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差記—金門奇遇

「嗨!你又要到金門出差啊!」站在機場櫃臺前,突然有個女生的聲音叫我。

回頭一望,空曠的機場大廳,有個戴著墨鏡,背著一個名牌包包的長髮妙齡女子往我走過來,一時間還想不起來她是誰?

「你忘了我啊!」她說,眼前這個女生穿著細肩帶的紅色上衣,鎖骨上襯出花花的內衣肩帶,但細肩帶上衣簡直快包不住飽滿的胸部,露出深深的乳溝。瘦瘦的腰身圍著一條裝飾的腰帶,下半身則是穿著碎花迷你裙,大概離膝蓋至少15公分,我想如果她彎腰的話,裡頭的春光絕對外露,蹬著一雙高跟鞋,更顯得腿的修長。

看我一臉狐疑,她慢慢拿下墨鏡,細眉大眼,擦著黑色的眼影,小巧的鼻子,性感嘴唇微張,舌頭在上嘴唇抿了抿,(我想到了這個女生是誰了!)。瞬間我的背部感覺到被一對巨乳壓著,體溫穿透我白色的襯衫,3秒鐘前的性感嘴唇轉眼已經貼在我的左耳,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飄進我的鼻子,「要不要一起劃位!」她說,我幻想著那對巨乳因為壓迫的關係而激凸,似乎在我的背部摩擦,說完她拿走我手中的信用卡,擠到原本我跟櫃臺間小小的空間內,隨即感到隔著迷你裙,小小卻翹的臀部頂著我的西裝褲,若有似無的擺動,(糟糕!換我要「激凸」了!),我從側臉隱約看到她的微笑。

她是我在3個月前到金門遇到的一個女生,芳齡20,身高166公分,體重42公斤,自稱三圍32E.25.34,名字叫做淑君,但要我叫她小八。是個內衣專櫃的小姐。

3個月前,好像是6月底接近端午節吧!那時候我臨時被派遣到金門出差,dfjstory.com原本我還擔心機場關閉要原機返回松山機場,在顛頗的降落過程,讓我雙眼只能盯著跟我面對面坐的空姐看,想說如果降落失敗,我至少在掛掉前,雙手抓著空姐的胸部,做人生最後的享樂。沒想到機長技術良好,安全降落讓我活了過來。

一下飛機出了大廳,就看到機場又要關閉的告示。颱風的影響,機場關關開開的。不管啦!先坐計程車到金城。由於是臨時的出差,公司小妹也沒有幫我訂旅館,我開著租來的汽車,問了幾家大的旅館都被團體住滿了,好不容易找到一間大概只有10間房間的小旅館,先付了錢,就趕到公家機關先辦事去了。那天風大雨大的,金門整天昏昏暗暗的,弄了快2個小時,總算把要找的4筆土地找到,拍完照片,簡單記錄,又回到金城鎮上的商店採買一番,因為我也忘了帶傘,所以工作的時候,下車淋雨,上車吹冷氣,已經感覺我大概也要感冒了!拿著買好的食物零食和顧客送的高樑。

把車停好,到櫃臺拿鑰匙,上樓到我的房間。在閃電打雷聲中,我打開房門,景象讓我待了幾秒。陰暗的房間裡,一個長髮纖瘦的裸女,面對大門,正低頭拿著毛巾在擦拭頭髮,水滴狀的胸部飽滿下垂,白晰的皮膚,讓小小乳暈似乎呈現淡淡的粉色襯托出乳頭的小巧,細細的腰身末端可以看到烏黑的陰毛。身高約165公分屬於修長型。她聽到我關上房門的聲音,抬頭起來,大概呆了幾秒,才用擦頭髮的毛巾遮著胸口,但長度卻不夠完全遮住下體,還是可以看到部分的陰毛。

「你是誰?你要幹嘛!」(我才要問妳幹嘛!)

「這是我租的房間!」(怪了!我也租這間房)

「我問老闆!你轉身過去」說完她拿起化妝台上的電話打給櫃臺,我看著背部全裸的她,跟從化妝台鏡子的反射欣賞她胸部的曲線。掛下電話,被她發現我已經免費欣賞了一陣子她的軀體,罵了一聲「變態」轉身進入浴室,不一會兒,老闆上來房間,她才穿好衣服走出浴室,弄了半天,原來我是租今天,但是這個小姐是昨天前來看當兵的男友,昨晚租這個房間,下午機場關閉後無法回台灣,回頭要續租,卻陰錯陽差沒有登記,變成兩個人都出錢承租。

老闆急忙打了幾通電話後,「不好意思,因為機場關閉的原因,金城已經找不到旅館住宿。反正這是兩個單人床的房間,你們就各睡一張床好了,我錢退一半給你們!你們就將就一晚,等明天機場應該就會開放,你們先考慮看看。」老闆說完趕緊離開房間,似乎也想不出法子了!

就這樣外面下著大雨,我們兩個人站在房裡互相對望。眼前的她穿了一件濕透的白襯衫,裡面的粉色胸罩緊貼著,隱約可見,中間露出肚臍與部分腰身,下半身穿了一件濕透白色迷你裙,整個臀部曲線一覽無遺,讓我不自覺吞了吞口水,雖然10分鐘前「初次見面」我就已經看過全裸的她,但現在我卻覺得下體有膨脹的感覺。10分鐘過後,她開口說話了,「你睡牆壁那邊,我睡窗戶這邊,你不准亂來,不然我會叫的」,事後證明她果然「很會叫」。

她轉身進浴室洗澡,我則是坐在床上看著電視吃我的晚餐。大概半小時後,等她出來,身上包著一條大浴巾。「我全身的衣服都濕了,不止背來的包包濕了,連裡面昨天穿的衣服也都濕掉了!現在只能吊在浴室晾乾!」,她開口解釋為何還是包著浴巾的原因,看來她情緒緩和許多,不再像剛剛那樣恰北北,端詳她的臉,素顏的她其實還蠻年輕的,(我叫大狗,你晚餐吃了沒?要不要吃點東西?),反正我習慣是出差晚上買一堆東西回旅館吃,就不再踏出房門,所以分點食物給她也沒差,「我叫小八,大狗哥可以給我一點酒好嗎!我有點冷。」有酒大家喝,我倒給她一杯高梁酒。聊起來,原來她是男友剛入營幾個月,還不能放假回台灣,只好來金門看他。男友收假回部隊,她卻被困在機場,回不了台灣,只好回旅館續住。

聊著聊著,酒過三巡,兩人都有點茫了,已經幹掉一瓶750的高梁,偶爾可以看到坐在床上的小八腿開開,總是到了關頭就關門,吊盡我的胃口,但她似乎不知情,看看手錶也已經9點多了。(我先去洗澡了),晚上該把白天的收集的資料做一下整理,小八則說要睡一下。

躺在浴室的浴缸裡泡熱水澡,抬頭看到的是剛剛穿在她身上的衣服,還有1件胸罩,1件內褲,喝了半瓶高梁的我,起身把內衣褲拿了下來,仔細瞧瞧,是一套黑色CK的,胸罩罩杯是透明,而且沒有硬的罩杯,後面的小布條,寫著32Dcup,內褲則是黑色丁字褲,我想小八就算穿著,大概前面的陰毛也要修整到很少,毛才不會跑出來,不過也沒差啦!因為丁字褲也是透明的。

幻想著小八的軀體,右手開始做起活塞運動,但似乎是高梁酒發揮效力,小弟弟很硬很熱,但就是沒法「催吐」,只好放棄。出來時她已經蓋上棉被呼呼大睡。我,則是趕忙做著白天的後續工作。

1個小時後,總算告一段落,我伸伸懶腰,回頭看到她把被子踢開,露出一大截大腿,雙腳夾著棉被,我準備蓋上棉被時。發現原來她雖然包著浴巾,但是裡面卻穿著濕的內衣褲。粉紅色2/3罩杯的胸罩跟內褲,內褲濕透陰毛隱約可見,因為睡姿關係,解掉扣環得胸罩半脫落著,讓左乳露出,乳頭站立著。看的我差點流口水。不對!我摸摸小八額頭,這傢伙竟然發燒了。笨!穿著濕的衣服吹冷氣睡覺不感冒才怪。我叫她,「嗯!」小八臉頰泛紅虛弱的回答我。(你不能這樣睡啦!起來把濕衣服脫掉。)小八全身癱軟,我只好動手把她的胸罩和內褲脫掉,找了一條擦乾身體,又餵了她半杯的高樑。才幫她蓋上棉被。一整天下來我也累了,睡吧!

好累!有個東西抱著我暖暖的。我習慣是裸睡,不過今晚房間雖然有個裸女在旁,但是只好穿著內褲睡覺。下體一陣舒服,有舌尖的觸感與吸允的感覺,好舒服啊!好久沒有這樣被吹老二了!一開始我以為我做著春夢。慢慢張開眼睛,竟然是小八跪在我的雙腳之間,右手撐在床上,左手握著我的根,張著櫻桃小嘴含著我的老二,規律的上下。

「你醒了!」(妳在幹嘛!吃宵夜啊!),雖然睡前把小八扒光時,看著年輕的肉體,上半身有大而圓的胸部,下半身有修長的毛髮,讓我心中有股衝動想要上了她,但對於一個昏迷的女生下手,實在是不上道。沒想到倒是我昏睡時,被這個女的給上了!

「人家想要嘛!而且醒來的時候,全身都沒有穿衣服。好冷!我就過來和你一起睡」說完她又埋頭繼續吸舔我的老二。我則是看她耍什麼花招!倒是口技不錯,讓我時而打冷顫,擔心提早收兵。但老二卻保持著硬度逐漸加強。

過幾分鐘後,她慢慢往上爬上來,坐到我的小腹,把臉靠近我,兩人的臉是如此的接近,她這時候看起來非常清秀,她挺起上半身把乳房蹭到我的嘴邊晃啊晃的,示意我張嘴,雙手抓住乳房,柔軟的觸感回饋到手掌上,伸出舌頭把弄著乳頭,小八突然把腰身往下坐,右手伸到屁股,好像用手指正在做「開門」的動作,因為我感覺到我的前端似乎慢慢進入一個隧道口的感覺,放掉雙乳,把手放到小八腰部環抱,腳跟撐住床緣,臀部用力把下半身往上一頂,瞬間如同列車快速進入隧道般,整節車廂瞬間沒入她的體內,小八原本似乎想要掌握主導權,控制我的情慾,對於我的突襲方式顯得措手不及,突然被塞滿的隧道,瞬間的快感,讓她身體攤在我的身上。手摟著她的腰,強力的撞擊規律的進出,讓她不自覺開始呻吟著。

雖然小八暫時失去主導權,但她卻會示意她想要的體位,先後換了側位、男上女下,過了幾分鐘的抽插,她突然站了起來,走到化妝台前,穿上高跟鞋?讓我幾分鐘前攻進要塞的大軍突然全部退守站立在空曠的草原中,有點淒涼。我有點搞不懂,看著她上半身趴在化妝台上,鏡子裡面的她對我說,「你知道我為什麼叫做小八嗎?」看著她下半身腳穿著高跟鞋,雙腿張開,露出剛剛經過強烈撞擊,攻守交換幾次後有點泛紅的城門,黝黑的毛髮濕透著慢慢滴著水到地板,一個象形的「八」字隱然成形,(哈~我知道了!真是妙啊!你怎會取這個綽號啊?)「那是我第一個男人,也是第一個讓我知道性愛的男人幫我取的,他說我只有在這個站立的背後體位姿勢時,身體可以得到最大的快感。」(那朋友都知道小八的由來嗎?)「不知道,只有「攻城有功」的男人才知道」,原來我已經通過了考驗,我下了床慢慢走了過去,她趴著還是用右手雙指做出開門的動作,等著我在曠野中的部隊衝刺攻擊,雙手跟她的雙手環扣,從後面用力的展開攻城的最後一章,沒多久小八到達了高峰,對著曠野呼喊著,看著敵人棄械投降,攻城的部隊全部激發在城門裡。

(妳不是來「勞軍」嗎!怎麼這麼飢渴?)「討厭!他只能放白天,不能過夜,穿著軍服又不能上旅館,所以我們好久沒做」,喘息中的部隊正慢慢撤出城門時,小八蹲了下來,張開小口接收了我整個部隊的糧液,讓我不禁閉上眼睛。(那他知道嗎?)小八正在接收部隊,只能搖搖頭(我替他補齊次數好了。),「他的表現還不夠資格知道小八的意義;如果你體力夠的話,我希望可以跟你再來幾次」她笑著說,受到軍令,號角手吹起號角,我又騎馬上陣準備帶領部隊再次衝刺。

那天,機場直到中午才開放。我們從5點激戰到11點才退房,戰情只沿燒兩回合,因為大將軍我的老闆一直打手機找我,問我為何戀戰金門?沒有搭第一班6點多的飛機回台灣。

就像一夜情,不過倒是蠻特別的,是在外島金門。我們沒有留下任何聯絡方式。除了整罈的高梁酒跟貢糖外,獲得小八餽贈的粉紅色內衣褲一套,作為紀念。

想不到三個月後,在松山機場又遇到。

(又去看男朋友啊!晚上要一起住嗎?)我問著坐在我旁邊的小八。

「他四點就收假,我在307房等你」她眨著眼睛說。

(妳曾經在高空中含過嗎?)飛機機頭在跑道盡端拉高,準備往高空衝刺,我望了望四周座椅都沒有乘客的班機。

「沒有過經驗ㄟ!」那句話似乎燃起小八的興趣。

(那妳在飛機完成起飛過程只有3分鐘時間可以完成任務!)話剛說完,小八已經伸出左手拉開我的拉鍊,準備「口頭」攻擊,而我則是把右手伸進她那細肩帶上衣的胸口,尋找那曾有的飽滿手感。