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學校

來到床邊,主任也不管小女孩的感受,一下子將女孩從懷裡丟到床上。

然後,當著女孩的面,將自己的衣服全部脫的乾乾淨淨。- 被主任扔到床上的女孩從小到大,從來沒有看到過男人的裸體,特別是比自己爸爸還要老的男人的裸體,而且這個裸體的關鍵部位,還有一條比嬰兒還有粗的大肉棒,這條肉棒在一簇黑黑的叢林中直直地挺立著。

看到主任和自己在這間屋子裡全部都光光的,雖然女孩不知道一會將要發生什麼,但她卻明白准不是什麼好事情。

想到這裡,女孩羞怯的臉頰更加紅潤。

主任像一座大山一般向仰面躺在床上的小姑娘壓了下來。

被壓在身下的小女孩真的太小了。;小女孩的兩隻小腳只到主任的小腿部位,而女孩的頭部也被主任長滿黑毛的胸部緊緊地壓著。

天哪,被壓著的小女孩簡直就像一隻被猛獸即將蠶食的小獵物。

一點前戲也沒有,只見主任順手抄起一個瓶子,將裡面的液體倒在自己手中,然後將液體分別往雞巴上的龜頭和身下的小女孩體胡亂地摸了幾下。

這液體是做愛用的潤滑油。當然主任這樣做不是為了減少女孩被插時的痛苦,而是為了能讓自己的大雞巴順利進入到小姑娘有嫩穴中。

然後,主任用左手將小女孩兩隻手放在頭部摁住,不能讓女孩動彈半點,兩條腿卻伸入到了女孩下體之間,用力地將女孩兩腿從下體打開,讓小幼女的陰部完全露出。

只見主任用右手扶住大雞巴,將龜頭對準小幼女那完全閉合的、沒有長一絲陰毛的、白嫩嫩的陰唇中間尋找著那個誘人的洞穴。

大雞巴將女孩兒閉合的陰唇挑開了,一個小小的洞穴口已經完全被大龜頭堵住。

主任馬上就要攻佔那個洞穴了。

被主任大山般的軀體壓的喘不過來的小女孩顯然已經感覺到了危險。

因為兩手被主任摁在頭上的床邊而不能動,而主任的右手卻在自己的胸脯上來回地揉搓著,不僅這樣,他的拇指和食指還掐著自己還沒有鼓出來的小乳頭,把自己的胸部弄的非常痛苦。

體被主任打開,而且那個大黑棒已經頂在了自己的小穴口,看樣子,這個黑棒還要往裡面插。

身體已經被主任壓住,只有無奈地擺動著兩條細嫩的小長腿。

“讓我來好好彈奏你這只小提琴吧。”主任開心而淫笑著開始了進一步的動作。

只見他用力將下體向女孩貼去,大屁股用力向下一沉,那條大雞巴就一下子進入了女孩的體內。

“啊——”

隨著大雞巴的進入,女孩嘴裡發出了一聲慘叫,隨著大雞巴的插入,女孩柔嫩的陰道被撕裂了,而且隨著主任那硬硬的大雞巴的插到底,小女孩的才保存了九年的小處女膜也被一下子捅碎了。撕裂的陰道、捅破的處女膜讓女孩陰部流出了無數的鮮血將那張大床染出一

片桃紅色。

而這叫聲在主任聽來,就如同彈奏小提琴發出的音樂那樣美妙。 `主任就是要在女孩身上彈奏出這般樂曲,因為只有這樣的曲子才有刺激。

可能是女孩還太小的原因,就在她發出撕心裂肺的那一瞬間,已經被主任插的昏厥過去。

而主任這時淫興正濃,才不管小姑娘狀態如何,只管插就是了。’ 一下一下地插,每一次都插入到小女孩子宮頸口才停住。

一下一下地插,每一次都將自己的大雞巴全部插入女孩陰道內才算完事。

就這樣,主任一直把小女孩插了四十多分鐘才在小幼女宮頸口射出第一發炮彈。

主任射出第一發炮彈是十分講究的,每當第一次玩一個小女孩時,他都要將龜頭上的馬眼對準小女孩的宮頸口,然後讓炮彈直穿宮頸,完全進入小女孩的子宮,這樣才能確保自己射出的炮彈不從小女孩下體流出,讓自己的精液完全被小女孩的子宮吸收。,“小乖乖,醒醒!”

從小女孩下體抽出大雞巴的主任這時已經躺在床上美美地吸了一隻香煙了,但被他剛剛玩過的小女孩還在昏迷之中。主任這時有些不耐煩了,將香煙掐滅,用手在小女孩的臉上拍打著,想讓小女孩醒過來。

“嗚——”

在拍打之下,蘇醒過來的小女孩終於發出了一聲痛苦的歎息。

下體的劇烈疼痛仍在侵饒著琴琴這個才九歲的小姑娘。

“怎麼樣,小寶貝,小乖乖,等一會我再插你,以後你就要經常這樣被我來插了,只要讓我舒服了,才會有你的好果子吃哦。”

主任那威嚴而又充滿威脅的話,讓剛剛蘇醒的小女孩又流出了無助的眼淚。

這一個晚上,主任將琴琴玩了五回,每一次都將小女孩玩的昏迷過去才算完事。

而且,每一次都要間隔40多分鐘,就是為了讓自己射入小女孩體內的精液完全被小子宮吸收掉後才進行下一次的摧殘。

因為主任知道,這個小女孩還沒有發育,來月經也沒來,他只是想試驗一下讓每沒發育的小姑娘吸收男人的精液後,會不會發育的更加嫵媚。

直到第二天早上,小女孩已經被摧殘的不成樣子了。

小女孩的下體此時已經被主任的大雞巴操的紅腫的像一個血饅頭,還沒有鼓起的小乳房被主任的大手和臭嘴吸吮的紫一塊青一塊,細細的大腿根部還有星星點點從小陰道裡流出的少量精斑,原來緊緊閉合的小陰道已經被大雞巴捅的微微開啟,如同一張被強捅開的小嘴,仿佛訴說著無限的委曲。

小姑娘臉上的淚水昨天夜裡就沒有斷過,直到此時還有著淚痕。

“好了,今天不用去上課了,回宿舍休息一天吧,記住,以後每個週三的晚上要過來服侍我。”主任對著周琴說完,便一腳將這個只有九歲的裸體小女孩從床上踢了下來。

被踢到地上的小女孩此時已經顧不得痛苦,趕緊穿上自己的衣服,然後一歪一扭地走出了主任的房間。

周琴已經被主任操的走不成路了。

日子就這樣一天一天過著,主任每天的心思就是如何去玩耍這些鮮嫩的小女孩。

一年多下來,已經有五十多名小女生被主任開過苞了這些小女孩,最大的不過十四歲,最小的就是只有九歲的小周琴了。

在這些被主任玩耍過的小女孩當中,有幾個小姑娘在開苞的當時就慘死在主任的身上,原因就是她們的小陰道太小了,根本容納不下主任那條粗壯的大雞巴,當時就被插裂了下體,失血過多而一命嗚呼。

在這座校園裡,主任就是上帝,對死一兩個小女孩根本不在乎。第二天就讓自己的親信,也就是手的下班主任把小女孩的屍體弄到校園的後山埋了,連小墳包也不留,然後向為帝國教育部上報一分學生非正常死亡的報告就可以了。

幾個小女生的被主任蹂躪致死的事情,在這座學校裡是半公開的,而且已經在二千多名女生當中已經流傳開了。

每一個小女生都知道這些事,在這些女孩眼裡,主任就是一個摧花惡魔,說不定那一天,主任也會把自己給蹂躪了。

雖然女孩們好怕主任,但也只能讓他的魔爪下膽戰心驚地生活著,期望著別被主任操了。

誰讓主任是掌握著這所學校所有人生殺大權的人呢,而且還是總統的親信,對於主任摧殘女孩的暴行,她們是告都沒地方告啊。

主任就這樣在學校裡開心的玩著小女孩。

這一天,主任的好朋友,在帝國63軍的幾位師長來看他了。

接到電話後,主任就想,幾個好朋友聚到一起,一定要讓他們好好開心地在學校裡玩上幾天。

“今天接到帝國通知,明天要全體搞好個人衛生,通知各年級,明天下午組織集體洗澡。通知澡堂提前燒好水。另外,今天傍晚帝國有幾個受到總統嘉獎的師長要來學校考察工作,把賓館貴賓廳整理好。

主任對教導處三科負責內務管理的科長下達了命令。

學校的賓館規模不太,只是一座三層小樓,但是裡面卻裝修的豪華氣派,特別頂層的貴賓廳,更是別有洞天。

貴賓廳足足占了一層樓。在休息間中,有五間套房,都是用透明玻璃給隔開的,每個房間中衛生間、臥室和客廳都是用玻璃做牆壁,這樣,在任何一個角落,都能看到每間房子裡的整體情況。

而且,貴賓廳還有一個共用的大客廳,地上鋪著從波斯進口的高級地毯。

按照主任當初建造這個賓館的要求,貴賓廳的公用客廳是供集體淫亂的地方,而每個房間也是供客人們休息用的。

來到貴賓廳,主任打了一個電話給教導處學生管理二科的小兄弟,讓他今晚叫五個長的漂亮而且聽話溫柔的小女孩八點準時到賓館來。

所謂聽話溫柔,是讓主任或教導處的兄弟們玩過而且調教好的小女生。

晚上六點半,主任的朋友如約而至。

一番寒喧過後,主任和三個朋友來到了賓館貴賓廳“哥哥,這次來你這裡,是想好好放鬆一下,這幾個月,在軍隊裡每日操練的太累了。”D師劉師長淫笑著對主任說著。

“劉師長說得對,這幾個月可把兄弟們累壞了,這幾天要你老哥你這裡松泛一下筋骨,你可要好好招待我們哥幾個呀。”

師王師長也隨聲附和著。

只有E師江師長在那裡一聲不響,坐在寬大沙發上抽著煙。

“江老弟,你怎麼不說話呀,來到咱哥哥這裡不就是為了好好玩幾天嗎?”

“扯蛋,說什麼,一會讓哥哥帶幾個小妞讓咱們好好玩玩才是正事,要不,咱們來這兒幹嘛。”

“呵呵,還是江老弟一語中的,一會就讓你們哥幾個嘗嘗哥哥這裡的小妞的滋味。”* 說話間,學生管理二處的弟兄們已經把四個小女生帶到了房間。”

這四個小女生全部都在十二、三歲左右,個個長的都非常漂亮,全都身高一米三左右,如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

“這幾個小妞兒怎麼樣?全部都像瓷娃娃一般,這可是我提前為哥幾個準備好的,已經調教的很乖了,兄弟們可以好好樂樂了。”

主任指著這幾個小女孩向幾位軍人介紹著。

不錯,不錯,個個都很鮮嫩,比我那裡的小女兵強多了。哎,對了,哥哥,什麼時候去我的部隊看看,嘗嘗我那裡小女兵的滋味。”

“好說,好說,有的是機會,以後,我們兄弟幾個可以相互多走動走動,換換口味嘛。”

“哥哥說的是,不過,還是你這裡的小妞兒看著鮮嫩呀。”

“哈哈,是嗎,要覺著滿意,今天就好好玩玩,明天我還安排了另外幾個小妞兒,換個玩法。”

“把衣服全部脫光了,站好,讓幾個首長先欣賞一下你們的身材。”主任對幾個小女生命令道。

,這四個小女孩前幾個月都已經被主任開過苞,而且經過這些天班主任對她們的調教,知道主任今天叫她們來的目的,當然更不敢反抗,只有乖乖地按照主任的要求去做。

因為這樣,才能確保自己在被蹂躪中少受痛苦。

這些女孩順從地在他們面前脫光了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