地喘著氣。

這時,我注意到,老師氣喘吁吁的,氣息很不均勻。她是跑著過來的,還是…?

「小海,你也操我吧,和你女朋友一塊操……也操老師好不好?」這時,她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實在嚇了我一跳。

「老師,這…」我也不知道說什麼好,搞不懂這是怎麼樣的一回事。

「小海,剛才老師一直在外面,看著你們……,老師實在忍不住了」。這時,我的老師已經朝著我們急促地走過來。邊走邊甩掉她的上衣,走過來時,上身已經只剩個帶花邊的胸罩。

我換然大悟,原來如此啊。原來老師剛才一直站在門前,透過門縫,看我操那個騷貨。直到她自己再也忍不住了,想讓人操,才推門而入。

等我反應過來,那李老師已經撲在了我們身上。看老師那騷樣,我早就想上她了,這次終於給了我機會。而且一次操兩個美麗少婦。真爽啊。

我從小梅姐姐的陰道里一把把我的大雞巴掏出,一口又塞進了李老師的嘴巴裡。並抽插起來。李老師的舌頭在我的雞巴上反覆打轉。

「兩個騷貨,這次我就滿足你們,干死你們兩個騷貨」這時,我把李老師的絲襪像狼一般地粗暴地褪去。不出所料,陰部也早已濕了一大片。

「老師,騷逼,你是不是在外面忍不住了,裡面都濕了,非常渴望小海插一插」

「嗯嗯」,老師含著我的雞巴,嗚嗚地說著。

「小梅姐,過來,你也舔舔我老師的小穴,看她騷不騷,有你騷不?」

這時,只見淑梅,轉動著舌頭,一把擒住了老師的騷穴。舌尖挺著,插進老師的騷穴裡,反覆地轉動。

「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行了…我要…飛…了」,實在忍不住這快感,風騷的李老師用嘴巴把我的大雞巴吐開,一邊搖擺著屁股,大聲呻吟起來。

真是兩個騷貨!

「小梅姐,我老師的騷逼好吃不」我摸著小梅的小穴淫蕩地問道。

「好吃,和大雞巴一樣好吃」,說著又舔了上去。

「老師,小梅的舌頭舔的你爽不?」

「啊啊啊啊啊啊,好爽,小…海…你…女…朋…友…舔…地我…真…爽」

「呵呵,我女朋友?她才不是我女朋友,她是我鄰家的嫂子,她老公出去了,我就把她拿出來玩,剛才告訴你她是我女朋友,是來騙你個騷逼的。說,你是不是騷逼?」

「啊啊啊啊啊是啊啊啊啊是我…是個大騷逼,老…師…是…個大騷逼」,老師呻吟著說。

這時候,我望了一眼正在舔她陰唇的小梅,這個騷逼,在哼哼地吃著老師的小騷穴。她永遠都是無法滿足的樣子。

這時我一把把小梅拉開,然後用我的大雞巴,長驅直入,一下子頂進了老師的小肉穴裡。裡面全是淫水。滑膩地很。

這時的小梅姐,這個騷婦,就過來,舔著我的乳頭。

我猛烈地抽插著老師,一波又一波,同時大喊,「快說,你個騷貨,你到我家來做什麼?」

「啊啊啊啊,好爽…快…干…我,干…死…我。吧,我和老公一起…出…來辦…事路過這裡啊啊 .啊。啊…啊啊 .啊啊順便來做你的。啊。 .啊啊啊思想工作…啊啊啊啊啊啊校長讓我來……看看…你檢討…寫得怎…麼樣,啊啊啊啊啊啊順便…讓我和…你爸媽…談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靠,還做我的思想工作,還和我爸媽談話。我看你還做不做思想工作了,還和我爸媽談話不談了?」我使勁一頂,一下子頂到底部,然後把雞巴抽到老師的陰道口旁,再使勁地插進去。

「不做了…不和爸媽…談…話了,小海…是…天…下最好的孩子…最。好…的學生,啊啊…啊啊,插…得老師最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啊…干死…我吧快…干」。老師大聲喊著。

「我那猥瑣的數學老師滿足不了你把?你們一起出來的,他呢?是不是在外邊看著我幹你」我大聲問她。猛勁地抽插。

順便說一下,我的數學老師,是她的老公,人特猥瑣,又特精瘦。

「不…能不能啊啊啊啊啊不能…我是…個騷貨他…滿足…不了我…他…去辦…事去了」老師大喊。

「哼,辦事去了,在外邊吧,我要讓他聽一聽,看一看,我和他老婆偷情,聽聽他老婆被我幹得有多爽,快叫,騷逼,大聲地叫,大聲叫」

我邊干,邊使勁地拍著這個蕩貨的屁股。幹得越來越起勁。

這時,在一旁的小梅,騷蕩地說「小海,你老師真騷,比我還騷啊,我才被三個男人操過。快,使勁幹她,干死她個騷逼」

「你們都是騷貨,一會我要插死你們兩個。對了,老師,我的5000字檢討還沒寫,怎麼辦?快說,怎麼辦?不然我插死你」我突然想起了檢討這件事。

「不用寫…不用…寫小海…啊啊啊啊啊老師幫你寫…你使勁插我把我的小穴…屁眼…插爛吧…」老師大事地呻吟。

「騷逼,這還差不多」,我又使勁一鼓作氣抽插了他四五十下。

她的小穴越來越緊,似乎要高潮了。淫水也越來越多,這時我一隻手拍打著她的屁股,一隻手摸著小梅的大奶子,問老師說,「說,你個騷逼,被多少個男人幹過?」

「我被…一百個…男…人…幹過…我被無數的男人…干…過啊啊啊啊…啊」

「被校長幹過嗎?騷逼」

「幹過…被校長幹過…老師…被…校長幹過…很…多次啊啊啊啊啊」

「被紀檢書記那個賤人幹過嗎?騷逼。真騷啊…」

「幹過…也幹過…被…小…海…干…得…最爽小海的…雞…巴最…大…最…厲害插…得…我…快死了」

這時,旁邊的小梅姐,在老師的話語帶動下,也更加淫蕩起來。

「小海,不要只插你老師啊。小海,求求你,也要插我啊。狠狠地插我…」

「好,正好我也累了。來,老師,我躺著,你坐到我的大雞巴上來。小梅,你坐在我嘴上,我幫你舔。爽死你…」

這時,老師扶著我的大雞巴,坐了上去。小梅也坐在了我的嘴巴上,我不斷地舔著她的陰蒂。舔地她哇哇直叫。

這兩個騷婦,在我身子上,更加使勁的晃蕩起來。

「啊啊啊啊啊,小海,插得好深…好…舒……服」老師的小柳腰瘋狂的搖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舔地人家好舒服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梅姐呻吟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兩個少婦,像比賽似得,在我嘴和雞巴的同時衝擊下,叫的一個比一個大聲,一個比一個浪。

我也使勁地舔著。同時下身微微挺起,雞巴翹著,以便能使後邊那個騷婦插得更深。

兩人瘋狂地擺動,每個人摸著自己的大奶子,瘋狂地擺動。大聲的叫喊。

突然,後邊的老師加到了最大的速度。小穴緊緊地夾著我的雞巴反覆搓動。我知道她快高潮了。我的舌尖這時候也格外靈活。圍著小梅姐的粉紅陰唇,快速地打轉。她的陰唇裡不時有淫液流出。

三人同時大聲啊的一聲。我濃濃的精液,一下子射在了老師的小穴裡。三個人,在同一個時刻,達到了高潮。天地萬物,似化為虛有。

這時,她們兩個騷逼的身子緩緩地軟了下去。小梅從老師的小穴裡慢慢地掏出我的雞巴,然後兩個人慢慢地幫我舔乾淨。最後三個人就那樣癱在床上。

我望瞭望窗外,幾隻小鳥正站在窗外的晾衣繩,嘰嘰喳喳地叫著。小鳥們腳下的紅色情趣內衣,格外耀目。

我想,這真是一個美好的星期天,我瞞著她們的老公,上了兩個既風騷又精致地尤物。而且,讓人頭疼的5000字檢討,也不用寫了。老師說,以後只要我能夠滿足她,所有的檢討什麼的都幫我寫。有什麼違反紀律的事也都幫我頂著。

這是不是說,我以後應該多范些錯誤?是這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