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學校

因為主任睡在床邊,小佳佳的臉正好伏在主任那黑乎乎的陰毛叢中,紅潤的小嘴唇正好對著主任那已經軟了下來的大雞巴。

“ 隨著主任的拍打,小女孩也被主任弄醒了。

經過一夜的休養,主任的精力已經得到恢復,昨晚那已經軟下來的雞巴又開始復活了。

看到就在自己嘴唇邊上的主任那條大雞巴又開始一抖一抖的,女孩明白,自己還要繼續為主任做完最後一遍服務的專案。 於是,剛剛睜開眼睛的小女孩顧不上別的,又急忙將嘴邊的大雞巴又含在嘴裡,輕輕地吸吮起來。

顯然,王佳佳對這樣的服務已經心領神會了,在舔弄的過程中,女孩那舌頭尖還仔細地圍繞著主任的龜頭來回旋轉,並將舌尖伸到龜頭頂部的馬眼內輕輕地吸吮著。

過了大概兩三分鐘的時間,主任終於有了排尿的感覺,便用左手拍了拍小女孩的頭部,明白主任意思的小女孩立即停止了對雞巴的吸吮,象嬰兒吃奶般將雞巴緊緊地裹在嘴裡,只感覺主任馬眼一松,憋了一晚上的尿如同噴泉般湧入了小女孩的口腔內,而小女孩也乖乖地象吃奶般將主任的尿液一絲不落地全部吞食到自己的肚子裡。

為主任做完這一切後,王佳佳又為自己身體下的主任的其他幾個兄弟也做了同樣的服務,象一隻小玩偶般蹶著小屁股,挨個吸吮著幾個男人的大雞巴,直到把這幾個男人的尿液全部蠶食到肚子裡才算最終服務到位了。

此時的王佳佳儘管從昨晚到現在還沒進食過任何食物,可是昨晚主任和他的兄弟們每人都在自己嘴裡射出了兩次濃濃的精液,而且早上又飲進主任他們四個男人每人一泡的的尿液,小肚子已經漲的鼓鼓的了。

做完這最後的服務,王佳佳才按照主任的要求,穿上了那少得可憐的一點衣服,低聲低氣地詢問主任是否可以走了。

說王佳佳所穿的衣服少得可憐,一點也不誇張:那小的如眼罩般的乳罩剛好蓋在小女孩才發育起來的小乳頭上,丁字型的小褲衩是主任為這些小女孩特製的,前面一小塊三角布料剛好蓋住小女孩的陰唇,而整個下體陰部卻無法遮蓋住,三角的下端只有一條絲線從小女孩的套過,那絲線緊緊地嘞在女孩的陰唇內和屁眼上,穿上乳罩和褲衩的王佳佳又披上了主任為她們定制的幾盡透明的長長的紗衣,此時的小女孩無論從遠處還是近處看,都和沒穿衣服一樣。

“行了,一晚上把你操的也累了,今天回宿舍先休息一天,明天再回教室上課吧。”

聽到主任的吩咐,小女孩拖著累累傷痕,一跛一拐地乖乖地走出了這座別墅,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在這個學校,每一個小女孩都有一個單獨的宿舍,所謂宿舍,小的只能放下一張床而已,這也是主任管理這些小女孩的一種方法,讓這些學校的女生都單獨住一個房間,就是為了防止這些小女孩夜晚睡覺時相互在一起出什麼不服從管教的壞主意,同時也是防止她們知道那一個女生被主任帶到別墅裡去操玩次數,而且,有時候也方便主任心血來潮,在晚上的時候隨便走到那個女孩房間裡去奸玩這些女生。

王佳佳走了以後,主任和他的兄弟們才開始從床上坐了起來,稍微收拾了一下,就準備吃早餐了這時,按照主任的安排,四個年紀大約只有十三、四的漂亮小女孩分別端著一隻蓋著的精美陶瓷盤子,走著怪異的步子來到了別墅裡服侍他們早餐。

雖然這四個小女孩年齡不大,但身體發育卻超出了她們的年齡階段:小女孩們個頭不高,小臉蛋兒卻是潮紅潮紅的,一看就是那種處在發情的階段的小女人,柔嫩白皙的皮膚中也透著紅潤,當四個男人把這些小女孩抱在懷裡時,明顯感覺到她們體溫升高,撫摸小手心都是濕濕的,雖然只有十多歲小女孩的身高,但小胸脯卻高高地向外挺立著,把緊繃的襯衣更加在胸部向外突出,而且胸脯乳尖位置還有著濕濕的痕跡。

明眼人一看,就明白這些小女孩是被主任長期喂服催情藥的結果,特別是襯衣上部小乳頭的部位那一小片濕濕的痕跡,明顯就是溢出的奶漬,而這些小女孩的年齡根本不會有這種現象出現,只是在被服用催情藥後才能被強行催奶出來。

小姑娘們手裡端著的盤子裡就是他們哥幾個今天的早餐。

盤子裡盛著十多片鮮嫩的剛剛烤好的麵包,旁邊還有一些乳黃色的奶油,只是缺少了下飯用的鹹菜瓜條和牛奶。

“我說哥哥呀,這早餐怎麼吃呀,少了下飯的食物,能咽得下去嗎?

看到早餐這麼簡單,主任的兄弟們開始抱怨起來。

“兄弟們別著急,一會這些東西都會有的,還待著幹嘛,還不趕快服侍首長們吃早餐。”

主任一邊安撫著幾個兄弟們,一邊惡狠狠地對著被幾個兄弟們抱在懷時的小女孩命令道。

只見幾個小女孩馬上掙脫了抱著她們的男人,然後又重新站在這些男人面前,乖乖地脫光了全身有衣服,走到了這些男人餐桌旁邊,將小胸脯挺立到這些男人們的臉邊。

“哎,喝什麼牛奶呀,我這裡有現產現擠的羊羔奶呀,這幾個小姑娘是我專門培訓訓練出來的產奶的小羊羔喲,每天早上可以現吃現用,一對小乳房裡的奶正好夠一個男人早上享用的。”- 說著,主任便拿起盤裡的麵包,一邊吃一邊扭頭把嘴伸向站在他旁邊的小女孩的乳房,叨起那顆小小的乳頭便用力吸吮起來。

“這樣的羊羔奶多新鮮呀,不比什麼牛奶強嗎?”主任邊吃著早餐邊向哥幾個解釋著。

小乳頭被主任含在嘴裡使勁地吸吮和撕咬著,那種難以茗狀的疼痛讓小女孩裂起了嘴唇,皺起了眉頭,但卻不敢動一動,還是順從地站在主任面前,不敢發一點的聲音和響動。

幼女的初乳真的太美妙了,那種香醇、甜美、嫩滑無語論比。

一大口幼女的初乳下去,主任嘴裡的麵包也吞咽下去了。

主任吃下第一口早餐後,又拿起盤子裡的餐叉,將奶油均勻地塗抹到女孩的肚臍四周,然後用麵包仔細地將奶油蘸上去。

這樣的吃法被主任稱做女孩麵包。

因為這些小女孩來到別墅服侍他們早餐前,全部都已經將身體洗乾淨了,包括這些小女孩的肚臍眼、陰道、腋下以及屁眼裡的直腸也全部清淨乾淨了,這樣才能保證這些小女孩用身體做成的早餐的潔淨。

隨後,主任又把盤子中餘下的奶油全部塞進小女孩的嘴裡,這些奶油按照主任的規矩,是不准小女孩們吞下的,要一直含在嘴裡,由幼女口中的津液徹底攪拌勻稱後,直到服侍的客人用舌頭再把她們嘴裡奶油再吃下去。

做完這一切以後,主任又彎腰下去,用左手拍了拍女孩兩條白皙的大腿,女孩聽話而順從地將兩條腿向兩邊叉開。

原來,這個女孩的陰道內竟然被主任塞進去了五、六根用來佐餐的細細的檸檬瓜條,這些都是提前淹漬好的,每個瓜條都有50毫米左右長短,粗細也在3、4釐米,加在一起有小孩子胳膊大小,把小女孩細小而緊繃的陰道都快地撐壞了。

怪不得這些女孩走路的姿態有些怪異,原來是下體陰道內被主任塞進了佐餐的瓜條。

主任將一根瓜條從小女孩陰道內用力的抽出來,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

這些瓜條是前一天晚上就被主任塞進去的,在這些女孩幼小的陰道內整整塞了一晚上,這樣才能讓女孩陰道內的幼女體液可以充分滋潤好這些瓜條,這樣吃起來才能大補身體。

主任一會低下頭在女孩肚臍上舔食著奶油,一會又把手伸下去從女孩陰道內掏出瓜條來吃,一會又讓女孩張開嘴,把嘴裡的奶油一點一點地吐到自己嘴裡去吃,一會又把嘴貼到女孩剛剛鼓起來的乳房上,咬住小乳頭吸吮著女孩的初乳。

看這主任這種早餐的吃法,其他幾個兄弟早就驚呆了,原來早餐還有這樣的吃法呀。不由分說,這幾個主任的虎朋狗友們也如法炮製,攬過身邊的裸體女孩,吃起早餐來。

40分鐘下來,幾個男人都美美地吃飽了早餐,而服侍這些人進早餐的女孩們卻已經被他們蹂躪的不成樣子了:。

每一個女孩的乳頭都被他們咬的鮮血淋漓,身上佈滿了沒有被吃完的奶油痕跡,被掏空後的細小的陰道像一隻大大的洞穴。

這頓幼女早餐吃的簡直太美妙了。:“怎麼樣,早晚上這些小女孩的特殊服務還行嗎?”主任邊吃邊問自己的這幫兄弟們。

“太美妙了,沒想到還有這樣的早晚吃法呀,這些小丫頭們都是大哥自己親自訓練出來的吧,嘻嘻,太棒了。”

“那是當然嘍,管理著這麼一所學校,就是為了要好好享受這些小丫頭們嘍,要不,咱們老大怎麼會安排我來接管這個學校呢,呵呵。

“大哥太幸福了,有這麼多小丫頭們可以玩耍,你可要好好謝謝咱們老大喲。”

“那是自然了,每過一個月,大哥都要送幾個小丫頭讓咱們老大嘗嘗鮮兒,這輩子一定讓老大嘗夠天下所有小丫頭的鮮美味道喲,呵呵。”

“大哥就是幸福,原來我還以為我們領導著軍隊,有著實權,看來,實權也不如大哥這裡的實惠更讓人羡慕呀,呵呵。下次我也要向總統建議讓我再創辦一所這樣的學校,我也過過玩耍小丫頭的癮喲。”

主任和他的兄弟們開著玩笑,一點也不顧忌身邊這些赤裸的女孩們,仿佛她們只是幾隻僅會說話的小玩具。

而這些女孩們卻聽的膽戰心驚。“今天上午大哥給我們兄弟幾個安排什麼娛樂活動呢,我們來到大哥的學校,怎麼也得給安排些娛樂專案吧。””

E師江師長和主任調侃著。

“當然,今天上午兄弟幾個先觀看拔河比賽。下午嘛,看看心情再說,總之,大哥會安排好兄弟幾個在我這裡的娛樂的,大哥這個學校裡別的沒有啥好招待兄弟們的,唯獨這裡小女孩子不缺,也只能讓兄弟們的大雞巴過過癮,隨便叫些小女孩來操玩操玩,玩耍玩耍,來開開心了,哈哈。”

主任隨意地安排著。

“錢嘛,弟兄們不缺,女人嘛,兄弟們也都玩的多了,也只有小女孩們兄弟們沒有好好玩過,這次一定要在大哥這裡好好過吧玩耍小女孩的癮嘍,對了,兄弟們回去的時候,一定要讓大哥送幾個被大哥調教好的小女孩讓哥幾個帶回去玩呀,”

“拔河比賽?有意思嗎,不好玩可就沒意思了呀,我們來到大哥的學校,不會就看一般的拔河比賽吧。”* “有沒有意思,兄弟們看了不就知道了嗎?呵呵。”

那好,過一會,我們就去觀看大哥為我們安排的拔河比賽。”

說話間,主任一揮手,那些服侍幾個男人早餐的小女孩和被昨晚操玩了一晚上的小女孩們都艱難而又乖乖地穿上了衣服,一跛一拐地順從地離開了主任的別墅。

生活在這個學校的小女孩實在太悲慘了,因為在這所學校裡,主任就是主宰著她們的生死,使她們每天都掙扎在人間的地獄中,儘管這這個被主任調到別墅裡為客人服務的小女孩每個人都受到了好幾個大男人的性攻擊,能在這種狀態下活下來已經是萬幸了。

當天上午十點左右,主任和兄弟幾個都養足了精神後,什麼也沒穿,便坐電梯來到了別墅的下層娛樂室裡。

在主任的這個別墅裡,永遠是恒溫的29度,所以根本不用穿什麼衣服,這樣也是為了玩耍女孩方便嘛。

這間娛樂室足有一個室內籃球場大小,娛樂室中央放著一張寬大的能躺下十多人的柔軟的床墊,四周則擺著幾張舒適的沙發,幾個人落座後,主任拿出對講機,對教導處的手下馬仔吩咐著。

不一會,馬仔們便送來了十多個本校的小女生。

看來,這些小女生也都是經過主任精心訓練和調教過的。

女孩們一來到娛樂室,不用主任命令,便自己乖乖地將衣服全部脫了下來,一絲不掛地在幾個男人坐的沙發前跪下,然後抬起頭,面向主任,隨時聽從主任的命令。

“春兒、夏兒、秋兒、冬兒,你們幾個先進行拔河比賽,輸了的話,可是要受罰的,罰的規矩你們也知道的,不用我說了,嘻嘻。”

主任威嚴地對其中的四個女孩說著。

哥哥,你怎麼為這四個小妞兒起了這麼動聽的名字,如同一年四季一般呀,哈哈。”

“哦,這只是她們的臨時代號,如果你喜歡,現在稱她們阿貓阿狗都行,呵呵,這樣起名字,只是為了叫著方便喲。

當聽到是讓她們幾個為客人進行拔河比賽,特別是聽到主任說輸了的女孩還要受罰,這四個女孩嚇的臉色都變了,因為她們知道輸了的話,將是更加痛苦的又一輪慘無人道的性虐待和性折磨。

然而,是比賽,總會有輸贏,這四個女孩進行比賽,最終會有一個被淘汰出局,受到最無法忍受的懲罰。

主任讓這四個小女孩進行的所謂拔河比賽採取兩種方式進行,第一輪是屄力比賽,就是讓兩個小女孩分別跪在兩邊,柔嫩的屄裡分別插入一隻碩大的人造大雞巴,一條細細的繩子連著兩隻假雞巴,繩子中間就像拔河一般還墜了一個吊墜,懸掛在比賽中間,比賽場地上也如正式拔河比賽般劃出了三道橫線,吊墜處於中間的橫線上方,還誰將吊墜拔過自己一方的橫線誰便是贏家。

“此次比賽採用循環賽,三局二勝制,二局為勝,採用兩種賽制,第一輪比賽是兩屄拔河,淘汰出最後一名進行懲罰,第二輪是比菊花耐力,也淘汰出一名進行懲罰,如果兩輪淘汰者同為一人的話,就要加重懲罰。”

等主任宣佈完比賽規則後,主任還煞有介事地宣佈:“現在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請雙方比賽選手入場。”

隨著幾個兄弟稀稀拉拉的掌聲,被稱為春兒和夏兒的兩個一絲不掛職的小女孩按照主任事先調教好的規定動作,挺著胸脯走到了比賽場地兩邊,然後相互還行了鞠躬禮才相互轉過後背,跪在了比賽場地上,等候著主任宣佈比賽開始。

這時,主任拿著拔河比賽的用具來到了比賽場地中間,看來主任要親自擔任這次比賽的裁判了。只見主任將用繩子連著的兩隻假陽具分別往兩個小女孩兒柔嫩的小陰道內用力一塞,粗大的陽具就全部進入了兩個女孩的體內。兩個被塞入粗大假陽具的小女孩痛苦地皺了皺眉,但卻不敢發了一絲聲響。

也難怪,這幾個小女孩看年齡最多也就十二、三歲,就這樣被主任硬生生地在尚未發育成熟的小陰道內塞入了比一般男人的大雞巴還要粗大的假陽具,而且事先也沒有讓女孩們做任何前戲用來濕潤小陰道或提前在陰道口塗抹些潤滑劑,不用說,小女孩們陰道內壁一定快被那只粗大的假陽具給撐爆了,最起碼是被撐的出血了。

因為在旁邊觀看比賽的主任的幾個兄弟們看到,隨著主任將假陽具在小女孩們體內的塞入,小女孩們被塞爆的小陰阜旁邊已經浸出了絲絲血跡。

雖然這幾個都是經過殺場,而且也見慣了生死的職業軍人,雖然他們也在軍隊裡只把女人看做是自己的可心怕玩物,但像主任這樣對女孩,特別是對十二、三歲小女孩這樣的調教和戲虐,還是第一次,因此,他們都漲紅了臉認真地觀看著比賽。

~ 繩子中間的那個吊墜正好處於比賽中間的紅線上方。

“嘟——”’ 隨著主任吹的一聲哨響,比賽正式開始了。

兩個被稱做春兒和夏兒的小女孩像拔河一般跪著向兩邊爬,誰都試圖努力將小陰道內的假陽具緊緊夾住,誰都試圖用力將對方陰道內的假陽具拔出,最起碼將中間的吊墜拔過自己的安全線,這樣的話,才能贏得比賽。

看誰的小陰道夾得緊,不會讓假雞巴掉出來,如果掉下來的話,便是輸者,要受到主任最嚴厲的懲罰。

繩子的一端,那個被稱做春兒的小女孩仿佛將全身力氣都集中到自己陰道的肌肉上,使勁地夾著那根塞在自己小陰道內的粗粗的大陽具,用力地向外爬著,試圖將連繩子拔過自己的一端,透過小女孩憋的通紅的小臉蛋和臉頰上滲出的絲絲汗珠可以看出,她正在用盡自己的全力。

而那個被稱做夏兒的小女孩也如春兒一樣,同樣在用心全身的力氣,首先不能讓插在自己小陰道內的那條粗大的假陽具被春兒拔出,同時也要想辦法再加一把勁,將繩子拔過自己的一端。

連接著兩個小女孩的那條拔河比賽用的繩子已經被雙方拽的緊緊地,兩個小女孩的小陰道都全部夾緊了那插入體內的假陽具。

雙方就這樣對峙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