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獄學校

隨著娜娜的慘叫,只見她的下體已經被主任的大雞巴完全插入,主任的龜頭已經全部頂進了被爆裂的小陰道,處女膜已經被頂穿,女孩的鮮血隨著大雞巴的插入而流了出來,將主任的陰毛都染紅了,而且娜娜也像一條被宰殺的金魚,隨著主任的插入而一挺一挺的,由於四肢被綁在床上而不動活動,柔嫩的身子只能無助地微微向上擺伏。

女孩的身體好緊,窄小的陰道就像一個嬰兒小口,緊緊地吸吮著主任的大雞巴,而且陰阜部位的小骨盆也像牙床一樣吸吮著主任的龜頭,在主任的大力抽插下,女孩的身體也隨著主任大雞巴的來回抽插而渾身顫動著可能是女孩太痛苦了,兩隻小拳頭緊緊握著,小臉頰憋的通紅,額頭上冒出了汗珠,被主任大雞巴撕裂的陰道流出了汩汩的鮮血。

大雞巴在女孩體內抽插的同時,主任的兩隻大手也停地在女孩胸前玩弄著,由於女孩的胸部也沒有發育成熟,只有剛剛突起的如同鴿子蛋大小的乳頭,但此時卻被主任兩隻大手掐弄著,不一會就紅腫起來。

隨著主任的大力抽插,女孩昏死了過去。

二十分鐘的抽插,主任終於在昏死的娜娜體內射出了濃濃的精液後才癱軟地趴在女孩身上。

此時,已經軟下來的大雞巴還被女孩的陰道緊緊地包裹著。

女孩陰道內流出的鮮血已經染紅了主任的半邊床,而且把主任的下體也弄的血淋淋的,更增加了主任玩弄女孩的性趣。

不一會,主任又休息過來,疲軟的大雞巴又在女孩體內被啟動了,主任再度上馬,又在女孩身上馳騁起來。

這一個晚上,連續六個多小時的抽插,小女孩被主任弄的昏死過去五次,而主任的大雞巴也在女孩體內射精七次。

直到天快亮時,主任才感到有些累,才把自己的大雞巴從女孩體內抽出來後,摟著昏死的女孩沉沉地睡去。

“叮——呤”隨著九點鬧鐘定時的叫響,主任才睜開睡眼,並且把懷裡的小女孩也弄醒。

四個多小時的休息,女孩下體流出的處女血已經凝固,被藥物張開的骨盆已經恢復原狀,但陰道卻被主任操的紅腫如同一個小饅頭,被撕裂和刺破的疼痛始終讓女孩無法起身。

看到這種情況,主任拿起電話。

“張教導嗎,是我,娜娜今天上午不去上課了,讓她休息一下“哦,是不是主任把娜娜玩的動不了了呀,主任可要憐香惜玉呀,千萬別把這個小尤物給玩壞了呀。

“廢什麼話,今天下午你把她給我弄走,讓她休息兩天。”

“好的,好的。”

放下電話,主任色瞇瞇地盯著床上的娜娜說道:小寶貝,算你福氣,先休息兩天,下午讓張教導接你,以後每個週末都要過來陪我玩,只有聽話,才能有你的好果子吃喲。

悲憤的淚水在娜娜眼眶裡打轉,渾身的疼痛卻讓她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從此以後,每個週末,娜娜都在放假的下午被張教導員押到主任那所位於校園深入僻靜的小別墅,那是主任每天玩弄和摧殘女孩的淫窟,是這所學校裡所有女孩的地獄。

而且,每個週末被主任玩弄和摧殘一個下午和晚上的時候裡,主任都用最無恥下流的手段,讓小女孩生不如死。娜娜也是每次被主任姦淫後,就是舊傷未愈又加新傷,一個星期前被主任操玩腫的陰部才消腫,卻又在這個週末被主任操玩的重新紅腫。這還不算,每次主任玩了娜娜一個下午和一個晚上後,第二天被張教導員帶回宿舍前,還要接受張教導員大雞巴的洗禮,被他再蹂躪一個上午。+在這所學校,所有能讓主任看上的漂亮小女孩都逃不過他的手心,在主任的眼裡,學校裡的所有女孩,只不過都是他的小玩具和小性奴罷了,操玩這些小女孩是天經地義的事情,而且操玩她們,也是看得起她們,因為至少被他蹂躪過的女孩就不會再次送到集中營裡去,而這所學校的所有學生,就是畢業後,也最終會被送入集中營裡,所謂集中營,就是帝國從肉體上消滅這些劣種民族的殺人場罷了。

李萍萍是小學五年級的新生,她的父母都因為敵視這場由帝國發支的戰爭而被關進了集中營,無依無靠的她被政府送到了這所學校。剛一開始,主任並沒有注意到她,因為她剛來的時候,臉整天都髒兮兮的,黃色的頭髮像一團亂草,衣服也破爛不堪,活像一個小叫花子。可是經過在學校的一段調養,特別是穿上學校統一配發的校服後,小女孩就變成了白雪公主,雖然身體還沒完全發育成熟,但11歲小女孩的身材確實讓人心動。

走起路來小腰細膩多恣,成年人兩手一掐,就能把小姑娘的細腰全部握住,小屁股在走路的時候,更是風采迷人,李萍萍個頭也就一米四左右,只到主任下巴位置,但她的身材的確是一流的,簡直就是一個袖珍美人兒。特別是臉蛋長的風情萬種,一雙迷人的大眼睛像會說話,和任何人說話都會羞澀的臉紅,而且還會在兩側的臉蛋上出現兩個小酒窩,雖然頭髮還是黃色的,但完全沒有了剛來學校時的枯黃,而是油光發亮,是一條小瀑布垂在腦後,她的皮膚像雞蛋清那樣柔嫩,仿佛一下子就能捏出水兒來。

發現了李萍萍這個小寶貝後,主任馬上就起了淫性,恨不得立即將小女孩弄到自己的床上,而且巧巧和惠惠兩個孿生小姐妹因為要讓她們懷孕,所以這段時間不能再去玩了,但是每天主任必須有女孩陪他睡覺已經成為了習慣,假如一天晚上床上沒有女孩陪睡,這一晚就不知道自己度過。

當天下午下課的時候,主任已經提前來到了李萍萍所在的六年級一班門口等著。

當老師剛剛要宣佈下課,主任已經來到課堂上,當場將李萍萍反背著手拷住,然後對老師說,這個女孩有帶走審查,因為她的父母還有許多事情要從她身上打開突破口。

其實,那是女孩的父母有問題呀,只不過是主任想用自己的大雞巴從小女孩陰道中打開突破口罷了。

老師也不敢說什麼,只能眼看著主任將萍萍連拉帶拖地帶到了辦公室。

嚇的不敢說什麼的萍萍被主任帶到辦公室後,淫笑的主任問她:“知道為什麼把你帶來審查嗎?”

萍萍不知所措而又驚慌失措地搖著頭。

“操,這都不明白嗎,來到我這裡,就是讓我好好操你,讓你的小屄眼緊緊地夾著我的雞巴,用你的身體侍候我,知道嗎,只要你把我侍候舒服了,今後在學校裡你就要什麼就有什麼。”

其實,萍萍早就知道主任一直以來在蹂躪學校的小女生,但她真的沒想到,這一次終於降臨到自己的身上。

萍萍明白,只要主任看上的小妞,沒有一個能從他手裡跑掉的,只的乖乖地被主任弄到床上任由主任來玩弄,反抗是沒有用的。

她也知道,主任在學校裡每天都要玩小女生,而且,他還會把手裡的小女生整的死去活來,班上的一個女孩就是在上課時為主任在小陰道裡插上了一根小黃瓜,到下課時再到主任辦公室讓主任拿出來吃掉,為此這個小女生每天在課堂上都被陰道內的東西塞的痛苦不堪。去,把衣服全部脫光。”主任威嚴的命令讓女孩不敢不從。

隨著小女孩逐漸的把衣服脫光,一朵嫩嫩的、含苞欲放的花蕾呈現在主任面前:只有11歲的萍萍雖然身材還不到主任下巴的高度,但一米三的個頭也足以讓人看得出,她是一個正在待放的蓓蕾。

圓圓的小臉頰上,一雙水靈的大眼睛仿佛會說話,小巧玲瓏的鼻子猶如剛雕琢出來的碧玉,紅潤的小嘴唇性感而誘人,面部的五官擺佈的恰到好處,而支撐這個漂亮臉蛋的,是一條粉嫩而圓滑的脖子。

當女孩驚恐而羞澀地背對著主任把衣服脫光後,主任也不禁咽下了口水,這個小女孩太美好,簡直就是一個小瓷娃娃,有這樣一個瓷娃娃做自己的性玩偶和性奴隸,那真是人生的一大興事呀:女孩一頭烏黑的頭髮像小瀑布一般從頭頂上灑落下來,正好遮蓋住粉嫩的小肩膀,緊緊繃著的小屁股堅挺地向上翹著,兩條白皙的大腿雖然還沒有發育好,但已是有泛著誘人的光澤,特別是女孩的小蠻腰,能讓主任兩手全部掐住,而且和上、下體比例是那樣的和諧,雖然女孩還沒長大,但黃金分割的身材卻也足以讓任何一個男人都垂涎三尺了。

“轉過身來,讓我好好瞧瞧。”

女孩無奈地將前身轉向主任。

只見女孩兒低垂的臉上還掛著淚花,那委曲的神態更能讓男人引起無限的誘惑。

女孩的兩隻胳膊冰晶玉潔,如同兩隻象牙雕琢的玉筍,兩隻小手上,纖長的玉指合攏在一起,低垂於下陰部,用以遮蓋自己的羞處。

胸部才剛剛發育的女孩,兩乳上剛剛長的乳鴿般大小,兩顆紅潤的如同櫻桃般鮮嫩的乳頭點綴在上面。再往下看,女孩雙手遮蓋的私處,被兩條誘人的大腿緊緊地繃著,此時卻被主任命令把雙手拿開。

女孩的私處完全暴露出來,鼓鼓的陰阜像一個白淨的而豐滿的鮮桃,上面一根陰毛也沒長出,兩邊的大陰唇像嬰兒的小嘴一般緊緊地閉合著,顯示出足以令每一個男人為之著迷的桃花蕾,在女孩兩隻小巧的腳丫上,每個趾甲都塗著紅潤的趾甲油,足以上每個男人都為之神往和把玩了。;看到這樣一朵鮮嫩的玩物,主任不禁淫心大樂“過來,給我脫衣服。”主任的命令威嚴而不可抗拒。

小姑娘只得乖乖地赤身裸體膽戰心驚地走到主任面前,按照主任的要求跪下為他解開腰帶。

“對嘛,這樣才是聽話的小乖乖,只要你讓我玩的高興了,就有你的好果子吃喲。”主任淫笑著對這個11歲的小女孩說著。

兩隻纖長而白皙的小手此時正在解主任的腰帶,隨著腰帶的解開,女孩正用顫抖的手將主任的褲衩從腰上裉下。

一條猶如黑色蟒蛇的大雞巴隨著女孩將褲衩的脫下,完全暴露在女孩臉前。

主任不捨得用自己的大雞巴直接讓女孩口交,其實他是想讓自己的嘴巴先享受女孩的小嘴的。

這時,主任自己坐到了椅子上,然後一把將女孩攬在懷中,兩隻大手就直接抓住了女孩兩個沒有發育的小乳房揉搓起來,不一會,就伴著女孩痛苦的呻吟聲,將女孩的小乳房揉搓的紫一片紅一片的。

主任聽著女孩的呻吟剛一開始還有些興奮,後來也有些煩了,就將自己臭哄哄的大嘴貼在女孩紅潤的小唇上,然後用舌頭強行捅開女孩的嘴唇,伸了進去,讓舌頭去探尋女孩口中的甜蜜。這樣,既能吸到幼女的津液,而且還能用嘴將女孩的嘴給封上,不再讓她叫喚,省得聽著心煩。

赤身裸體的小女孩就這樣被迫坐在主任的大腿上,而主任已經硬起來了大雞巴已經頂在了女孩柔嫩的小小屁股的縫隙中來回抖動著。

女孩也許已經感覺到了屁股下面的危險,因為那個硬硬的大雞巴總想插入自己緊緊繃著的屁股縫隙中,便在主任的大腿上來回不停地扭動,以躲避那蟒蛇般龜頭的深入。

“乖一點呀,不准扭動,不然的話,把你的脖子擰斷。”

主任威嚴的命令又讓小女孩一動不敢動地直挺挺地坐在主任的大腿上,任由他的腥臭的舌頭在自己口腔裡來回遊動,任由分的大手在自己身體的所有部位來回把玩,任遊那個已經硬起來的大雞巴在自己屁股下面自己的尋找目標。直到主任把小女孩口腔裡的幼女津液全部吸到自己嘴裡,直到把女孩身體的所有部位都把的滿意,直到自己的大雞巴已經感到憋不住了,他才將女孩抱起來,如同抱著一個小玩具一般走到自己的大床邊,像扔一條小貓小狗般將女孩扔到了自己的大床中央。

被主任扔到床上的小女孩此時仰面朝天地躺在床的中間位置。

主任上了床,將女孩的兩條腿用力地向外打開,讓女孩的陰部全部露出來。

女孩,特別是像萍萍這樣才11歲的小女孩,身體的柔軟程度是難以想像的,主任將女孩的兩腿呈直線打開,就像一個體操女孩練辟叉一般,只不過是躺在床上而已。

然後,主任又將自己的早以忍不住的大雞巴對準了小女孩兩腿中間那緊閉著的一條肉縫,用力地向下插去。

小女孩的下體的那條陰縫緊緊地閉合著,讓主任的大雞巴根本不能插入,但他對付小女孩柔嫩的屄有的是辦法。

只見他抬了抬屁股,將大雞巴稍微離開了點女孩的陰道,然後用手將女孩陰部緊緊閉合的兩片鮮嫩的陰唇向兩邊扯開,讓包裹在裡面的只有筷子大小的陰道口完全露出來,隨後又將自己的大雞巴上塗抹了點潤滑劑,之所以這樣做,根本不是考慮讓小女孩在被插入時能夠減少痛苦,而是為了使自己的大雞巴能夠順利地插入小女孩的陰道。

做完了這一切,主任再一次將雞巴對準女孩的陰道口,然後身體使勁向女孩趴去,隨著整個身體的重心壓在女孩的身體上,主任下身的大雞巴也一下子全部頂進了女孩的陰道裡。

“媽呀,痛呀,饒了我吧。”女孩的慘叫頓時充斥著整個房間。

“操,饒了你,誰讓我過癮呢?想的美,你就安心地讓我痛快地玩玩吧。哈哈。”

“痛呀,捅死我了,求求您,主任,饒了我吧。”小女孩仍舊在撕心裂肺地哭喊著。

“痛快、痛快,只有你痛才有我快嘛,來到我這裡,只有乖一點,聽話一點才能少一些痛哦。”

隨著女孩痛苦的呻吟和主任大雞巴插入,女孩下體已經流出了大量的鮮血,鮮血流在了床罩上,像一朵盛開的令人心碎的牡丹花在床罩上綻放,而且這朵牡丹花也把主任的大雞巴也染成了紅色。

隨著主任在小姑娘小陰道內的來回抽動,女孩白皙的小肚皮上也明顯地暴出了一條鼓鼓的痕跡,那是主任的大雞巴在女孩下體內頂出來的,這條痕跡明顯鼓于小女孩的肚皮,而且由於女孩嫩嫩的小肚皮還很薄,甚至還能透過薄薄的肚皮隱隱約約看到主任那條黑黑的粗粗的大雞巴在小女孩肚皮裡來回抽插。

“啊——哼——嗯”此時女孩痛苦的呻吟在主任的抽插下已經漸漸微弱,已經有近一個小時了,再這樣插下去,非把女孩弄死不可。

主任玩過無數個女孩,當然知道女孩身體的承受能力,於是他加緊抽插了幾分鐘,然後才將濃濃的精液深深地射入了女孩子宮裡。玩過了娜娜、萍萍特別是惠惠和巧巧這些幼女們後,主任真正感覺到待在這個學校的好處了。原來一開始對元首安排自己到這個學校擔任這個職務還有些不高興,因為憑藉他的能力和戰功,應該去一個集團軍當頭才是呀。現在想起來,還是在這裡好,這個學校的二千多名少女和幼女可以由自己隨便玩,而且學校的經費全部有國家財政負擔,每個元首還撥給他特別活動經費一億美元,除出自己平常的吃喝玩樂的花費,剩下的足夠自己兩輩子用了,錢對主任來說是無所謂的,關鍵是在這個學校裡能讓自己的雞巴享受到不同女孩的身體,這才是令主任最滿意的。後來當有一次他去帝國彙報情況時,元首得意的私下對他說“怎麼樣,到那個學校比集團軍要舒服吧?”

“謝謝大哥,比集團軍強多了,在集團軍還有打仗的任務,而且責任重大,在這裡,簡直太舒服了,說實話,我的雞巴最少也嘗過30多個女孩的味道了,呵呵。”

主任和元首是哥們,在元首還沒有發動政變上臺前,主任曾在好幾次戰火中救過元首的命,所以,元首一上臺後,為了獎勵他,就讓他當了這個學校的一把手,在這個國家裡,校長要聽命于政治主任。

國家實行軍事管制,在各個城市分別建立了各類的集中營、工讀學校、育才學校等監獄設施。集中營是關押那些與政府持不同政見的人,而工讀學校則是關押那些持不同政見的人的男孩子,實際上就是一個強制勞動的工廠,而育才學校則是關押他們的女兒們,實際上就是讓這些女孩,特別是少女和幼女們經過幾年奴化教育後,培育成服務高層政界人士的性工具,而在學校期間,那些男孩和女孩的死活全部由政治主任決定,只要每年向參議院辦公室送來50名奴化好的少女供高層政界人士淫樂就可以了,是不是處女無所謂。所以主任在這個學校裡可以為所欲為了。

這一天早晨,主任吃完飯後去校園裡溜達,來到六年級教室門來後,看到一個紮馬尾巴的小女孩站在教室門口。

原來是女孩在宿舍起床晚了,來到教室已經遲到,所以被老師罰站。

主任遠遠在站在一邊觀察著這個叫周琴的女孩:一米二、三的個頭,兩隻大大的眼睛,小臉蛋紅撲撲的,身穿一條白色的連衣裙,嫩嫩的小肩膀像一個剛剛煮熟剝了皮的雞蛋般嫩滑,小女孩胸部平平的,只隱約在胸前有一點小小的突起,細細的小腿上套著白淨的長筒線襪,腳上穿一雙黑色的圓口半高跟布鞋,遠遠望去,像一隻剛離開媽媽懷裡的小鹿,低著頭顯示出羞澀的樣子。

“這樣的小幼女一定很好玩,而且身上還一定很乾淨衛生,插進去的話,一定舒服,一定很爽喲。”

主任看到漂亮的小女孩,就一定會想入非非,而且還千方百計地把小女孩弄到手,調教成自己的小玩偶 .冒出了淫樂的想法,主任就要付之行動。

於是,主任徑直來到女孩面前,這時他才發覺,原來小女孩才有自己胸部那麼高。

“你,過來,今天上課又遲到了,就要接受懲罰,現在你跟我到辦公室去檢討。”主任話語間的威嚴容不得一絲的抗拒。

女孩乖乖地跟著主任走向了那座小女孩的人間地獄。

女孩還不知道自己將要面臨怎樣的摧殘。

來到主任辦公室,只見主任一把掐住女孩的脖子,把女孩往裡面的臥室推去。

“告訴我,叫什麼名字,為什麼今天遲到?”

被主任把脖子掐痛了的女孩一邊痛苦地皺著眉頭,一邊還要回答問題。

“我叫周琴,今天早上我起床後,因為去洗澡,耽誤了吃早飯的時間,所以遲到了。”

“哦,洗澡,那身體一定很乾淨了,你今年幾歲了,要老實回答我。”

“今年九歲。”

“九歲的小嫩雞兒,父母叫什麼名字,幹什麼的。

“我爸爸是鋼琴家,原來在國家大劇院上班,媽媽是在國家美術館,後來他們把我爸爸媽媽抓走了,說是爸爸作曲的一首歌有問題從小接受藝術薰陶的周琴面對主任暴虐的提問,雖然有些害怕,但也完整的回答著問題。

“把衣服脫光,讓我檢查一下是否身體洗乾淨了。”。在主任的淫威下,周琴不敢不服從。“只見小女孩戰戰驚驚地把自己的衣服當著主任的面一件一件地脫下來,猶如在剝一隻鮮嫩的香蕉。

主任坐在寬大的老闆椅上,而此時脫衣服的小姑娘站在他面前也只和他坐著一樣高。

望著這個比自己女兒都小十多歲的小姑娘,想著一會就可以隨便玩耍這個小尤物,主任心裡開心極了。

小裸體完全呈現在主任面前。

“把這個吃下去。”主任將濃縮的開啟女孩骨盆骨縫和性藥成分的小藥丸遞到了女孩的面前。

在主任的淫威下,容不得小女孩有一絲的抗拒,雖然不知道讓自己吃的什麼,但也得強硬著頭皮吃下去。* 不一會,女孩兒下體開始呈現出陣陣騷癢。

看到小女孩逐漸潮紅的臉頰,主任明白藥效開始發揮作用了。

“周琴,周琴,今天我要好好彈奏一下你這把嫩嫩的小提琴喲,哈哈。”

說著,主任一把將小女孩抱到懷裡向那張摧殘了無數個小姑娘的大床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