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學校

其實,每天操玩幾個小女孩對男人們來說,會讓精力更加充沛,所謂玩幼女補身體嘛。只不過,玩的太累了,睡一覺就能全部恢復過來,而且,每天操玩幾個小女孩,還能讓男人們的大雞巴更加堅挺起來。

此時,在主任的這所別墅裡,呈現出了派淫彌的景象:主任和兄弟們的懷裡都摟著一個幼小的小女孩,而且,這些女孩全部都是背對著男人們側臥在一邊,這樣男人們的大雞巴可以一直插在這些女孩們的小陰道內,小女孩們被這些男人從背後伸出胳膊將尚未發育的小胸脯緊緊攬住。

大概這些小女孩已經被主任操玩的習慣了,被大雞巴插在小陰道內一晚上不拔出來竟然也能睡得著覺。

有的小女孩可能被男人們插的痛了,只得將小腿向後放在男人們的腰間,這樣才能把陰部全部露出來,讓男人們可以放鬆地插入,也能使自己少受點痛苦,就這樣的姿勢也能讓小女孩們睡著。

玩了整整一個晚上的小姑娘,他們也都饑餓了。

主任一個電話打到教導處,讓手下派幾個女生來送早餐。

過了大約半個小時,一陣輕輕的敲門聲,隨後門被推開了。

四個長的漂亮的小女孩每人手裡拎著一個大食盒來到了房間。

雖然這些女孩都有著心理準備,但看到房間裡的一切,還是驚呆了:因為被主任和他朋友們昨晚搞的那幾個女生,正是她們年級的同學。

床上的女孩還一絲不掛地躺在那裡,而此時主任和他的朋友們已經坐到了床邊的沙發上在抽著煙聊天,而且同樣也是一絲不掛。

“過來陪幾位將軍吃早飯。”主任威嚴地命令道:“讓你們陪幾位將軍,是你們的福氣喲。你們應該知道規矩的。

幾個女孩早已經嚇的大氣不敢吭,乖乖地將食盒放到餐桌上,然後將早飯一一取出,擺放好。

“怎麼了,還用我再教你們嗎?”一聲威嚴的命令,讓這幾個小妞兒乖乖的自己將衣服當著客人的面脫的光光的“呵呵,讓這幾個小妞侍候咱們吃早飯吧。”

隨著主任的邀請,兄弟們坐到了餐桌旁。

四個光嫩的小屁股已經聽話的面對面坐到了主任和他的朋友們的大腿上。

坐在客人大腿上的女孩嘴部只到客人的下巴的位置。只見四個小女孩聽話地將餐桌上的食物先送到自己嘴裡,咀嚼好以後,仰起臉,然後柔順地張開小嘴,對準了客人的嘴,然後用舌頭輕輕地將客人的嘴弄開,將食物送到客人嘴裡,紅潤的小舌頭還要在客人嘴裡輕輕地攪拌。

這是主任規定的,每個侍候客人吃飯的女孩都必須要嘴嘴對地喂服客人吃早餐。

從來沒有見女孩們這樣來侍候早餐的客人們驚呆了,這種方式太奇特了。

小女孩們光滑柔嫩的小屁股正好壓在自己長滿黑毛的陰部,客人那條已經軟下來的大雞巴也正好塞在女孩們有小屁股縫隙當中。

隨著客人們吃著女孩們用嘴喂服的早餐,已經軟下來的大雞巴又神奇般地復活了,緊緊地頂在女孩們的陰部感覺到客人們被自己小屁壓著的大雞巴已經被啟動了,只見每個小女孩都將右手背過去,伸到自己屁股底下,溫柔地用小手將客人的大雞巴扶正,對準自己的小陰道,輕輕地往裡插送著,不一會,就將客人的大雞巴完全插送到了自己的陰道裡面,然後下體使勁用力,用自己陰道裡的嫩肉夾起客人的大雞巴來,讓自己的小屄像嬰兒的小嘴一般吸吮著客人的大雞巴。

而女孩們做這一切,都絲毫不影響她們同時用小嘴去喂服客人早餐。

這些主任的朋友的早餐不用自己動手,完全靠女孩們用嘴的喂服。

但這些男人卻可以用手隨意地玩弄坐在自己懷裡的女孩身體的任何部位。

一頓早餐下來,這些服侍客人早餐的女孩兒們又被這些男人幹了一回。

“大哥,侍候我們早餐的這些小丫頭的屄感覺怎麼比床上的那些妞兒好插進去呀?

“當然,我每天都要這些專門從事早餐服務的小丫頭們定時插上橡膠大雞巴,就是為了能隨時讓她們的小陰道撐開,方便在吃飯的時候能順利插入喲,呵呵。”

“乖乖,還是大哥調教小丫頭們有辦法。佩服,佩服。”

喂服完客人早餐的女孩按照程式,先後從客人腿上下來後,背對著客人彎下腰來,將小屁股撅起來對著客人,並且把沒長一點陰毛的性感的陰唇用兩手扒開,露出陰道內部,讓客人選擇下一步的動作。

“這是最後的一道程式,就是讓客人自己處理自己的精液,是讓你們射入這些小丫頭陰道內的精液讓她們自己弄出來吃掉還是就保存在她們身體內,由客人自己選擇呀。”主任解釋著。

“我選擇讓小丫頭吃掉。”一個朋友回答。

只見服侍過他的小女孩聽話地蹲下身來,然後拿來一個玻璃杯,放到自己的小陰道口旁,用力的擠壓下體,將客人射入自己體內的精液全部流入杯裡子後,再仰起脖子一口吞了下去。

“我的就讓他留在小丫頭體內吧,不過,這樣會不會懷孕呀。”

“不會的,絕對不會,因為我會按時讓這些小丫頭們吃避孕藥的。”

那個要求精液被保留在體內的小丫頭聽話地從旁邊拿來一塊不乾膠,自己將自己的陰部全部粘上,這樣,客人的精液就全部被封存在女孩兒的體內了,只到精液完全被女孩的陰道吸收為至,才能重新把不乾膠取下來。這也是主任定的規矩。“我們睡一會吧,從昨晚到現在我們都射了五、六回了,養一下精神,下午我再準備一個特別耐玩的小丫頭和咱們一起玩,呵呵。”

主任安排這些哥們的生活確實挺周到。

當天晚上,主任只安排了王佳佳一人來服侍他們。

因為王佳佳年齡稍大一些,而且經歷過主任多次的摧殘和調教,無論是身體發育還是性格的柔順,都能承受住他們四個人一晚上的攻擊。

果然,在這一晚上當中,15歲的王佳佳被主任和他的三個兄弟輪番玩耍,當主任把大雞把插到佳佳陰道內的時候,把這個小女孩翻轉到身體上來,讓女孩坐在了自己的肚皮上,弄成觀音坐蓮的姿勢,然後對其中一個兄弟說道:“來,咱們一同插插這個小嫩妞,讓咱們的雞巴同時感覺一下在捅在這小丫頭體內的滋味。”

好的,你把這丫頭肩膀搬下去,再讓她的小屁屁抬起好讓屁眼露出來,這樣才好一起插她喲,呵呵。”

“好的。”

說話間,主任已經抬起手,將小女孩的肩膀用力地搬下來,讓女孩和他緊緊地面部相貼,這樣女孩雖然陰道內插入了主任的大雞巴,但小屁股還是向上抬了起來,露出了小幼女美妙的小菊花。

那朵菊花真的是鮮嫩,沒有一點色素沉著,緊緊地閉合著。

這時,主任的弟兄爬到了小佳佳的背後,將那粗硬的大雞巴頂在了女孩的菊花上。

也許這時小佳佳感覺到了危險,知道那條男人的大雞巴想要插入自己的屁眼內雖然以前主任也曾插過她的屁眼,但那只是主任一個人操自己。也就是說,主任要麼插她的小嫩穴,要麼插她的小屁眼,因為主任也只長著一條男人的大雞巴。

所以,儘管每次也被主任操的死去活來,但還能忍受得住,但這一次,兩個男人的大雞巴要同時在自己體內會合,那將是怎樣的一種痛苦呀?

這時,小王佳試圖擺脫那條在自己小菊花門口前想插入的大雞巴,但無奈肩膀卻被主任死死地摁住,不但一點也動彈不了,而且還被主任用力地向下摁著,試圖讓自己的小屁股向後對準那條象一隻怪獸般的大雞巴。

此時,那個爬到小佳佳身後的男人的大雞巴已經從這個小女孩陰部和主任雞巴交合處沾了些許粘液,因為提前被喂服過春藥的小女孩要在有異物進入陰道內,小女孩的陰道裡就會分泌出好多潤滑的淫液,而主任的兄弟知道,如果不就近從這個小女孩和主任的交合處沾些粘液潤滑的的話,就憑這個才十三歲的小女孩那緊緊閉合的小屁眼,自己那快有嬰兒胳膊粗的大雞巴是無論如何也插不進去的。

“老兄,把你身上的小丫頭摁好了呀,我準備插進去了啊。

身後的兄弟笑淫淫地說著。

“好嘞。”

隨著主任的話語,他也將大雞巴用力向女孩陰道深處挺進,而與此同時,他也更加用力地向下按著女孩的肩膀。為了躲避主任那條已經插入自己小陰道而此時更往上爬陰道最深入插入的大

雞巴,小王佳下意識地隨著主任摁自己的動作而向後退著屁股。

這時身後的兄弟就趁著小女孩下意識地退著屁股的一瞬間,那條已經沾了淫液的大雞巴猛然間一下子捅進了小女孩的屁眼內。

只聽小女孩“啊——”的一聲慘叫,兩條大雞巴隔著小女孩陰道和屁眼之間那層薄薄的肌肉隔膜,在小女孩體內成功地實現了會師。

此時的小女孩象一隻夾餡餅,被兩個男人夾在了中間,連接這兩個男人的地方,是這個小女孩的陰道和肛門,在那個地方,有兩條粗大的雞巴正插在那裡。

“行呀,老弟,現在我能感覺到你的雞巴還插有硬度的,咱們兩人的龜頭都快能碰到一起了呀,哈哈。

“那是,有這樣嫩的小丫頭玩,咱們的大雞巴能不硬嗎?”

隨著主任和這個兄弟的話語,兩人也開始了重新在小女孩體內的動作。

也許是小女孩下體這兩處洞穴實在太緊了吧,兩條雞巴要是同時插入小女孩體內深處,就都會感到深深的擠壓感,甚至於兩人的雞巴都有一種被緊緊地勒住的感覺,這感覺並不讓人太舒服。

但主任和他的兄弟卻有著深深地默契。

兩人的大雞巴好象事先商量好的一樣,只有你的大雞巴向小女孩陰道深處挺進,我的大雞巴馬上就會開始從小女孩的屁眼裡向處退出,就這樣兩人的大雞巴在小女孩體內一進一退,隔著女孩體內那陰道和屁眼的隔膜,兩人的大雞巴也感覺到了緊緊地摩擦。

而他們在做這一切,卻從來不會管這個被夾在中間的小女孩的感覺的。

兩條大雞巴同時插入體內,對這個才十三的小女孩來說,是多麼大的痛苦呀,那種被撕裂的的漲痛,被擠壓在兩人中間的酸痛,被揉搓小乳房的爆痛,還有那插入體內後仿佛兩條大雞巴從中間撕開的那種難以銘狀的痛苦,無時不在折磨著小女孩。

而此時,對於小女孩來說,也許才是開始:在兩人抽插了一些時候,身後的兄弟靈機一動,又想出了新的玩法。

“老兄,咱們換種玩法如何?”

“什麼樣的玩法?”處在最下面的主任新奇地問。

“咱們兩個站起來插這個小丫頭怎麼樣?把這小丫頭的兩腿弄成辟叉的樣子,然後,咱們用咱們的兩條大雞巴從這小丫頭下體的兩處洞穴中把這小女孩支起來,讓她也嘗嘗用咱們兩條雞巴當兩條腿的滋味如何?”

聽到兄弟這樣新奇的玩法,主任當然樂意了。

於是,小女孩身後的兄弟先把雞巴從女孩屁眼內抽出來,讓主任抱著這個小女孩,而且是在大雞巴繼續插在女孩陰道內的狀態下抱起來,然後主任站了起來,兩隻抱著女孩小屁股的手也用力的向兩邊將女孩那小巧柔嫩揚湯止沸屁股扒開,讓縫隙中的小菊花再次露出,這時,剛才玩女孩屁眼的那個兄弟也站在了他的對面,默契地將大雞巴再次插入了女孩的菊花內。

等到兩人的大雞巴全部頂入女孩體內最深處後,兩人分別托住了女孩的兩條白皙的小腿,這樣女孩的全身重量就都落在了主任和他兄弟的兩條大雞巴上。

這下小女孩可徹底給整慘了,全身的重量全部被兩個插在自己下體兩個洞穴中的大雞巴支撐著,而且隨著主任和他的兄弟將小女孩兩條腿不斷的抬起放下的動作,小女孩的身體也被動地將插入體內的兩條大雞巴插入體內的更深部位。

將近半個小時的抽插,直到他們兩個將那濃稠的精液全部都射入女孩體內後,兩個大男人才象隨手丟開一個小玩具般地將這個小幼女拋在了床上。此時,小女孩的下體已經被他們玩的慘不忍睹了:本來緊緊閉合的小菊花,此時已經被主任兄弟的大雞巴插的咧開了一個大大的洞,從外面可以看到裡面的直腸深處,而且在直腸深入剛剛被射入的那灘白花花的精液分外顯眼,小女孩的肛門周圍的肌肉已經被撕裂了,張開的小菊花猶如一張小嘴般,只不過這嘴唇四周由於被強行插入的大雞巴的抽插而浸出了絲絲的鮮血;小女孩的陰部也被主任操的腫漲起來,本來小幼女沒長陰毛的的陰阜就象一個豐滿的桃蕊,隨著主任大雞巴的侵入,那緊緊閉合的桃蕊也張開了,兩片原來閉合的陰唇的張開,隱藏在裡面的女孩的桃花洞也完全暴露無遺,才十三歲的小女孩,陰道也就男人的拇指大小,但此時卻被主任的大雞巴插的足足有茶杯口大小,而且,連陰道最深處的宮頸入口也能清晰地看到。

此時的女孩已經被操的無法站立,也無法躺在床上,只有將小屁股高高地翹起,才能減輕痛苦。

高高翹的小屁股間,被兩個男人操的陰道和屁眼此時形成了兩個巨大的洞穴。

此情此景,又讓主任有了新的玩法。

只見主任將剛剛抽完的煙蒂隨手丟進了小女孩張開的菊花內,然後又拿來一小瓶藥用醋酸,對準小女孩的屁眼就倒了進去,那醋酸將小女孩肛門周圍被大雞巴撕裂的嫩肉蟄的引起了一陣陣顫抖,讓女孩本能地收縮起肛門的肌肉,於是,剛才還是張得大大的小屁眼,此時卻迅速恢復的菊花的原狀,只不過,那主任剛才丟進女孩屁眼深處的煙蒂已經留在了女孩直腸內,那肛門四周被撕裂的肌肉所滲出的鮮血,此時也如同一顆顆鮮紅的露珠,飄灑在女孩的小菊花上。

就這樣,主任和他的兄弟們也只讓小王佳休息了一個多小時後,又開始了對這個小女孩的性攻擊。

直到清晨,昏死過去的王佳佳渾身像被泡在了這些男人的精液裡,小小的陰道和緊緊的屁眼已經被四個男人操玩的全部大大地張開著,嘴角上還流著絲絲的白色的精液。* 一個晚上的時間,王佳佳被他們四人輪奸了十多次,而且是在他們吃下強力春藥的狀態下被操玩的,可以想見,小女孩承受了四條大雞巴多麼大的攻擊清晨,主任第一個從睡夢中醒來。

此時,王佳佳還爬在他們四個人身上昏睡。

原來,昨晚主任和他的兄弟們玩夠了這個小女孩後,竟然想到了讓小女孩爬到他們四個人的下體部位去睡覺的法子,他們四個並排在床上躺好後,將已經被操玩昏迷過去的小女孩象蓋被子一樣,將王佳佳拖到了他們的下體部位,把小女孩弄成爬著的形狀,爬到了四個人的陰部。

“喂,丫頭,醒醒了,他媽的,我們哥幾個把精力都發洩到你身上了,一晚上了還在懶睡嗎?”主任一邊嘟弄著,一邊拍著小女孩的臉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